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服部我也来凑热闹——乌鸦与蟾蜍
 作者:hitachi41  人气: 4622  发表于: 05年04月06日20点3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呵呵……因为看了服部的文章,深受刺激,特飙文一篇,因为只用了一天时间,可能粗糙了点,还请各位见谅。欢迎文中死者继续飙文报复。哞~~~~

乌鸦与蟾蜍
引子
西马侦探动漫书吧座落于城中闹市区间一僻静的街道上。每天中午或者晚上放学就有众多的年轻男女前来光顾,节假日休息的时候,顾客更是如织,络绎不绝、摩肩接踵。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日的下午,只出资挂名不做实事的男老板眯着他那对死鱼眼,晕晕糊糊地逛到这里来视察。不曾想一走进店门,就是无名火起。
他交代的迎宾小姐不见踪影,柜台上也是没了人。他恨恨的咬咬牙,再定睛一看,只见那群平均年龄不过二十岁的男女服务员正围在沙龙外面,听里边的人在讲着什么。
“你们知道新本格吗?你们知道叙述性诡计吗?你们听说过绫辻行人和岛田庄司的大名吗?看看你们书吧的书,还在福尔摩斯和阿嘉沙•克里斯蒂。落伍。”
这话没听到还行,一听他哪还能按捺地住。心里思量着好歹自己在网络推理上也有点名气,怎么竟然有人敢到自己地盘上来撒野。
“哼,想要挑场子吗?”
他努力睁开他那对小眼睛,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装腔作势地往沙龙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还说:“什么人在说新本格啊。”
服务员一见老板脸上的表情,顿时捂着嘴,偷笑。
男老板瞪了一眼他们,教训道:“柜台也不管了吗?”
两个小女生吓得抱头鼠窜,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茶吧CEO,漂亮的Tina小姐也吃惊地看着他,悄悄地问:“你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走进沙龙,又问:“什么人在说新本格啊?”
沙龙里面坐着三男两女,以这位挑剔老板的眼光来说,是三只青蛙和两条恐龙。其中一只梳着中分,戴眼镜的青蛙见有人进来,就站起里说:“是我们刚才说来着。”
“哦。”老板又问,“这么说你们很喜欢新本格啦。”
“当然了。那是推理小说的王道。”又一个长得很高的青蛙说。
“这话好像有听谁说过。”他做恍然大悟状。
“当然了,这是网络推理教父说的。”一只长得好像戈贡魔鬼龙的女孩子如是回答。
“网络推理教父……”
“就是Ellry啦,你听说过吗,神秘联盟的Ellry。我想你不会听说过吧。”那最胖的青蛙说,“我们都是他的学生。”
“哦,原来如此。那你们师母呢?”
“师母?”五个年轻人颇吃惊的样子,“Ellry有夫人吗?”
“哼。”老板轻蔑地瞥了他们一眼,“告诉你们老埃的老婆叫岛田洁。”
“原来你认识Ellry。”
“何止是认识,我还陪他睡过觉呢。”
五个人顿时哇的叫了出来,连沙龙外面的Tina小姐也不能保持矜持。她晃了两下,一把扶住墙,问:“这又是怎么回事?”
发现坏事的老板慌得出去搀住她,解释说:“别误会,不过是以前他来我们这里玩,我找了个朋友的房子给他住。和他一起住了一夜罢了,不过你放心,我们当时可是在两个房间,两张床上。我们不是BL。”
“切。”屋里的细爪龙轻轻地说脏口,看来是很失望。
“那么你就是认识老埃啦,那你一定也很喜欢新本格吧。”圆青蛙问,“喜欢《占星术杀人魔法》吗?”
“我没看过。”男老板摇摇头。
“你没看过。”他们显得相当吃惊,“那么好的书竟然没看过,你是没时间吗?”
“不是,而是没有兴趣看。”他说,“比起那些玩弄读者的文章来,我还是喜欢克里斯蒂和奎因的小说。”
“你说玩弄读者的小说,你什么意思?”四眼青蛙用责备的语气问。
“没什么,个人感受不同,也许你们很喜欢,但是我不喜欢。”
“不喜欢,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喜欢呢?”魔鬼龙站起来激昂地数落着这里的主人道:“连这么经典的推理小说都不懂品味,你有什么资格开推理书吧。”
“对啊。”她的伙伴们异口同声地附和说。
但老板大人一点也不急,比起刚进屋那会儿的生气,现在他反倒是笑起来。“所谓的王道,也不过是一家之言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好恶,这和我开不开推理书吧没什么关系。告诉你们,就那种水准的欺骗性诡计,我也不会写得比他们差。”
五个人不相信,他们一致恶狠狠地对着他,说:“你说你也能写新本格?”
“我不管什么格,总之那种空中楼阁式的犯罪手段一点也不难想。困难得也就是写作的技巧而已。所谓的叙述行诡计,也就不过是一种玩弄文字游戏的把戏罢了。”
“你!”高个青蛙怒不可遏,咆哮道,“我们向你挑战,你写不出这样一个故事。”
“哦,是吗?”他摇摇头,说,“事实上我早就写过了。”
“拿来给我们看。”
“行啊。”他于是就对Tina说:“帮我把电脑里那篇《乌鸦和蟾蜍》打印出来,好吗?”
“当然可以了。”
不一会儿,Tina小姐拿着一叠打印好的A4纸过来了。

正文——乌鸦与蟾蜍
1.
乌鸦与蟾蜍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岛上,该岛位于宇宙中一个命名为银河系中的太阳系里面的第三颗绕日行星上面。该星球的原驻民管他们居住的地方叫地球。发生故事的这个小岛,在地理位置上处在西太平洋的日本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在主权上属于后者,在产权上却又属于一位已故的美籍华人。
该美籍华人名叫乐阳,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千万富翁。因为一生喜爱侦探小说,所以曾买下这块岛,从推理小说中获得灵感,重新改建了这座岛。
岛上四周环山,在中间的谷底建起一组别墅群,因为别墅的外形和整体都和五边形和五角星有关,所以知情人也称该岛为五星岛。
在乐阳先生意外过逝后,五星岛的产权问题成了众多他生前好友们关注的焦点。
200×年8月,十位推理之门的青年才俊应邀来此。他们是:老蔡、服部平次、罗修、埃勒理、琉璃鸟、水天一色、黑暗陆西法、阿元、历史和猫咪。
十个人见面以后,先是一阵无意义的寒暄,然后就各自心怀鬼胎的打听起乐阳的事。
老蔡说:“好了,我也不用瞒你们,是我发信叫你们来的。目的我在邮件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你们中的一个,将继承这座小岛。”
琉璃鸟扯了一把被风吹起的头巾,说:“难道那不是该归我的吗?”
“很抱歉,恐怕不是这样的。”猫咪又说。
“不是我的?”琉璃鸟斜眼瞥了一下比她年长的女士,“那你们叫我来干什么?”
“琉璃鸟。”老蔡又说,“老猫说不是那个意思的意思是,这座岛不一定会是你的,但不是说不会是你的。”
“这里面有区别吗?”服部平次问。
“当然有区别了。乐阳的遗嘱上说,希望你们留在这座岛上,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写出一篇三万字左右的推理小说。经我们评选,谁最出色,谁就能获得这座小岛。”
“评选人是谁?”罗修问。
“我、老猫、埃勒理。”
“那么是说我们七人比赛啦。”阿元说,“你们三个没有资格继承小岛,有什么好处呢?”
埃勒理微微一笑,说:“我能继承乐阳先生珍藏的一些美国原版书。”
“乐阳给了我一笔资金,可以重建推门,向商业化发展。”
猫咪没有回答,只是抬手给他们看了看在阳光下夺目耀眼的钻石戒指。
“明白了。”黑路道,“那么写什么呢,随意写吗,还是有什么主题。”
“有主题。”埃勒理走到大厅中央的圆形餐桌上,从上面拿起一张纸,“这就是主题。”
参赛者争抢着过来看,只见那张纸上写着一联话:乌鸦收翅蟾上树,蟾蜍鼓喉鸦归土。
“这是什么意思?”水天一色看着那句好似对联的话,不明所以。
“怪物。”琉璃鸟说,“只有那个怪物才想的出这种奇怪的话。”
“喂。”还没发过言的历史突然嘣出话来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的丈夫。”
琉璃鸟一怔,回过头,改而哈哈大笑起来,“历史你可真有意思。不过他不是我丈夫,只是前夫,我们两年前就分手了。”
服部平次怒道:“乐阳兄就是因为你,才会患上抑郁症的吧。”
“别那么说。”琉璃鸟不服气地反驳说:“他早在娶我之前就有抑郁症。而且,服部GG,我离开他,不是因为你吗?”
“我呸。乐阳是我兄弟。”服部恶狠狠走出大厅,问,“是不是只要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把小说写完就行了?”
“从规则上说,是这样的。”埃勒理擦擦脑门上的汗。
“我的房间是哪间?”
“是西南偏西面的壬屋。”猫咪又看了一眼放桌上的地形图。

服部平次关上门,往外走出去。又喊,“西南偏西是哪个方向?”
猫咪走出去一看四周,愣了,对他说:“我也是方向痴,你自己看挂在上面的门牌吧。”
服部嘟起嘴,颇孩子气地哼着什么歌,找他的房间去了。
大厅里面罗修摇了摇头,一种奇怪的感觉困扰着他。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于是就走到桌边,当看着地形图后,然后似乎悟到了。“原来是那个字错了。”
“哪个字错了?”老蔡问。
“大厅的名字。你看看,天字下面不该有一个点吧。”
“天字下面有一点。”曾是人民教师科班出身的老蔡先生摸着他胡子邋遢的下巴,若有所思了一会儿,说:“确实是没有这样一个字。”
“这很重要吗?”阿元嗤之以鼻说,“这个字一定是乐阳写错了。这个小子在国外呆多了,中国字忘了怎么写。”
“真的吗?”猫咪大姐若有所思,“真的是错别字吗?”
阿元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喂,罗修,你准备写什么?”
“写什么?”罗修回答他,“我还没想好呢。乌鸦和蟾蜍,这种命题,总得先搞清楚才好写。”
“是吗,我还以为你已经有腹稿了呢。”
“腹稿?”罗修摇摇头,“我恐怕再这里根本没法写出来。”
“你说什么?”琉璃鸟惊问,“罗修GG难道会写不出来。”
“很可能啊。”罗修说,“我写东西,手边总放着字典、参考书什么的。现在只给我一台码字机,什么都查不到,写什么。”
“你该不会是想要放弃吧?”水天一色亦吃惊。
“为什么不呢,如果我今晚上没有灵感,我就放弃。”
“喂,这可是一个岛。”阿元提醒他。
“一个岛而已吗,比起费尽心思做某件事,我更喜欢睡大觉。”说完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我要去睡午觉,什么事,晚上再说吧。”罗修看了一眼地形图,见自己的房间是服部隔壁的辛屋,便强作精神抖擞地走出去。
屋里的人看着走路颇潇洒的骡子。轻声问道。“你说他真的会放弃吗?”
“不可能。”历史肯定地说,“才不会呢,那头骡子狡猾得很,说不定已经有构思了。”
“我也这么看。”琉璃鸟说,“罗修的灵感一向是我们几个中最多最快的。”
“可不是文笔最好的。”水天一色不服气。
“文笔好有个屁用。”历史说,“一个礼拜之内写完,只有速度才是第一,没有构思,文笔再好也没用。”说着他匆匆地走出去,往他的己屋而去。
两个女写手彼此虚伪的一笑,说,“那么我们也回屋里写吧。”
“嗯,好。”水天一色点点头,“黑路,你有灵感了吗?”
回头一看,大厅里哪里还有黑暗陆西法的人影,原他早就到他的庚屋去了。
“都是心怀鬼胎的主儿。”水天一色骂着,回她自己的小别墅去。
大厅里面的人各自散去,为着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努力奋战。
甲屋:老蔡 乙屋:猫咪
丙屋:老埃 丁屋:阿元
戊屋:水天 己屋:历史
庚屋:黑路 辛屋:罗修
壬屋:服部 癸屋:小鸟

2.
“你相信这个写文章,参加比赛得到小岛的计划真的是乐阳遗嘱的意思吗?”
“就算不是又如何呢?”
“如果不是的话,我害怕这里会出事。侦探小说中不是常有的事吗,暴风雪山庄。与世隔绝的小岛,还有无人生还。”
“唉,都是小说,在现实生活中哪会真的发生这种事呢。如果真要把我们都杀了,找个时间,把我们聚在一起,放把火都烧死不就结束了。何必那么费劲。生活不是幻想,现实一点比较好。”
“但还是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不是吗?罗修刚才说那个天字是错别字,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管他呢,反正我们已经得到了我们想要的。至于那些人,随便他们干什么好了。反正无人生还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只要有生还的,那就是我了。”
“你这么自大啊,给你个忠告,小心一点比较好。我们还没有搞清楚乌鸦和蟾蜍的意思呢。”
“哼哼哼……女人啊,就是太敏感。”

3.
辛屋的房门被敲得巨响,罗修好容易被这噪音吵醒,爬起来一看,床头柜上的闹钟竟然停了。
他慢吞吞地爬起来,打开门,看见却是服部在那敲门。
“什么事,服部?”
“什么事,”服部说,“你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六点了,还不去吃晚饭。”
“哦。”罗修愧疚地看了一眼罢工的闹钟,说。“闹钟坏了。”
“那可不是借口。”服部指着他床说,“太阳从西面晒到照屁股,你竟然还有脸呼呼大睡。真是服了你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罗修说,“我一般很惊醒的,只是今天特别想睡。对了,有水吗,好口渴。”
“这里没有,要喝水的话,快去大厅吧。再不去,老蔡就要扒你的皮了。”
罗修打了哆嗦,急急忙忙地往外跑。
大厅里,果然其他人都已经在了。圆台顶上五角星形的玻璃吊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把下面满桌子的美食照得花人眼。
罗修见了眼馋,吞了一口唾沫,就往空座上坐去。
“饿死我了。真丰富的晚餐啊,有茶水没有,好渴。”
“有你这么的吗,睡觉都不看看时间,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我房间里的闹钟停了。”
“那么电话呢,为什么把电话也挂断了?”
“电话?”罗修莫名其妙地喝了口茶,说,“我没有使用过电话啊。”
“那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服部平次从外面走进来,说:“有人割断了罗修房间的电话线。”
罗修听了这话,眉头一皱,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了,“服部,也许那个早就断了吧。有什么人要割断我的电话线呢,难不成是有人想要害我不成?”
“这可难说。谁叫你平日里灵感那么多那么快。有人怕你领先写出文章,所以就……”
罗修笑得更大声,“哎呀,那是平时,在我家里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的情况下。在没有书的情况下,我除了睡觉还是只会睡觉。”
“骡子。”历史颇严肃地问,“你真的要放弃这次比赛。”
“为什么不呢,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
“你小子果然老子看多了。”猫咪笑哈哈地对他说。
“唉,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吃赶快吃晚饭吧。小骡子肚皮已经饿扁了。”阿元忽然,兴奋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出乎意料的难得统一,竟然没有人对他的提议表示异议。

4.
“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你又怎么了?”
“罗修刚才迟到这件事不单纯。”
“怎么,难道你认为是有人要害他不成?”
“他才思敏捷不是吗?”
“哼,所以就有人要杀他?不会有这种事的。”
“不,确实有这么萌芽。你没发现吗,罗修的电话被切断了。而且他说他口干。”
“这怎么了?”
“这是被人下安眠药的症状啊。”
“好啊,既然这样。我们姑且说这里面有一个凶手吧。那么为什么他在那么好的条件下不杀了罗修呢?”
“这个……”
“你回答不出吧。如果真有凶手要杀人的话,那头骡子现在早就可以被人做成肉罐头了。”
“你嫉妒他了。”
“嫉妒他,我呸。”

5.
罗修明确的感受到自己受到过的威胁,那种被张开的罗网罩住的感觉使他几乎窒息。他不明白凶手为什么不杀了自己。是不想杀,还是先给自己一个警告。
如果是后者,那目的就很明显,是为了比赛胜利。但如果不是为了后者,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觉得有些思考不过来。长时间的颈椎病,是他的智商越来越低下了,许多原本一眼就能看穿的诡计,现在死活就是解不开。
“算了,反正我不写了。这样不管什么理由,凶手大人都没有要杀我的借口了吧。”罗修快乐地打开电脑,从里面翻出一个《天之痕》的电脑游戏来。
又有人敲门。罗修皱了皱眉头,把游戏存盘。走过去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琉璃鸟。
“罗修GG在干什么呢?”她说。
“没什么,玩游戏呢。”
“玩游戏?”琉璃鸟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你说你不在写那个有关《乌鸦与蟾蜍》的小说吗?”
“我不是说过我放弃了吗?”
“放弃,为什么要放弃呢?你很有可能获胜的。”
“获胜又怎么样,不过是一座小岛罢了,她不会喜欢的。”
“她?”琉璃鸟一惊,“她是谁,你女朋友吗?”
罗修诧异地望着面前脸孔红彤彤的女人,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她有我漂亮吗?”
罗修没有回答,他只是觉得好笑,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来对他说这话呢。
“她比我漂亮?”琉璃鸟不依不饶。
“情人眼里出西施。”罗修这么回答说。
琉璃鸟的眼中闪出一丝愤怒的光,接着又问,“你真的要放弃比赛。”
“我已经说过了。我放弃。”
“那好吧。”琉璃鸟说着往外走,还有些气乎乎地说,“罗修,你这个人其实蠢到家了。”
罗修耸耸肩,心想:“吃亏是福。”
才回到电脑前,刚开机,门就又被人敲响了。可怜的“陈大侠”只能再次摆脱战阵,来欢迎他新的朋友。
还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写手,不过名字不叫琉璃鸟,而叫水天一色。
“刚才小鸟来过了?”她问。
“嗯。”罗修想,“你又来什么事呢?该不会是也想要色诱我吧。”接着就有些轻飘飘,刚有欲仙之感,又一个声音就又在心里骂他:“你这么陈世美,你怎么敢有如此不专一的念头。”罗修吓得赶紧念起菩萨心经来,以驱除自己心里那些小小的欲念。
“有什么事吗?”他问她。
“你的手提电脑里有紫光输入法的安装程序吗?”
“有个备份,怎么了?”
“太好了,太好了。”水天一色激动得似乎想哭,“我的机器里程序出错了。我正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想到你这可能有,就来问问。没想到还真有。罗修你真是个大好人啊。”
“哦。”罗修走到手提旁,拿过水天递来的U盘,从硬盘里拷贝了一个程序递给她。做这些事的时候,罗修注意到,水天一色的目光始终盯着自己的文件栏。罗修于是推测她程序出错是假,看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写小说才是真。
他干脆把文档打开了给水天看。那妹妹急忙接过U盘,落荒而逃似地跑了出去。
接下来,一夜无事。罗修玩到第二天凌晨两点,才迷迷糊糊地往床上爬去。

6.
没有比赛欲望的小骡子,在岛上过得也并不轻松,他为爆机天之痕而苦恼。好容易打了两天冲到了长沙外军营,竟然就此Bug了,再也玩不下去。
他大骂着盗版商做事没有公德心,又想:“也许这有Bug的盗版盘就是大宇出的也说不定。即教育了玩家不要买盗版,又得到一笔额外的灰色收入,不是很好吗?”
这种不现实的胡思乱想,扰得他头昏眼花。干脆,关掉机器,上床睡觉。嘴里才哼着“大梦谁先觉……”鼾声竟然已经响起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响亮的闹钟声把他给吵醒。罗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觉的一股灿烂的眼光照得他睁不开眼。
“怎么回事?几点了?”
他这么想着,拿来一看闹钟,“三点半?开什么玩笑,谁定过这个时间啊。”他想着倒头再睡,但忽然就感觉不对了。
他回忆起那天服部说得话,再一次手忙脚乱地冲出房间。
走到大厅的时候,罗修愣住了。大厅里面没有人。
“怎么,难道还不是晚饭时候?”他这么想着,忽然听到屋里面有轻微地声音,那声音似乎是某人的呻吟。罗修奇怪地走进去,心里面警戒到了百分百,时时刻刻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刹那间他愣住了。他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被眼前的景像给惊得个手足无措。
一个赤裸的女人呈大字型地被吊挂在圆桌上面的五角星玻璃灯上,双手、双腿还有那个头颅都已经无力地向下垂着。几滴液体从她曾经挺拔的乳头上滴下,不过不是奶,而是血。那个女人的心口插着一把刀,生命就此已被终结。
罗修强忍着吐意,想要跑出去叫人,刚走到门口,就只觉的后脑被人猛烈地敲了一下。他两眼一黑,心里来不及说不好,就栽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正被人围着。
老蔡怒气冲冲地看着他,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罗修摸摸脑后肿起来的大肉包,痛得咧嘴。“我被人打了。”
“这还用你来说,我看不到吗?”老蔡又骂,“我是说,琉璃鸟那是怎么回事?”
“死的人是她吗?”罗修摇摇头,这下完全清醒过来了。“我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了。”
“你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服部平次问。
“让我想想,三点半,哦,不对,应该是快六点了。”
“你确定是这个时候?”埃勒理又追问。
“当然确定了,当时太阳已经晒到我屁股了。那时还不是六点吗?”
“嗯。”服部附和说,“确实,这个小子喜欢睡到太阳晒屁股。那么也就是说当你快六点的时候来这里,发现了尸体,然后你出来要叫人,被人打了头。”
“就是这样没错。”他走到一个沙发上坐下,“你们谁能先行行好,告诉我现在是几点,好吗?”
“七点半。”
罗修颓然地往后背靠去,脑袋磕上后,又痛得急忙挺直了腰。他唉呦呦地嚎着,也不想为什么到七点半他们才过来。
阿元和历史费劲地把尸体取下来,埃勒理把一块大窗帘给扯下来,准备盖在她身上。
服部早那一步,跳过去,指着她肚子说:“看,那是什么?”
罗修挣扎着抬眼看了一下,看到琉璃鸟的肚脐外是一个用血画成的▽。
“这意味着什么?”历史奇怪地问。
“没看过达芬奇密码吗。”猫咪说,“女性生殖器的原始表示符号。”
“把这个符号表在这,有什么意思吗?”服部平次像是在问猫咪,但更像是自言自语。
“我们还是从最基础的开始分析吧。”阿元说,“我们十个人在这座岛上,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现在有一个人死了,那么凶手就在我们之中。你们同意吗?”
“这个还要你说?”历史说,“你以为我们都白痴啊,问题是凶手是谁,又为了什么?”
“历史你别插嘴。”阿元生气地推了把眼镜,“我是说调查不在场证明,罗修说他是快六点的时候到的这里,被人攻击。那么在这之前琉璃鸟已经被杀,并且被挂在吊灯上,这就是说,凶手的作案时间应该在六点之前,也就是说五点到六点这一个小时里面,大家有异议吗?”
埃勒理问:“为什么说是五点到六点之间呢,也许更早一点呢。阿元是不是你五点之前没有不在场证明。”
“呸,我一个下午都在自己屋子里写书。到了五点,和历史约了一起去山后打网球的。
但是……唉,凶手杀人把尸体挂在吊灯上顶多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有必要花在多花一小时,等罗修过来看吗?”
“阿元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服部说,“那么就以五点到六点这个时间段,你们都在干什么?”
“我和阿元在山后打网球啊,我们一直打到六点半才回来的。”
“那你呢,埃勒理?”老蔡紧接着问。
“我,我和服部在一起。”
“服部怎么回事?”猫咪问,“你作为参赛者,应该严格禁止单独与评委接触才对。”
服部挠挠头,说,“我是和老埃在看毛片,难道这也是严格禁止的吗?“
猫咪顿时语塞。
“我四点半就到那里了,和老埃一起看了两张碟,一直到七点左右。”
水天一色生气道:“你好好的不写文章,看什么片子?”
“喂喂喂。”服部不生气,说,“我就不能偶尔消遣一下,找点灵感。不就是乌鸦和蟾蜍吗?我已经快写完了。”
“什么?”历史、阿元他们几个人大惊。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别以为就罗修点子快,我也不差。”
“这个我赞成。”罗修倒在沙发里虚弱的说。
“喂,老蔡你的不在场证明在哪里?”
“我啊,我下午一直和猫咪、水天、黑路他们打扑克啊。我还赢了两百多块钱呢。”他扬扬自得地露出微笑说。
“那也就是说。”服部总结道,“从下午五点到六点之间这段时间里,我们八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
所有人把目光都投注到罗修身上。
“很显然了,五点到六点的时候,只有罗修一人没有不在场证明,所以凶手就是他。”阿元说。
“不错啊,阿元。”历史说了一半,转而说,“你当罗修是笨蛋啊,如果他是凶手,为什么不编个对他有利的时间。”
“这个么……”
“历史兄说得没错。”黑路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说,“有个人的不在场证明有缺陷。”
八个人互相看着,他们彼此怀疑,却又彼此团结在一起。他们都清楚得很,如果他们中一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出错,另外的人的不在场证明也值得推敲。谁都不愿被当作凶手,但又都想立刻找出凶手。“
“乌鸦与蟾蜍。”罗修忽然说。
“什么?”
“乌鸦收翅蟾上树,蟾蜍鼓喉鸦归土。”
“什么意思?”猫咪谨慎地问,“你认为这两句里有什么涵义吗?”
“我知道了。”阿元高声说,“乌鸦是一种鸟,琉璃鸟也是鸟。现在鸟死了,不是吗?”
“鸦归土?”埃勒理怀疑地问,“她被挂在灯架上怎么能说是鸦归土呢,更像是蟾上树啊。”
“这个只是为了押韵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乐阳这个人中国字都写不好了,还能写出什么好诗句吗?乌鸦是指琉璃鸟,蟾蜍么,我知道了,一定是个男人。是一个人男人杀了她?”
“凭什么这么说?”水天一色感兴趣地问。
“长得难看的男人不就叫青蛙吗,青蛙和蟾蜍不一样?”
“青蛙和蟾蜍根本就不一样。”服部说。
“我看是差不多的。哼哼……我知道了下一个被杀的,一定是我们之中长得最难看的。”
“啊?”
“猫姐,水天,你们两说,我们这些男人里面谁长得最难看。”
猫咪不回答,她以一个已婚女人的眼光难免有失偏颇为借口推了这个不讨好的差事,于是水天一色就成为余下那些男人追问的目标。
“水天MM,你说,我不是他们之中最难看的吧。”阿元第一个问。
“阿元GG满潇洒的。”
“那么我呢?”
“历史很酷啊,很有气质。”
“难不成我的魅力比不上他们不成?”
“当然不是了。服部GG可是我们这些人中最帅的。”
“水天一色。”一个声音阴沉沉地说,“我们这是在问你谁是最难看的,不是问你谁是最漂亮的。”
“明白了,明白了。可是老大,男人好不好看,和女人评价标准不一样啊,男人的个人魅力得从几个方面综合来看。比如埃勒理很有学者风度,罗修GG像个世外高人,而黑路也很有我们北方男人的豪迈之风啊。”
“你的意思就是说,在这些人里面我最没有气质,最没有魅力,是蛤蟆啦?”老蔡气得胀鼓了脸皮,说,“下半年得薪水,你没有了。”
水天一色瞠目结舌,急忙争辩道,“老大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还没有说完啊。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六个人都彼此有一技之长,唯有你老大,是综合第一,你才是他们七个中最有魅力的人啊……”
总之,对于琉璃鸟的死,这些自诩的名侦探,一点办法也没有。

7.
“凶手为什么要把小鸟的尸体倒挂起来呢,没有道理啊。还有那个倒三角,真如猫咪所说是象征女性生殖器吗?可是,凶手为什么要画他呢?
“难道不是凶手画的,是小鸟自己画的,是什么密码吗?
“不对,如果是小鸟自己画的,那一定是在她濒死的时候画的,那她怎么会确定让人看到肚子上的这个符号呢?但如果这是凶手画的,又意味着什么?等一下,难道是说……”
“喂,在房间里吗,一个大男人怎么像个娘们似的把门锁这么紧啊。”
“是你,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啰,你没事吧。刚才在大厅里,你脸色太难看了。”
“喂,凶手是你吧?”
“啊,你凭什么那么说?”
“难道不是为了乐阳的事,那天你也有对小鸟发脾气不是吗?”
“你这说法可真奇怪,如果凶手是我,我不是应该和小鸟搞好关系才能下手吗?”
“这么说也对。”
“喂,你没事我可就走啦。”
“哦,你等一下,进来喝杯茶怎么样。”

8.
凶杀还在继续,这次死了的是个男人。这与自诩的名侦探们所推理的一样。不过那个男人不是他们中最难看的,至少昨天水天一色没有这么认为。
死者的名字叫做黑暗陆西法,他同琉璃鸟一样,被人一刀刺穿心脏。赤裸裸的呈大字型被摆在大厅的圆桌上,肚脐外面是个血写的△。
“好啊。”猫咪说,“这一回又是男性生殖器了。”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老蔡怒不可遏,勃然大怒。
“没有怎么回事啊。”罗修插嘴,“乌鸦和蟾蜍而已。”
“你说什么?”
“我说乌鸦和蟾蜍的把戏而已。其实我昨天看到这个符号,我就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唉,都怪我被打了,下一次打轻一点不行嘛。”
“罗修,你是说你知道谁是凶手。”
“是乐阳。”
“乐阳?”他们都认为他在说胡说:“乐阳已经死了。死了的人怎么可能会杀人。”
“怨咒,没听说过吗?”罗修一点也不在乎那些人的“无知”,“乐阳确实死了。怎么死的,因为抑郁而自杀,因为什么而抑郁呢?”罗修看看服部,问,“是因为琉璃鸟和其他男人好上了,她离开他。乐阳憎恨她的不衷,再加上因为打离婚官司,在生意上连续输了几手。他心灰意冷,于是就自杀了。但是他虽然死了,他对琉璃鸟,以及那个男人的恨可没有就此完结。这种恨由此变成一种诅咒,让另一人替他杀了他们。”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黑暗陆西法就是琉璃鸟的情夫?”
“没有错。黑暗陆西法昨天晚上在看到小鸟肚子上的符号后不是脸色苍白吗,他显然明白凶手的动机是什么?”罗修不由自主地滔滔不绝,“猫姐看过达芬奇密码,所以她知道倒三角的意思表示女性生殖器,而正三角的表示阳性生殖器。可是丹布朗对这两个三角形了解的涵义是很肤浅的。”
“难道这两个三角还有其他的涵义?”
“不是,这两个三角作为符号的时候确实仅仅是那两个意思,但作为一个字根,他们能衍生出的涵义可就多了。”
“有以这种符号为字根的文字吗?”埃勒理问。
“有,就是你们每天所讲,所写,所看的。”罗修道,“汉语是从基础的象形文字发展起来的。因此对符号学最有研究的绝对不是什么丹布朗之流,他们对符号的认识是很浅显的。汉字的每一个字都与其本身的形状有关。现在我们回到这两个符号上来,正负三角表示男女的阴部,由正三角演化出来的文字有公、有吉、有金、有今……”罗修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掏出一张纸一支笔,把那些字还有他们的甲骨文形状都画写出来了。“而有女性阴部演化出的文字则有不,否、中、黄、帝等字。而同时包含两性符号的文字则有高、舍、予、合。看到这个合字了吗?男女两性在一起称之为交合。我们的老祖宗真是天才,我不经怀疑我们到底是进化了,还是退化了,这么简单的事实摆在面前,愣是没有发现。琉璃鸟的肚子上倒三角和黑路肚子上的正三角不就是为了显示动机,说明他们一起背叛了乐阳嘛。而昨天现在琉璃鸟身上画一个,也是为了想让黑暗陆西法显出破绽。”
“原来如此,可是我不懂,那么蟾蜍和乌鸦又是什么意思呢?”
“你们就不能稍微看点有中国文化的书吗,难道你们就没有听说三角金鸦的传说,在中国蟾蜍被象征为月亮,乌鸦被象征为太阳。蟾蜍和乌鸦的分别就是阴阳、雌雄的分别。所以,当我明白那两个三角的意思,想到乌鸦和蟾蜍的寓意,我就知道所谓的遗产不过是个幌子,是用来杀死琉璃鸟和黑暗陆西法的幌子。而所用的手法却和这个岛上的建筑息息相关,所以我确定这场谋杀从一开始就应该是有乐阳策划,另一个人实施的。我们这些人都被乐阳兄玩弄在了股掌之中。现在想来实在太可笑了。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大厅的名字就感到不对劲,直到现在了,一切都快结束了,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个房间的名字告诉你了谁是凶手。”
“是乐阳啊,其实这个天下有一点的字不是什么错别字,而是一个合体字。”
“合体字?”
“对,是太和一的合体。东皇太一者太阳神也。这也就是说为什么凶手是乐阳的原因,我们所有人都围着中心的这只太阳转。房间的名字取天干,也是这方面的意思吧。”
“你的说法太夸张了,那么在岛上杀死他们两个的是谁呢?还有那个不在场证明怎么解释?”
“士为知己者死。”罗修说,“如果到现在你们还不能明白凶手是乐阳,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其实只要知道乐阳是太阳,你们就可以破解这个不在场证明,接着你们也就能知道杀死那两人的人是谁了。”

尾声
青蛙和恐龙们看完这篇小说,露出了一脸的困惑和不解。
圆青蛙站起来,问老板说:“这篇文章中真的结束了。”
“结束了啊。”
“可是你根本没有说谁是凶手。”
“呵呵……你错了。我已经告诉你们是谁杀了那两个人了,只不过我没有用一个名字罢了。名字不过就是一个称谓,叫阿猫和叫阿狗又有什么分别。就像太阳也可以叫乌鸦,月亮也可以叫蟾蜍。在这篇文章中,每一个出场人物都是我的好朋友,难道他们就真的像文章中的人物一样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可以叫那个杀死琉璃鸟和黑暗陆西法的人为服部平次,也可以叫他为士为知己者死。”
“这,凶手是服部……”两条小孔龙面面相觑,“你怎么证明?”
“证明,还用证明吗。在故事中谁有说过自己是乐阳兄弟的,只有服部。所以兄长被人害死,做兄弟的按照哥哥的意愿为他们报仇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你们就没有看过水浒。”书吧老板群情激昂,挥舞着手臂,侃侃而谈说,“文中的不在场证明诡计很简单,不过是一个交换房间的诡计。因为他们处在环山之中,所住的房子又是五边形,所以住在里面的人对方向很模糊。再加上罗修被下了安眠药,所以更难分辩出方向。到岛上的第一天,服部以吵架为借口,先离开大厅,他先来到自己的房间,把门牌和罗修房间的进行交换。然后罗修被下了药,睡在房间里。虽然他认为自己在辛屋,但其实确实在壬屋。晚饭的时候,服部去叫他,又在他之后回到大厅。在这之间他所作的,就是把罗修的行礼搬回辛屋,并把两块牌子交换回来。所以当第三天罗修被闹钟吵醒,又见自己被阳光照射,就误以为是下午六点,急急忙忙跑去大厅吃晚餐,而其实那个时候应该是远在六点之前。因为两个房子的角度相差七十二度,所以两者之间的差别,少说也有两个小时。也就是说,罗修赶到大厅的时候是四点而不是六点。我在文章中不也详细描述了吗。虽然提出不在场证明的是阿元,但用来确定的却是服部。还有在第一天他对罗修说:‘你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六点了,还不去吃晚饭。太阳从西面晒到照屁股,你竟然还有脸呼呼大睡。真是服了你了。’所以在故事中,那个杀死琉璃鸟和黑暗陆西法的人,有且只有可能是服部平次一个人而已。”
三只青蛙、两只恐龙无法反驳书吧老板的说服,但还是很不服气,“也许你的故事是还不错,但是比起岛田庄司和绫辻行人来说还差得远呢。“
“呵呵……”男老板笑道,“这不过是一个随手写写的故事,我自己都看不上,所以何必又拿来和他们比。”
“哼。”魔鬼龙说,“那么在你的这个随手谢谢的故事中,你又是谁呢?”
“怎么?难道你没看出来吗?”书吧老板得意洋洋,摇头晃脑说,“我,当然就是最最聪明的罗修了。”

<完>

:(

[此贴被magic_mage于2005-4-6 20:36:42修改过]

[此贴被magic_mage于2005-4-6 20:38:05修改过]

[此贴被hitachi41于2005-4-6 21:30:24修改过]

[此贴被hitachi41于2005-4-6 21:37:55修改过]

[此贴被magic_mage于2005-4-22 21:08:03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推理迷的噩梦》第三部(完结篇)

  • 下一篇文章:不服不行——网络原创推理界无法超越的谜题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Z的复生』于2009-4-10 12:52:00发表评论:

  • :a

    曾经沧海难为水
  • 水落』于2009-3-26 21:23:00发表评论:

  • 唉!怀念罗修大人啊……
  • 泡沫剂』于2009-2-14 10:57:00发表评论:

  • 在下看来,最悲哀的莫过于物是人非,作为一个边缘人物,看到当年那些和谐的场景,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星罗祈愿』于2009-2-9 10:01:00发表评论:

  • 【nirvania在大作中谈到:】

    >不能忍了!!为啥只让偶死?死得还这么不帅?唉……做男人!应该醒死沙场,醉死暖床,最好边上还有脱光光的美娇娘

    那个时候的推门 真好……

    故人不在 美景何时再现
  • 亦晓儒心』于2009-2-3 15:35:00发表评论:

  • 这就是大神用了一天的时间写出来的...God...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2867]

  • 世界杯期间发生的谋杀案[2509]

  • 杀人太难(纯小说版,短篇)[3210]

  • 首届大赛征文之(18)【杀手无罪…[2985]

  • 蛙声一片——超人的灵异谋杀(短…[3227]

  • 忌禁之书[21936]

  • 网友侦探系列——生日聚会杀人事…[2679]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印度珍珠之…[3304]

  • 毕业生(7)[2711]

  • 三部曲[3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