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藤原剑川探案之杀人动机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421  发表于: 01年03月08日14点1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杀人动机
前白
呃,杀人是要有动机的,任何罪犯在犯罪之前总要有犯罪动机,这点我们大家都非常清楚。
今天要和大家说个故事,在故事里警察没有找到罪犯的杀人动机,不过不要紧,我找到了。
我是藤原剑川,各位请随我来。
杀人动机
第一章 逃匿的杀人犯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名黑衣男子浅入某户人家。他从窗户翻了进去,顺着墙壁碰到了开关,灯被打开了,主人被突然的亮光以及面前的黑衣人吓得不敢哆嗦。
黑衣男子看了他一会儿,慢慢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小口径自动手枪,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了手枪消声器。
“不,不要,求您,求您了............”主人慌张的在黑衣人面前胡乱的拜手。
黑衣男子面无表情,他的食指轻轻的触动了扳机,食指缓慢的朝自己方向弯去。
“啪!啪!”两声只有屋子里的人才能听见的枪声响了起来。
主人捂着胸膛朝后倒了下去。
黑衣人上前一步,手指感觉了一下对方的呼吸,确定他已死亡后,独自点了点头,将消声器和手枪一同放进了口袋,然后按原路返回。
黑衣人站在屋子前点燃了一支“莫尼卡”牌香烟,在原地吸了几口便将烟蒂丢在地上,用脚踩灭。
突然,他的脚踩在了一片烂泥上,他轻声骂了一句,然后赶紧掏出纸巾在原地将鞋子擦干净,纸巾被装进了口袋里。
接着,他走回了自己的轿车前,脱下身上的装扮,将它们装进了一个包装袋里,车子的引擎发动了起来,车子朝前开去。
不到二十分钟,他将车子放慢了速度,从倒车镜里看了看后面是否有人。最后,他快步走下车,将装有黑色衣服的包装袋放入了某户人家的垃圾桶内,开车扬长而去。
....................
杀人动机
第二章 高木警官带来的消息
“喂!藤原君。”
我听见了叫声回过头,“是高木警官啦,早上好。”
“早上好,藤原君。”高木警官朝我招了招手跑了过来,“藤原君,有件事要找您。”
“是什么案子?”我问道。
“你没看早晨的新闻吗?”他说话的口气好象我应该看似的,“一位叫佐木藤的电车司机被谋杀了。我现在来找你就是办这件事的,怎么样,藤原君?现在有空吗?”
“正要去书店看看啦。”我见他没有答话,立刻改口道:“不如先陪你看看现场好啦。”
“请上车!”他拦下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和我坐了进去。

路程不太长,下了车后,我就见到了一座小房子,房子的窗户是开着的,从里面我看见了几位警察的背影。
“警官!”站在门前的刑警向高木警官敬了个礼。
高木点了一下头,带着我走进了犯罪现场,尸体已经被搬走了,卧室内有一个人形轮廓,轮廓胸部有着一摊鲜血。
“找到指纹了吗?”高木警官拍了一下正在提取指纹的刑警。
“实在是抱歉,现在还没有。”对方以颤抖的声音回答。
“这就是死者照片吗?”我插了一句,指着墙上的结婚照片问他。
“是的。”
“佐木藤的妻子呢?她现在在警察局吗?”
“她三年前就死了,是一起车祸。”高木警官对答如流,看来他已经把这户人家的档案资料看过了。
这时,一名刑警拿着一个塑胶袋跑了过来。
“报告!”他的声音里略带兴奋口吻。
“什么事?”高木警官皱着眉头问他。
“我在后门发现了一个烟蒂。”
“哦?给我看看。”高木警官看了一眼,然后又将袋子交在了我的手里,问道:“有什么看法吗,藤原君?”
“莫尼卡香烟?”我自语了一句,“我虽不抽烟,但我知道这是廉价香烟,任何身份的人都能买得到。”
高木警官深沉的点点头,他对我说:“这种品牌的烟确实不贵,可是藤原君你知道吗?这是支清凉薄荷型的莫尼卡香烟,一般来说只有女人吸清凉烟,难道不是吗?”
我点了一下头,“这样的话,凶手的性别差不多确定了吧?”
“后门还有车轮印。”不知为什么,这位警察好象特别的兴奋,以至于差点忘记告诉我们另一个重要线索。
高木警官拉着我的手和我一同来到了后门,一个花盆被打翻在地,离花盆不远处然有个很深的轮胎印。
“把这个碍事的花盆拿到一边。”高木警官对身边的手下说。
接着,他要求跟着来的刑警拿出照相机把车胎印拍下来,带回去研究。
这时,我问道:“高木警官,请问死者的作案时间是什么时候?”
“晚上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之间。”他摸着嘴唇上的胡子答道。
“死者有什么朋友吗?”
“这个..........现在还在调查之中,怎么了,藤原君?你现在有事吗?”他似乎看出了我现在的急噪心情。
我看着他那双灰色的眼睛小声说:“因为案情还没有进展,所以我想趁现在去买几本侦探小说,不知道可不可以?”
“没问题。”高木警官的回答让我吃惊,他过去从没这样爽快过。看来,他对这个案子已经有把握了。
“太感谢了。”我说着朝书店跑去。
“藤原君!”他大声的在我背后喊道,“回家后哪儿都别跑了,等我电话!”
各位,嫌疑犯马上就要登场了,他们是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妹。
...................

杀人动机
第三章 坂井兄妹
和高木警官通过电话后,我丢下没翻几页的小说,一路小跑赶到了警察局。
“请问高木警官在哪里?”我问一位从高木警官办公室走出的警察。
“是藤原剑川啊,警官现在在审讯室里。”对方朝我和蔼的笑了一下。
难道凶手已经被抓住了?我带着这个疑问敲响了审讯室的门。
“藤原君。”高木警官打开门对我说,“这个男人就是嫌疑犯,他的那辆丰田2000型轿车已经被我们找到了,车胎的印记和犯罪现场那里的一样。”他指着一位戴眼镜的青年男子说。
“不!警察先生,我根本就不认识佐木藤,我不是罪犯,不是!”坐在桌旁的男人见高木警官这样说他连忙手舞足蹈起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坐在了高木警官旁边问他,“如果你不是嫌疑犯,他们把你抓起来做什么?”
男人低了一下头,似乎在思考我这个问题,不一会儿,他抬头回答我:“他们只不过在我家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件黑衣服和手套而已。说来也倒霉,今天早上我倒垃圾的时候,突然看见了垃圾桶里的衣服,我把它拿起来看了一看,我本人根本没这身衣服,那件衣服是如此的新,居然会有人把它丢在我家的垃圾桶内,我感到很可疑,就打电话通知警察,谁知道他们就把我抓了起来。”
“藤原君,别听他乱撤,我们是有证人的。”高木警官说,“证人就是一对情侣,他们称昨晚十一点半左右,看见一个黑衣人开着车从他们身边经过。车子的行径方向正是佐木藤家的方向。由于那对年轻情侣处在暗处,所以凶手没能看见他们。”
我赶紧追问:“昨晚十一点半左右,你在哪里?”
“在,在,我在家睡觉。”坂井隆一郎回答。
“证人呢?”
他抬头看着我,眼睛里闪烁出愤怒的目光,“我没有证人!这就代表我是凶手了吗?”
我摇了一下头,“坂井君,你有可能不是罪犯,但是你的确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该拿那件黑衣服,因为上面已经有你的指纹了。不过不必难过,我相信你,如果可以的话请让警察先生去你家搜查一下,如果找到了杀人用的手枪,那么你杀人的罪名就成立了,如果找不到,就放了你。”
“对呀!”他哭丧的脸一下变成了笑容,“我没杀过人,哪来的手枪呢?”
“藤原君!”高木警官厉声喊了遍我的名字,他使劲拍了拍桌子,“你不觉得这样做太放肆了吗?”
“怎么了?”我带着温和的口吻问他。
“他一定早就把枪藏在我们找不到的地方啦!”
“哈哈哈哈!”我笑出了声,高木警官一下皱起了眉头,我对他说:“高木警官,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凶手藏起了手枪,却把杀人时穿的衣服展示在我们面前,你觉得这很合理吗?”
“这.............”
我见高木还没答话的时候连忙对嫌疑犯说:“听我说坂井君,如果在你家里没找到那把手枪,你最好还是要找一个证人证明你一个人在家,没有离开半步。好好想想,比方说你的邻居之类的人,那样的话对你更有利。”
坂井隆一郎的信心一下恢复了,他点了一下头,闭紧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的时候对我说:“我想到了,十点半的时候我的妹妹彩子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她让我在家等着,说什么要带她的男朋友来让我见一见,我告诉她太晚了,不太方便,她说只见一面就好,于是我就在家里等着。怎么样,小伙子?这能说明我当时在家吧?如果我离开了家而去杀人,彩子回来后发现我不在家,不就能证明我的确有杀人的可能吗?现在情况刚好相反,我不知道彩子当时在哪儿,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一步都没离开过家。”
“你刚才怎么没提到你的彩子妹妹?”高木警官质问道。
“刚才全是你在说话,我有机会吗?”坂井隆一郎不满的吼叫道。
哈哈,原来高木警官在我来之前全在坂井隆一郎面前说他的假设,让对方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
我轻声叫了一遍坂井隆一郎,示意他现在的处境,他又安静下来,接着我问他:“你的妹妹彩子和她的男朋友是什么时候回家的呢?”
“彩子很晚才回来,大约在十二点半左右,她没带什么男朋友,她告诉我对方中途有事离开了,改日再来拜访我。”
“彩子现在在哪里?可以让她来这里一趟吗?”高木警官改变了一下说话的语调。
坂井隆一郎咬了一下下嘴唇说:“我有她的电话号码。”
“很好,来人!”高木警官对自己的三位手下说,“你们两人去搜查坂井君的家,你去打电话通知他的妹妹彩子小姐,让她来这里一趟。”
“是!”三位手下走出了审讯室。
二十分钟后,坂井彩子就坐在了审讯室里。
“你叫坂井彩子,是吗?”高木警官问。
“哈依。”长相清秀的彩子点了一下头,她望着身边的哥哥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不要紧张,放松些,我们只是让你们兄妹来回答一些问题罢了。”我的话显然起到了作用,坂井彩子松了一口气。
“彩子小姐,可以告诉我们你昨天和你的男朋友在哪里吗?”
“我和他去了舞厅,我们在那里玩了很长时间。”彩子答道。
我啧了啧嘴,问:“昨天你要把你的男友带去见隆一郎,是吗?”
“哈依,他是我刚认识没多久的男朋友,我觉得和他挺合得来的,所以想介绍给哥哥认识,可惜后来他有事就离开了。”
“然后你就自己回去了,是吗?”高木警官学着我的问话口吻问道。
“是的,回去后我见哥哥已经差不多睡着了,所以没和他说几句话自己也去休息了。”
“怎么样,高木警官?”我笑着说,“坂井君既不认识凶手,也没有在场证明,还有人证,这下他还有可能是凶手吗?”
高木警官若有所思的问坂井:“凶手一定是要陷害你,坂井兄弟。你仔细的想一想,最近是否和哪些人有过口角使得对方要这样无耻的陷害你呢?”
“哼!”坂井没有理睬高木警官。
坂井彩子替他说道:“哥哥他并没什么仇人,他是个很不错的人,为人很好,别人对他的印象也都不错。”
“这样一来,难道是凶手将衣服随便丢在了坂井先生家?”高木警官摸着嘴唇上浓密的胡子自语道。
这时,门外有位警察朝审讯室喊道:“高木警官,您的电话,一线!”
“接进来。”高木警官拿起电话,“我是高木。”
“什么?”高木警官看了看坂井隆一郎,“真的吗?没弄错?...............他还在这儿...........马上送去化验...........好的,我来处理。”
他放下电话朝坂井隆一郎走去,然后轻蔑的笑了一下:“坂井君,恐怕这次算你倒霉,我的手下在你的家里找到了杀人用的手枪。”
“啊?”我一下站了起来盯着高木警官的小眼睛一动不动。
.....................
杀人动机
第四章 名律师小野田
在坂井隆一郎家发现的手枪被证实为前夜杀人使用的凶器,枪内剩下的两发子弹和佐木藤尸体内的子弹核对过了,完全一致,这样一来坂井受到了重大嫌疑。不过,我怎么也不相信坂井隆一郎就是凶手,如果他的手枪藏在家中,根本没理由答应警方搜查他的房子。
坂井隆一郎被关进了警察局的拘留部里,无论他用多大的声音嚷嚷,也没有一位警察问原因,他们似乎都已经视隆一郎为真凶了。
我和坂井彩子以及高木警官坐在警官的办公室里,屋子里已经被烟雾弥漫了,但他还在不停的抽着他的香烟。彩子漠然的在我身边一动不动,有时她的脸上出现了焦虑的神情,有时出现的则是苦笑。
“高木先生。”我第一次用先生称呼相识多年的高木警官。
他抬头望了我很长一段时间,问:“什么事?”
“坂井君就这样一直关在这里吗?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我已经替他做了。”高木斜视了我一眼,将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
“什么?”我追问道。
“一个律师。藤原君,现在他需要的只有律师,我们都想帮他,但证据就在眼前,想反驳的话就得找出让我们信服的条件。”他说完又点上了一支香烟。
我低头不语,跟着,彩子答话了,她用颤抖的声音对高木说:“警察先生,我们都知道杀人是要动机的,我的哥哥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佐木藤,哪来的动机呢?难道你们找到动机了?”
我冲高木点点头,高木舔了一下嘴唇说:“调查科的人迟早会搞清楚的。”
“我不觉得那帮子人有这个能力。”我挪动一下身子说。
“藤原君!”高木将半截香烟使劲丢在地上,叫道:“请你尊重一点,也许你有些小聪明,也帮过我们一些忙,但是,你这样说我们警察,我是绝对不允许的!”
“你要我用什么表达方式?”我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你们只是朝凶器和衣服上想,坂井隆一郎的不在场证明难道你忘了吗?我记得那个时候是有那么一个糊涂警察朝他点头的。”
“你..........”高木哼了一声转过身面对墙壁不再出声。
“彩子,你信我吗?”我走到办公室的门口问她。
“信!”她坚定的回答,“我在很多报纸上都看过藤原君的照片,我相信陷害我哥哥的人一定会被藤原君查出来的。”她跟着站了起来。
我拉开门和彩子正要走的时候却与来人撞了个满怀。那人手中的皮包掉在了地上,文件撒落了一地。
“小野田律师!”高木警官趁对方弯腰捡文件的时候喊了声他的名字。
那个叫小野田的家伙抬起了头,看见彩子的时候连文件都不要了转身就要逃。
“往哪儿跑?”我紧紧抓住了小野田的头发,他疼得大叫。
“藤原君,松手,请松开手。”彩子在我身边喊道。
我照她的话做了,松开手的时候对方没有逃跑,而是朝彩子这儿看,彩子问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
“我,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对方整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
“你是律师?刚才实在是对不起,我还以为你和彩子小姐..........呵呵,请原谅。”我微微朝小野田点了一下头,对方摆了摆手,说:“我就是来负责彩子哥哥这个案子的律师。”
“哦?这样啊?太好了!”我也叫出了声。
彩子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吃惊,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三分钟了,彩子对我说:“藤原君,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小野田。这个家伙还告诉我他是搞摄影工作的呢!”
小野田没有笑,他将文件重新放在了皮包内,然后转向彩子说:“明天你的哥哥就要上法庭了,我希望我们多多合作。”他看了看我,指着我的黑白色头发说:“啊!你就是藤原剑川吧?幸好我认出了你的头发,不然的话还真不敢相信你就是那个高中生名侦探呢!”
“哪里,哪里。”我朝他笑了笑,“是这样的,二位。明天我要上课,所以今天不可以太晚回去,不过我会尽力为隆一郎找出他不是凶手的证据。”
“有您在什么事都好办了,我真为高木警官感到高兴,他能找到您这么一位天才侦探,实在是我们大家的荣幸啊!”小野田朝高木警官笑着说,但他哪里知道几分钟前的那场舌战,高木警官紧绷着脸闭了一会儿眼睛一句话都不说,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又从烟盒里取出了一支香烟。
......................
杀人动机
第五章 被告——死刑
“什么?!坂井君他.........”刚吃完午餐的我接到彩子的电话,得知坂井隆一郎已经被判除死刑这一噩号的时候,我惊呆了,手里的电话机不知何时被我放下的,我低着头快步朝学校门口跑去,经过操场的时候,我看见本岛良太正和几个女孩嬉闹,于是就和他打了声招呼,告诉他我下午恐怕会晚些来。
出租车司机认出了我,他笑着对我说:“你是藤原剑川吧?看你急急忙忙的样子,又有案件要处理了?”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用命令的口吻对他说:“去警察局!”
车子开得很快,我刚下车就碰上了高木警官。我们俩互相望了对方一眼,他摇了摇头说:“小野田已经尽力了。”
“什么时候执行?”我问他。
“三天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然后又收了起来,他叹了口气对我说:“藤原君,这个案子已经结束了,我们谁也没能帮上忙,你还是回学校上课去吧。”
“动机!”我大声对他说,“你们找到动机了?”
高木警官没有答话。
他看了一眼手表说:“再过二十分钟你就要上课了,还是早点回教室吧。”
“可是.........”我张口结舌的看着高木警官。他摇了摇头,从手中的文件袋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对我说:“你还不死心,我也没办法。这里是法庭上小野田律师的助手打出来的文件,对话全都在上面。如果你能从中找出漏洞,就立刻通知我。”
他说完就离开了我,我看着他的背影紧紧攥着手中的文件,跑开了。
...................
杀人动机
第六章 伪证
我没有去学校,而是在街边的一个公园里坐下了,这里没什么人,有利于我仔细阅读手中的文件。
文件不是很长,上面分别是被告辩护律师小野田和主控官西村择野的对话。文件的内容告诉我,小野田律师确实尽力了。他甚至为了保护坂井隆一郎,而让彩子做了当晚在家的伪证。下面,我就将他们在法庭上的舌战,告诉大家。
西村:“法官大人,现在,我手中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杀人凶手就是坂井隆一郎。我觉得这个案子已经不需要我们再思考下去了,所以,请您来做最后的决定吧。”
小野田:“反对!法官大人,主控官这番话对我的委托人有很大的打击,请允许我为我的委托人辩护,理由是他没有杀人。”
法官:“辩方律师请说。”
小野田:“因为我的委托人根本就不认识死者,室内也没有遭到盗窃的迹象,所以,坂井隆一郎,他是清白的。”
西村:“这不能说明什么。我有人证,法官大人,请允许将我的两位证人出场。”
法官:“传证人。”
一对情侣走上法庭,男子站在了证人席上。
西村:“各位,这对情侣在发生凶案的当夜看见了凶手。请问这位先生,您当时看见凶手时,是什么时间?以及他穿的是什么?”
男子:“当时是十一点半,那时他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衣服。由于我和我的女朋友处在暗处,所以他没能看见我们。”
西村:“你仔细的看一看被告席上的那个人,此人的身材是否和当晚你们看见的开车人一致?”
男子看了坂井一眼:“是的,身材完全一样。”
西村:“我们不难发现,一身黑衣打扮的人是很容易引起人注意的。我们有理由相信证人说的话,黑衣人的身材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所以,我肯定我的证人没有撒谎,凶手就是被告,坂井隆一郎。”
小野田:“反对!法官大人,如果说光凭身材就能判断,那样的话在坐的人至少有一部分可能是凶手。请允许我盘问控方证人。”
法官:“反对有效,辩方律师你可以开始了。”
小野田走到证人席上,“你说你看见的黑衣人和被告身材相象是吗?”
男子:“是的。”
小野田:“当时他开着车,是吗?”
男子:“是的。”
小野田:“看清车子的型号了吗?”
男子:“看见了,是丰田2000型轿车。”
小野田:“是真的?”
男子:“是真的。”
小野田:“各位,我们都知道丰田2000型轿车的车窗玻璃是银白色的,也就是说,证人根本不可能看清里面的人。”
男子:“可是当时车窗是开着的。”
小野田:“开着的?很好。”
小野田拿出了一盏台灯,和一块黑布以及一块棕色的布。
台灯被打开,小野田将黑色的布放进去,黄色的亮光照在了黑布上面。
小野田:“请问证人,这块布是什么颜色?”
男子:“黑色。”
小野田换了一块布问:“那么这一块呢?”
男子:“棕色。”
小野田关掉了台灯:“其实这两块布都是黑色的。其中有一块半面是棕色,刚才我给证人看的第二块布其实是黑色的一面,而证人却告诉我那是棕色的。我做这个实验只是想说明在当时的灯光下证人很有可能看错了衣服的颜色,有可能杀害佐木藤的凶手穿的是一件棕色衣服。我的问题结束了,法官大人。”
旁听者纷纷议论起来。
小野田:“法官大人,这个案子有一个疑点,那就是死者佐木藤家后门的一片泥地,上面有一个人的脚印,这一点我已经去看过了,我们可以通过验证脚印来判断凶手是否是坂井隆一郎。”
西村:“辩方律师,这是行不通的,坂井隆一郎一定早就将杀人时穿过的鞋子仍掉了。”
西村:“不和你在这点上做过多的争执。我请问对方律师,你能准确的告诉我被害者佐木藤被杀的时候,被告当时在哪里?”
小野田:“他独自在家睡觉。”
西村:“有人证明吗?”
小野田:“有!他的妹妹,坂井彩子。”
西村:“法官大人,我请求传问被告的妹妹,坂井彩子小姐。”
法官:“传证人。”
彩子站在了证人席上。
西村:“坂井小姐,你这件白色衬衫很漂亮啊!是看电视广告购买的吗?”
小野田:“反对!法官大人!控方律师在扰乱证人的思绪。”
西村:“法官大人!我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它对这个案子可能有帮助,请允许证人回答。”
法官:“反对无效,证人请回答。”
彩子:“是的,是看了电视广告后买下的。”
西村:“好了,和你回到正题吧。你如何来证明当时被告,也就是你的哥哥在家睡觉呢?难道当时你也在家?”
彩子:“是的,当时我也在家。”
西村:“你在家做什么呢?看着你哥哥睡觉?”
法庭内一阵大笑。
法官敲打了几下小木锤:“肃静!肃静!”
西村:“请回答这个问题,坂井彩子小姐。”
彩子:“我没有一直看着哥哥睡觉,我在忙家务。”
西村:“这样的话他还是有时间去作案的。”
彩子:“不可能!当时我就在客厅里忙活,家里只有一个门,他出去我不可能不知道。”
西村:“难道就不能从窗户爬出去?”
彩子:“不可能,家里的窗户外都有护栏的。”
西村:“彩子小姐,凶案发生的晚上你一直都在忙家务,是吗?”
彩子:“是的,但也不是一直,因为那天我很累,所以忙完后我就上床休息了。”
西村:“你在撒谎,彩子小姐。你的这件衣服凶案发生当天电视广告上才有播出,你只干了家务,却没有看电视,你还说这件衣服你是看了电视后买的。”
彩子不语。
西村:“你已经买了这件衣服了,而且它和电视广告上的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在街边看见了这个电视广告不成?”
法官:“坂井彩子小姐,我得向您说明,在法庭上做伪证可是要受到制裁的,请您三思而行。”
彩子看着小野田不语。
西村:“法官大人,我们有理由相信。彩子小姐为了袒护她的哥哥而在法庭上做伪证,事实上前一天晚上她根本就不在家。”
小野田:“反对!法官大人,控方律师不可以在法庭上胡乱猜测。”
法官:“反对无效。辩方律师,您的委托人的确撒谎了,昨天我的女儿也买了件和彩子小姐同样的衣服,也只有昨天,电视广告才有播出这样一种款式的衣服。”
小野田:“我们都已经知道彩子小姐是被告的妹妹,她那样做也是迫不得已的,请再给彩子小姐一次回答的机会,相信这次她一定会说实话。”
西村:“辩方律师,法庭可是个严肃的场合,泼出去的水,怎么可能收得回来呢?”
西村:“各位,凶手使用的手枪和穿过的黑色衣服都是在坂井隆一郎家找到的,我想这没必要再说下去了。法官大人,请您做出最后的决定。”
法官:“现在宣布休厅,半小时后由陪审团做出结论。”
法官敲打了两下小木锤退了出去。
半小时后
法官:“经过陪审团的商讨后,他们一致认为,坂井隆一郎杀害佐木藤的罪名成立,被告判除死刑,三天后执行。”

我不明白为什么彩子要在法庭上做伪证,但是我知道一点,至少在杀人动机这个敏感的字眼上,我已经看到了一线曙光,凶手的动机我大致已经猜到了。
..................
杀人动机
第七章 刑场还生
高木警官独自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发呆,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或者说可以干什么。坂井隆一郎的案子已经结束了,而警察局却不断接手新的案件。
“藤原君,你怎么来了?”我将办公室的门推开后他问道。
“来找您商量件事,无论如何请您帮助我。”
“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
“撤消对坂井隆一郎的判决。”
高木警官站了起来,“藤原君,你在说什么梦话?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啊!”
“可能,只要你对他们说。”我拒绝坐在他的对面说道。
“我?我对谁说?谁听我的呢?”
“只要你愿意,谁都阻止不了你。”
“藤原君!”高木警官用为难的眼神看着我,“任何人都没权利那么做,这点你应该知道。”
“你可以的,只要你愿意。”我仍旧坚持自己的立场。
“我明白你此时的心情,我也想帮坂井君,但是案子已经结束了。你要我怎么帮?”高木说着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如果我给你一个理由,你会答应吗?”我对他说。
他听到这话后愣在了那里,过了两分钟,他开始抽烟,点燃烟后他问我:“什么理由?”
“一个很好的计划。”我关紧了办公室的门,走到他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
“你有这种把握?”高木警官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我笑了,“当然了。我让你失望过吗?”
“我不是不信任你,藤原君。这的确让我为难,我真的没有理由下这种赌注,请原谅,藤原君。”
高木接着说:“我会因此失职的,你知道我的家庭,应该为我着想才是。”
“就是怕你办了一个冤案才帮你的。”我固执的说,“如果你不去的话,恐怕我就要犯罪了。”
我这种生硬的口吻对他还真有效,他终于答应了:“好吧!藤原君,那我就试试,但是你这次的判断只许成功不可失败。”
“没问题。”我爽快的答应下来,然后走了出去。临走时,我还听见了高木警官的叹息声。

三天后,我和高木警官两人来到了监狱的刑罚厅
高木警官指着透明玻璃对面的一个空房间说:“这就是绞刑的地方。我想他们很快就要到了。”话刚说完,一位小警员就推开了对面房间的门。
我们呆的这个房间里也进来了三名警视,他们见到我和高木警官都很吃惊。
“高木君。”一位年长的警视说,“怎么你在这里?”
“我是来救坂井出去的。”高木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回答。
“啊?”三名警察异口同声叫出了声。
“高木君,你是不是神经出问题啦?”年长的那位警视问。
“我没有毛病,藤原君。”他给了我一个提示,我开始将详细的内容和三位警视说明。
一位中年警视问:“藤原君,这是不是你的猜想?恐怕你的侦探小说看得太多了吧?”
“这和小说没一点关系。”我回答。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答应的。”另一位年长的警视说,“这样对我们谁都不公平。”
“那就走着瞧!”高木和我走进了对面的刑罚室内。
三位警视连忙跟了上来,就在他们要赶我们走的时候,坂井隆一郎被两位年轻狱警带了进来。
“藤原君?”坂井认出了我。
“出去!没事的都给我滚!”中年警视的发火了。
“要绞刑是吧?干脆你先上吧。”我丑化他,“像你这种没脑子的警察早就该去枪毙了。”
“你说什么?”中年警视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
高木警官硕大的手一下扣在他的手上,使他不能动弹,乖乖的放下了抓着我的那只手。
“你们俩要造反吗?”年长的刑警对我们说。
“我们不是来这里找事干的,可以的话各位先考虑一下,我发誓我对自己的判断很有把握。”
“少来了!那只不过是判断而已,不是真相。”中年警视说。
“这没有分别,请您仔细考虑一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从入行以来就很少办理冤案、错案。难道想在退休之前划上一笔吗?”
中年警视还是没能服气,两位年长的倒是意会了我的意思。
“让剑川试试吧。”其中一位说。
“啊?这种东西能说试就试的吗?”中年警视不满的说。
“反正坂井在你们手里,想逃也逃不了。”高木警官说。
“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我们都得失职,你也是!”中年警视指着高木警官说道。
“咱们不说怎么可能有人知道呢?”高木警官终于突破了他们的最后一道防线。
中年警视不语,他看了看周围,突然目光停在了两位狱警身上。他指着两位警察说:“说!你们俩都听到什么了?”
“没,没有,什么都没有。”两人吓得不敢吱声。
“把坂井带到禁闭室。”年长警视命令道。
坂井露出了无知的目光看着我们,他被带走了。接下来我要面对的是一项很大的挑战,如果这次失败的话,恐怕对我以后的探案都会有影响,或者说这次失败,我就去自杀。
....................
杀人动机
第八章 藤原剑川在法庭
两天过去了,第三天,高木警官突然给我来了电话。
“剑川!无论你现在在干什么,放下一切立刻到第四法庭来一趟,小野田居然找到了翻案的证据。”对方说完后就匆忙挂上了电话。
我问母亲要了点车钱,坐上出租车朝法庭驶去。
高木警官正站在法庭门口等我,一见我来了就扬了扬下巴朝法庭里跑去。
我赶到了法庭,见到了彩子,她此时正坐在旁听席上,见到我来了,就微笑着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坐在她身边。
我和高木警官分别坐在了她的左右两边。
小野田律师说话了,他说道:“法官大人,请允许我翻案,我得澄清一个事实,那就是,坂井隆一郎根本不是杀人凶手。”
西村择野笑了一下说道:“小野律师,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小野田看着法官说:“我不可以让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死去,我要替他翻案,以至于让他在天国安息。”
法官有气无力的说:“现在已经给你机会翻案了,你有什么想要说的,赶紧说出来吧。”
小野田拿出了两张照片说:“这两张照片就是证据。第一张照片是丰田2000型轿车的车胎印记,我去丰田驻大阪的子公司查问过了,他们告诉我,这种车胎印有一部分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坂井君的轿车并非是凶手驾驶的轿车。”
“还有一张呢?”法官坐直了身子问。
小野田点了一下头,举起另一张照片说:“这是在佐木藤家后门发现的莫尼卡牌香烟,坂井君是个抽烟的,所以他一定不可能是凶手。”
西村:“这些并不能说明什么,至少坂井隆一郎还有一半的可能是凶手。”
法官点点头,说:“小野律师,请您务必拿出真正的证据证明你的委托人是无罪的。”
小野田笑了一下说道:“证据当然有.............”
“请等一下,法官大人,我有话要说。”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小野田看了我一眼,又笑了一下,他说:“藤原君,请听我说完嘛,证据就是杀人动机,我们并没有坂井隆一郎的杀人动机,他根本就不认识被害者,所以...............”
“等一等,法官大人!”高木警官昂着头大声喊道。
“肃静!”法官用比他更高的声音喊道,他仔细看了警官一眼说:“哦!你是高木警官啊!你怎么可以在法庭上乱嚷嚷呢?”
“我的高中生朋友有话要说。”高木朝我笑了一下,就坐下了,嘴里小声对我说:“就看你的了,藤原君。”
我重新站了起来,这时耳边传来了人们的议论声。
“哇!他就是藤原剑川啦!”
“对!我看过他的照片。”
“藤原剑川居然在这儿,真了不起。”
“他的头发是黑白色的,一点也没错。”
我笑出了声,控制了一下情绪后,我对法官说道:“法官大人,我想小野君说的没有错,我们没有找到杀人动机,所以在没有找到动机的情况下,是不可以判决被告有罪的。”
“但是已经判决了。”西村说完打了个呵欠。
“不!法律是公正的,没有杀人的人怎么为真正的凶手而死呢?”我笑了一下,身边的彩子朝我瞪大了眼睛一声不吭。
“怎么回事?”法官一下提起了精神,“藤原君,难道坂井他.........”
“的确没死,不过他呆在昏暗的房间里也不太好受。”我说,“法官大人,等会儿我们再讨论坂井隆一郎的现状,好吗?先来说一说真正的凶手吧。”
“什么?真正的凶手?”西村择野朝我看了看。
“他是谁?”法官的长袖子碰倒了桌上的小木锤。
“真正的凶手。”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辩护律师身上,“就是小野田律师!”
人们又开始议论了,这次法官也傻在了那里,连敲打木锤都没有想到。
“啊?!凶手会是他?”
“不太可能吧。”
“也不一定哦!”
“我相信藤原剑川。”
“藤原剑川从不让我们失望。”
高木警官站起来对我说:“好了,好了,剑川,听够了赞美的话了吗?说手你的理由吧。”
“小野田律师,请问发生凶案的当天你在哪里?”我问道。
小野田看着我神态自若的回答:“和彩子小姐在一起。”
“彩子小姐。”我俯视着身边的坂井彩子说道:“能告诉我小野田律师那天晚上和你一直都在一起吗?”
彩子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在法官的提醒下,她终于答道:“差不多整晚都和我在一起。”
“差不多?”我重复道,“这样看来,那就是小野田律师还是有作案时间的啦。当晚十点半左右,你曾打电话告诉隆一郎要带个男朋友回家,但是后来隆一郎告诉我们,对方并没有来,因为他半途有事离开了,是这样吗?”
“是,是的。”彩子直视着小野田律师说。
小野田对我发火了,他喊道:“藤原剑川!我决不允许你诬陷好人!”
法官没有因为这声叫喊而敲打小木锤,我笑了一下说道:“我不可能诬陷好人的。为什么你在上一次法庭上辩护的时候没有提到刚才你展示的两张照片以及坂井隆一郎的犯罪动机呢?其实很简单你保留那些照片是想在这次翻案的,我说的没错吧?”
“当然没错,我怎么可能让坂井君含冤死去呢!”他昂着头回答。
“这个计划在你刚和彩子接触的时候就想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开始在这个城市里找目标,当你注意到佐木藤只有一个人住的时候,你就对他下手了。其实那支香烟是你抽的,车子也是你租来的。你杀完人之后就开车到坂井家将衣服丢在垃圾桶里,你并不需要报警,因为你从坂井的妹妹彩子口中得知隆一郎是个老实人,他看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定会感到好奇的。至于那支手枪你也是趁着他们兄妹二人在警察局的是从窗户仍进坂井家里的,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
“藤原剑川,你说是杀人凶手,我根本就不认识死者佐木藤,为什么要杀他?可以的话我倒想听听我的犯罪动机。”
“这再明显不过了。”我看了一眼高木警官,他向我皱着眉头,我说道:“我们都知道当坂井隆一郎被判决为死刑的时候,他会被执行绞刑。再翻案的时候,如果先前的结论被证实为错误的,那么政府就要赔偿一大笔资金给死者的家属。坂井君只有一个妹妹,罚金当然归她个人所有。然而,她却不可能一人享用这笔金费,你替她的哥哥翻案,她一定会因为这件事而感激你的,再加上你们俩先前的感情,她会和你结婚,接下来,那笔金费就等于归你个人所有了,我说得没错吧,小野律师?”
小野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大笑着对我说:“藤原剑川!这不过是你的猜测罢了,根本没这回事。”
“我是有证据的!”我反驳道。
“证据?”他愣在了那里。
我说道:“不错,就是证据。第一次你为坂井隆一郎辩护的时候你提到了一个疑点,那就是佐木藤家后门的泥地,你说在开庭之前去那里看了一下,泥地上面有鞋印,鉴识人员可以通过鞋印来判断凶手是不是坂井隆一郎。事实上,你犯了个大错误,佐木藤家的后门根本没有泥地,所谓的泥地其实是个被打翻的花盆,在你作案的时候不小心踩翻了它,你的鞋子上沾上了污泥,所以你误认为那里是一片泥地。”
我接着说:“事实上花盆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被高木警官的手下拿走了,你说在开庭前曾去过佐木藤家的后门根本就是撒谎。唯一能让我们接受的事实就是你在凶案当天曾去过佐木藤的家,对这一点,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小野律师?”
小野田将文件丢在了面前桌子上,他摇头笑了笑:“藤原剑川,呵呵,藤原剑川你还真了不起,这种计划都能被你识破,我太佩服你了。”
高木警官站了起来,“法官大人,请允许我的手下将他押送至大牢。”
法官沉思了一会儿说:“可以。”
西村主控官向我走了过来,他握着我的手说:“藤原剑川,久仰大名,没想到你真的那么厉害。”
“没什么,这是我分内的事。西村君。”
“什么?”
“做个好律师吧。”
“那当然。”他冲我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人们又开始了议论,这回我没有竖起耳朵听他们赞美的话,而是坐下来对身边的坂井彩子说:“彩子小姐,我想赔偿金费是不可能给你了,因为坂井隆一郎他还活着。”
“藤原君。”彩子面无表情的说:“钱,又有什么用呢?我差一点失去了疼爱我的哥哥,也失去了一个我曾经认为对我很好的男人。”说着,她将脸埋在了双手里。
.................
杀人动机
藤原剑川的一段话
故事总算讲完了,小野田被判除死刑,坂井隆一郎也回到了妹妹身边。
又到了和各位说最后一段话的时间了,让我想想该怎么说好呢?
“呃,无论多么狡猾的犯罪计划,都会有被发现的一天。就像这次一样,小野田律师栽在了我的手里。”
我是藤原剑川,下次我们接着聊。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藤原剑川探案之意外的撞击

  • 下一篇文章:藤原剑川探案之卖火柴的小女孩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目前没有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中原镖局(1)(既是我的第二篇武侠…[2671]

  • 窃齿记[3033]

  • 狂探四人组(5)[2211]

  • 三部曲[3719]

  • 溺死者(短篇推理)[3183]

  • 复仇之血[3555]

  • 《亚伦探案》之《夕阳下的谋杀》…[3325]

  • 蓝色陷阱(一)[2582]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5)[2637]

  • 现场(三)[2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