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雪庄亡魂
 作者:武士文心  人气: 6664  发表于: 04年02月06日21点1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一章 造访苏黎世
1
十二月初的阳光,为这一望无边的皑皑白雪缀上一点色彩,透着晶莹剔透的冰雪,闪出星星之光。屋顶用阿尔卑斯山的石片砌成的小木屋、终年不落叶的树木,全变成白色世界之一部分。从飞机的玻璃窗上,我亦看见我的朋友──几天前才刚破了「山杜云里岛」一案的侦探──肯尼斯.欧文。他实在是太累了,打上机起就侧在一旁大睡。说起来,我与他不知不觉已有两年交情。
记得我首次见到他,是在剑桥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记得那时我正在校园一隅的河边写生,抬头但见一名中等身材的学生,正趴在地上,爬起时手里抓着一把泥土,两颗像着了魔的透碧色眼睛,闪烁得很厉害。我被这怪异的神情深深吸引,忙拿起笔作速写。
有条不紊的金发,双眉笔直的,末端稍向下垂,像永远怀有问题般。碧绿的双眼,以较浅的炭笔描绘出来,他的一小半脸沉浸在鼻子的阴影下,仍可见那显得孩子气的红晕,两片薄唇同样埋于鼻子的阴霾里,下巴微兜。好一副给人好印象的长相,我快速的画,慌着那人又趴回地上。怎不知他一动也不动地保持着刚才的样子,手里举着一把泥,只是一双碧绿湖水般的眼睛在流窜着。
我好不容易停笔,不料那人竟朝我走来。
「画好了吗?」他问,然后走到愕然的我身后,看过我的画作后,露出了赞叹的表情。
随后几天,我仍在那里写生,他也继续抓泥。
一天,我终于能与他互相认识。他的名字是肯尼斯.欧文,修读犯罪学的学生,副修音乐。他每天抓泥的动作,原来是为了熟习泥土的特质。
我自我介绍说是美术院的学生,名叫施明.格雷莫纳。
以后几天,我们放学便逛街,他带我到他那座大得可怕的居所。与他同住的只有一个女佣,提及他的家人时,他只轻描淡写的把话题转开,直至现在,对于肯尼斯.欧文的家庭,我感到还是一个谜。
我也带他到家里,认识了家父家母。
每逢周五晚,我们皆出外度周末;每到长假期,我们不会不携手游历各处。我为他与美景作记,他向我和好风光,以铜管箫演奏出一阕阕如诗如画的乐章。
快乐的时光里,我们毕业了。
毕业后,肯尼斯在伦敦开设了侦探社,我继续为我的兴趣到处写生,常在各广场中作地画,偶尔被人赞美,力量也倍添。
上个月,肯尼斯接手了一桩毒辣的谋杀案,要我与他同行,一起前赴希腊的山杜云里岛。我有机会出外画画,当然不会拒绝,而且肯尼斯自愿请客,我更不亦乐乎!以肯尼斯的财政状况,我根本不用担心,事实上,他还深恐我拒绝呢!我想,就只有我这个善解人意的人,才支持得住他那种公子哥儿的脾气吧,他好象没有多少个知心的好友。也好,我实在很想了解他,而跟他在一起,总觉得轻松自在,值得担心的事情可以说是完全没有。
小岛上的谋杀案,是我和他的第一个案子,而我终于知道,肯尼斯.欧文有着惊人的头脑和魄力。
前几天,案子了结,肯尼斯提议到瑞士玩,就这样,我们登上了飞机。
一路上,他皆呼呼大睡至现在。
飞机降落在停机坪,我叫醒他。他揉揉眼睛,双眼又闪出了那独有的绿色光芒。
我与他拿了随身行李走出机舱,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股刺骨的寒风,直迫得人喘不过气来。
「你的睡意怕全被赶跑了吧?」我说。
肯尼斯向我微笑。
一名乘客说着「请让开」的字眼,擦过我俩之间,直奔向机场控制塔。
天色灰沉,很难估计时间,我看看表。啊!对了,手表显示的是雅典时间,肯尼斯在希腊时曾提醒过我要注意时差。此刻,他正调校着腕表。我看看控制塔的大钟,双针指着四时三十七分,我用腋下夹着皮包,学肯尼斯那样调起表来。
「衣服可以乱,但时间却丝毫不能乱呀。」肯尼斯笑说。
我笑着表示赞同。
拿回行李,办妥手续,我们走到机场第二层的计程车站。钻进车厢,只听肯尼斯用德语说了声:「百乐酒店。」
车子在马路上飞驰,不消一会,车子减速了,已开始爬行起来。透过车龙,我看见一排排栗色的房屋,每所大约六层高,屋顶呈三角形,方便卸下积雪。地铺多为售卖纪念品,也有不少茶座。
就在这时候,一瓣瓣鹅毛片似的雪花飘降,下雪了。
视野开始模糊,车子纷纷亮灯,还不停地响号。
我们的车子过了桥,到达南岸,不久即停泊于一座外形跟其他房子没有分别的建筑物前。
踏出车外,但见远处旷逸绝伦、一望无尽的阿尔卑斯山脉。我也没心情去欣赏,前方挂着黑底黄字的巨型木招牌──「百乐酒店」,我们拖着疲慵的步伐走进去。看肯尼斯那副模样,简直和在希腊时判若两人。

2
大堂里只有少许来客,大多议论纷纭。
这里的布置充满原野格调,周围皆见一片油油的绿,中央一棵巨型圣诞树,挂满星光熠熠的装饰,预告着普世欢腾的佳节即将来临。
肯尼斯向接待小姐要了两个房间。
忽然,一把粗犷的声音钻进耳朵:「嘿!您不是报上那位风头人物,勇破小岛奇案的肯尼斯.欧文先生吗?」
「我可不想成为这号『人物』的啦!」肯尼斯故意夸张其词地说:「那些行动快得要命的记者们,却在我解开谜底后,立刻就冲了进来。」
那人哈哈大笑:「不管怎说,你是英雄了,可不是吗?」
「不,英雄是那些善于小题大做的记者们,以及我这位适合当经理人的画家好友。」肯尼斯回头瞟了我一眼。
我虽然有点不以为意,还是垂下了头,擅自知会记者的那件事,也许真是我不对,可是,我也只是出于一番好意嘛!想肯尼斯就此功成名就。
搭讪那人走过来,他比我和肯尼斯还要高,雄风凛凛踏着结实的步伐走过来,来到我们跟前,他伸出巨型的手,握手的一刻,那种粗糙而温暖的感觉,仿佛在告诉我,他是一位典型的硬汉。
他自我介绍:「我是苏格兰场(伦敦警察厅)的巡官,赫尔。」
赫尔的手闪电般插进大衣,一张直挺光鲜的过胶警员证瞬间展现在我们眼前。
「苏格兰警场高级巡官:彼得.赫尔」
赫尔亮出证件给我们看,然后又迅速地收回,拉拉衣角,拨拨衫袖。
身旁的肯尼斯一脸兴趣盎然的样子。
「赫尔巡官,您可不要告诉我,您正在追捕在逃疑犯啊!」
「咦?为什么这样说?」
「跟我们打照面前,您好像一直在找寻某人嘛。」
「哦?原来我也给您留意到了么?」
「像您这般特别的人,任谁也看见了……对吧?」
「是呀。」口是这么说,可是之前我从来就没注意到赫尔。
「找人吗?赫尔巡官。」
「不是……嗯,失陪了。」巡官说罢便离开了,剩下我和肯尼斯在背后露出了疑惑之色。

「你成名人了!连苏格兰场的警官都认识你。」
然而我的朋友只皱着眉,双眼仍离不开巡官的背影,我的说话仿佛飘散了的空气。
「喂!」我恼了:「我说!你听到还没听到?那人有什么好看的?」
「嗄?」
「那巡官的背脊有啥好看?」
「才不是!你看大门口。」
我听他的,望向前方不远处的正门入口,但见一行五人朝我们走过来。
我们退到流水鱼池旁,坐到沙发上。旁边坐了个戴熊猫眼镜的胖子,跷起的双腿不停抖动。
没想到胖子问我道:「你们是游客?」
我随便应了一声。
「要上雪山吗?」
「还不知道。」
「那就上去吧!现在十二月天,冰天雪地,很有气势的啊!而且,上山的旅费会有折扣,看,他们有的也是为了上雪山才来这儿。」那人指指眼前的宾客:「你也和你的朋友到那玩一趟好了!我们有这类服务。」
我真的没留心那人原来携着一个手提箱,他打开来,大堆的旅游指南、滑雪工具图片、地图、指南针、药物、刀等等,一股脑儿向我硬销过来……我遭受他一连串无休止的口沫攻击,差点没倒下!
我左推推右搪搪,摇头摆脑直耍手,终于,那人的喋喋不休停下来了。
见说服不了我解囊,他没趣地自动消失去,不过临走前,还是硬塞给我一张名片。
松一口气的我深呼吸一下,舒畅之余,随即瞥瞥身旁的肯尼斯。他只管盯着刚才那五人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不禁也顺势望了过去。一位衣着贵气的妇人,松开了细长苍白的纤手,十指闪耀红红甲光。她刚执笔登记完。
不难想象,她的脸容当年曾迷倒一众男士,但现在,岁月催人,她的脸上只留下了浓揩厚抹的脂粉,惨白的好比蜡人像。她一双深黑色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失去了光采。从衣着打扮,不难想象她是要保留已随年华而逝的个人魅力,此刻,她正以傲人的态势,扫视着大堂内每一个人的脸。
我故作姿态地向肯尼斯道:「她还不错,不是吗?」
肯尼斯眨了眨眼:「是吗?」
「至少,她还有一双吸引人的眼睛,睫毛长长的。」
「那眼睫毛太不像真的了,怕是假的吧。」
「嗯……有可能喔。」
肯尼斯那双像碧绿湖水般的眼睛隐隐闪动着。
「你在看哪一个?」我问道。
「每个。」
「那位年轻的小姐怎样?」
「她吗?正在觅视四周。看她那深黑的大眼睛,和那自恃的态度,和她的母亲真是如出一辙。我说,她要比母亲年轻时漂亮。」
「你也不是只看着她不放哇?」
「不,是你要我看她的。」
「噢!这……那好,你觉得其他人如何?」
「不要老问我这人如何,那人怎样的。你不是画家吗?就用你自己的艺术眼光为他们在脑中做做素描吧!」
我没理由给肯尼斯看扁,不问他了。
一行五人,走在前面的两个男人,年纪较长的一人,方方的脸,长长的眼尾常皱起深邃的鱼尾纹,唇上蓄胡子,发鬓花白,在柜台前面踱来踱去的,眉心常紧锁;较年轻的那人大约三十来岁,身形相貌与年老的那位相仿,但没那种稳重。
他们身后跟着一个佣人模样的年轻女人。
登记完后,他们被引领着走向通道,转弯拐往另一面,刚从我眼前消失,讵料突然传来尖叫声。
我跟着肯尼斯跑了过去,只见两个真人大小的铁甲人像站在一边,刚才的贵妇抱头颤抖着,其他人安抚着她,恐怕贵妇是给两个人像吓到了。
待他们走远,肯尼斯对我说:「快!到接待处去。唔……就跟他们说,要换个房间,记住,一定要尽量拖延时间,我打你才好停,明白了吗?」
他不顾我张大了嘴巴,便挟持一般夹住我的手臂,硬走向接待处的柜台。我只好硬着头皮,跟那位接待小姐互送着笑脸,心里却一直在暗骂肯尼斯多事,他不知在柜台上弄着什么。
「啊!」我感到背上一阵酸痛,不由得叫喊出声。接待小姐仍微笑着问我有什么不妥,笑得这般不合时和不合理!我说没事,便斩钉截铁向她要了个房间。
结果是坐在上厕所最方便的低等客房内,房间旁边就是众人的公厕,这房间算是最便宜的那种。肯尼斯在我的床上抱着肚子,笑得翻云覆雨,他打从一进来就笑到现在,真是过分!
「好样的,以后上厕所可真方便了。」说完又再蜷伏在床上。
「有什么好笑的?都怪你!」
肯尼斯擦着泪水说:「幸好隔壁有人住,否则我那面对河畔的高级套房,也给你换了啦。」
「我要和你换房!你要负责。」
「今晚来和我同房好了,我那儿有两张床。──你就别恼了嘛!来,说点有趣的东西给你听。」
「哼!……什么呀?」
「罗伯特.拉维尔、拉维尔夫人、露茜.拉维尔、盖利.拉维尔、多琳.柏。」
「这是……那家人的名字?」
「就是。」
「你查他们的名字干嘛?」
「纯粹出于好奇,有没有用还不知道。」
与其说肯尼斯要知道「他们」的名字,倒不如说他想知道「她」的芳名,这家伙准是看上露茜.拉维尔了,说什么觅视四周,比她妈年轻时还漂亮!
这时候,肯尼斯说:「好了,现在差不多六点,我的肚子猛打鼓,去吃饭吧。」
我真不甘心老让他摆布,一口拒绝了。
「我不可以总给你拿主意,这次该轮到我了!」
他的嘴角漾起笑意:「那你有何提议?」
我随口说:「逛街去。」
然后发觉到,这是个多么荒谬的主意,都累成这个样子,还逛什么街的。这时候,我反而巴望他不要答应。却没想到,肯尼斯拨一下头发,一口答允了。
我们乘升降机到大堂,出了门来到街上,肯尼斯跟着我走。或许有生以来,我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这样意气风发,那种满足感实在难以形容!
苏黎世的房屋很有规划,我们到处走也不怕迷路。行行重行行,我们漫无目的地走着,双腿快支持不住了,肯尼斯还惨,在落后我十多米的一棵雪树下依偎着喘气。我蹒跚地走到他跟前,扶他到不远处的露天茶座,以喝下午茶为名,实质是要歇息歇息。
「我说你呀,这副德性,也不知希腊时怎么搞的,你的劲儿都去哪了?」
「你知道的呀!」
「不会又是,对没兴趣的东西,就提不起劲那一套吧?」
「正是。」
我吹了声口哨。
「知道吗?办起案来,我能一个月以内不眠不休。」
「那你准是吃药了。」
「我可不会用这种途径。」
然后,我们闭了嘴,静静欣赏黄昏里白茫茫的街景,口里啜饮着香浓的咖啡。
我心血来潮起来:「不如我们到雪山上走一趟?」
「你没问题吧?现在什么天气?不怕遇到暴风雪?就算不让冰雪压死,在冰山上被困十天八天,受得了吗?」
「如果被困在山上,不是有免费酒店可住吗?」
「酒店可以住,但费用还是要算,说不定还会坐地起价呢!」
我没有坚持下去,话题一转:「那么,去游游罗春湖吧。」
「早结冰了,溜冰还差不多。」
「那你打算到哪里去?」
「到处去。」
我实在非常讨厌他的废话!
然后,我们又再沉寂起来,渐渐地,思想又和眼前的景致融合起来。
肯尼斯呼唤侍应。
「回去了吗?」我问。
「嗯。记得我们那位朋友吗?」
「朋友?你是指赫尔巡官?」
「除了他还有谁?我想会会他。」
走进酒店的大门,忽而看到一名英俊的年轻小伙子。他一头棕色的长发,散乱中显现凌乱美,眼睛很蓝,像天空一样蔚蓝,给人悠然神往的感觉。一身纯白直挺的西装,胸前小口袋挂上红色袋巾,看上去像一位年轻绅士。刚才那位接待小姐似乎对他特别殷勤,我觉得,肯尼斯这回遇对手了。
年轻绅士的行理搁置在一旁,上面盖着外套,登记完后,他四下搜视起来。
「他好象在找人。」
「今天可真多找人的人。」说罢,肯尼斯右手拨拨金发,头一甩向着不远处的升降机踱去。

3
展现一双修长美腿的侍应小姐挺着胸走过来,我们点餐。肯尼斯要了一客牛排,我点了意大利粉,侍应小姐又一扭一扭的走开了,金黄色的高跟凉鞋在深红色地毯上留下一个个深深的小鞋跟印。这儿除了有性感的侍女,也坐了不少打扮时髦的客人。近窗处一位军人模样的小胡子,正拿着从瓶子里取出的玫瑰,献给穿著露背装的少女,呶呶不止的不知在说些什么,看样子也许正在表白爱意。另一边厢,两对男女穿成前赴盛宴般的隆重。最使我感兴趣的,是刚才在门口碰到的那位俊男,此刻正坐在露茜.拉维尔对面,两人互抚着手背喁喁细语。嗯,俊男配美女,不错不错,没有肯尼斯的份儿了。但肯尼斯好象一点不以为意,双眼只管盯着另一套桌椅,我也望向那儿。
只见一名独坐的男人不耐烦地看着门口,此时一只手从后面伸来,在他的饮料掺上胡椒粉,接着收了回去。男人不经意举杯就饮,「哗啦」的一声踉跄,他呛得连眼泪也滚了出来,痛骂一声后忿忿而去。恶作剧的男子拍着台哈哈大笑,他女友似乎看出了真相,像对小孩子一样,在一旁不停的劝他、哄他。
「嘘,赫尔。」
我回头,但见赫尔巡官笑容可掬地露面。
「幸会!大侦探。幸会!大经理人。」
「幸会,赫尔巡官。」
「您好,可我不是经理人,我是个画画的。」
「啊!是我记错了嘛!那就幸会了,我的大画家!」
赫尔一轮恭维后,就在我们身旁坐下。
「一个人吗,赫尔巡官?」肯尼斯问。
「噢!是的,本来是,现在认识您们了嘛!」赫尔红光满面。
「打算怎样安排行程?」肯尼斯又问。
「噢!这可未定,您们有什么好提议的?」赫尔说着笑了笑。
侍女走过来了,端来我和肯尼斯的餐。赫尔点了个五成熟的牛排,要了一支红酒。
饭至半酣,拉维尔夫人来了,她换上一件低胸的绚烂火红晚装,裙尾散开来,柔和的灯光下闪烁出奇异星光,她的脸仍然是那么的白。
这位火红的夫人以一双大眼睛傲视人群,引来一众好奇的目光。女仆侍候下,她坐进靠窗的位子上去。
一行人安坐下来,女仆恭候在拉维尔夫人身后。
「快点菜吧!」拉维尔夫人道。
「母亲,您不是被他们这样看就已经很足够了吗?」儿子盖利.拉维尔恭维道。
「这可不用说!我每到一个地方,都招来羡慕和妒忌的目光,真快烦死了,我的容颜永远不能使他们抗拒。唉!又多一个了。」
拉维尔夫人似乎并不是保守的人。
「露茜跑哪去了。」罗伯特皱眉道。
「看!小姐来了。」
露茜朝他们走来,陪伴着她的,是那位蓝眼睛的年轻绅士。
「你都上哪儿去了?」
「我一直都在这里啊爸爸!我想,您应该认识这位比尔.贝恩先生吧?」
身旁的男士微微欠身:「幸会!尊敬的拉维尔先生。」
罗伯特的脸色很难看,目光对准露茜猛刺过去:「真不象话!自己到处跑,快给我坐下!」
「不行,爸爸。我答应了比尔,我们要去跳舞。」
「我不准妳去!快坐下!……」
女儿还未等他说完,就挽着比尔的手走向大门,忽而却步下来,回头道:「爸爸,我相信我的决定是对的!」
露茜瞬间回过头去,乌黑的长发带着几分自恃飘进空中。
老爷的手颤抖得很厉害,身体不受控勉力站起来,撑着岌岌可危的步履离去,女佣和夫人搀扶着他一同走出门口。却剩下盖利.拉维尔,十数分钟后,他津津有味地品尝着鲜嫩的蜗牛。
赫尔忽然道:「那夫人佩戴的首饰,全是价值连城的啊!」
「哦?」
「他丈夫就是爱尔兰的名珠宝商,罗伯特.拉维尔先生。」
「噢!」
「罗伯特先生最近用一千万镑购得一颗稀世钻石,据说到目前为止,仍未有人一睹其庐山真面目。」
餐后,赫尔便和我们分手了,他表示很高兴认识我们。
「这家伙很会说话。」我在他后面说。
肯尼斯没有回话,他只眼望门外,也不知在看些什么。迷惘的眼神也许是他的另一标记,久不久就会让人看见。
他忽然说:「去跳舞吧!」
我们约好在他门口见,我便回房更衣。
肯尼斯穿上一袭纯黑的晚礼服,配上净白的领带和袋巾,一头金发喷上定形沫,起伏的波纹分明有致,样子是挺潇洒,可惜,却不怎适合时下的跳舞场合。我换了一件宽身的夏威夷恤,穿一条很舒服的褐色长裤,踏着一双高统篮球鞋,自命焕散着青春的气息,这才像年轻人嘛!
我们乘升降机上舞厅,甫踏出即听到强劲的节奏。走进去,一阵阵口哨声、掌声、叫嚣声,伴随着高亢的旋律不断袭来。
漆黑中,天旋地转的射灯一眨一眨地放射出妖艳的厉光,撇过舞池的每一角。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向侍应要了两杯咖啡,喝不到两口,便忍不住走出舞池加入兴奋热情的行列。
男男女女扭腰蠕动,前面来了对十分亢奋的情侣,他们是露茜和比尔。露茜换上了一束轻飘飘的裙子,比尔仍穿著那套白西装。他对露茜大声地说:「喂!妳真的要和家人一起去山上度假?」
「是呀!」露茜也很大声地回答。
「哪个山头?」
「瑞吉峰!」
「噢!那是个好地方,我可以与你作伴吗?」
「随你的便!我可管不着!」
说完,他们又再投入兴奋的扭腰舞步之中。
音乐仍是那般强劲,人们依然兴高采烈。身后来了个穿Bra-top的女孩,我跟她互瞧一眼咧嘴一笑,便很开心地疯狂互碰着臀部。
扭呀扭,我的腰开始发酸,等音乐停下来,我退回位子上休息一下,实行修身再战!
所有灯忽然全亮着,照出了奇装异服的少男少女,他们站在舞池中央,等候另一首音乐响起。
徐徐而来的,是优美的《花之华尔滋》圆舞曲,众人嘘声四起,纷纷退回到座位上。人潮散去,露茜开始觅视四周,回头看到了双眼闪动的肯尼斯。肯尼斯深深一鞠躬,轻轻伸出右手,露茜修长的颈项微伸,深黑的眼眸凝视眼前人,良久,嫣红的双唇咧出一条皓白的新月曲线,眼波浅现,纤巧的指轻置于肯尼斯的手心上,伴着音乐翩翩起舞。她与他轻盈地踏步,他进她退,他退她进,一进一退,爽朗明快,一泻千里;他微挺腰杆抬手,她贴着他的手,作出豪情奔放的旋转;长裙翩然飘起,飘离了一双柔美的洁白长腿,飘出了烂漫的霞彩;他单膝着地,举上右手,她玉手轻碰,萦绕他身旁徘旋,接着,他站起来,二人伴着一抑一扬的舞曲舞动。渐渐的,露茜轻飘进肯尼斯的怀里了,看肯尼斯拥着露茜,嘴角泛起了独特的迷人笑意。
随后,又有几双夫妇加入。
随着音乐缓缓停下来,四周响起一片掌声、喝采声和口哨声。然后,露茜.拉维尔回到了比尔身边。
肯尼斯走回来。
「走吧。」他喝了一口咖啡说。
「好开心啦?」
「少许。」
一路上,我回味着刚才看到那一幕,若果,俊男配美女这话不假,那么,露茜应该配比尔呢?还是肯尼斯?
回到肯尼斯的房间,他躺上床,双手枕在脑后,眼睛盯着天花板出神,大概是重温着刚才的精彩感受吧?我为了避免打扰他,悄悄走到窗前静观街景。
柔柔河畔,人烟寥寥,淡黄的街灯点亮夜蓝的雪。

4
今天也够累的了,搭飞机其实绝不好受,座椅软绵绵的,待久了就摆脱不了一身的腰酸背痛,又无所事事。我趁那些无聊时候,看微型电视重温了一遍《铁达尼号》。
犹记得那动人的画面,女主角展开双臂,船头上仿佛自由翱翔,男主角陪伴在她身旁,悠扬悦耳的主题曲徐徐响起。Jack和Rose历尽沧桑,然而,一刻的油然无悔就是永恒。好一段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实在很美,美得让人无法忘却。我幻想,也许有这么一天,我化身成为男主角,亲身经历我自己的绚丽爱情故事?
此际,耳际隐隐响起那首动听的主题曲。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I feel you,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Far across the distance
And spaces between us
You have come to show……」

「砰!」的一声巨响,砸烂我的思绪,眼前一切美轮美奂的画面,倏忽间消失殆尽!
重回现实之中,我马上意识到,那,是一响枪声!
我们毫不犹疑地冲了出去,第一个碰见的人,竟然是赫尔巡官。
「你也听到了吧,巡官先生?」
「对!」他只这么一个字,便引领着奔向枪声来源。
这时候,走道两旁的房门一一打开,拉维尔一家差不多全出现在房门口,还有比尔.贝恩,唯一见不到的,却是拉维尔家的女主人。
房门皆是一色的枣红,围绕在眼前的,尽是一扇扇敞开的木门。有的客人站到走廊上,一窥究竟的模样;有的呆在门口;有的开一小撮门缝,引颈出来张望。
其中一扇木门,除了门上的房号,它跟其他的门毫无分别,然而,它却是如此地引人注目,门禁森严的背后,究竟埋藏着何等的恐怖、血腥!
为何,就只有这扇门,只一动不动紧紧地关闭着?是里面的人还没闻声而来?我想,所有人的看法都和我一样,枪声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伊利亚!」
回头一看,原来是罗伯特.拉维尔。
他冲上前去,不断尝试着扭动门把,可是怎也扭不动。
「老爷,出什么事了?夫人她……」
「妳跑哪去了?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夫人!」
「夫人说,她的『van de Sura』护肤膏用完了,吩咐我去买。」
「什么?都十二点多了!」
女佣多琳垂下头去。
「让开!」赫尔巡官一声令下,门前的两人见状,立刻向两边分开,他们后退了整整三步之多。
赫尔一腿踹开门,眼前出现的一幅光景,着实让人无法理解!
拉维尔夫人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身体不住地打颤,她显然受到了极度的惊吓!
残留着硝烟的德林格小手枪,落在她身旁三呎以外。
她面对的方向,我顺着向那边望过去。眼前竖立着一个比正常人高的衣橱,一丝丝银闪闪的光芒,从名贵的衣物套裙间暴露出来,十分诡异。
若果,有人匿藏在那儿,此刻一定倒地不支。
肯尼斯走到衣柜前,拨开衣服,却见一尊铁甲人像,完完整整地展露在我们面前,胸前一处地方穿了个洞孔,它很明显是中枪了!
[此贴被武士文心于2014-4-15 23:14:24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聊天室殺人事件

  • 下一篇文章:推理秀——火眼金睛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老炊』于2004-2-20 19:26:00发表评论:

  • 好小说。诡计设计的很高明,在看的过程中也猜想到了凶手是谁,但因弄不清凶手作案的手段应该算是没有 猜出来。作者那篇‘聊天室杀人案’我也看了,觉得两部都不错。尤其是对雪地景象的描写,真如自画家描绘一样,给我留下我很深的印象。恭维的话也就不说了吧,我觉得不足之处是有些散。看完了结尾明白故事叙述人与女仆的感情纠葛作者其目地是为了暗示故事中的隐情,但我总觉得着墨太多,有些地方与故事主题牵扯不大,看起来就不紧凑。以上只是我个人不成熟的看法,望作者包涵。希望再看到你的佳作。
  • 傻瓜哈希』于2004-2-17 22:33:00发表评论:

  • 哈哈……终于出结果了,不过好像又后知后觉了,汗……一贯作风,见谅:e

    当下去看喽……:)
  • 白色的羽毛』于2004-2-17 22:22:00发表评论:

  • 不错啊!!!!!!!!!!
  • liuliniao』于2004-2-17 13:32:00发表评论:

  • 有时候觉得自己挺笨的
    都不知道去别的地方找答案
    非要等上一星期
    不过好歹也看到了尾声
    呵呵

    看到多琳的遗言时
    就猜到她和那位少爷有点什么了
    况且两人的不在场证明也是各自为对方作证
    但是没往这方面深想
    不然答案早就呼之欲出
    555555555555
  • 武士文心』于2004-2-13 20:03:00发表评论:

  • 尾声

    后来,肯尼斯向我解释了多琳的密室之谜以及凶手如何做到不用钥匙就打开我的房门。

    那晚上盖利偷走305号房的两把钥匙,然后到多琳的房里把她弄昏,接着把她抬到305号房,抬她上从杂物房偷来的木梯上,以垂吊在天花板上的绳索圈套进她的脖子上以固定她的身体,让昏迷的多琳坐着。木梯的其中一只脚套上绳索圈,那条绳索经小气窗垂下至外面的雪坡上,那一端绑上三四袋旅行袋的雪,造成一个绳圈。这是一个定时装置,当雪下到旅行袋上增加重量,积压到一定重量时旅行袋便向下滑,像卸雪一样,此时拖动上面一端套在木梯脚上的绳圈,从而拉动木梯的脚叫它摔倒,坐在上面的多琳便掉进上吊的状态。这时候绳索经由小气窗掉到外面去。

    至于出现在多琳袋子里的那两条钥匙,其实是另一道把戏。当时盖利把一条钓线穿越多琳颈上的绳索,钓线两端同时拋下到雪坡上。他走出房间从外面锁上门,然后来到雪地上,把钓线绑成一个绳圈,再把钓线绳圈的一端伸进两把钥匙的孔串连起来,在绳圈的最前端打一个蝴蝶结,在结的中央系上一根牙签以固定钥匙的位置。然后凶手拉动钓线圈的一边,把串联起的两把钥匙输送上三楼的房间,等感觉到钥匙触碰到多琳脖子上的上吊绳圈时,从两边用力拉动钓线,叫蝴蝶结松开,使得两把钥匙和牙签一起掉下,刚好掉进多琳身穿的围裙前面的大口袋里,再回收钓线。

    至于我房门的钥匙诡计,其实是犯人预先把我的房门上锁,而我不防有诈在钥匙孔里拧了一下,反而变成打开门锁。当晚盖利.拉维尔本来是要到多琳的房间去把她杀死,岂料我来找她,于是盖利躲藏在一旁虎视眈眈。然后多琳走去我的房子找我,于是盖利马上紧跟着多琳来到我的房间前,在房门上动手脚。

    他在阁楼休息室拨了一通电话到接待处去,假装成旅馆的员工向接待小姐说戈巴太太有事找她,从而调走她,随即走到接待处的柜台偷走我的房间钥匙,然后走到我房间的门前,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扭了一下,这时候其实门是上了锁的,后来我听从戈巴太太的吩咐又在钥匙孔里拧了一下,反而是打开了门锁,因此后来盖利可以不用钥匙就一把推开房门进袭我和多琳。当时盖利用钥匙锁上我的房门,马上就走到接待处把它挂回钥匙柜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出门匙的诡计,使我的门掉进「不上锁」的状态。

    * **

    「肯尼斯,当时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是说你让我杀死盖利.拉维尔的事。」我问道。
    「你说要为多琳报仇,所以成全你啰。」他回道。
    「可是现在盖利.拉维尔还好端端的活着嘛!」
    「那一刻,你已杀死了他。现在,就让法律去制裁他吧。」

    回想当时,我的确是扣下了手里赫尔的手枪的扳机,子弹发射出去正中盖利。然而那是一块空包弹,原来肯尼斯跟赫尔早有协议,布下这个闷局,目的是要让我享受为多琳复仇的快感。

    我开了一枪,盖利应声倒下,但他并非中弹,而是给吓着了,当时肯尼斯在我的脖子后猛击一下令我昏倒,事情就这样的结束了。肯尼斯在这件事之前已制服了赫尔巡官,并要求他共演这一场戏,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下,赫尔唯有跟肯尼斯合作了。

    「现在盖利总算给逮捕了,也好,但当时我真的感到自己亲手杀死了他。」说完后我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手,彷佛那种快感依然存在于手掌心上。
    「被逮捕的不只盖利,赫尔巡官也是,且已被苏格兰场开除了。」
    「其它人怎样?」
    「赖伊回挪威去了,和他的女友一起回去的;阿克斯先生回到牧场去,然而失去了老伴,只可说他真的非常不幸!而格乐兹医生继续留在雪庄度假,那里照常营业,对于连续谋杀案瑞士警方只字不提,所以旅馆所受的影响不大。」
    「这么轰动的事他们居然只字不提?那么你的功劳都去哪啦?」
    「无所谓啦,我一向独来独往,低调一点更好。」
    「其它人又怎么样了?」
    「拉维尔夫人和女儿露茜.拉维尔回爱尔兰去承继拉维尔家了。」
    「你心爱的露茜.拉维尔这就走啦?」
    「她好象跟比尔.贝恩分手了,她不喜欢他的懦弱。」
    「啊!这么说,你就有大好的机会去追求她,怎么你不这么做呢?白白让美人给溜走……」
    「施明,你还记得莉莉吗?」
    「莉莉?当然记得。他父亲被费特南杀死后变得无依无靠,我当时还埋怨你怎不带她走。是呢?肯尼斯,你明明是喜欢她的,为什么不带她一起离开,真不明白你。」
    「那时候和现在的情形是一样的,我不是不想带她走,而是,我根本没这个能耐。」
    「唉?」
    「她们最需要一样东西,这东西连我自己也没有。」
    「什么东西?」
    「安全感,难道你忘记了费特南的可怕?也因为我生性不羁不喜欢受到拘束,所以说,我不会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哪里有好的女孩,我就去哪里。」

    飞机窗外可见无限美好的夕阳,把一缕缕金线投撒进来。

    肯尼斯:「看!多美的夕阳,如果可以跟自己最心爱的人一起欣赏,那该有多好!」

    我点头表示赞同,看着看着,眼泪却已在不知不觉间淌下来了。


    ── 完 ──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阴谋彩票(五)(小僧)[3028]

  • 连载——13区(第八章)[2417]

  • 网友侦探系列 ——有麻烦的朋友[2425]

  • 网维的侦探手记——展览(短篇)…[2800]

  • 【原创作品-悬念小说】意外[2626]

  • 毕业生(2)[2427]

  • 该隐号疑云(4)修订[2878]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6)[2743]

  • 阴谋彩票(六)(小僧)[2695]

  • 复仇丈夫的完美杀人记录(s)[2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