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网维新年特辑——W的喜剧
 作者:hitachi41  人气: 3678  发表于: 05年02月03日16点3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W的喜剧

群山中,万籁寂静。一座小别墅坐落于山谷之中,这里离最近的小镇有虽说只有三十公里,但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却把这段路程扩充了三倍有余。一个几乎完全与世隔绝的城堡。这里是一些人梦想的世外桃源,也是令某些人头痛万分的,谋杀连续剧的上演舞台。
那个人从浴室里出来,匆匆地拿着毛巾擦干身子,坐到写字台前。他打开电脑笔记本,又随手倒了一杯白开水。
“OK。”他眯着眼睛敲打键盘,打下二○○二年五月四日的日记:
二○○四年,一月二日。天气,晴朗;运气;大凶,诸事不宜,特忌谋杀。
如果今天我事先查过皇历,我就绝不会做那么丢脸的事。太欺负人了,费劲心思设计出来的完美谋杀,竟然执行起来,那么困难。
一开始就是那个王炜惹得祸,叫他带着老婆一起来赴宴,偏偏一个人来,还说什么老婆身体不好。我呸,老婆身体不好,你待在家里陪着她啊。当我三岁小孩骗啊。陈世美。
还有那个该死的卫宛,为什么他就不能乖乖的去死呢。难道喝下一杯红酒就那么困难吗,还有那个傻女人。“什么今晚上我不开车,喝一杯没关系。”如果你要说你倒是跟我说啊,你跟我说,让我给你倒一杯新的不就可以了。非要抢着丈夫的酒喝。笨蛋,白痴,赔了性命了吧。我好容易才提炼出来的尼古丁,竟然就被这么糟蹋浪费了。
猪猪啊,我实在太对不起你了。我实在是太没用了。我怎么会想到那个万邬和他老婆,看上去都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竟然洗澡的时候还拉开卫生间窗户一条缝。那对死鱼眼,跟我说有一千多度,愣是把热水器煤气管上我偷偷割开的小缺口找到了。
更不要说网维、江泉他们两个了。男的一副自以为是的臭屁样。一开始就盯着这个瞅瞅,冲着那个的闻闻。要找机会对付他,别提多困难了。况且他还有那么个厉害的老婆。那个看上去不到一米七的小女子,竟然可以一脚一开三寸厚的门板。还怀着三个月的身孕,她就不怕这么剧烈的运动造成流产吗。那个网维“嫁”给这样的凶婆娘,可真可怜。
不过,猪猪啊,我刚才终于算是干掉了一个混蛋——文•威廉,他们夫妻俩竟然吃完了晚饭才到这,还说什么车在路上开一半没油了。妈的,美国人就是做事没有计划。差点让我认为他们不来了,还以为那条小绵羊就此逃过我的屠刀呢。呵呵……宰了他,我相信这一次的运气开始好转了,不到明天早上,我就可以把你的仇人带到你的身边,任你打,任你骂,任你千刀万剐。
现在他们发现了威廉文的尸体,我必须出去看看。绝对不能让那个网维怀疑上我。

威廉文的房间大门打开着,刚刚沐浴完毕的左敏敏瘫坐在卫生间的门口,对着房间里的床,鼻涕眼泪一把抓。
江泉把一叠纸帕塞到新寡妇的手里,搀着她站起来。
“小泉,带她到我们房间去。”网维挥挥手,往床边走去。威廉文倒在床上,赤裸着身体,一头黄发乱成一团,后脑的中间有一个洞。看了一眼还在冒血的窟窿,网维把注意力转移到边上的飞出羽绒的枕头上,还有随意扔在床上手枪。
“第三个。”卫宛恶狠狠地看着手枪,怒道,“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妈的。我再也受不了了。这个别墅里有杀人魔。”
“别胡闹了。”万邬说,“现在是晚上十点。我们汽车里的油都被放掉了,难道你想要走到镇上去。”
“那也比待在这强。”
“那可不一定。”王炜说,“至少你在这还可以留个全尸,死了还有人能祭奠你,给你上上香什么的。如果走在外面,恐怕你会被那些狼撕烂了吞吃。”
“王炜,别胡闹。”网维喝断这个与他名字读起来一样的男子,“他刚刚死了妻子。”
“哦,对不起,卫宛。你看我这张臭嘴。”他甩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不过大侦探啊,你说这个凶手为什么要杀人呢?先是针对卫宛,如果不是他太太喝了那杯酒,死的就是他。”
“是啊。网维,你一定要帮我把别墅里的杀人魔找出来啊。”一个白头发的老汉,穿着红色的织锦缎唐装,挥舞着手杖说。“这个混蛋,竟然敢在我家撒野,还杀了我的洋女婿。如果被我知道是谁,我就割了他的……(以下省略五百字粗俗脏话)”
老头子暴跳着,就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万邬吓得躲到一边,轻轻地暗自嘀咕:“暴发户。”
网维在床边查了半天,又检查了房间的几扇窗,最后回到房间口,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你调查得怎么样了?“卫宛问。
“还是老样子,没什么有用的线索。”
“妈的,非得等到天亮,才能去镇上报警吗?网维,你是个侦探,你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找出我们之中的凶手。凶手就在我们之中对吧?”
“是这样的。”
“我看一定是邀请我们来这里的人是凶手。”王炜插嘴说。
“左敏敏?”万邬说,“要我看倒有可能是……”他接着瞥头看了一眼左民强。
“别那么早下结论。”网维打断他们说,“要知道我们是一起收到的左敏敏的邀请信,而且是通过网络群发信件。也就是说我们都知道彼此会来什么人。如果有人乘此机会杀人呢。”
“那好,你说说凶手到底要杀谁?这个人根本就是无差别的杀人嘛。”
“真的是无差别杀人吗?要知道目前的被害人之间有一个明显的特点。”
“什么特点?”
“网维、王炜、万邬、卫宛、威廉文……”网维一个个地读名字,然后在场地所有人都恍然大悟了。
“你们这些男人的拼音缩写都是WW。”万邬的妻子,年轻的瞿瑞华跳了起来,快乐地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这么说……”王炜眼睛一亮,笑道,“大侦探,你错了。”
“哪里错了。”
“威廉文是WLW。”
“威廉文是一个中译的英文名,正确的是文•威廉。缩写的话就是文•W。对了他的文是哪个单词的翻译?”
王炜抢答说,“拿摩温,呵呵……包身工。”
“什么,那个文?”网维吓了一跳,“是那个O-N-E的one?”
“你以为哪个。”王炜幸灾乐祸道,“哈哈哈……大侦探,你弄错了吧。你的这个新大陆根本就是乌托邦。”
“妈妈的……”网维轻声骂了一句,“你们都知道这一点吗?”
“爸爸的,我不知道。该死的鸟文,真是乱七八糟。哼哼……”
“好了,快十一点了,你们还是先回房休息吧。记住,睡觉的时候也要睁开一只眼。”
众人各自散开回房。左敏敏看着回到房间里愁眉苦脸的大侦探,又咧开嘴,哭了。江泉像哄宝宝一样地安慰着她。
“不要安慰我。”左敏敏用第八十三张纸巾擦着眼角说,“我很坚强,我要回房睡觉去。”
“可是,你房间里……”
“我去我妹妹的房间睡。”她抽出第八十四张纸巾。
“那好吧。我们送你过去。”网维站起来,和江泉一起陪着这位穿红睡衣的寡妇来到三楼的一间房间里。这对夫妇认真地检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确定卫生间的煤气没有泄漏,床头灯没有漏电,床上的顶灯不会脱落,地板封里也没有暗藏刺客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让左敏敏进去。让她在里面锁了门,网维和江泉在楼道口又站了有半小时,才挺着瑟瑟发抖的身子,回自己的房间。
“阿维,你认为今天这里的谋杀案和左珠珠的自杀有关吗?”
“你也怀疑是左家人做的案吗?”
“是啊。左敏敏的邀请信,太可疑了。竟然说她父亲为了庆祝六十一岁生日而要大家来玩。左珠珠死了才不过两个多月,这个老头子能有心思过生日吗?”
“可是,如果说动机和左珠珠的自杀有关。抑郁症,当然我也不信他们的说法,一个一天到晚想着白马王子,靠写甜甜蜜蜜的爱情小说生活的人,不会抑郁地想死的。除非……”
“除非感情受到了打击。对不对?”
“我也这么想。”
“所以才把你也搭上了。一定是左珠珠爱上了一个已婚男子,又得不到他,所以才……”江泉突然嘴巴一撅,严厉地质问说,“阿维,那个男人不是你吧?”
“你怎么那么想。难道你认为我会红杏出墙吗?”网维一脸的无奈和生气。
“算了,我想不和说这个。”江泉突然低下头,轻轻拍拍自己的肚子,“我要睡觉了,你也别想太多了。”
她轻巧地走到丈夫的身边,亲了他的脸颊,然后爬到床上去。网维一样脱了外套,坐在背面上。他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光溜溜的脚丫子,脑袋越来越低,最后终于变成了俞珈修炼的姿势。
镜片下的小眼睛忽然一眨,他满意地笑起来,然后用身托着自己的腰椎,把腰杆子直起来,向后倒去,把身下的被子拉上来……关灯。
但是,才睡下不到一小时,他就被一阵尖叫吵醒了。
“救命啊。”有人高喊,是卫宛的声音。
夫妻两人急急忙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冲出门。寻声找来,却见这个鳏夫正赤着脚,穿着棉内衣,站在二、三楼间的拐角处瑟瑟发抖。
他望着三楼,又生气又害怕地冲着楼上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话没说完,只听唰一声,他跌坐到了地上。眼神忒好的江泉看到他身后的墙上突然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看着那个可怜又滑稽的男人,江泉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尿裤子了。
他们夫妻两向楼梯口跑,这边万邬夫妇也从房间里出来。就在卫宛勉勉强强地站起身,大喊着救命和不要时。楼梯上忽然又传来滚落的声音,一个人影掉下来,摔在卫宛的面前,血随意且不知趣地溅在他的身上,流了下来。
苍苍的白发下,是那张暴发户的脸。
“就是他要杀你吗?”网维问从尸体身边逃开的男子问。
“我不知道。”他大叫一声,想要往下跑,被网维拉住了。
三楼上又传来跑步声,网维抬起头一看,见左敏敏和王炜俩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了楼梯口。
“爸爸……”左敏敏嘴角一抽,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开始酝酿着翻滚起来,顺着已经红肿的眼睑流下来。
“好吧。”网维一甩头,“今晚没法睡了。我要把这件事弄清楚。左敏敏,你妹子到底是因为什么自杀的?”
“抑郁症啊。”
“你没有隐瞒什么?”
“没有啊,这是法医给出的结论。法医说她太过抑郁了,所以吃了两瓶安眠药。”
“好吧,那你妹子自杀,遗书总得有吧?”
“应该是有的吧。”她用不肯定的语气回答说。
“怎么你没见过遗书?”
“没有。但是爸爸和警察好像见过。要不然,他们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好吧。”网维站在走廊上,也顾不得寒冷,支着胳膊肘在哪想,最后他对左敏敏说,“带我去你爸爸的房间。”
“现在?”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折了脖子的父亲。
“是的。”
一行人跟着左敏敏走到三楼最南端的房间。那哭鼻子大姐一边抽着鼻子,一边轻轻一推门。
开了。
网维疾步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打开的笔记本电脑。
猪猪,我又杀错了一个人。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确定了一件事。那个害死你的WW一定是卫宛。除了他,不会再有别人了。我的心里越来越肯定,这一定是你在那边在告诉我的。放心吧,我不会让那个王八羔子活到明天早上。我让他现在就做鬼来陪你。
围在电脑边的男人和女人一副愕然。网维得意洋洋地点开文档,从里面调出一份标题为《遗书》的文章。
亲爱的爸爸:
我觉得我不行了。本来我不想告诉您的,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说了。我爱上一个已婚男人,是在姐姐的婚礼上认识的。我不能告诉您他的名字,但我叫他ww。我和ww交往本来已经有一年了,一开始我们只在网上用QQ交谈,但渐渐地我发现我们共同点、爱好是那么的多。我越来越喜欢他,然后有一天我告诉他我爱上他了,但我不需要占有他,只需要和他做一对网上的夫妻。他同意了,为此还特意送了我一个单独的QQ号,说在那个号码里只允许我加他一个人。
爸爸那个时候,我是多么快乐啊,我觉得我是多么幸福,即使做一辈子的老处女都没关系,只要他每天在网上陪着我。但是现在一切都毁了。他的太太在半个月前发现了他的这个秘密,并且追问他“猪猪”是谁。他告诉我,他很恨那个坏女人,尽管她很漂亮也很有钱。但是正是这样的女人才是魔鬼,她用钱操控他的一切,使得他不得不离开我。
爸爸,我完了。没有他在网上的日子是地狱。我的生活一片空白,没有他的甜言蜜语,我连我爱你这三个字都没法敲出来,更不用说什么言情小说了。
对不起了,爸爸。如果这个世界中得不到他,那我就去那个世界等他。
你的女儿:左珠珠绝笔
2003.11.15
“好啊,全是电脑打的字。”网维笑着,“这就说明我推理的没有错了。”
“阿维,难道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不但凶手是谁我知道,连动机我也知道。”网维突然扳起脸,严厉地对着卫宛说:“那个WW是不是你?”
卫宛和他对起眼,最后骂道:“不是我,你这个混蛋。”
“是吗?”网维微微一笑。“好吧,让我们打开猪猪小姐的QQ聊天记录看看就知道了。”
“你知道密码?”王炜问。
“何不猜猜看。”网维双击桌面的QQ图标,选取了上面出现的第一个号码。“左敏敏,你妹子的生日是什么时候?”网维问。
“十一月十六日。”
“妈呀。”万太太叫道,“她的生日和忌日只差一天。”
网维随手在密码栏输入1116四个数字,那个胖企鹅竟然开始登陆了,而且还很顺利地登陆成功。
“这个笨女人,竟然没有改密码。”卫宛在身后骂道。
“怎么样,还需要证明吗?”网维点开聊天记录,里面出现了长得惊人的情话。ww、卫宛和猪猪的名字充斥在那些人的眼里。
左敏敏走过来,大力地打了他一个巴掌,“你这个混蛋,还我的妹妹,还我老公,还我老爸。”
她又哭了。狂躁地挥舞着手臂。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卫宛用劲地把她一推,“你们全是混蛋。我老婆也死了。再说了,要杀我的,是你老爸。杀死你丈夫的也是你老爸,杀死我老婆的也是你老爸。不是那个老恶棍……早知道我就不来了。”他狠狠地抓着左敏敏张牙舞爪地两条手臂,防止她再次袭击自己。
“不许你侮蔑我爸爸,我爸爸不是凶手。”
“不,我恐怕是这样的。”网维插话说:“我本来是想在明天早上劝你爸爸去自首的,但现在不用了。”
“你也胡说八道。”
“不,没有胡说。想想吧,凶手是根据我们这几个男人名字的拼音字母缩写杀的人。但这里面有一个例外,就是你的丈夫,他是个外国人,他的缩写是单词的首字母。因为文是One的音译,而凶手所以会弄错这一点,说明他第一不知道文的音译是哪个,第二他也根本没往这方面想。这就是说凶手毫无一点外语的概念。而我们这些人中,除了令尊之外,又有哪个不是大学毕业生呢。所以只可能你父亲是凶手。”
“天哪,不要啊。”左敏敏喃喃说。
“还有第二个推论,第一件谋杀案发生时,你还没有到。所以首先你不可能是这系列案子的凶手,而刚才在有人袭击卫宛时,我和江泉亲眼看到一把匕首从楼上袭来。所以他也不可能是凶手。同时,那时候万邬和他太太从房间里冲出来,因此他们也就不可能是袭击卫宛的人。那么在三楼的三个人就只剩下王炜和你父亲有嫌疑。但是告诉我威廉文叫英文名的是王炜,好吧。所以他也就被排除了。”
左敏敏倒在龇牙咧嘴瞪着他的卫宛怀里,带着哭腔半是撒娇半是做嗲地说:“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这就是真的。”卫宛对着她一声咆哮。
她被吓到了,身子一紧。急忙从他怀中逃开,“你滚,我不要再见你。”
卫宛道,“我早就想离开这里了。要不是我们被你老爸困在这里,连电话和手机都打不通,我早就让人接我走了。”
“呵呵,电话线被割断——”网维突然站定身子,“QQ能上网,这就是说……”
“家里宽带不是接电话线的,是有线通。”
“哈哈。”网维大笑起来,“你们等一下,我这就发移动QQ报案。现在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去楼下的客厅等着。”
没人理会他的笑声,对于他们来说,谋杀实在不是可以令人值得高兴的事。
网维接通自己的QQ号,打开发送给张刑手机消息框。“哈,这位猪猪小姐真是宝,竟然也默认紫光输入法。”他迅速的敲击键盘,然后身边的江泉眼睛放光了。
“她还真和你一样是块宝呢。”江泉嘲讽道,“看看你打的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网维一低头,念着自己打的字,又笑出来了。“张局长,我在环山别墅那个左老板家里,这里发生了谋杀案。目前我已经搞定,请尽快派人过来。回复发送到此QQ号。知道我是谁吧。薇薇。”
“张刑他接收到这短信……”江泉说了一半,停了下来。她用警告的眼光看着丈夫,发现刚才还志高意满的大侦探一下子就不笑了。
他陷入深深的沉思,然后愁眉展开了。

天色已经开始白发,网维和江泉来到一楼的客厅里。那五个人彼此坐在沙发上,什么话也不说。
“左敏敏,你以后要做什么?”网维问。
“我不知道。”左敏敏无精打采地回答说,“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出国。我可怜的威廉。”
“你呢,卫宛。”
“我。”他粗着脖子,气汹汹地说:“你问我以后要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我想干什么。我要离开这里,然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好吧,既然你们还有打算。我也许可以介绍你们去一个地方。”
“和他?”左敏敏轻蔑的耸耸鼻子。
“你想做月老吗,难道你看不出我今生再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发生任何关系嘛。”
“但是没办法。这个地方你们必须一起去。”
“哪里?”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监狱。”网维淡淡地回答他们,看到其他人的惊愕立刻接着说,“我被你们耍了。我们都被他们耍了。”
“你什么意思?”王炜站起来问。“难道这系列案子的凶手不是那个死了的老头。”
“不是,其实他也是遇害者这一。”
“我不明白,你刚才的推理不是……”他两手一摊,表示不能理解。
“这不怪你,因为给我们面前的所有的都显示出一个假相,一个要为女报仇的父亲,把可能是害死他女儿的男人请到家里来,一一杀掉。但是这只是一个假相,是什么使我们对这一点深信不疑的呢。是电脑上的凶手自白、左珠珠的自杀遗书、她和卫宛的聊天记录。再加上卫宛自己两次成为受害者,左敏敏在第一个谋杀案时还没有到现场,以及被害者之间那个WW的顺序。这些使得我做了一个看似完美又证据十足的推理。但是当我给警察发移动QQ时我发现我错了。”
“哪里错了。”
“因为我发现左珠珠的电脑里默认的输入法是清华紫光,所以我习惯性的打了个ww,结果出现的不是网维。”
“那当然了,这又不是你的机器,当然不会出现网维了。”万邬说。
“对啊。这是谁的机子呢。”网维说,“这是左珠珠的机子,但如果这是左珠珠的机子,她的默认输入又是紫光,那么我打ww会出现什么名字呢?当然应该是卫宛,因为卫宛的拼音缩写是ww,而根据紫光拼音中根据用词频率而调整出词顺序的原则,卫宛这个在聊天记录上出现了几百几千次的词,当然应该是第一个出现的。但是,很可惜的是,没有。这台电脑出现的以ww为缩写的首词语是薇薇。我又打了几遍ww,甚至还打了w-e-i-w-a-n。可是他给我出来的是委婉。这个系统的词库里根本没有卫宛这个名字。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就意味着这份聊天记录是从别处移过来的。这篇凶手自白不是用紫光拼音打的,甚至也可能是拷贝过来的。所以这个案子从开头我就搞错了。”
“那么这个案子的真相是什么。”
“如果你们重新检查这个案子,你就会发现这场案子死了三个人。谁呢,卫宛的老婆、左敏敏的丈夫和爸爸。如果单单检查这一点,我们会发现什么。是的。卫宛能继承他太太的遗产、左敏敏能继承她爸爸和老公的财产。一个从神话时代开始就存在的最浅显的动机。我甚至怀疑左珠珠的死也不是自杀,而是谋杀。”
“为了我们的名声。”左敏敏高声道,“我必须说,你整个是胡说八道,我妹妹确实是自杀的,那封遗书就是证明。”
“没有她的签名,完全可以是伪造的。”
“那你说我怎么杀死我妹妹的?”
“哦,那么是说你妹妹死的那天,你和她在一起?”
“是的,那又怎么样。”
“没什么,这很简单。你完全可以以和妹妹聊天为借口,给她吃下带有安眠药的东西,等她睡着以后,就在电脑上打上那份遗书。然后再把自己的聊天记录拷贝到你妹妹的手提电脑上。哼,这个案子里只有一件是真的,那就是猪猪爱上了一个叫卫宛的有妇之夫。只不过这个猪猪不是左珠珠,而是左敏敏。猪猪,一百对网恋的有九九对半称另一半叫猪猪。这根本不是什么特定人物的称谓。对吗,卫宛先生,你在婚礼上爱上了新娘,而这个新娘也爱上了你这个有妇之夫。本来你们只是网恋,但接着你在网上的婚外情被你太太发现了。他用钱使得你放弃这段感情。于是你就想要杀了她,因为杀了她。你不但可以继承她的大笔遗产,还能够恢复单身,找机会和左敏敏结婚。于是你通过别的方法联系她,唆使她,和她策划了这系列阴谋。藏叶于林是扰乱犯罪调查的常用手法,但是你更厉害,将一片树叶藏在一座假森林里交给我。当我发现自己调查的森林竟然只不过是一片塑胶货时,我自然而然地离开这里,然后发现了你放在假森林外面地小树苗。但是很可惜,百密一疏,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可能有完美的谋杀案。”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
“证据,当然有了。我已经到左敏敏的房间检查过她的电脑。我找到了你们的正版聊天记录,还有有关犯罪手法的讨论。真聪明啊,你给自己的太太酒里下毒,给左敏敏做不在场证明。再有左敏敏扔下那把匕首,推下自己的爸爸。给你做‘不可能犯罪’。你这个爱表演的女人,竟然在开枪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后,哭得昏天黑地,把我们每个人都骗了过去。”
一阵长长的警笛声打断了网维的滔滔不绝。他停下来,吞了口唾沫,又问,“你们是自首还是负隅顽抗?”
那对男女彼此看了对方一眼,走上前,手握到一起。然后慢条斯理地走到门边去。

二○○四年,十月十三日。天气,晴朗;运气;小吉,易出行、行刑,忌动土、嫁娶
妈妈的,一切都完了。不管怎么说,猪猪啊,我们可以用不分开了。
(卫宛最后的自白,薇薇代书,不对,是网维代书。)

<完>


[此贴被hitachi41于2005-2-3 16:37:15修改过]

[此贴被hitachi41于2005-2-3 16:38:02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网维探案——狐仙传(05)

  • 下一篇文章:网维探案——狐仙传(06)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5-2-4 15:29:00发表评论:

  • 谈一下“:关于聊天记录问题,网维不是拿用来做为书证,而是用作物证。即通过机器上有两人的聊天记录这一事实,证明这两人才有联系。至于他们的聊天记录内容是不是可以作为书证,那对本案定罪没有多少关系。因为他们是通过其他途径讨谈谋杀计划的。这些内容警方可以从通话记录,或者往来的书信上得到。:e

    水天啊,你不要跟我说,你是深有感受。:g
  • 水天一色』于2005-2-4 14:26:00发表评论:

  • 罗老大啊,为了看你这篇文,特意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成灰黑色的背景,再调回怀旧颜色……可惜不知道为什么,保存不上,只好把底色调成白的,至少看得清黑字啊。

    从一开始的斜体字中提到,想毒杀男子反而不小心杀掉他老婆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种杀错人的事情,实在太可疑了。而且在电脑里,把所有涉案人都提了一遍,那么不就等于告诉我们,没有被提到的那个人,就是凶手吗?这个……我不相信。所以,认为电脑日记是为了误导读者而产生的。等网大侦探说出唯一在日记中没有出现的老人是凶手时,真是大意外!!如果全文就这样结束,真要说:罗老大,你退步了!好在最后大逆转,没有令我的猜测落空。

    不过,我认为凶手是卫姓男子,最后假装挣扎,站在受害者立场把老人推下来,嫁祸给他。动机是给死去的那个女子报仇。但如果凶手是外来人,在人家家里布置下那么多陷阱,显然不太可行,这样想来,也还是文中的结局最合理了。

    本文旁门左道的优点1:利用紫光拼音输入法,因为我也是该输入法的忠实拥护者,所以那段推理看得格外的懂啊!最后打出“薇薇”时,也能立刻体会作者的用意。

    本文旁门左道的优点2:引用某语句——“那个网维‘嫁’给这样的凶婆娘”。此一“嫁”字,真看得我等同人女身心舒畅啊,哈哈!

    本文歪门邪道的缺点1:老大,以后不要用斜体字了,看着实在费劲。如果要突出,能不能改变字体颜色?

    本文歪门邪道的缺点2:谁说写“甜甜蜜蜜的爱情小说”的人不会自杀?如果此人以前是写推理小说的,那么她就会自杀。打开word文档,调出紫光拼音输入法,一片文字扑面而来。一眼看去:这么没有脑袋的东西,居然是我写的?由此产生严重的挫折感,以及自我虐待的暴力倾向……
  • poirot』于2005-2-3 17:28:00发表评论:

  • 聊天的记录和邮件在法庭似乎还不能作为有力证据吧,呵呵。依然是用对话带动剧情的文风。:)
  • 唐娜丽』于2005-2-3 16:58:00发表评论:

  • 沙发!4小时写出的小短篇,错别字少了,清华紫光输入法越用越顺手了哦~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梦中的婚礼1[2521]

  • 对推门大使名字的建议(2)[2510]

  • 夏至夜捉鬼(1)   (阿元著)  转载…[2488]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二)…[2695]

  • 最后一案(二)[2574]

  • 校园惨剧[寒][9545]

  • 一桩过分张扬的谋杀案(结局)[2994]

  • 藤原剑川探案之卖火柴的小女孩[3106]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二章)[2531]

  • 雷米特之谜[3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