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上海地铁杀人案
 作者:楚州狂生打开楚州狂生的博客  人气: 7560  发表于: 01年12月08日17点3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看推理小说那么多年了,来推门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发表原创小说,就把我的一期迷题整理一下,那一期的迷题一直没公布答案,现在把答案加上且对原题作了一些改动。可惜和罗修的地铁迷题题材撞车了。文笔拙劣,贻笑大方了。

上海地铁杀人案
  

2001年8月18日是“推理之门”一周年纪念日,苏州的三位推门的热心网友cat,colorpand,罗修组织了网友聚会活动。

  楚州狂生我和女友深海之吻决定参加。原本应是愉快的旅行,没料到却连续碰上了七件杀人案,本篇记叙的是我们碰到的第二件杀人事件(接上篇楚州快客杀人事件)。
  聚会时间在周六,也就是明天,因为楚州没有直达苏州的客车,所以我们不得不转车到苏州。时间较紧,思来想去,我们决定坐十七日中午到上海的快客,车子走京沪高速公路,估计最多五个小时就到上海,然后坐夜里的火车到苏州。
  坐了几个小时的客车,屁股都酸了,好不容易到了上海,又因为下午在快速客车上又遇上了谋杀案,真令人感觉不爽,好在有大侦探楚州狂生出马及时指出了凶手是谁(具体的案件请看狂生最近的迷题),才让我们如期到达了上海。
  现在,刚刚好傍晚六点整呀,快客在上海地铁1号钱的新闸路站附近停了下来。现在还早呀,天还很亮,打算夜里乘坐去苏州的车,因为这样可以早点见到大家呀。所以,趁现在还早,和深海之吻决定去上海火车站订票,然后我们再到外滩玩。早就听说了外滩的夜景不错,今天一定要去见识一下呀。正好,附近就有地铁到上海市火车站,并且坐地铁1号线到火车站只有一站的路程,很快的,于是我们就进了地铁站,打了票进入到站台上等车,很快车就来了。上了车,人还不多,我们对上海的地铁不熟,竟然上了最后一节车厢。不过,车厢里很整洁宽敞明亮,给人感觉很好,人不太多,看到不锈钢的扶手柱,真有点基努李维斯和桑德拉布洛克的《生死时速》的感觉。我和深海之吻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座位。这节车厢里有十来个人,散落在车厢的各处,有的站着,有的坐着,人人面无表情,有的闭着眼小憩。不同的年纪,不同的职业,不同的性格,但有着相同的冷漠。偶而有人瞄瞄别人,但很快又把眼光移到别的地方。车厢内僻静无音,只有窗外车轮的轰轰声。只见车厢那头有一位二十来岁女孩,精心搭配的衣服,瀑布一样纯纯的又直又黑及肩长发,手臂弯里挎着一个精致的小皮包,让人感觉像是外资公司白领。此时趴在椅背上,似乎是睡着了,拱弯着背,脖颈里露出白白的肌肤。
  “又看美女了吧?真讨厌,身边一个大美女也不看,再看,我戳我戳,把你的两颗眼珠抠出来!?”
  “我才没呢,你看那边有个女的,好奇怪呀!在地铁站上竟然睡着了,趴在那儿一动不动,快到终点了还不醒,好奇怪呀!在地铁站上也能睡着,你想想地铁很快的,就不怕睡错过站?人实在长得不怎么样,哪里有你好看呀!”
  “你又来了,明明是看美女,还要这么多借口,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在闭着眼睛小憩啊,反正每一站到站时都会有广播报站名的,不用睁开眼睛就可以知道不会错过站的?”
  “也许吧,但我觉得不像呀?,你看她身体歪斜的角度,要跌倒了,不像是没睡着”“好了好了,快到终点了,别再看了,把我们的行李都拿好,准备下车”车停了,地铁稍稍冲击了一下,只听“扑通”一声,那位女孩跌倒在地,吸引了众人的眼光,但她一时在地上没有动弹,过一会儿慢慢有了反应,从车厢地上爬了起来,拍了身上的灰尘,把皮包捡了起来,眼睛也由刚醒时的迷糊壮态中慢慢的醒了过来,看了看车窗外及车厢内的情况后,这时,她突然“唉哟”叫了起来,说了句,“做错线路了,应是2号线怎么做上了1号线了!”紧接着打开她的小包,边掏东西边咕哝:“现在该几点了?”手刚伸进去小包,突然她唉呀一声,手往外缩了缩了,似被什么刺到似的。瞬间,她的脸变得没有血色,“叭“的一下,又摔倒在地,开着的包也掉在地上,里面的手机,化妆盒,身份证、纸巾,几张钞票及一些零碎物品洒了一地。但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块像是香槟酒的瓶塞样的小软木上面刺了很多细钢针。车厢里的乘客被这突然的变故都吓了一跳,大家惊疑不定,不敢靠前。我走上前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个女子,然后用手探了探她的呼吸心跳脉博后,不禁大声的对大家说:“这个人死了!!”然后小心的避开了那个小毒刺球,仔细看了看她洒出来的小包里的物品后,回到女友的身边。
  “她死了,手指的拇指,食指、中指有微小的针孔,似被什么刚刺到。我想一定是那个可疑的毒刺球,钢针上有股淡淡的杏仁味,我怀疑是氰化钾中毒。”
  “死者名叫杜月珍,上海本地人,23岁,家住浦东陆家嘴附近。现在可能是在下班回家途中。”
  “凶手与死者较熟,起码也是认识的,凶手一定是把那个毒刺球趁死者不备,偷偷的放在杜月珍的手提包里,,正常人的常识就可以预料到死者一定会在某个时刻——或者是因为掏钥匙,或者是因为接打手机——打开手提包。而一个人如果要用自已熟识的手提包里掏东西,是不会把包里的东西倒出来找的。最可能的情况是只是会凭感觉用手去包里摸索。除非是包比较大,而要找的物品较小”“有一点要说的是这一定是谋杀案!!!”
  “哼,还用你说,大侦探!有这样自杀的吗?”
  “还有,这不是凶手下毒手的地方?”
  “哦,为什么呢?”
  “说你笨,你还不信!这是很简单的推断!你看这个地铁车厢是一节一节各自独立的,每个车厢里全程都灯光通亮。每隔五分钟到一个站,有人下车,有人上车,这个车厢在此列地铁的最后一节,乘客不是很多,有十来个,每个人与别人都有一定的距离,死者杜月珍从我们上车后就看到她是睡着的。在这种情况下,凶手不可能打开死者的皮包,把什么东西放进去而不被别人发现,而这样的行为在车厢这样如此亮的灯光下如此短的视距中是多么的引人注目。虽然在此途中肯定是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但凶手不敢冒这个险,因为凶手不能保证上上下下的所有乘客都没有一个坐完全程,如果万一有一个坐完全程的话,像我们这样无意中发现死者死了,那么,就会有乘客会想起记起是什么样的人趁死者睡觉曾经往包里放过东西。那么凶手就会轻易被识别!
  所以凶手往死者包里投放毒刺的地点一定不是这儿。我个人觉得比较有可能下手的地点是办公地点”“别太自信了,别以为你偶而破了今天下午的客车杀人案就以为你是福尔摩斯了!我觉得在地铁车厢上投入那个毒刺而不被别人注意还是完全有可能的,不管车厢里人有多少,有没有人注意你!!我的依据是这本上海游览手册上地铁线路过程图,还有死者杜月珍在车上的奇怪表现!”
  “哦,是嘛?说说看你的想法吧!”
  “仔细想想吧,实在不明白的话我再告诉你。”

深海之吻,哼,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推理之门的网友都已经说我是怕老婆了,好歹我是推门ceo嘛,还没过门就这样不听话,以后过了门还怎么得了?我的私生活,自由,还有钞票都会被她贡献给服装产业、美容产业或减肥产业了;女人啊,女人啊,你的名字是虚荣!!!可悲!而最过份的是,很可能夜深人静时,再也别想上某某(www.tuili.com)网站了,一定会被拎着耳朵睡觉的。可是我的推理有问题吗,到底错在哪里呢?
啊,手套!手套!对,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一分钟破案的书,说一个乘客在一辆公共汽车上被杀,周围也是有不少乘客,也是被有毒针的软木塞球刺到,中毒而死的,当时案件的结果是汽车的司机杀人,因为在案件发生时的夏天的汽车上,只有司机有可能戴手套而不被刺到!可是在这个案件中怎么有可能呢,这是地铁呀,没有售票员或查票员,就是有,也没有戴着手套呀!且据我观察,在我们上车的这段时间内没看到有乘客戴手套呀,就算有,也会被别人看到的!她那么胸有成足的样子,难道如何在列车上放毒球这个诡计才是解迷的关键吧。

我该不该认输呢?算了,认输吧。
“老婆,你好美,你脸上的痘痘一个也看不见了.....唉呀...你干嘛!“
“你敢说老娘脸上有痘痘,不想活了吗?本姑娘羞花闭月之貌怎么会有痘痘!找死呀?什么大侦探,这个案子的案情其实而简单的,我不是提示过了嘛!?
“是,是.....,您老请说”
“哼,不知谁是老男人呢,比我大四岁,半截入土的人了,好吧,那我告诉你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并且,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钱包。
“带我去苏州乐园玩!!”

“好的,没问题哦!”(没想到导致遇上了另一起不幸的杀人案,待叙)
分析是,死者既然住在陆家嘴附近,那么根据我手中的这本上海游览手册上地铁线路过程图显示,死者杜月珍应该坐上海地铁二号线回家。那么,怎么会坐错了一号线呢?至于为什么她说坐错了,有她刚才的话为证,车上这些乘客都听见了。现在正是下班的时间,死者又说坐错车了,那么死者当然不是因为别的事而坐1号地铁线的,可能正在回家的途中!但是死者杜月珍为什么会坐错站呢??那么,每天坐这路地铁来来往往,肯定已经很习惯了,又怎么会上错车呢?且站与站之间间隔五分钟,每到一站都有报站,作为老乘客一听站名就会知道自己坐错了车呢?而我刚才正在看这本上海市游览手册中的地铁线路图,看到地铁一号线和二号线有一个唯一的交叉点在人民广场站,突然想到有没有这个可能性呢?她或者是被人从2号线地铁移到1号地铁线的。答案是确定无疑的,基于两个疑点:
1,从杜月珍的话中可以得知她原先是打算坐2号地铁的列车,但是不知为何违反她本意而坐了1号地铁的列车,且车上每隔五分钟就会有广播报站名,为何发觉的那么迟。
2,从杜月珍在车上的异乎寻常的困倦,一直到跌倒在地才被惊醒这一点来看,只有一个可能,即杜月珍当时被人迷昏,而凶手只有在杜月珍被迷昏时才把毒针放进她的包里。

那么我们现在想想案发时的真实情景吧,凶手可能是杜月珍的同事,邻居或朋友,或者因为金钱,因为感情,因为嫉妒等此类动机而形成欲杀死她的动机。让我们假想一下,凶手很可能知道或很熟悉死者每天上下班都要坐地铁回家,且知道具体的坐车时间、路线,更有甚者两个可能是坐同一班地铁回家的。今天,凶手经过长时间的犯罪准备后,包括搞到氰化钾、制作毒刺球、准备容器,据我分析,很可能是胶卷盒这类的容器、还有准备麻醉品。凶手人民广场站之前的列车上装作偶然的邂逅,或者递给她一瓶饮料或者用别的方法迷昏杜月珍,取出随身带来的装毒刺球的容器,打开把毒刺球倒在在死者的手提包中,然后让她靠在他(她)的怀中,等到达人民广场站时从2号线下车装成杜月珍是喝醉了,等一会再把她架到1号地铁列车上最后一节车厢里,因为最后一节的人比较少,也容易找到座位坐,让她靠在椅背上装作睡着了,而等到杜月珍要么因为药性过了,要么是因为受惊而清醒,而杜月珍无论是基于什么理由,她都必然在将来的某个时间内把手伸进包里找东西,或者是到家开门掏钥匙或者是接听手机或者拿面巾探汗等等。而只有这样,无论1号线的最后那一节地铁车厢里的乘客是何时上车的,不管有没有留意过死者,那么每一位乘客在接受警察询问时都不可能说看到有人朝死者包里放毒刺,因为凶手所做的一切小动作都不是在1号线的车厢里做的!!!那么警察就会认为凶手是在别的地方朝死者包中放毒刺球的,而只有这个分析才能完美的说明为什么她会做错车,为什么会有那么反常的困倦!
还有一个细节,在死者的包中没有发现地铁票,也许是在狂生没有翻的衣袋里,要知道地铁票是要回收的呢,如果没有票根就不会让她出站的,但我认为凶手一定把票取走了!”

附:上海地铁站的地图


  • 上一篇文章:指纹(老酒新瓶)

  • 下一篇文章:美人鱼的诅咒(序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此名已屏蔽』于2012-8-8 14:53:00发表评论:
  • 。。。怎么回去的?
  • 春上树』于2001-12-8 17:35:00发表评论:

  • 前几天上海地铁就发生了杀人事件,一名女子被地铁压死了,听说是被挤下地铁站台的。
    上海开APEC期间,路段全线封锁,我当时在虹口体育场附近,你们猜我是怎么回去的?~~~~~:a
  • harryfly』于2001-12-5 16:15:00发表评论:

  • 放毒刺怕被人看见,把死者夹到地铁里别人就不会看见么?这样只能更容易暴露吧
  • hitachi41』于2001-12-5 12:52:00发表评论:

  • 【楚州狂生在大作中谈到:】

    >【黑斯廷斯在大作中谈到:】
    >>
    >>很好啊,尤其是……狂生兄对女友的内心独白……呵呵……
    >哈哈,我来劲了
    >敬请期待,我的推门网友聚会之七杀系列
    >或者会在迷题中出现,或者会在原创小说中出现。
    >计划中的有:
    > 七杀之三外滩路遇杀人事件
    > 七杀之四苏州夜行列车杀人事件
    > 七杀之五北塔寺游泳馆杀人事件
    > 七杀之六游乐园缆车杀人事件
    > 七杀之七石路火锅城杀人事件

    >哈哈,由于这个人比较懒,所以大家慢慢等吧,不过我会努力创作精彩原创绝不故弄悬虚的迷题的哦!
    有没有搞错啊,苏州哪有那么多人好杀,而且有我们三个还不够吗?
    哼:o对了,是北寺塔不是北塔寺。哈哈哈……期待狂生的大作,不会我们连客串的机会也没有吧。哈哈……:e
  • 楚州狂生』于2001-12-5 0:27:00发表评论:

  • 【楚魂在大作中谈到:】

    >哈哈,很有意思嘛!只不过在你周围几天功夫就要死这么多人?呵呵,以后要跟狂生见面可得当心点,呵呵,省得自己做了牺牲品又要劳动狂生来破案!呵呵!

    不会不会,因为死者都是不认识的人,都是偶然碰到的谋杀。本来想在某一个案件写一个推门的受害者,可是害怕有人会见怪。还有一个原因,对大家的性格还不是很了解,可能会不像这个人哦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肯德基谋杀案(原创)[5577]

  • 推理小说:汤泉山庄的辅助线(已…[6142]

  • 凶宅(三)[2432]

  • 探长卓云飞——我的首次推理[2593]

  • 【秋季活动12】盗鹊桥[3193]

  • 心碎情人节(献给故去的云和我心…[3505]

  • 现场(二)[2339]

  • 【青烟手记】丑小鹅[5953]

  • 藤原剑川探案之CD之谜[2466]

  • 推理之门之血染警察局(4)[2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