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主题版区 > 原创俱乐部
【活动】佳作展第一弹——《葬花辞》
 作者:汐辰翎打开汐辰翎的博客  人气: 2885  发表于: 08年05月01日13点0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今天为大家首推的是苏簌的《葬花辞》,绝美的文笔,悲伤的基调,这是一篇推理,更是一段醉生梦死的感情纠纷。谁说推理中不能加入情感纠纷?且看苏簌完美演绎,感情与推理的结合——葬花辞。

(一)风起

九月初初,天高云淡。
推开的半扇窗外,漫卷的西风扑面,和着淡淡花香与泥土芬芳,在岫园的上空清冷的回旋。
她躺在绣榻之上,仰着头,睁着空茫到失去焦点的浅灰色瞳仁,却早已干涩的没有一滴眼泪。
不知为何,眼前好似浮现昔日光景,一幕一幕,如同隐在一片雾气缭绕之间,浅浅淡淡中照出人影。
她想起去年此时,皓庭手中淡红的秋海棠,缓缓的插在她发髻之间,细碎的花瓣,墨翠的茎。他吻她细碎刘海儿,无限缱绻的拥她入怀。
那时她以为,这样便是地老天荒了。
然而不知何时起,他开始对她礼貌的点头,微笑,仿佛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两人的距离拉扯的渐行渐远,叫她突然觉得疲惫。
然而她笑起来,如同朝生暮死的花朵,不遗余力的绽放。
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那一天,踏着噼啪的炮竹声,她知道那艳绝金陵十三省的女子已经进了门,她送了一双蜀锦缎面的绣鞋给她,上面的鸳鸯莲花,一针一线,都是她亲手绣上的。除了通红的颜色,还有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灰败和疼痛。
没走正门,不设丝竹,她知道,皓庭已是给足了她的面子。
从此以后,这诺大的岫园,再也不是她和皓庭两个人的家。
再后来呢?当那浑身浴血的女子被发现在后院的菊花丛中,皓庭将她一巴掌打翻在地之后,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

到如今,她只能看着秋天通透的天,然后想象他的容貌。
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他的笑,他的冷,他的温柔,他的淡漠,他的一切,他的一切……
浮云天光,终究还是抵不过时光须臾……

恍惚听到身边传来呜呜咽咽的哭声,那是如今唯一还陪在自己身边的清儿,她在苦苦哀求自己喝些汤水,没用了,都已经没用了,她抬起了手,却又倏地垂了下去。
清儿突然站起来,抹掉满脸的泪:“小姐,我去求姑爷,我去找漠远少爷,漠远少爷一定能还小姐一个清白的……”
望着清儿的背影,她的嘴角忽然扯出一个极苦极苦的笑容……


(二)雾魇

蒙蒙烟雨,寒柳翠烟。
秋漠远一身风尘仆仆,策马飞驰在济南通往宁波府的旧官道上,那一刻身下白马仿佛也感觉到他体内那股即将冲破血脉的焦急,光影般飞奔在那浓雾之下的青苔小路。
那一封信,略微抖动的娟秀小楷,一看便知写字的人在那一刻是怎样的心情。他的一生仿佛从未如此冲动,思想在那一刻,失去控制。
小仵作红菱紧跟左右,看着那个无论何时何地总是一派欣然的秋大哥此刻竟像变了个人似的愁眉紧缩,于是突然不安起来。
叶府,岫园。
勒马立定,缰绳随手甩给门外小厮,小丫头清儿迎上来,一看到秋漠远便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而秋漠远上前安抚,两人便一同直奔后院而去。
红菱站在原地,拍了拍一路劳顿的白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只是一个局外人。
陪他一路天南海北的查案办案,也终究不过是个局外人。

环视诺大的岫园,三面环水,一面靠山,亭台楼阁无一不是别具匠心。然而正是在这随处都可以入画的好景致中,却有种微妙的不协调,那是因为整个后院正在破土动工,将原本满园的芍药花连根拔除,改种上金黄粲然的秋菊花,显然工程已然接近完成,除了最深处仅剩的百余株芍花之外,已是一片耀眼金黄。
红菱先去灵堂为亡者上了柱香,一抬头望见了死者的画像,就连同为女儿身的她,也掩不住那一股强烈的震撼。
这世上,从未曾见哪个女子有这样的美。
她,便是叶府主人叶皓庭新纳进门不过半年的小妾颜泷烟,如今却已成了一剖黄土,一缕芳魂。
而令秋漠远日夜兼程奔赴宁波的人,却是叶皓庭的原配夫人苏云璃。
红菱苦笑起来,为何这世上总有些男子,能享娥皇女英之福不说,偏偏还要视作理所当然。

秋漠远,苏云璃,儿时青梅竹马的玩伴,若不是苏家与叶家那指腹为婚的约定,恐怕此刻的云璃,该被人唤作一声秋夫人。
事出突然,云璃的陪嫁丫头清儿一面哭一面讲述着当日的情形,只因她主子这些天来被软禁在房中,竟是滴米未进,眼看着本就孱弱的身子竟是隐隐有了大限将至的预兆,才别无他法通知了远隔千里的秋漠远。

隔着一道软帘,秋漠远只是听着云璃近似哀求般的呓语,感觉到直入心底的钝痛。

重阳前夜,本来打算登台唱戏的二夫人颜泷烟莫名其妙的失了踪,家丁小厮打着火把寻了大半夜不着,直到天已微亮,众人听闻后院传来一声惊呼,都过去看,竟是在后花园那隐在菊花丛中的一口井边上,看到了身着戏装早已断气的二夫人和花匠丁莳娘。
原来是那莳娘为了赶工,每日都是天刚擦亮便早起种花,那一天也不例外,去井边汲水时,无意中竟发现了二夫人的尸体,咽喉处插着一枚金钗,鲜血浸染了整个纤细颈项,于是便大叫起来。
那支钗,想必不说也知道,竟是云璃的没错,原本有一对,云璃与泷烟每人一支,请了名匠打造,世上断无有第三支的道理,而且里面写了姓名,绝作不得假。看到这钗,皓庭当即便一巴掌打翻了妻子,怒骂道,妒妇,妒妇,而后不容分说将夫人软禁了起来,若不是清儿求着给秋漠远写信,恐怕早已送官法办了。
自那一天起,云璃便不吃不喝,似乎再也生无可恋。

秋漠远只隔着软帘望了云璃半晌,便匆匆赶往灵堂,去看那还未下葬的二夫人。
还未进门,远远的便望见那一袭红衣,正在聚精会神的验尸,连自己走近了都未察觉。

“这个女子该是被金钗刺中了咽喉,失血过多而死的……”红菱扭过头来,望着秋漠远嫣然一笑,却令后者皱起眉来,被利器所伤,却又要伪装成溺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发现尸首的人是叶府重金聘来的花匠丁莳娘,本地人士,人都尊称为莳夫人,年轻貌美却又在年前新寡,膝下还有一名嗷嗷待哺的幼子,境遇很是叫人同情。说是新寡,其实却是夫君突然失踪,报了官也没能找到,到如今还是一门悬案罢了。
“那日我早早的起了,天还没大亮,后花园还有一些花没来得及种好,大人,原本这府里种的都是芍药花,是二夫人进门之后,老爷才要我改种菊花,并说了要在节前种好,所以这才不分昼夜连日赶工,却没想竟发生了这样的事……”
“莳夫人一向以芍花闻名天下,今日怎会在叶府屈种起了菊花呢?”秋漠远不解,问道。
“回大人,小女子之前一向自命清高是不假,但如今……如今,银子却是要紧的……”莳夫人低下头去,隐隐红了眼眶。秋漠远不语,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幼子,确实容不得挑拣。
“当时何种情形?”
“因为种花需要灌溉,去年叶老爷建园子的时候就打了一口井,又怕看着突兀,便故意用花遮住,隐在丛中,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因此路过都格外小心,我已在这里做了一年多,路是熟捻于心的,所以才敢天不亮便去汲水,却没想到,被什么绊了一跤,伸手去摸,竟是湿漉漉的一件衣裳,再去细看,恍惚是人,便惊叫起来,后来……后来大家便都来了,二夫人当时是何模样,我未曾细看,也不敢细看,还望大人明鉴……”
莳夫人不卑不亢,一番话说的甚是有条理,秋漠远不禁频频点头。

再传泷烟贴身女侍沐儿,问何时不见了二夫人。
“夫人……呜呜呜……夫人因为重阳节要让老爷高兴,因此瞒着大伙,每晚夜深人静了都要去后花园练曲子,也不叫我陪着,每天回来时大约也都是三更天,那夜我恍惚睡着了,听到门外打更的竟敲到了四更,便摸去后院找,但那一片黑压压的,雾又重,什么也看不清晰。我们原本是种芍花的,今秋才改种菊花,府上大家都说没做法事把芍药花仙送走,花仙是不肯依的,定要叫大家知道触怒了仙人的后果,我也劝过夫人,夫人不听,如今果然出了事了……”
沐儿呜呜咽咽,秋漠远又问:“去了后园之后呢?可有哪里异常?”
“天黑风又大,我不敢深往园子里走,只站在外面唤了几声,不见声音,就赶紧去敲了管家的门,没想到惊动了老爷,这才吩咐大家不要声张扰了大夫人,下人一起到处找找看,直到莳夫人那一声叫……”
“平日里夫人待你如何?”
“恩宠有加,宛如亲生姊妹一般,从未有过打骂……”沐儿一面说一边便又哭起来。

身后一直没说话的清儿却是一声冷笑:“从未打骂却不见得你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前些日子我为我家小姐上街添购胭脂,还见你鬼鬼祟祟从当铺出来,你可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你是去做什么?”
“我……我……”沐儿满脸通红,急道,“我去当铺也是夫人吩咐的,夫人叫我别被人瞧见了,那日当的是和大夫人一对的那支金钗,是为了置备登台时穿的新行头。叶家虽然是家大业大,规矩却极是严格,每笔支出都得在账房记好了给老爷过目。夫人正在得宠,要钱本是轻易之事,但既是想给老爷个惊喜,只得出此下策。那一天还叫我买了上好的潞绸和绣线回去,说是要做成套的衣裳和绣鞋。夫人还说,一定不要死当,有了钱我们便去赎回来,我没说一句假话,你可别诬陷我……”
“什么诬陷?你说没说谎,秋大人一眼便知。”说这话时,清儿的嘴角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得意来。
“要说谁想害二夫人,除了大夫人,那便是你清儿,谁不知道,你表面上当你家主子是佛祖,其实根本一条心思就在老爷身上,你巴不得两位夫人都死了,这会儿诬陷我也没用……”
沐儿这样一说,清儿便急了,“再敢胡说,看我不撕烂了你这蹄子的嘴……”
两人说着就要打起来,却被叶皓庭一声断喝唬的连忙禁了声。

“家门不幸,让秋大人笑话。”叶皓庭眉心紧缩,朝秋漠远微微颔首。
“叶公子客气,秋某也有几句话想问公子。”
“在下自当知无不言。”
“公子与二夫人恩爱有加,为何却不知二夫人这些天来都去往后园吗?”
“这……”叶皓庭略微踌躇,答道,“泷烟说这几日正在信期,不要我去她那里,眼前又是节下,府上也有些事要做……”
秋漠远望向红菱,而后者摇了摇头,尸检已经做好,并未见死者下体落红,可见叶皓庭或是颜泷烟,必定有一个人说了谎。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为何府上要改种菊花?”
满堂噤声,谁都知道,芍花那是大夫人的最爱,而大夫人却早已不是眼前这风流倜傥的叶家大少爷的挚爱,既是新欢所求,哪有不允之理?

死者身着戏服,并未化妆,当时湿漉漉的衣裳如今已经干了,白绫袜子外面穿了一双秋香色的绣鞋,和身上的戏服一个花色,正是沐儿口中所说的那匹绸子裁出来的,均绣了百蝶穿花的图案,十分富丽高贵。咽喉之中的金钗已被取出,颈中便留了指甲大小的一个血洞,再去看那钗,血迹将纹路清晰的映出云璃的闺名,而令人讶异的却是,在云璃的首饰盒中,一枚一模一样的金钗还好端端的摆在当中,拿过来细看,才知道,那竟是沐儿曾说去当铺当掉的泷烟的那一支。

终于还是没来得及将菊花种满园子,仅余的百十株芍花在院子的最深处开的七零八落,再也容不得不遗余力的绽放。

秋漠远最后还是去了云璃的屋子,总有些话,即便是例行公事也是当问的。
“璃儿,你可有话要说?”隔着软帘,秋漠远柔声问道。
“大哥一路风尘仆仆,着实辛苦的紧,是妹子让大哥受累了……”云璃已是气若游丝,却仍勉强挤出一丝笑来,“重阳节已过了,我答应给莳娘的孩子绣的衣裳却没绣好,这样的日子,总要穿着绣了菊花的衣裳才吉利,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云璃说着,秋漠远心头早已浮现出了昔日情景,鼻子略微酸涩,忙掩饰般的拾起案头那副绣样,上面是一个娃娃手里擎着一朵黄菊,才绣到一半而已。
“莳夫人的绣工莫非差强人意?”
“才不是,”清儿笑着抢话道,“莳夫人的绣工百里挑一,平日里她都是白天作花匠,晚上给人绣花样,我们这些丫头老妈子有了繁复的花样也都是去她那里请教,还不是为了生计,要攒银子赚钱连自己的孩子都顾不上,所以小姐才说要帮忙给孩子裁一件新衣裳的……”
秋漠远若有所思,又问清儿道:“那沐儿可是也会绣花的?”
“会的,”清儿点头道,“做丫头的哪个能不会这些?”

(三)雨迷

乌云蔽日,雾散了,雨又将来。
门上有人拍打,三声迭响,一声轻叩。
红菱上去开了门,那门外是清儿捧了些日常用具来给他二人收拾客房。秋漠远叫清儿别忙,坐下来有话问她。
“漠远少爷尽管问便是,清儿知道的,一句也不敢欺瞒少爷。”
“璃儿与叶家少爷一直如此疏远淡漠吗?”秋漠远皱起眉,清儿一听这话,眼圈便红了。
“谁说的?先时姑爷对小姐,真的是宠爱有加,任谁见了都只有羡妒的份。要我说,这件事倒有多半是小姐的不是,就拿去年姑爷生了一场大病说吧,大夫说了要静养,小姐便每日里吃斋念佛,又怕姑爷知道了不让,竟然一次也没去探病,个把月下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偏偏姑爷不知道,以为是小姐根本不把他放在心上,像这样的事情多着去了,本来都是好意,却反而渐渐生分了……”
秋漠远点点头,依着云璃的性子,确是这样不假。
“先前沐儿信誓旦旦的提起花仙之事,可是府里曾发生过什么事?”
“正是,”清儿一听这个,竟是浑身不自在起来,可见对于鬼神之说,确是有几分忌惮的,“姑爷为了二夫人说要改种菊花之后,这种说法就不胫而走了,起初谁也不信,后来倒传的煞有介事起来,沐儿还经常私下里讲些个鬼怪乱弹给我们听,唬的大家晚上都不敢出门。结果几个月前,厨房的一个小丫头半夜起来喝水,路过后园,却见整片花丛中不知为何竟开了一条小路,直通花园深处。这丫头平日里鬼马惯了,竟然不知死活的想走进去一探就里。谁知就真看到一个白衣长发的背影正伏在地上,好像在挖什么的样子,她以为是谁白天掉了东西,便问起可要人帮忙,谁知那人一转身,青面獠牙,还耷拉这血红的长舌头,而它面前的,不是什么花草,一个浅坑里竟是长长短短的人骨头……第二日,那丫头便得了失心疯,只是断断续续的重复着这些事,姑爷照她说的派人去挖,结果不但没什么骨头,就连整片花园也根本不见什么小径,于是姑爷便说她祸乱人心,给了笔银子便打发走了,从此以后,晚上便更没人敢出没后园了……”
“莳夫人呢?莳夫人不怕?”
“大伙说她对花仙敬畏有加,平日里照料也很是得宜,花仙是不会变作厉鬼来唬她的。”
“似是有理。”秋漠远笑笑,转身问了红菱道,“我托你再去验尸,可有结果了?”
“秋大哥所料果然不错,”红菱点点头,沉声道,“那二夫人,果然已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窗外突然轰隆隆雷声四起,秋漠远起身去阖上窗格,却似是在雨中望见了什么人的身影一闪而逝。
而再去细看时,眼前所见也不过是一片不可透视的茫茫霰雨。

(四)云开

风停雨驻之后,终于迎来连日阴霾后唯一的好天气。
灵堂之上,秋漠远正襟而立,红菱紧随其后,对面是叶家的一众老小。
“秋大人才审了半天,难道已有了答案?”叶皓庭眉头紧锁,望向秋漠远。
“不错,二夫人的案子,我已心中有数。”后者一贯淡定从容,别人不说,红菱就比旁人先有了三分底气。
叶家主人做了个请的手势,秋漠远便不再推辞,大堂当中,玉树临风。
“二夫人的事情,还要从重阳节说起,若是没有这满园的菊花,或许夫人至今仍旧能活在这世上。
重阳节唱堂会,二夫人曾经是个中翘楚,如今虽然已经脱籍从良,却不难从沐儿口中看出,这位夫人仍旧是极爱唱曲,并且是要在堂会之上给叶公子一个惊喜的,裁衣裳绣花样,甚至半夜去无人并且传说闹鬼的后院练习,其中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叶家虽是大户人家,但每项支出都要详细记录,因此二夫人只好当掉自己心爱的首饰,并说一有了银子马上就赎回来。
如此说来,精打细算的夫人,却犯了一个旁人看来极不妥帖的错误,那便是次日登台献唱的新衣,怎么前晚便穿了出来,如果说衣裳倒还在其次,小心点也不妨事,那么绣鞋的出现可真是叫人匪夷所思了。且不说还未完成栽种的花园是多么的泥泞混乱,单是秋天晚上风寒露重的,花园里走上一遭,无论如何鞋子也是要脏的,脏了的鞋子怎么上台?像二夫人这样冰雪聪明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一点呢?
再看夫人裙上的花样,绣的是百蝶穿花,眼下要过的是重阳节,绣菊花才讨喜、应节,更何况二夫人最爱菊花,舍菊花而取其他甚是奇怪。但是联想到夫人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做这件事的,那似乎就变得不难解释了。
白天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晚上又要练曲儿,能有多少时间裁衣服绣花样?然而有一个人,刚好可解这燃眉之急,百蝶穿花穿的是什么花?牡丹花?在别处兴许是对的,这件衣裳却不是,真正的答案该是芍药花,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莳夫人?”
站在门口的莳夫人轻轻点了点头,应道:“不错,花样是我描的我绣的,不过那一夜二夫人在我这里取了衣裳便走了。”
“夫人别忙解释,且听秋某说完,”秋漠远制止了丁莳娘,继续说下去,“二夫人请了莳夫人绣衣服,头天晚上却遭了不知何人的行刺,死在了水井边,夫人为何要去井边已是奇怪,死后却又被浇了满身的水,这便是奇怪到了极点。
于是秋某便想,莫非来人是想洗去夫人身上的什么痕迹不成?
如此一来,秋某又想到后园不知何时传出的未请走的花仙回来闹鬼的事情,究竟该是出自何人之口呢?谁有这个权威可以让众人深信不疑,说出来又让人不会觉得突兀异常?还是你,莳夫人……
你传出了流言是为了让众人远离后园,尤其是在深夜里,然而这刚刚中了二夫人的下怀,她也正需要个荒无人烟的去处。因此你要做的事情便做不成了,这委实令你如坐针毡,不知如何是好。
女人什么时候最爱说话?该是几个闺中密友围坐在一起,做着针线女红的时候吧,清儿无意中告知你沐儿前去当铺的事,你便想到了嫁祸的诡计,这也是你为何突然急需用钱的理由。
你赎回了那支金钗,趁大夫人不备将两支钗互换,然而你却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因为重阳过后,菊花全部种好,也是你回家的时候了,毕竟菊花不是你的专长,叶家也应该也不会用你一直经营维护这些花吧。所以重阳前夜,已是你唯一,也是最后的机会。
那一晚二夫人原本想找你取回衣服,却没想你绣的竟不是应节的菊花,因此她去了花园找你对质,却也看见了不该看的一幕。于是你再无退路,起初的犹豫不定在这一刻顿时变作风行雷厉,你下手刺死了她,凶器就是那支金钗。然而你突然意识到,种植芍药用的是软泥,菊花却是红土,若不是走到了花园尽头,二夫人的鞋上断然是不会出现那些泥泞的,所以你想冲洗干净她身上的泥土,才汲了水洒了她全身,然而软泥岂是那么轻易就能洗去的,这时你发觉,手边有现成的新衣,二话不说便将二夫人的鞋子换过,但若只换了鞋子未免过于突兀和明显,你只好将外衣也一并换过,这就解释了为何二夫人的内衣已被鲜血浸透,而外衣血迹却远没有那么多。而此时二夫人的内衣既然已是湿的,你也只好将外衣也再用水浇一次。
那么替换下来的血衣你会放在哪里?这口井便是最好的选择。
你自认为嫁祸给大夫人万无一失,所以才冒险充当了尸体的第一发现人,然而却也是这一样,让我发觉了你的欲盖弥彰。
你以为将尸体放在井边是为了掩人耳目,且不说大夫人身体孱弱,是否有力气搬动尸体还很难说,光是你白日里的那番说辞已是漏洞百出。旁人若在白天且要小心避过那口井,晚上移尸岂不是难上加难?除了你,谁做得到?”
莳夫人苦笑当场,一付绝难置信的表情,红菱忍不住问道:“莳夫人要避过众人做的事到底是什么?”
“你可记得清儿说过的半夜闹鬼之事?” 秋漠远再度微笑起来,然而眼框中却已凝出深寒,“鬼神之说本不可信,而人却又不可能被自己杜撰出来的说辞唬的失心症发,所以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她看到的是人。青面獠牙或许是以讹传讹的后果,但是人骨之说却着实可信,那条小径该是莳夫人事先准备好,准备做完了这件事,在回来的路上一路用菊花将小路填满,这样即便是她自己,也很难再找到准确的位置了。不错,莳夫人费尽心思想要做的事情,正是移尸,将她失踪已近一年的丈夫的骨头,从芍花丛下移到菊花丛下……”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众多目光齐聚在莳娘身上,而后者肩头微微耸动,继而竟是笑了起来。
“不错,我家相公,的确便睡在那里,秋大人果然名不虚传,”莳夫人挺了挺胸,拢了拢鬓上乱发,“去年秋天,我家相公已经得了不治之症,任凭我在外头赚了多少银子也是回天无力,不到重阳便故去了。那时我刚得了叶府的活计,为了与他朝夕相处,便将他的尸骨与花籽花肥一起抬进了府,埋在了花丛之下,我以为这样,我们夫妻便能一直朝夕相处,这样便是地老天荒了。然而自那女人进了门,竟要除掉满园的芍花,她这是要掘我相公的坟墓,我……我如何能够无动于衷?我本以为大夫人是个爱花惜花之人,还望她能为我做主,谁料到此刻她竟也是不闻不问,我没有办法,只好将他的尸骨挖出来,若是被叶家的人发觉了,定会追究下来,我丢了生计不说,还有可能送官法办。所以我无奈之中,只好想出移尸的法子,可是却没想到,这二夫人每晚竟要去后园练戏,第一次我俩撞了个正着,我心下着实恐惧,怕她已是看在了眼里。是她逼我太甚,因此下手时我并没犹豫……毕竟我家中还有幼子嗷嗷待哺,此时若是事发,谁能替我养大他?你?还是你们?”
莳夫人纵声大笑,良久之后,才终于掩面而泣。


叶府上下恢复了往日忙碌,只有一人除外。
苏云璃倚栏而立,看着薄暮下通透的天,呆呆的眺望着远方,偶尔掩口轻轻的咳嗽。
身后一人为她披上罩衣,她回头,深不见底的眸子里含着浓浓的笑意。
“小姐,回去吧……”清儿掩不住喜上眉梢,拍手笑道,“姑爷今天早回来,说是陪小姐一起划船采莲蓬去……”
“就你多事,时候还早着呢……”云璃抿嘴笑了,那件事之后,莳娘被送官法办,她的孩子被云璃使了钱养在不相干的人家,而她与皓庭搬离了那座大宅,也将种种过去抛诸脑后。
也不知秋大哥现在如何,云璃又笑了,若不是自己那副还没绣好的图样,也不知他能不能看出花样的不妥,说到底,男人总是不及女人心细如发。
什么都可以忍,但自从无意中得知那女人已经有了身孕,她便知道,再也不能视若无睹。
那金钗既是皓庭所赠,首饰匣子里的是不是自己那一支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
绣花的时候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又是谁偏当作有心听了去也已与她无关。
她什么也没做,不错,她只是什么都没说罢了,就连莳夫人那时眼中的杀气,也装作看不见就是了,她知道,秋漠远从来不会让她失望。
她也曾伤过心,只是满地芍花落下后,便埋葬的悄无声息罢了。
颜泷烟,你终究还是没有命,看我和皓庭的白头偕老……



[此贴被汐辰翎于2008-5-1 13:53:04修改过]

[此贴被汐辰翎于2008-5-1 14:46:59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如何写小说的故事大纲

  • 下一篇文章:【活动】佳作展2——《四分之一的杀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癫癫』于2008-5-2 14:12:00发表评论:

  • 【米田共和国国王在大作中谈到:】


    >顺便一说,刚看到开头,我都有点起鸡皮疙瘩了,哈哈,可能是多年没看言情的缘故,都不太适应这味儿了。但一路看下来,感觉还是不错滴。


    很多年没看?
    哎.

  • 吉如令』于2008-5-2 8:45:00发表评论:

  • 强大的好文,气氛的烘托极牛,仅看文笔已经对得起自已的眼球了。
    类型的话,本格派不象,社会派也不象
    不知道算不算鸳鸯蝴蝶派?
  • 碧坠儿』于2008-5-1 20:57:00发表评论:

  • 来捧个场:)
    希望多发好文~
  • 怪道2000』于2008-5-1 20:56:00发表评论:

  • 分两次移动尸体?从文中看,第一次女仆看见的时候就已经移动过尸体。第二次才是被二夫人看到。虽然是为了故意突出文中恐怖气氛,既然尸体都已经成为白骨,搬运起来不会很费力。从情理上来说作为妻子的她不应该将丈夫的尸体分成两部分搬运。还有第二次搬运尸体之前,凶手已经知道二夫人晚上回去花园练歌。于是她已经预想到自己移动尸体时会被二夫人发现,所以才刻意去赎回钗杀人嫁祸。这一点不合符情理。二夫人不可能一晚上都在那里练歌吧?为什么不等晚一点再移动尸体。
    凶手是如何从当铺赎回钗的?当铺赎东西不是要当票吗?作为侦探的角色甚至没有去当铺调查事情,根据推理得出结论,如果说是清儿去赎回的也可能,是沐儿赎回的也可能。侦探甚至都没有去挖尸体验证自己的推理,如果尸体的传闻只是以讹传讹呢?推理即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本案所有的线索依据的就是花园里有尸体从而推断出凶手的身份,我看不出除了尸体以外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侦探的推理。
    文写得很好,以上的观点纯粹是吹毛求疵了。

    [此贴被怪道2000于2008-5-1 20:58:35修改过]
  • 米田共和国国王』于2008-5-1 20:30:00发表评论:

  • 【莫知我哀在大作中谈到:】

    >我有个疑问:即使死者脚上有软泥的痕迹,又能说明什么呢?凶手似乎没有必要把软泥的痕迹清理净。因为,如果是在种芍药处遇害的,似乎更加符合“稼祸给大夫人”的情理:一,剩余的芍药在花园尽头,要杀人当然要掩人耳目,到花园尽头去更自然;二,如果死在芍药处,那么人们必会推理“爱菊花的二夫人怎么会到芍药处去练歌呢?只可能是爱芍药的大夫人把她骗去的”,更能达到稼祸目的。个人意见,仅作参考~

    说明死者走到有芍药的地方,如你所说现在剩下芍药都在花园尽头,我看得不仔细,但估计凶手丈夫的尸骨就埋在花园尽头那附近,如果大家发现死者走到花园尽头,仔细查看,可能会发现尸骨掩埋的一些痕迹。这样的话就不是凶手所希望发生的。至于“爱菊花的二夫人怎么会到芍药处去练歌呢?只可能是爱芍药的大夫人把她骗去的”这个推理,貌似前后关联不大咧~~爱菊花和去芍药处练歌没有什么因果关系吧~:f

    顺便一说,刚看到开头,我都有点起鸡皮疙瘩了,哈哈,可能是多年没看言情的缘故,都不太适应这味儿了。但一路看下来,感觉还是不错滴。

    窃以为情感线可以再刻画得深一些。每个都是可怜人哪。被利用的漠远、对感情不专一的皓庭。还有那个大夫人,除了二夫人,她和皓庭真能白头偕老?感情早已断裂,无论怎么弥补都会留下裂痕的。

    再说似乎很时兴幕后杀手哦。真凶之后还有怂恿指使的人。反转再反转:g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新人学堂】Night的讲座小结和思…[2435]

  • 【书目推荐】不知火无名的推荐[3091]

  • “书评抢书”:《白夜行》—— 一…[2707]

  • 俱乐部成员名单[12/7更新][4462]

  • 【讲义】密码篇--夜云[3100]

  • 写推理小说的你们都伤不起啊[4778]

  • 【讲义】推理作者的创作延伸——…[3930]

  • 纪念罗修·网维同人小说之《U盘藏…[4144]

  • 用一个字来概括现在的中国推理[3372]

  • 关于《海边的卡夫卡》,聊聊叙诡…[4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