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第六感神探系列之《网恋2004》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700  发表于: 04年09月13日00点5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网恋2004

1

四月的第一天,也是这周双休日的最后一天下午。艳阳高照在S市上空,周围的云彩谁都不愿靠近那个光芒四射的大球。气象台说今天的最高温度接近38,市政府刚在几个市民广场修建的喷水池内就挤满了老百姓。
各个层次的人围坐在水池旁。为什么这群人不呆在家里吹空调?很难理解,不过有一个解释可以借鉴,为家里省电。
和那些享受凉水之乐的百姓相比,马路旁边的交通警察可受大罪了,豌豆大小的汗珠将他们壮大的身躯紧紧的帖在制服上。偶尔会有个别的好心人为这些马路守护神送上冰镇汽水,在接到冰饮的一瞬间,交警们便认为,他们的付出是值得的,还是有人在关心着他们。
警察分很多种。交通警、协管警、防暴警,等等。对前几种同行来说,那些现在蹲在办公室里吹空调的刑警们可是舒服太多了。当然,这得感谢那些有了犯罪计划却还没执行的准罪犯们。
U派出所的刑警小陈十分钟前做完了手头的工作,此刻,他正坐在电脑前悠闲的浏览着他常去的网页。坐在他对面的小刘正勤快的整理着自己的办公桌,可是忙了好一会儿,桌上的文件还是那么多。郑队长正端着脸盆往走廊上泼些凉水,时不时还哼几句六十年代的老歌。当他慢慢的移向楼梯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好,舅舅!”声音清澈又明亮。
队长看着面前的人,吓得把脸盆仍出二楼。
“啊~呀!”楼下传来一声同事的惨叫。
郑队长哆嗦着看着来人,“你来这儿干什么?”
“来找你啊,舅舅。”华天鹰点上一支走私烟,“老板让我办点儿事。刚巧路过此地,我就来了。怎么样,你身体还好吗?”他拍着郑的肩膀说道。
队长利索的打下他的碰自己的那只手,他虎视眈眈的瞧着这位高傲的年轻人,“第一,谁允许你随便进入这里的?第二,我不是你舅舅!”
“得了,别那么小气。宜婷让我来拿她的手机,她说丢你这儿了。”他说着,无视队长的存在,大摇大摆的晃进办公室。
郑队长抢先一步,他从抽屉里拿出手机,交给华天鹰,“给,你可以走了。——下次那丫头别想再丢东西在这儿!”
华天鹰无奈的耸着肩膀,“那好吧。”
“还有,以后不许你和宜婷来往!”
“嘿!悠着点儿!这可是新买的衣服,三百多块呢!”华天鹰强行让郑队长送开抓着他领口的那只手,“不管怎么说,这场缘分是我和她命中注定的。这你也知道,嗯?”
“听着,小子。宜婷选择了你,不代表我认可了。要知道,她父母不在,这儿我说了算!”队长自信的看着华天鹰,而天鹰只是朝他做了个鬼脸。两位冤家不肯让步的同时,办公室里传来了小陈的喊声,“天啦!”。
门外二人立刻冲进去。只见小陈坐在电脑前动动不动,脸色发白的他瞪大着双眼盯着显示器。
“怎么了?”华天鹰上前拍着他的肩膀,让他快点回过神来。
显示器里是一个视频聊天窗口,里面只有一张电脑椅,主人却不见了。
“我的网友,”小陈望着队长又瞧了一眼华天鹰,“被人绑架了。”
“绑架?”不明情况的老郑对此表示怀疑,“小陈?”
陈警员没有理会上级,而是漠然的看着华天鹰,“还好我录下来了。”
对面的刘警员也一头雾水的凑过来,四个人看着小陈的电脑屏幕。“播放”键按下的同时,播放器的画面显示了一张化着淡妆的漂亮脸蛋。她留着长发,眼睛不大却十分传神,眉毛上翘,嘴唇就像日本艺妓化妆后的效果一样,小巧的可爱。虽然只是侧脸,但已让三位未婚男士感觉她相当清纯。
“视频聊天?”小刘明知顾问了一句。
没人理他,其他三人依旧把视线紧紧的锁在屏幕上。
“她在打字,聊天记录。快点儿!”华天鹰看了一眼手表。
室内三人开始看小陈与网友MSN上的聊天记录。
只是简单的几句对话:

猪猪(小陈):向你推荐个服饰网站,http://www.……
南宫飞雁(小陈网友):谢谢。
猪猪:礼物收到了吗?
南宫飞雁:收到了,刚刚打开一看,是件休闲装呀。
猪猪:喜欢吗?
南宫飞雁:老实说,我有件相同的衣服。
猪猪:不是吧?
南宫飞雁:我以后会穿的啦。
猪猪:不行,必须现在穿给我看。
南宫飞雁:好吧。(说着,她在视频里换上衣服)
猪诸:好棒的身材!
南宫飞雁:谢谢。
猪猪:出来吃顿饭吧,就今天。
南宫飞雁:今天没空,下次我约你。*^-^*
猪猪:J,你说的哦。
南宫飞雁:我有些事,待会聊吧。
猪猪:ok,我放学后给你电话。
南宫飞雁:好的。
猪猪:88 老婆。
南宫飞雁:88 老公。

聊天记录到此为止。
面对同事和老友奇怪的眼神,陈佳鸣解释道:“她……我告诉她自己是学生。我……大四的学生。我们在网恋,你们知道……网恋。”
再回到显示器上,“南宫”小姐停止聊天,开始浏览小陈向她推荐的网站。过了4分钟,突然一只手从她身后伸出,捂住她的嘴。“南宫”小姐眼睛微微闭上,跟着一瞬间,手和“南宫”小姐都消失在摄象头前。大家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只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小刘傻在那儿了,“下手还真是够快!”
郑梦远队长摸着下巴问道:“她住哪儿?”
“上海路平城花园K栋108室。”
“确定?”
“我去过那儿。”
“过夜?”华天鹰胡扯了一句。
“瞎说什么呢!”
队长拿起桌上的白色话机,“喂,赵队长吗?我是老郑。请立刻派两个兄弟去一趟你们那条路的平城花园K栋108室,带个会开锁的师傅去。……对,出事了。待会见面再说吧。”他挂上电话,看了一眼华天鹰,严肃的问:“跟我走吗?”
华天鹰也正经的看着这位准舅舅,“四月的天就如此炎热,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特殊的日子里既然发生了特殊的事情,那么……就得找特殊的人去解决。”他取出手机,输入柳宜婷家的电话号码。




2

四个大男人挤在后排的座位上,实在是一件令人难以忍受的事。交通警要不是看着警车的车牌,早罚他们去上交通安全课了。天气炎热不说,郑队长的肠胃似乎老和他作对。小陈和小刘表情歪曲的看着头部伸出车窗的华天鹰,此时的华天鹰令他们相当羡慕。要不是另一边的窗户被郑队长霸占着,他们也免不了会使用呼吸新鲜空气的权利。
不知是不是因为后排座位上的气味影响到了司机,向来磨蹭的A驾照者今天的车速快的绝对有资格去参加F1方程式。
平城花园的保安表情呆滞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司机,他跳进大门旁的草丛里作呕起来。为了不让队长不高兴,他解释自己晕车。
“靠!司机还晕车?这借口也太……”小刘不满的瞥了上司一眼。
华天鹰刚踏进平城花园的大门就被人认出了。
“哟!这不是省厅家的公子嘛。”
华天鹰理都不理那个矮子,他才不会在乎一个想跟他套近乎的侏儒呢。
“老赵,你怎么自己来了?开锁的师傅来了没?”郑队长问道。
“来了,我们派的是五星级的开锁师傅。他早就在108室门口忙活了。”赵队长以派出所人手不够为由,饿狼一样的看着郑队长这边的闲人。尤其是华天鹰,刚才对方的冷漠态度令他非常不满。
保安的带路,一行人快步走朝K栋奔去。华天鹰最先冲进楼道,只见108室的防盗门前蹲着一位满头大汉的师傅,那是最普通不过的防盗门了。一堆专业开锁材料丢在一旁,师傅居然在用一根钢筋铁棒撬门。华天鹰不由叹出一句:“五星级的锁匠果然非同凡响。”
赵队长看着早已变形的铁门,焦急的问:“老夏,怎么样?”
“就快……好了!”这声音再配合师傅的痛苦表情,让华天鹰认为锁匠需要的是一个马桶而并非这份工作。
“砰!”的一声,牢固的防盗门面朝屋内倒去。夏师傅也喘了口气。
几人按高矮个顺序进入客厅。到底是女孩子的住所,阵阵香味扑面而来。门口的鞋柜上摆着几双秀小的拖鞋和女性必不可少的高根鞋,款式都很前卫。干净的大厅左右两侧就是卧室,也是屋子里唯一的两个房间。按照保安的说法,这里是两位同龄女孩合住的地方。
“两个女孩合住啊?”陈佳鸣不禁向保安发问,“请问,她们在这里住有多久了?”
“我来这里有半年了,来这里的一个月后,就看见她们了。”
“你直接说五个月不就完了吗?”小陈抓抓头,“再请问,她们是什么关系?”
“这个我到不是十分清楚。她们长的有点相像,我猜,应该是亲戚吧。”
“平时,都有哪些人来她们这里?”小陈心里在想:千万别有年轻的男人呀!
“她们看上去,不像是外面那种疯玩的女孩。所以,我很少见到有什么朋友来她们这里,至少我没亲眼看见过。”
“恩。那么,请问今天你有没有看见可疑的人?”
“没有。在你们没来之前,出入这里的人都是这儿的住户,我不会记错的。”
“今天她们当中有谁离开过这个平城花园吗?如果离开,大约在几点?”
“没人离开。”保安十分肯定,“说句实话,她们俩长的挺漂亮的。所以,只要她们从我面前擦身而过,我都会很留意她们的。”
“从早上到现在,有没有什么车辆经过这里?”小陈担心绑匪是开着车来的。
“有。”
“哦?”
“好多辆自行车经过我这里。”
“不废话吗?”陈佳鸣瞪大了眼睛,提高了嗓门,“四个轮子的有没?”
“没有。警察先生,你只提到车辆,又没说机动车……”
“这个平城花园有没有后门?”
“有个侧门。但是,由于那里正在修路,所以有好几个月没打开了。”
“那里有人值班没?我是说,有专门看守侧门的人吗?”
“找人看守侧门干什么?它就在大门旁边的一条路上,我们大门值班室的窗户使用开着。如果有人从旁边的路经过,我们会注意的。”
“会不会有人看漏?”
“不可能的。周围的居民都在每一时刻监督我们的呀,现在的人又不像过去那样互相信任对方。现在的人,很容易就得罪的。万一我们管理稍有不善,就会被上面辞退。所以,每个社区保安上班时都非常警觉。”
小刘插了一句,“她们平时穿什么衣服?”
华天鹰打开衣柜,“这还用问?看看不就知道啦?”衣柜只有一个。看来她们共用一个衣柜,里面满是休闲装。尺寸大小都差不多,由此可见,这两个女孩个头身材都差不多。
小刘不好意思的躲进洗手间。
郑队长蹲在一间卧室的门口,感觉到一股很重的香水味儿,现代的女孩真的很让他受不了。卧室的木门把手处有一个小洞,看上去,像是被人踹过一样。华天鹰突然出现在他身边,把他吓了一跳。只见他拿起从鞋柜取出的一只高根鞋,将鞋跟轻轻插如那个小洞,完全吻合。
“看来,很有可能是高根鞋造成的。”华天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郑队长用指关节轻轻敲着卧室大门,“挺结实的。这么看来,对方脚力好象很大。”
陈佳鸣停止向保安发问,他绕过蹲在卧室前的队长,看着华天鹰:“这么看来,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就是这里的某位邻居绑架了我的网友,并且,她现在还在那个邻居家。第二嘛……天鹰,我说出来,你可别见笑。我认为,可能是因为今天是4月1日,我那位网友和我开了个玩笑。如果真是那样,那我就太对不起大家了,这么热的天,还为一个玩笑拼命奔波。”
华天鹰笑了一下,他对正要离去的保安说:“别急走呀,保安大哥。我还有问题呢。你说,今天两位女孩没有离开过这个社区,是吧?”
“是啊。”
天鹰立刻转向陈佳鸣,声音极小的说:“保安有可能说谎。其实两个女孩在他那里呢。”
从旁边凑过来的小刘大为惊叹:“对呀,这个保安有可能没说真话。”
保安听了这话很不开心,他一脸忧愁的表示,“我的办公室就那么点大的地方,你们可以去看看有没有两个女孩的影子。另外,我今天到现在都不曾离开过岗位,我的同事和周围一些呆在家里的邻居可以证明的。”
“看来,排除了保安说谎的可能性。”陈佳鸣又抓起了头。
“虽然排除了,但,除了你的那两种假设之外,应该还有第三种可能。”华天鹰摸着鼻尖,轻声说:“我的这一假设是建立在你的第二种可能之上的。我的意思是,虽然保安知道一些关于两位MM的事,但,他毕竟跟她们不熟。保安说了,很少有朋友来找两位MM,至少他没有亲自见过,但这并不表示,这两位MM,在这个社区里,没有朋友。”
“天鹰,你的意思是,两位MM在这个社区有朋友?”
“这是一个假设,现在,不能完全排除它。”
“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两位MM这时可能躲在社区的一位朋友家,看我们的笑话呢。”陈佳鸣好像很担心真的发生这种事,不停的皱着眉头。
“目前为止,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两位MM不曾离开这个社区,这就充分表明她们还在这个社区。”华天鹰坚持自己的观点。但是,旁边的保安又开口了,“这位先生,你说的可能性其实是不存在的。因为,她们从来都不和这儿的人说话,连招呼都没有打过。要不是我利用这个职位,也很难与她们沟通呢。周围的邻居都可以证明。”
房间里没人说话了,大家都在沉默。一直蹲在地上的郑队长起身了,面向华天鹰,“我家宜婷和你在电话说什么?”
“她说,罪犯是谁,她并不清楚。但是,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我们要找的人,离我们并不远。”
“啊?这就是她说的啊?”小刘非常的失望。
随行者中唯一穿制服的警察站在老郑面前,“队长,检查过了。除了两个不同的指纹之外,没有其它指纹了。这个家庭,应该不曾来过第三个人。”
“干的不错。”郑队长摸着下巴,他看着卧室里面的那台电脑发呆。
电脑和卧室门的这段距离里,摆放着一张单人床。床头有盏卡通迷拟台灯。几张零碎的“南宫”小姐近照压在床边的床头柜下面。照片里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活泼。这个房间已经够挤的了,真不明白为什么不搬些东西到隔壁卧室。
电脑的显示器被一个毛绒绒的流氓兔玩具包裹起来,只露出屏幕。干净的白色键盘下方,用红色的卡通小毯子垫着。很普通的木制音箱分别摆在显示器的两边,音箱上面帖了一些两位MM近期拍的的“大头帖”。照片上的两位MM,的确有些相像。不管是从身高还是长相来说,两人都差不多。
音箱旁的摄象头上同样包裹着一个小型的流氓兔玩具,只是,镜头没被遮住罢了。要不是大家仔细观察,真的很难发现它是个摄象头。
床的旁边,是一个体积并不大的梳妆台,也是这个家庭唯一的梳妆台。上面放着一瓶空气清新剂和一些高级化妆品。
小陈发现电脑机箱还在闪着灯,他轻轻的打开显示器的开关。出现在眼前的是他向“南宫”小姐推荐的服饰网站。
陈佳鸣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严肃的向队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队长,看来,这真的是一场愚人节的玩笑。”小陈刑警摆出一副非常对不起大家的样子,但他还得继续说下去,“这个房间的门是被踹开的。从门口到电脑前,隔着一张床的距离。从门的破坏程度来看,我们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力度很大。所以,按理来说,对方踹门的声音应该会很响。然而,当时我在QQ视频聊天的影象里,却根本没看见‘南宫’吃惊的表情。她为什么没有吃惊?肯定因为,这是她安排好的一次愚弄我的事件。”
“队长,”陈佳鸣突然变的很委屈,“这次的事情,怪我不好,请原谅我吧。”
郑队长长叹了一下,“这个嘛……错在哪一方先不谈。我觉得,还是先把你的那位网友找到再说。”
小刘伸了个懒腰,一副收工的洒脱架势。陈佳鸣不再说话,他的表情看上去快要哭了。给上司和大家带来这样的麻烦,实在是很不应该的一件事。郑队长这个成年人从未过愚人节的经历,头一回碰上这种事,他一时也无话好说。一言不发的赵队长也跟着他们沉默。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有说不通的地方。”华天鹰的这句话,让陈佳鸣第一个抬头。
“天鹰,我的分析,难道有错误之处吗?”他迫不及待的想了解真相。
“小陈,我先顺着你的逻辑继续说下去。这是一次愚人节的玩笑事件,我们暂且这么称它。‘南宫’小姐的室友,或者干脆说她的亲戚按照她的计划,去实施。漏洞已经被你说的很清楚了。我想补充的是,假如真有一个罪犯,那么,面对被流氓兔裹着的摄象头,他是根本无法弄清那是个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就好象我们大家,一开始也不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一样。‘南宫’小姐会给罪犯仔细观察,得出它是摄象头的机会吗?如果这的确是个罪犯,那么‘南宫’小姐一定不会这么做。所以,这是愚弄小陈的玩笑事件。更何况,在警局里的视频里,我们发现一件事,罪犯捂着‘南宫’小姐的嘴,跟着做出的动作,就是推开摄象头。当时,我以为罪犯看见你们聊天的画面,所以才会那么做的。但是,我们刚才看到这个显示器里的画面,却是小陈向‘南宫’推荐的服饰网站,而不是什么聊天画面,这更加可以让人轻易的察觉,这个绑架事件,是假的。”
“你补充的很好,还有吗?”郑队长问道。
华天鹰玩弄着一头长发,“可是,这里面还是有说不通的地方。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南宫’小姐这么耍你,目的是什么?如果目的是,让你立刻来找她,那么,你已经来了,却又为何不见她的人影?”
“先不谈这个。因为,还有可疑之处。”华天鹰提示道,“相信,各位还记得我们在派出所看到的视频吧?里面的‘南宫’小姐,只是化着淡妆。她在聊天记录里,只是说有些事,待会和你聊。并没有说要出门,但是,当我们走进她的卧室时,却闻到了一股很重的香水味。如果她不需要出门,为什么要擦香水呢?”
郑队长,“天鹰,可能是她想擦香水吧。”
“这个……看来你还不十分清楚。”华天鹰拿起化妆台上的一瓶高级香水,打开瓶盖,大家立刻点点头,表示,屋子里飘逸的就是那种味道的气味。
华天鹰指着香水,“这种牌子,叫SK--II,是进口的高级货。只是这一小瓶,市场价至少得四位数。由于它的价格很昂贵。所以,即使是时尚女性,在不外出约会,或者与朋友出门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使用它的。”
郑队长拼命的点头,好像很认真一样,“我说怎么宜婷买一套化妆品,要花几万块呢,感情这些高级货这么贵呀!”
“比这贵的多得是。电视里的化妆品,只是中等档次的化妆品罢了。一般的高级货,是不做广告的。”华天鹰放下香水,“她为什么要用香水呢?是因为刚从外面回来吗?当然不是,因为小陈一整个中午都和她聊天。房间里的气味不够理想,她可以用旁边的空气清新剂,没必要浪费这昂贵的香水。”
郑队长看看不吱声的小陈,对华天鹰说道:“看来,这一点非常可疑。”
“不过有一点却是很明显的。”华天鹰不等别人做出更加吃惊的反应,立刻说道:“如果这不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如果真的有人绑架了小陈的网友,那么,罪犯的目标完全可以锁定在她的亲戚身上。”
“为什么?”大家同一时间发出同一个问题。
“指纹啊。你们没注意到吗?视频里出现过罪犯的手,那只手上只戴了一枚戒指,没有手套。这里又没有除两位MM以外的第三个人的指纹,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个案子,一定与‘南宫’的亲戚有关。”
华天鹰的手机响了起来,大家又一次不吭声的情况下,这次的来电真的非常及时。
“喂,宜婷……我在现场。……真的跟她的那个亲戚有关?……还预测到什么?……哦?”华天鹰把手机递给了郑队长。
“恩……说下去。……我们正在努力。好的,拜拜。”郑队长挂上电话,将手机还给华天鹰,“宜婷告诉我们,得赶快想办法救人。受害者应该就在我们附近,所以,我们立刻去封锁这个社区的大门,做地毯式的搜查。”
话音刚落,房间外面出现了“砰!”的一声巨响,那声音比刚才防盗门倒下的声音要响很多。大家一起奔出屋外,探个究竟。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具女孩的尸体。
陈佳鸣只看了尸体一眼,立刻傻在那儿了。



3

水泥地上的尸体,脸孔已经歪曲变形了,但是,仔细观察一下,还是可以看出,死者生前是个什么模样。脑浆迸裂,流了一地,保安吓的跳进旁边的草丛,赵、郑两位队长也是紧皱眉头,不再多看。华天鹰陷入了沉思,小刘一脸难过的样子,死了一个漂亮的MM,对他来说当然觉得可惜了。陈佳鸣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地上的这个人在几小时前还在与他聊天,怎么现在就……
“小陈,我有问题要问你。”华天鹰碰碰他的胳膊,但陈佳鸣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好不容易回过神,他脱离队伍,咬着牙,一个劲的往远处跑去。面对小陈的这一举动,大家都可以理解。虽说他是刑警,但,亲眼看见朋友的尸体,他还是第一次,何况之前他们还在网恋。这种感觉,应该是非常悲痛的吧。
华天鹰朝楼上看去,三楼的窗户开着,里面探出位邻居的脑袋,见到尸体后吓的立刻躲回屋内。从尸体的现状来看,应该受到很大的冲击力才造成如此惨状的,所以,罪犯应该在更高的楼层。
再往上看,开着窗户的是八楼,也就是倒数第二层楼。那里趴着一位MM,她正是“南宫”的亲戚。此刻,她的双手轻轻的扶着阳台的玻璃窗上,一脚已经踏在阳台之外。
“别这样!”赵队长大吼一声,率先跑进楼道。地面的郑队长大声的安慰将要自杀的这位女孩,希望能给赵队长争取一点时间。在这段时间,只有华天鹰和郑队长两人站在原地不动。不同的是,队长负责安慰楼上的人,华天鹰却一直在盯着死者看。死者身穿的休闲装,正是她与小陈聊天记录里提到的,小陈送她的礼物。
“这……。”华天鹰的自语让一旁的郑队长听见。
“怎么?”
“她的衣服,不就是小陈送的吗?当他的面换上的。对吧?”
“就是那件,怎么了?”
“确认一下,没什么。”
他们再次抬头时,楼上的MM已经被顺利救下了。郑队长揪起趴在草丛里吓的半死的保安,“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叫救护车呀!”
“哦。”保安抬头的时候居然流出了眼泪。
上了八楼,赵队长真是厉害,一脚就踢倒了防盗门。这是与一楼相同式样的防盗门,不知道那位锁匠看到这一幕,会有何感想。屋内没什么家具摆设,客厅里只有一盏普通的日光灯,客厅里唯一的东西就是一进门就能看见的戒指,那戒指的价格看上去应该很昂贵,而且就是他们在视频里看见的戒指。再看阳台那里,已经没有人了。被救的MM哭哭啼啼的安置在卧室里。卧室根本没有床,没有凳子,小刘和赵队长不知道第几次做出了沉默。女孩就坐在墙角,不断的抽泣。
“舅舅,看来这已经充分说明这绝对不是愚人节的玩笑了。”华天鹰说着,走向窗台,朝下看去。他看看楼上,那户人家没有打开窗户,应该是家里没人,还没下班的样子。再看那具尸体,木纳的保安跑去叫救护车了,请救护车来也只是唯一的形式而已,再怎么说也是没得救了。
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华天鹰不想再看了,他回到屋内静静的思考。十五分钟过去了,华天鹰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不顾两位队长的阻拦,强行将手伸进MM的口袋。没有任何发现,没有任何东西,连买杂志的钱也没有。
不等他们开骂,华天鹰一口气再次回到一楼。楼上的三个警察全部探出窗外,看华天鹰究竟要做什么。只见他小心翼翼的将手伸进死者的口袋,搜索了半天,同样是没有任何钱物。赵队长忍不住了,事前华天鹰就当他不存在,现在,华天鹰竟然擅自破坏现场,他可算是找到骂他的理由了。
一旁的郑队长没有开口,他知道华天鹰虽然平时神经兮兮,但在这种关键时刻,做这样的事,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楼下的华天鹰左右看了看,他跑到三人视野范围的极限,对着前面的保安说了些什么。保安大声回答:“不知道!”
天鹰又一次跑进楼道,看那样子,好象是要上来了。
事实并非如此,因为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他们又一次听见了华天鹰在楼下大喊他们名字的声音。几人只好再度探头。
“舅舅,快下来!”
“怎么?他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外甥了?”不知所云的赵队长一头雾水。
郑队长哼了一声,只好下去问个清楚。小刘则负责给赵队长介绍“舅舅”一词的由来。卧室里的MM还在那里哭,一刻也不曾停止过。
郑队长指着华天鹰,“你搞什么鬼?”
“衣柜里的衣服全不见了,鞋子都还在。”
“什么?不可思议!”郑队长实际勘察后,才发现华天鹰所言为实。他怎么也不理解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那些衣服为什么会不见的。“天鹰,你刚才摸她们的口袋做什么?”
“她们身上什么都没有,不是吗?”
“是啊。莫非……”郑队长想了一下,“等等,两位女孩当中。一位死在那里,一位在楼上哭,这么说,拿走衣服的是……第三个人?”
“这里面可是大有文章呀。”华天鹰拍了拍队长的肩膀,好让他回到现实中来,停止他的臆测,“我们刚到这里时,有没有谁在意到八楼的窗户是开是关?”
“这谁会刻意去看呢?这里这么多户人家。”
“恩。那就是没有了。”华天鹰摸出手机,又放了回去,摇摇头,“小陈现在肯定不会接我电话的。舅舅,我只能问你了。”
又听到对方喊自己“舅舅”郑队长很不是滋味,但此时的精神食粮也只有华天鹰了。
“我想问的,也是刚才小陈没回答我的问题。小陈和那个MM认识多久了?”
“我不太清楚,只能初步猜测一下。大概半年的样子了,我见他每天中午都在网上,然后不停的敲打键盘,那样子应该是与人聊天吧。本来他上网从来不和别人聊天的,所以,我相信他的聊天对象就是那个女孩。”
“小刘知道具体情况吗?”
“他应该知道的比我多。”
“那我去问他。”华天鹰飞一样的又跑向八楼。
按照小刘的意思,陈佳鸣与这位网友认识有半年了。他们关系一直很好,但是,从来没听“南宫”说过,自己还有个合住的亲戚。小陈曾经想去上门拜访“南宫”MM,但对方拒绝了,小陈想可能是她觉得时机还未成熟,随便带男孩进家门不太安全吧。
那位MM还在哭,要向现在向她了解情况,恐怕依然不可能。
华天鹰扭向“舅舅”,对方正以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让我们重新整理一下谜团。首先是视频里的‘南宫’小姐被人绑架。然后,来到这里时,一切的迹象表明她不可能被绑架,小陈的逻辑推理理论上来说,是不会有错的。即,这是一起愚人节玩笑事件。跟着,我们又发现了她卧室里很浓的香水味。接下来,‘南宫’小姐坠楼惨死。我们发现了本楼层的‘南宫’亲戚,也有要跳楼的意思。我们上楼,之后,我搜了这位MM的口袋,没有任何钱物,我下楼搜了死者的口袋,也没有钱物。最后,再回到一楼室内的时候,竟然发现公共衣柜里的衣服全部消失。”
小刘说道:“没错,天鹰,你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没?”看他的表情,他也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华天鹰身上了。
“想知道确切的情况,何必问我?”华天鹰一把抓起还没停止哭泣的MM,“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
“你们别拦着我,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了。”华天鹰拨开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三双手,“MM,你的亲戚死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除你以外的一个人,趁我们不备,下楼拿了你们的衣服?他是凶手吗?我们是警察,你告诉我们,我们去抓凶手去。还你亲戚一个公道!”
MM不哭了,她的眼镜就像不适合佩带隐形眼镜的人,却硬要戴的那种效果,红的可怕。“他不是凶手,姐姐自己掉下去的。”
“说清楚些。”换郑队长审问了。
“姐姐站在阳台那里,想看‘猪猪’走了没,她看不清楚,所以就趴在阳台上,使劲往下看,谁知道不小心就掉下去了。”她又哭了,接下来,不管是谁问她话,她都不答。
“原来如此。”赵队长叹道,“那个跟你们一起的人,应该是跟你们关系一般吧?他看有机可趁,所以顺手拿了你们的衣服,跑掉了。”
“胡扯!”华天鹰正式的看着MM,“你姐姐是被你推下去的!”
在场的警方人士一片哗然。


4

“各位,让我来解释一下谜团吧。”华天鹰站起来,“这位小姐在撒谎。这是一起因为受到长期嫉妒,而犯下的杀人案。”
“观众”静静的等待着华天鹰出色的逻辑。
“首先,我们都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也是我刚刚才发现的。当时我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就是一楼卧室门上的破损痕迹。我们都被假相所蒙蔽了,我们都先入为主了。从视频来看,整段视频是真切的绑架案,而非愚人节的玩笑。”
“陈佳鸣的推理最大的一个漏洞,就在于门上的痕迹。”华天鹰用身边的木门做了示范,他指着门把下方巴掌大小的距离,“一楼的痕迹在这里。按照陈佳鸣的逻辑,绑匪踹开门,经过了一长床的距离,绑架了‘南宫’小姐。‘南宫’除了绑架的一瞬间,在那之前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所以他认为那是‘南宫’事先安排好的计划。再加上我的那段愚蠢的补充,更加让大家对愚人节的玩笑这个逻辑,而坚信不移。在此,我很抱歉。但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太多。”
“然而,我们可以反过来去想一下。那个门上的痕迹,为什么不能是在实施绑架之前或者绑架之后而造成的呢?作为我个人,我更偏向于绑架之后,去踹门的这一说法。因为我有理由相信,‘南宫’小姐根本不知道‘绑架’这件事。正如我之前所说,按照陈佳鸣的逻辑,那是愚人节的玩笑。但是,当时我就提出了反驳,因为我根本想不通,‘南宫’小姐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跟他开这个玩笑。只是为了跟他开玩笑?不可能的事情。我说了,如果是那样,小陈赶到现场时,她又为什么要失踪?她可是个思维正常的人,思维正常的人开这种玩笑都应该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自己不及时出现,小陈必然会报案。那样,就不好收场了。各位,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大家点头让他继续下去。
华天鹰继续盯着MM一字一句的分析:“如果是绑架之后造成的痕迹,那么事实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让我们来大胆的想象一下当时的情景:罪犯走到‘南宫飞雁’背后,一手捂住她的嘴,让她昏迷。罪犯应该是一个她相当较熟悉的人,否则,如果有陌生人在家,她再怎么说,也应该回头的。但她没有,而是继续浏览那个服饰网站。罪犯捂住她的嘴,在这一瞬间,罪犯用另一只手推开了旁边的摄象头。罪犯怎么知道那是摄象头?很简单,在之前,我已经解释了。现在再声明一下,因为罪犯对这个房间很熟悉,他不像我们,要仔细的去看,才知道那是摄象头,因为,罪犯与受害者相当熟悉。”
“罪犯为什么要推开摄象头?再简单不过了,因为他比我们都清楚,‘南宫飞雁’在之前,正与陈佳鸣视频聊天。虽然当时罪犯所看见的是服饰网站,但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所以,他推开了摄象头。”
“我们在视频里还发现了一件事,这件事,我猜想可能有些人已经淡忘了。所以,现在必须提醒一下各位。当时,视频里的‘南宫’被人捂住嘴的一刹那,就闭上了眼睛。这一点,我当时以为是受到了惊吓。但是,反观以往所看的电影里,一些类似的情节。当一个人被身后的人突然捂住嘴时,所做出的反应,却是张大了眼睛,那是恐慌的一种表现。所以,视频里‘南宫飞雁’闭上眼睛,绝对不是惊吓。闭上眼睛难道任由罪犯摆布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张大眼睛与微微闭眼,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在受到突然袭击的情况下,居然闭起了双眼。只有一种可能,罪犯使用的,是迷药。通过刹那间就闭眼,又让我想到,迷药的剂量很大。足以让人在半秒不到的时间就昏厥过去。当时我们从视频里得知罪犯没有戴手套,由此可见,迷药是涂抹在罪犯手上的。迷药会产生气味,剂量大的话,气味会浓一些。如何解决现场的气味?罪犯想到了梳妆台上的香水。不过,用大量的空气清新剂应该也可以解决味道。至于,罪犯为什么会选择香水,我到现在也不得而知。”
“请允许我打断一下,华天鹰。”赵队长说,“按照你的意思,迷药的剂量很大。气味很浓,这点不假。但是,如果气味浓的话,‘南宫’小姐没有理由闻不到呀。要知道,卧室的门与电脑之间,可以是隔着一张床的距离呀。”
华天鹰点头,“关于这点。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罪犯与受害人很熟,所以,在‘南宫’上网时,感觉到罪犯进入她的卧室,也不会产生太多的敏感。另外,罪犯的速度很快,极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完成犯罪手法了。也许‘南宫’小姐当时闻到气味了,但是,在她未做出任何反应时,她已经昏迷过去。因为罪犯速度快,所以,‘南宫飞雁’来不及做出反应。”
“天鹰,我想知道两件事。”郑队长说,“到目前为止,你的推理没有问题。但是,我迫切想知道,你和保安说了什么?然后他说‘不知道!’另外,请你现在就告诉我们,你搜死者和这位小姐身上的口袋,是做什么用的?”
华天鹰看着面无表情已经停止哭泣的MM,“我刚刚打算谈到这两点,你就先问了。关于你说的第一点,我是请教保安,八楼住的什么人?住这里有多久了?保安表示不知道。因为那位保安来这个社区的时间也不过是半年,所以,我相信,八楼的这位住户,应该是半年前入住这里的。至于,为什么这里会一片空荡。我想,其实也不难猜到。‘南宫飞雁’的妹妹既然能到楼上来,很显然她认识这里的人。但是,这里什么家具摆设都没有,所以,对方根本不曾住过这里。只是,对方拥有这里的钥匙罢了。第二点,我搜她们姐妹俩的口袋,只是因为,我想到一件事,一件很简单的事。”
“既然她们能来到八楼,那么,她们当中或许会有一个人拥有八楼房子的钥匙才对。但是,两姐妹身上的口袋里,均没有钥匙。这让我当时就想到,肯定有第三个人,所以,当时我就在想,这第三个人,一定与两姐妹多少有点关系。楼梯上下跑动的人也只有我和你们警察,我认为,他说不定先躲进一楼的房间了,因为一楼的门是敞开的。那时我重新进一楼108室,我以为他会躲在衣柜里面,就打开一看,却发现衣服全都没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郑队长说道,“当我们发现尸体的时候,第三个人一定是躲在九楼的楼梯口,楼上没有人在家,所以,不用担心住户突然开门看见他。待我们全部跑进八楼,他再从九楼下来,迅速跑进一楼,拿了一堆衣服逃走了。”
“他可没逃得掉。你忘记了吗,这个社区,只有一个大门啊。当时保安回办公室打电话了,看见他抱着衣服跑出来,这样可疑的一个人,还不当场逮个正着?”华天鹰拦住正要一探究竟的警察们,“不用去问话了,陈佳鸣已经在那里刺探内情了。”
赵队长暴跳如雷的吼道:“我说华天鹰啊,你逗我们开心是不是?这种事情怎么现在才说?”
“赵队长,是吧?”华天鹰没有多看他一眼,“每个人都有说谎话的可能,难道你连这也忘记了?你是愿意听谎话还是听我的逻辑?”
姓赵的被华天鹰这么一说,气的脸色通红。背对他们,脸帖着墙壁。一副面壁思过的可怜相。
老郑发话了,“天鹰,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说明,为什么罪犯是眼前的这位女孩呀。”
“我之前怎么说的?我说,这是一起因长期受到嫉妒而发生的杀人案。”华天右手五指伸进长发里,“108室有两个卧室,布局差不多。但是,为什么共用的衣柜和梳妆台会在‘南宫飞雁’的房间呢?她的房间,已经很挤了。干嘛不挪一样东西出来,放进妹妹的房间呢?我的分析:‘南宫飞雁’对妹妹很霸道,什么都不给妹妹用。自己对那些物品也只是为所欲为。所以妹妹想杀了她,但是妹妹说姐姐是不小心摔下去的。这点我就表示反对,她很显然是推姐姐下去的,因为迷药的剂量不可能那么快就消去。但是妹妹忽略了一件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南宫飞雁’在视频聊天里,穿上了陈佳鸣送她的衣服。她表示,自己有件相同的,所以,妹妹看见姐姐穿着那件衣服,以为是自己以前也穿过的呢。她认为,如果她把姐姐推下去,在衣服上留下指纹,可以解释为那件衣服她以前也穿过。可惜啊,现在死者身上的衣服,只有她一人碰过,上面如果有妹妹的指纹,那就说明妹妹是凶手喽。至于凶手为什么不可能是第三个人,理由很简单:第三个人去拿衣服,无非就是妹妹对他说‘尽管拿吧,反正她生前对我也不好,拿得越多越好。’第三个人只不过是个帮兄。大家看见门口那枚戒指了吧?如果我没有猜错,肯定是因为第三个人贪心,想拿妹妹手上的戒指。妹妹刚摘下的时候,他就听见上楼的脚步声,于是立刻躲到九楼。设想一下,如果推姐姐下去的是第三者,妹妹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凶手在楼上?就是因为她想把所有事情承担下来呀。唉,可惜呀,她看见警察的时候,又害怕了。想推脱所做的罪恶之事……”
突然间,一直无语的妹妹跳起来给了华天鹰一巴掌,跟着又坐回地上哭了起来,那哭声真的好可怜,那哭声,暗示着众人,她曾受过很多的委屈。
华天鹰捂着被打的脸,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看着小刘,小刘双手一摊,好象在说:关我鸟事?再看赵队长脸上兴奋的表情,好象在称赞小妹妹的功劳一样。最后视线落到老郑身上的时候,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华天鹰含冤被打,冒出一句,“老子不干了!”奔下楼去。




5

咖啡馆里只剩下最后两位客人了。柳宜婷对华天鹰说:“还疼吗?”
“只有你对我最好了。”华天鹰有气无力的样子,像个乖宝宝一样,失去了往日的风采。
“想知道,一些你不了解的细节吗?舅舅都告诉我了。”柳宜婷往华天鹰的辈子里加了点咖啡,“妹妹确实很嫉妒姐姐,正如你的推理那样,‘南宫飞雁’很少给妹妹用那些东西。这两姐妹,父母死得早。去年,病故的奶奶在遗嘱上立下字据,房子归姐妹俩所有。姐妹俩都没有工作,所以她们必须得出去找工作。”
柳宜婷看着两眼发呆的华天鹰接着说,“由于称心的工作不是很好找。所以,她们一直没有找到。后来,姐姐当了三陪女,有了一些钱。就找了平城花园108室租了下来,在那之后,她曾多次让妹妹也做那份差事。但妹妹一直摇头,姐姐很不乐意。所以,从那以后,她就没有给妹妹用自己的东西。由于姐姐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所以,家里的衣柜里,摆的都是休闲服饰。那些性感的衣服,都在舞厅的更衣间里。”
“杀死姐姐的,的确是妹妹。真实情况,你已经分析出来了。至于,那第三个人,是姐妹俩的一位早年好友。那个男人,整天游手好闲,也曾因为盗窃罪蹲过几次大牢。看见死尸,对他那种没有良心的人来说,根本不必大惊小怪。”
“之所以妹妹没有用空气清新剂覆盖迷药的味道,是因为妹妹很不服气,所以,才浪费了高级香水。其实,妹妹只是嫉妒姐姐罢了,还不至于想杀死姐姐。真正让她起了杀人之心的原因,就是因为‘猪猪’的出现。关于八楼的那件房子,是那个第三者在姐妹俩没住进一楼的时候,早就买下的。房间里之所以没有装修,完全是因为,那个第三者看上妹妹了。希望妹妹能搬进来跟他一起住。妹妹实在受不了姐姐给予的委屈,就决定住进八楼。小陈和‘南宫’聊天时,对方所提到的‘有事,待会聊。’就是想了解一下妹妹将来的打算。”
华天鹰眼睛一亮,“陈佳鸣?”
“是的。”柳宜婷轻抚着自己的漂亮脸蛋,“小刘给你介绍关于陈佳鸣和网友的时候,不是表示‘南宫’是位很传统的MM吗?但是,传统的MM,怎么可能在视频里,当着别人的面换衣服呢?事情是这样的,最先和小陈聊天的,是姐姐。后来,由于姐姐晚上要上班,就由妹妹用电脑,跟小陈聊天。小陈越来越喜欢这个听话的女孩,所以,有那么一天,就开始称呼她为‘老婆’。妹妹,也很开心的唤他作‘老公’。这件事,被姐姐知道了。姐姐觉得,陈佳鸣是个白痴大学生,他的钱,应该很容易赚。所以,就想骗取他的感情。此后,跟他聊天所用的语言,越来越亲密。当妹妹明白姐姐用意的时候,她很不高兴。姐姐为此设置了电脑的开机密码,不允许妹妹用电脑跟‘猪猪’聊天。她还警告过妹妹,如果哪一天她发现主板里的电池曾经被取下过,她绝绕不了妹妹。没有工作过的妹妹听了这话,很难受。她没钱,不可能去网吧上网,告诉‘猪猪’,‘南宫飞雁’是两个人。”
“妹妹太爱‘猪猪’了。眼看着姐姐就要把他从自己身边抢走,而且最终目的是欺骗他。妹妹很伤心,再加上之前对姐姐的憎恨,所以,引发了她杀人的念头。”
华天鹰追问道,“那她有没有解释为什么打我?”
长长的秀发在空中飘起,柳小姐摇着头,“不过,我猜。那是因为她已经受了非常多的委屈,当时,你不断的通过‘罪犯’来讽刺她。所以,控制不住情绪,才打了你吧?”
“呜呜……我真冤枉。”华天鹰拖起柳宜婷的手,“你舅舅对我今天的表现,有什么评价吗?”
“想听真话?”
“当然了。”
“他,他回家后开心的要死。又是跳又是唱的……”
“打住!我知道他为什么而开心。哼,那个坏男人。”华天鹰看了一眼时钟,时候已经不早了,再不送女友回家的话,天知道老郑怎么骂他。他朝着招待挥了挥手,“买单!”刚要付帐时,华天鹰在口袋里摸了半天,自语道:“钱包被偷了?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
“哼哼!”柳宜婷冷笑一声。向对手表示,哪有她猜不到的事情呢?
华天鹰老实的掏出钱包,又一次露出调皮的笑脸:“愚人节快乐!”

(完)
  • 上一篇文章:黑暗中的女孩(恐怖悬疑小说)

  • 下一篇文章:首届大赛征文之(18)【杀手无罪】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royal阿元』于2004-9-14 12:24:00发表评论:

  • 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过程看得我一头雾水,不过结果解释得很清楚,很有条理。佩服佩服。
    一个小小的意见:派出所里面应该不会有刑警吧。
    上班聊天还视屏,还不穿制服.......幸福的公安生活,不过我知道有。
    服部的语言用的是越来越好了。第六感,呵呵,是小宇宙么?
  • 唐娜丽』于2004-9-13 23:16:00发表评论:

  • 早就听说服部GG要写一篇新的网恋故事,呵呵,今天终于等到了……

    赞美的话人人爱听,就不多说了,只说一个小小的遗憾。:e:e

    那就是——那瓶SKII的香水~哈哈~

    男生果然不太明白女生用的东东呀~SKII是保养品的牌子,的确够高档,6片面膜要卖980,可香水是化妆品啊~也就是说,SKII的香水是不存在的……

    要不改成香奈儿5号的香水好了~价格虽然不够4位数,也很可观啦~哈哈
  • lidy0490』于2004-9-13 1:09:00发表评论:

  • 很有才
    羡慕佩服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你的眼神[3698]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四)…[2571]

  • 狂探四人组(5)[2145]

  • 中原镖局(二.三.及地图)[2538]

  • 【圣诞征文15】谁杀了圣诞老人?…[4294]

  • 蛙声一片——开场白[2413]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俄国舞鞋之…[3672]

  • 阴谋彩票(三)(小僧)[3596]

  • [原创]最后的电话(半悬疑小说)…[3706]

  • 该隐号疑云(16)修订[2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