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马盖瑞探案---<电视速配上的死者>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489  发表于: 01年08月21日23点0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电视速配上的死者
1
一位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手中卷着本杂志,他走上台对在场的每一位观众说道:“各位,马上就要现场直播了。在主持人说话的同时,大家也不要忘了看我的手势。我一抬手,大家就放声大笑。只要露出笑脸的观众,我们都会给他纪念品。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观众席上传来一阵杂乱不堪的低沉回应。
“准备好!三、二、一,正式直播!”喊话的工作人员叫完,就躲在了镜头下方,弓着腰向后台走去。
一男一女两位主持人穿着正统的服装步入舞台,音乐随之响起。观众席上一片沸腾。男主持说了句上不了台面的低级笑话,观众就随着工作人员的手势放声大笑起来。
马盖瑞被这阵笑声吵醒了,他冲身边的端木生问道:“你的堂妹雪儿选定对象了吗?”
“节目才刚刚开始啊。”端木生说着,激动的朝端木雪儿挥了挥手。
“年纪轻轻的,就来这里找什么男朋友。”马盖瑞挪动了身子继续睡觉。可这一次他却没睡塌实,端木生不时的笑声让他无法入眠。他迫不得已只好半睁着眼看着主持人介绍女嘉宾2号——端木雪儿。
雪儿今天打扮的很漂亮,由于她还是位高中生,所以出场前只化了淡妆。淡紫色的唇膏摸在嘴唇上显出了一丝成熟的味道,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以及那张雪白的娃娃脸又突出了她的实际年龄。
女主持拿着话筒走上前介绍道:“端木雪儿、今年十九岁、天蝎座、血型O型、爱好上网和交友。欢迎你的到来,端木小姐,请你说两句。”
雪儿拿着面前的话筒声音发嗲的说:“谢谢主持人,谢谢对面的十位男嘉宾。我想,可能由于年龄的关系,大家不会选我做女朋友。可是对我来说,坐在这里我已经成功一半了。”
掌声响起的同时,端木生激动的用胳膊碰了碰马盖瑞,“看啦!雪儿说的多好,这才是我妹妹。”
马盖瑞拉长着脸说:“你拉倒吧,没自信的女人都这么说。”
“哼。”端木生不肖一顾的看了他一眼,接着他又插开了话题,“盖瑞,我知道你对现代的年轻男女有些想法。但我知道你的眼光不会因此而改变。你认为女嘉宾中,哪位长相说得过去?”
马盖瑞根本没去看,他听见端木生提到“说得过去”,马上就想到那里全都是长相普通的女人了。为此,他并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插开了别的话题,“阿生,你最近买了什么新出版的小说没有?”
“市面上还没有新的。哦!看啦!‘一见倾心’开始了,不知道雪儿投了谁一票呢?”
马盖瑞摇着头说:“我在想,谁会投她一票呢?”
结果出来了,“一见倾心”雪儿投给了对面的6号男嘉宾一票。可是她自己却没得一票。为此,雪儿显得有些尴尬。
忽然,马盖瑞提起了精神,他的视线注意在大屏幕上。此时的大屏幕显示的是观众席上的情景。只见大家都在为“一见倾心”讨论的时候,有一对男女却面无表情的坐在位子上,一动也不动。
“对不起。”马盖瑞对旁边的工作人员说,“请问,到场的观众都是嘉宾们的亲友团吗?”
“是的。”对方说,“由于有的嘉宾带来的亲友团很多,座位又有限,所以我们不会把位子提供给不相干的人士。”
“哦,再请问那对年轻男女是哪位嘉宾的亲友团?就是坐在第二排最中间的那对,他们一个穿黄色外套,一个穿黑色西服。”
“让我看一下。”工作人员拿起了手中的名单,“他们是5号男嘉宾的亲友团。”
“就他们两个吗?”
“对。”
“他们几点来的?”
“这个不太清楚,在我印象里他们好像差点迟到。”
“不要好像,肯定吗?”
“肯定。先生,发生什么事了?您是警察吗?”
马盖瑞笑了笑,他只以一句“谢谢。”回绝了工作人员。
马盖瑞将视线注视在5号男嘉宾身上。对方身前的牌子上清楚的写着他的名字、年龄以及职业:萧云龙,28岁,电子高级工程师。虽然5号男嘉宾留有一头长发,但看起来却一点都不蓬乱。
马盖瑞的举动当然没逃过端木生的眼睛,他轻声问:“怎么了?”
“研究一些私人问题。”马盖瑞笑着说。见那对年轻人和萧云龙的表情又自然起来,他便没把这当一回事。马盖瑞松弛了一下肩膀,目光重新注视在端木雪儿身上。但他的眼神总会时不时往那对男女身上望。两分钟后,5号男嘉宾的亲友团均起身走向休息室。
“我去趟洗手间。”马盖瑞起身对端木生说。
端木生一脸不悦的对他说:“你什么时候变得爱管闲事了?”
“只是觉得奇怪。”
“随你的便吧,快去快回。”端木生说着,又朝雪儿挥了挥手。
马盖瑞跟着那对男女走进了休息室,男人和女人说了些什么就转身朝洗手间走去。马盖瑞正好找到了与女人搭讪的机会,他叼着根未点燃的香烟坐在了女人对面。
对方好像当他不存在似的,继续看手中的杂志。马盖瑞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拖到自己身边时故意弄响了它,女人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是什么也没说。
“对不起,小姐。”马盖瑞点燃香烟说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女人继续翻阅着杂志,还是一声不吭。
马盖瑞抓了抓头,接着说:“请问,你是哪位嘉宾的亲友团?”
恰巧,男人从洗手间出来了。他听见了马盖瑞的问题,于是回避道:“先生,我们只不过是普通的观众罢了。”
马盖瑞阴冷的笑了笑,他装做什么也不知道,接着说:“哦,有一个问题我很想听一听先生的见解。女嘉宾2号是我的朋友,她只有十九岁,我能不能问一问先生对这个年纪的女孩来参加这种节目有什么看法?”
男人理了理袖口说道:“没什么特别的看法,年轻人嘛,让她出来见见世面未必是件坏事。更何况她来这里肯定得到了家人的允许,不是吗?”
“说得也是啊,呵呵。”马盖瑞将香烟熄灭的时候,就听见演播时里传来了惊叫声,跟着门外的两位保安人员拿着对讲机说了些什么,就跑了进去。马盖瑞拦住了其中一位,问明了情况。原来那里出事了,5号男嘉宾忽然昏厥在演播室。马盖瑞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们,如果事态严重的话一定要报警。
此时,男人看了看手表对女伴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休息了。”
女人跟着站起了身,她腕着男人的胳膊朝大门走去。
“请等一等!”马盖瑞跑上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他微笑着说:“里面出事了,二位不想探个究竟吗?”
那两人没理会他,而是继续朝前走去。马盖瑞在他们身后说:“出事的人是5号男嘉宾啊。难道你们不是他的亲友团吗?看起来这件事与你们有直接的关系啊。”
男人转过身表情很自然的说道:“先生,他死了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知道他死了呢?”马盖瑞露出了狡猾的笑容说,“我只是说他出了事,可没说他死了啊。作为他的朋友,你们怎么显得一点都不关心啊。”
女人终于开口了,她以洪亮的女高音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们认识他呢?”
“工作人员说的。”马盖瑞说完,那两人的脸颊呼的一下变红了。他们咬牙切齿的看着马盖瑞,气愤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马盖瑞补充道:“两位暂时不要离开。这起事件,我看还是等警察来处理比较好。”
这时,休息室的地板上传来了脚步声。一名保安紧张的跑了出来,他拿起总台的电话机播了一个号码,他对着话筒说:“喂,是警察局吗?我们电视台有人死掉了。”

2
“队长,你终于来了。”朱警员向他敬礼道。
“我的侄女呢?”端木宏明脸色苍白的问。
朱警员指着隔壁房间说:“快进去吧,阿生在里面照顾她。”
端木宏明使劲推开了门,房门凸出的把手重重的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端木队长不去管是否有旁人在场,就怒斥儿子,“阿生!我叫你不要带她来,你偏不听。现在把她吓成这样,我怎么向她父母交代?!有能力的话你自己对他们说!”
端木生满脸通红,他能做的只有傻站在那里等候父亲继续训斥自己。躺在他怀里的端木雪儿脸色发白,头发凌乱,就连那双水灵的大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跟着进门的朱警员走到端木生跟前,小声对他说:“赶快带她回去吧。”
“带到我们家。”端木宏明补充道。端木生垂头丧气的托起妹妹的手,慢吞吞的离开了屋子。
朱警员见端木宏明火气未消,便把话题引向了这次的案件上。他拿着死者的资料,大声的念了一遍,然后又将工作人员的口述向队长做了个汇报。整件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一见倾心”这个版块刚结束后的三分钟,5号男嘉宾萧云龙就一头栽在了位子上。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有的提议报警;有的惊声尖叫;更有甚者居然认为这是电视台的新花样;两位保安到场后发现萧云龙已没有气息,为了配合即将到场的警察,他们扣留了所有的观众,包括主持人在内。
“做得还算不错。”端木宏明说,“尸体呢?”
“送去解剖了。”朱警员接着说,“队长,经验老道的钱法医因为公事,身在外地无法回来。所以,他推荐了他的实习学生来完成解剖工作。”
端木宏明摆了摆手,“这倒是小事。关键是,凶手如何能在众人面前作案。小朱,除了主持人以外,还有谁接近过死者呢?”
朱警员连忙答道:“两位主持人也没有接近过死者。要说接近过死者的,还属他的亲友团。”
“亲友团?对!我想起来了,这档节目的确会派亲友上来助阵。他们几个人?”
“两个。”
“人呢?”
“在隔壁房间接受审问。他们是两兄妹,男的叫陈德明,女的叫陈德丽。据他们说,死者只有他们这对朋友。”朱警员汇报了这些之后,又补充道,“队长,马盖瑞也来了。”
“哦?这个阿生倒没对我说。”端木宏明的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他带着愉悦的声音问,“他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朱警员摇着头说:“目前还没有透露。不过,他确定那对兄妹就是凶手。只可惜,现在他还没有找到证据。队长,说起来那对男女也真够狡猾的,起初他们在马盖瑞面前声称自己不认识死者,当马盖瑞告诉他们,‘工作人员早就告诉过我,你们是他的亲友团’时,他们居然找出了理由,说什么因为不认识马盖瑞,不想和他多说话,所以撒了谎。”
“这倒是个脱身的好理由。”端木宏明又问,“马盖瑞在哪儿?”
“他就在休息室的东面吸烟。”
端木宏明二话不说,拔腿冲出了房间。

3
宽敞的休息室只有马盖瑞一人,他悠闲的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一阵急促的脚步经过他的耳畔,盖瑞朝来人的背影打了个响指留住了他。
“对不起。”马盖瑞懒散的从沙发上坐起,“请问,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年轻的警察见马盖瑞不是外人,于是坦率的说:“这是验尸报告。”
“这么快就出来啦!可以先给我看看吗?”马盖瑞不等对方做出反映,就把报告攥在手中研究起来。他聚精会神的连端木宏明的咳嗽声都没听见。为了让马盖瑞更好的分析案情,队长打发了身边的手下,小心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马盖瑞的慧眼在简短的文字里来回扫视着,他非常希望能尽快找出答案。那个实习法医提到了毒药很特别,它的药性很强,普通的稀释对它不起作用。并且,它只溶与物体的表面,而不会渗入物体内部。可是,粗心的实习法医居然连毒药的名称都没在报告上注明,无奈之下他只好摇了摇头。
“给我看看吧。”端木宏明粗旷的声音把马盖瑞吓了一跳。
“端木叔叔,你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
端木摆了摆手,示意他别打岔。遗憾的是,端木宏明看完简短的报告后也只是说了些现在的法医有多么差劲的话。他的眼神注视着报告上的最后一行说:“死者的胃里有没有消化掉的西瓜,除了这玩意儿以外他死前并没吃什么。也就是说,死者在哪里吃的西瓜,就意味着他是在哪里中毒的。盖瑞,你对我的这个简单分析有什么看法吗?”
“没什么。”马盖瑞拨弄着手机上的数字键答道。
电话很快接通了,马盖瑞对着话筒说:“喂,是杨警官吗?……对,我还在电视台呢。搜查有什么进展吗?……垃圾箱里只有西瓜皮?很好!把它送去化验。……再联络。”
端木宏明费解的问:“怎么?在报告没出来之前你就知道萧云龙是中毒死的了?”
马盖瑞接过端木宏明丢来的香烟说道:“不必惊讶。节目直播的时候谁都没有靠近他,尸体上又没任何伤痕,不是中毒死的又会是什么呢?”他看了一眼手表,接着说,“如果西瓜真的是在陈氏兄妹家里吃的话,恐怕他们早就该把皮丢掉了。不过是否真的如此也很难说,咱们还是亲自跑一趟比较好。你说呢,端木叔叔?”
端木宏明笑着说:“悉听尊便,‘福尔摩斯’。”

陈氏兄妹的住宅挺大的,虽然只有两室一厅,可是,在任何一个房间里任意摆上三张双人床位都没有问题。从端木宏明和马盖瑞刚进屋子开始,剩下的警察就更加仔细的检查每一件物品,一旦发现可疑的,就立刻送去化验。
端木宏明从进门开始,始终蹲在垃圾箱那里翻寻着他想找的东西,哪怕是一丝头发也没逃脱他的视线。只可惜他把屋内所有的垃圾箱都翻空了也没发现什么。
接着,马盖瑞走进了洗手间里。洗手间也很大,除了马盖瑞以外里面还站着三名警察,即便如此洗手间的空间还是明显的大。
“喷水浴头好像湿啦。”马盖瑞指着浴池里的淋浴龙头说道。
“是的,可能嫌犯在去电视台之前洗过澡。”警察说完,继续他的勘察。
“哦!这是什么?今天刚上市的洗发香波啊。我去了七、八家超市也没能买到哩!”马盖瑞像个孩子似的拿起了用了一半的大瓶洗发香波上下左右看了看。最后,他竟然将香波挤在了手心里。端木宏明在一旁看着这一幕难免有些尴尬,他以咳嗽声提示马盖瑞出格了。
“啊,对不起。”马盖瑞笑了笑,便到了洗手池跟前。
端木宏明命令道:“把这个也带到法医哪儿。”
一名警察应声道:“队长,我们已经取了一部分交给法医了。”
端木队长点头的同时,门铃忽然响了,警察们全都警觉起来。端木朝一位警察扬了扬下巴,对方小心的打开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个中年男子,对方看见警察脸色都变了,他以颤抖的声音问:“警察先生,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马盖瑞走上前说:“先回答我的问题好吗?请问,您是……”
“哦,我是陈德明的邻居,就住在隔壁房间。警察先生,这儿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马盖瑞和气的说:“明天看报纸好了。呃,对了‘邻居’先生。请问您一直在家吗?”
男子老实的回答:“是的。不过刚刚我在洗澡,没注意到这里来了这么多人。后来我听见这里动静挺大的,还以为来了什么小偷呢。要知道,陈德明今天晚上陪他的朋友去做节目了,作为邻居总得替他留心才是啊,呵呵。”
“你没看那个节目吗?”马盖瑞问。
“没有,我家电视出了些毛病,过两天才会有人来修。”
端木宏明在听见“朋友”这两个字时,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他急切的问:“他的朋友是不是叫萧云龙?”
“对,就是他。”邻居肯定的答道。
这时杨警员从楼下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他喘着粗气对端木宏明说:“队长,法医说了,西瓜里没有毒药。”
端木追问道:“洗发香波呢?”
“也没有。”杨警员脸色难看的说。
“唉!”端木宏明气急败坏朝自己的手心打了一拳,“该死的凶手究竟是用什么办法给死者吞服毒药的呢?”
见无人应答,端木只好把问题丢给了马盖瑞,他握紧拳头迫切的问道:“盖瑞,你的看法呢?”
马盖瑞摸着鼻梁说:“我看,该回电视台把那对兄妹送进监狱了。”

4
坐在警车里的端木宏明高兴极了,他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抓住凶手,就兴奋不已。在他身边的马盖瑞却显出一副愁眉苦脸的可怜相,端木队长认为可能是他过于疲劳的原因,所以就没去加以理睬。
车子停下时,早已守侯在电视台的记者就拿着话筒和录音机跑上前采访起端木宏明来。他们七嘴八舌的问题把端木宏明端木宏明弄得晕头转向,要不是马盖瑞连推带搡的话,队长恐怕连电视台的大门也没法进去。
就在端木刚进入休息室的时候,马盖瑞忽然停住脚步不走了,他坐在曾经坐过的沙发上抽起了香烟。
“你怎么了?”队长质问道。
“叔叔,”马盖瑞有点无奈的说,“年轻人总是爱冲动,我当然也不例外。每次事件有点眉目的时候,我就自信的认为我成功了。现在想来,过去的那些案子都和运气有着直接的关系。”
端木纳闷的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对不起,叔叔。我的眼前浮现出陈氏兄妹的作案过程,可是证据并没印在我的脑海里。”
端木宏明被他的这番话愣在了原地。他的气头一下上来了,可是端木也很清楚,这个时候骂他一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队长索性也坐在了沙发上。
他摊开双手对马盖瑞说:“你说,该怎么办吧?”
“看来,只能以计求胜了。”
“你想出什么妙计了吗?”
“是的,如果我们配合的好,凶手就会落入陷阱。可是,如果稍有偏差,凶手将永远逍遥法外。”
端木宏明补充道:“换句话说。是骡子是马,在此一举了?”
马盖瑞沉重的点了点头,他凑在端木宏明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对方起初还露出了笑容,但瞬间他的脸色又挂了下来。他带着侥幸的心理问道:“盖瑞,这样真的能行吗?”
“正如你所说的。行与不行,在此一举啦。”马盖瑞说着带头走向了用来询问陈氏兄妹的房间。

房间里的气氛相当的尴尬。制造尴尬的人自然是马盖瑞,不过他的表情却还是那么的自在。根据马盖瑞的分析,其他的警察得知了凶手的作案过程。原来,死者死前曾吃的西瓜里,含有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可是由于毒药只涂抹在瓜瓤的表面,——而表面又被死者吃掉了。——所以在化验的时候并未检查出有任何毒药的残留物存在。就在警察们认为马盖瑞的分析合乎逻辑的同时,对方却当着凶手的面称自己没有丝毫的证据。
警察们有的心急如焚;有的暗自偷笑;还有的则不当一回事。端木宏明当然是心急的警察之一,他对马盖瑞今天的表情失望透顶。如果这个世界上杀人需要负法律责任,而伤人不需要的话,恐怕他现在就会把马盖瑞打个半身不遂。可是,马盖瑞本人却面不改色的盯着陈氏兄妹看,就好像他们愿意给自己提供证据似的。
终于,陈德明控制不住情绪大笑了起来,“哈哈!警察先生,你们可真有意思,编写故事的水平以及幽默风度真是超一流的。不过,我仍坚持我的原则,我将把你们今天的举动对我的律师说。你们将在时间上,给予我相对的补偿才行。”
端木宏明也忍不住的对马盖瑞耳语道:“该怎么办啊?”
马盖瑞看了看他,仍旧一脸冷酷的表情。
他走上前对陈德明说道:“陈先生,这次我输了,请接受我的道歉。”说完,马盖瑞很认真的给对方鞠上一躬。
陈德明还是继续嘲笑,他没做出任何反应。他的妹妹陈德丽看起来好像不吃这一套,她的手掌在马盖瑞面前一挥,“别做这些没用的事,你们就等着上法院吧。到时候可就有看头了,警察扣留无辜的人,我想这一定会成为各大媒体的焦点吧。”
“唉。”马盖瑞深沉的说,“今后真是没脸见人了。”
“这是你们自找的!”陈德丽气急败坏的喊道。
就在这对兄妹起身要离开的时候,马盖瑞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他带着伤感的愁容说:“麻烦两位先不要走,请你们为我做件事,好吗?”
陈德明傲慢的说:“小伙子,你又要做什么?输的很不服气,是吧?哈哈哈。”
马盖瑞捂着胸口说:“怨气的确还没消退。”
陈德丽反驳道:“我们凭什么要跟你合作?”
“一时还真说不清楚。总之,我是这么想的。我还那么年轻,这是我入行以来碰上的第一件案子。头一回办事我就输了,以后叫我怎么见人呢?输就得输的明白,输得彻底。我自认为目前为止我输得很糊涂,为了让我彻底对你们二位死心,我恳求你们再配合我一次。”
陈德丽刚要开口就被陈德明阻拦了。对方龇牙咧嘴的笑道:“好吧,我就再配合你一次。不过我得先声明,配合完毕之后,你必须放我们走。否则,我将派律师单独指正你一人。”
马盖瑞一边点头一边叹气道:“如果我真的走到那一步,也只能说是天意。”他说着,走到休息室,从那里的沙发上拎了包塑料待回来。
“这是什么?”陈德明望着袋子问。
马盖瑞什么也没说,而是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它。
端木宏明不由自主的说:“全是吃了一半的西瓜啊!”
马盖瑞补充说:“这全是死者萧云龙在你们那里吃的西瓜。”
“什么?!”陈氏兄妹异口同声的喊道,“你想让我们吃这个!”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马盖瑞轻笑道,“如果你们不敢吃的话,就证明你们害怕上面还残留着毒药,也就可以证明你们是凶手。”
陈德明一听这话,火气立刻冒了上来,他指着马盖瑞瞪大着双眼喊道:“好!你给我仔细看着!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凶手!”
望着在一旁傻看着的陈德丽,端木宏明在一旁插嘴道:“你们都得吃。”
两兄妹就这样在众人面前狼吞虎咽起来,他们一边吃着一边用敌视的眼光紧咬着站在一旁观看的马盖瑞。忽然,马盖瑞走上前从陈德明手中的西瓜里取出一根头发,他扭头对身后的杨警员说:“怎么搞的?”
对方吱吱呜呜的说:“法医把它和尸体放得太近了,可能不小心掉上去的吧。”
端木宏明注意到,陈氏兄妹丢掉了手中的水果。刚塞进嘴里的瓜瓤被他们吐了出来,并且各自还用手指摁住舌头,好让自己把刚刚吃过的西瓜全都吐光。
房间里响起了马盖瑞清脆的掌声。望着周围警察们的笑脸,陈氏兄妹傻了眼,两人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跪在了地上。

5
“露出马脚了吧?”马盖瑞蹲在陈德明面前大笑了一声,“为什么一根头发你们就做出了这样的反应呢?虽然你们心里很清楚,但我还是想亲自解释一遍。”
“陈先生,你真以为我相信毒药是放在西瓜上的吗?事实上你和你的妹妹是用一种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办法毒死萧云龙的。首先,你们在洗发香波里放了少许的毒药。——虽然少许,但毒性很强。——萧云龙今天要参加‘相亲’的节目,当然要把整个身子清洗干净,——当然包括洗头在内。——就在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你们把早已准备好的西瓜放在了他们的面前。你们声称时间不早了,赶快吃完它,然后就上路。萧云龙有着一头长发,刚洗过头的人,由于赶着出门,他自然不会把头发擦得太干,也正因此,水珠从萧云龙的头发上滴了下来。它滴在哪儿了呢?除了桌子以外,当然是西瓜上了!毒药就是通过这种步骤进入萧云龙体内的。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的法医检查了死者的头发,我想案子早就破了。”
马盖瑞喘了口气,接着说:“这里牵涉了一个问题,萧云龙洗头发的时候,会不会用水把毒药给冲跑了呢?它又会不会渗入洗发水的内部呢?验尸报告告诉我们普通的稀释不会对它造成影响。你们兄妹俩一听说西瓜上并没太在意,因为你们知道毒药只会残留在物体表面。可是,你们听说西瓜上的头发来自尸体时,就做出呕吐的反应。这告诉我,我的推理是正确的。”
“老实告诉你吧,陈先生。头发根本就不是尸体上的,西瓜也不是从你们那里拿来的,而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亲自出门买回来的。”马盖瑞又靠近陈德丽说,“现在来看看,究竟是谁输了?”
陈德明开口了,他懊恼的说:“为什么?你究竟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问得好,陈先生。输就要输得口服心服,不是吗?”马盖瑞笑着说,“关键就是那瓶洗发香波。那种牌子今天刚上市,可是我拿起它的时候却发现它已经用了一半了。我实在是弄不明白三个人就能用掉半瓶洗发香波吗?那可是一大瓶哦。我那丰富的想象力告诉我,它并不是用掉的,而是倒掉的。为什么要倒掉它呢?原因很明显,虽然毒药不会渗入物体内部,可是你们害怕萧云龙只用了一点洗发水,害怕剩余的毒药会被警察发现,所以就倒去了一半。我说的没错吧?”
“该死!”陈德明看着妹妹说,“都是你!我叫你仍掉它,你偏不听。说什么要给这些笨蛋警察留线索,好戏弄他们。呸!”
这时,马盖瑞拍了拍端木宏明的肩膀轻声说:“我去阿生那里看看雪儿怎么样了。”
队长站在房间门口对他说:“好的,明天我会把动机告诉你的。”
“不必了,”马盖瑞背对着他摆了摆手,“我对爱情有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6
端木生对躺在草地上的马盖瑞谈论着凶手的作案动机,他说:“你猜错了,盖瑞。这次的动机和爱情毫无关系,萧云龙曾是陈德明的同事,在一次‘派对’上,萧云龙的过分玩笑激怒了陈德丽,他无意之中将对方的外衣撕撤下来,害得对方很多年抬不起头。他多次当面向他们兄妹道歉,为了能找个时机替妹妹报这个仇,陈德明想出了那个杀人方法。起初,他只是想在家中把对方杀害,但陈德丽却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所以,他们在电视台的速配节目中替萧云龙报了名,好让他在众人面前死去,以解心头之恨。”
马盖瑞问道:“对了,阿生。有件事我弄不明白,既然毒药只残留在物体表面,为什么那对兄妹还要借用洗发水来作案呢?说实话,你父亲因此还训了我一顿,他要我以后别办事不要过于松懈,呵呵。”
端木生望着蔚蓝的天空说:“盖瑞,我父亲说的一点都没错,有的时候你办案靠得是运气。为什么不把毒药直接放在西瓜上的问题,凶手亲自回答了。陈德丽告诉警察,那是因为她想戏弄警察才那么做的。”
马盖瑞点点头,他又不解的问:“让萧云龙出丑不就完了吗,为什么要杀他呢?”
“因为他们兄妹一看见萧云龙,就想到了那次派对上发生的事。所以,他们认为与其让他出丑,倒不如除掉他来得省心。”
“哦,原来是这样。”马盖瑞点了点头,“不过,如果他们真的只让萧云龙出丑的话,恐怕对方会找机会杀他们也不一定,呵呵。”
“唉,人与人之间的这种冲突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
正当两人悠闲自得的聊着其它话题时,端木宏明在阳台的窗户里探出头招呼道:“盖瑞!阿生!快上来吃西瓜,很甜哩。”
两位伙伴互相望了对方一眼,同时问道:“上面没头发吧?”
(完)
  • 上一篇文章:推理之门形象大使---<K市杀人案>

  • 下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都是日剧惹的祸>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olmos』于2001-8-21 23:02:00发表评论:

  • 好象巧合的成分比较多啊。

    1、先是死者正好买了一瓶当天刚上市的洗发水,如果换成一瓶普通的洗发水,马盖瑞恐怕就猜不到真相了。
    2、死者为什么要在临走前不久再洗澡呢?如果他早点洗的话,头发就会及时干掉,毒药也不会沾在西瓜上了。
    3、两名罪犯明明已经可以走了,他们为什么还要配合马盖瑞去吃西瓜呢,如果是为了消除怀疑的话,也完全没有必要啊,反正当时警察已经找不到证据,准备放他们走了,他们又何必强出头呢,看来是罪犯太过于自信了呀!

    虽然有以上可以算是不甚完美的地方,不过整个故事的逻辑推理还是相当不错的,作案手法很新颖,非常值得一看呐!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1)修订[3089]

  • [原创小说]一个人的旅行之周庄(引…[2382]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1)[3147]

  • 蓝色陷阱(三)[2373]

  • 马盖瑞探案---<网恋>[2279]

  • 诱惑(中篇推理)[2477]

  • 凶宅(五)[2558]

  • [征文]谋杀快餐(4675字)……题…[3563]

  • 香烟岛谋杀案(一)[2802]

  • 股(蛊)惑——(十五)[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