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人性的游戏
 作者:hitachi41  人气: 3285  发表于: 02年08月16日12点2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人性的游戏

以上推门人物,皆为虚构(除了老蔡),大家请勿对号入座!!:e
序幕
已经不知看到多少人参加了一次又一次的杀人游戏,而我却总不曾玩过。不玩的理由很简单:游戏仅仅只是游戏,它怎么可能真正反应出一个案件中的所有事实呢。比如动机、比如人性——这些都是不可能在游戏中所表现出来。杀人游戏所表现的仅仅是野蛮而又不合理的屠杀。
我不要玩杀人游戏,我也希望她不要长此的乐此不疲,陷入其中。但是她却对我的奉劝不屑一顾。“如果你参加一次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人生本来就是游戏,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我不服,反问她说:“这怎么可能呢。虚幻和真实怎么一样?”
“哦,那么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真实庄子早就说过是我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我。就这么对你说吧,在这个社区里我们是被人羡慕的一对,在现实中我们不是也彼此相好吗?”
“这,这和游戏总是不一样的吧?”
“有什么不一样。如果你玩过一次杀人游戏,你就会改变你的想法。”
好吧。既然,如此我决定参加一次。我要用事实证明那么无聊的游戏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我报了名,参加推理之门第二十六次杀人游戏——歌剧院新杀人事件。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在规定的一个礼拜内,被指定的凶手要杀死三个人,而侦探要在三次案发后进行判断。如果在三次判断中侦探失误的话,被错认的无辜者将被执行死刑,同时宣告失败;如果在三次判断中侦探只要有一次正确,凶手就是失败者;同时凶手在谋杀中如果错杀了侦探,同样被判失败。当然凶手的谋杀和侦探的指正都是不公开的,只对游戏的负责人——法官先生私语。而法官先生则是每次宣告死亡者的名单和游戏有无结束,比如:昨天晚上,狡猾的凶手X谋杀了奥利弗太太;或者,大侦探认为小五郎先生是凶手,可惜的是他不是,他将被执行死刑。
瞧瞧,就游戏的规定就这么的不合理……为什么凶手不能杀死侦探?为什么被错指认的无辜者就得死?总之,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游戏,也将是最后一次。还有,我会是这次游戏的胜利者。不管是凶手还是侦探,除非我被安排的角色仅仅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跑龙套。

《歌剧院新杀人事件》是《金田一少年纪事簿》的小说版之一。讲的是:舞台剧演员能条光三郎为了他冤死的初恋情人黑泽美歌复仇,而忍辱负重、卧底三年,最后比拟着《歌剧幽灵》的剧情将仇人——能条圣子、绿川由纪夫、泷泽厚一一杀掉的故事。它是我看过的比较喜欢的金田一少年之一,也是我会选择参加的理由之一。
第二天晚上,游戏者的名单和角色分配出来了,不出所料我被安排的角色是主角——凶手。不过使我吃惊的是,这个凶手竟然还是能条光三郎,而她则被安排成了我的“夫人”能条圣子。
黑泽和马——Ho1mos
剑持警官——Gogogo
金田一一——Zhtfan
七濑美雪——雪黛
黑泽美歌——霍霍
能条光三郎——Hitachi
能条圣子——小艾
加奈井理央——雪夜叉
泷泽厚——华生医生
绿川由纪夫——KIDD
江口六郎——罗宾森
间久部青次——水手1号
结成英作——锦毛鼠
注意:Hitachi你已经被指定为本游戏的凶手,请注意遵守游戏规则,不得对任何人提起。否则将被社区除以极刑,雷击,减少社区50%财产。封锁IP一个月。
我大骂蔡老大毒辣,因为从这份名单就可看出来,他这是在我们这个游戏中煽风点火,谁不知道我和Bye的关系,谁不知道Zhtfan是死对头。现在我来饰书中的凶手,他却饰书中的侦探,这摆明了就是挑拨。而且我还被指定成本游戏的凶手,说不定他就是本案的侦探呢?
老蔡啊,老蔡,你这份游戏名单安排的真是太可恶了。早知道我就不参加了。但是现在怎么办?退出,不被除以极刑,也得雷击一个月啊。我可不能做这种赔钱买卖。算了,就这么玩吧。反正仅仅只是个游戏而已。

第一幕:卡尔洛达死在舞台上
我承认,在谋杀第一个人时就发生了非常困难的选择。杀死能条圣子还是不杀?
要知道在书中第一个被杀死的人就是能条圣子,所以如果我选择杀死能条圣子的话,按照那些人自以为读书破万卷的心理,自然而然不会把能条光三郎当作凶手——有谁那么笨,按照书中的顺序杀人,凶手第一个杀死能条圣子的原因只有可能是嫁祸能条光三郎。是的,按照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如果我杀死能条圣子的话,我反而可以摆脱嫌疑。但是,现在问题来了,能条圣子是小艾饰演的。我怎么下得了毒手去杀她。不,不可能,即使在游戏中,我也不会去杀死小艾。但是如果不杀她呢?如果不杀死能条圣子的话,按照那些人的心理会不会马上把嫌疑射向我呢?而那个侦探——我有相当的把握认为就是金田一一会不会就此把我指证出来,从而输掉这场游戏,成为推门有史以来最最差劲的凶手?
输掉这场比赛,还是杀死能条圣子?
我踌躇,我犹豫。不行,一定有一个其他的方法,既可以不杀死能条圣子,也可以转移大家的视线?那是什么呢?杀死谁比较好呢?
杀死黑泽美歌?不行,这个人物在原来的小说中是已经死了的人,现在老蔡突然把她安排进来,一定有什么目的?说不定,她才是老蔡设定的真正侦探,就等着我去杀她。那么杀死黑泽老板?也不行。他和绿川和泷泽厚都是案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些人必须留着,把他们做为嫁祸的对象,还有留着绿川和泷泽,再接下去的第二三轮谋杀中,我还可以试着比拟。
那么我该杀谁呢?七濑美雪,不错,就是七濑美雪。在书中就是个花瓶式的人物,又是金田一一的青梅竹马,而且在这个社区里雪黛也是Zhtfan的老婆。如果我杀死七濑美雪的话,一定会认为这是对金田一一(Zhtfan)的挑衅。那么他们一定会将我的嫌疑的排除,因为他们很容易想到的是有人借着杀死七濑美雪向金田一嫁祸我能条光三郎。
罪危险的就是最安全的。我决定了,第一个谋杀的对象就是七濑美雪。我把我的决定发消息给了老蔡。

第二天,金田一耕住发出了声明:昨天晚上九点半,七濑美雪被“剧场幽灵”杀死在了剧院的舞台中央——卡尔洛达死在舞台上。
不出我的所料,看到此消息的金田一一勃然大怒。“谁,是哪个混蛋杀死了美雪,有种的站出来?”
“喂,这是在游戏啊。自报家门还怎么玩?”剑持提醒他,“来吧,现在我们来调查不在场证明。谁先说?”
“昨天晚上七点半到十一点我和泷泽在玩电动。”绿川赶紧提供他们的不在场证明,泷泽帮着证明。。
“我、间久部叔叔还有加奈妹妹江口同学在一起玩牌。”黑泽美歌同样说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我在我房间里和结成医生聊天。”黑泽和马说。
“那么你呢,能条光三郎?”
“我……”一时间我竟然忘了想好回答的话。
“我和三郎一起在海边散步。”圣子她跑出来解围。
“对对——”我赶紧接上去,“昨晚上酒喝多了,就和圣子一起去海边吹风。回到剧院已经十点半了。”
“哦,那么就是说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啦。”金田一显然不相信我的话,不过他应该明白这个案子只有一个凶手,所以我确定他这时也不能确定我的嫌疑。
“那么你呢?金田一,你昨天晚上九点的时候在干什么?”我反将一军,打得他措手不及。
“我,我……”他呆了半晌,回答说,“总之我不会是凶手!”
“这可不一定哦?”结成英作说,“谁能保证你不是杀死自己的老婆来制造盲点,让我们摆脱对你的嫌疑。你还是说出昨晚上你在做什么好。”
金田一一愤怒地涨红了脸,最后抛出一句话:“我在看《花花公子》!!”
众人皆愕然,几个女孩子更是羞得闭了眼。
“好了,现在好像就是金田一没有不在场证明。”剑持总结道,“但是我相信他不是凶手。我想凶手虽然有不在场证明,但也不是没有机会。如果假借上厕所离开的话,一两分钟的时间杀死美雪小姐就足够了。”
咦,他这总结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是他是侦探不成?不,不对,他不会是侦探。很显然他现在是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如果大家相信金田一是无辜的话,大家就会怀疑他。或者说金田一本身就是侦探的话,也一定会怀疑他。他这么说是为了扩大凶嫌范围,保护自己。
但是真的管用吗?
侦探的第一轮指证出来了,无辜的剑持警官被处死刑。
我赢了第一回合。

第二幕:被吊死的尤谢夫·比克
事实上,侦探在第一轮中漏调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他漏了调查七濑美雪当晚在哪里,在干什么?
当然,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她无法告诉你,昨天晚上我以指导她表演为名,约她在剧场见面。不过在第一轮中我有一点不解。为什么圣子要给我提供那个不在场证明呢?如果我没有那个不在场证明,我就非常危险了。金田一那小子一定会指认我是凶手。
难道说圣子知道我是凶手所以来掩护我。不,这怎么可能呢?对了,应该是昨晚上她也没有不在场证明,所以想要通过我来保护她自己。是的,应该就是这样,我们相互掩护。那好极了,这正和我意。现在我更没有谋杀圣子的理由了,我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出去她和金田一我下一个该杀死谁呢?
绿川还是泷泽?我在昨天就想过,我将在第二幕谋杀时,返还原剧中的情景。谋杀他们两个中的一个,从而制造混乱。但是怎么杀呢,将菲利浦伯爵扔在湖里还是将尤谢夫·比克缴死?
不,不能杀死绿川。这样一来的话,第一出谋杀会被他们认作异常,这样他们可能会想到因为是圣子是小艾扮演而被我放过。那么就是说我会暴露,那么怎么杀,不按书中的杀?也不行,这样一来,同样容易令人引起怀疑。
对了,我何不按照加斯通·勒鲁的原故事来杀,吊死尤谢夫·比克。这样我倒是要看看你金田一的本事。
第二个死者泷泽厚,死亡方式:缴死,死亡时间:午夜十二点,死亡地点:房间的门梁下。

第二个消息发布后,众人的反应竟然是默然一片。没有人发表意见,没有人询问证据,奇怪的是金田一他竟然也没有指着吵着来指证我。难不成他已经不需要询问,直接就等着指认这一环节了。
不是吧。我愕然……但使我更愕然的还是当日的指证。金田一竟然被错认为是凶手而被处死。
他不是侦探!!
那么谁是侦探,他/她又为什么会认为金田一是凶手?难道是因为对他第一案后的不在场证明本来就有疑问,认为他和剑持两人其中必定一个是凶手,所以在第二轮才一声不吭地就等着指认环节?
对,一定是这样。不过第二轮也错了的话,下一轮那个侦探会怎么想,最关键的是他/她是谁?

第三幕:菲利浦伯爵淹死了
金田一不是侦探,那么侦探是谁?这是我目前最困扰的。不能找到那个侦探,我就不能选择第三个谋杀对象?还有,我还必须在最后一轮谋杀中激流勇退。现在所剩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黑泽和马——Ho1mos
黑泽美歌——霍霍
能条光三郎——Hitachi
能条圣子——小艾
加奈井理央——雪夜叉
绿川由纪夫——KIDD
江口六郎——罗宾森
间久部青次——水手1号
结成英作——锦毛鼠
死了四个人,除却我是凶手以外,还剩八个人。这八个人中,小艾不会是侦探,因为她是老蔡安排着让我杀的人。同理绿川也应排除。那么就是在六个人中有一个是侦探。是谁,黑泽和马还是黑泽美歌?结成英作也是一个非常值得怀疑的人。
那万一不是呢?侦探不是他们三个的话,就是在加奈、江口、间久部之一,我有六分之一的机会选择?
不对,我如果第三轮谋杀了绿川的话,我一定不会杀错人的。但是这样可行吗?泷泽在第二轮中被杀,说不定已经被人怀疑是因为不在场证明而灭口。那么绿川就有很大的嫌疑,如果我杀死他就是说我帮着他摆脱了嫌疑。这就势必把侦探的视线吸引过来。等一下,如果这时书中的三个人只有圣子没被杀的话,他/她一定会怀疑我的。
不,不能杀死绿川。那么杀死谁?圣子。别开玩笑了,要杀的话我在第一轮就可以杀了,何必等到现在。
可是六分之一的选择。我到底杀谁呢?
对了,有一个人。不但可以死,而且死后他们也不会怀疑上我,这个人就是能条光三郎。游戏规则没有凶手不可自杀一项,如果我死了。侦探在第三轮中继续指证错误的话,那么我还是这个游戏的赢家。
不错,杀死我自己,我就赢定了。
我死了,淹死在湖里。
我将不会再听到他们死后的讨论,但是那已经不在重要。

我坐在电脑前面,不许出声,只需看看那个侦探的最后指证,和老蔡宣布的胜负。
现在最后的指证出来了:能条圣子被指认为凶手,但是判断失误。
呵呵……我不知是哭还是笑。
竟然圣子也会被怀疑。当然,这是一定的。如果开始的不在场证明被认作是她利用我做伪证的话,那么她在最后确实会被愚蠢的侦探认为是凶手。但是很显然他/她中了凶手的诡计。
当然要在那七个人中指出凶手,不论是谁,你都是错误的。这本是我预料之中的结果,只是没想到圣子也会被处死。但不管怎么说,我赢了。

我屏气凝神,等着老蔡宣布结果。然后再将我惊人的骗术宣告世人。
结果出来了:第二十六次杀人游戏——歌剧院杀人游戏,胜利者:无。
“什么!!”我大叫,拼命咒骂老蔡的不公平。
这怎么可能呢,明明是我杀了三个人,侦探三次判断失误,为什么我没有赢。难道是因为最后一案中我是自杀了?但是规则上并没有规定凶手不得自杀啊?
为什么??

幕后
当我把责问以邮件形式递交给老蔡后,我收到了回信。
Hitachi我之所以判定这场游戏没有人获胜是有理由的,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游戏中的侦探最后一轮指证时给我的信。我想如果你看完信后还认为你是胜者的话,我愿意把结果更改。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不会的。哈哈哈……

我怀着莫名的惊诧去点击附件,一看上面的发信人。我呆了。
发信人: 小艾
主 题: 歌剧院新杀人事件的最后一轮指证
发信时间: 2002-8-13 21:30:43
在这里,老蔡。请允许我向你以及那些因我的缘故而被害的死者道歉,作为一个侦探,在这次的案件中我徇私枉法。我不知这样有无违背游戏的规则,但是我实在不忍心指证他——能条光三郎为凶手。理由我想你应该能理解,他在故事中是能条圣子——我的丈夫,在这个社区,在现实中是我的知己。
说到这,我不得不对老蔡你这一次的任务分配产生了怀疑。是不是你故意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看看游戏中我们的反应。如果你真的有这样的目的,我想你应该是很满意现在这个结果的。
我是在一开始接到游戏的名单时,我就知道凶手是能条光三郎了。因为如果安排一个别人做凶手,第一轮的谋杀对象一定就是我。这在心理分析上是肯定。因为只有第一个谋杀对象是我,才可以把案子按照书中所写的进行下去。给凶手一个比拟杀人并且嫁祸能条的可能。所以说凶手在一开始无法确定侦探是谁时,选择我作为第一谋杀对象是最合理的,也是把握最大的。通常情况下,别人都不会认为我是侦探。老蔡你明知应该知道这一点却仍让我做侦探,很显然你有相当的自信凶手在第一轮中不会来杀我。而且很有可能他一直不会来杀我。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只有光三郎。因为光三郎在书中就是第一个杀死了圣子,所以他如果按照书上杀人,一定担心引起侦探的怀疑。其次,光三郎这个角色是Hitachi饰演的,扣除他在游戏中的判断分析,光光在他的私心里也不会来杀我。
但是,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万一他避虚就实。想也不想的直接按照书中所想的来杀我怎么办?那么这个游戏他将直接输掉,而其实他输掉的不是游戏,而是老蔡你对他人性的考验。不过,我相信,他是绝对不会杀我的。不出所料,第一轮被杀死的人是七濑美雪。我明白那是他最好的选择。
为了证实我对他是凶手的判断,我就假装上去为他做不在场证明。结果也与我想得一样,他马上就附和了上来。那么这时候我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他是游戏中的凶手。在这里,我面临了一个尴尬的选择:是立刻指证他,还是放过他。结果我选择了后者,我让他赢了第一回合,也通过了你对我的人性考试。大义灭亲,这种事按照人之常理来说是不可能的,要不然法律上为什么要规定回避原则。很显然从人的心里面,是绝不会去伤害自己亲爱的人,哪怕他是十恶不赦。所以我也做不到,即使在游戏中我也一样不能指证他。
由于我知道了他是凶手,而又知道他绝不会来杀我这一点。我要指证别人相对比他容易,我只要把大家心目中所怀疑的剔除就可以了。在第一轮中,剑持和金田一是我的选择。两选一,很简单地我剔除了剑持。因为我知道他怀疑金田一是游戏中的侦探。那么我剔除了剑持,让金田一活下去的话,在第二轮的投票中,他可以简单的多。他无需考虑谁是侦探,就按他心里想的好了。而那个他所想的侦探也不会对他构成威胁,决定生死的大权是在我的手里。
可是当第二个谋杀对象出来时,我却发现我错了。我留着金田一,反而使得他更在乎金田一的存在,选择更加困难。也许我该剔除金田一对他的威胁,这样他就可以放心的谋杀第三个人,从而赢得游戏胜利。是的,这时我已经下定决心——放水。无论他选择谁做为第三个受害者,他决不会选择我,只要他不杀我,我就让他赢了比赛。
在第二轮指证之前我是这么想得,因此我就这样结束了金田一的游戏机会。
但是我又错了——我第一次犯错是因为第一轮没有剔除金田一,而让光三郎在选择杀谁时左右为难;而第二次犯的错误是在剔除了金田一,把他所认为的侦探剔除后他就变得更加慌乱了。他要重新考虑谁可能是侦探,杀死谁可以减轻自己的怀疑。这时候游戏的人数已经减少了很多,在少数的几个人中让他选择,真是有够难为他的。那一时,我曾想到,他会不会选择我。因为那是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如果谋杀我的话,在他的心理应该是最安全的一种。
我问我自己,如果他为了赢得游戏,杀了我,我会生气吗?这个我不知道,说实话我不能想象他会在最后来杀我,而且我还知道他杀我的话就是输了游戏。在最后一夜,我为他的选择捏了把汗。
但是,第二天。我释怀了。他没有来杀我,相反的他选择了一个最最容易,最最安全的方法。杀死他自己。
我承认在经历这么多次的游戏后,我自己也从没想过凶手在最后一轮自杀的方法——我有两次饰演过凶手,但Hitachi却能想到。若不是我非常肯定光三郎绝对是凶手的话,说不定我也向会其他的人做侦探一样,陷入他的心理陷阱中,让这个幽灵在一旁咯咯发笑。但是我没有,我知道凶手已死了。
我唯一的选择是让他赢得比赛还是令他死不瞑目。
如果我最后一轮指证光三郎是凶手的话,我不应该受到谴责。因为他已经死了,我只是在他死后宣布真相,告慰那些无辜者。但是我能那么做吗?不行,即使是死了。我也不能将他罪恶揭露出来。也许这是人性的自私,但是我没办法。我只能承认我是个被感性所控制懦弱的女人。为了他,我愿意继续错下去,让他赢。
所以即使我已经知道谁是真凶,我也不会指证他。但是我也不愿意再冤枉其他的无辜者。既然凶手可以自杀,那么是不是也允许侦探因为她的徇私枉法而向别人赎罪呢。
老蔡,在这最后一轮中,我指证能条圣子是凶手。
现在你可以宣布游戏结果了。


<完>
一篇滥作,大家看看吧。希望大家看完后群策群力想出一个可在推门实行的好玩有效的侦探游戏。
  • 上一篇文章:年三十劫案

  • 下一篇文章:[秋季活动——18]隐藏的罪恶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美狄亚』于2003-1-20 12:39:00发表评论:

  • 我的感觉是——相当感动。尽管是一个游戏,却凸现出两个人之间深深深深的爱意,没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全伤害另一个人。面对残忍的选择,他们所表现出的人性,深深震撼了我。的确,读后让人心里十分沉重,因为没有人不会联想到自己,联想到如果这是真实的一幕自己将怎么办?!但尽管如此,我依然十分喜欢这篇作品,为作者独辟蹊径的构思热烈鼓掌。
  • lh』于2003-1-19 18:04:00发表评论:

  • 推理部分令人信服,好文章.:):)
  • cyy43』于2003-1-17 20:19:00发表评论:

  • 写的很棒呢,对于我这种菜鸟而言,有“在线帮助”的作用。
  • lonelyboy』于2002-8-16 12:20:00发表评论:

  • 收到,了解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lonelyboy在大作中谈到:】
    >>
    >>好像和接龙区的某作品一样的游戏,不过网上玩这个会不会有问题呢?
    >对,有借鉴柳余恨兄的那篇《另类冲击》。不过我想表达的内容与他不同。我只想分析游戏者的心理,还有……人性。:e:e
  • zhchzhch』于2002-8-15 13:52:00发表评论:

  • 第一回合后,以小艾的思路,凶手有那么充分的理由杀圣子而不杀,凶手一定是维护圣子的人,就是罗修;旁观者当然也能这么猜罗修,另外,最需要维护圣子的人应是圣子本人!猜测圣子是凶手的可能性大得多。作为侦探,为什么不指正圣子?可以推出圣子就是侦探!
    侦探和凶手既要隐蔽,莫若伪装成旁观者,投叶于林,即按旁观者的思路考虑。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七个目标(上)[3301]

  • 罗修的十二星座探案——双鱼座(…[3141]

  • 十 六 岁 的 生 日[3642]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俄国舞鞋之…[3628]

  • 该隐号疑云(6)修订[2643]

  • 夏季校园——校牙医之死[2786]

  • 雷天明探案集锦[3717]

  • 蛙声一片——阿飞的酒吧疑案(短…[2576]

  • 飞雪山庄(三、附带山庄地图)[2092]

  • 飞蛾·火[3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