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夏秋冬
 作者:fan打开fan的博客  人气: 2888  发表于: 02年07月24日11点1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明天你真的不会来了吗?”她问。
“嗯,”我做了个鬼脸,“因为你,我的外卖销售业绩相当遭糕,所以我只好辞了,找另一份工作啦!”
“噢!”她的脸上明显有懊悔的神情,看得我窃笑不已。
其实呢,有一小半还是真的!从我做冰淇淋外卖的第一天起,就认识她了。那一天,她领着一帮小孩子,冲到我面前,死皮赖脸地要我白送几个冰淇淋给她,我当然不肯啦……后来她利用了一个小小的道具--一枚两面图案都一样的硬币,和我打了赌……自然我是输得无话可说,心痛地看着她拿走了两倍于我一天工钱的冰淇淋!
那以后,每一天,她都会来!我真得抱怨我自个,这些年都白活了,天晓得世上竟有这么多骗人的把戏!眼见着我每天的工钱都打了水漂。不过,说实话,我真有点愿打愿挨的味道,为什么呢?我自已总结了几条:其一、我确实每次打赌都输了,愿赌服输嘛!某二、她和那帮小孩子都是一个叫什么“寒氏孤儿院”收养的孩子,怪可怜的。我这人又特有同情心……。其三嘛……咳咳咳,冠冕堂皇的理由自然还能举出一大堆,可是我也不能欺骗我自已呀:她实在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所以此时此刻,我倒好像有了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
我捧出一堆冰淇淋,“呃,给你!这可是最后一次哦……”
出乎我的意料,她摇了摇头,“我不要,不能白要人家的东西,这是妈妈教我的!”
我差点没气晕过去。
她抬起头,纯真地望着我:“你真的不会再来了吗?我好难过,说真的,我有点喜欢你啊……”
“小小年纪的女孩子,就说喜欢喜欢的,真是……”我觉得我的脸有点红。
“呸!我才不是小女孩呢!我已经20了,已经长大了,不论是年龄还是身体……”
“身体……,呃--”我偷偷地瞥了她一眼,立即像做贼似地别过头,体内的血压正不理智地直往上窜!
还是她的话,缓减了我的窘迫:“认识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能告诉我吗?”
我告诉了她,“那你的呢?”我问。
她神秘兮兮地指了指不远处的儿童乐园,“看到那个了吗?”和煦的阳光下,几个孩子正欢快地荡着秋千。
“你叫秋千?”我好容易才忍住笑。
“呸!”她虎起了她那可爱的小脸,“倒一倒,倒一倒嘛!”
“噢--,那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啊!”
她点头:“没错,不过是妈妈起的呀,只好接受喽!对了,我姓寒,‘寒氏孤儿院’的孩子都姓寒!我叫寒千秋,记住喽!”
我点点头。望着她飘然而去的身影,还真有一种惆怅在心头。

其实我只是暂时辞去了外卖的工作,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在一家疗养所里打工,因为他突然有了急事,要我代他做几天。那是义不容辞的,否则就没人照顾病人了。朋友在托我时,还给我交代了几件事。
“那个病人姓盛,其实年纪一点也不大,不过四十出头吧,可是却已经是一副老态了!”
“是吗?”我叹一口气,“想来是人生经历坎坷吧!”
“不知道。”我的朋友说,“也许是因为他得了癌症的缘故。不过,最奇怪的是,他以前不是这里的人。似乎是为了找一个人才来这里的,可一直没找到。他还求我帮他找来着,可我太忙没时间啊,你要是有空可以帮帮他,怪可怜的啊……”
“要找什么样的人?”我问。
“不清楚,我没怎么问,你自已去问问看吧。”

朋友的描述一点也没错,那个病人虽然只有四十岁左右,却显得非常衰老。他常常一个人默默地呆望着前方,我虽然记得朋友告诉我的事,却也不愿打扰他。
终于有一天,他拉住了我,向我提出了曾也对我的朋友提过的请求。
“我可以想办法帮你,”我说,“可他是怎么样的人呢?”
老人长叹一口气,“我也说不清楚,真要说的话,她是我的初恋情人……”
“你有妻子吗?”
“有的,但已经离婚了。”
“恕我有些不明白,”我直言不讳地说,“我从朋友那听说了一些你的事,似乎你非常迫切要找这个人,但她只是你的初恋情人,我感到有些奇怪……”
他静静地凝视我片刻:“好吧,孩子,我可以把一些事情告诉你……”

“那是我大学的时候,我和小冬相爱了,对了,当时大家都叫她小冬……
“后来,我们甚至生活在了一起,当时大家都很羡慕我们呢!可是,就像几乎所有的爱人们一样,我们之间也有了问题。
“其实说起来也简单,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就是性格不合。我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一刻也停不住,可以说是热情如火吧;而小冬是个截然相反的人,沉默少言、安静得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虽然我爱她,可是有时真是难以忍受,就如同一团火总是化不开一块坚冰一样……在那些日子里,我真是郁闷坏了!
“很奇怪,尽管我爱她,而我也知道她爱我,或许比我对她的爱还深厚,可我就是忍受不了!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那时我还太年轻,不成熟啊……”
“然后就有了另一个女孩吧!”我第一次插进话来,“这是老生常谈了。”
“没错,俗得不能再俗了,”他苦笑一声,“有一个女孩进入了我的生活,她活泼可爱,整天蹦蹦跳跳,正是我所喜欢的类型……
“我就和那个女孩好上了……有一天的晚上,我来到了我和小冬曾经共同生活过的房子,想和她做最后的了结……啊……”
他的语音突然颤抖了起来,一种无限的懊悔和自责填塞了他整个的脸孔。
“就在那天晚上,小冬告诉我,她怀孕了,是我们的孩子。她流着泪,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拉着我……我是知道的,她是想挽回我,不想让我离开她!可是在那个时候,她仍然是不说一句话……
“在那一刻,我做出了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已的事!我掐住了她的喉咙……或许我是想摆脱她,更可能的是,我真的是想杀了她!
“我没有掐死她,如果她挣扎的话,我也许真的就杀死她了……她一点都没有反抗--直到如今,我都想象到她的心中是多么地伤痛啊--只是流着泪、流着泪……
“我飞也似地逃出了屋子,因为我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她了……”
“虽然你没有真的杀死她,”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地话,“但其实你已经杀死她了!”
“愿老天惩罚我,”他的嗓子嘶哑着,“你知道吗,我已经受到惩罚了……”
“是指癌症吗?”
“远比那更严重,年轻人,”他看着我,“最后我是和那个我喜欢的女孩结婚了。但是没过几年,我就明白了,喜欢和爱是截然不同的!当年的无知和幼稚,使我成为了永远找不到爱的人,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最大惩罚!”
我叹了口气:“现在我明白了你为什么这么迫切想找到那个人。好吧,我愿意帮助你。她叫小冬是吗,姓什么?”
“说起名字,还真是有趣呢!”他苦笑着:“我姓盛,名夏,而她姓寒,单名冬。”
“哈,盛夏和寒冬,你们可真是天生的一对!”
“你错了,”他摇头,“小冬总是说,因为我们两个的名字,所以我们永远走不到一起来,因为我们永远都是隔得那么遥远……”
“慢着,”我突然有一种不安,“姓hai?是韩魏的韩吗?”
“不是,是寒冷的寒,一种很少见的姓。”
我微笑着说:“看来这次你真是找对人了!”

夕阳西下,我们两人驱车来到了“寒氏孤儿院”,我让他呆在楼下,一个人径直来到了办公室。一个中年妇女的背影印入眼帘。
“请问,是寒冬女士吗?”我礼貌地问。
她转过身来,我看到了她。岁月的侵蚀已使我无法辨别她的实际年龄,但我相信她的容貌并没有多大改变,因为我能依稀看到一个人的影子。
我婉转地说明了我的来意。在我的意料之中--被回绝了。
“啊,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她仿佛在尽力回忆着往事,“很抱歉,我都快忘了他了。怎么说呢,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瓜葛,仅仅是因为他患了绝症,而需要我的安慰和同情的话,恕我没有这个能力!”
我不再说什么了,在这个坚毅的女性面前,我觉得任何话都难以再打动她了。
下得楼来,我向老人轻轻摇了摇头。
我们两人无语回到了车内。
“她终究是不会原谅我了,”他喃喃地说,“我真希望我的人生能再次来过……”
“你错了,”我尽可能压抑住心中的激动说,“你应该是最了解她性格的人……,当然由于某种机缘,我知道你错了!”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他问。
“啊……,寒冬女士早就原谅你了!”我的话似乎有些不着边际。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发颤。
“你曾经说过,当时她已经怀孕了,是不是?”
“是,但是,后来她打电话告诉我,她打掉了。”
“是你亲眼看见她去打的吗?”
“没有,难道……”他真正地激动了起来。
“非常难得,我在见到你之后,又在今天看见了寒冬女士。就是说,我看到了你们两个人,在你们两个人身上我又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啊,真是抱歉,一般总是会说孩子的身上留有父母的影子,从来没有倒过来说的!”
“啊,你的意思……”
此时,我们的车正慢慢驶过孤儿院前的小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正在路边向我招手,我也对她抱以一笑。
我指着那个女孩:“她也是‘寒氏孤儿院’的孩子,今年20岁……”
老人颤抖着双手向车窗外望去,“20岁……,你的意思是说她是……我的……孩子?”
我点点头:“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吗,‘千秋’,是‘千秋’啊!”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他的手心中笔划,泪水不知不觉地涌了出来。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我激动得难以自已,“寒女士早就原谅了你啊!她曾经说过,因为你们两个人的名字,所以你们永远也走不到一起。但是她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所以你们的女儿叫‘千秋’,因为在你们之间,会有一千个秋天把你们联在一起,永不分开!
“寒女士从来就不会用言辞来表达自已的情感,但我相信她心中的爱比谁都深厚!”
他泪流满面,紧贴着脸于窗户,看着联接他的爱的女儿的身影……
“请不要停车,不用了,我只要看着她就行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来到墓地,为一位长者献上几束鲜花。在他的墓前,已有人先于我摆上了一支红玫瑰……
换上工作服,开始了我第二次的外卖生涯。不可避免的,我又碰到了千秋。
“你又回来啦,我真高兴!”她笑得开心极了。
“我也很高兴啊!”我嘻嘻地扮个鬼脸:“我想说个故事给你听……”
“什么故事,我最爱听故事啦!”她拉住我的手。
“咳咳,其实也简单,”我有点怕她听不懂,“这是我看来的一个故事,据说故事的作者为了吸引读者,故意让一位王子说了一句粗话,然后吻了公主,最后他们就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好无聊的故事哦!”她狡黠地看着我。
“你知道,”我红着脸,“以前你骗我的时候,我说过不少粗话……不知道,呃--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完成那个故事……”
“我可不是什么公主哦,你找错人了吧!”
“没有的事!”我反手抓紧了她的双手,“好吧,别逗我了……我想我也得实话实说了!我也不是什么王子,我只愿和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于是我的幸福就真的降临了。在那几个贪吃而又讨厌的小孩的怪叫声中,我把我最亲爱的女孩拥入了怀里……
我们两个人的脸都是红扑扑的,直过了好久,才恢复了过来。忽然我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千秋,你懂不懂花语啊!”
“略知一二。”她调皮地回答。
“那能不能告诉我,红色的玫瑰花代表什么,是爱情吗?”
“差不太多啦,不过确切地说,应该是‘君心知我心’!”
“噢,原来是这样啊,以前我一直不知道。”
“你这个大笨蛋!”她西西地笑我。
“混帐!”我低吼一声,然后赶紧配合以动作……


这篇东东可说完全和推理扯不上关系,大家看了千万别啐吾。而且结尾之处抄袭甚多,高手们一看便知。声明一下,这篇和《戒指》那篇严格说来不能算原创,因为是有原案的,我只是把它们变成了文字。有没有高手能看出原案来自何处? :)
  • 上一篇文章:夏至夜捉鬼(2)   (阿元著)   转载

  • 下一篇文章:愚人节的故事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89264010』于2002-7-24 11:18:00发表评论:

  • 虽然不是推理,但是还是很好看呢!:):)
  • 脑子笨』于2002-7-24 10:02:00发表评论:

  • 写的好
  • magicgirl』于2002-5-9 18:29:00发表评论:

  • 我有个同学就是姓夏~名秋冬~呵呵~
  • 废墟』于2002-5-8 13:09:00发表评论:



  • 世纪末之诗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法律笑话(四则)  乐阳译[2569]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七)…[3223]

  • 美人鱼的诅咒(6)[3154]

  • 十二生肖的探案——灵犬[3091]

  • 对《电视台主持人被害案》新闻稿…[2891]

  • 网维的侦探手记——纸牌(短篇)…[3685]

  • 连载——13区(第六章)[2422]

  • 【圣诞征文19】1/5[3213]

  • 网友侦探系列——软件公司杀人事…[2585]

  • 该隐号疑云(6)修订[2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