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蛙声一片——蛋饼的实习案件(短篇)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570  发表于: 02年02月08日15点5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扑通一声跳下水。
我说过我们所在的休闲屋里面装修的和乡村不差多少,我们所围坐的沙发也是绿色圆形的,中间再有一张粉红色的茶几。我知道在外人看来我们五人看来就像是五只跳在荷叶上的青蛙。而现在,第一只青蛙开始它的呱呱叫唤。

今年……不,应该是去年暑假,我早半个月去武汉实习。你知道我学的是地质勘探,所以实习的地方在一个山沟里。那个案子就是发生在那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
和我一起去那实习的一共是六个男生,两个女生。八个人合住在一栋被圈的老式的临时宿舍楼。实习点的圈上有两道出口,一道通往一两百米外的村里,另一条通向山上。因为地质勘探这个行业相当艰苦,所以以前来这实习的女学生是没有的,但是这一次就偏偏来了这么两个,于是两个女生被安排在了楼上的一间小屋,她们隔壁是教室和仓库。而我们六个男的一起挤在一楼的一间房间里面,楼上楼下还隔着一道腐朽的铁门,每天晚上十点半以后就会有在那里负责我们实习的梁老师锁上。他是我们的实习老师,但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山里人。他锁那道老门时心里也明白,就这么一扇烂门还挡得住一时性起的热血青年。一切还要靠是靠自觉。
“说实话,当年我在这插队,就是因为一时冲动,结果就在这落下了根。从此一辈子守在这穷山沟,再也出不去了。我只盼我那孙子出息些,早一天考上大学,弄张城市户口,也算是从农村走向城市了。三十八年,呵呵……比毛主席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整整要晚十年。你们如果有什么事就到我家来找我,要热水什么的,也尽管来。我家灶头上始终为你们烧着开水呢。”
梁老师很热情,他的家人和同村的所有人对我们都很热情。但即使这么热情,在我们身上还是发生了重大的事件。
那天下午,我们八个人一起上山上寻找一种玄武岩标本,回来时已经是落日时分。而且大家经过一段日子的生活,对山里擅变的天气也有所了解,我们知道今晚上会下暴雨。大家齐乐融融地一起围在一起吃过饭,各自回宿舍去了。但是过了一会儿,我们发现尤治钢他没有回来。
我上铺的魏子于是问:“知道那小子去哪了吗?”
“咳,虽然没看见但还是很容易知道的,一定是和小金她出去散步了。”隔壁铺上的老大哥铁胤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其实尤治钢长得一表人材,怎么会看上金蓬蓬那母夜叉。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每天还颐指气使的。真实受不了她,我真不知道尤治钢他是怎么能忍受和她在一起的日子的。说实话我觉得柳丽萍才是好姑娘,要不是我有了小铃,我是会追她的。小驴子你是不是在暗恋她,我说你大胆一点,果断的去追。尤治钢他不懂得珍惜,只能说他是个蠢蛋。”
铁胤刚说完,尤治钢推门进来了。他脸上的表情很不安,急匆匆地爬到自己的床上,拿起一本书。也不知他有没有听到刚才铁胤的话。
尤治钢突然回到宿舍多少给屋里造成了尴尬的气氛,尤其是吕翔,更像是做错了什么的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他拿起宿舍里的热水瓶去梁老师那泡水去了。宿舍里,为了缓解气氛,铁胤用带来的录音机,放起一盘麦卡尔·杰克逊的摇滚乐。尤治钢没有抗议地继续看着他的书,我们四个打起牌。我与魏子对铁胤和乞亚天。
也就打了一两副牌的功夫,柳丽萍跑了进来。
她一边抹了一把额角的刘海,一边对我们说:“金蓬蓬不知为什么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在上面有些……”
我们大家一起转头去看尤治钢,他脸一下红了,然后转了下头,仍然继续看他的书。
“既然这样,小柳不如先在这坐会儿。我想她也很快就回来的,要下雨了嘛。”铁胤招呼着,并没有忘记手里的牌。
“也好。”她端了张凳子坐在铁胤的身边,看我们打牌。
“小柳会打吗?”
“不太会。”
“哎呀,真可惜了。想学吗?告诉你,小驴子他很拿手的,要学就找他。”
“谢谢了。对了,不说,我还真忘了,吕翔他怎么也不在。”
“他啊,他去泡水了。你们房间缺热水吗?缺的话也叫他帮你们去老梁头那泡。也不知这小驴子怎么回事,泡壶水都快半小时了,还没来。我等着泡茶呢。”
正说着,吕翔提着四个热水瓶走了进来。他一进屋就冲柳丽萍看了一眼,然后赶紧将热水瓶放回桌上。
“小驴子你怎么回事,我等你的水泡茶喝呢。”
“哦,来了。”
“算了算了。我自己泡吧,你来接我这局,我更衣去。对了,小柳她不会打,正想找你学呢。好好的,用心教。”说完,铁胤拿着一卷卫生纸出去更大衣了。
那天不知几点下起的雨,到了九点左右的时候。我们即使开始响亮的摇滚乐也能听到外面劈劈啪啪的暴雨声。屋里,铁胤已经入厕完毕继续开始他的牌局;尤治钢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柳丽萍还没有走,和吕翔坐在一起探讨起了两人看过的世界名著。
铁胤他瞟了他们一眼,然后笑呵呵地凑过头来,压低声音对我们说:“瞧,只要我铁公子撮合就一定能成。看到了吗,刚才小驴子碰到了她的手,她没有缩。”
“呵呵……就铁哥你能耐。”
又过了半小时,尤治钢睡得都翻了两三个身了。我们几个虽然也都很困,但总不能赶一个女孩子单独回去。况且看她和吕翔的样子,那么亲密,有些不忍心去破坏。
“妈的,那母夜叉,半夜三更的还不回来,在外面抽什么疯?”
“我说她早就在屋里了,只不过不敢到楼下来。”
“不敢,有什么不敢的。蛋饼,她的胆子比你我加起来还大。”
“但总有羞怯的时候,你看看尤治钢他今天是不是也不正常?”
“算你说得对。啊——”他打了个哈欠。
“呀,已经很晚了。我都不知道,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这么久。”
“啊——没关系。看样子母……我是说金蓬蓬她还没回来,要不你再在这坐会。”
“不了,我想她一定早就回楼上了,大家今天都很累,说不定她现在已经睡着了。我这么回去不要打扰她的才好。”
“呵呵……不会的,尤治钢他说金蓬蓬睡着了即使是天塌下来也醒不了。”
“是吗,我还不知道呢。那明天见,谢谢你小驴子——我这么叫不介意吧。”最后,她冲吕翔莞尔一笑。
“哈哈哈……好你个小驴子,才不过两个小时而已,就已经这么称呼了。呵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们调侃他一番,各自爬上床铺,刚要关灯,房门就又被猛地砸响了。
“不好了,金蓬蓬她不在屋里!!她还没回来!!!”

事情一下子就变得不可收拾起来。
先是尤治钢被铁胤从铺上一把拽起来,他问他道:“今天晚饭过后你们两个做了什么?”
“我,她……”他支支吾吾,仍然不肯说。
“你以为我们都是白痴啊,你和她发生了什么事你以为我们不清楚。说你们是在什么地方发生的事。”
我突然发现,铁胤他平日里说话虽然很随便,但关键时刻,说话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不但让尤治钢听懂了,也逼着他不得不坦白。
“我们是在后山……”
“她有没有和你一块回来?”
“我先走一步的,她在后面跟着。”
“为什么不一块回来?”
“我不好意思被大家看到。”
“白痴。”铁胤骂了一句,他将一推,抢着跑出了门去,“还不起来,一起去找。”
我们这些人先是匆匆忙忙地冲上二楼去,因为我们我们怀疑要出事,她可能会在二楼的仓库里。但纵然我们踩得整个楼板个吱嘎吱嘎的比暴雨声还响;踩得整座房子在那晃;踩得楼道的铁护栏都差点摇下去。我们也没有找到金蓬蓬,她不在这屋里,她还在后山上。
“不,也许她到村里去了?因为雨下得大,所以说不定住在了老梁头那。”
“不会的,铁胤。如果是这样,我去泡水应该会碰到。”
“也许那时她还没去,也许她故意躲开你。总之我要去老梁头那瞧瞧。而且如果她真的此时还在山上,我们要去搜山,也得找村里人帮忙。”
我点点头,说“嗯,老铁。我和你一起去。”
“不,我一个人就够了,我跑得快。你们在这等我消息,可以先准备好雨披和手电,注意先换上几节新电池。”
很快他就回来了,不是他一个,而是一大群。全村二三十个壮劳力,全部赶来了。他们有人穿着雨衣,有人披着蓑衣,一张张淳朴的脸上都显出急切的表情。
“老梁,进去吧。”
梁老师看了我们一眼,脸上复杂的表情不言而喻。
“梁老师,我……我也一起去。”
不知为什么柳丽萍哭了。她非要和我们一快上山去找金蓬蓬,无论谁劝她也不听。最后没办法,我们将吕翔和她分在了一组。
“谢谢。”她说完跑上楼去穿雨披。
我们没有等她下来之后在出发,而是交代了吕翔几句就走了。我们知道今晚上发生这事,对柳丽萍绝对有打击。走到山上分叉的时候,我回头远远瞥见,吕翔扶着她非常吃力地在往山上走。
到天蒙蒙亮的时候,雨停了。我们在山上仍然没有发现金蓬蓬的踪迹,正沉闷地准备回宿舍休息一下重新制定搜山计划。忽然,也就在分叉路的山崖下面,发现了异样的东西。
诚然发现金蓬蓬的尸体并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但铁胤的一句话却真的把我们带入了恐怖的深渊。
“奇怪,她怎么回面朝天地跌落在山崖上呢,难道她不是死于意外?”

“喂喂,说话啊。我当时所经历的我都说完了,关键的地方我也点了出来。现在,超人啊超人,你来解开这个迷啊。当然你们其他人愿意,也可以一起试试,呵呵……告诉你超人,相当初这个案子……”
“我想这个案子是你们一起的铁胤解开的吧。”
“呵呵,不错。”
“那就对了。”我拿起自己的薄荷绿茶,啜吸了一口,“这件案子中有嫌疑的人是四个:按顺序分别是尤治钢、柳丽萍、吕翔和铁胤。既然蛋饼已经告诉我们铁胤解开的迷,那么他就应该排除。那么剩下的人,你们说是谁呢?”
“拷!”乳猪叫道,“那个叫尤治钢的男的兽性大发,先……”
他还没说完,就被阿飞打住了,“嘿嘿,公共场所,对面还坐着女孩子呢。”阿飞翘起二郎腿,对坐在我们对面的那个女孩放了把电,说“在我看来,那个叫柳丽萍的女孩才有嫌疑。最毒妇人心,她完全有动机、时间去杀那个母夜叉。”
“非也非也。”老黑摇头晃脑道,“其实,要我说呢,最不可能是凶手的人就是凶手。对吧,超人这是推理小说的定律之一。”
“哦,那么你认为……”
“当然凶手就是蛋饼啦。”
果然是语不惊人誓不休,蛋饼气得哇呀呀地乱叫,跳起来要去扁他。老黑一副油腔滑调地样子,处事不惊地说:“玩笑了,蛋饼。其实这案子非常复杂,要一个个摸底排查。不过蛋饼既然说是凶手就在他们三人之中,那我就来猜一个好了。尤治钢、柳丽萍被他们说过了,我押宝在吕翔身上。好了,超人该你了,你不会是解不开吧?”
“怎么会呢。这其实根本就非常简单,这仍然是件意外事故,只不过被人变的复杂了起来。”
“什么!!”他们不相信地叫道,“蛋饼,答案是什么?”
蛋饼傻傻的一笑,说:“听超人说完。”
“这场意外最复杂的地方是死亡地点的改变。也就是说,我认为金蓬蓬不是死在山上的,而是死在宿舍。不知大家注意蛋饼说得几个细节没有:柳丽萍跑了进来,她抹了一把额角的刘海;也不知这小驴子怎么回事,泡壶水都快半小时了,还没来;吕翔一进屋就冲柳丽萍看了一眼,然后赶紧将热水瓶放回桌上;最后,柳丽萍冲吕翔莞尔一笑;踩得楼道的铁护栏都差点摇下去;不知为什么柳丽萍哭了,她非要和我们一快上山去找金蓬蓬,无论谁劝她也不听;柳丽萍说完跑上楼去穿雨披;我回头远远瞥见,吕翔扶着她非常吃力地在往山上走。
“这里有七个细节,是蛋饼有意尤抱琵琶半遮面地说出来的。为什么柳丽萍第一次跑进屋就紧张?为什么吕翔泡水用了半小时?为什么吕翔回屋后紧张地看了柳丽萍一眼?为什么那两人突然间就像情侣一样了?为什么柳丽萍非要跟着去搜山但又没有准备好雨衣而上楼去取?为什么吕翔和她最后非常吃力地往山上走,还扶着?最后,最关键的是为什么要提到铁护栏差点掉下去?”
“是啊,为什么?”
“拜托,超人都说得那么明显了你们还不知道。”
“对,那是因为二楼的铁护栏确实掉下去过。而且就在吕翔出去泡水,柳丽萍进屋之前。我想柳丽萍因为喜欢尤治钢的关系一直在嫉妒金蓬蓬。而那天金蓬蓬又跟尤治钢发生了进一步的关系,金蓬蓬又是个无所谓的事,会宿舍向柳丽萍一吹嘘、一炫耀,两个女孩之间势必发生了一场冲突。然后金蓬蓬可能是靠在铁护栏可能是被推到铁护栏上……等一下,如果是推的话,柳丽萍当时肯定废了很大劲。那么金蓬蓬掉下去,她也可能会跟着跌落。这就是说金蓬蓬因为不小心靠在腐朽的铁护栏上而仰面跌下去,摔死了。那一幕恰好被出去打水的吕翔看到,当时柳丽萍一定因为金蓬蓬的死而变得惊惶失措,而吕翔出于对柳丽萍的暗恋自然在危及时刻显示骑士风度。于是他让柳丽萍先进蛋饼他们的宿舍,自己藏尸。当然那半个小时里面还不够将尸体背到山上摔下去再跑一趟村里去打水,所以我干肯定,移尸是在搜山的时候。吕翔扶着她艰难地走着,当时下着雨,人人都穿着雨衣,蛋饼想当然的把那个她认做是了柳丽萍,而其实那是金蓬蓬的尸体。”
“哈哈哈……对了对了,所有的都被你说中了。这的确只是件意外事件。”
“呵呵……我现在感兴趣的是学校怎么处理的这件事,还有柳丽萍和吕翔最后又怎样了?”
“学校么,开除了尤治钢,给柳丽萍和吕翔进行了处分,又给金蓬蓬家赔了些钱。至于柳丽萍和吕翔,现在么……也算是不错的一对了。”
说完这个故事想到了Fan的那个提问:爱情是什么?在这个故事里面,爱情就是嫉妒,但幸好没有人因为嫉妒而丧失理性,而铁胤同志的成人之美确属品德高贵。我对蛋饼说,如果有机会,我要认识他做朋友。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上一篇文章:蛙声一片——开场白

  • 下一篇文章:蛙声一片——阿飞的酒吧疑案(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specter-xp』于2002-2-8 15:58:00发表评论:

  • 利害利害,我又学了一手了
  • poirot』于2002-2-5 15:06:00发表评论:

  • 设计的挺不错的,我学了一手呀。
  • lonelyboy』于2002-2-5 1:21:00发表评论:

  • 有进步,比起您以前那些大款家族的肮脏内幕要有趣多了。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网友侦探系列——宝马车旁的杀人…[2403]

  • 唐懿生世简介——给各位写迷题小…[4501]

  • 该隐号疑云(15)修订[2637]

  • 股(蛊)惑——(五)[2558]

  • 大着胆子也贴一篇,各位大大不要…[4960]

  • 纸条[3657]

  • 蛙声一片——乳猪的学校迷案(短…[2624]

  • 股(蛊)惑——(二十 完)[2710]

  • 推理小品文:无解的电梯[10057]

  • 股(蛊)惑——(二)[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