最近 作者: 主题: 内容:
 进入版区才能发表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 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版主】:wangjiajun,关枫 字体大小:
[1] [2] [3] [4] [5] [6] [7] [8] [9] [10] ... 第1页/共12页(总计111个回复) 下页 末页
主 题: 《雪嫁新娘身陷密室》(11页作者爆照!)(人气:8800)
 南瓜头许言南瓜头许言打开南瓜头许言的博客
1 楼: 《雪嫁新娘身陷密室》(11页作者爆照... 12年10月27日16点38分

本帖是精华帖,目前处于免费状态,点此开始收费

南瓜神探SC(short case)系列第一季为
01 超完美不在场(已发于本论坛原创区)
02 谋杀不过圣诞节 (已发于本论坛原创区)
03 雪嫁新娘身陷密室
04 凶器?消失!(已发于本论坛原创区)
05 密室的钥匙借给你(暂定)(2014.2.14!)


之前我说过SC03是关于女巫密室的案件,现在改为吸血鬼了。不过依旧是雪地密室和恐怖传说结合的不可能犯罪!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当然也要支持我在每周谜题上的南瓜神探LR(locked-room)系列啊~❤本篇较长,作为连载可能要到年底结束!不过不会让二阶堂迷、卡尔迷、霍尔特迷、密室控、不可能犯罪控失望的!


----------------------------------------------------华丽丽的分割线



南瓜神探短篇系列③


The Smart MelonShort Cases:


 


雪嫁新娘身陷密室


 Death Kissed The Bride


许言 作品


By Andy Shum


(本故事为个人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人物介绍


沈赛男:南瓜,自诩天才美少女神探,有点二,万年萝莉


郝熙吏:小郝,南瓜神探的首席助手,自以为是南瓜神探的金牌助手


朱佳晨:朱家独子,系戴月惜的未婚夫


戴月惜:戴家独女,系朱佳晨的未婚妻


宋芝颐:朱家养女,系朱佳晨的妹妹


关悦:朱佳晨的前女友


姬云飞:系朱佳晨的好友


戴夫国:戴月惜之父



故事梗概:


献给二阶堂黎人的致敬之作!冰雪中的密室&恐怖的吸血传说!


群马县秋鸣山以北的冰背村两大家族,朱家、戴家世代被雪织娘的恐怖传说诅咒而被静止通婚。然而,这一俗约被两位热恋中的年轻人打破了……


少女名侦探南瓜受邀前往参加两家的婚礼。但就在新婚前夜,新娘静静地躺在阁楼的卧室内,脖颈留下一条细细的勒痕,断气多时;阁楼的门窗全然由内反锁,除了朝北的一扇窗——然而窗外的雪地上没有任何的脚印……


诅咒的悲剧再度上演!巨大的恐怖降临吸血之家……


 


目录



第一章    雪织娘


第二章    新娘身陷密室


第三章    雪地与钥匙


第四章    近景魔术


第五章    吸血之家的秘密


尾声



 


     *本故事涉及相关人物、团体纯属虚构。                          正文


 


谨献给朱佳晨,这篇小说只为你而写就。


 



 


清雍正八年,鹿山(今秋鸣山)以北北樵村(今冰背村一带)遇得震惊举国怪事一桩。一时为众乡人所传,好闻奇录异者所志。而今既无文作可依,只余口角之传也。


朱家为乡中名门望族,世代为官,故称仕官达人家也。朱家七代单传之后,朱璞朱生,寒窗十年,苦读多载,未抱得一名半利,亦无仕途之兆。虽才华胜溢,自恃傲物,而每每落榜,郁郁不得志,又无意料其家事,其境每况愈下,甚难持家矣。


至而立。乡媒说戴家与之节姻并蹄。


戴者,家世代经商,财傲,可谓富甲一方。惜无缘贵族之衔,商富为纨绔门第鄙而不齿。苦于此,又闻朱于乡内素来名显声赫。故欲与之为好,一来可攀乘龙快婿,再者可解朱之家窘。更甚,戴家千金年轻貌美,胜若天仙,多为乡中才俊所求。


朱、戴两家同认此喜事一桩,实谓才子佳人,天作之合。既谋聘礼定金、花轿马夫,为之定。熟料朱生早与他人私许终身。


雪织娘,乡中巧善织者之女,又因其面若雪颜,甚白而吹之可破。且纯实无邪,楚楚可怜。更与朱生一见钟情,为之才华所倾,随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缠绵相偎,互定海誓山盟之约。


朱生前思后想,难取顾两全之策。日夜难寐,茶饭不思。形体日益憔悴,面容渐显枯槁,整日哀气无神。何奈大喜之日将近,迎娶之轿已备矣。


乡闲言碎语多与,戴家千金闻得朱、雪二人之事,大为嗔怒之。怎知戴小姐面若天仙,心似蛇蝎。雇山中樵夫暗强占雪织娘,玷其清白。


雪织娘见贞洁被夺,不堪受辱留不洁之名。便含冤自吊悬于梁上,香消玉损。乡人悯其红颜薄命,为置于山而葬之。


朱生得雪织娘含冤惨死,凄凄切切者,直感天崩地裂之痛也。又受父母之命,亲好之迫。只得穿红戴喜作了戴家驸马爷,以迎戴千金而娶之。


方值暑月,却莫名满天作雪鹅毛,积者深二盈尺。朱生与迎亲之伍众踏雪,艰于行路。加之阴阴怪风时而大作四逼,轿连连侧而翻之。轿夫、媒人、家丁等一众纷纷脸色大变,不约而吐鬼祟之渗言。


至于戴家门下,更感不妙。偌偌之家,竟无人迎亲与门。众家丁忙上前打看,皆作失神落门状,大呼不好。乡中男女老少举而闻之,相伴相结欲探究竟。


戴家已布喜灯喜烛、酒盏佳肴,只待觥筹交错、拜堂成亲之良美光景。然四下横尸遍地,血流成河。衬以雪之白咧,怪异妖冶之至。举家上下,至亲至近,乃至仆婢之类,狗彘之畜,无不离奇惨死。共者唯脖颈间留一齿迹咬吮之痕,疑为女子所为,血者自内渗而涌出。尸首毁之甚也,残缺难辨,概知其中之惨绝人寰。


新娘见于闺房中,项间环系白练断气多时矣。其间门窗自内而锁之,作无人进出状。唯北窗洞开,然窗外积雪厚而未有半星足印,实为怪焉。


众往雪织娘所葬处而见墓中空空然也,莫名其中之诡妙。山中樵夫多染怪病惨死,数月朱家屡遭莫名大火。举国闻之,无一不惶惶然也。


后不知朱生下落何处。一传其剃度为山寺之僧,破尘世情情仇仇、恩恩怨怨于身后,置之若惘闻,再无留恋。


而村中怨气盛也,频作离奇大火,至雍正十三年。



第一部分 雪织娘


 


“这场灾难深重的悲剧像中了魔咒,毫无预警,让人无法招架。”


——《耳语之人》约翰·狄克森·卡尔


(1)


 


当南瓜睁开眼时,她站在花形拱门下,身着雪白的婚纱,鱼尾形的头纱笼在她娇俏的短发上,一直温柔地垂到白皙裸露的肩线上。


我……我要结婚了吗?


一切来得如此得突然。她的双脚不由自己地步上那笔直伸向前方的红色长毯。铁丝镂艺的路引上衬满鲜花,和那些在她生命中来去无常的人们,那些陌生的、熟悉的脸庞一起,守在圣洁的红毯两侧,对着她微笑。


她望见,远处的尽头,站着一个男生的身影,一个熟悉的身影。甚至那深色的礼服与他略显单薄的身板有些不合身。不过,南瓜极力却难以辨出他的脸……


但是,她坚定地朝他走去……


 


“咣当!”“哎呀!”


南瓜头一下子撞到窗玻璃,疼醒。


她揉揉头,侧起身。膝盖上展开未读完的书滑到地上。南瓜不满地嘟嘴,怨念地盯着那本《莎士比亚的十四行事集》。


都怪你,害我做了什么奇怪的梦!


她叹了口气,把手靠在车窗上,托着下巴。原先在低处成排成群的矮屋、堆雪的坡形屋顶以及缓缓生烟的烟囱,伴着雪白的窗景飞快掠过不见。车开始驶入深林。


不过怎么说,冰雪聪明而貌美如花的我,至今还没恋爱过啊,实在太不像话了吧。为什么我还没遇上我的缘分呢。不行不行,千万不能太心急。


南瓜又否定地摇摇头,试图赶走这个奇怪的念头。一星半点雪花被风吹落到窗玻璃上,一瞬间融化消逝。


“瓜姐,我可以认为你是在思春吧?”


南瓜转向一脸贱笑的小郝,黑了脸。


“唉,想了也白想啊。你这种女孩子啊,太精明太强势了。你要知道现在的男生,都喜欢矜持一点温柔一点的嘛。这样可以激发男生保护欲!”小郝装得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


     虽然话这么说,其实瓜姐长得也还凑合了——头上戴着白色针织包头帽,微卷的短发翘在两边,圆圆的萝莉脸型透着一种稚气的可爱感,五官不算出众却很平易近人,除了一双格外有神的大眼睛,彷佛能洞察一切。只可惜精心搭配的外套和黑色长筒袜,也无法使她平坦无奇的身材更凹凸一点——这也是南瓜最苦恼和敏感的一点;比平板IPAD还平的某个部位。


     “‘现在的男生’,我看你说的只是你自己吧?”南瓜摆出不屑的表情,“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的小白脸,谈什么保护欲啊,真是要笑死人啊,吼吼!”


      小郝急得从车座上跳起:“好好,那你自己呢?男人婆!飞机场!身材目测平板IPAD有木有啊!还有——啊——”


      “什么平板IPAD,你给我讲清楚!”南瓜一把扯住小郝耳朵。


      驾驶座上的司机见后座扭打的两位,很解风情地认为是打情骂俏,便乐道:“好一对欢喜冤家啊。”


      车子穿梭在被雪覆盖皑皑的密林中。雪后空气中混着寒冽和清新。西坠的夕阳贪恋着漫山遍野的纯色。远处的秋鸣山静静地立在天地浑然一色中。


                                                                 未完待续...


                                           下一回:新郎收到的黑色曼陀罗是...? 


 

[此贴被南瓜头许言于2013-8-2 19:50:44修改过]
[此贴被南瓜头许言于2013-8-10 10:57:51修改过]


  点击复制本贴地址:





谜はすべて解く それが仆の使命
解开所有的谜团 那是我的使命
谜を谜のまま 决して 终わらせないよ
如果无法解开谜团 我是不会就这样让事件结束的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低丿调低丿调打开低丿调的博客
2 楼: 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血之家... 12年10月27日16点47分

楼主,我是南瓜迷,不要让我失望啊








  有
   一种
       沉默
          叫低调   
                                                               吐米克斯——Two MIX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永晴罗马谚宁打开永晴的博客
3 楼: Re: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 12年10月27日20点06分

又见南瓜大大,特地来问声好~!


怎么在这种即将段考的时候发一篇小说,让我情何以堪,算了,我也搞一篇上来吧,之后的生活要变得忙碌了……








湘南二货之一永晴【另一位是南瓜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此名已屏蔽任何时候都不呆打开此名已屏蔽的博客
4 楼: 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血之家... 12年10月27日21点50分

抢前排


吸血之家这个我自己都忘记有没有看过了……


还是先顶再说








大家好啊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并州达人聂翔打开并州达人的博客
5 楼: Re: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 12年10月28日00点07分

我要在沉默中准备爆发……现在挖个坑,下周填








百度推理小说吧欢迎您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南瓜头许言南瓜头许言打开南瓜头许言的博客
6 楼: 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血之家... 12年11月10日17点31分

永晴大大快更新,并州加油!我这篇打算慢慢磨了,希望拿出更好的作品吧,密室结合恐怖传说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推荐大家《吸血之家》!



 


 


(2)


朱佳晨小心翼翼地拆开礼盒,露出了一束鬼魅般妖冶的黑色花朵。


暗色中黄色的花蕾倾吐着奇异的芬芳。妖娆的枝叶勾结在锯状的花萼下。这世间最蛊惑人心的花朵,它带有死亡的气息,伴着幻觉的喃语和高贵神秘的姿态。


“咚咚!”


朱佳晨一瞬间被花深深吸引了,彷佛花瓣上沾染的,是洗不净的黑色的血。


“请进。”朱佳晨迟疑了一下,回神,把这束黑色曼陀罗草草收入盒中。推门而进的,是朱佳晨十六岁的妹妹,“是你啊,芝颐。”


“哥。”宋芝颐用手悄悄碰上身后的门,走进卧室内。


宋芝颐是一个羸弱的女孩,带着黑框眼镜,齐肩的短直发,五官细致。只是如此扶柳娇小的身躯透着弱不禁风的感觉,让人心生怜惜。


朱佳晨注意到妹妹半含着的脸上带着些许委屈,眼睛不知是否有过泪花而闪闪,脸颊涨红,上唇咬着下唇。


“怎么了这是——”


未等半个字的回答,宋芝颐已轻轻靠上了朱佳晨的发烫的胸口,抬起头来,踮脚之后便是贴上唇间的亲密。


朱佳晨猛地推开,显得有些生气或是坚决:“芝颐,你干什么?”


被推到一边的宋芝颐,一脸无辜地扶住桌子,把沾满泪光的眼神瞥到朱佳晨的一侧。


“我爱你,哥。”


“够了,”朱佳晨拉扯领带显示自己的懊恼:“你不要再说了,明天我就要结婚了——我们之间已经是过去式了,芝颐,还要我和你说几遍,难道你还不懂吗?”


泪已经难以自制地夺眶,滑落她的脸,一如这段无法挽回的爱一样:“原来一切都没办法再回去了,对吗?从前的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的自以为,对你而言我什么都不是了,对吗?因为她,你可以把我忘掉,忘得一干二净,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吗?”


“住口!”朱佳晨用手按住她的肩,头低着,不敢直视她的双眼,“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都怪我!”


“对不起?我为你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这一句‘对不起’吗,真是太可笑了……真是太可笑了……”宋芝颐淡淡地微笑,却勉强得苦涩,苦涩得难以再回味。


“爱情是残忍的,它不允许一丝的不专心。况且如今我心中满是她的影子了,再也容不下其他,”朱佳晨叹了口气。


 “那么我算什么?”宋芝颐望向窗外,落雪悄无声息地偷听着秘密的对话,“我注定成为你们执子誓言的可悲注脚!”


     “求你不要再说了,”朱佳晨轻推开她靠近的手,“恋爱中的人就是傻子、疯子、聋子,他不会听得你的半字一句,何况我们是兄妹,我们的爱只能是错误。”


“错误,这就是你对我们过去的定义吗?”宋芝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并不是亲兄妹,我只个寄人篱下的养女。而你和她,虽然天造地设,却是命中诅咒的一对,不被允许相爱的,是你们!”


“你是说雪织娘?拜托,”朱佳晨一笑置之,“那种老掉牙的传说只能唬小孩罢了,根本没有什么雪织娘,没有什么所谓的诅咒!”


“嘘!倘若她听到了……”宋芝颐紧握住朱佳晨的手,放低声音,“她披着红盖头,着一袭红嫁衣——那是血染就的。她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雪地之上,没有双脚却是半悬在空中……若她的白练悄然滑上你的脖子……”


“别闹了,”一种像要摆脱什么的不适感使得朱佳晨很不自然地扭动脖子,“今天你是怎么了,我要下楼了,那位名侦探快到了罢。”


说完,他夺门而出,只留宋芝颐一人站在空荡荡的房里。她走到桌边,打开那个礼盒,看到了那束花,她微笑了……


黑色曼陀罗,象征着颠沛流离、不可预知的爱,它是死亡、是危险——传说也许是真的……


 


                                                             未完待续...


                                    下一回:名侦探少女南瓜驾到……!!!


[此贴被南瓜头许言于2013-8-2 19:52:25修改过]






谜はすべて解く それが仆の使命
解开所有的谜团 那是我的使命
谜を谜のまま 决して 终わらせないよ
如果无法解开谜团 我是不会就这样让事件结束的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南瓜头许言南瓜头许言打开南瓜头许言的博客
7 楼: 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血之家... 12年12月01日23点01分

这段时间有点忙,很久没更了我要去面壁思过,不过这坑啊,总有填满的一天的啊……


   


(3)


   小郝摸了摸被拉扯而发红的耳朵,拎着行李箱,慢吞吞地跟在南瓜的身后。暗自抱怨着这山路是何等的难走。想到这,他就气呼呼地把脚底雪踩得“咯吱”响。


   “我说,瓜姐,这就是你所谓的捷径吗?早知道还不如按那位司机大哥说的大路走勒——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一直在原地绕圈子吗?这棵树我好像已经看到过三遍了啊。”


南瓜倒是信心满满地保证道:“怎么可能!凭借我这样的天才美少女神探极度精准的方向感——”


极度精准的方向感?小郝苦笑了一声,不知上次在商场走丢了还要我去服务台认领的是哪位啊?要是一开始不听她的就好了。虽然话这么说,对于南瓜这种强势的女生向来只有服从的份。不过话说回来,那位司机大哥也真是的,送佛送到西嘛,反正都让我们搭车了,那干脆就再多送一段路,呃,不过的确是一段比较难开的路。


“佛”在前面发话了:“小郝,你能不能走快点啊?”


小郝见南瓜步履轻松,故作气喘吁吁地说:“哎,我可是拎着行李的啊!”


“你有意见吗?”南瓜转身,拉了拉帽檐,做了个鬼脸,“谁叫你们男生生来就是为我们这些娇弱的女生服务的啊——”


娇弱的女生?唉,等一下,你该不会是说你自己吧?小郝暗自吐槽,第一,你不娇弱;第二,你毫无前凸后翘的身材实在让人雌雄难辨,真是白张了一张可爱的脸。如果和这种女孩子交往,没有做牛做马的思想觉悟是不行的。这么一来没有男朋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啊。


细雪星零地叠缀着森林的葱葱树冠上,阴郁的风从林中吹来,冻得路面要凝滞了一般。路两侧的积雪完全没有要融化的样子,愈发顽强地对抗着远处山影交映处那快燃烧而尽的一轮西天之光。尽管雪后的世界是如此平和而安详。怕是一串略显匆匆的脚步声也会破坏着易碎的寂静。


男子出现得如此突然。在树影间闪过的一张瘦削苍白的脸,斜斜的刘海线下那双忧郁奔放的眼睛——若不是艺术家的精心伪装的假面,便是光与影在这个让人略感消沉的傍晚的一场误会:也许是光线斜射的角度正好,抑或周围的空气尘埃将光线折射得完美。一米八的身躯,米色的长衣,暗绿的格子衫,一张清澈的俊脸。


三对眼神交汇,对方先起了话头。


“你们是——?”


小郝见南瓜乌黑的瞳孔有一点微微的褪绿,大惊。哇,原来瓜姐看到帅哥眼睛会变绿的传闻是真的啊,我今天竟然亲眼见到了!


“哦~”南瓜一见到帅哥就特别不淡定,“天才萝莉美少女,冰雪聪明无人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南瓜神探就是我啦还有这位是我的助手小郝。他有时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有时候为了衬托我的聪明才智不得不装成笨蛋。”


小郝一下子心里炸开了锅,喂喂,这嘈点也忒多了吧,不吐不快啊——哪有人第一次和人家见面这么介绍自己啊?你当你自己是有多出名吗?你名字前面那一堆奇奇怪怪的定语怎么可以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啊?还有,没有必要这么淡定地道出古今中外所以侦探助手共同的悲哀吧?大姐你搞不搞得清楚状况啊?


“那么看来你们就是戴老爷所说的两位客人了。”男子问,


“呃,你怎么知道?”南瓜怪道。


“哦,差点忘了介绍自己,”男子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我叫姬云飞,我也是赶来参加明天婚礼的,是婚礼的伴郎。”


南瓜赶紧上前紧紧握住姬云飞的手:“唉,怎么没见你的行李啊?”


“我今天下午就到了,这会正出来散散步透透气嘛,顺便看看这周边的景色变化了多少,没巧碰上你们了。”姬云飞挣开南瓜的手,保持微笑。


“这么说你以前是这里的人?”小郝问道。


“嗯,我和这次婚礼的新郎新娘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读完大学后,因为由于一些工作方面原因,我们全家跟着家父搬去了长野市住。这么算来,也有五年多没回来了。当初得知两人结婚的消息真是吓了一跳呢,”男子环顾四下,瞄了眼右手腕上的手表,“那么,要不现在我带你们过去吧?戴老爷估计等了很久了。”


“那就再好不过了,对吧,小郝?”南瓜很高兴地推了推小郝。


呵,你也好意思说啊?幸好碰上了姬云飞,不然就凭你极度精准的方向感,今天晚上能不能出这片森林都是问题呃。小郝不爽地想。


“对了,南瓜是你的真名吗?”


“才不是呢,南瓜只是外号啦,”小郝漫不经心地回答姬云飞,“因为她的真名实在是耸得可以啊,叫沈赛——哎哟,瓜姐,你干嘛踩我!”


“你话好像有点多啊,小郝。”南瓜黑着脸。


姬云飞无奈道:“那我还是叫你南瓜好了。”


 


三人转入一条蜿蜒蛇形的林间山路。泥泞的小径冻成一块块冰凌,鞋子踩在上边直打滑,行路显得更为艰难。姬云飞缓缓地走在前面,南瓜愉快地紧随其后,小郝拖着行李箱,冻得鼻涕眼泪,欲哭无泪地跟着最后。小郝掸开一条横在眼前的松树枝,却不料枝梢上蓬松的积雪散落一身。一只麻雀在不远处动被雪沾湿的羽毛,发出几声幸灾乐祸的叫声。小郝没好气地哼了句。


森林像从舞台缓缓拉开的绿色的帷幕。前方,一条窄路从两边的山楂树篱笆之间穿过。右边,是连绵的幽幽深林,树影婆娑;左边,积雪微微反射着淡淡的光,裸露的旷野此起彼伏,笼着一层薄薄的雾,寒气飘向远处的高地。


依稀可见的戴家宅邸轮廓,被一堵缀在雪中的石墙和两道有铁栏杆的大门包围。冷杉和常青树黑黝黝地站作一排,映衬着白色的草坪。


推开大门。在鼠灰色的天空下,白石砌成的高墙扶宅邸的主体而上,砖红色的烟囱林立成队,尖尖的屋顶上阁楼斜斜的拱形窗,像一张黑黑的嘴朝着天空。整座宅邸像一个T字。一条砾石铺就的车道呈一定的坡度而上,延伸至左边一条半开放式的车库车道,与宅邸较短的一翼相接。车库里停着三辆车:一辆绿色的捷豹XJ跑车、一辆黑色的奥迪A4,和一辆今年新款黄色的福克斯st,保养较好的车身在雪光中闪着各自的光泽。


“欢迎来到吸血之家。”姬云飞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未完待续...


下一回:当今密室谋杀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关于推理小说创作的激烈讨论!

[此贴被南瓜头许言于2013-1-28 22:06:41修改过]
[此贴被南瓜头许言于2013-2-14 19:48:53修改过]






谜はすべて解く それが仆の使命
解开所有的谜团 那是我的使命
谜を谜のまま 决して 终わらせないよ
如果无法解开谜团 我是不会就这样让事件结束的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自由语言双子打开自由语言的博客
8 楼: Re: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 12年12月02日08点50分

支持






I pray in this world for a brand new day.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南瓜头许言南瓜头许言打开南瓜头许言的博客
9 楼: 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血之家... 13年01月28日22点34分

啊啊啊,好久不更新了,我要忏悔!永晴大大小说开的比我晚,完结比我早~~~我才开个头啊我汗==。这学期实在有点忙,好不容易考完试下礼拜还要补习,啊啊啊···
    高中党伤不起啊有木有!!!我保证下礼拜六回来每天一更补偿大家啊啊啊~~~


        下面这个章节我提出了我对密室推理小说发展前景提出的个人看法,还有根据我灰常灰常崇拜滴ellry前辈的一份讲义的整理,汇成了一篇关于密室推理至今是否具有存在的必要及未来发展的趋势的讨论,放入我的小说中。


 



(4)


“吸血之家?”两人对这个奇怪的称呼感到好奇。


“哦,对了,你们应该还没有听说过雪织娘的传说吧?”姬云飞笑道,“待会让宋芝颐给你们讲讲,她最喜欢讲这种东西了。”


刚才一路上姬云飞已经向南瓜和小郝介绍了戴家今晚到场的几个成员的大致情况。在他们冰背村这里,新娘出嫁的前一夜,新郎要前往女方家里住一晚,被称为“嫁宿”。宋芝颐就是新郎朱佳晨的妹妹,是明天婚礼的伴娘。


吸血之家……南瓜顿时有种莫名的不适感。


穿过拱形的门廊,穿过两侧已摆放好罗马花柱的红毯——明天新娘将从这里上车到男方家中参加婚礼,称为“出嫁”,三人来到宅邸的正大门。


前来应门的是一位年轻的女仆,瞧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再加上屋内乱哄哄的声音可以判断,这会正赶上忙着张罗晚餐的时间。在姬云飞的一番简单说明后,女仆领着三人绕过实木铺就的走廊,穿过一扇扇外形相似功能各异的门。来到位于宅邸西侧的客厅。一进到客厅南瓜就灵敏地闻到了的烟味。


客厅设置设置落地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窗两侧的印花窗帘低垂着,窗外正是茫茫堆白的旷野,边缘点缀着些落雪的冬青树,落日正缓缓地沿着远处雾气弥弥的高地爬落,灰灰的天空微微泛起一片可艳的紫。


客厅中央围着玻璃茶几的是一圈咖啡色的长沙发。沙发上坐了两个人,他们颇为适意地边聊边欣赏窗外的落日景色。


女仆通报后匆匆退下去准备咖啡。沙发上的男子忙起身走向南瓜。那个女子倒无动于衷似的,坐在原位一言不发地吸着烟。男子约莫五六十岁的样子,应该就是戴老爷。块头很大,显得健朗,胡子稀稀疏疏地服帖在有棱有角的下巴及两鬓,花白的头发很是精心地梳到脑后。走路的步伐沉稳,颇有军人的精气神。听姬云飞说,戴老爷年轻的时候曾经参过军。不过他的脚引起南瓜的注意,这双对于男人而言显得娇小的脚,使得原本比较伟岸的身材显得有些不协调的可笑。男子很热情地伸出手,南瓜和小郝忙上前握手。


“戴叔叔,这两位就是南瓜神探和她的助手小郝,”姬云飞介绍道,“我出去散步正巧碰上他们,就带他们过来了。”


“好好,我盼他们盼得有一会了,生怕他们迷路了呢。”戴老爷爽朗地笑笑,“一路上很辛苦吧——这附近的盘山公路雨雪天滑不能通车了,山路又是出了名的难走。”


小郝心想,呵呵,我们倒是真的迷路了呢,托某人极度精准的方向感的福。


          没想南瓜却说:“戴叔叔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啊,你邀请我们来我还得谢谢你呢,接到你的邀请我们很荣幸呢。”


没办法,南瓜向来就是这么自来熟的,一交上嘴好像认了亲似的。这点小郝实在是折服——小郝只好对着这一通有的没的客套话,点头附和上几句。


“你们随便坐好了,随便坐,”戴老爷坐回刚才的位置。南瓜和小郝有些拘束紧挨着坐到对面。姬云飞坐在两方中间。就刚才说话的一会功夫,咖啡已端上了茶几。南瓜在喝咖啡的片刻又把对坐的女子观察了一遍。女子中短发,化了浓妆,长相一般,厚厚的嘴唇显得魅惑。身材较为高挑,曲线有致——特别是丰满的胸部,使得小郝游离的眼神不由得地被吸引,南瓜对小郝表示鄙视。她手指夹着烟,虽然穿着短裙,却丝毫不在意地翘着二郎腿。


“这位是——”


没等戴老爷介绍完,女子自顾搁下手头的烟,伸出手和南瓜握手。


“在下关悦,是一位小说家。想必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南瓜神探了,百闻不如一见啊。”


“哪里哪里,关小姐实在抬举了。”南瓜想,刚才姬云飞没有提到过这么一号人物啊,难道姬云飞不知道她会来,还是根本不认识她?


你就假谦虚吧你,心里肯定笑开了花了吧。小郝叹叹气。


“啊呀,我说你就不要谦虚了,”戴老爷把手搭在沙发上,“你破过的那些个案子我都有听说过哎,一个女孩子家在么厉害可不简单呢。”


啊哈,小郝摇头心想,难道你们不知道她有个外号叫“万年死神”嘛——凡是她到过的地方就有命案发生有木有啊?这种命犯太岁的天煞孤星要躲远一点好吗?还邀请她来参加婚礼,拜托……


“你是不是和那个福尔摩斯一样,和人一握手就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啊?”这种很像玩笑的话,戴老爷说得却很当真的样子,“我倒要考考你,你来推理推理,我以前是干嘛的?”


南瓜假装思考片刻,脱口而出道:“我想,你以前应该参过军。”


“咦?”戴老爷惊讶地快从沙发上跳起来,“你怎么想的?”


“因为,因为——”南瓜清清嗓子,众人都静静等待着她一番快刀斩乱麻的推理。


“因为——刚才姬云飞告诉过我啦,哈哈哈哈……”南瓜自顾自笑了好一阵,看到大家一脸阴沉,才知道气氛不对,尴尬地咳了几声,“不是很好笑吼?”


呵呵,你说呢,自顾自笑个什么劲啊,小郝苦笑,这下糗大了吧。


“对了对了,”南瓜连忙借故转移话题,“听说关悦小姐是个小说家,你写什么小说啊?”


“啊,我写的小说有很多类型呢。有玄幻的、言情的、悬疑的,对了,我有个推理小说系列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


“哦,叫什么名字啊?”小郝作为推理小说狂热分子一下子来了兴趣。


“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美少女兰子事件薄’,那就是我写的。”


小郝瞬间黑脸,轻蔑一句:“吼,原来这个系列是你写的,冤有头债有主,今儿总算是让我找到你了……”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关悦不解地吸了口烟。


“你的小说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小郝激动地起身。


当今为众本格推理小说迷不齿的推理小说界第一大烂书的原作者就在这里啊。南瓜虽然对推理小说没什么兴趣,但也听小郝提过这本书。“兰子事件薄”系列小说的主人公,也就是女私家侦探兰子,是个二十几岁的叛逆女青年,有着惊人的三围,每次登场只穿紧身背心和黑丝。以美色作为破案的工具,不时地在几个年龄跨度相当大的男人之间周旋来获取情报。她的第一个男友好像就是六十岁的。案件本身非常之水,撇开诡计和情节不谈,就来最基本的逻辑都有问题。但由于低俗的描写还是获得千万销量啊。低俗的力量真是强大,侦探小说也要向“钱”进啊。话说,好像还有拿我的案子改编的,既然侦探的人设都是D CUP了还拿我这个A CUP的案子改编干嘛?是想讽刺我吗?南瓜很自觉承认自己的身材缺陷。


“不对啊,我怎么记得那个作者名叫‘晚安夏天’啊?”南瓜不解。


“那是我的一个马甲笔名。”关悦耸耸肩,起身,转身对小郝说,“我倒是很想听听我的小说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第一,你的那些个案子,无论情节、手法,甚至是对话,都是从别的小说里东抄一段西抄一段来的。你不怕被人家告侵犯知识产权吗你!”小郝义愤填膺地说。


“这有什么问题吗?好东西就是要拿来用的,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


“第二,为什么女主角作为侦探,却一直用美色在破案啊?”


关悦不以为然:“这是女人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啊~当然也是为了迎合广大宅男和怪蜀黍的需要嘛。”


“第三,你把破案的线索放在大量的低俗描写中居心何在?”小郝再三质问。


“既抓了男同胞的眼球,又满足了女性读者的情感需求,何乐不为?”关悦笑了声。


“你不认为你的书连基本的故事情节都讲不清楚吗?”


“那又怎样,能卖的书就是好书,”关悦从容地把烟头掐灭在烟缸里,面向窗外,“说什么‘本格推理小说’,笑死了,这种东西现在还会存在已经很奇迹了——只追求案件的手法、诡计的小说早就可以消失了。你难道不觉得很幼稚吗?读者早就对这种谜团化倾向极度严重的小说腻味了。比如,‘密室杀人’这种东西有现实意义吗?我倒要问一问那些整天搞什么‘密室杀人’的作家,那些杀人手法他们自己觉得可行吗?”


“我完全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认为‘密室杀人’还是有存在的意义的!”小郝竭力反驳,“1841年,侦探小说鼻祖埃德加.爱伦.坡发表的第一篇侦探小说《莫格街谋杀案》中的案件就是密室杀人。也就是说,‘密室杀人’就是伴随着侦探小说诞生的!此后,众多侦探小说作家尝试这样的主题,而无数侦探小说读者也对此兴趣盎然,密室杀人几乎成了本格小说最具号召力的卖点,人称‘密室杀人是本格诡计的王道’。


“读者对于‘密室杀人’类型的小说不会感到厌烦。在例如‘不在场证明’‘无面尸’等众多诡计之中,密室毋庸置疑是读者心目中诡计第一名的宝座,因为它是真正兼具‘具有幻想性与强烈魅力的谜’和‘逻辑性、思索性’相结合的最佳产物。密室是一种不可能犯罪,即从表面上看,杀人具有逻辑上的不合理——一个人不可能在上锁的房间中被杀。因此揭开这样的谜团,更需要逻辑性和思索性。对于读者来说它也更加具有解谜上的挑战性,其中往往会涉及巧妙的物理手法或者心理盲点,面对这样不可能的谜团自然要比书房陈尸、讯问八个以上的证人之类的情节在阅读感受上要有趣得多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读者面对密室这样幻想性和强烈魅力的谜团,不一定会苛求解答多么匪夷所思,一块美玉上有些许瑕疵并不妨碍它作为美玉的价值。而一些作家擅长利用密室杀人营造出的超自然气氛更是得到读者的喜爱。例如约翰·狄克森·卡尔、岛田庄司。


“作家对于这一类型小说一直耿耿于怀。随着读者阅读数量逐渐增多,侦探推理小说进程不断发展,密室杀人的要求变得越来越苛刻。早期的秘密通道在出现不久之后即被弃之不用,而在门锁和窗栓上做手脚也很少再被到长篇密室中。甚至密室的密封程度变的越来越高,其空间则越来越狭小,难有让作者腾挪转换的余地。密室推理渐渐成为比试作家诡计本领的最佳舞台。正是如此才有评论家感叹:‘密室杀人不是现实世界的实践产物,而是源自於一些本来就无需杀人的穷极无聊聪明头脑,它不是谋杀的工具,而是炫耀的艺术品。’然而,最具挑战性的目标也正是挑战者们乐此不疲试图征服的对象。因此,能写出一篇甚至数篇令人印象深刻的密室推理成为大多数标榜本格的作家的心愿之一。一如世界闻名的名侦探福尔摩斯也解决过《斑点带子案》这样的密室杀人,‘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也写过《古墓之谜》《圣诞节谋杀案》这样的密室推理杰作。


注:以上根据ellry的《未上锁房间——略谈密室推理小说》整理


“因此,侦探推理小说作为理想化的娱乐产物,‘密室杀人’作为高度浪漫化的推理类型,过多其是否具有现实存在意义不是一个有价值的问题,相反,只要做到基本逻辑性的合理和手法的巧妙,是能为大众接受的。读者和作者对于这类小说都有特殊的情结,甚至有说法称一个推理小说家若没有写过‘密室杀人’,就不算是推理小说家。即便是注重现实性的社会派推理小说家——像森村诚一也有许多《东京空港杀人事件》《高层的死角》这样的密室作品。而‘密室杀人’这一题材更为推理动漫和影视发扬光大至今。因此,读者和作者的‘密室情结’就是‘密室杀人’推理小说存在的最好的理由!”


关悦皱眉:“那好,退一万步来说, ‘密室杀人’手法不早就穷尽了不是吗?冷饭炒了一遍又一遍,只有你这种傻瓜会吃得很香吧?”


“当然,密室杀人题材发展至今,大量的前人几乎把各种类型各种领域的密室杀人手法挖掘殆尽。也难怪你会说‘密室杀人’手法已经穷尽了,但是‘密室杀人’小说真的难以发展了吗,难道只能不停地重复‘新瓶装旧酒’的把戏,用新的故事包装旧的诡计作为发展的唯一路线了吗?难道密室诡计真的难以再创新了吗?不,我认为,密室小说诡计想要保持新鲜感和活力,发展的前景只能有两种。


“第一,诡计组合化。其实在侦探推理小说发展史上,已经有不少的作家对于密室杀人手法进行了归纳和总结,并且形成了所谓的‘密室杀人讲义’。如约翰·狄克森·卡尔的《三口棺材》(这也是最著名的密室小说)、我孙子武丸的《8的杀人》、二阶堂黎人的《恶灵公馆》。的确,密室推理小说的手法以类型来划分是有限的,但是就像音乐只有七个音符却能奏出千变万化、风格各异的曲子。将密室基本的手法进行组合化也可以有无穷的演绎。但是这对于推理小说家的能力水平的要求可能过于高了。做到最好的还是‘密室之王’卡尔的《三口棺材》了。


“第二,谜题多元化,既然局限于狭义空间的密室手法难以实现创新,那么就要扩大密室谜题的类型和范围。狭义密室被定义为谋杀现场为一间由内锁闭的房间。而广义密室被定义为谋杀现场无法供常人进出。因此符合这一条件来完成不可能犯罪都可以被成为不可能犯罪。例如‘无足迹杀人’——凶案现场为雪地或者潮湿的泥地,却只有被害人的足迹的谋杀类型。这是最经典的密室杀人分支类型。把密室杀人提升到了广义的层面。解开密室‘锁’的‘钥匙’难制造,‘锁’本身的类型也难创新。而法国推理小说家保罗·霍尔特就是制作这类‘锁’的能手。他的《佩内洛普的网》就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凶案现场只有一扇窗户敞开,而窗户上覆有一张蜘蛛网,凶手是如何穿过薄薄的蛛网行凶的?这个密室谜团本身就给人一种新鲜感了。另如贵志佑介的《只有狗知道》的狗看守密室、《未上锁的房间》的不上锁密室和《密室剧场》两百名观众的监视密室;我孙子武丸《侦探守则893》的垃圾堆成的密室;西尾维新《斩首循环》的高窗密室;折原一《三千年的密室》的古墓密室,‘理系狂人’森博嗣甚至还把密室搬到外太空和地心!谜团的非常规化可以激发解答的非常规化,这是显而易见的。也是密室推理小说手法创新的第二大关键!因此,在我看来,密室推理小说不会有停止发展的一天!因为我们坚信智慧的力量是无穷的,一切皆有可能!”


 


未完待续...


 


下一回:关悦和朱佳晨的往事?








谜はすべて解く それが仆の使命
解开所有的谜团 那是我的使命
谜を谜のまま 决して 终わらせないよ
如果无法解开谜团 我是不会就这样让事件结束的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此名已屏蔽任何时候都不呆打开此名已屏蔽的博客
10 楼: Re:Re:《雪嫁新娘身陷密室》(吸... 13年01月28日23点13分




密室推理小说不会有停止发展的一天!因为我们坚信智慧的力量是无穷的,一切皆有可能

拍手






大家好啊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1] [2] [3] [4] [5] [6] [7] [8] [9] [10] ... 第1页/共12页(总计111个回复) 下页 末页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推理之门   |    将推理之门加入收藏夹
邮件联系:zhejiong@126.com  沪ICP备14026169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6128号  推理之门  版权所有 2000-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