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7)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4506  发表于: 03年05月10日08点1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

7
两天来,我一直与华生先生陪伴着福尔摩斯。歇洛克腿上的枪伤很严重,子弹擦过骨头,留在边上的肌肉里,华生与当地的一位很有地位的医师顺利的将子弹取出。医生表示,即使运气不坏的话,也得养上一个星期。这几天,那些登门拜访的主顾们被华生和我一一请回,福尔摩斯则为此事对我和华生大发脾气。要知道,无案可查对他来说犹如慢性自杀,对此,我和医生完全谅解。值得一提的是,他曾在一天中午偷偷的吸食了一些可卡因。结果,医生得知情况后,把他骂得狗血喷头,当然,福尔摩斯也“回敬”了几句。
第三天早上,用完早餐后,我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华生替我做了彻底的检查。
“科林,你的血压、脉搏一切正常。会不会……”他压低声音,“一个星期还没到,不是吗?”
“我不清楚,或许时光机器出了点小问题。”我难过的说,“也许,我今天就得离开了。”
医生沉默的点点头,片刻后,他抬起头正色的看着我,以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会回来吗?”
“我很期待。”我坦恳的回答他。
哈德森太太小心的推开门,“华生先生,有位叫琳琪的小姐想见福尔摩斯。我告诉她,福尔摩斯先生现在非常不方便会客,但她就是不肯走。请您一定要原谅……”
“没关系,夫人。让她进来。”华生话音刚落,琳琪就迈着轻盈的脚步踏进房间。
此时的琳琪与我第一次见她时,判若两人。她真是个漂亮的女人,梳洗发亮的头发再也不像上次那么蓬乱,灰色病态的脸色也被红润、舒畅所取代。她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色晚装,衣服的做工很讲究,白色的帆布鞋紧紧的裹住了前晚冻僵的双脚。
“您好,华生先生,再次见到您真高兴。噢,您也在,韦斯德先生。”她大方的找了张椅子坐下,“福尔摩斯先生好些了吗?”
“还在休息。”我轻轻关上卧室的房门,“琳琪小姐,您真的打算与凯恩结婚?”
“当然。为什么不呢?他是个好人。他待我很好,哈特也是。”她微微一笑,“瑟斯特需要我。”
“的确如此,他们叔侄俩需要您这样的女人。祝你们幸福。”我摸着不断发热的脑门,悄声对医生说,“越来越强烈了,也许我马上就要走。帮我。”
为了不让我突然在琳琪面前消失,华生托着我的胳膊把我从椅子上扶了起来。他还一边向客人解释道:“科林得了流感。”
“哦,很抱歉,我来的真不是时候。”她刚起身就被华生拦住了,“不,没什么大碍。他只需一些充足的睡眠。”
我对医生耳语道:“认识您真的很高兴。”医生沉默了,他将我送进福尔摩斯的睡房。机敏的大侦探察觉出我的到来,他睁开眼,骂了一句。我把自己的身体情况告诉他之后,他正经的说:“让W博士好好修理一下机器。要知道,长期如此,你或许会送命。”
“您保重身体。”我瘫倒在床边的椅子上,我能感觉到,福尔摩斯在替我担心。我现在的状态让他有些难过,而他却帮不上忙。侦探能做的只有叹气,我能感觉到他是在替我的身体状况而担心。
“华生!”他喊了一句,医生带着失陪声跑了进来。第一件事就是摸我的脉搏,“很正常,福尔摩斯。科林不会有事。”
“我想也是。”我感觉渐渐恶心,“华生先生,有几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下次再说好吗?我担心琳琪会突然进来。”他紧张的回望着卧室的门。
“就几个小问题。”我坚持道。
“好吧。”他折服的坐在了床边。
“为什么在小说里,你没提到这儿有电话?”
福尔摩斯哈哈的笑出了声,“我以为你会问些什么呢,哈哈哈哈。”
华生理解的点点头,“科林,你知道,福尔摩斯的崇拜者很多。如果公开告诉他们电话。那么哈德森太太非气疯了不可。因为,那是她的电话机。”
“为什么福尔摩斯不买辆汽车呢?”
大侦探又笑出了声,“我喜欢运动,科林。我不想整天坐在‘铁笼子’里,在街上瞎转。”
“还有问题吗?”华生问。
“最后一个。”我看着华生,那股眩晕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柯南·道尔是你的真名吗?”
那对搭档互望一眼,福尔摩斯说:“华生,科林恐怕是想把这些问题的正解,告诉他们那个时代的人。不过,科林,我不认为这么做合适。”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发誓道。
医生低着头,像是在猜测琳琪会不会帖着门偷听他们的谈话,“不,那是我的笔名。科林,你的脸色很不好看,我去弄杯水来。”他离开了,我听见他在外面对客人说“让您久等”的话。
“福尔摩斯先生,还有件事我想单独对您说。”我感觉自己的是四肢在发软,我坚持了一下,“1891年……不要站在瀑布上……”突然间,福尔摩斯不见了,出现在我眼前的又是那片白光。我明白,我已经在时光隧道里了。


我又一次摔在了地上,和眩晕上次相比要强烈得多,这一次我真的呕吐了。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那种令我窒息的感觉。我顺手抓了桌上的水,猛喝了几口。待稍微平息时,我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是W博士的地下室,眼前的一切再熟悉不过了。
老博士正在计算机前焦急的等待着我的出现。就在我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走过来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这让还没有完全恢复体力的我,难以忍受。顿时,我跌倒在地。
“博士,我很抱歉。”我歉意的说,看着眼前的计算机,“无论如何,请别毁了它。”
他将我从地上拎了起来,重重的把我抛在转椅上,我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股力气。现在,我不知道这个疯狂的博士会不会在毁了时光机器后,把我也毁了。
“小杂种!”他冲我破口大骂起来,为了不让这种气氛永无休止,我没有反驳一句。
我本以为这种状况会持续很久,谁知突然间他收声了,他眼睛死死的盯着一台显示器,“奇怪,为什么它们还没回来?”
我顺势朝屏幕看去,和我一同穿梭时光的两只胖老鼠居然还在福尔摩斯那儿。我不清楚,它们什么时候被放进福尔摩斯卧室的,此时,它们正在那儿美味的吃着华生递上的菠菜。不但如此,我还可以听见那个时代的声音。也许和时代不同有关,声音和图象产生了很大程度的延时。不过,这还是让我得到了意外的惊喜。
我听见华生说道:“琳琪回去了,她说,下周这个时间还会来看您。——科林走了?”医生的声音一下变的很深沉,福尔摩斯用无声回答了他。
“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医生无奈的摇着头。
“科林走了,可是,”福尔摩斯指向我们这边——实际上是小白鼠——,“它们不是和他一起来的吗?”
侦探的话音刚落,两只老鼠突然从我的头顶落下,我赶紧去接住它们。遗憾的是,我没能救活它们。这对可怜的小家伙在与我经历了一次伟大的时光之旅之后,竟这样窝囊的死去了。再看屏幕时,已是一片空白。
“科林。”博士的声音稍微自然了一些,他以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我,“那真的是福尔摩斯?”
“千真万确。”
“可他们是小说里的人物!”他又一次冲我发火了,好象我在欺骗他似的。
这一次,我没理由再沉默下去了,“如果你不相信,为什么要问我?你怎么不亲自去看一看呢!?”
他无言以对,“如果这世界曾经有福尔摩斯,那就一定有波洛。”
“谁?”我向他那儿靠了靠,并不是我没听清,只是,不想再与他做任何争执。
“赫尔克里·波洛。”他清晰的说出了另一个侦探的名字。
“谁知道呢,如果想证实的话……”我本来想说,他可以借着时光机器,去探个究竟。然而,他的表情又逐渐僵硬起来。我只好改口说,“你很喜欢大侦探波洛?”
“他是我的偶像。”这个老头像个孩子似的笑了起来,“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反复的读着他的事迹。女王的小说给我带来了丰富的想象力,不然,我也不可能发明时光机器。”
我渐渐明白,他为什么不和我继续为穿梭时光的事而大发雷霆了。
“对不起,我不记得你告诉我,自己是侦探小说迷。”我随手喝了一口桌上的牛奶。
他绅士般的看着我,“跟我来。”
与他相处的这几年,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个地下室里还有一扇通往W博士内心世界的门。看着书架上的那些保存完好的侦探小说,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只是,“哇噢”了一声,随后,博士冷冷的看这我,“现在相信了吧?”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呢?”我略带责备的说,“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些是我的生命,”他用手背轻轻的触碰着每一本图书,“我知道你也是侦探迷,如果你得知我这儿有这么丰富的宝藏,那你非得趁我不注意时偷它个一、两本。”
“呃……”
他打断我的话,“想都别想。没门儿,懂吗?”
“好吧,好吧,我投降。”我把他拉出这个藏宝室,“既然如此,你就没必要破坏时光机器——听我说完再发火。——现在我,科林·韦斯德已经证实了歇洛克·福尔摩斯的存在,因此,我大胆的说一句,其他的侦探也都有存在的可能!你可以利用这部机器去这些神探的身边,那可比你在这儿干看着这些书本有意义的多!”
“可是……”
这回轮到我打断他了,“别毁掉机器,求你了。为了我和福尔摩斯以及华生先生的友谊,为了你能见到波洛先生本人,请别毁掉它!”
“科林,我想说的是……这机器有问题!”他固执拉着我的手坐回计算机旁,“想想,你设定的时间是一周,可你却提前回来了。”
“我承认,在隧道里让我很不舒服,可我到底是回来了。”我解释道,“虽然过程让我很难忍受,但结果却令我非常满意。”
“废话!如果你在那儿呆了一年还没回来呢?我如何向你的父母交代?告诉他们,‘我很抱歉,我的机器把你们的孩子杀了?’”
“等等,等等。”我阻止道,“我们讨论的不是机器是否有毛病,而是,你不可以毁掉机器,懂吗?”
一阵沉默后,博士看着我,“好吧。我答应你,不毁掉它。可是,在下一次时光旅行之前,我必须彻底的检查我的错误。”
“下一次时光旅行?哈,随你的便,现在,博士,”我抓起桌上的香烟,点上一支多日没抽的“555”,在博士欣赏着华生送我的外套时,我说道:“博士,想知道我碰上的是什么案子吗?”



福尔摩斯安静的躺在床上,他睡觉时脸色与平日没什么差别,都是那样的冰冷、严肃。我敢打赌,只要出现除我和华生以外的声音,大侦探一定会即刻睁眼探个究竟。
“咖啡。”华生小心的将杯子递在我手里。
我喝着医生亲自为我冲泡的咖啡,心头扬起一股暖意,“琳琪小姐是蒙特雷斯的情人,那么里奇呢?——对不起,是佩蒂亚,您看,我已经顺口了。——她也是吗?”
医生向我做了详细的解释:“的确如此。科林,还记得我们发现的另一具尸体吗?就是那堆白骨,它属于米勒夫人。这个我们从未见过的夫人是蒙特雷斯的第一位情人。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司机是个变态狂。他认为,女人是肮脏的,她们只不过是情欲工具罢了。”
他略带难过的叹息了一下,“虽然蒙特雷斯变态,但他并非无故杀死女人。他的目标仅仅是自己的情人,通常,这个无耻的司机在与一位情人相处的时间过长后,他就开始有了一种厌旧感。他认为,自己该换情人了。当他找到了另一位情妇,那么他将残忍的杀害前一个女人。”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又喝了口咖啡,“蒙特雷斯之所以没有杀死琳琪,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新的情人。怪不得,他一直苦苦的追求那个叫弗伦希的护士。上帝保佑了琳琪小姐,那家伙没能得到弗伦希,琳琪才得以保住了性命。可是,琳琪小姐究竟被他藏在哪儿了呢?”
“查尔顿家的地下室。琳琪被她的前情夫五花大绑的仍进了酒桶。”华生看着不解的我,补充道:“也就是,福尔摩斯给你暗示的那个一尘不染的酒桶里。科林,当时你一定被这案子搞昏了头。设想一下,福尔摩斯找到了琳琪小姐,那他一定会为她的生命承担责任,他怎么可能让琳琪仍然呆在那儿呢?歇洛克听了她的叙述后,担心蒙特雷斯成功的追求了弗伦希,然后再来这儿杀她。因此,他将这位可怜的小姐放进了旁边的落满灰尘的桶内。我想,蒙特雷斯绝不会能想到这一点。此外,他给饿了几天的琳琪送去了面包。——科林,事实上,福尔摩斯给你暗示的并不是你所要看的酒桶,而是旁边的那个。我真替你感到遗憾。”
“天啦,厨子的面包被福尔摩斯拿走了,这我怎么能想到呢?可,福尔摩斯为什么不把她放在更安全的地方?比如这儿。”
“那是因为你,科林。”
“我?”
“为了让你展示才华,他牺牲了那个可怜的保护对象。还记得他对你说过什么吗?‘有个叫琳琪女人对你会很有帮助。她就在这儿。’这下,你明白他是多么器重你了吧?”华生向我投来羡慕的神色。
“这么说来,琳琪还真够听话的。饿了那么多天不但没死,神志还挺清醒的。”
“科林,”华生不高兴的看着我,“福尔摩斯是万人尊敬的大侦探,这个国家没人不知道他的事迹。琳琪听从福尔摩斯的安排也是合理的。还有,与男人相比,女人的脂肪要多得多,别说是几天,就是饿她们一个星期也没什么大碍。”
“好吧。”我一口将杯子里的黑咖啡饮完,“我想听听里……呃,佩蒂亚的事情。”
“她是蒙特雷斯的第二个情人。原先,她和琳琪是朋友。并且,她很爱那个恶魔。可是,刚和蒙特雷斯要好了几天,她就意外的看见了悲惨的一幕。——那个魔鬼把米勒夫人杀了。——在蒙特雷斯驾车离开犯罪现场之后,她去报了警,然而,那些警察怎么也不相信善良的查尔顿会用一个杀人犯做司机,他们差点将她当成疯子关押起来。巧合的是,蒙特雷斯的同党,或者说佩蒂亚的老板,鲍尔特看见她从警察局出来。可怜的佩蒂亚发觉自己被人跟踪,她很快联想到,蒙特雷斯的下一个目标是自己。无奈之下,她想到了福尔摩斯。在自己可能已死的情况下,为了方便歇洛克找到尸体,佩蒂亚小姐特意找人照了照片,也就是我们所见的那两张关键性的照片。可惜,那些天我与福尔摩斯外出办案,一直都没回来。最终她放弃了告发蒙特雷斯的决定。”
“这个可怜的女人因为没钱,所以不能往别的城市躲。在接下去的几天里,她没和蒙特雷斯联系。那个恶魔也在不停的找她。一天深夜,她决定去一个蒙特雷斯找不到自己的地方。在临别之前,她叫来了琳琪,并告诉她,蒙特雷斯所做的一切。无知、愚笨的琳琪认为佩蒂亚肯定认错人了。和那些警察一样,她也觉得善良、仁慈的查尔顿伯爵决不会将心术不正的家伙留在身边。佩蒂亚无可奈何的离开了朋友。接着,她决定跟随整日追求她的另一位男士,或者说我们的主顾——瑟斯德先生。她化名里奇,与凯恩和哈特过着平淡的生活。”
“瑟斯德叔侄说,她从不独自上街。原来就是怕碰见蒙特雷斯。”我说道,“可是,蒙特雷斯又是怎么找到她的呢?”
“这得怪琳琪,对,佩蒂亚的死她得负全部责任。”医生又给我倒了第二杯咖啡,“与瑟斯德结婚后的这段日子里,她差一点就把蒙特雷斯与他犯下的罪恶忘得一干二净了。那天——也就是凯恩和哈特发现她失踪的那天——琳琪找到了她。”
“为什么?”我觉得医生的条理不够清晰。
“对不起,”他歉意的说,“在她找到归宿时,她与琳琪曾有过书信来往。但我猜,如果佩蒂亚知道琳琪后来成了蒙特雷斯的女友,她死也不会那么做。”
“这可是个重要的过程,医生。”我善意的批评道。
“那天,她正在厨房里吃着面包。琳琪在窗户边出现了,她让佩蒂亚出来,表示有话要说。‘里奇’走出房子,琳琪告诉她,‘我要和蒙特雷斯结婚了,你能做我的伴娘吗?’当已经过上幸福生活的‘里奇’再次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差点发疯,她告戒伙伴,‘不行!琳琪,不行!我发誓我看见的杀人犯就是他!相信我,你不能和他在一起。’佩蒂亚的话音刚落,蒙特雷斯就在其身后出现,并把她勒死了。琳琪见到那一幕立即昏倒在地,这个无知的女人害死了她的朋友。她轻信了蒙特雷斯,对方告诉她,找佩蒂亚只是想邀请她参加他们的婚礼,她就信了!在琳琪发现自己被关在酒桶里时,已经是一天之后的事了。她曾听见菲利克去地下室的脚步声,她没有想过拼命的撞击酒筒或竭尽全力的发出喊声。一想到朋友被杀时的惨状,这个傻女人就吓得不能动弹了。”
“如果她稍微坚强一点,或许这案子早就破了。”医生难过的说。
“谁说不是呢?对了,华生先生。蒙特雷斯与鲍尔特见面时,他坐在后座上,是不想被人怀疑,是吗?”我问道。
“对,他是在误导可能出现在周围的局外人。”医生为自己倒了杯咖啡,“还记得那天我们是怎么破坏文具店的吧?老板鲍尔特回来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警察盯上了。”
“请等一下,蒙特雷斯是怎么认识鲍尔特的呢?”
“恶魔自己也没说清楚。他只是告诉我和福尔摩斯,他们是多年的酒友。”华生将干净透亮的玻璃咖啡壶摆在我的面前,“鲍尔特认为自己被警察盯上了。所以,他去找蒙特雷斯。告诉他,自己不想再干这事了。蒙特雷斯通过这一点,认为是鲍尔特通知福尔摩斯来查尔顿庄园的。当时,他对鲍尔特说‘这事,等晚上再说。我会去你的店铺的。’鲍尔特因此引来了杀身之祸。”
“既然蒙特雷斯知道福尔摩斯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还要在大侦探面前演戏?”
华生给我倒咖啡时,被我拒绝了,我想先听听答案。“科林,”他说,“他当然害怕福尔摩斯!这世上的罪犯都怕他!只是,他还有一个人没杀。对,就是琳琪。司机本想杀死琳琪之后,再逃之夭夭。在我们发现鲍尔特尸体时,福尔摩斯急着要回查尔顿的豪宅,就是因为他已经预感到琳琪有危险。”他喝完杯子里的咖啡,长叹道:“一切都结束了,科林。”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
我与华生不再言语。咖啡也渐渐变凉。


“整件事就是这样。”我对博士说,“蒙特雷斯被绞死了,只可惜行刑的当天我不在场。但我肯定,琳琪·瑟斯德一家都去了。”
坐在我对面的博士迫切的凑向我,“推理呢?快告诉我,福尔摩斯在没找到琳琪之前,是怎么知道蒙特雷斯是罪犯的?”
“再简单不过了,”我看着那张满面愁容的脸,“抱歉,我不是讽刺你博士。事实上,我也是听了福尔摩斯的解释后,才觉得自己很无能的。”
我喝着这个世纪的甜咖啡,“福尔摩斯在一开始就告诉我们,凶手的力量很大。所以,凶手不会是弗伦希,她是个女人。而伯爵的身体状况不佳,他不可能杀人。会是那个老管家吗?不,他那个年纪使上的劲儿只够拎起客人的外套。”
“厨子菲利克?他的块头的确不小,但别忘了。他是查尔顿手下唯一一位没有闲暇时间的人,查尔顿只用他这么一个厨师。他根本就不可能有杀人的时间。”
我顿了一下,“不过,有一个地方早就表明凶手是蒙特雷斯了。”我站了起来,摸着计算机,“佩蒂亚的尸体!她的脖子上有一道勒痕,是又细又深的血痕。你能想到什么呢,博士?”
“凶器。”他回答。
“是的,凶器。我也是这么想的,但福尔摩斯比我们想的更多,也更有用!”我解释道,“单凭勒痕的深度,可以了解到凶手的力度很大。可事实不仅仅如此,勒痕还很细。凶器肯定是细长的金属制品,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我想到了,博士你也一定猜得到。但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我低着头从地上找到一根细铁丝,但我肯定蒙特雷斯使用家伙的比它还要细,我把它套到椅子上,“帮个忙,摁住它。”博士照作了。后面的一分钟里,我紧紧的勒住了这把椅子的一条腿,在我喊:“停”的同时,博士松手了。
我张开手心让博士看,他惊呼了一声,“血!”
“是的,我留血了。因为这玩意细长,再加上我用力过猛,所以手被它划破了。”我把铁丝仍在一边,“这说明什么?凶手在确定凶器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凶手如何避免这种事发生呢?唯一的保护措施就是手套!在查尔顿的车里,我看见了蒙特雷斯使用的手套。福尔摩斯正是通过这一点,再加上前面的排除确定凶手就是他的。”
“福尔摩斯真是伟大。”博士佩服道。
“现在,你认为事情结束了吗,博士?”
“是的,都结束了,科林。”
“不,还没有。”
他抬头诧异的看着我,“怎么?这案子还有不清楚的地方吗?”
“和案子没关系,我指的是,”我拍了拍计算机,“时光机器还存在。我们的时光旅行依然没有结束。我想,下一次你可以与大侦探波洛一起讨论新的案情。”
“我很期待。”博士毫不掩饰的说出了内心世界想说的话。
“可,在那之前,最好给机器做个手术。要知道,我的头现在还有些晕呢!”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6)

  • 下一篇文章:《时光隧道》第二部 故事开端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推理涉一』于2008-7-11 17:32:00发表评论:

  • 不愧是马天老师写的,很有深度哦
  • 星罗祈愿』于2008-7-10 23:29:00发表评论:

  • 【harryfly在大作中谈到:】

    >我说的是有点失望,可没说非常失望。至少对于这样的故事结构还是很感兴趣的,有点像《BACK TO THE FUTRUE》,特别是人物。如果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把经典的侦探人物串联起来,也不失为一部侦探百科全书式的作品。我的建议是最好是能够参与到经典案例中去,虚中有实(实当然是指经典小说里已有的),实中有虚,这样写出来可能读者更感兴趣。而不是凭空地再编造案例,至少福尔摩斯这个案子不是特别的好。
    >除去细节上的东西不谈,我感觉这个案子本身不符合歇洛克的风格,因为蒙特雷斯是个心理变态杀手,他的犯罪是无利益驱动的,很像现在的美国很普遍的连环杀手,而福尔摩斯所处理的案子基本都是直接利益驱动的(包括复仇),福尔摩斯面对的罪犯都有直接犯罪动机的,而变态杀手没有。处理这类杀手的案件要往后推到波罗的《ABC谋杀案》(尽管是表面上的,但至少波洛有过这样的经历了)。追查变态杀手很大程度上要求助于“侧写”(PROFILE)技术,即所谓的心理行为支持,从杀手的习惯作案方式来推断罪犯的心理状态和成长环境,从而为罪犯画像。(关于这个要说起来太多了,有机会大家可以就这个专门地讨论讨论)。而显然福尔摩斯不具备侧写能力,他更多的是根据现场痕迹推断出罪犯的身体特征,这方面波洛就要好的多了,具体可以看《ABC谋杀案》这本书。这也很可能是福尔摩斯(或者说柯南道尔)对当时伦敦轰动一时的开膛手杰克束手无策的原因之一,因为开膛手杰克几乎具备了现在所谓的连环变态杀手的特征。
    >所以最后我们还是很失望的没有能看到福尔摩斯是如何找出蒙特雷斯的,我们看到的仅仅是在福尔摩斯在掌握一切情况后,划定范围后让柯林来解决,这更象是一道智力题了。好像是福尔摩斯天生就知道这一切一样的。这可能是我对本文最不满意的地方。
    >至于要完全模仿柯南道尔的文笔,我只能说是太困难了。

    代表地球上所有的猫科动物以热烈的爪子 感谢您提出的宝贵意见 非常感谢:D

    喵~~~`
  • 星罗祈愿』于2008-7-10 23:20:00发表评论:

  • 【丁丁在大作中谈到:】

    >那就削梨子吧,更容易:)

    >风格上的确有点波洛的感觉,不过有些细节似乎不太像老福的个性,要不就是我对老福的感觉有问题——回去再看看……

    老福受伤拉嘛。。他疼啊。。。毒品不够嘛。。所以。。。这样了
  • 星罗祈愿』于2008-7-10 23:19:00发表评论:

  • 【毛小涛在大作中谈到:】

    >腹部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还头部呢。。是服部。。表把这两个字搞错 好不好 。。。拜托~~~``:c
  • 星罗祈愿』于2008-7-10 23:18:00发表评论:

  • 福尔摩斯先生,还有件事我想单独对您说。”我感觉自己的是四肢在发软,我坚持了一下,“1891年……不要站在瀑布上……

    真希望飞到在1891年 把下半句话说完~~~```:h

    服部哥哥 等你的作品让我想起一首歌 千年等一回……:i(吐血。。扑扑。。扑)

    感谢地球上所有生物~~```我终于等到啦。。。:D

    ----------------代表所有猫科动物的 妖精猫咪 敬上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对推门大使名字的建议(2)[2344]

  • 唐懿生世简介——给各位写迷题小…[4287]

  • 罗修的十二星座探案——水瓶座(…[4578]

  • 阳光岛的罪恶(5)——大结局[3431]

  • 网友侦探系列——名侦探服部平次…[2462]

  • 七个目标(中)[2946]

  • [原创小说]一个人的旅行之周庄(4…[2158]

  • [圣诞征文5]圣诞夜的悲剧[3159]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七)…[3050]

  • 股(蛊)惑——(十一)[2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