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藤原剑川探案之意外的撞击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696  发表于: 01年03月08日14点1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意外的撞击
前白
大家好,各位圣诞节过得怎么样?反正我是不太开心,因为在圣诞节的前一天,也就是平安夜,就发生了一个事件。在对这次案件的判断中,我失败了。不过还好,至少我收到了一份难得的礼物。
我是藤原剑川,很高兴又可以和大家讲故事了。
意外的撞击
第一章 相亲
今年的圣诞节前夕,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太幸运了。圣诞节在星期天,至少那天学校不用上课了。
我右手的两根指头在下巴上来回敲打了几下,心里盘算着如何度过圣诞节的前一天——平安夜。
差点忘了告诉各位,我的朋友本岛良太替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她叫什么我还不太清楚,但看过她的照片,照片中的她很漂亮,有着一对水晶一般的大眼睛,抹着粉色口红的嘴唇里露出了整齐而又洁白的牙齿。良太告诉我他也不太清楚这个女孩的名字,因为她是良太妹妹的一位好朋友,本岛兄妹替我们安排在圣诞节相亲。天啦!我紧张极了。
电话铃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接起了电话,“喂!藤原家。”
“哦!是长谷三郎啊!有事吗?...........是的,我们确实很久没联系了.............什么?吃饭?平安夜?.............当然可以..............你问我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呃,我想到时候你会见到她的............好的,我会去的..........本岛?他挺好的,要我通知他吗?............没问题,见面再聊。”
挂上电话后我又紧张起来,长谷三郎是我国小时的同学,说起来我们还真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碰面了,不过那个家伙的性格却一点没变,总是喜欢在别人面前炫耀他有而别人没有的东西,刚才他问我是否有女朋友,好象有了女朋友很了不起似的。我答应他吃饭的时候把她也带来,这下可难办了,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平安夜是否有其它的活动呢?
想到这里,我拨通了本岛良太的电话。
巧极了,三分钟后他打来电话告诉我说,那个女孩有空,看来我要在长谷三郎面前炫耀一番了。老天保佑三郎的女朋友没照片上的那位漂亮。

日子很快逼近了,平安夜的早晨我起得非常早,从衣柜里取出了上个星期刚买的一件黑色外套穿在了身上,当我走到镜子前刮胡子的时候,母亲走了过来。
她问道:“这是在做什么?出去玩吗,啊?”
“没错,和良太一起,我们要到长谷三郎家去吃饭,恐怕要玩一点回来。”
“这么早去是吃早餐吗?”母亲笑着对我说。
“当然不是,其实他在电话里也没说清请我们吃得是什么时间的餐点,为什么不趁机捞他一票呢?”
“衬衫的领子歪了。”母亲笑着替我打理好行头,带着她“早点回来。”的声音,我走出了房门。

我马上就去长谷三郎家吗?不,我得先去相亲。
从地铁站下车后,我就见到了等候多时的本岛良太,站在他身边是两个女孩,我认出了他的妹妹本岛缨子。和缨子手拉手的女孩戴着一副笨重的黑框大眼睛,厚实的镜片里露出了一双小眼睛。镜片有不少圈,使我难以想象这个女孩的视力竟会如此差劲。
女孩穿着一件肥大的外套,使她的体形看起来相当的臃肿,她没有化妆,我不敢想象她化了妆之后会不会成为动物园的一种类人形动物。
“你好。”我礼貌的朝她打了声招呼,她羞涩的应了一声。
我拍了拍本岛良太的肩膀问:“不是说替我相亲吗?她人在哪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才你和她打了招呼。”本岛说完,将脸背转过去,偷偷发笑。
“啊?”我失声惊叫,周围的人群一下都朝我这里看,我赶紧收声,并且用手在我的黑白色头发上胡乱抓了一通。怎么办?现在逃避那个女孩不是不好下台吗?算了,先顶一顶吧。
想到这里时,我和她握了握手,还好,她的手比较纤细,皮肤也很稚嫩。
“我是藤原剑川,很高兴在这时见到你。”我口头虽这样说,心里却想着如何痛扁良太一顿。
“哈依,我叫林木惠子。”她说完后又躲在了本岛缨子的身后。
本岛缨子朝我鬼魅般的笑了一下,接着,她的哥哥对我说:“是不是该去长谷三郎那里了?他恐怕早已做好准备了。”
“我去买地铁票,你陪着来。”不管良太是否同意,我拉着他的耳朵离开了两位女孩。
“请给我四张去神户的票。”本岛良太接过售票员递过的车票时我对他说:“喂!好象不太对劲啊!”
“你是说惠子吗?哈哈,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本人,似乎和照片上不太一样哦!”良太笑着说。
“哼!根本就是两个人嘛,这样耍我,真不够意思。”我不满的对他说。
“反正这种事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你先忍耐一下,从三郎家回去后,你不再约她就是啦。”良太说着跑回了缨子那里。
我摇着头跟着他们三人上了地铁。
在地铁上,我不断和良太搭话,对方却一个劲得和他妹妹说笑,似乎在给我与惠子搭讪的机会,处于礼貌,我和她聊了起来,尽是些无关紧要的废话。我真是该死,居然两次引得她发笑,她笑起来的表情非常之难看,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下好了,长谷三郎这次要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女朋友了,不管怎么说,我都坚信不会有比惠子再难看的女性了。
好痛苦的旅途啊!
.........................
意外的撞击
第二章 意外的撞击
“喂!藤原君!本岛君!”长谷三郎站在家门口朝我们挥了挥手,我们正加快脚步时他已经迎了上来。
三郎紧握着我的手说:“很久没见面了,最近还在替警方服务吗?”
为了不让他提到女朋友的事,我赶紧符合道:“是啊!前一阵子还解决了一个案子呢,不大不小,但是高木警官却伤透了头脑。你呢?最近怎么样?”
“也没怎么样,只是交了个女朋友而已。哈哈!”狡猾的长谷三郎笑着对我说,他走到了本岛君身边,看着缨子说:“这位是本岛缨子吧?这么长时间没见面,还是那么的漂亮。至于这位嘛.........”
三郎看着林木惠子说:“小姐您一定是藤原君的女朋友啦。哈哈!藤原君可真是幸运啊,能找到您这样美丽的女孩,我都替他高兴。”
我没出声,相反,倒是林木惠子答话了,她笑起来的时候我赶紧将头偏向一边,她说:“我们才刚认识没多久,谢谢长谷君的夸奖。”
什么?她居然谢谢长谷三郎?对方明明在损她嘛,这个女人的脸皮也真够厚的了。
“好了,大伙儿都进屋里吧。”长谷三郎带着我们走进了他家,他的家还是老样子,布局和我国小毕业时来这里的那一次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屋内坐着一个女孩,这个女孩背对着我们,她正在看卡通片。
长谷三郎开口了,“花子,我来介绍,这位是藤原剑川、本岛良太、本岛缨子、林木惠子。各位,这是我的女朋友三谷花子。”
三谷花子转过脸朝我们笑了一下。哈哈!谢天谢地,长谷三郎的女朋友花子长得更糟。虽然她穿得挺时髦的,但仍然掩盖不了糟糕的容貌。她笑起来是眼睛都迷成一道缝了,酷似家猪的鼻子贴在圆形的脸上。不,我不能再形容她的长相了,至少我现在的心态平衡了很多。
三谷花子不但身材和长相糟糕,而且还很邋遢,她在众人的面前打了个呵欠算是与我们打招呼。
“啊!原来这位就是你在电话中提到的三谷小姐,见到你我不甚荣幸。”本岛良太毕竟和我玩得时间长,他替我说了我想说的话。
长谷君没有笑,他朝良太歪了歪嘴角,然后看了一眼手表说:“我看咱们该吃午餐了,我这就叫我的母亲为大家准备丰盛的午餐。”
“啊嚏!”就在长谷君刚要叫母亲下楼的时候,三郎的最爱花子小姐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她和三郎对视了一眼,然后朝我们歉意得笑了笑。然后,长谷三郎向使唤佣人似的拍了两下手掌,喊道:“妈!赶快下来啊!客人来了!”
“你们先用餐,我替她拿感冒药去。真是抱歉,这些天她总是感冒。”长谷三郎刚说完,花子就挽着他的胳膊和她一同朝楼下的卧室走去。
正当我们在嘲笑长谷三郎有这么位女朋友的时候,长谷的母亲缓慢的走下了楼,我们赶紧收声。三郎的母亲和我国小时见到的一样,只是脸上添了不少皱纹。
“藤原君嘛,又见到你们太高兴了。饭菜已弄好了,我这就拿过来。”长谷的母亲踏着拖鞋走进了厨房。
我们将包裹放在了沙发上,坐在了餐桌上,本岛良太似乎已经饿坏了,他拿着餐具不停的敲打着。
“阿姨,我来帮您吧。”惠子站起来接过一盘料理将它端在了桌上,然后推到了我的面前。
“藤原君,您先用吧。”她微笑着对我说。
“哈.......哈依。”我张口结舌的看着桌边的每个人,他们都在对我笑,我能做的只是点头苦笑。
过了十来分钟,饭团被拿了上来,长谷三郎带着他的宝贝从卧室里走出来,长谷君接过饭团问他的母亲:“您还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就先去外婆家玩一玩,下午我还要和同学活动。”
“哼!”三郎的母亲将一只手插在腰上,笑着说:“为什么我必须得出去而你不能出去呢?”说完,用手里的盘子轻轻打了一下儿子的脑袋。
“啪!”得一声响,长谷三郎摸了摸后脑勺,回头看了母亲一眼,他没有笑,满脸痛苦的表情。
“怎么?轻轻碰你一下就这副德行了?”他的母亲刚转身就听见三郎从座位上跌下去的声音。
“三郎,怎么了?”我和本岛赶紧把他扶起来,我的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他的呼吸非常薄弱,几乎快要停止了。
.................
意外的撞击
第三章 与三谷小姐的对话
手术室外,一片寂静。偶尔能听见三郎母亲哭泣的声音。我低头沉思着,这时,一道灵光从我脑中闪过,我自语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麻烦你过来一下。”我从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站起来对三谷花子小姐说。
“藤原君有什么事吗?”她看了我一眼,跟着我来到了楼道边。
“现在你还有什么要隐瞒的?”我问道。
“啊?藤原君,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到这个时候还装蒜吗?”我将她衣服的袖子朝上拉去。里面露出了一长排针眼。
“啊?藤...........藤原君。”她双手捂住脸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一开始我就怀疑你了。”我冷眼看着她说,“打呵欠,打喷嚏。花上十分钟时间吃感冒药?哼哼。白痴都能看出你是个吸毒的隐君子。见到你长得这副模样我就感到奇怪,三郎怎么可能看上你呢?他的眼光可不低啊!现在想想一切都非常符合逻辑,为了从你这儿弄到毒品他只有和你恋爱,你不觉得这样做太卑鄙了吗?”
她将头甩了一下,大声说:“这不管我的事!”
“三郎自己要吸毒的?”我问道。
“是,是的。”她气愤的说,好象对我把一切责任都推向她感到很不满。
“三谷小姐,你知道吗?吸毒的人骨头是很脆弱的,我想三郎现在为什么躺在手术室,你应该不难理解吧?人的后脑本身就很脆弱,再加上三郎吸毒,轻轻得被盘子打一下就出现这种事也是很正常的。”
“啊..............”她张着嘴,看着我半句话都说不下去了。
我笑了一下,说:“在我们来的时候,你的毒隐犯了,所以要求三郎带你去他的卧室,我说得没错吧?”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她问道。
“这不是时间上的问题,谁都能看出来。”我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先和三郎的母亲说出真相,还是先去警察局?”
她傻了眼,“不,我不去警察局。”
“这是你自找的。”我拉着她的手走到了长谷三郎母亲的身边。
....................
意外的撞击
第四章 第二次撞击
从理论上来说,我先前对花子小姐做出的判断应该没有错。然而事实竟和我的理论不同,当知道真相时我不禁叹息,责怪自己盲目的判断。

“花子小姐,原来,原来你是..........”当三郎的母亲知道自己的儿子与他的女朋友吸毒的时候,一下昏了过去。惠子和缨子立刻把她扶到座位上。
“医生,医生出来了。”良太喊了一声与我从座位上站起来。
穿着白色制服的医生解下嘴上的蓝色口罩对我们说:“你们是伤者的朋友?”
“是的,医生,我朋友的伤势怎么样了?”良太问他。
医生摇了摇头,“我很抱歉,你们的朋友血液中有可卡因的成分,这次的意外,恐怕和毒品有着直接的关系。”
当听到了医生做出了与我相同的观点时,我不禁松了口气。
“我们可以见见他吗?”良太追问道。
医生说:“虽然可以,但最好不要打扰他休息。因为他仍未脱离生命危险,我们得观察一阵,如果发生了意外的情况,将会动第二次手术。”
医生走后半个多小时,良太看着我说:“看看他吗?”
“不吵醒他就行。”我们看了三郎的母亲一眼,她还未醒来。我和良太并肩走向病房。
“剑川、良太。”不知长谷三郎哪来那么好的体力,刚动过手术就能和我们说话了,他发出轻微的声音问:“我母亲还好吗?”
“在外面,由我妹妹照顾,三郎,你现在需要休息。藤原君,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本岛良太说着将我推出了病房。
“藤原君。”
我听见三郎喊我,就走回去问:“什么事?”
“我感觉很不舒服,可能我快不行了,我的头疼得厉害。”
“闭上眼睛,别说话,一觉醒来就好了。”
“不行!我必须现在告诉你这件事。”
“你太任性了。”我责备了他一句。
“藤原君。听我说,这次意外和我母亲没有关系。”
“我知道,我会把花子送进戒毒所的,你放心吧。”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吃惊的看着我,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过了一会儿,他说:“藤原君,实在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这没什么,你的病好了之后我们再聊吧。”我刚要走,又被他叫住了。
“藤原君,事情和毒品没有关系。”他吃力的说出了留住我的条件。
“什么?”我猛然转过身,看了站在门口不远的本岛良太一眼,对方没有朝这里看,我赶紧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月前,我是说一个月之前的一天。我和花子去逛街,这时,看见一个骑脚踏车的小妹妹正在过马路,一辆丰田轿车朝她那里,急速驶来。我见了之后立刻冲上前,救了小妹妹。然而,我被车的倒车镜刮到了,在地上翻了几个滚之后,我的头部猛烈的撞在了地上。那次,花子陪我去医院拍X光,医生告诉我在以后的几个月里头部不再遭受撞击就会没事。谁知道,谁知道,母亲的一个玩笑,居然,居然使我成了现在这副德行。”
“我明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她的。”我为自己的错误的判断感到懊悔,为什么这一次我什么都没问清就胡乱做出推理呢?
...................
意外的撞击
第五章 意外中的意外
长谷君在以后的一个星期死了,他的头骨里被撞裂,内部留了不少淤血。花子小姐被我送到了戒毒所,至少,现在我完成了三郎死前的遗愿。
又过了一个星期,一通电话被我接了进来。
“藤原家。”我拿着听筒说。
“藤原君吗?我是林木惠子,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得知对方的身份后,我赶紧接口道:“没,我真的没时间,实在是很对不起。”
“那么中午呢?”她似乎下定决心要和我约会似的。
“中午?中午我得休息呀!”我不管这种拒绝的方式好不好,总之能回避她是最好的。
“要么,你现在出来呀!我就在你家门口的电话亭。”
“什么?你在我家门口?”我拉开窗帘努力着朝唯一的一处电话亭望去。果然看到了一个身影,惠子背对着我,她在话筒里朝我笑了笑:“现在也没时间吗?我只是到你家坐一会儿啊!”
“...........”我用纸巾擦拭着额头的汗珠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我进来啦?”她说完嘻嘻笑了两下就放下了电话。
“怎么办?怎么办?”我自语了两句,对了,我想到了一点,至少把卧室里搞成一团糟,也许她看见我这里那么脏就能早点离开了。说干就干,我将卧室里的书桌上撒满了各种图书,将换洗的衣服胡乱的铺在了床上。
门铃响了两声,她来了。
我将门打开,“咦?小姐你找谁?”我的面前站着一位似曾相识的女孩,只是一时我想不起来。
“我是惠子啊!”她笑着独自走了进来。
“惠子?不对,我见的惠子不是这样的啊!”我抓着头发问她。
她拿出了良太曾给我看过的照片说:“还要我说什么吗?”
天啦!简直让我无法想象,现在的林木惠子和照片上的美女简直是一个人。女人真是难猜透,她们稍微打扮一番就能变成美丽的天鹅。
“你怎么啦?”她看着我问。
“呃,没什么,欢迎你来我家。”
她独自走进了卧室,我赶紧追上去。
“天啊!这里怎么那么乱?”她笑着质问我,她的笑容此刻变得非常灿烂,使我还没来得及欣赏就收敛了起来。
“难道我没告诉你昨天本岛良太在我这里睡的吗?”我随便应付了一句。
“哦!是这样,藤原君。我发现我们俩在有些地方还是很谈得来的,所以我决定.............你觉得呢?”她的性格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我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改变她的,或者她本来就是这样?
“我绝对赞成,在这个时候谈论感情方面的事是非常好的。”我将手耷在她的肩上说:“不如这样吧,反正今天晚上我的活动也不是很重要,我抽空和你逛一逛街或者看个电影吧。”
“好啊!”她又笑了起来。
......................
意外的撞击
藤原剑川的一段话
这次的错误就在于我的失败,为什么我要匆忙得找出结论呢?为什么我不问一问长谷三郎他的头部以前是否也发生过撞击呢?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我太卤莽了。
我不需多说关于毒品如何使人上瘾,如何让人死亡之类的事,毒品的危害相信各位都非常清楚,我只是想说一句:“长谷三郎为了吸毒不惜牺牲色相与全日本最差劲的女人恋爱。各位,如果不想继承三郎的这个位置,那么,就请您离毒品远一点,越远越好。”
我是藤原剑川,相信下次我的判断会令各位满意的。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推理之门最具有特色的一篇文章——《友谊篮球赛》

  • 下一篇文章:藤原剑川探案之杀人动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鬼探』于2014-7-9 8:22:00发表评论:
  • 写的不错的,作者处处体现“意外”的主题。文笔活泼清新,这一篇算是比较平淡的简单案件。推理点就是毒品那一部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年三十劫案[3289]

  • 雷天明探案集锦[4562]

  • 不可能的犯罪-----星际争霸杀人事…[4698]

  • (原创)“新开始”(最后几章)[2557]

  • 阴谋彩票(二)(小僧)[4139]

  • 校园惨剧[寒][10563]

  • 自然死亡[4250]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3)[3288]

  • 美人鱼的诅咒(1)[3303]

  • 蛙声一片——超人的灵异谋杀(短…[3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