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杀意的抉择
 作者:工藤快斗  人气: 2725  发表于: 03年10月07日10点1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杀意的抉择
(一)
姐姐失踪已有一个礼拜。
陈玲不知道自己的姐姐陈丽到底去了哪里,姐姐常去的几处地方也打听遍了,都说近一个星期没见过面了。到姐姐打工的餐馆去问,也没有音讯,最后还是让她代领了上个月的工钱。这表示,这家餐馆已经正式把陈丽开除了。
双方都没有为此而感到惋惜。
对餐馆方面来说,服务生这种没有技术性限制的活计,根本不愁找不到合适的接替者。如今社会上的流动人口实在过于庞大,随便登出个聘人招牌,便会有一大票人排队上门。失去一个勤恳的服务生,又会有另一个补充进来,所不同的只是个所谓姓名的称呼而已。
而陈玲刚刚被招入一家大企业的分公司,即使没有姐姐那份可怜的薪水,也能够独立承担起两人合租的房费。
令陈玲十分在意的是,姐姐失踪的当夜,她做了个十分奇怪的梦。梦境中出现了推土机运作的声音,还伴随着一个大铁锤夸张地击打着地面的石子路,另外似乎里头还掺杂了一种铁锹吃力挖掘的动静,紧密地衔接了一组夜班劳作乐章。
陈玲并不知道这个梦境意味着什么,直觉上似乎与姐姐的失踪又存在着某种联系。想要刻意地忘却,效果却适得其反,这情景缠绕心头,挥之不去,并时常在脑海中显映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安也愈发强烈。
然而,陈玲并不打算去报警,或是求助于他人,好强的个性误导她把这当作是无能的表现。每逢有不知情的熟人问起她姐姐的下落时,就托词说是去回了趟老家。偶尔她也会天真地幻想,说不定某天姐姐就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在潜意识中,她宁愿相信这只是命运对她俩的一个善意的玩笑。
事实上,寻找姐姐的行动一刻也没有停止过。然而要在一个人口数十万的城市里,搜索出一个外乡的打工妹,决非易事。恐怕连同名同姓的人都会有好几个。在这片陌生的人海汪洋中,要寻找出一个只有姓名标记的水滴,比大海捞针都难。一枚细针尚有特殊的踪迹可循,而水滴连行迹都看不出来。不,应该说,被大海吞噬掉的东西,久而久之也会变成了海洋的一部分,无声无息地溶入到不断流动的大环境中,直到最后被蒸发掉。
经过连续的几天挫折,原本的一股子干劲渐渐地也被磨蚀掉了。陈玲感觉到了一种无助的疲惫,也许真的需要休憩一下。
她信步推门,进了家路边的川味馆。在靠窗的角落找了个座位,点了几样最便宜的小菜,就算是当日奔波的自我犒劳吧。
抬眼扫视这个川味馆,虽然规模不是很大,却十分整洁,内部装修古朴而典雅,令人感到舒适。服务员彬彬有礼,进出的客人也很注意文明,宾主间保持了种难得的和谐与融洽。
陈玲觉得站在柜台旁的女招待似乎有点像自己的姐姐,仔细一看又不是。如果姐姐临时换工作的话,一定会选择在这种地方吧。这种寻人思路,是她所持有的逻辑判断。好歹应该问一下,她心中暗暗计较着。
当她的目光扫到邻座的三位客人身上,忽然涌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也想不起在何时何地见面过。好奇心驱使她暗中注意起对方的言行来。
只听一个身躯微胖的矮个子正在吹嘘:“我得承认,我的车技还不够好,但是那个拐弯没饶好,在水泥地上留下了印记。不过我开车的速度可是一级棒。”
旁边另一个皮肤黝黑的高个男人也在唠叨着:“说到底,还是我的技术熟练。这么大的一个坑道,三下五除二地就搞定了。不过挖得太深了,我那些工具可都快要报废了。”
“还好有现成的工具在,否则不晓得要搞到什么时候。”最后一人总结道。那人背对着陈玲,也没有看清楚面貌。
“哎呀,”矮个子看看表,叫了起来,“我还赶时间,先走了。”
“那我们也一起回去吧,反正时候也不早了。”
三个人结了帐,说说笑笑地出了馆子。
陈玲望着他们的背影,突然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促使她作出了一个荒谬的决定。

(二)
钟恕已过而立之年,却仍徘徊在单身贵族的行列。年轻英俊,又是家分公司的经理人,他绝对不缺乏个人魅力的本钱。也曾有好几个熟人给介绍过对象,可都被他托词婉拒掉了。这倒不是他眼界过高,或是有什么特殊癖好的缘故,实在是过度信奉“事业为先”的结果。
在钟恕的思维中,顽固地树立着一种观念:一个男人只要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就不愁找不到理想的女伴;反之,失去事业后盾支撑的家庭,随时会有崩溃的危险,甚至还会波及并损害到事业。
这种信条也并非毫无根据。事实上,他本人在这方面就有过切肤之痛。
就在几年前,钟恕凭着个人的能力和努力,很快赢得了公司的器重,接连受到上司的提拔。工作上的一帆风顺,使他放松生活上的自律,糊里糊涂地就沾惹上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陪酒女郎。凑巧的是,不久后他就得到了一位公司资深董事千金的垂青。眼看就要平步青云的当口,却被那愚蠢的陪酒女搅了局,女方立刻终止了交往。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在公司里也受到了莫名其妙的冷淡,并最终在“进军沿海开放区,开拓新市场”的名义下,被踢出了公司总部。
在钟恕看来,这种人事调动无异于发配充军式的流放。
“当时就应该干掉那个女人。”这是他事后常抱怨悔恨的一句台词。
从那次教训中,他终于领会到了一个很浅显易懂的道理:男女之间的事情,逢场作戏尚可,倘若动了真格,就会象受到众神惩罚的双鱼座夫妻一样,被牢牢地栓在一起,永远也别想逃脱这种债务。玩弄爱情游戏也只能是有钱人的专利,自己显然还不够格,这种危险的游戏还是不要过早地参与为妙。
于是钟恕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全力以赴地经营自己的事业。
正确的思路一旦得到坚决的贯彻,其效果尤其明显。不到半年时间,他就在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里打开了局面。令原本对他冷淡的公司总部也不得不对他令眼相看。
当然,这也引起了当地投机商们的注意。终于,有人私下里向他提供了一批急需脱手的廉价进口产品,寻求合作。很明显,这批货物里头,有着某种危险成分。对方一再保证,几经转手后,这种风险已被减缩到了最低。
钟恕心里十分清楚,干这种行当的投机者,背后多多少少有把保护伞撑腰。一旦货物易手,对方绝不会承担任何连带的责任。换言之,经手以后,对方就把这种风险完全转嫁到他钟恕一个人身上。
然而,利润实在太过诱人。对钟恕这种急于挤身有钱人行列的新青年而言,这种风险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野心勃勃的事业狂遇上了老谋深算的投机商,双方一拍即合。
对不知情的局外人,这可以解释成公司调整产品结构,拓展业务。反正总部只关心利润的多寡,向来很少干预分公司的内部事务。只要行事机密,又舍得投入资本,这种买卖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第一次投机成功,尝到了甜头,以后就像上了毒瘾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钟恕在办公室里盘算着,只要再弄几笔,就可以洗手。然后就寻找些可靠的途径,把落入自己腰包里的黑色货币清洗干净。很快就可以享受到人生的乐趣了。
就在这时,身边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拎起话筒,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啊,我就是,有什么事吗?……好的,那见面后再详谈吧。”
挂上电话,就有一种莫名的恼怒。名义上是笔交易,显然对方有勒索的企图。
对于陌生女人钟恕都是敬而远之,哪怕是生意场上不得不接触到的女人也是如此。然而,这一回恐怕真的要有点麻烦了。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又抓起电话,熟练地拨起了号码。

(三)
按照约定的时间,刘宇拐进了一家大商场隔壁的茶馆。
茶馆里的光线经过刻意的调节,变成了一种忧郁的昏暗。空气中缓缓流淌着欧美古典轻音乐。这音乐就是茶馆的一种背景,或者说是一种抽象。乐曲中的音符透过空气,渗入到客人的茶水中,传递出意境,让人感受到一种周末特有的闲情逸致。
刘宇跨过人工水池上的木桥,转进个座包厢。里头早已有两个人等候多时。
“来了啊,坐,你是最后一个哟。是不是该罚呀?”一个胖脸男人乐呵呵地起身相迎。
“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出了点小事情。田班啊,这趟茶水由我请客,你看这样行不?”
“开个玩笑嘛,何必认真。”另一个人开口说道,“怎么样,我要的东西带来了么?”
“许军,你要的东西在这里。”刘宇拍拍随身的皮包。“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这种软件现在都没有盗版货。怎么,最近要搞什么大项目呀?”
“别取笑了,我们还能弄出什么大项目来呀。不过呢,这也正是我们今天邀你来的目的。好了,先点茶水吧,我们慢慢聊。”
三个人坐了会,刚转入正题,许军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原来是条短信。
“我要去打个电话,你们先聊着。”许军告个假,匆匆离开了包厢,边走还边拨着号码。
刘宇和田班也不介意,随意地换了个话题,开始漫无边际地聊起天来。
大厅里音乐由低缓渐转高亢,钻入包厢中,使听者们稍稍缓和了久坐后的疲乏。
等了一刻钟,还不见许军回转,田班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田胖子一接听,立时换上了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
“是,是,好的,明天马上就去办。……好的好的,绝对不会耽误,您放心,明下午就可以办妥。……好,就这样,再见。”
对方一挂断讯号,田班就摆出一副无辜的神情。
“刚才是钟经理打来的?”从电话里冷漠粗壮的发音,刘宇就推断出了对方的身份。
“除了他还会有谁?现在给人打工可真不容易。我不象你,好歹是个他手下的部门经理,像我这样跑腿的角色,只是他赚钱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用旧了就随时可以扔掉。”
就在田班唉声叹气的当口,许军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外面已经换上了一首低婉忧伤的曲子,弥漫开来,周末的抽象背景也随之转换。
“不提这些了,老许呀,什么电话那么久,莫非是有了新的女友?”
“别乱说,是工程部的小王打来的。那家伙说正在和平广场那一带,正在放烟花,想拉我一块去看看。”
“他不是已经出差去了?恩,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你叫他过来一起聚聚呀,反正时间还早嘛。”田班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
“我也这么说,可那家伙就是死活不愿意来。”
“可能是太累了吧。”刘宇推测道。“别管他了,咱们继续。刚才说到哪儿了?”
三个多钟头的交谈,甚是投机。等出了茶馆,田班却一直抱怨说,没有喝酒真是一大遗憾。
“田班开车来的,就停在旁边商场的车库里,要不要顺路载你一程?”
“不用了,我家离这儿不是很远,我看还是走着回去好。”刘宇客气地拒绝了许军的慷慨。
三个人就此分手,结束了一段愉快的周末之旅。

(四)
“昨晚七时左右,狮子大街的单身公寓里发生了一桩抢劫杀人案件,一钟姓男子惨遭杀害。”
放下手里的报纸,陈玲暗自松了口气。
虽然事情的结果早已注定,但正式的报刊消息还是令她吃惊不小。事发的前一天,她就预感到了许军等人将会有某种行动,想不到最终的方式居然会是谋杀。
这个行为本身也意味着,事情演变到了不得不作出某种抉择的时刻。
看看手上的存折,上面刚增加了三十万的数额。那是陈玲追索真相的报酬,也是她姐姐生命的价值。忽然她感觉到,自从到了这个城市,姐妹俩的血缘之情,已经掺入了物质的杂质。而这次寻找姐姐的行动,却使这层天然的关系渗进了更多的杂质,甚至留下了永远的污垢。
对于最后的结果,陈玲本人还是满意的,怎么说三十万多少也值回些一个外地打工者应有的尊严。即使干上一辈子,也未必能挣到这样一笔收入。或者也可以说是一个生命价值的提前兑现。
这是个不得不接受的结果,应该说,已是最划算的价值体现了。假如去报警,顶多找回具毫无意义的尸体,再将肇事者按交通法规处罚了事,既不能令死者复生,获得的赔偿金也低廉得很,这样的处置简直是对死者的一种侮辱。
还好幸运女神一直站在自己这边,整个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陈玲不禁万分感慨。
站在那三个肇事者的立场来看,光是参与走私和酒后超速行驶这两项就足以改变他们今后的命运。更何况还有个要命的交通事故夹在里头,事后将被害人埋入郊外的残酷做法,一旦曝光,恐怕永世都要背负邪恶的骂名。当受害人的妹妹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并不追究事件责任却只是要求他们提供点有价值的补偿信息时,肇事者转嫁赎罪责任的良机就来了。尽管这很可能导致某种敲诈,显然承受的对象不会是他们三个人。
陈玲也十分清楚并很好地利用了这种心理,漂亮地捞回了姐姐的生存价值。
接下来的事实恐怕是所有当事人都始料不及的,遭到勒索的公司负责人也从陈玲口中得知了事件是始末,并以此要挟肇事者们除掉知晓公司内幕的绊脚石。一直生存在夹缝中充当别人叫板工具的三个可怜人顿时获得了自由的意志,一瞬间,仿佛双方的命运都被掌握在他们手中。
理智的选择目标是必要的。尽管一方是有实力的企业家,掌握着他们的生计存亡,却是最易于下手的对象,还可顺便从中诈取一笔可观的雇佣金;如果不解决掉这个棘手人物,恐怕将来一生都要受到他的摆布和压榨。另一个小人物却相反,不见得有什么威胁,却更具理性也更为冷静,这点从她处理遇难亲属的态度就可见一斑,说不定还有什么证物被她交托给什么亲朋好友,这个风险实在冒不得。从钟恕气急败坏的情况来推断,她一定是从有价信息中捞到了不小的好处,这一点正是三个人最为放心的事实保证。
就这样,理性分析的结果决定了一个分公司负责人的命运。
给三个杀人工具有选择谋杀意志的机会,绝对是种不可原谅的失误。
三人联手作案,应该会采取比较妥善的办法吧,至少可以相互证明彼此的清白。事实上,也的确是一种最为直接有效的做法。
钟恕本来就是想要把事件保密,把这样的目标诱骗到暗处易如反掌。许军拿到酬金后马上反戈一击杀掉雇主,的确能起到突击的效果。采用手机联系,再由另一个人及时潜入死者家中使用电话,造成了死者仍在遥不可及的公寓里的假象,同时也找到了合适的旁证。最后开着被害者的车子把尸体送回去,再弄成一幅抢劫的现场,就完成了最后的一道程序。法子虽然简单,了解内情的人一眼就能看穿里头玩的是什么把戏,但只要运气好不被人瞧见,却不失为最稳妥的处理办法。
尽管没有目击到这一切,听了顶头上司刘宇的描述,陈玲差不多可以推断出整个事件的大致过程。
即使警方怀疑是熟人所为,也不一定就找到那三个人头上,何况他们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没有动机的杀人,恐怕连警方也无从下手吧。
只要姐姐的尸首短期内不被发现,就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事件联想到一块儿。
陈玲觉得,是到了该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了。她认为,临走之前还是应该去看看姐姐,哪怕这只是一种祭奠。
天空中飘舞着凌乱的雨丝,快到了姐姐被掩埋的地点了。那段小山丘旁的石子路,是陈玲跟田胖子再三确认过的,只要一想起那段血腥的石子路,她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要不是那段奇怪的梦境,也不会引发后来的许多事情。
沿路一处临时搭建的工地旁,却挤了不少人,一旁还停着几辆警车。多半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故。
陈玲感到一阵晕眩。这个节骨眼上,再冒出什么类似的车祸,真的会有被殃及的危险。
瞬间她也醒悟到:暂时她还不能离开这座可恶的城市!
担架上的女尸已被覆上了白布,看不到其真面目,据说早已开始腐烂了。
忽然一阵劲风刮过,掀起白布的一角。陈玲猛地瞥见,死者的发髻上插着支极为眼熟的紫蝴蝶发簪,和自己姐姐时常佩带的一模一样。
难道说,这个死者就是自己的姐姐?
那么,被埋在石子路下的,又是谁呢?


< 完 >

  • 上一篇文章:实验室杀人

  • 下一篇文章:毕业生(1)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工藤快斗』于2003-10-26 21:12:00发表评论:

  • 感谢楼上几位给我的鼓励和压力!……

    不过这篇文章只是偶在构思其他事情的时候的即兴之作,信手涂鸦的结果就是几段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线条,根本算不上什么小说,实在汗颜!

    本来是因为经验值狂缺,想靠这种方式来蹭点。放上来和各位的大作一比就出现差距了,所以偶的一再观点是,不要再顶了,让这篇烂贴沉下去吧,最好是哪位斑竹帮忙给删了,原则上偶坚决不承认这东东是我写的。:g:e
  • 西瓜头』于2003-10-26 16:51:00发表评论:

  • 文章的结构比较有新意, 悬念也设置的很好。

    不过第四节处理的似乎含糊了点, 这里是高潮部分, 在这里还频繁采用多角度叙述似乎不是那么好。

    很不错的文章, 我特别喜欢那个结尾。
  • 罗塞帝』于2003-10-24 14:04:00发表评论:

  • 不错的文章!值得一读!!!

    写作风格上,我觉得很象师承燕的社会写实派。

    语言简洁,富有表现力。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野心勃勃的事业狂遇上了老谋深算的投机商,双方一拍即合。”点睛之笔!

    文章结构上,力图作到前后呼应,开篇提出悬念,围绕此结展开情节,层层递进,最后留下一个开放式结尾,余韵袅袅。

    写作视角,中间切换了两次,不过,我感觉切换不太成功。特别是第三部分,在茶馆里那一段,交代有点不清不楚,虽然通过推测,可以大致上判断出三人的关系和身份,但建议还要加强,因为这里是作案的关键。

    逻辑推理部分,大的方向是没错啦,仔细推敲下来,比较牵强的地方有两点:
    1.陈玲究竟是根据什么判断姐姐死于车祸呢?证据不足。
    2.三人协同做案是无庸质疑的,那陈玲在里面是如何起作用的呢?文中没有交代,当然读者可以自己推理,但似乎违反了推理结果的唯一性。

    期待更好的作品!!!
  • 水天一色』于2003-10-23 20:20:00发表评论:

  • 真的很不错呀……

    看最后一段以前,都没看出究竟要写什么。有点婆婆的风格,从每个关系人的角度来写一件事,然而他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完整的。最后犯案的不在场证明又和动机拽到一起,虽然巧合,但并非不可能。很巧妙的构想。

    结局真是好。本来妹妹的怀疑就是一时灵感,最后怀疑错误,但对于肇事者来说却一样,只能说世界上的坏事与恶人也是基本相似的。
  • 黑根』于2003-10-23 17:58:00发表评论:

  • 好文章,值得读一下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4…[3077]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7)[4792]

  • 子不语之亡灵序章[4624]

  • 网维的侦探手记——狂犬(短篇)…[3512]

  • 该隐号疑云(11)修订[2433]

  • 网友侦探系列 ——有麻烦的朋友[2429]

  • 凶宅(结局)[2480]

  • 。。。。。。。。。。。。。。。…[3798]

  • [圣诞征文10]杀机[4054]

  • 推理之门之血染警察局(4)[2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