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中原镖局(6,7)
 作者:wumi0212  人气: 2146  发表于: 01年10月27日22点4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六章 状元酒楼

  “三位爷来了,快里边请。楼上三位——”
  “原来常速行所说的你们平时常去的酒楼就是这家。”
  “是啊,这不就是那天我们遇到袁兄的‘状元楼’吗。”
  袁英走在最前面,紧跟着他的是肖燕和夏侯浪。
  “二位兄长一定要我带你们到这儿来,今天可要你们做东啊。”
  “好啊,连日来讨饶府上,我们也该做一次东了。”
  “玩笑,玩笑。二位兄长千万别当真。来到京城了,怎么能你们破费呢。”
  这时三人已经到了楼上,就坐在几天前肖燕和夏侯浪坐的位置上。
  ……
  “小二,我们没要火锅,怎么多上了一个火锅呀?”
  过来的不是跑堂的,而是掌柜的。
  “这是小人叫灶上特意给您加的菜。自从那天发生那件不愉快的事后,贵镖局的人就再也没到这儿来了,我还以为公子也再也不来了呢。小店以后还要赖公子来多多捧场,这火锅是大师傅的拿手菜,也算是小人的一点心意吧。”
  “掌柜的客气了。那天的事也是我一时冲动,给贵店带来了麻烦,理应是我抱歉才是,以后我还要常来讨饶,这火锅还是算在我的帐上吧。”
  “既然您这么说,小人就放心了。”
  “再也没来过?前天晚上不是有两位镖头来过了么?”
  “啊,原来已有两位镖头来过了,难道是小人记错了。哈哈,不打扰三位了。”
  掌柜的走了。
  “听到了么?常镖头在说谎。”肖燕望着他下楼后,转过脸来。
  “未必,可能是这个掌柜的真记错了。”夏侯浪不以为然。
  “生意人的记性很好的,更何况中原镖局的人可是他的老主顾、财神。”
  “算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来,喝酒。”
  “不,这件事的疑点有很多,我想事情还远远没有简单。”
  “咳,死的只是一个黑衣人。我们还想它做什么?来,干。”夏侯浪举起酒杯,为袁英打圆场,“其实袁兄点的菜冷热酸甜搭配的恰到好处,掌柜的好意送的这个火锅反而显得多余了。”
  “火锅……多余?对,是有些多余。”肖燕低着头,像中了邪似的。
  “你没事儿吧?”
  “当然没事。”肖燕猛然抬起头来,“袁兄,想不想知道那些黑衣使者的来历。”
  “难道你知道?”
  “让我们做一个交换,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后,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好,你问吧。”
  “还是上次在飞雪山庄时的那件事,你们的镖找到了么?我想听实话。”
  “这……”袁英很为难,“好吧,你一定要为我们保密——我们没找到。”
  “那你们是怎么向主顾交待的?”
  “我们……我们……”袁英压低了声音,“我们用了假的。”
  “主顾就是寿宴那天的王爷吧?”
  “肖兄,”袁英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还有夏侯兄,你们一定要守口如瓶啊。”
  “当然,袁兄尽管放心。”肖燕站起身来,“我们来到府上几天,多有打扰,现在我们该向总镖头道个别了。”
  “道别?你的问题我回答了,可是你还没有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呢。”
  “到了府上我会在你和总镖头都在场时说的。”
---------------
第七章 多此一举

  “肖少侠,你是说你们要走?”
  “是,讨饶多日、也给府上填了不少麻烦,我们十分过意不去。”
  “肖少侠哪里话,你们二位少侠年轻有为,比我小儿强的不知多少倍。我还想请你们多住几天,也好让我小儿和二位多学些东西。”
  “父亲,肖兄说他已经知道黑衣人的来历了。”袁英急着想让肖燕赶紧说。
  “哦,是吗?那就要请教肖少侠了。”
  “总镖头客气了。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些黑衣人都是些什么人,但我知道是谁主使的。”
  “谁主使的?”
  “您。”
  肖燕回答的道是很平静,而袁天威也只是皱了皱眉、冷笑了一下。
  “肖少侠真会开玩笑,我为什么要让外人在我自己的寿宴上杀自己的人?”
  “是啊,袁总镖头要想杀人还用这么麻烦吗?为什么要演这出戏?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多此一举?对,是有些多此一举。不过这也是不得已的,因为袁总镖头要杀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他们在镖局里举足轻重,而且杀他们的原因也是不能外传的。诸葛原、冷秋魂、金忠礼……”肖燕故意加重了最后三个字的语气,果然袁天威的身子微微一颤,“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马棚里死的人不是什么黑衣人,而是金忠礼。”
  “那黑衣人呢?难道他插翅飞了不成?”别人听他说这些只觉得可笑,只有夏侯浪一个劲的问问题。
  “他当然没长翅膀,他是大摇大摆同常速行常镖头一起从大门走出去的。而在此时金忠礼拿着您让他带去的酒,毫无戒备的进入马棚想问话,等着他的是躺在地上用干草伪装的假人和躲在门后面的刁天寒。袁总镖头,我说的对不对?”
  “就算你说的对,可你还是没说我为什么要杀他们?”
  “因为你不能在得到‘天下第一镖局’之前让镖局丢镖的事传出去,而此时深知内情的这三个人又在威胁你,所以你就不得不上演这出戏了。”
  “原来你真的什么都知道了。”袁天威脸色一变,“都出来吧。”
  常速行和刁天寒从里屋走了出来。
  “父亲,难道这都是真的?”
  “以后跟你讲。现在得先解决掉他们再说。”说着使了个眼色,“杀!”
  “是。”
  常速行、刁天寒每人手中拿着一把刀,从袁天威身后走向肖燕、夏侯浪二人。室内空气十分紧张,众人屏住呼吸,血战一触即发。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有人动手了,常速行、刁天寒同时出刀。但是他们的目标不是肖燕、夏侯浪二人,而是袁天威。
  “啊!”伤在要害处,袁天威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了,“你们……你们为什么……”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等真的万事大吉了,我们恐怕也成了你杀人灭口的对象了。”
  “说的好……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哈哈哈!”袁天威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长笑一声。
  好像是信号,笑声中常、刁二人也都到在了地上。
  “刚才的酒……有……有毒……”
  • 上一篇文章:中原镖局(4,5)

  • 下一篇文章:中原镖局(8,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