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三)
 作者:fan打开fan的博客  人气: 2659  发表于: 01年08月02日13点0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四、奇异的复仇:
“我实在是很伤脑筋啊。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本有满肚子的故事可说。但是仔细考虑了一下,都是一些很枯燥乏味的案子,作为迷题也不合适,而且还涉及大量的专业知识,对你们很不公平。所以思前想后,还是讲一个别人的故事吧。不过为了叙述方便,我还是用第一人称好了。”
“大约是前年的时候,警察局有人来找我--顺便说一声,在这个故事里‘我’是一个精神分析专家。他们最近正在处理一件怪异的案子:有一个45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在一个酒吧门前,突然发狂打伤了数人。本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拘留几天、赔偿一下损失就完了。但是不幸的是,其中有一个人伤势过重,医治无效死亡。这一来事件一下就升了级,而要考虑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了。
“但是从各方面的证据来看,此人在案发时精神状态很不正常。因为人们并没看到他喝了多少酒--后来酒精浓度检测的结果也表明当时他并没有醉,而是突然就像发了疯一样。于是警方要求我和这个罪犯面谈,通过谈话、观察及其他鉴定方法确认他是否真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和罪犯的面谈进行得十分艰苦,那个人几乎不可理喻。谈话经常难以维续下去,时常地他还会突然抱住头,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从他断断续续地话语中,我经常听到“镇子”、“女孩”、“血”、“幽灵”等词语。作为一个精神分析专家,我很清楚这些看似毫不相关的词极可能就是重要的关键。长达两个小时的面谈,并没使我得到多少信息,不过我能初步肯定此人的精神状态确实有一些问题。
“为了进一步确定结论,我拜访了他的家。他有妻子,两人结婚已近二十年。太太为人和善、是个好人,也很漂亮。他们还有一个独生女,正要上高中,和她的母亲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起先我们的谈话进行得很拘谨、那位太太也是躲躲藏藏、言辞闪烁。经过一阵子努力后,我们终于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据那位太太说,她的丈夫一直是个比较内向的人,有什么心事也很少对别人说。但是对她一向体贴、照顾得也极周到。可以说是十几年如一日,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而她也不是那种要男人天天说爱自已的女人,只要能感受到丈夫的爱就知足了。所以他们的生活平平淡淡但也不乏温馨。但是近几年来,不知为什么,她的丈夫变得越来越阴沉、越来越怪异。作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妻子来说,这一点变化几乎立刻就能感受到。时常的,一家三口正好好地吃着饭呢,他突然就会变得紧张起来、头上冒汗、眼神也变得怕人。而近来,更是愈演愈烈了,甚至有时会突然抱着头不断地呻吟。
“那位太太一边说着、一边掉眼泪,而我则马上想起了和她丈夫面谈时,他也曾有过这样的表现。后来那位太太又说了一个情况:很多次深夜里,她醒过来时,就发觉她的丈夫一个人坐在床边、满头大汗地不知在说些什么,有几次她似乎听到了‘报应’什么的……
“从他家出来后,虽然没有太多的收获,但那‘报应’两个字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所谓因果报应嘛!有因才有果,也许这个人以前有过什么特别的经历。事不宜迟,我立刻赶往档案馆,遍寻关于他的资料。这一查可不得了,竟真的揭开了一段惊人的历史!当然当然,我是夸张了,呵呵。不过当时确实是吃了一惊!原来这个人并非从小就居住于这个城市,而是在他十八岁时,随他的父母一起搬到这里来的。他们一家人原本住在北方的一个小城镇里,你们可知为什么后来要搬到南方来呢?尽管人口流动在如今也是见怪不怪了,但在举家迁移,那就有些不寻常了。”
“陇兄就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吧!”众人一再催促。
“好吧,是这样的!”陇老师慢悠悠地清了清嗓子:“原来是此人在他十五岁的时候,犯下了一件罪案!当时,同镇有一个女孩子,和他同班。那个女孩子非常出色,许多男孩子都喜欢她,而他则是其中最狂热的一个。他使尽了各种手段、百般地纠缠,但都没能打动那个女孩子--这是很正常的!那个女孩心好,一直没有拉下脸来。但是过于的忍让,使得这个冲动的男孩变本加厉了起来,最后甚至发展到了尾随跟踪……
“终于有一天,惨剧发生了。男孩在路上截住了女孩,强行要求交往,在挣扎拉扯之中,男孩一怒之下,拔出预先准备好用来威胁的匕首,向女孩连刺了数刀,女孩当场死亡!这件案子是那个小镇十几年来未有的恶性大案,但是由于罪犯尚未成年,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管教了几年后就没事了。不过他们一家人也没法在当地立足了,因此这才搬到了南方的这座城市。
“好了,现在最关键的地方到了!知道了这段历史后,我立即又赶到了那个小镇,想查阅一下当时的案卷资料。但是很遗憾,因为年代已久,很多资料都已经销毁。后来,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退休的老警察,他非常有心地保留了一份关于此案的案卷资料还有照片。我细细地阅读,但还是觉得没有头绪,突然就在不经意地一瞥之下,我猛然明白了一切!第二天,我就匆匆赶回来,作出了罪犯的精神鉴定报告!”
陇老师微笑地看着大家:“好了,我的故事就讲到这了。你们说说看,我的鉴定报告结果是什么,以及此事的前因后果?”
“在日本,像那个少年犯的行为被称为stalker,即对自已喜欢的异性百般纠缠、跟踪尾随。关于这种行为的定罪两个月前刚写入日本的法律,因为在那里已经因此而发生了好几起命案。也许我们国家也该考虑一下了。不过,我不明白,这件事和陇兄的题目有什么关系呢?”小范侧头苦思。
“是啊,陇兄!你这道题究竟要我们答什么啊?我能肯定那个罪犯精神一定有问题,但那件案子也是近30年前的事了,和现在的他还扯得上关系吗?”大力兄也是迷惑不解。
“有关系!其实很简单,我想少年时犯下的那桩案子,对这个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catMM胸有成竹地说,“在他人到中年之时,突然心里充满了忏悔之意,但又无法向别人诉说,所以终于闷出了精神病!”
陇兄点头:“catMM说得有些道理,不过还是没有答到点子上。不知老大有何高见?”众人的目光又一次投向了老蔡。大家都抱着一种虔诚相信老大一定能有所建树,并且得到蛋糕后一定也会分给自已一份的……什么什么,敢不给?那就发动一场“政变”好了……
只见老蔡紧锁双眉,半晌才又开口:“我说陇兄啊,你最好是把那个案卷资料详细地说明一下,我认为关键一定就在那个案卷里……”众人昏倒,所谓“长考出臭棋”,果如其是也!
“老大啊,根本无须如此麻烦!一来我是转述故事,并没真正见过那个案卷;二来就算说出具体的内容也于解谜无补;三来,刚才我在讲述的时候,用了个小伎俩,特别强调了一个地方,不知各位有没有看出来?”
“我知道了!”罗修突然出其不意地大叫起来,“一定是幽灵啦!那个人不是也说过‘幽灵’这个词吗?一定是幽灵来找他报仇了,天天在他的身边阴魂不散,‘还我的命来……还我的命来……’就像聊斋里常演的一样,呵呵呵……”小罗脸上再次浮现出虚幻的表情,同时异常灵巧地躲开了catMM的利指。
“你们还别说,罗修弟弟倒是最接近答案的……”陇老师用鼓励的目光注视着罗修。
“什么?我说什么了……干嘛盯着我?”罗修满脸的迷茫。众人叹气不已。

“陇兄果然不愧为科班出身,故事讲得条理清晰、用词精确。”那人又开口了,余下众人立刻感到那第三块蛋糕又将离自已远去了。
“不过有一个地方很奇怪,陇兄说到了案卷资料。案卷资料应该泛指所有与案件有关的资料吧,包括文书、证明、图片或照片等。但是陇兄在后面又说了一次‘照片’,似乎故意在强调些什么……”
“不错啊!这位兄台,还真被你看出了!”陇老师吃惊地说:“请继续讲下去!”
“陇兄的这个故事,使我想起了几年前,从日本引进的一部电影--《情书》,当时十分流行,女孩子都喜欢看,我也很喜欢。人们的怀旧心理有时真的是不可思议啊!想想看,那个藤井树与渡边博子除了容貌外,并没有其他相似之处。陇兄,那位太太和死去的少女很相像吧!”
陇老师的眼里充满了敬佩:“是的,除了年龄上的区别外,几乎是无一不像!没错,故事中的那个‘我’在不经意之中瞥到的正是一张被害少女的生前照。”
“所以那个‘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症结所在……想来,那个男孩真的是非常喜欢这个女孩,尽管是他无情地杀死了女孩,但是他一定是难以忘怀她,而且造化弄人,竟然真的被他找到了一个极其相像的女子。他对妻子极其的体贴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可是,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难道就因为他妻子的容貌不断地刺激他想起了往事?可是他不是近几年才开始精神失常的吗?”有人提出了疑问。
那个人微微一笑道:“陇兄,你曾经说过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和她的母亲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是不是!而这个女孩就要上高中了,让我算算,前年她应该是几岁呢?差不多也有十五、六岁了吧……”
他不再往下说了,眼睛却已经扫向了桌上的第三块蛋糕,似乎那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太精彩了!”陇老师忍不住鼓起掌来,“他的妻子尽管与那女孩长得酷似,但终究年岁相差很大,还是有许多不同之处。但是他的女儿,长到了十五、六岁后,和那死去女孩的样子几乎一般无二!对他来说,看到他的女儿,就像看到了一个死人重又复生一样,无疑对他是一个极大的刺激和重压,所以他才会说‘报应’……”
“可是真的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吗?”
“是的!”陇老师叹了一口气,“就在他被释放的那一天,还没回家,就先进了精神病院,这次他是彻底疯了……”
“让我想想,这是为什么呢?”那个人捧起了第三块蛋糕,轻轻地劈了一片下来,“我想一定是他的女儿接他来了。原本就已经精神失常,再加上连日的审讯,在恍惚之中突然又见到了那个死去的女孩……他终于崩溃了!”
他把剩下的蛋糕推给了陇老师:“这是一场奇异的复仇,恐怕现在我的头脑也有些失常了……感谢陇兄为我们讲述了这么精彩的故事,它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思索……”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生日会上的恐怖夜话

  • 下一篇文章:关于推门形象大使名字的建议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1-8-2 13:02:00发表评论:

  • 【陇首云在大作中谈到:】

    >呵呵!写的不错啊!看了这些倒真给我一个启发,以后我可能真找些精神病鉴定的案例来写些推理作品的。:D

    热切期待,fan兄为陇兄带来灵感,大功一件,奖蛋糕一口。
    呵呵……
  • 陇首云』于2001-8-2 12:51:00发表评论:

  • 呵呵!写的不错啊!看了这些倒真给我一个启发,以后我可能真找些精神病鉴定的案例来写些推理作品的。:D

    【fan在大作中谈到:】

    >四、奇异的复仇:
    > “我实在是很伤脑筋啊。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本有满肚子的故事可说。但是仔细考虑了一下,都是一些很枯燥乏味的案子,作为迷题也不合>
  • 老蔡』于2001-8-1 22:01:00发表评论:

  • 呵呵,谁让你起了个cat的名字,这下fan可有根据的哦

    【cat在大作中谈到:】

    >好是好,可是为什么把我写得像只猫,动不动就抓人?:g:e
  • cat』于2001-8-1 21:55:00发表评论:

  • 好是好,可是为什么把我写得像只猫,动不动就抓人?:g:e
  • hitachi41』于2001-8-1 21:49:00发表评论:

  • 倒,竟然出现了跟踪魔和长得相象的人。
    故事讲的合情合理,丝丝入扣,很吸引人,只是我至少也讲对了一点,分口蛋糕还不过分吧。:e:g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美人鱼的诅咒(解迷篇)[3518]

  • 樱 花 岛 (下)[3202]

  • 美人鱼的诅咒(8)[2413]

  • 推理小说教室:推理小说情节的跳…[4667]

  • 探长卓云飞——我的首次推理[2589]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1)[3358]

  • 现场(四)[2413]

  • [秋季活动13]推理学园之学园双煞…[3517]

  • 蓝色陷阱(二)[2618]

  • 股(蛊)惑——(六)[2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