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飞雪山庄(十一.十二)
 作者:wumi0212  人气: 2603  发表于: 01年08月07日20点0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十一章 宝剑消失

  “我想再看看少壮主的剑,”夏侯浪吃完饭后站起身来,“刚才光顾问下午谁在哪儿了,少壮主那把宝剑我还没仔细看过呢。”
  “对,刚才那么多人在场,我也没好仔细看看。也许仔细看过后我们能发现多一点的线索。那我们就现在趁天没黑去吧。”
  两个人来到的少壮主的门前,门已经上锁了。看来仆人们已经把少壮主的尸体抬出去了。
  “老管家,麻烦您了。”
  “二位少侠那里话,您二位为了庄上的事尽心尽力,我多跑一趟又算得了什么呢。”老管家开着门,“老庄主、少庄主都不在了,就剩下小姐一个人。还请二位尽快查出凶手,这山庄可在也经不起变故了。”
  “老管家请放心,我们不会放过凶手的。”
  门已经开了,少壮主的尸体果然已经被抬了出去。
  “老管家,屋里的其他东西没有动过吧?”
  “没有,我是盯着他们抬的,他们出去后我就把门锁上了。”
  不过老管家说出的话却没起到相应的作用,因为肖燕和夏侯浪怎么也找不到他们想要看的宝剑。
  “这,这……这不可能,钥匙一直在我房里。难道是他们抬尸体时带出去了?”
  不一会仆人老马被叫了进来。
  “我们没拿啊。临出门时我还特意看了一眼,宝剑就放在桌子上。”
  “你肯定?”
  “不会错的,当时我还在想——少庄主竟然被人用自己的剑杀死了。”
  “好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也许是我把钥匙放在房里时,被人偷偷拿走开了门。”
  肖燕、夏侯浪相互使了个眼色。夏侯浪一个箭步穿上去,在老马刚走出屋后,关上了门,堵住了门口。
  “老管家,恕我们冒犯了。不过今天有些话我们是一定要问清楚的。”
  “肖少侠,难道你怀疑我……”
  “我怀疑您是有根据的,不仅是因为宝剑没了这一件事。第一个发现少庄主死的人是你,称最后一个看到少庄主还活着的也是你,你又是唯一确定今天下午来过这房间里的人。”
  “没错,你今天不解释清楚我们是不会让你走出去的。”
  肖燕、夏侯浪虽然都把双手交叉在胸前,但其实这是一种防御性的姿势。白管家要想出这个屋子,看来不说清楚是不行的了。
  “二位少侠怀疑我也是对的。不过我为什么要杀少庄主?”
  老管家慢慢的走向了桌子。只见他轻轻握了一下桌子角,再一松手桌角已经成了焦炭。
  “其实早在几十年前我刚刚跟随老庄主时我的武功就不在老庄主之下。当初我是敬重老庄主的人品,自愿跟着他的。我杀老庄主、少庄主为了什么?为了秘籍?为了财产?为了报仇?我是个半个身子已经在黄土下的人,要是我想也不会等到今天了。”


第十二章 告一段落

  这天晚上,肖燕、夏侯浪又很久不能入睡。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多了,而现在他们却互相没说一句话。刚才,白管家要是想杀他们俩简直是易如反掌,究竟凶手是不是他,两个人心里都在想。
  白管家临走出门时说的话又仿佛在肖燕耳边回响。是啊,他想杀人也不必等了这么多年。看来要把思路好好整理一下了。
  ……
  又是一个早晨,肖燕真不想再听到任何人死了的消息。
  但事实让他失望了,内院里又传来了叫声。
  “老庄主、少庄主……这回不会是白小姐了吧?”肖燕想到这里看了一眼夏侯浪,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
  连日来,二人已经形成了默契。他们互相谁也没说活,一起冲出了房门。
  声音是从白小姐的闺房里传出来的,但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死的人并不是白小姐,而是花小姐。
  少庄主是被人用自己的剑杀死的,而花无霞是被自己最擅长的毒药毒死的。
  “我……我是今天早晨出来时发现的,”连遭变故,芳儿已经被吓坏了,“昨天晚上,花小姐说要在外屋研究药方,让我和小姐先睡。没想到我一早晨起来就看到了花小姐她趴在桌上。我还以为她睡着了,就去叫她,没想到……”
  “不要怕,当时你还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桌子上除了文房四宝外,还放着少庄主的宝剑和这封信。”
  肖燕小心地接过了信,墨迹很新,想来是新写的。
  “一切都结束了,白剑心是我杀的。方法就像夏侯浪说的那样,只不过杀他的人是我,不是袁英。因为我恨他,他欺骗了我。我为他在剑上下毒,让他能比武获胜;我为他在酒里下毒,毒死老庄主。而他却对不起我,他不肯娶我。我也要死了,连同我肚里的孩子。但我临死之前也要把真相说出来,因为我不甘心……”信到这里结束了,其实她也不必写下去了。
  “看来一切都结束了,要不要把花小姐和少庄主合葬?”
  肖燕这句话是问山庄里剩下的唯一主人——白缘璐,但他的眼睛却盯向了另一件东西——宝剑。
  这一次肖燕小心地看着宝剑,他发现宝剑的偏锋上有两个圆洞。圆洞很小,而且位置很隐蔽,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还是给行家看吧,肖燕把剑递给了夏侯浪。
  “好吧,老管家,把花小姐的尸体抬出去,先和我哥的尸体放在一起。”
  在仆人们动手时,夏侯浪也说话了。
  “这把剑比一般的剑大,”夏侯浪一按剑柄上的绷簧,剑身竟然和剑柄分开了,“看来毒是下在剑身的空腔里,再通过小孔慢慢散出,这样剑的表面就会看不出有毒了。”
  “夏侯兄,小心里面可能还会有残余的毒,”的确,剑身里还隐隐泛着绿色,“怪不得和少庄主比武后的人都精神不正常。对了芳儿,你昨天是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去厨房的?”
  “我也不记得了。不过我到了厨房后帮小姐刚换了衣服就听到院里有人在喊了。”
  “嗯,时间很短,但也够了,看来真是她干的。”
  众人又陆陆续续走出了闺房,肖燕走在了最后边,他又拿起了剑颠了颠。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么?”
  “这把剑好像变轻了。”
-------------------------------
注意:故事还远没有结束
  • 上一篇文章:飞雪山庄(九.十)

  • 下一篇文章:飞雪山庄(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