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主题版区 > 原创俱乐部
【讲义】秘密基地第三期《浅谈小说人物塑造》
 作者:汐辰翎打开汐辰翎的博客  人气: 2433  发表于: 08年03月15日18点3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像大多数侦探小说那样的开篇——侦探,游船,尸体,嫌疑人……

侦探——狄仁杰,“洪亮,韩员外正撞着了日子,今夜在湖中央设筵,必然凉爽。那船艇上的丝管歌舞想来别有一番情致。半个月来也难得这一阵好雨,沧海盆倾一般。你看那湖面上,晚风乍起,波浪澄彻,好不令人心醉哩。”短短开篇几句话,写出了他是个享受生活的人,虽然是要赴宴应酬,虽然那个设宴的韩员外他并不喜欢,但是他不在意,在他的眼中只有那湖光山色,心中只想着官民无壅隔,百弊自除,百业盛兴,地方靖安,垂拱可图。

游船——在碧波粼粼的湖心,与外界没有联系,凶手依旧锁定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依旧是官场上的客套话,觥筹交错酒过三巡之后,舞妓请出之后,人物的对话,动作,事情的发展,为后边即将发生的案件做了铺垫。

舞妓——四名舞妓,唯一一个与众不同的,她死了,她的死引出了一个想要颠覆国家的秘密组织有关的惊天大案。一句“老爷会弈棋么?”,变成破案的关键。

嫌疑人——没有密室,没有奇妙的诡计,只有不为人知的阴谋,和曲折离奇的故事。

故事真实的像是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一样,三教九流的性格刻画,思维轨迹都异常鲜明。给人一种人物事件合情合理的发生的感觉,不会像其他文章为了达到某个事件,或者某个效果,强逼着人物做些不合理的事情。举例远的不说,我坚持认为,小说中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是最重要的,不论写言情也好,玄幻也好,科幻也好,推理也好,请大家不要忘记,自己写的是小说。小说最最基本的东西没有体现,何来上层架构?小说是以刻画人物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具体的环境描写来反映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体裁。人物性格特点不鲜明,后面的情节环境都是空的。所谓人物性格特征鲜明就是什么样性格的人做什么样的事说什么样的话,例如宝玉挨打,哭的必定是黛玉而不是宝钗;“花谢花飞飞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读者一看就知道这是黛玉诗,而不是薛蟠的!

老舍先生也说过:狄更司到今天还有很多的读者,还被推崇为伟大的作家,难道是因为他的故事复杂吗?不!他创造出许多的人哪!

对于说话、风景,也都是如此。小说中人物的话语要一方面负着故事发展的责任,另一方面也是人格的表现--某个人遇到某种事必说某种话。这样,我们不必要什么惊奇的言语,而自然能动人。因为故事中的对话是本着我们自己的及我们对人的精密观察的,再加上我们对这故事中人物的多方面想象的结晶。我们替他说一句话,正象社会上某种人遇到某种事必然说的那一句。这样的一句话,有时候是极平凡的,而永远是动人的。

回到湖滨案上面,当案情陷入一团乱麻的时候,关键人物的出现让狄公看见了案情的转机,陶甘是个很有代表性的人物,和狄公的两个得力干将不同(马荣,乔泰)他出生于混混(马荣,乔泰是山贼),没有他们的身手,有的只是他的机智和敏锐的分析推理能力。他的判断使狄公发现了案子的关键。他温文儒雅写的一手好字,也可以与泼皮无赖混做一堆获取情报。他在湖滨案甚至整个狄仁杰系列小说中出场都不算早,但是却是一个关键人物。也许是作者的情节需要,狄公的助手很多,案件看似不同,其实都是互相关联,我喜欢把这种特性叫做同根性。就像一株植物一样,不论它长的多么复杂,有多少枝枝叶叶的,它的根只有一条。陶甘的出场,是以一个极其聪明的推理高手出场的,他能过推断出狄公为什么要到汉源县与座北县的分界处。他的出场是作者安排对狄公的正衬,陶甘是聪明的,但是狄公拥有的智慧却是多少聪明人永远达不到的境界,在写了陶甘的同时,狄仁杰的侦探形象也被衬托的更加完美。

人物是小说的灵魂,脱离了人物的小说什么也不是!完美的塑造人物是小说所要达到的目的,所以,大家动笔之前务必想想:如果我是他/她,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怎么做?我会说什么?我相信,大家都要相信,自己写在纸上的人物,是活的!
  • 上一篇文章:【评论】论卡尔的曼妙与密室的凋零 —PUPU

  • 下一篇文章:【讲义】密码篇--夜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