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二章)
 作者:郑学华  人气: 2508  发表于: 01年08月18日15点2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二章  草稿失踪
                                 1
    10月7日农历初八这天,李进财因为不知道文化局采风团几点出发,早早就起床,到车站,在车站的小摊上吃了豆浆馒头,坐着等。等了一个多钟头,看看快要八点了,才见到有两个像是“文化人”的进来,李进财认出高一点戴着近视眼镜的是他高中时的同学、市内名小说家陈立波,另一个矮胖一点的是浦光报社的记者吴大名。吴大名几次采访过章家溪,有点面熟。
    “进财!”陈立波看到李进财在车站,有些惊讶,“你在这干什么?查案吗?”
    “不,我是来坐车的。你们是要去章家溪采风的吧?”
    “是啊。”陈立波点点头。“你也要去章家溪么?”
    “我想同你们一起去采风,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应该没问题,再说,在章家溪,你是主人了。”陈立波说。
    吴大名很热情说:“等等车就到了,八点钟出发,文化局的面包车,宽着呢,挤一个完全没问题。”
    正说着小鸟高飞蹦跳着进来了,向陈立波吴大名招呼道:“你们来啦!”见李进财也在其中,十分惊讶,点了一下头,算是招呼。
    李进财叫“高飞!”
    高飞说:“你在这干什么?”
    “我……”李进财有些结巴地说,“我想跟你们一起去章家溪看看……,那是我的辖区。”
    高飞故意激了一句,“还不知道他们欢迎不欢迎呢。”
    李进财尴尬地搓着手。
    吴大名忙打圆场:“等会儿周局长来了,问他一声车子够不够坐。够坐我们就一起走吧。──啊,说曹操曹操就到。他们来了”。
    李进财看见一个矮墩壮硬、满面油光的中年人和一个高瘦的留着两撇胡须、戴着深度眼镜颇有风度的学者模样的人走过来。吴大名先将他们介绍给李进财。果然正如李进财所判断的,那个油光满面的是文化局周到周副局长,未当副局长时曾写过一些散文游记什么的,当了副局长后就极少看见他的文章了;高瘦的是文化馆馆长郑宏澜,是个对考古颇有造诣的专家,李进财在报刊上偶尔读到他写的“考古散文”,他笔名“巨浪”。
    周到他们见吴大名同一个并不认识的穿着警察服装的人在一起,以为是车站派出所的,正担心出什么事,吴大名说:“这位是凤雉派出所所长李进财,他这次要同我们一起去章家溪。”周到放了心,十分热情地说:“好啊好啊,有李所长护着,我们一路上就安全多了。”说完就很有风度地笑。郑宏澜见是平日里扬威作势的警察,心中有些看不惯,就说:“李大所长没有车吗?”李进财红了脸,说:“我的车在镇上执行公务,这次要搭你们的车,可以吗?如果太挤,我就坐其它车了。”周到忙说:“车子宽的很,有你坐着,我们采风就气派了。”
    周到、郑宏澜也对先到的陈立波他们亲热地招呼,这时李进财看到一辆中型面包车已驶进停车场,一个女人从副驾驶座里伸出手来大声地向这边招呼。李进财说:“是不是车到了?”
    大家往外看,说:“车到了,车到了。”于是大家上车。周副局长对已在车上的女人说:“林婷,你倒是捷足先登呀。”李进财想原来她就是诗人林婷。
    林婷说:“明知故问。你知道司机小胡是我邻居,这么好的走后门机会,不走白不走。”
    周到说:“大家上车吧。刚才凤雉镇的黄镇长给我打了手机,说他们要在镇上开个小型欢迎会,这不在我们计划内,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
    于是李进财跟着大家上车。车子开动了,高飞挑逗似地看着李进财,又看看大家,说:“你们听说了没有?章家溪可是藏着很多财宝那。”
    “什么财宝?”周到说,“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当然没听说啦,要是让你知道了,还不让你周局长给挖走了。”仍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林婷转过头来对坐在第一排的周到媚笑,口气却是挖苦的:“什么样的财宝你不要。”
    周到说:“当然,好东西,多多益善。”
    吴大名说:“立波,高飞的小说最近写得很不错了吧,连说起话来也跟真的一样。”
    陈立波笑着道:“不错不错。”便真的说起高飞小说的“好处”来。高飞明白吴大名话中讥讽的含义,不依不挠地说:“怎么不是真的!你记得章家溪畔章家的传说么?章家的财宝的秘密就在章家的歌谣里。‘一屋九门楼,莲花栽瓮头。谁人能得去,黄金九担零一头’。只要解释对了这句话,就能找到财宝了。有九百多斤的黄金呢。”
    吴大名却平淡地转移了话题。“你正在写作小说《章家溪迷案》吧?章家的传说已有二三百年了,这里边的人生际遇完全可以写一部长篇。”
    郑宏澜也插入道:“我对章家溪考证过六七次了,章家早在清朝初期就不知所终,而章家传谣更是无稽之谈。当然啦,如果从文学的角度,是可以虚构一些故事的。”
    高飞并不把自己的话当成真的,可吴大名和郑宏澜居然认真了。高飞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便继续道:“我查到了一些古籍,发现了一幅很奇怪的地图,这地图画的就是章家溪,如果把地图同章家歌谣结合起来,就能找到藏金了──这一次我要试着找一找。”
    “地图?你还有地图?”李进财插话道。
    高飞白了他一眼。却让郑宏澜看到了。“高飞是杜撰惯了。”他笑笑。
    吴大名哈哈大笑:“高飞,你这次去章家溪找到藏金,可别忘了见者有份啊。”
    “当然啦,见者有份,我让大家都发一笔横财。”高飞依然一本正经地说。
    “是吗?”郑宏澜沉着脸,疑惑地看着高飞。
    这边,李进财忧心忡忡地看着高飞,几次欲言又止。高飞调皮地笑了笑,向李进财丢过一个媚眼来。
    李进财看得痴了。
                                   2
    车子直接驶进了凤雉镇政府。在镇政府门口迎接的是镇党委宣传委员曾明远,曾明远是章家溪早期开发和保护者之一,对章家溪一带的风物人情十分熟悉,他还是一个“快嘴”,说起章家溪的风物传说,绘声绘声,妙趣横生。因此,每当有重要客人到来,总少不得要曾明远导游。采风团这次来时已预先向镇里打招呼,非要曾明远参加不可,因为他本身就是章家溪风物传说的“集大成者”,需要挖掘他的素材,更需要他的“导游”。采风团成员都来过章家溪数次,同曾明远相当熟悉。大家下车,便同曾明远说笑着进入镇政府。
    镇长黄吉官见到周副局长,原也是熟人,这次少不得要客套一番,于是周副局长又向黄镇长介绍了采风团的成员。黄镇长年轻时也曾当过“文学爱好者”,对文化是格外重视的,见来的都是市内文化界的专家名人,自然分外殷勤。黄镇长说:“今天刚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客人来,我替你们介绍介绍,等下你们一起游章家溪,也好互相照应。”便将采风团诸位请到他的办公室。
    黄镇长办公室内早已坐着两人,一男一女,男的长着副马脸儿,年龄在四十五岁上下,个儿不高,却“横向发展”得厉害,在笨重的酒桶上胡乱安着个马头,那模样儿活脱一个卡通人物。女的极为娇小,有着小燕子赵薇一般的脸庞和大眼睛,身材也相当,只是比小燕子整个儿再缩一层水,又比小燕子文静娇媚多了,因此,虽然有了张“明星脸”,却同明星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黄镇长介绍“卡通马头”原来是香港齐宏发公司的经理王昂扬,王经理计划投资章家溪,搞旅游、房地产开发,“扔个三千万美金在章家溪”;女的是王老板的秘书丁霞。于是众人少不得又互相客套吹捧一番。
    在男人们官样儿的充满虚情假意和铜臭味儿的氛围中,高飞耐不住,便同林婷一起出来,曾明远也出来陪她们,将她们领到自己的办公室。曾明远的办公室三面墙壁都是大书架,上面堆着各式各样的书籍,插花儿摆放着各种石头、树根、小工艺品;墙上其余地方也都让书画占据了,办公桌、茶几也都散乱地放着书籍和工艺品,整个房间十分杂乱,而过多的名人墨宝使房间有了“奢侈”的感觉。高飞说:“你这是名人密集型的办公室哩。”林婷也说:“是啊,人口密度太大,计划生育一定没有搞好。”曾明远听出两位女同胞话中的意思,小声说:“挂在墙上的是按官位排列的,锁在箱子里的才是真正的名家之作。”高飞不满地说:“干嘛要这样。”曾明远笑笑:“我是个‘守财奴’,好东西是要留着自个儿欣赏的。”林婷说:“看来你这书房里假冒伪劣还不少呢。”曾明远说:“假冒伪是没有的,劣有些。”高飞说:“你看,他嫌一个‘劣’字不够,要四毒俱全呢。”大家便笑。
    曾明远说:“你们先坐,有几个人也要同行,我叫他们来认识一下你们。”
    一会儿曾明远带了二女一男三个年轻人进来。两个女的,一个块头稍小些,穿着一件蓝底白花的连衣裙,两条又粗又长的辫子直垂到腰间,她说话、微笑时便露出两个酒窝来,一副妩媚女儿态。她是蓝兰,是樟树桩村的村长。另一个比蓝兰稍高,瓜子脸,大眼睛,修着少男式短发,穿着黄色的紧身背心和超短裙,完全是一副新潮的气质。她叫叶佩华,原先在树兜村小学教书,现在被章家溪管委会借用来帮助“导游”。那男的叫徐斌,中等身材,留着长发,鼻梁间架着个近视眼镜,是镇政府的干部。这三个人高飞都认识,徐斌还是个相当痴迷的文学爱好者,写了许多习作寄给高飞,高飞有时也修改后在报纸上发表,因此对高飞,徐斌一口一个“老师”叫得勤,其实年纪大家都不相上下,高飞因此反而觉得不好意思。高飞说:“不用介绍,我们都认识。我们这次其实是来向你们学习的,采集民间故事,是你们给我们上了一课……”
    几个人正在一起说笑着,外边有人叫开会。于是大家便又出来,到镇政府的会议室中各自找了凳子坐下。
    会议开得很简短,主要是镇长讲欢迎市民间文学采集团到章家溪,专程收集改编章家溪民间文学,将提高章家溪旅游风景区的文化品位,促进章家溪旅游开发区的发展云云。周副局长代表采风团表达了一番感谢的话。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按照原先的安排,上午大家便分成两组去群众家中采访,曾明远、徐斌、叶佩华、蓝兰四个陪同“采风”的人员也分成两组带着采风团成员走街串巷而去。
                                   3
    会议一结束,李进财立即找到了高飞,把她拖到一旁,小声说:“你在车上说你有章家溪章家藏宝的地图?”
    “哪儿呀,我是信口胡诌的。对于郑宏澜那股认真的考古劲儿,我只有这样才能打击他!”
    “可是……”
    “可是什么。这一切都是我虚构的小说的素材……谁会当真呢。”高飞依旧笑吟吟地说。
    “如果你的虚构过于‘真实’,就有人可能会当真。”李进财忧心忡忡的说。
    李进财没有参加“采风”,他回到镇派出所。
    处理好几起事务,李进财来到镇政府,刚好采风团他们也回来了。肚子早已饿得呱呱叫了,这时黄镇长打招呼,大家去食堂吃饭。虽说是在食堂吃的便饭,却加了许多菜肴,颇丰盛的。采风团的众人一桌,由黄镇长亲自陪着。另一边的几张桌上,镇上的干部也都在一起吃,人很多,乱哄哄的。饭桌酒席上的应酬自有程序,只是因为接着还要“工作”,这程序便大打折扣,只黄镇长和周副局长各自代表东道主和客人喝了几杯。
    李进财也在镇政府吃饭。吃过饭李进财去曾明远的房间找高飞,却听见高飞大声叫“我的草稿不见了!”
    房间里只有曾明远、林婷、高飞三人。林婷说:“你有没有拿出来忘了放在哪里?”
    高飞摇摇头。“我根本没有拿出来过。”
    所谓的草稿就是李进财曾经看过的《章家溪迷案》提纲。高飞放在她的记者包中,来到镇上后便一直放在曾明远的房间中,那种包子根本就没有锁,也没必要锁起来。
    李进财说:“你在这之前有没有查看过你的包,草稿在不在?”
    高飞说:“去村里采访时我打开包拿本子,看见稿子好好的还在呢。”
    “那么你回来之后呢?你还打开过包吧?”
    “我同林婷、陈立波回来,心思还在那些有趣的民间传说中,我打开包,把本子塞进去,就又拉上了拉链,好像看到了草稿……是的,草稿在么!”
    “也就是说,草稿就在你去食堂吃饭这段时间,有人来到这个房间,拿走了你的草稿。”
    “是的,肯定是这样的。”
    曾明远说,“可能是谁好奇,想看看里边精彩的故事吧?──我去把所有的人都叫来,问问他们。”
    曾明远去叫人,林婷突然说:“我想起了一件事,今天上午我没有吃早餐,因此午饭最早吃,我吃完午饭回到这里,看见……”她有些犹豫该不该把这个人的名字说出来,“我看见蓝兰正在翻高飞的包子。我问她:‘你在找什么?’她说:‘我把几张相片放进去。’她说着就走了。”
    高飞说:“是我叫蓝兰把相片放进去的,我问她有没有反映章家溪畲族民间风情的相片,好在报上发表,她说有,就拿了来,那时我在吃饭,就叫她放到我的包子里。”
    这时候大家都被曾明远叫了来,李进财问蓝兰:“你把相片放进去时有没有看到一本草稿?”
    蓝兰想了想说:“好像没有。包子里只有一本笔记本,没有看见稿子一类的东西。”
    李进财又问林婷:“你午饭后就一直呆在这房间里吗?”
    “没有。我去外边走了走,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吃好饭回来了。”
    看来没辙了。周到说:“高飞的小说稿原来就不是机密的东西,大家要借看我想高飞也没有不允的,因此这极有可能她一时疏忽,撂在哪儿了。说不定在我们采访过的农家里呢。我们原计划在龙岗吃午饭的,已经耽搁了两三个小时了。我看是不是请镇政府的同志帮助找一找?就让明远安排一下好不好?”
    曾明远忙说:“好的好的,我交待几个干部分头去找找。”
    李进财也故作轻松地说:“这是一件小事情,高飞的小说提纲。很可能是她放在什么地方又忘了。小说提纲吧,想必作者还会记得,丢了还可以再写,请大家不要受这事的影响。不过如果谁发现什么情况,请找我单独谈。──好啦,我们准备下一站出发吧。”
    也只好如此了。高飞不便多说什么,于是大家准备乘车出发。还没踏上章家溪风景区,路途还早呢。
    李进财趁大家准备出发的当儿找到蓝兰,把她叫到一边。“你把相片放进去时有没有看到什么人从里边出来?”
    蓝兰犹豫了许久,然后使劲地摇着头:“没有,我没有看见。”
    李进财冷峻地说:“不,你看见了,是不是?”
    蓝兰点点头,“这只是小事,请你不要声张,好吗?就算你查出谁拿的,也不要声张,悄悄地再把稿子放回去,好吗?”
    “就依你吧。”
    “我看见叶佩华从走廊走过,徐斌跟在她的身后,她们好像是刚从那房间出来的。”
    “他们手上有没有拿着什么东西?”
    “我没有注意到,应该没有。”
    “如果他们两人从走廊上走过,你认为这是正常的吗?”
    “正常。不过那时俩人好像不大正常,──我说不准,我感觉到他们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你因此怀疑他们中至少有一个人偷了高飞的手稿?”
    “说不上怀疑。我只是觉得他们当时有点怪,两人好像有什么事情。”
    “会是什么事情呢?”李进财说,“也许他们两个相好?”
    “我听说徐斌在追叶佩华呢,追得很紧。”
    “追得很紧,但还是被你看到了,是吗?”李进财开了个小玩笑。
    监兰笑了起来。





  • 上一篇文章: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一章)

  • 下一篇文章: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