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蛙声一片——乳猪的学校迷案(短篇)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646  发表于: 02年02月21日16点5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四只青蛙四张嘴,八只眼睛十六条腿,扑通扑通扑通扑通跳下水。
真是不好办啊,要吃超人的这顿饭可是一点也不容易,他们三个的故事都那么出色。我身边好像没有这种类型的案件啊?对了,还有那件事,虽然里面没有死人,但也算是我们学校最大的事件了。

阮煜是我们宿舍文采颇丰的一个家伙,在校园网上凭着他那墨客骚人的咏叹,竟然将我们班上那个系里最富的那女的钩到了手里。
那女的叫冯梦露,玛丽莲·梦露的梦露。人也像梦露一样的,虽然不是漂亮,但是很浪。整天无所事事的在学校里不好好的上课,期待着什么风花雪月的浪漫。哈哈日、哈哈韩,一会儿去见QQ上认识的几个名叫酷到死、帅到毙的“朋友”,一会儿又在网上的情色论坛畅谈“哈姆雷特与辛狄瑞拉的爱情悲剧”。
就是那一次偶然的上上校园网,她遇上了我们班的才子——阮煜。
哦,精灵,
今夜是狂欢的仲夏,
感受着爱懒花的魔力,
使我睁开眼时,
见到你。
阿佛洛狄忒的儿子们啊,
向我射出黄金之箭。
哦,精灵。
见到你,
就如同是在那舞会,
今夜我就乘着风的翅膀,
飞到凯普莱特家的庭园。
你的容貌,
仿佛是摧毁了特洛伊的海伦。
你的微笑,
就是征服恺撒的巴赫拉。
当风轻轻的吹来,
我听到了斯基拉的甜蜜诱惑,
不管风吹浪打,
我都向你驶来。
哦,精灵。
千万不要拒绝,
即使你是德拉库拉家的女儿,
我也情愿将鲜血和生命奉献。
就是这首诗,冯梦露将自己“奉献”给了阮煜。
冯梦露是我们那最富的女生。当然这不是说她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而是因为她有一个百万富翁的爸爸。她从三年前来校报道那一天起,就没有住宿学校。她爸在学校附近买了一间三十多平方的小房子,拉上一个同班的名叫成风的女生,一起住在那房子里。
那个成凤就像古时那些公子哥们的陪读,如果不是她的家庭真的困难不已,我想以她的为人是不会这样做的——全是被贫穷逼于了无奈。
今年开学两个月后,一件谜案发生了。

那时,教我们课的班主任裴铎霏因为母亲生病住院一连两三个礼拜都没来上课。而他所教的课又恰好课时最多的一门,就这样一星期一下子多出了好多空闲,再加上学生知道他自顾不暇,就经常逃课。开始还是一些平时就顽皮的逃课,最后发展到像阮煜、成凤这样的优等生也逃课。不但一逃就是一天,甚至晚上也夜不归宿。结果事情弄大了,系里面的系主任决定有必要重整纪律,就宣布所有的学生必须住宿,而且每晚在九点半以后统一察房。一旦查到在校外住宿,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取消学士学位,第三次立即开除。
这纪律一宣布,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原先就在外面租房住的学生。而冯梦露作为这些人物中的领军人物,更是不买账。联合了学生会,成立了抗议团,写了请愿书,一场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就此展开。
本来这种闹事的学生,自然学校会杀鸡儆猴地处理掉,但这次的冯梦露却是动不得。我们学院唯一一辆“公车”奥迪V六还是冯梦露她老爸买了送的呢。结果院长大人接受了学生们的情愿信,来了个权衡处理。每晚的察房还是必须,但是取消学生必须住宿的规定,原先已经在外居住的学生要求进行登记备案,以便学院管理。
事情就这么了解了,过了两个礼拜,上课的继续上课,逃学的继续逃学。一切就又回复到和平常一样了。大家原本以为这事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就在我们班主任那天一大早给我们补课的时候,院长大人突然出现在了教室里。
“裴老师,冯梦露她在班上吗?”
裴铎霏老师困惑地看着院长,回答说:“我已经有几个月没见过她了。有什么事吗?”
“裴老师,这么说她今天没来。”
“是啊,没来。她发生了什么事吗?”
“对,她出事了。”院长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对裴铎霏说,“冯先生昨晚接到了一个分不清男女声音的古怪电话,说冯梦露出了车祸急需抢救,要求马上寄五万块钱到一个医院的账户上。”
“啊,那么钱寄了没有?”
“没有。冯先生他昨晚立刻亲自开车来了,今天早上刚刚到这。他去找冯梦露没找到,打电话也没人接……所以冯先生就赶到学校来了。”
“冯先生在学校,他人呢?”裴铎霏对着院长,擦了擦眉角的汗。
“他在我办公室里。”院长有些微怒地瞪着裴铎霏,转过头来问我们说:“你们有谁知道冯梦露在哪里?”
我们所有的人都将头转向阮煜。他尴尬地面对着所有人的目光,最后自己也把脸转开了。他的眼神与成凤相对,就在一瞬,两者之间传递着千言万语。
“阮煜同学,你知道冯梦露她在哪吗?”
“我……”他不得不站起来,但不敢看院长。他喃喃地回答说,“我不知道她在哪,我已经很久没和他联系了。”
“有多久了?”
“大概快半个月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外面忙着打工。”
“哦……”院长怀疑地看着他,又转头问成凤说,“你是和冯梦露同住地那个女孩吧?”
“是的,不过……”成凤同样是尴尬地回答。
“不过什么?”
“不过我这几天也一直在外面打工,而冯梦露她晚上也不经常回来,所以我也好久没见她面了。”
“你也好久没见她面了?”这一次院长有些愤怒了,他将阮煜和成凤喊出教室,一起去了院长办公室。

初见冯金安,阮煜的第一印象就是:我错了。以前他一直以为像冯梦露的这样的女孩,其父必定也是个虽然腰缠万贯但却庸俗不堪的粗人。就和许多常见的暴发户一样,显摆、狂妄、傲慢、无礼,甚至还应该有点势利。
但冯金安却完全不是这样,十分知书达理的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普通的西服,疲倦地蜷坐在院长大人的沙发内。他的眼睛布满血丝,一看到阮煜他们进去,忙站了起来。
“冯先生,我把你女儿的好朋友给找来了,他们应该有联系冯梦露的方法。”院长说着严厉地盯向阮煜。
“你是露露的朋友——阮煜?”他和蔼地问道。
“是。”阮煜点了下头,“不过冯先生,我……我真的已经有好久没见到你女儿了。”
“是吗,那么你上次是什么时候和露露见得面?”
“我记得有半个月了。因为裴老师一直没来上课,所以我就逃出去打工,就这之后还没见过冯梦露。”
“那么成凤同学你呢,你也半个月没见过露露?”
“我……”成凤望着冯金安焦急的眼神,缓缓地点头道,“她天天很晚回来,而早上去我出去打工、干活时她还在睡觉。所以……”
“也有半个多月了?”
“不不。虽然这半个月没见到她面,但她昨天晚上还回家呢。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今早上我看到了她在饭桌上留的要我交给阮煜的信。”成凤狡黠地看了阮煜一眼,使他惊讶地后退一步。
“什么信?”他问道,“为什么你现在才说?”
“我这不是早上迟到了一会儿,没来得及嘛。”成凤嗔怪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封信,“给你。”
阮煜表情古怪地看完了信,然后将它递给了冯金安:“叔叔,我想冯梦露她没事,她是去无锡看一个网友了。”
“去看网友了?”冯金安急忙抽过那封信,但是扫了一遍,脸上的表情反而是更严肃、紧张了。“这才是我害怕的,我就怕她网上遇到什么坏人,唉……”
“叔叔,我想梦露她一定没事的。”
“没事……不,我更不放心了。你说这封信是她昨晚上留下的,那么她昨晚上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呢?”
“我不知道,也许您打电话时她还没回家……”成凤尴尬地说,“我不知她昨晚何时回的家,我也是很晚才回去的。”
“可是她连我打给她的手机也不接,这难道不是奇怪的事吗?”
“可是叔叔。”阮煜插嘴道,“您说您是昨晚接到的电话,但是冯梦露在家里留信说明她昨晚应该是没事的,至少她回过家。”
“不,不对。阮煜同学,我不同意。”
“院长……”大家回过头看着表情严肃的院长。
“会不会冯梦露这封信是被人逼着写的呢?会不会是别人拿了她的钥匙来家里放的信呢?”
“院长您的意思该不会是说……露露她……被人绑架了?”
“我想我们应该报警。”
“不,院长,绝对不要。”成凤突然大声否定道,“梦露她绝对不是被人绑架。”
“有什么理由呢?”
“如果是绑架的话,那么这封信为什么要提到和阮煜分手的事呢?二,如果是绑架,绑了像冯叔叔这样的大老板的女儿,会只要五万块钱吗?这笔钱算是赎金?我不认为一个绑匪会这么满足。”
“那么你认为这事是怎么回事呢,成凤同学?还有这封信上提到了你和阮煜的关系,你们昨晚上又在哪里?”
“院长,我们……”阮煜和成凤互看一眼,然后大声说,“我确实对不起成凤,但是我们俩和这件事没关系。昨晚上,我们俩都在做家教,您可以打电话找那些人打听。我们的家教对象还是学校勤工俭学处帮助介绍的。”

最后在院长办公室的这段,是事后我听阮煜亲口说的,而冯梦露也确实是去了无锡,不是遭人绑架,那么现在就请你们大家来解开这个迷题吧。

“哇,什么啊,乳猪!!你到底讲了些什么东西,你到底想要我们回答什么?”阿飞叫着,卷起了衣袖。
“咳咳。”乳猪干咳道,“我就是要你们解开那个要求五万元的电话之谜。它到底是谁打的?”
“这还不简单。我想一定是那个阮煜。”蛋饼拍了一下乳猪,继续说,“虽然你没有说那个阮煜是不是有钱人,但我感觉他像是个贫困生。所以才会去吊冯梦露那样的有钱的女人,后来知道冯梦露要和自己分手了,所以就向她老爸敲诈一笔。怎么样,超人同不同意?”
“嗯,有点道理。但是我觉得对这件事中最关键的两点没有涉及。”
“哪两点?”
“一,为什么打电话的人分不清男女的假声;二,为什么要把五万快钱汇到医院账户?”
“这么说……”阿飞的反应非常迅速,“用假声是不是说明,这个打电话的人是冯金安见过的人或者是知道会见到他的人?”
“应该是第一种情况,因为冯金安的出现是他自己决定的,任何人事先都不可能知道,打那电话的人也不可能预估到此事。所以如果打那电话的人真是阮煜,他在和冯梦露接触之前应该完全和冯金安有关系,或者说在打电话之前是从来也没有和冯金安讲过话的,所以他根本不必要用假声。”
“那么你是说打电话的人应该是成凤、院长、裴铎霏。”老黑插嘴说,“对了,还有那个系主任,我想这些人也应该以前都和冯金安有过关系。”
“不错,不错。不过你还忘了冯梦露自己。”我说,“不论怎样她一定是和她爸爸最熟悉的人。”
“超人你不会是说她打的电话吧?”乳猪的小眼睛眯了起来,露出狡黠的笑容。
“当然不是。看得出冯金安是非常宠自己的女儿的,我想冯梦露真的一时间有重要的事要向她爸爸要五万块钱。也只要好好商量就可以了,还不至于用这种手段。更何况她确实去了无锡,那么这事一定与她无关。”
“那么又是谁,我想超人肯定也已经排除了成凤,难道是裴铎霏?”
“不错。蛋饼说的不错,就是裴铎霏。”我跳起来,高兴地嚷道,“大家注意了吗?也就在那半个月之前裴铎霏因为老父亲生病而一直没来上课,这是所有人中乳猪唯一提到和医院有关系的人。所以只有裴铎霏符合我所说的两点。当然我这么解释并不清晰,那么接下来我就完整分析一下。
“这件‘悬’案最开始引起我注意的地方就是案发的时间。因为它发生在裴铎霏因故不上学校,院里实行严格的宿舍管理,冯梦露带头进行学生运动之后。所以我的经验告诉我这件事件是和学校的这一系列变故有关的。然后我再注意到了刚才所说的两个细节,就像刚才所分析的一样,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裴铎霏身上。但是我为什么可以排除成凤呢?首先这还是和时间有关,成凤是贫困生,但是也是优等生;所以冯金安从大一的时候就让她和自己女儿同住,那么成凤如果是对冯梦露的钱感兴趣。那么她有的是时间,何必找这个时间呢?要知道冯梦露刚刚进行一次学生运动,正是学校关注的焦点,如果这时候她再出什么事,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吸引来全校的注目。所以按照常理我肯定成凤她不会是那个打电话的人,而且其他人一般也不会是这么做,除非那人是非常迫切的继续用钱。
“因为在乳猪的故事中,我只有看到裴铎霏有继续用钱的理由,那是因为他的老父亲在住院,而且已经住了半个月。那么如果我设想他是为了抢救父亲的生命而继续用钱的话,这是说的通的。只有为了一个人的生命,才会如此的紧迫和不择时机,并且在这里还有一个证据就是电话要求是汇到医院的账户。
“我推理裴铎霏因为父亲的病而花费了大笔的钱,但还是不够。正在他为此懊恼的时候,学校里又发生了事件。作为班主任他自然不得不回来处理,这事在学生运动中的领头人冯梦露自然被他注意,他想到她父亲冯金安是富商,于是就打了那个电话。他的动机只是想要一笔钱,并没有想到伤害冯梦露,也可以说他犯的只是诈骗罪而不是绑架罪。”
“对极了,超人的分析几乎完全正确,只有一点瑕疵。”
“哦,错误在哪呢?”
“裴铎霏是诈骗未遂,而且时候宽宏大量的冯金安并没有报案相反是借了十万块钱给裴铎霏。而冯梦露也在当天下午从无锡回到家,被她老爸狠狠地管教了一顿,从此收敛很多。最后阮煜和成凤则是依旧如故,一边上课一边打工……”

哈哈……实在是个有够滥的故事,当然那不是乳猪的故事说的不好,而是我在处理这类故事时总有觉得笔力不够。因为这故事里面关于爱情的方面似乎是太简单了。
呵呵……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盲目。但盲目有时候带来的却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就像现在,对面的女孩正在看着我,我想我应该说那个故事了。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感觉这篇写得很滥,不过下一篇一定会很精彩。
  • 上一篇文章:冬季校园——建筑师之死

  • 下一篇文章:蛙声一片——超人的灵异谋杀(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