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心碎情人节(献给故去的云和我心爱的推门)
 作者:poirot  人气: 3494  发表于: 02年05月29日08点3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思念
穿着那件心爱的大衣,在城市的霓虹灯下缓缓地走着,忘却了时间和空间的存在,只是麻木地向前走。冷风卷着零星的雪花轻抚我的脸,也吹拂着我沉重的心。有人说思念是一种有重量的东西,适当的思念会增加生活的分量,化成美好的回忆,而过度的思念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现在的我就快被这种思念压垮了。
我叫佟雨,她叫丘云。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她名字的谐音和我名字的改良正好是秋云和冬雨,在外人来这很俗,但却使我们拉近了距离。高中时我和她是同班同学。我们之间一直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好感。它就象一块巧克力,浓浓的,甜甜的,但放在阳光下就会被晒化。也许大家都躲避说出口后的几分尴尬,也许她有女生特有的矜持,而我有男生的一点可笑的尊严,就这样在这种微妙的好感下度过了三年的高中时光。经过黑色的七月,我和她竟然奇迹般地考入了同一所大学。上天的再次成全,使我们的关系稳步升温,转眼到了大学的第一个情人节。我决心在这一天说出我俩心知肚明的秘密。就当美梦即将成真的时候,她宣布了一个无情的消息,她要离开这片国土到美国留学。感情的宫殿在瞬间崩塌,美梦也变得支离破碎。“为什么会这样?”我在电话里问她。“不为什么,忘了我吧。”淡淡的一句,接着是电话的忙音。
以后的日子空白,苦涩和混乱。我最多只能通过冰冷的屏幕看她发来的简短的E-mail。我背负沉重的回忆毫无知觉地走自己眼前的路。本想出来吹风,没想到街上充满了关于情人节的广告标语,更加深了我对她的思念。新同学见到我说:“你脸色怎么这样白?”我说:“因为血从心的裂缝流走了。”新同学吃惊得瞪大眼睛走了。老同学见到我说:“你怎么瘦了?”我说:“因为心头的包袱太重了。”老同学拍拍我的肩膀也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

喜悦和忧虑
夜里回到家中,打开电脑渴望能收到她的E-mail,但新邮件中只有几封恼人的垃圾邮件。心中烦闷,一个叫推理之门(www.tuili.com)的地方灌了一下水。这时,手机清脆的短讯提示音响起。“是她!”
我喜上眉梢,不禁叫出声来。“雨,好久不见还好吗?分别一年了,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忘了彼此。但思念随着时间的延长而递增,今年寒假我会回国,2月14那天聚一聚吧。你一年前要对我说的
话还记得吗?还会说出来吗?云。”我的心脏激烈地跳动,血涌上本来惨白的脸。我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颤抖的手几乎承受不住手机的重量。我真想跪下来感谢上天的恩赐,真想对充满我水帖的推理之门说一声抱歉。“她要回来了,她要回来了!”大脑中反复重复着这句话。这时手机的提示音有响了起来。“我其实也是不得不回来,有个秘密我只想告诉你,也能告诉你,我杀了个人。”“天呀!这~~。”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把这条短讯看了好几遍。“号码和刚才一样。”我飞快地拨通了号码。“喂,云是我。”“恩。”是她的声音,那么熟悉,那么甜美。“这一年你过得好吗?”“你呢?”她反问道。“我很不好。”“我也一样~~”听到这个答案我的心跳得更快了。“云,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我知道,不用说,我懂,因为~我也是。”我有些哽咽了“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要问了,我回去的时候会给你一个答案的。”“你说你杀了人?云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不我是认真的。”“不会的这不是真的,你怎么可能杀人呢?”“不是真的,我是杀了一个人,我只和你说,因为只有你才能理解我。”“他是谁?”“见面时说吧,在电话里不方便的。”“不,我现在就要~~~”不早了,睡吧。”电
话断了,我有些发狂的感觉,再一次拨着那个号码。“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天!这也太~”气得我险些把自己的手机在地上摔个稀烂。她杀了人?我的云杀了人?不会的,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2月4日,离她回来还有10天。这将会比那一年更加难熬呀!喜悦与疑虑进一步鞭挞着我的灵魂,
“她要是真的杀了人,我该怎么办?帮她掩盖罪行?”我犹豫着。平时的正义感,在这颗因爱而疯狂的心中早已荡然无存了。

殉情
2月6日我收到了她的一封E-mail:雨,最近我被一些事情缠住了,但我会尽快解决的。2月14日那天我一定会回来的。云。
“什么事情呢?她的罪行被发现了?”我双手狂敲键盘Re了一封安慰性的信,并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2月14日快点来吧,她一定要回来呀。”一个声音在心地呐喊着。
2月7日,我习惯性地摊开当天的《北京晚报》,但报纸上的字句根本无法进入我的大脑。“她现在做什么呢?怎么样了?”也许想念过度的原因,眼前的这张新闻图片好象出现了她的面庞。惨白的脸,紧闭的双目,天呀!她怎么了?不!我突然惊醒过来:“这不是幻觉。”新闻的标题赫然闯入大脑:“美国加洲两中国留学生双双殉情。”我昏沉的大脑突然想炸开了一样,心头一阵绞痛,双手抖动得几乎撕烂那份报纸。
2月7日早9:00点,警方在加洲大学附近的学生公寓内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经查明,两人均为加洲大学的学生,男的叫赵志明,女的叫丘云。死亡原因是砒霜中毒而死,而女尸嘴上的口红含有足
以致死的砒霜成分。警方经过详细的取证,在丘云的阴道内发现男方的精液,经推测可能是双方殉情而死。
我就好象一个在冰冷的海水中的落难者,云是我怀中唯一的漂浮物,现在她离我而去了。我必将沉入冰冷,漆黑的海底。不!在这之前我必须做件事情,那就是把云的死因查清楚。殉情?决不会,我的云决不
会这么做的。她答应2月14日那天回来听我诉说心声,怎么可能又和别的男人殉情了呢?“这里面肯定有蹊跷!”也许这只是我的一相情愿。但我坚信自己是对的,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信任,更是我对云的信任。“赵志明?好象~~~”对了,他也是我的高中同学,没能考上理想的大学,他家人话钱把他送到国外念书。
“他们怎么会殉情了?不可能!”我无力再想下去了。

求助推门
“我该怎么办?飞去加洲?我英语水平有限,在美国也没有认识人,警方会让我这个外来人闯进来调查案情吗?”这时我突然想到了推理之门,里面有一个叫乐阳的前辈,似乎在美国开了家私人侦探所。“可
我和他不熟,他会帮忙吗?”但我没有别的选择了,硬着头皮登陆了www.tuili.com,用站内邮件给乐阳发去了如下内容:
乐阳前辈,我是推门的一个新人叫poirot,不知您是否有印象。最近听说您在美国开了私人侦探所,在此表示祝贺。我有件急事想请您帮忙,最近在报纸上见到我的女友丘云在加洲的学生公寓里与别人殉情,十分悲痛。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几天前,她曾经给我发来短讯说她将在2月14日回国与我团聚,但没过多久竟死在异国他乡,这样残酷的事实无法让人接受。我想请您抽空调查一下。初次给您发信就提这样的要求,真是抱歉,但我真心需要您的帮助。
发完了寄托我所有希望的邮件,我近乎虚脱地倒在床上。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只要能从梦中醒来,这一切又都会再次走入正轨,但这是不可能的。由于这段时期发生的事情,我的神经几乎崩溃了。我
头脑昏昏沉沉,在半瞑半昧之中,我仿佛见到她真的回来了,依然是那套装束,依然是那份自信明快的笑容,落落大方中带有万种风情。我激动地跑过去与她紧紧相拥“知道吗?你不在我身边,我的生活~~~”“不用说我知道。”依然是那份不用多说的默契。我紧紧地抱着她,但她却越来越重,仿佛要从我的怀中滑落,“你怎么了?”我再看她时,她的脸已经毫无血色,和报纸上的那张新闻照片一样。“云!云!”
我大叫着,一翻身从床上爬起来。冷汗湿透了我的衬衣,看了一下表,我已经昏睡了7个小时了。电脑仍然那样开着,推门的服务器毫不客气地把我踢了下来。我再次登陆进去,突然一个提示“您有一封新邮件”
的对话框跳了出来。“希望是~~~”我不再多想飞快地打开自己的邮箱“Re:求救,发信人:乐阳。”我立即点了进去:
poirot,虽然我对你没什么印象,但你说的这个案件在我们私人侦探中间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我对该案件很感兴趣。这时我手上恰巧没什么有意思的案件,我会去查查看的。
“拜托您了。”我激动地说着。

查案
乐阳从推门下来以后,后悲深深地靠在自己心爱的软椅上,眼睛望着窗外的天空。这个案件虽然警方还没有真正查清,但报纸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有的说是爱情史上的悲剧,有的为青少年的成长担忧,有的说
是在中国长期的性禁锢和激情的释放,但中国的家庭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最终两人殉情而亡。总之是写什么的都有。乐阳苦笑了一下,他明白美国的舆论界并不关心事实是什么样的,只关心:“大众需要听到
什么”,大部分的新闻报道都充满了谎言与偏激。“加洲警察局吗?”乐阳想了一想,打开了桌子上的那本通讯录,拨通了电话。“mick吗?是我,乐阳。老朋友好久不见了,听说你最近立了奇功。我是说那件
公园湖边的碎尸案,你用了不到一星期就破案了真是神速呀!我吗?还好了,前一段忙的要死。对了,你知道那件大学生殉情案吗?对,就是那件,什么不是你接手的案子?没关系,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下接管这
案子的警察,是的,我对它很感兴趣。谢了,下次请你喝酒,OK,拜拜。”
次日,乐阳在mick的引见下,见到了john。那是一个标准的美国硬汉派男人。与其说是一名警察,倒不如说是一个橄榄球运动员。“john这是乐阳,私家侦探。他对你手上的那见殉情案很感兴趣,想查一下相关料。”那大块头显得有些不高兴:“那是我的案件。”他说道。“是,但乐阳他~~”mick尽力解释着。
“昨天加洲队赢得真漂亮。”乐阳插近来说。“啊?”“特别是终场前的那次达阵,实在是太漂亮了!我相信昨天全加洲人都会为它干上一杯的。不是吗?”“对!对!”john的两眼露出兴奋的光芒,“那次达
阵实在太漂亮了,我激动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为这我老婆直埋怨我~~~”“这是种竞技艺术,她们欣赏不了。”“对!对!这太对了,mick怎么不早介绍我们认识?下次我请你去现场看球,我要买好票。”“这不太好意思吧。”“没事,以后有什么事情叫我一声就行了。对了,你要干什么来着?啊,那殉情案!我拿有关资料,你尽管看吧。”不一会儿,一份详尽的资料摆在乐阳的面前。“两人均死于中毒,死时还紧紧地抱在一起,十分亲密的样子。女方是加洲大学医学系的学生,爱好是体操,在中国时曾得过市级女子高低杠冠军,长得很漂亮,是个天生的美人。”john挑了挑眉毛说道。“男的好象是和她一起来加洲留学的,是金融系的学生。具体情况案卷里都有,你慢慢看吧。”“好的,谢谢你。”“不客气,下次一起看球了。”乐阳默默地看着案卷,不时地皱一下眉头。他紧紧地盯着验尸报告轻轻吸了口气“john,这份验尸报告我想复印一份。”“当然可以,复印机在那边。”
加洲大学的校园里,乐阳正在进行着调查。“丘云生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是个好人,很喜欢帮助别人,在学校里很有人缘。”“死前她说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好象~~那几天她显得特别高兴,听说她要回国一两天,没想到最后竟然死在美国。”“她有男朋友吗?”“追她的挺多,但最后都被拒绝了,好象有个中国男孩~~~我也说不好,啊,对了,就是他吧,最后两人殉情了,真是浪漫色彩的悲哀。”那女孩这样评价道。“赵志明你认识吗?”“不认识。”“好,谢谢你。”
乐阳来到金融系这边“同学,听说过赵志明吗?”“知道,知道,这小子很聪明,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刚来这里时,是个稳重的小男孩,但后来慢慢变风流了,playboy常买,经常与酒吧女郎约会,也许是那东西在中国憋太久了吧,哈哈~~~~。”那美国男孩笑了几声,但见到乐阳的表情顿时停了下来,“你是他什么人?”“不,没什么,听说他死了?”“死?不老兄,不是这个词,那叫徇情,这小子做鬼也风流。”美国男孩有干笑了一下。

真相
经过两天的调查,这件殉情案渐渐在乐阳的面前露出了本来面目。 “嗨,john最近过的怎么样?”“还好了,昨天输球了,真倒霉。”“中国有句古话叫胜败乃兵家常识。”“也对,你有什么事情吗?”“是
那件殉情案了。”“对了,你好象在查。这是我的案子,是殉情没错。”“可惜你错了,它不是。”“什么?”“验尸报告上说,女者的大腿内部有淤痕不是吗?”“是呀,但我恐怕你不知道她以前是练高低杠
的吧,”john得意地说,“那是做杠上运动留下的。”“不你错了,丘云在死前曾被赵志明强暴过!”“不可能,她的同学说她有个中国男友的。”“是的,那是个在北京苦苦等她回去的男孩,而不是赵志明呀
。丘云曾经给那男孩打电话说要回去,而没过几天却与另一个男孩殉情你不觉得奇怪吗?”“也许是要当面劝那个北京的男孩要他死心?”“有一封信你最好看看,一封在丘云住处找到的没有寄出的信。”
雨,由于由于生活方式和语言的关系留学的第一年是漫长而痛苦的。但这种痛苦与对你的思念之苦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我曾经试着忘了你,但我做不到,每一个日日夜夜我都沉浸在对你的思念之中,连梦中也都反复着以前在一起的日子,它们是那么的美好。我一直打算这次假期回去看看父母,也看看你,但现在一切都完了。我在在这里的半年后无意间遇到了高中时的同学赵志明,心里很高兴,因为能在异国他乡遇到一个相对熟悉的人。但是没想到,这家伙来美国以后改变了许多,天天缠着我,让我有些不知所错。没想到今天那个禽兽竟然把我~~~~我~~~~,我不能回去了,你要保重~~~~~
信到这里结束了,信纸有大片地被眼泪浸湿的痕迹。“这不是简单的殉情呀,种种迹象表明丘云被赵志明强暴过。”“你是说强奸?”“是的丘云本来满心欢喜要回国与自己的家人和恋人团聚,没想到在此时被赵志明强奸。她自觉无脸回去就想到了自杀,但在这之前她要报仇。她在自己的口红里填上毒药,然后约赵志明出来,并主动表示亲热。赵志明当然欣喜若狂毫无防备,最终两人均中毒身亡。死前也许是赵志明死也不肯放走丘云的原因,到最后两人还是紧紧地抱在一起死的。”

表白
我看着乐阳给我发来的调查结果,以及丘云最终没有发给我的那封信,眼泪决堤而出,泪水再一次把那信纸打湿了。“赵志明!你这个畜生!”我咬牙道,“云,你糊涂呀,你应该回来的,你受了这么多苦怎
么能一死了知呢?你的仇你的苦,我们一起来承担,只要你回来呀~~”
2月13日,我收到了一封乐阳寄来的信“从推门的资料里我查出了你的地址,poirot希望你能振作起来,不要过于悲伤,这里还有一封丘云写给你的信,由于公寓管理员的失误,并没有及时寄出,自己看吧,保重。”这时我才发现信封里还夹着一个小信封,我抖动的双手半天才完成一个简单的拆信动作。
雨,今天和你通了电话,你的声音好象比以前沙哑多了,是病了吗?注意身体呀,我再过几天就回去了,你要好好的不要让我看了心疼呀!你听说我杀了人以后那么担心我可在偷笑呢。不知道你收到这封信是几号了,让你发几天愁吧,谁叫你快四年了也不对我说个爱字,我可真的很生气呢!再回去时你的爱情宣言最好特别一点,不然可不过关呀:)我是杀了人没错,我把那个一年前不相信我们的爱会长久的自己杀了。一年了,我对咱们感情的真实和深厚更加坚信不移了,也许很傻吧,但~~~算了回去再说了,保重身体呀。云
这是一封我们通电话那天晚上写成的信,谁知事与愿违,我们在也不可能相见了,她再也听不到我拙笨的爱情宣言了。“不!”我猛地站起身,“我要去找她!”
飞机平稳地飞着,身边就是梦幻般洁白的云,而我的眼泪就是雨了。
2月14日晚,我带着玫瑰和早已准备好的礼物来到了她的墓碑前。 “云,今天是情人节,我们终于相见了。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能收下,你真的没有变,还是那么的宁静。云四年来交往的美好时光是我今生
最宝贵的财富,我心中一直有个甜美而简单的秘密。不知风是否能将它送到你的耳边,不知雨是否能敲响
它的节奏。是的云,我爱你!!”
  • 上一篇文章:红发联盟——天鹅之诅咒(短篇)

  • 下一篇文章:不可能的犯罪-----星际争霸杀人事件(完美版)   上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poirot』于2002-5-29 8:34:00发表评论:

  • 谢谢你的指点,本人十分感谢,其实男女之间真的能互相了解吗?只不过是相处时间长了以后的末期而已,人本来就是努力去互相了解而有不能真正了解的种族。
    不过真的谢谢你的建议,希望以后多多指点。:)
  • 美狄亚』于2002-5-28 15:42:00发表评论:

  • 作者一定是个男人,对女性的了解也太肤浅了。
    在大作中,对女孩非得死的如此令人误解的理由解释的太不充分。如果一个女人在受到侮辱后不是忍气吞声的苟活,而是决定以死来报复那个畜生,那么就多少有些以死明志的意思,表明自己和那个畜生誓不两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所以,如果女孩要杀他,多半应该先杀了他后再自杀。退一步而言,由于体力等方式不得不采取同时同归于尽这种方式,那女孩也应该以某种方式避免这种身后的误解的产生,比如至少不用给世人留下两具“紧紧拥抱的尸体”,或者不应该是“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最多是两具尸体在同一间屋里而已;如果毒药是瞬间毙命的,那涂在嘴唇上也太冒险了。
    女孩希望的是“质本洁来还洁去”,尽管身体受到了伤害,但她的心仍然是纯洁的,仍然是属于“我”的,她明的志,也是向“我”发出的不变的爱的诺言,无论身体还是精神,她都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玷污,更何况如此身后的蜚短流长?!如果让人在死后认为自己与伤害了自己的人还有什么高尚的“徇情”之类的瓜葛,让心上人如此痛苦,白白辜负了她自杀的苦心,还不如不死呢。:c
    :c:c:c
  • 水天一色』于2002-5-24 23:56:00发表评论:

  •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其实相爱的人阴阳相隔还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我爱的人不爱我,还低头不见抬头见……:c

    太有道理了!

    你怎么知道的?
  • joy118』于2002-5-24 19:11:00发表评论:

  • 【服部平次在大作中谈到:】

    >你是崇拜乐阳呢?
    >还是暗恋他?

    >乐阳还没回复.
    >恐怕他还没能看见这篇帖子.
    >不要紧,我会告诉他的.

    >但是,以我个人的观点.
    >乐阳和我一样,不太喜欢看见什么情,爱一类的字眼.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不是说他一定这么想.

    >这篇小说总体而言不错。

    >只是,最大的不足,就是缺少了服部平次这个重要人物.
    你好像语言永远这样有趣喔,看来我快要崇拜上你了,不应该是有一种臭味相投地感觉,都以为大话推门非腹部受伤者莫属也,
  • holmos』于2002-2-28 21:44:00发表评论:

  • 【cat在大作中谈到:】

    >呵呵,罗修哪来这么多感慨呀?:d

    哎,说不定人家小罗子被文章触动心弦,有感而发哩!:j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2467]

  • [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3521]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5)[2611]

  • 连载——13区(第十一章)[2163]

  • 推理之门之血染警察局(4)[2541]

  • 【SF?】神秘岛神秘谈^^[4357]

  • 万圣节前夜,随便挖个坑——张冠…[5561]

  • 网维的侦探手记——蓝眼(短篇)…[3430]

  • 飞雪山庄(十四.十五)[2296]

  • 兄弟[2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