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飞雪山庄(六.七)
 作者:wumi0212  人气: 2307  发表于: 01年08月05日15点0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六章 再次密谈

今天晚上肖燕可没有昨天那么好的福气了。他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睡。按说少庄主的说词也并不是不合理,老庄主有此心思对于一个想远离江湖纷争的老人来说也属正常。但肖燕心中总是有些不甘心,几年前他与老庄主在京城相遇的情景又一幕幕地出现在了他面前……
“你要出去?”
“睡不着觉,出去走走。”
肖燕走出了房门,像昨天晚上一样,又是只有袁英的房中还亮着灯。窗户上映出了两个人影,难道又是北冥雷?
“北冥盟主,你这是什么话?你答应过我的事不能因为说有麻烦就算了。”袁英提高的声音证明了他的猜测。
“袁公子,请你不要为难我,今天上午我趁没人注意去了一次,不巧剑心在里面整理东西。下午我又去,门已经被锁上了,加上院子里所有的窗本来就是都锁上的,你总不能让我撬门进去吧?”
“这我不管,北冥盟主是何等身份,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袁公子,其实你也不必急于这一时吧。嘿嘿,今天下午的事我也看到了。”
“我又没干什么亏心事,我只不过是陪白小姐练了一会儿剑。”
“是啊,只不过是练了一会儿剑,只不过是出于怜香惜玉有意输给了她,只不过是就此机会和她聊了一会儿。袁公子,你对我这个小师妹下了不少功夫啊,我这小师妹的功夫如何我也知道,要你故意输给她也真够难为你的了。其实,我怎么说也算是她的师兄啊。我师傅早年行走江湖,如今也颇有积蓄,还有武功秘籍”,北冥雷故意在说秘籍两个字时提高了声音,“到你和我师妹喜结连里的时候,我那一点点东西恐怕你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北冥盟主取笑了。”袁英有些心动了。
“这在下可以帮忙……”北冥雷压低了声音,肖燕什么也听不清了。
……
老庄主的葬礼很简单,其实作为江湖儿女很多事情就需要简单。整天在刀口下过日子,说不定那天就死在了不知名的地方。像老庄主这样能有一个下葬的地方,那些尸体已被野狼分食、还在野地里游荡的孤魂野鬼们已经是羡慕不已了。
学武之人懂得抑制自己的感情,但毕竟是自己的亲人,白小姐在老庄主下葬的时候如果不是花无霞扶着都已经哭得站不起来了,少庄主和北冥雷也是泪流满面。
想到老庄主生前的音容笑貌,肖燕不禁也难过地流下了眼泪。
“如果不是少庄主不让我调查,也许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凶手是谁,没准儿老庄主的仇已经就此得报了。”肖燕想到这里,环视了一下周围,“凶手就在我们中间,是我们这些客人,还是庄上的人呢?咳,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明天我们就都走了,一旦人们都离开了山庄,调查什么都已经晚了。”


第七章 红色十字

葬礼结束了,大家都回到了庄内。
“真是辛苦个位了。不好意思,庄上实在是太小了,不过各位可以轮流在后院的厨房内洗个澡,明天各位想离开庄上,小弟也不敢挽留了。”
“阿弥托佛,连日来讨扰庄上了。老庄主召此不幸,我们也不好再给庄上添麻烦了。”
“苦禅长老真是个和事老。”肖燕心里这么想,但口中却也跟着大家一起说了一些客套话。
……
“你不是要去洗澡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本想早洗完能早点睡,结果到了厨房,看到了白小姐的丫鬟正在烧洗澡水。她说一会儿白小姐要洗。我就只好回来了。”
“哈哈,女孩子可不比我们这些粗汉子,她们一洗就不知道会洗到何时了,我们还是等到晚上吧。”肖燕双手托着后脑、背靠在墙上,其实洗不洗澡他不在乎,一个江湖浪子对这些“享受”本来就认为是可有可无的。在他看来,真正需要的还是“睡觉”,一个人可以不洗澡,但不能不睡觉,特别是一个闯荡江湖的人如果因为没睡好觉、不清醒而吃了亏,那岂不是太丢人了。
所以现在肖燕就抓紧时间进行这必需的“享受”,直到夏侯浪把他叫醒。
“喂,快醒醒,外面有人在吵。”
这样的话对肖燕来说一遍就够了。从他翻身起来到和夏侯浪一起冲出屋外,时间只过了一瞬。
声音是从内院里传出来的。当肖燕他们赶到的时候,在少庄主卧室的门前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白管家、北冥雷、苦禅长老、周通。
“出什么事了?”
“少爷他……他……”白管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挤在了门前,门并不宽,肖燕只好推开众人挤了进去。这一次他看清了,白管家哽咽的原因、大家挤在了门前的原因——白剑心正用一种绝望、无助的眼神看着他,其实他现在看谁都是这种眼神,因为他已经因已死去多时而表情凝固了。肖燕伏下身去想仔细看一看他脖子上的伤口,这时他身后传来了哭声。
“大哥……大哥,你不能死啊!不要抛下我一个人。”
“芳儿,快把小姐扶回房里。”
“不,我要留下来,我知道是谁杀了我大哥。”
肖燕转回了头,白小姐显然是刚洗完澡出来,头发还湿着,在这寒冷的冬天里,发稍处微微结上了冰。不愧是出身在武学世家,要是一般的女子,此刻遭遇如此变故,恐怕早就已经不省人事了。
“老管家,还是让小姐留下来吧,我想现在还是大家都在场的好。”
袁英、花无霞和另外几个仆人也赶到了,这下就像肖燕说的“大家都在场”了。
“肖少侠,到了这时候我们也没主意了,您对这种事素有经验,我们都听您的。”
“好,我义不容辞,不过各位要全力配合我。首先请大家向后退一步,给我些光亮,我好检查尸体。”肖燕说这话时早已把头转向了尸体。
脖子上的伤口显然是锐器所伤,血液已经凝固了。从伤口的长度来看,是有人想杀他不想发出声音,先切断了他的声管。这和他的表情正好到一样说明了他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在尸体的旁边还有几滴血迹,沿着血迹看去是一个用沾满血的手写成的红色十字。
  • 上一篇文章:上院四百号(解答篇)

  • 下一篇文章:飞雪山庄(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