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香烟岛谋杀案(一)
 作者:80511521  人气: 2831  发表于: 02年08月10日09点1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什么?!去海岛过暑假!”
  “儿子,妈有事……”不等她说完,“行了!我知道你要和那个男人去旅行!”我狠狠地摔下电话一头栽倒在床上,“什么玩意儿!”我喃喃的自语!唉——,我懒懒的翻了个身,两眼出神的望着天花板。
  我叫方众今年22岁是辽宁体大的学生,父亲在我很小时就去逝了,我一直和姥姥生活在一起,母亲在北方一个很有名的沿海城市工作。本来今年说好我可以到她那儿过暑假的,现在——一切都成为泡影!我虽然不反对母亲再婚,但以目前的情况来说我有些接受不了,我已经感觉到在我母亲心理,我已经不是她唯一牵挂的男人了,“真是的,重色轻儿!哎呀……!”
  铛挡铛——“近来吧,门没锁”我无力的支撑着身体坐起来。
  “姥姥,您干吗还要敲门呐!”
  “我来看看我小孙子干嘛呢!”(姥姥没有儿子,从小她就对街坊们说,我是她孙子!)边说边来到我身边坐下,我再次躺下来把头枕在姥姥的腿上仰脸看着她,姥姥慈祥抚摩着我的头发,笑呵呵的说:“你妈刚才给你打电话了?”
  “哼,明知顾问!”我坏笑着盯着她看。
  “小鬼子!”说着轻轻的拧了一下我耳朵,“你到底去不去?”
  “姥姥,我不想去!”我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你不是一直嚷嚷着去你妈那儿嘛!怎么又不去了?”
  我猛的坐起来顾做亲密的搂着姥姥,“我要是去了,您自己在家多孤单呀!我留下来陪您好了!好不好?”
  “少来,你这个小兔崽子,你安的什么心我会不知道,想拿我做挡箭拍,美死你!”说着左手拿出一封邮政快件,“这是你妈寄给你的,里面有旅行社的地址和电话,你到了以后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妈已经替你报名了!”接着又在衣兜里掏出一张车票,“拿着,明天下午四点的火车。”我顺从的接过车票,我仍不死心用欲哭无泪的表情凄凉的盯着姥姥,可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我彻底绝望了,长长的出了口气低着头傻傻的看着这张车票。
  这时门又开了,姥姥站在门口,我以为她良心发现了呢!可我错了!
  “别忘了带上药,到了以后给你妈打个电话!”房门再次被关上!
  我是一名甲亢患者,在病情严重时需要一种特别的药,我才能正常的生活起居,有点儿象吸毒似的,如果没有它我和死人没什么区别!虽然已经很久没有犯过病了,但我依然心有余悸,所以每每出门时姥姥都嘱咐我带上药!
  第二天一大早姥姥就开始帮我整理东西,而且多的过分恨不得把家都搬去!
  “姥姥,只去一个月,用这么多东西吗?”我在一旁不停的发着牢骚!
  “你就听我的没错!”姥姥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立刻装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本想让她看到心一软说不定就不让我去了,可我又错了!
  “你别站在这了,碍事!去吃早点吧!”说完又开始整理!
  “唉……!”我摇了摇头无奈的走出了房间!
  今天的早点是豆浆油条,虽然我知道姥姥一定在豆浆里放了糖,但每次我都会再放些,我总觉得她放的少!
  在等糖融化的同时我把那封邮政快件打开,“哇,这是什么?”原来里面有一张可以挂在脖子上的卡片,上面还有我的一寸照片,照片下有我的名字和家庭住址还有旅行社的电话,而卡片背面是旅行社的宣传广告!我对此嗤之以鼻。“用嘛!都是这么大的人了!哼——,这到底是旅行团还是弱智儿童夏令营?。!”我放下卡片随手拿过邮件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可笑的东西,剩下有介绍旅行社的广告和我们此次的目的地——香烟岛!
  我不由得看起了关于海岛的介绍:香烟岛位于我国东海,冬暖夏凉是暑期度假的绝佳地点,而且岛上有一座欧洲风格的旅店,旅店四周风景迷人,犹如……
  “狗屁,自我吹捧!”我自语的说着!我随手看起海岛风光的照片,“还真像香烟,干吗不叫‘晴天一柱香呢’!”
  下午——15:00
                 
  姥姥亲自把我送到车站,而且又千叮咛万嘱咐:注意身体,感觉不好马上打针,冷了要多穿衣服,不要乱吃东西,治肠胃的药我放在你背包左侧的兜里,到了以后别忘了打电话……!
  “姥姥,如果您不放心我可以不去的!”我真有些受不了了!
  “好了,不说了!”姥姥又想说什么,火车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姥姥,我走了!”虽然说走但我依然愣愣地站在那儿盯着姥姥的眼睛,这是我最后的绝招了,只要姥姥一哭就证明她心软了,然后我们祖孙抱头痛哭,接着我哭喊着死死地抱住姥姥的腿,于是她一定会带我回家,就算母亲质问下来,姥姥也会替我扛的!
  可我再一次失败,姥姥一点儿哭的意思都没有!
  当我踏上列车的一刹那,我猛的回头:“姥姥,您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呢?”姥姥没有猜出我此话的含义,不解的望着我。“您是不是和哪个老头有约呀?嫌我碍事啊!”说完我逃命般的跑进车厢,我刚刚放下背包列车就启动了,我连忙把头伸出窗外向姥姥挥手再见,渐渐的姥姥的身影变小了,但我仍依稀看到姥姥用手试去眼角的泪水,我拼命地向那个模糊影子挥手!
                 
  我整整坐了一夜的火车,而且还明白了一个道理——火车上的床没有家里的舒服!恩,真理!!
                 
                 
                 
  八点种我准时走进了这家旅行社,接待我的是一位漂亮的小姐。
  “嗨!你好!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边说边坐在我对面的椅子,随手把一打文件放在桌上,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看着我。
  “你好!我是来参加海岛旅行团的!”
  “哦!是香烟岛吧!”
  “是的!”
  她伏到桌前翻找着相关文件。
  “啊!在这里。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我换了一下坐的姿势“我叫方众!”说着伸手递上那张可笑的卡片。
  她看了一眼就还给了我,“方先生,我们…”
  没等她说完我急忙打断说:“别叫我先生,那显得我挺老的。我今年22岁,是辽宁体大的学生,无不良嗜好,政治面貌团员,家庭出身贫农,而且还没有女朋友!”说完我用力的靠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她。
  她先是一怔,然后微笑着说:“你好幽默!”
  “好了,我们说正题吧!你们这个团的领队是韩云小姐。”说着看了一下手表,接着说:“她九点钟会来,你可以先在这里休息,等一下你们团的其他成员也都会到。你们十点钟准时出发,先坐汽车到金海湾,然后乘船到达香烟岛。可能在船上的时间会长一些……。”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看我一眼接着说:“不过没关系,韩小姐不会让你们觉得无聊的!”她合上文件,“还有什么问题吗?”
  “啊!是这样。”我身体向前倾了一下,“请问这个团有多少人参加?”
  “八个人,当然,加上韩小姐是九人!”
  “哦,能给我看一下团里人的名单吗?”
  “当然。”她随手在文件中抽出一张纸,看了一下递给我,我接过那张名单正低头看时,她轻轻起身站了起来。
  “还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了!谢谢!”
  “不客气!你在这里等韩小姐,她来了我会通知她到这里找你!”
  “谢谢!”就在她转身离去时我猛的想起什么,“还没请教,您怎么称呼?”
  “我叫金喜善!”她依然带着职业微笑。
  “啊??”我不由得叫出声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有!对了,旅行结束后我可以和你约会吗?”
  “啊??”这回轮到她露出吃惊的表情。
  我死死地盯着她不肯错过任何一丝表情。
  许久——她才恢复正常!
  “好啊!回来见!”
  “回来见!”
  她给我一个甜甜的微笑离开了。
  “多好的女人!”我自语的说着。
  我突然觉得有些冷,这才注意到大厅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开始埋头看起那份名单。
  名字都是横向排列的,左起是照片,然后是名字,接着是年龄,后面是个人资料。
  我怎么瞧都觉得有点儿像,婚姻介绍所里的男女备忘录!
  本人非常荣幸被排在第一位,图表如下:(照片)-方众-22岁-辽宁师大(照片)-严冬-23岁-福建医大(照片)-张颖-21岁-吉林工程学院(照片)-李小雪-23岁-济南卫校(照片)-刘旭-23岁-大连理工(照片)-萧海-22岁-福建医大(照片)-袁圆-22岁-大连外国语学院(照片)-马萌-21岁-东北师大“看来女孩子挺多的吗!”我边看着照片边自语地说着。其实这里漂亮女孩不少,但从我个人观点来讲最漂亮的是-李小雪!男的最帅的是……我!哈哈!没有,没有!应该是-严冬!这小子长的蛮酷的!当然这里也有不象好人的,那就是-萧海!正当我对这些照片发呆时,突然被刺耳的尖叫声所吓到。我猛的抬头发现大厅里已经多了四个人,而那声尖叫正是由其中两个搂抱在一起的女孩发出来的,她们二人就象久别重逢的战友一样,又是蹦又是跳!在此我发表一下个人观点:我认为女人和女人之间不可能有真正的友情,因为女人是自私的动物,当有关自身的利益与友情发生矛盾时,女人会义不容辞地选择切身利益!
  我觉得她们很眼熟啊!对了,一个是李小雪,果然漂亮,长发披肩‘瓜子脸’杏仁眼`眉毛略显粗些`小鼻子`嘴巴也很小下嘴唇稍显厚些,最大的看点是皮肤白净,人家古语不常说:一白遮百丑嘛!而且又穿了一条奶白色吊带裙,脚上穿着一双类似于拖鞋的凉鞋,整个人看上去——冰雪聪明,晶莹剔透,倾国倾城,貌美如花,沉鱼落雁,避月羞花,婀娜多姿,美得一遢糊渎!;另一个是马萌,她要比李小雪高些,身材也要比她丰满,短发而且染成暗红色,眼睛稍小,眉毛细长,嘴唇很性感,笑起来很甜。上身穿天蓝色T恤胸前还印有谢廷锋的头像,一看这种女孩就没有品味,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谢廷锋,真是的!下身穿了条淡黄色的八分裤,脚上也穿了一双类似于拖鞋的凉鞋。哇,看来今年流行这种鞋。不过总的说来她还算漂亮!
  “咦?不对呀!李小雪是济南卫校的,而马萌是东北师大的呀?她们怎么会认识呢?”我低头看着名单心里暗暗琢磨着。
  这时我听到李小雪说:“你怎么也来了?”
  “怎么?不行吗?”马盟顾似神秘地笑着回答。
  俩人边说边坐到靠近门口的长椅上。人们常说俩个女人等于1000只鸭子,所以寂静的大厅顿时热闹起来,俩人不知在悄悄的聊什么,时不时的发出刺耳的笑声。我的眼睛从她们的身边移开,这时我注意到另外两个人,一个坐在我左前方靠近走廊的椅子上,另一个坐在我右前方墙角的椅子上,而这个人正用让人难以琢磨的笑看着李小雪她们那里。
  “哼,果然本人要比照片上还要像坏人!”我很鄙视地盯着他,“这王八蛋,不知道心里想什么坏主意呢?!”我在心里猜想着。这时肖海发现有人正看着他,眼光扫向我这里,而且眼神充满了不友善,我也不会示弱同样用自认为更冷酷的眼神盯着他,看来我们相互都没有好感。他好象被我的眼神吓到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低头看起他手里那份杂志。“我考!装什么大尾巴鸟,在我面前装酷,去死吧!”我心里暗暗说着。诶,好象有人在看我,我的第十九感告诉我,果然,那个坐在走廊边的女孩正微笑的瞧着我。“哇!不是吧?!这次不会有艳遇吧!”我的内心忍不住一阵狂喜,但我始终相信一切都是靠做的,而不是靠想的。我轻轻的站起来直奔那个女孩走过去,“你是张颖吧!”我微笑着说。
  “啊?”她很惊讶地看着我,“是的,你是……?”
  我微微一笑坐到她身边,“我叫方众。”说着递给她那份名单。她接过去看了一眼“哦,你是方众!”“对呀,看来我们有一个月的时间在一起!”张颖甜甜一笑把名单还给我,其实她张的挺漂亮的,头发刚好过肩,眉毛弯弯的,眼睛稍小但配上她的脸型却显得刚刚好,她笑起来很美还能看到那颗虎牙,从身材来讲过于瘦小,身高大概在一米六零左右吧!
  “你什么时候毕业?”
  “还有两年。”我边说边向她侧一下身体,刚好可以用余光看见李小雪和马萌那里,但眼睛依然停留在张颖那里。“你呢?”我问道,“还有一年。”
  “对了,你是学什么专业的?”我顾做很感兴趣地和她聊起来,可我的注意力却停在李小雪的脸上,我看到她和我一样注意力也没在马萌身上,而是时不时瞧着我身后,我这才注意到李小雪看肖海的眼神里似乎有憎恨还有恐惧,就评这一点我敢肯定他们是认识的。“可是……为什么???两个人连最起码的礼貌性招呼都没有呢?有问题!”我心里不由得冒出一堆问号!
  “喂!”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
  “你这个人真没礼貌!人家在和你说话你好象根本心不在焉!”张颖很生气地转过身体靠在椅子上不再看我,我慌忙解释说:“啊!没有,没有,没有!我是在想你学的专业。”我用力的点着头接着说:“果然不同凡响!”我看到她依然对我不理不睬。
  “啊!还有,具我所知干你们这行的人都是些: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手遮天,一马平川,心胸宽广,气宇不凡,英俊潇洒,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
  “好了好了好了!”张颖终于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我深深地出了口气,“女人真麻烦!”我内心发表着感慨!
  “呵……,好了!”她转过身来,“你应该去说相声,口才不错嘛!”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姑娘也!看来你此生必将成为我红颜知己!”张颖用力地推了我一下,脸带微红着说:“少来!”
  就在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门口,原来进来两个女人,一个四十多岁另一个是二十几岁的可爱女孩,当然可爱是有原因的:短发,圆脸,大大的眼睛,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笑。
  “她是袁圆吧!果然人如其名!”我象是对自己说又象是对张说。
  “是呀!很可爱!”张颖在一旁附和着。
  “那一个肯定是她妈了!”我肯定地说。
  “你怎么知道?”张颖很奇怪地问我。
  我转过身来对她很严肃地说:“因为她很像我姥姥!”
  “啊?”她还是不解的看着我。
  “不信你看着好了!”我停了停接着说:“她一定会嘱咐女儿一大堆罗理吧嗦的事情!”
  “真的假的?”张颖不以为然地斜视着我。
  我没有回答她,一直看着袁圆母女。
  我看到她们坐到我刚刚坐过的椅子上,母亲坐在一边又好象想起什么,在肩头挎着的皮包里找什么东西,袁原则坐在一旁不住的向门口张望,“哇!这么着急呀!”我轻轻地说着。
  “你说什么呢?”张颖好奇地问我。
  我转过身来,“袁圆大概在等什么人呢!”我又肯定地说“一定是她男朋友!”
  张颖不屑地看着我,“哼,你又知道了!”
  我扬扬眉毛郑重其实地说:“好了,让哥哥给你普及一下这方面知识吧!”我轻咳了一下接着说:“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比如说她等的是她男朋友,而且他们相恋的时间不长,还有袁圆的母亲可能不喜欢那个男的,也可能是她母亲不想袁圆过早谈恋爱……”
  “你怎么知道他们相恋时间不长呢?”张颖打断我问道。
  我顿时显得得意起来,“啊,是这样男人和女人相恋是分三个阶段:一呢是盲目期,刚刚相识一切都觉得很好奇,而且是看不出对方的缺点的,就算有什么不好那也把它当成优点。
  二呢是透明期,两人相互发现对方缺点,而且时常有口角发生,特别要注意在这个阶段恋人们最容易分手!
  三呢是成熟期,如果两个人可通过透明期,那么从此后两人的爱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张颖若有所思地点着头,“那,我有个问题……”
  “说吧!”我喝了一口矿泉水,“别客气!”
  “你说男人和女人分手以后还能成为朋友吗?”她很认真地问我。
  “不可能!”我斩钉截铁地说,“我不是打击你的积极性,男人和女人分手后只有三种可能的关系:第一在可能的情况下继续做恋人;第二做敌人;第三做陌路人!只有这三种其他别无可能!”
  “那,那,别人都说可以做朋友的?”张颖不死心的问我。
  “那都是自欺欺人,你想想真的可以做朋友吗!”我喝着矿泉水不再看她。
  对面的袁圆母女已经站起来。
  “袁圆,到了以后要注意身体,早晚天冷要多加件衣服,别乱吃东西我把药放到皮箱底下了,别忘了吃……”
  “妈!你放心吧,我没事!”母亲的话被袁圆打断了。
  母亲叹了口气说:“行了,妈走了!”母女一起走向门口。
  袁圆站在门口一直看到母亲上了车才回到椅子上,又开始不停地向外张望。
  这时门口出现一个男人,二十多岁戴一副眼镜,个子不是很高大概一米七五左右,皮肤挺黑的眼睛很漂亮。只见他匆匆走向袁圆,袁圆也站了起来脸上挂着天使般的笑容迎了上去。
  “刘旭,你来的正好!我妈刚走!”袁圆说着抓着刘旭的胳膊。
  “其实我早就来了!”两人边说边一同坐到椅子上。
  “我看见你妈在呢!就没敢进来一直躲在窗口那儿。”说着指向李小雪和马萌身后的窗子。
  袁圆撒着娇说:“对不起呀!我妈她偏要来!”
  “没事!”刘旭伸手搂过她的腰,一起靠在椅子上。
                 
  “啊!”我又被吓了一跳。
  “干什么你?!”我们猛的转过身看着张颖。
  “哇!你不是半仙儿吧!都让你猜对了!”张颖惊奇地看着我。
  我得意的吹了声口哨……
  “大家好!”我们所有人都向发出声音的人望去,“大家好!我是你们此次的导游——韩云!”那个女人笑容可鞠的望着我们。
  看来韩小姐真够失败的,除了李小雪一人对她有一丝礼貌性的微笑外,其他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可她看上去并不在意依然夸张地笑着。
  “那么好我们来认识一下……!”说着拿出和我手里一样的名单,“我们认识一下,方众……!”韩云扬起脸在寻找我。
  “到,阿姨!”我站起来声音洪亮的回答。
  “哈哈哈哈哈……”所有人都笑了出来,韩云也不例外。
  韩云轻轻的走过来,“其实我们年龄差不多!”接着又说:“叫我阿姨,我有那么老吗!”说完又笑的跟花儿似的!
  韩云在大厅中央一一点着名,又时不时的和点到名的人闲聊几句……
  “哎?你觉得她有多大?”张颖在一旁神秘地问我。
  “她呀……,肯定比我大!”
  “这还用你说,真是的!”张颖不满地撅起嘴。
  “你不是半仙儿吗!猜猜嘛!”她不死心的追问。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你觉不觉得韩云张的很像香港一个演员那?”
  “谁呀?”
  我转过身子,“关咏荷呀!”
  “你算了吧!她哪有……”还没等张颖说完,“张颖?”韩云已经点到她的名字了“到”张慌忙应了一声。
  “好了,看来只有严冬没来,我们再耐心的等一下吧!”韩云刚说完她的身后就进来一位真正的帅男,身材高大,皮肤白净,唇红齿白,五官端正,还戴着一副太阳眼镜,右手拎着一个蓝黄相间的旅行包,真是帅呆了……!
  “你就是严冬吧!”韩云不失时机的说道。
  严冬只是轻轻地点了下头。
  “我是韩云,你们的导游!”韩云笑的更灿烂了!
  “唉!张得帅是好!”我无奈的摇着头!
  “怎么?嫉妒啊!”张颖幸灾乐祸地看着我。
  “不是,你看……!”说着我扬起下巴指向李小雪和马萌,“你看她们的神态都变了!”语气中充满了无限伤感!
  “不光是她们,严冬的神态也变了!”张颖在一旁补充的说。
  “噢?”我这才看到严冬的眼神始终停留在李小雪和马萌那里,“他到底在看谁?为什么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和一种说不出的东西……?而他的表情是那么的不自然!这是为什么?谁会令他有这种表情呢?”我心理暗自猜想着,这时严冬的目光移到我的身后,我知道他在看肖海……,“咦?对了,严冬和肖海好象是一个学校的!”我拿起那份名单核实我的想法。
  “好了,现在人到齐了,我们出发吧!”韩云在门口喊着所有人。
  这时我又发现一个真理:和女人出门真是麻烦!
  我们为数不多的几个男人除了刘旭是自愿为袁圆搬行李外,其他人都是被强行使用的,不过我没有想到肖海也会主动帮忙,所以我对他的看法有一点点改变!
  “喂!绅士,帮小姐拿行李呀!”张颖不高兴地站在那里对我发着牢骚!
  我们三个就象听话的孩子一样,乖乖地为三位小姐拿东西!
  “喂……!你把家都搬来了吧!这么沉!”我一边费力地拎起张颖的皮箱一边投诉着,“哪来那么多废话,快搬上车!”张颖看我还站在那里,接着说:“快点儿呀!”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而且又很同情地看着严冬和肖海,我们三人都苦苦的一笑!我们认命了!
  这时张颖,李小雪,马萌三人都走到了门口。
  我决定再做一次反抗,“喂……!凭什么我们就要搬行李?!”张颖,李小雪,马萌她们同时回头异口同声的说:“因为我们是女人!”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我们三个男人顿时楞在当场!因为我们没有任何有利的反击!
  “哥们儿……,女人!!”严冬拍拍我的肩膀无奈的说。
  我和肖海对视一眼,一起说道:“女人!!”
                 
  请继续关注《香烟岛谋杀案》(二)
                 
  待续

  • 上一篇文章:湿漉漉的杀意

  • 下一篇文章:香烟岛谋杀案(二)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目前没有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网维新年特辑——W的喜剧[3601]

  • 毕业生(3)[2387]

  • 子不语之魑魅勾魂[5098]

  • 该隐号疑云(4)修订[2701]

  • 飞蛾·火[3859]

  • 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2785]

  • 股(蛊)惑——(四)[2421]

  • 双层公车站杀人案(1)[3154]

  • 二日并光[2834]

  • 蓝色陷阱(终结篇)[2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