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网维探案——狐仙传(09)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775  发表于: 05年05月20日20点4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八章
月光女神莎拉•布莱曼妖娆的歌声并没有给我们的网大侦探带来好心情。
他手里拿着典超传真给自己的“陆申龙供述”复印件,一边锁眉一边冲着那双正在吃奶的儿女做鬼脸。
江淼淼被他的怪模样逗得哈哈大笑,裂着嘴把嘴里的奶水喷出来。气乎乎的“江妈妈”顺手给了丈夫一巴掌。
“别胡闹。”
网维冲着她吐吐舌头,拣起掉在地上的奶瓶,往厨房走。
“你都看了一小时了。怎么一脸垂头丧气,你不是昨天说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我是知道。”网维回答说,“但是我对典超感到生气,这么经不起推敲的自白,他竟然还拿来给我看。直接把它和那老头子送回去不就行了。”
“你呀,吃了枪药了吧。”江泉一针见血地说,“你不是因为这一点在生气。你在为别的事生气。”
“你真行。”网维气乎乎的说。
“喂喂喂,干什么。你今天到底哪里不对劲。谁招你惹你了?”江泉把两个小宝贝抱到沙发上。
“我对我自己生气。”网维关掉客厅的音响,往书房走,“我明明知道谁是凶手,我也知道那人的动机。但是我竟然还去看他妈什么的歌剧魅影。又让那混蛋有机会杀了一个小孩子。”
“阿维。”江泉厉声道,“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发什么疯,但是不许你在孩子面前说脏话。”
“他们还不懂呢。”他咕哝了半句,把书房的门关的紧紧的。
江泉轻轻地摇摇头,去和两个婴孩玩游戏。一边玩,一边猜想着丈夫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家难得这么郁闷的伴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冬雨一起流逝时间。
大概十点钟时候,网维又从书房里出来了。他高声地吩咐江泉给陈尘打电话,又向楼上的房间走去。
“你找陈尘做什么?”
“我要问他陆申龙中风的事。”网维挥舞起手里复印件,“陆申龙昨天说过他半年前有一次小中风。我想应该是去一院看的。”
“这个很重要吗?”江泉颇有微辞。
“当然很重要。陆申龙昨天不是说他杀人的动机是因为陆岩不是他亲生儿子吗?可是他怎么知道的。是像他所说的和证明许伟是他外孙一样做过DNA鉴定吗?”
“第一医院什么时候做那个鉴定了。那需要到南京的鉴定中心去做。”
“我知道。但是从这里我知道陆申龙在说谎。”
“你说他是故意这样的,为了保护什么人?”
“对,就是这个原因。但是为了保护谁呢?”
“是你所推理出的那个凶手吗?”
“应该是的。”
“但是这又和陈尘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认为能从陈尘那找到证据。”网维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换了一身西装革履,“现在我要去找陈尘,待会儿还要去一趟陆家村。我想要在今天把这件事给了结了。”
“我也去。”江泉说。
“你不是今天要陪他们吗?”网维看了看沙发上活泼好动的宝贝们。
“我改注意了。我打电话让爸爸妈妈他们过来。你从陈尘那回来的时候梢上我。”
网维亲了亲太太的脸,杀气腾腾地出发前往陈尘家。
果然他在陈尘家找到了陆申龙半年前中风住院的消息,而且更令网维吃惊的是,吴斐竟然是在那次来找陈尘时遇上的陆羽。
“你说那一次他来向你推销保健药的时候,遇到了陆羽。然后就……”网维的嘴巴差点合不起来。
陈尘点点头,“我不喜欢他那样子,所以直接回拒了他。不过他还是……还是别说这个了。网维,难道你认为那个陆家村的案子和飞狐有关系。”
“我没那么说过。”
“但是你明显在怀疑他,不是吗?”
“那你知道吴斐那小子做生意欠了别人一屁股债的事情吗?”
陈尘不说话了。
“我知道谁是陆家村那些案子的作案人。只是我没有证据,我需要你帮忙。”
“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帮我去检查一个女孩子是不是怀孕了。”
“你说什么?”陈尘叫起来,“我可不是妇产科医生。”
“别说你没学过。而且我也不要你是不是真的会鉴定。我需要的是你大医生唬人的本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陈尘狐疑地问。
“当然是去抓狡猾的狐狸精。”

冰冷的冬雨在又一阵冷空气的助纣为虐下,凝结成米粒大小的雪珠飘然而下。这已经是今年“暖冬”下的第二还是第三场雪了。网维叫骂着操纵他们的汽车在颠簸的石子路上跳越,还差点从那滑溜的地面上窜起,去和那座令网维讨厌万分的驻牙山来了亲密接触。
陈尘吓得脸色发黄,叫道:“网维,你悠着点开。我可不想我老婆成寡妇。”
“尊夫人会感谢我给她带回自由的。”
网维恶言恶语地回了一句。江泉噗嗤一笑,发现时机不对,急忙笑着找话掩饰:“你联系过典超他们了吗?”
“打过电话了,我让他们把陆申龙带回去。”网维说,“对了,那天他委托你保管的遗嘱带了没有?”
“当然带了。”
“有没有觉得那份遗嘱有不对劲的地方。”
“哪有不对劲啊。”
“你没有看出来吗?”网维干笑一声,“那封遗嘱告诉了我所有的一切。不过,我要让陆申龙作废那张遗嘱。”
江泉扭头仔仔细细地看了他一眼。
车至陆家村村口,典超他们竟然已经先他一步,到了。
“你欺骗了我。”网维大声叱责着走进陆家大厅,里面的人物全部不约而同地盯着他看。
黄小邪和典超面面相觑。张茹雅、陆羽他们也是不知所措,吴斐坐立不安地扭动着身子,最后忍不住站起来,问:“网维你说什么?”
网大侦探对于自己这句话产生的效果非常满意。
他走到大厅的中间,对着吴斐重复说:“你欺骗了我。”
“你说什么?”他眉头一皱,不满的表情随即爬上脸庞。
网维说,“你是半年前在医院里认识陆羽的,对不对?当时你正在推销某个保健产品。而这是这个让你亏了几十万,至今还欠别人二十万债款。”
“你说什么?”吴斐怒不可遏,他大步地踏上前就要去扯网维的领脖子,不想人高马大的典超刑警向前一踏步,挡在了他和网维之间。
吴斐的身子一缩,退后坐回了椅子上。他狠狠地瞪着网维,看他继续大放阙词。
“你欺骗了我,”他对刚刚死了儿子的母亲说,“你说是陆申龙打电话让你带着儿子来这里的。这是一个谎言。”
秦颐一顿,身子扭捏了起来,“我没有说谎。”
“陆村长,你有给秦颐打过电话吗?“
陆申龙摇摇头。
“你怎么解释?”网维逼问说。
“我。”秦颐没有显出弱势,她用舌头抹了一下嘴唇,回答说:“我那天接到了陆伯伯的一笔汇款,上面的留言叫我过来的。”
网维又看陆申龙,他还是摇头。“我没有汇款过。”
“秦颐!”网大侦探提高了几十分贝的嗓音。
“我没有骗你,我确实收到了汇款。”
“那么那张汇款单呢。”
“我没带,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难道你出去还会带张汇款单。”
她闭了嘴,气乎乎地往一张椅子商坐上去,不再理睬网维他们,
网维又调转他的枪头了。“你也欺骗了我。”他忽然对张茹雅说,“你那天去城里,在找我之前,曾去过一趟医院,对不对?”
张茹雅脸一白,一语不发地咬咬嘴唇。
“她去医院干什么?”黄小邪问。
网维不回答,仅仅扭头意味深长地看看她。他两步走向陆申龙,对着他也说:“你同样欺骗了我。”
“你说什么?”老头子问。
“你说是你杀了你父亲、儿子、老婆和秦成龙,那是你在说谎。”
黄小邪点了点头,“对,他是在说谎,但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他既然不是凶手,为什么要承担罪责。难道他是为了替某个人顶罪?”
“就是这样的。”网维说。
“你是说他知道凶手是谁,为此才替他顶罪。”黄小邪叫道,“这不可能,他没有理由为那人顶罪的。”
“如果他认为是他的儿子杀了人,他当然有理由为之顶罪。”
网维这句干巴巴的话,像一个惊雷在大厅里炸开了锅。
“你……你说什么?”陆申龙突然额头上大汗淋漓,“你都知道些什么。”
“所有的。”网维自负地回答他,“你认为是陆岩杀了这些人,所以才那么自白的。不是吗?”
陆申龙一下子就泄了气,“你,说,什么?”
“我没有说错吧。你想替你儿子顶罪。但是我要告诉你,陆岩不是杀人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什么?”大厅里又乱。
“你有什么根据那么说。”许言武医生不响亮地问。
网维看他,微笑,“因为陆申龙的自白供述中,有一个明显的逻辑错误。”
“错在哪里?”典超拿出陆申龙的供述状。
“关于钥匙的论述。”网维伸出三个指头,“关于张惠兰的死,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密室杀人案件。当时整个房间是锁上的。在前天之前我们只知道有两把钥匙,一把案发时在张惠兰身上,也就是在房间里面;另一把在张茹雅手里。因此我们的问题是凶手如何进去杀的人?即使凶手可以是张惠兰亲近的人,骗她开门进去杀了她。那么同样他又是如何出来锁上门的?解不开这个谜底,我们对整个案子的调查都是徒劳无功地。当然了,在逻辑商,回答这个问题有三种答案。第一,凶手拥有第三把钥匙,他可以在建房的是时候,找机会偷偷再配上一把;第二,凶手就是张茹雅,她本身一直保管着另一把钥匙;第三,凶手用某种技巧,让警方推断的死亡时间归结在了房间被锁上的时间段里。那么现在按照我们知道的事实,是哪一种情况呢?”
“第一种吧。”典超说,“我们找到了第三把钥匙。”
“哼哼,凶手事先配置了一把钥匙,在陆羽和吴斐结婚那天悄悄潜入张惠兰睡觉的房间,把她杀了。再出来锁上门。好,假如是这样的,问题一,案发后凶手怎么处理钥匙的?”
“丢在水塘里,我们就是从那里找到的。”
“是吗?于是一个礼拜后,凶手在池塘边再杀人,把袭击的凶器也丢到池塘里,结果那块作为凶器的石头和钥匙正好掉在一个地方。你们不觉得这太巧了吗?”
典超语塞,黄小邪插话说,“也许凶手把钥匙一直带在身边,直到那天在一起扔到水里。不对,他没有必要一直带在身上,太危险了。这个……,难道这把钥匙根本就是一条假线索?”
“没错。”网维定性说,“如果凶手事先配置钥匙想要完成这样一起谋杀,他必须事先知道张惠兰在那天会选择那间房间去睡觉,并且还会锁上房门。我们的凶手难道真的是狐仙,能够掐算不成。我们推理的前提就是错的,所以第一种情况不可能。”
“那么是不是第三种呢?”黄小邪不知什么原因,额头上冒出了汗。
“如果是第三种,那么发现尸体的就是凶手,那么凶手就是许医生。”网维不等别人表达看法,赶忙抢着继续说,“但是张惠兰是被枪杀的,可是那时候张茹雅并没有听到枪声。所以这种说法成立。”
“也许用了消音器或者是其他消音的手法?”黄小邪暗自嘀咕。
“不对。”典超听见后说,“韩广黎确定没有用过任何消音设备。用消音器的话,弹头的摩擦痕迹会和不用消音器不一样。如果用其他东西来消音,子弹头上也会沾到其他纤维物体。”
“所以……”黄小邪的汗豆大地往下流,结果被冰冷的风吹过,一下子就冻结了起来。
“所以只有第二种可能,张茹雅是凶手!”网维伸出一个指头,样子有些做秀,“因为张茹雅保管着另一份钥匙,所以不管张惠兰呆在哪个房间,都可以完成如此一个密室杀人案。”
“但是即使如你所说的,那么第三把钥匙怎么来的呢,两把钥匙在案发后都有我们警方保留。如果张茹雅是凶手,她是什么时候复制第三把钥匙的呢?”
网维微笑说:“你的分析错了。黄小邪。要知道你们警察到达现场取走钥匙是在第二天。而第一天案发后,保留钥匙的人就是张茹雅。当然这是我吩咐的,但是即使我没有吩咐她,作为一直保管着第二份钥匙的她,也有机会在那之后取的案发房间的钥匙模。当然除了她以外,另外有机会在案发后取的钥匙的做模型的就是许医生和陆申龙本人了。”
“不对。”黄小邪继续辩论说,“也有可能凶手早就复制了所有的钥匙,案发那天无论哪一个房间都能偷偷潜入杀人。”
“这确实有可能,但问题还是凶手如何确定张惠兰那天早上会在房间里睡觉。”
黄小邪木然,呆呆地问:“可是她杀人的动机呢?”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她那天在见我们之前,去了一次医院。张茹雅,那天你去医院检查什么了?”
张茹雅禁闭着嘴巴,一言不发。
“不说吗?你以为我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嘛。你那天是去医院复查的,其实你怀孕了,对不对?”
在场的每一个人脸色都变了。
“谁,谁的孩子……”陆申龙青着脸问。
“还用说吗,当然是你的孙子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陆申龙不顺溜地说。
“据医生说是三个月了。”网维让陈尘医生出来作证:“一个月前,我妻子正好在妇产科做护士,那天接待的这位张小姐。”
“怎么样,张茹雅,我没有说错吧。”
张茹雅点了点头,又叫了起来,“是有这么回事,但是,我没有杀人,我一个人也没有杀。我去的那天不正好是陆岩他过逝的时候吗,怎么会是我。”
“对啊,网维,张茹雅说得没错。”
“投毒时间和陆岩死亡的时候不是一个时候,这个不在场证明根本没用,她完全可以在出来之前,就已经在茶杯里下毒了。”
“但即使如此,陆岩失踪又怎么解释。难道她还有一个同谋不成,”黄小邪显得有些生气,“网维,你的推理错了。”
“谁说陆岩的失踪是张茹雅计划中的?”网维一个反问,黄小邪答不上来了。“别忘了,张惠兰曾经看到过倒在床上的儿子。也许张惠兰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理由,不得不把她儿子的尸体给藏起来呢。又或者,张惠兰去找许医生的时候,其他人也看到了陆岩的尸体,所以也把他给藏了呢?”
“那么尸体在哪呢?”
“难道你不知道那个房间的外面就是太湖吗,难道不比把尸体扔到太湖里去更方便简单吗?”
“那么那个人是谁呢?”黄小邪依然很生气,不对,他现在是十分愤怒了,“网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想象,根本不是推理了。”
“我这里的想象是建立在之前推理出凶手是张茹雅的基础之上的。”网维也是不依不饶,提高了嗓音在那说。
大厅里的状况很紧张,每个人都是扳紧着脸,丝毫没有一点因为凶手显出原型而轻松的表情。
“网维,你没有证据。”
“我当然有证据。”
“什么证据?”
“医院的证明,证明她确实怀孕了。”
“那是间接证据,根本没用。”
“是吗,但是那能证明动机。我一直都认为张茹雅是个好姑娘,她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因为她太好了。她完全不像现在的某些年轻人,所以她把自己的未婚先孕作为一种耻辱。我甚至怀疑是陆岩运用某种手法强暴了张茹雅的才是,但是正是这个耻辱,使她下定决心要杀了陆岩。”
“那么既然这样,她杀死陆昌国、张惠兰和秦成龙的动机呢?”
“两个理由,第一是仇恨,你看看张海兴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虽然张海兴没有告诉我们他那么颓丧的理由,但绝对是因为陆申龙造成。我调查知道陆家的几个厂都是在张海兴的管理下产生的效益,但是张海兴却被陆申龙放了假,仅仅因为他曾经去找过一次你爸爸。”
“我爸爸……”
“你爸爸和陆申龙之间的关系你难道还没搞清楚吗?”
黄小邪还在疑惑,陆申龙却跳了起来,他走到网维身边,大叫道:“你是说这个小警察是黄刚的儿子。”
网维点了点头。
陆申龙的表情难以用震惊来形容,但却找不出第二个更贴切的形容词。
他潮红的脸色转成黄色,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第二点,为了陆家的财产。”
“咻——”有人发出这么奇怪的一声响,网维不用看,也知道这是谁在叫。
“你是说,”黄小邪依旧很生气,他用恶毒的语气对着网维说,“张茹雅想要陆家的钱。”
网维觉得这个时候的黄警官已经不能说是一个称职的人民公仆了。不管换一个立场想,他认为自己也会那么做的。也许还会做得更过分。网维捂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子,回答他:“是的,陆昌国、陆岩、张惠兰,不都是陆申龙身边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吗?如果我们今天不能破案,我能能够想象,谁会是接下来的受害者。”
网维看着这些人按着自己说的话把头转来转去,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广播体操的教练员。
“不过,再这里我要告诉那些欲图窥视陆村长财产的人,你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陆村长已经立下了遗嘱。”
“什么?”吴斐惊得大叫一声,久久隐藏的心思算盘一下子都曝露在了大家面前,“遗嘱是怎么立的。”
顾不上那么许多了,吴斐急切的问。
“陆村长,能把你的遗嘱意思告诉给他们听吗?”
陆申龙呆呆地望着网维,他确实有些发懵,刚才那人如同暴风骤雨般地一大段推论直把他的心思搅得七上八下。更令他觉得震动的是张茹雅已经怀有陆岩孩子的这个事实。
“我……”陆申龙比较犹豫。
“难道不能告诉他们吗?”
“可以……”陆申龙还是踌躇不绝,“但是也许这个遗嘱我要修改。”
网维的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诡谲微笑,“陆村长在遗嘱中说,要把他的财产分成两份,一份有陆羽女士继承,另一份交给陆羽小姐的寄子许伟。”
他果然料对了某个人的反应。
“许伟,交给许伟继承。为什么?”吴斐暴跳,“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大笑着,指着陆羽和许言武说,“他是你们的儿子。”
那两人刹那间尴尬地红起了脸。
“好你个网维,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吴斐,我记得第一天在这里时,就问过你,你是否真心喜欢陆羽的。你那时怎么回答的?”
吴斐叫道:“混蛋,如果我当时知道这事,我就绝不会……”
“绝不会什么?”网维厉声地问。
“绝不会……”吴斐软下来,“妈的,现在说这些已经无济于事了。”
“你是说绝不会入赘我们陆家吧。”陆申龙站起来,右手不停地颤抖着。
网维看着陆申龙脸上变异的表情,揣测他正在心里做着什么重大的决心。果不其然,陆申龙江泉说道:“能把我那天写的遗嘱还给我吗?”
“你要修改遗嘱吗?”
网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密封的信封,把它递给陆申龙。“就在这里面。”
陆申龙接过来,拆开后看了看,然后随手把它撕成两半。
“你是?”江泉稍稍有些疑惑。
“我想重新定一份。”陆申龙颤抖的右手握着那两半遗嘱走到桌边,摸起台面上的打火机,把它们点燃。
看着那熊熊燃烧的遗嘱,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打算盘。
江泉在网维的暗示下,故意在众人面前询问起陆申龙有关新遗嘱的内容。
陆申龙盯着烟灰缸里渐渐烧尽的纸灰,把玻璃杯里剩下的半杯茶水倒了进去。“我。”他说,“我希望把我的遗嘱分为两份,其中第一份有张茹雅的孩子生出来后给他继承。另一份再一分为二有我的女儿和她的养子许伟继承。”
“你——说——什么?”吴斐的声音怪怪的,再这么寒冷的冬天里竟然流了一脸豆大的汗。
“就是这样,还有我必须说,我的财产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后一分都不能给这个家伙。”不能想象那个累受打击的老头还能发出那么逼迫人的眼神。
吴斐被他看的半天说不出话,最后一甩手,叫道:“妈的,老头子原来你一直对我有成见。好吧,鬼才在乎你的钱呢。我这就和你女儿离婚,然后我们之间就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发狂又有些故意逼迫的发言原是针对陆羽而去的,但出乎这个生意人算计的是,他的新婚妻子在他结婚不足一个礼拜就要离婚的建议竟然一点表态也没有。
陆羽依旧是一幕木然无助的样子,呆呆地坐在她的位子上一言不发。
“等一下,你不能这样。”许言武说,“你怎么可以这样。”
“不可以?”吴斐反问,“我为什么不可以。你最好我这样把。如果我和陆羽离婚,你就可以和她结婚了,反正你们已经生了个儿子,何必再在这里假装正经呢。呵呵……”
狞笑,恶毒的话。大厅里充满吴斐那歇斯底里的声音。
许言武大跨步地走上前,伸出拳头狠狠地向他揍去。不曾防备的吴斐被他打中了鼻子,红红的鲜血,顺势就流了下来。
“妈的。”吴斐叫着一脚踢上去,许言武避开了。
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像一对疯狗一样。他们把一盏崴了一只脚的折叠椅给撞到了,又向大厅的木梁上撞去。
“你们别打了。”陆羽突然间叫出来。
网维赶忙指挥典超、黄小邪和陈尘上去劝架。
典超同志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拎着吴斐的颈脖子给提出去,陈尘走上去给他止鼻血。
“别闹了,吴斐。输了就输了,何必这么没风度。”网维冷言冷语地刺激他。
吴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早知道我就不把你找来了,都是你他妈的害了我。”
“随便你怎么说。”网维一点也不生气,“不管怎么说,这件案子快结束了。不是吗?”
“嗯。”典超警官点点头,然后他诧异地张开了嘴:“张茹雅呢,张茹雅在哪?”
犯罪嫌疑人竟然从他们眼皮子低下消失不见了。
“这……”网维急忙冲着黄小邪吼道:“你没看住张茹雅吗?”
“我怎么看的住。再说你们呢?”他反唇相讥,心里面还有点暗暗高兴。
“该死的。”网维跺脚,显得相当的有失风度。
“别急别急,张茹雅跑不远。”江泉劝慰说,“她应该还在村子里。”
“嗯,嗯。那还不快去找。”网维第一个冲出了陆申龙家的大门。
这个时候,天黑了。

<未完待续>

[此贴被hitachi41于2005-5-20 20:46:29修改过]

[此贴被hitachi41于2005-7-20 21:37:34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网维探案——狐仙传(08)

  • 下一篇文章:环游地球80天(推门版)全文更新完毕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linfanglai』于2005-7-21 13:09:00发表评论:

  • 【水天一色在大作中谈到:】

    >女主人公生了孩子,不但生了,还是双胞胎,一个姓父姓,一个姓母姓……就知道你这么俗!明显的言情小说设定啊。

    学郑渊洁的吧。皮皮鲁和鲁西西也是双胞胎,也是一个父姓,一个母姓。

    >张是凶手??怎么想都有点……
  • 水天一色』于2005-7-15 3:30:00发表评论:

  • 女主人公生了孩子,不但生了,还是双胞胎,一个姓父姓,一个姓母姓……就知道你这么俗!明显的言情小说设定啊。

    张是凶手??怎么想都有点……
  • magic_mage』于2005-5-21 14:08:00发表评论:

  • 罗老大真是“生命不息,坑人不止”……加油!!

    另外,你太爱用某字取名字了啊,抗议一个!!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飞雪山庄(六.七)[2235]

  • 该隐号疑云(9)修订[2475]

  • 答谢水天——丝袜大盗[7062]

  • 上院四百号(1)[2951]

  • 七种武器——长生剑(全篇)[4951]

  • (原创)“新开始”(引子、第1、…[2774]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二)…[2709]

  • EQ百年的开胃酒——《生日快乐》…[3409]

  • 死神的红玫瑰 (一)[2653]

  • 嘻嘻,不好意思,新瓶装旧酒。[2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