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阴谋彩票(二)(小僧)
 作者:陇首云  人气: 3408  发表于: 01年04月08日10点11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阴谋彩票(二)(小僧)


发表用户:小僧 发表时间:2000-09-10 下午 04:13:49 被看次数:12
文章内容:
然后我只听见糜飞语无伦次的声音:“天啊!真的!600万!天啊!发财喽!你真他妈行!

我爱死你了!?

至于我是怎么走出咖啡馆,怎么和钱铎分别,我已经通通不记得了.我唯一记得的事是是每分钟200次的心跳。很明显糜飞那种抓狂的情绪传染给了我,而当我再次有自我意识是我发现我正在马路上以百米速度快跑,用急剧消耗体能的办法来发泄过量的肾上腺素.直到我实在跑不动了,就跪在地上对着天空张开双手,大声喊道”我爱你——”,丝毫不管有陨石掉下来将我砸成肉酱的可能性.如果你当时在场的话,会看见一个疯子跪在地上朝天空狂笑:”哇哈哈哈哈哈哈………”我从来不希望别人看出自己的想法,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尽量掩饰自己的感受,尽量保持冷静-----至少在当着别人的面.你可以说我心灵扭曲,性格变态,但我并不是生下来就是这样.我敢打赌,如果你像我一样中学6年除了推理小说外什么书也不看-----包括课本,你不会比我开朗多少.那天我一回家就被抓狂的糜飞拖到一家迪厅去进行他所谓的”销钱计划”.“呵呵呵,哈哈.”一路上处于半疯狂状态的糜飞就这样敌Σ灰?“笑什么?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你他妈的玩深沉就够了,还要别人跟你一样?我才不管呢,呵呵.”于是我就在糜飞鹅叫声中一直到迪厅.迪厅的气氛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仿佛带点神秘和狂乱的味道。可能是因为缺氧的原因,我在迪厅里经常有种窒息感。这种感觉是我非常熟悉的、好似家的味道,其实只是因为我去得多了而已。每次到这种地方,我都会十分的放松,然后第二天会感到十分的累。我得承认糜飞选择到这里来销钱确实还算明智,总比到什么电玩城去或者洗桑那——糜飞经常搞这些——来得好得多。

“先生要点什么?”待我们坐定后服务生问道.“先来半打喜力罢.”我说.安静了30秒的糜飞又跳了起来:”那怎么行?八辈子的喜力都喝不完!你们这里最好的酒是什么?”“我们有瓶路易十三还没开封呢.”“开了拿过来.对了,”糜飞四处张望了一下,”趁今天人多你顺带给我捎个打火机来.”等服务生走后我问:”要打火机和人多有什么关系?”“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他摆摆手,神秘的冲我一笑.服务生把酒和火机送了上来,躬着身子问道:”先生们还要些什么?”“还需要你站在这里看戏.”糜飞说.“什么?”“看着,”糜飞把火机拿在手里得意的晃了晃,然后猛地往地上一扔,只听”乒”的一声剧响,把我和服务生震得目瞪口呆.本来正在高谈阔论的红男绿女们闭上鸟嘴,纷纷扭过头来看这里是不是有黑社会枪战.“大家注意!”糜飞跳上桌子,举起路易十三晃了晃,”大家看看现在坐在我下面抽闷烟的家伙,他就是那个报上说的不肯现身的巨奖得主.600万的巨奖得主!今天晚上他准备请在场的所有人喝酒,所以今天晚上大家一定不要为他节约,一定要敞开肚皮喝个痛快.争取明天就把他变成穷光蛋!”说罢仰起脖子猛灌几口路易,伴随着掌声,喊声,口哨声,尖叫声,摇摇晃晃地跳了下来.“怎么样?”他笑着对我说.“不怎么样.”我看着忙着打电话招呼亲朋好友来吃白食的人群说.“你不会为这点小钱心疼吧?”“如果我是道上的,今天晚上一定把你灌翻,然后在把你绑票了.”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没关系,有我在就不用害怕这种事情.”我和糜飞回头一望,看见一个穿着西服的光头,满脸堆笑道:”你们好,我是神仙律师事务所的主管.我叫何德,何德何能的何德.难得有缘与二位相见,能坐下谈谈吗?”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这种事情你向来比较会处理,我可是做不来的,”糜飞悄声对我说,”我蹦迪去了.”何德非常有礼貌的等糜飞走后才坐下来,”请问先生贵姓?”他问道.“就叫我森吧.来,先喝杯酒.”我把我的酒推给他,打手势让服务生拿个空杯来.他很小心的咂了一小口酒,然后说道:”事实上,我的事务所也有私人侦探的性质.由于现在这种业务还不合法,所以不敢对外宣传.”哼,现在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多着呢,我想,”那么——”“不知道森先生你有没有聘请律师?”“还没有.”“那我建议你不妨考虑一下.对于各种要钱的慈善机构可以交给我们来应付,对付敲诈勒索等黑道手段我也很有一套.事实上,我在一年前还是在刑警大队呢.当然我们事务所也有专业的律师来处理法律事务.”“哦,”我想起钱铎的话,”我会考虑一下,改天给你再联系吧.”何德显然听懂了我的逐客意思,他看了看两个衣着性感、不期而至的陪酒女郎,很暧昧的冲我笑笑:”祝你今天玩得愉快.”“也祝你过的愉快.”我举起杯子示意.我不想再向你详细叙述一个房地产老板如何怂恿我去投资,也不想详谈大堂经理如何恭维我有千金散尽的豪气,更不可能告诉你我如何跟两个陪酒小姐调情的。事实上我也记不了那么多了。我只记得酒精和众人的吹捧把我弄得头晕目眩。最后我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抽闷烟,任凭两个陪酒小姐在我两伴装颠发痴、借酒卖笑。事实上我根本没听见她们在说笑些什么,只感到重低音的鼓点一下一下的好象敲在我的心脏上。我努力把眼光焦点集中在舞池上,想看看糜飞在干什么,结果我的注意力全被穿着黑色比基尼的领舞女郎吸引住了。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在暗红色的暧昧灯光下疯狂扭曲的身体,正在随着震耳欲聋的鼓点声一节一节的变化;看着她咖啡色的长发随着身体的晃动在空气中飘来飞去;看着她如何把身体变成蛇,再绕在柱子上;看着她盯着我的目光,我这才发现她其实一直都在盯着我。我又感到那种熟悉的窒息感了…………舞池中的人群爆发出一阵笑声,我终于看到了糜飞…………我在恍惚间觉得有什么力量把我的身体深深地压在沙发上,让我动弹不得。在暗红色和暗青色的灯光不断的变化下,面前的一切显得不真实起来,好象是梦中的一个场景。然后我开始发觉面前这个声色犬马的世界在逐渐变小,逐渐缩小,最后舞池就只有我的肚皮大校于是我就看着糜飞带着一帮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孩子在我肚皮上跳来跳去。我想我当时可能是有些醉了。

“娜姐。”两个一直在很嚣张地疯闹的陪酒小姐忽然发出很沉稳卑躬的声音,让我十分奇怪。我回过头,看见那个妖艳的领舞女郎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眼前,她穿了件白色的连衣短裙,在迪厅的灯光下青得发亮,里面黑色的比基尼隐隐可以看见。陪酒小姐们很识相的悄然起身离去,看来这个美女在这里的威势还不校我想。

“你好。我叫狄香。”她说。

“坐。”我指了指沙发。

狄香毫不客气地坐在我旁边,拿起桌上的烟盒说道:“这是你的烟?”不等我回答就抽出一根点上。那样子他妈的性感极了。尽管我一向认为吸烟的美女很性感——这个话题以后有机会再给你们详谈——但我从没有看见过那么挑逗的吸烟姿势。咖啡色的长发被盘了起来,露出娇嫩的粉颈。我贪婪地看着。但她并不看我,只是看着前方默默的吸着烟,那侧面看起来依然让人怦然心动。

我试探着慢慢地将手放在她的腰上,“你果然很香。”我说,并不只满足与看看脸和脖子,开始顺着她的脖子偷窥她的领口以下,尽管在昏暗的灯光下根本看不清楚,我依然兴高采烈地看着。

“是吗?名字有香字人就香吗?”她娇笑道,并试图推开我的手。

“名字香,人更香。”我的手开始顺着她的腰往上滑,“你知道我是谁吗?”

“怎么不知道,你是个可怜的大傻瓜。”

“是么?恩?”

“你真的中了600万吗?哎哟,手!讨厌!”

“是碍………你买彩票吗?”

她很妖冶的回头冲我一笑:“我从来不买,那种机会和现在天上掉下颗陨石把我们砸死差不多。”

我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她怎么会知道这句话?

  • 上一篇文章:阴谋彩票(一)(小僧)

  • 下一篇文章:阴谋彩票(三)(小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