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一章)
 作者:郑学华  人气: 2679  发表于: 01年08月18日19点0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十一章  未写完的信
    我知道你会来的,你迟早都会来的。我在无边的痛苦中等候着这一天的来临。
    我向你坦白我的心迹,向上帝──人类灵魂的主宰赎罪。我是一个心灵软弱的人,一棵卑微而纤弱的小草,在无边的喧嚣和罪恶的海洋之中沉沦。
    我盛开的花朵竟是恶毒的。
    
    我从小就是孤独的。在我八岁的那一年,我刚刚开始懂事的时候,父亲病逝了。他得的是痨病。他总是背着我在章家溪边游荡,看一朵一朵的白云滞流在脉脉的流水的面上;他带我在高峻的山巅眺望,归鸟的孤寂的翅膀消逝在葱郁的山林之间。他喊叫,我也喊叫,声音和声音在应答着。
    他讲起了我的家族的宝藏。
    明朝末年,崇祯皇帝自焚之后,清兵的铁蹄不断地踏向南方,隐逸之处世外桃源的章家溪也已经明显地感受到战争和动乱。先是不断有南逃的富室旺族在此居住下来,后来连这里也不能安分了,遗败的明军官兵一路烧杀劫掠而去。紧跟着的将是清兵的更大的祸害了。于是这里的富室旺族也纷纷南逃。
    章家是这一带最大的富室,几代积累下来,富比王候。可是动乱年代,财富是累赘,越多的财宝将是越大的祸害。于是族长决定南迁。当时章家有五房子孙,族长就决定将财宝分为十处保存,以免让人一网打尽。十处中只要能留下一处,就足够章家氏子享用了。族长带五房长子悄然在凤溪山上刻下了形状怪异的藏宝图。这秘密只有这六个人知道。
    南迁的那一天,族长亲自点火烧毁章氏居住了数百年的古厝。族长点火之后就回到了他自己居住的房间,把门关死了。绵延三百多米的古厝在同一时间里火光冲天而起,炎炎其灼,烧得章家溪如同白昼。数百人一齐跪在溪边,向古厝告别,向族长告别。
    火光直烧到次日凌晨才逐渐熄灭。
    逃难的章氏子孙分五开五路而去,五房长子成了各自的族长。其中一路在海边汇入了逃难的队伍,据说是逃向了海岛;另外二路在浦光以南汇入了明少帝的队伍。这三路的族长大约不久就死去了,因为数百年内并不见有这三房的后裔来寻找宝藏。第四路流落到了广东,由广东流落到南洋。第五路,先是流落到云南、四川,后来又在吴三桂反清时受到牵连,惨遭屠戮,只剩一人逃脱辗转回到了章家溪。他,就是我的先祖。
    不知为什么,这个先祖并不知晓藏宝图的事,他只知道有宝藏,并留下了一首诗:
    一屋九门楼
    莲花栽瓮头
    谁人能得去
    黄金九担零一头
    凭着一首诗是无法找到宝藏的。我的先祖一代一代地保守着这个秘密,一代一代地寻找着迷一般的宝藏,一代一代地失败,一代一代把这个执着的传说流传下来。生存是艰难的,他们逐渐地衰败下去。我母亲姓章,她就是这一路唯一的章氏后裔了。我虽然姓叶,但我的血脉中流淌着章家执着的血!
    母亲告诉我,二十多年前南洋有章家的后代回来,他带来了藏宝图的秘密。母亲和他找到了凤溪的“墓子墓孙”图。可是沧海桑田,那“墓子墓孙”图怎么也无法同章家溪的山川对得上号。盘恒了近一年之久,他终于失望地离去了。
    母亲也在这一年出嫁。第二年,就有了我。
    
    父亲去逝的那一年,我还在读初中,父亲死后,生活的重担就全部压在母亲身上。我勉强读完初中,就辍学了。
    为了生活,我什么事情都干。我替人看店铺,去城里打工,在一个市郊的一个小卫生所里学做护士。我只有一个念头,赚钱,并且生活。我在干各种各样的活儿的时候,还始终坚持着读书,没有钱去学校补习,就自学。
    当时母亲告诉了我章家的故事,章家辗转的生活,他们的希望以及绝望。母亲告诉我章家的故事,只是觉得必须告诉我而已。可是,寻找宝藏不仅仅是钱财的获取,而是章家十几代人不竭的一个精神追求。章氏后裔不能放弃这个追求。
    我一边当护士,一边利用休息时间,大多是晚上,去学校旁听。当时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很多,我在离卫生所最近的一个补习班旁听。我的行为引人注目。当时一个老师,非常年轻的老师让我正式坐进了班上。那一个夜晚他又送我回家。
    我住在一个远房亲戚的家里,要经过一条狭长昏暗的小弄。他送我到家门口。
    他说:“你明天还来么?”他的目光中有一种渴望。
    我说:“很难说。我要能走得开才行。”其实我能走得开,可我觉得不能轻易答应什么。
    他说:“你一定来。”
    我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他又问。
    我告诉了他,他也告诉了我。
    然后他走了,昏暗的路灯照得他的身影老长老长……
    他就是陈立波。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似人间无数。
    这是真的,相逢是多么的美好。那个时候生活无比的繁忙。白天,我在卫生所里上班,晚上便去补习听立波讲课。因为我的基础差,晚上上完课,他便把我留在班上,再为我细致地讲解。可是班上有许多同学,他也必须要去照料他们。他怕这样我赶不上,所以索性一下课就送我回家,在我小小的房间里教我。那时候生活虽然忙碌,却充实、幸福,对未来充满信心,并且有着无边无涯的渴望。就这样一直到高考,持续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是我此生最幸福的辰光。
    可是高考的结果出来了,我仍然没有考上大学。这意味着立波的辛苦白费了。我在歉疚之中深深自责。无论他怎样安慰我,我都不能原谅自己的  顿。可是,这是命运啊。无论我们怎样努力,也无法同命运抗争,更无法改变命运。
    这是一个为金钱所主宰了的社会,人的奋斗其实都离不开金钱,人的成功、成就也必须用金钱来衡量。我决计回到章家溪,找到宝藏!为我自己和我爱的人们寻找美好的未来。
    那一个晚上,我们在街上逛荡。我们走了很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们都知道分别的那一刻已经来临。我们不希望分别,不忍心分别,无法忍受分别的痛苦,可是我们不得不走这样的路。虽然只有三个月的相聚,虽然只在紧张的读书学习中,没有绵绵的情话,更没有肉体的接触,可是我们已经心心相印。
    “有一位诗人说,分别是为了更好地相聚。你相信么。”他终于先开口了。
    我点头,使劲地点头。为了相聚,我们必须分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背诵宋词。
    “三年两年,或者十几年几十年,我会回来找你。”他说。
    “无论三年两年,或者十几年几十年,我都会等着你。”我说。
    他拥住我,我们热烈地吻着,这是我第一次同异性接吻。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如果时间会停留,就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吧!
    
    我回到了章家溪。我必须找到宝藏,我找了个代课教师的职业,一边教书,一边探寻着可能的线索。两年前,我几乎踏遍了章家溪的每一寸土地,发现“墓子墓孙”的刻石十分可疑。我怀疑它就是传说中的藏宝图。可是它形状更像是一些坟墓。难道传说中的宝藏都是藏在坟墓中的么?可是,章家溪似乎没有留传下十座之多的明清之时的古墓。
    没有办法,只有我走进了郑宏澜的办公室。
    没想到他提出了无耻的条件。
    但是,我别无选择。
    两天后,我走进了他的家。
    作为交换,他帮助我确定,那就是藏宝图。坟墓形状的东西是迷惑人的。在那坟墓形状的背后,就是一张地图。
    可是,每一次,他都只告诉我一点点。我不得不一次次听从他的摆布。他需要我的时候,就写字条或信。像在网络中的那样,他用一个签名: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
    去如朝云无觅处。
    虽然如此,可几年来我依然无法解来藏宝之迷。
    
    他回来了。
    他依约而归,可是等候他的人已经变了。
    我沾污了我们的爱情。我无法再面对他。我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埋藏着无边的痛苦。我冷漠地对待着他,可是,他知道了一切!他并不计较我的过错,他理解我原谅我还说一切其实都是他的错,他不应该远走他乡……
    他越是这样,我越要找到宝藏!没有宝藏,教我如何面对他?!
    
    高飞小说的事是郑宏澜告诉我的。他说高飞可能理解“墓子墓孙”图的含义,我想找高飞,以文学创作的名义向她讨教,然后要求看她的小说。这样就能知晓高飞的解释了。可郑宏澜说:不必了,因为采风团就要到章家溪了。高飞可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采风团来了。果然高飞也来了。我寻思着找什么机会同高飞谈,却突然发现了高飞放在包中的手稿。我禁不住拿了出来。不料被徐斌发现了。徐斌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别有用心地帮助我隐瞒了拿稿子的事。
    我拿到稿子,立即认真地读了。郑宏澜知道稿子一定是我拿的,就向我要。我只好给了他,没想到他又将稿子给了王昂扬看。他一定是为了讨好王昂扬,并且向王昂扬证明确有宝藏,同王昂扬勾结了起来。
    我警告他,不能背叛我!因为宝藏是我的生命!
    高飞对“墓子墓孙”图的解释其实十分牵强。郑宏澜也这么认为。10月9日那天,在听完曾明远讲的“凤溪五百万”的故事之后,郑宏澜突然十分激动,我因此猜想,他一定解开了这个秘密了。
    那一个夜晚我有一种冲动,以为幸运之门已经向我敞开了!章家宝藏之迷已经揭开!而我必须捍卫章家几百年的荣耀与希翼!为此我不惜一死!
    我先是偷偷地将安眠药放入李所长你喝的杯子中,让你退出,不妨碍我;然后我找高飞谈。我确认高飞并不知道宝藏的真相,最后我再找郑宏澜。他还是不肯说出“墓子墓孙”图的秘密。没办法,我只有让它成为秘密了!而且我有一种预感,我自己不久就会解开这个迷!
    徐斌知道了我同郑宏澜的关系,可能对宝藏的事也有怀疑。他要挟我,要我同他结婚。我只有忍耐,并且让他成为我不在杀人现场的证明……
    因为有郑宏澜的“提示”,我不久就解开了“墓子墓孙”图的秘密,可是这时候我虽然摆脱了郑宏澜,却又被徐斌缠上了。
    徐斌一定猜想到了郑宏澜之死的秘密。那一个夜晚,我以为在疯狂之后他一定会沉沉睡去。没想到他已经对我有了怀疑,并且始终跟踪着我……他还被林婷看到了。





  • 上一篇文章: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章)

  • 下一篇文章: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二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