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主题版区 > 原创俱乐部
【新人学堂】Night的讲座小结和思考(汗颜,原来撞车了)
 作者:红晓微打开红晓微的博客  人气: 2436  发表于: 09年01月14日10点1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新人学堂第一次开讲座我竟然错过了(没办法,要备考)不过看到聊天记录,还是学到好多。


聊天记录小结
首先,你必须要写,关键是,怎么写?
1就是结合你熟悉的场景,事物来写
比如,你是一个学生,那么,案子发生在校园里就不错
比如,你是一个医生,那么,案子发生在医院里
这是背景的选择

2人物的设置上来看
你可以找身边熟悉的人做原型

3人物在合适的背景里出现,接下来,就是故事了
编制故事我觉得是最难的一个步骤

4诡计要贴合故事

总结:挑自己熟悉的东西来加工

————————————————————————————————————
提问,额……可是这样不会很公式化嘛……写出来都是一个模式的?

答:对啊,会很公式化 但是这是第一步啊 是从无到有的过程
接下来就是由差变好的过程
模式化其实也不是坏事
在固定的模式里,略有创新
所以模式化不怕,怕就怕写得不好

而一开始就写得好是没可能的
对待第一篇小说,每个人都是喜爱的,但必须清醒地意识到,你的处女作肯定还有诸多不足
很简单咯,你不断写下去,就会发觉以前的不足了

————————————————————————————————
提问:我主要是塑造人物,总觉得没性格,太普通

答:如果你不会,请不要让你剧中的人做出莫名其妙的举动
我常常看到小说中出现“X拍手道:‘真是精彩的推理啊,毫无破绽,我就是这么杀了人,你真是太厉害了,侦探’”
你觉得你是罪犯你会这样?
我明白,目的是为了烘托出侦探的好来 但是太失真了

所以,要做一个写手之前,你可以练笔
有些人一出手就可以写出一篇完整的故事
但有些人不能
再继而是好段

好段的练习是很重要的

写当然是一个方面,读也很重要
不是多读就是好的
重要的是精读,读懂
你要知道作者在这里为何要这样写,这么写的好处是什么
读书是吸气,写书是注气
写读是一个吞吐呼吸的过程
你一遍写一遍就在读
反过来其实一样的
你在读的时候,其实就是在看别人写的轨迹
你沿着这个诡计摸索
先模仿,掌握窍门了就可以创出自己的风格了

————————————————————————————————————————
提问:那如何把握流派的问题

答:流派?
流派不是你自己划分的,也不需要你自己去划分
一般是你有了自己的风格以后别人划分的
模仿未必是故意的,也很可能是潜意识的
你看过了别人的,记住了某些轨迹,你无意中很可能也在照着这个轨迹行走

————————————————————————————————————————
提问:人物心理和技术问题

答:这就不是第一步了
第一步是写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来
有人物,有故事,有对话,有白描
这样就可以了
没有诡计也没有关系

————————————————————————————————————
提问:话说开始写一篇小说是应该先想手法还是剧情?

我觉得要根据你的侧重点来分
和你的擅长来分
你要是擅长诡计和手法,或是你想到的是手法而非故事
那么,把重点放在手法上
反之也是如此
要是你先想到故事
不妨就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未必要逼自己加诡计
学会写小说,然后才是学习写推理小说
Night (305854672) 2009-01-11 20:19:29
人物心理很难把握——如果是你完全杜撰的话
所以我才建议你结合你认识的人来塑造人物
不是你表现了人物内心世界的多少
你得给读者一个自己琢磨的空间

——————————————————————————————————————
提问:对于我不知道的,但在创作中需要用到的材料 要怎么结合进去?

WOG回答:看书,找资料,切忌在网上找
好像是京极说过,他看资料要一年时间,花在写作上的工夫很少,所以如果你想把资料融入到小说中,先就要学习透彻
推理小说三要素:一、布局 二、诡计 三、文笔
是岛田庄司说的


提问:我和罗修一个毛病,有时候写到一半要不忘了,要不懒得写了。

你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不重视布局,布局是第一要点
布局笼统的说就是布局谋篇,从开头如何写起,用什么人称写,怎样渐入高潮,分哪几个场景,场景间的转换用什么手法等等






读后感
总结的话就是一个关键词——模仿。
Night说没有人一开始就能写好小说,要多读多看。这就是模仿的前提、基础和必要性。模仿的对象当然是名家,但是要注意选择熟悉的作品和比较简单的作品。介绍两种类型化文章。
一类是轻小说,以对话和人物动作为主。
参照作品:《电梯杀人事件》出自《名侦探柯南》见2楼
第二类是正统校园类推理小说
参照作品:《共犯者》天树征丸


Night说练习很重要。但是应该怎样练习呢?个人认为有两个比较好的平台。
一, 同人
其实一开始写小说要考虑全部的方面,包括人物塑造背景塑造等等,而我们很容易顾此失彼。但如果是写同人,那么很多东西都是现成的了,只要想好推理小说最重要的诡计就可以了。而且还可以投稿给推理杂志的侦探同人馆。
二, 续写
这就应该是night讲的段的练习了。最推理有个栏目是pk经典,我认为是个练习的好题目好平台。按照给定的思路写下去,或者即使是看过的,也可以用自己的风格把作者的谜底展开。

差不多就想到这么多~~~~~~~~~
  • 上一篇文章:【新人学堂】(09.1.11)Night讲座记录

  • 下一篇文章:【俱乐部讲座整理】1.17日诡计Vs文笔大讨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红晓微』于2009-1-14 10:14:00发表评论:

  • “交换杀人?”
      说完这句话后,金田一把叉子放在盘子上。
      “喂,阿一,把食物吃下去之后,再开口说话嘛。你看你,饭粒都从嘴巴里喷出来了,好恶心哦……”
      七濑美雪边说边把餐巾递到阿一的嘴角。
      “美雪,你少罗嗦,你快点吃你的吧。”
      美雪像妈妈一样替阿一擦拭嘴角,阿一把残留在口中的饭粒、肉屑往肚子里吞,然后反问坐在餐桌对面正在抽菸的剑持警部。
      “交换杀人不就是那种和共犯互相交换彼此想要杀害的对象……”
      “是啊,那就是交换杀人。”
      剑持警部边吐烟边说道。
      ——乍听之下,会让人觉得很扯,但是,因为是让没有杀人动机的共犯去杀害自己所想要杀害的对象,如果自己和共犯彼此不认识的话,那就很难从杀人动机这条线查出嫌犯。
      以前我只有听说过而已,这可是我第一次碰到这种案子。
      “阿一再次边用叉子把餐盘里的肉块往嘴里送边说:“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我出马了嘛,你们已经逮捕到一名凶手了吧?那就叫他供出共犯是谁,那样子不就得了。大叔,你们警力不是很会在阴暗的侦查室里,用灯泡照射嫌犯的眼睛,等到天亮了,就问嫌犯说:『想吃排骨饭吗?是不是?』
      “真是的,金田一,你看太多警匪剧了。”剑持说道。
      “--就是因为有困难,所以我才带你来这家餐厅,请你吃午餐啊!”
      “有困难,为什么?”
      阿一发问的时候,肉块从嘴角掉下来。
      “你看你,又来了……”
      美雪似乎比较在意阿一的坏毛病。这对青梅竹马就像母子一般,剑恃看见这一幕显得有一点傻眼,一边把香菸弄熄一边说。
      真是的,虽然说你是名侦探金田一耕助的孙子,但是我这个警察却不得不拜托你这种乳臭末乾的小鬼,我实在真没路用。
      算了,快点吃吧!
      一边吃一边认真听我把话说完!
      依照剑持警部的说明,这桩奇妙的交换杀人事件地点是在都内一所少数名门私立高中。被害少女濑川奈奈子是这所高中的一年级学生,被逮捕的凶嫌三岛由里绘是同校的三年级学生。濑川奈奈子被杀害是在放学返家途中的公园里。凶嫌三岛由里绘很不幸的是行凶当时,被同班女同学目击到一切。由于女学生的证词,由里绘在隔天早上就被警方逮捕。
      真是的,女高中生晚上九点在公园的草丛里做什么?
      “剑持的唠叨一点也不为过。”
      ——总之,从嫌犯三岛由里绘的供词来看,这件杀人案不输给悬疑推理剧,我们警方证实这是一件真正的“交换杀人”案件。
      根据调查,被害者和嫌犯由里绘虽然就读同一所学校,但是她们彼此不认识,目前我们
      警方根据嫌犯的供词进行调查……
      “大叔,如果真的是交换杀人的话,也许还会出现一名牺牲者吧?”阿一问道。
      “是啊,的确有发生类似的事件,大约一个星期前,三岛由里绘想要杀死的情敌中岛留美突然失踪。根据由里绘的供词,那是交换杀人的共犯所犯的案子,由里绘最初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参加这桩交换杀人计画,当她得知共犯遵守承诺,于是她也下定决心犯案。”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那个情敌也已经被杀死了吗?”
      阿一问道。剑持重新点燃一根香菸开口说:“不,当由里绘被捕之后,那个情敌就冒出来了,她只是被人用迷药灌昏迷并被监禁而已。”
      “咦!”
      一直静静聆听的美雪突然大声插话。
      “——难不成那个共犯一开始就利用由里绘去杀人,而不打算自己犯案吗?”
      “嗯,可能是吧。”
      剑持回答。
      “真过份!这么说来,由里绘被共犯利用了吗?虽然杀人是不对的行为,但是那个共犯欺骗由里绘并害她犯下杀人罪,那个共犯更可恶几干万倍。阿一,对吧?”
      “你说的很对,可是……”
      阿一用很意外的表情说话。
      “——既然如此,由里绘为何不供出共犯是谁?如果共犯也履行约定的话,那还有话说。但是,共犯背叛了她了呀!普通人早就愤怒抓狂全盘供出共犯是谁了,是不是?”
      剑持边叹气边吐烟:“那是因为由里绘也不知道共犯的真面目貌。”
      说话时,剑持紧闭双眉。
      “她不知道共犯是谁?”
      阿一开口问道。
      “是啊,别说姓名和长相了,她连共犯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咧。”
      “有这种愚蠢的事吗?他们彼此约定杀人啊,不是吗?”
      “这就是这件案子的疑点。”
    剑持趁服务生来收碗盘时,另外点了三人份的咖啡。
      “事件的起源好像是三岛由里绘在教室的桌面上信笔涂鸦一事。”
      “信笔涂鸦?”
      当阿一把头斜一边时,美雪在一旁叫出声音:“对啊,当我在物理教室、音乐教室上课时,我也经常在桌面上信笔涂鸦。偶尔也会看到和自己使用同一张桌子的人所留下的字句,挺有趣的峨。”
      “对,就是那样子。嫌犯就读的高中是有名的私立学校,她们好像有上电脑实习课的样子。三岛由里绘在电脑教室上课时,可能是无聊想打发时间,于是随便写一句『我想杀死那个女人』,这句话因此成为三岛和共犯(假设共犯是X)认识的契机。”
      根据三岛由里绘的供词指出,她和X开始藉由书桌互通讯息,大约是在三个月前。
      三岛由里绘对情敌痛恨万分,由于X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感,所以两人就臭味相投,不久后,X也表明自己也想杀死某一个人。
      提出交换杀人计画的是X。
      彼此不认识的两个人联手杀害对方所痛恨的人,他们如此约定是在两个星期前,就在由里绘去参加体操社的集训时,她的情敌突然失踪了。
      “原来如此,由里绘因此以为X已经履行约定,所以自己也不得不杀害X所痛恨的人。”阿一边说边端起咖啡。
      “她不知道X是一个狡猾的家伙。”
      剑持苦着一张脸说道。
      “愈听愈觉得三岛的遭遇很悲惨,不过,等一下,剑持警部,这样可以查出谁是共犯啊。”
      美雪得意地开口说:“--虽然我不知道她们学校有几班,不过,和她使用同一张桌子的人,应该没有那么多才对吧?”
      “哦,七濑,你也蛮聪明的嘛。”
      剑持乾咳几声说:“--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全校一共有12个班级上电脑实习课,但是,三岛由里绘通常都坐在教室最后面的角落,和她使用同一张桌子的人并没有那么多,调查结果,仅仅只有3个人而已。”
      “只有3个人?只要调查动机,不就得了吗?大叔,比方说,其中哪一个人和被害者濑川奈奈子有认识……”
      阿一的话还没说完,剑持就摇头说:“事惰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对方还未成年,他们只不过和嫌犯共用一张桌子而已,我们警方无法对他们进行深入的侦讯,更不能把他们带回警局侦讯。如果那样做的话,那些人事后可能会遭到异样的眼光,搞不好也许会毁了他们的前途,我们警方顶多只能小心翼翼地探访他们周遭的人,或是向老师请教他们的行动。”
      “应该有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吧?请告诉我嘛。”
      “好吧,首先是一年级的有吉淳平,他和被害者濑川奈奈子同一届,不过,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接触过,被害者好玩、活泼外向,而有吉淳平是一个实的男学生,成绩在中下程度,兴趣就是打电玩而已。金田一,他跟你是同一个类型。”
      “大叔,饶了我吧,我哪里跟他一样……”
      “阿一,你把话听完嘛。”
      美雪立刻在一旁提醒。
      “啧,其他两个人呢?”
      “再来是三年级的大冢茉莉,她是一个美女,虽然我只看过她的照片而已,不过,感觉上她很像年轻时候的岩下志麻。”
      “岩下志麻不是都演黑市夫人吗?你这种比喻,我完全无法想像。”
      “少罗嗦,嗯……反正是那一型的美女,她和被害者不同届,彼此也不认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她和被害者好像同一种类型,被害者和大冢茉莉从服装到发型、行为举止都很像……不过,最近的女高中生好像都差不多一个样。”
      “只怪你自己LKK。”
      “阿一,你太没有礼貌了。”
      美雪在一旁责难。阿一开口问道:“最后一个人如何呢?我想一定也差不多吧。”
      边说边无趣地啜饮咖啡。
      “你说的对。”
      剑持答道。
      “——第三个人叫做岛本美和,她也是三年级学生,表面上她和被害者好像没有关连,如果硬要扯关系的话,她们是同一所国中毕业。岛本美和也是一个平凡的女高中生,成绩中等,个性外向,好像有很多朋友,但是她们都不认识被害者。”
      “哦……原来如此,如此看来,如果想从杀人动机找出凶手,那是一件很费工夫的事。”
      阿一想了一会儿说:“——大叔,我想问你一件事,三岛由里绘和X利用同一张桌子进行通信,那她们的电脑实习课一周有几堂?”
      剑持翻开皮制的小手册:“我看看……一周有一堂课。由里绘上的是星期二的第二堂课。“
      “使用同一张桌子的其他三个人呢?”
      “有吉淳平是星期二的第四堂课、大冢茉莉是星期三的第一堂、岛本美和是星期一的第四堂,X和由里绘使用桌子互通信息的二个月期间,课表一直都没有改变。”
      “X和由里绘在那三个月的期间,内都只有透过桌面上的信笔涂鸦来互通信息而已吗?”
      “是啊,就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如此……”
      阿一说完之后,就把手贴紧在紧闭的双唇,然后一动也不动。
      因为此时的金田一并不是普通的高中生这时候的他是个IQ180的天才少年侦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有点耐不住性子的剑持正准备伸手去端咖啡时,阿一开口说话了。“大叔,我可以再问你一件事吗?”
      阿一大大的眼睛露出光芒。
      剑持见状马上开口问道:“金田一!你知道什么了吗?”
      “还不到知道的程度,只不过似乎可以看见一些事情而已。”
      “你看见什么事情?”
      “请大叔先告诉我那三个人的不在场证明。”
      “不在场证明?你等一下。”
      剑持翻开记事本:“--三年级那两个女学生大冢茉莉和岛本美和,在濑川奈奈子被杀害时,没有不在场证明。大冢茉莉去夜游之后,独自一个人回家。岛本美和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只有那个一年级男生有吉淳平有不在场证明,这小子在案发当时,在朋友家玩电玩一直到半夜,他的不在场证明很完整。”
      “中岛留美被X监禁时,他们的不在场证明又如何?”
      阿一接着问。
      剑持很得意地看阿一一眼:“这一点我也有调查,中岛留美被绑架的那一天是星期天,大冢茉莉一个人在街上逛,可以说没有不在场证明。岛本美和则是去街上购物,据调查,在绑架案发生一个小时后,有人在服装店看见她。从绑架案现场到那家服装店,单程大约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说,虽然她的不在场证明并不完整,但是也可以算成立吧?”
      “那个男生呢?”
      “有吉淳平的不在场证明最完整,由于他参加话剧社的集训,所以去长野县帮忙布置道具,我们向同行的顾问老师证实过了,那一天他们一整天都在排演,根本没有时间回东京。啊,对了,金田一!,你以前也曾经在话剧社帮忙过吧?嗯,这小子果然跟你同一类型的。”
      “不用你管!”
      “哈哈哈,不在场证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不过,你到目前为止所破的案子,不在场证明根本是一种参考而已,也许这些人的不在场证明都暗藏诡计,有必要进一步调查才行……”
      “大叔,没那个必要了。”
      “什么?”
      “我现在想去他们学校看一下。”
      阿一说完后,便站起来。
      剑持用怀疑的眼光说:“喂,你说现在吗?”
      “--可是,我的咖啡还没喝完啊。”
      “等你喝完咖啡,下午的课就要开始了。”
      “不行啊,阿一。”
      美雪劝阻。
      “--下午我们要考数学啊,平常你的出席率就已经很低了呀,如果再不参加考试的话,你真的会留级哦。”
      “美雪,没问题的啦。在下午上课之前,我就可以把这桩案件的谜底解开了。”
      阿一满怀自信说道。
      “--为了不负我爷爷的名声!”
      钻过宏伟的石造校门,眼前是一片有如公园般的景象。
      绿地广阔的校园里有许多花坛,草地所构成的广场中央有矮矮的针叶树,那应该是每届毕业生所留下的植树纪念吧。
      这里和阿一所读的不动高中有很大的不同,上午的课似乎结束没多久而已,在教室外面的学生没有几个。
      不愧是名门私立高中,校舍里里外外都打扫得乾乾净净,不像不动高中一样地板的磁砖都剥落了,走廊的日光灯更不会闪烁。
      但是,眼睛仔细一瞧,墙壁上到处都有学生们留下的涂鸦,这里虽然是名门私立高中,但是高中生所做的事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阿一跟随在剑持警部和学校职员的后面,眼睛一边看墙壁上的涂鸦。
      “文也,我爱你。”
      “诚徵女朋友,请留言。”
      “拒上萝卜的课!我气炸了!”
      “萝卜”大概是指老师的绰号吧。
      那位老师的腿一定长得很像萝卜……
      阿一一边想像.边忍住不笑出声音来。
      阿一眼中所见到的都是一些无聊的语句,但是,X却利用这种信笔涂鸦杀人,X的手段实在是太卑鄙了……
      “阿一,好像就是这里耶。”
      美雪提醒阿一。
      抬头一望,木制的门上力写着“电脑实习教室”。
      “请进。”
      在学校职员的带领下,剑持打开门。
      在教室里面值勤的男教师,正在一一巡视一排一排的电脑桌,并且好像在从事某种作业。
    “老师,你好。”
      剑持礼貌性打个招呼,便带阿一和美雪进入教室。
      老师儿到阿一和美雪,脸上露出讷闷的表情,剑持便忙着解释说“他们就好像是我的助手一样。”
      ,用笑声把尴尬的场面带过去。
      “剑持警部,那位老师在做什么呢?”
      美雪见到老师继续作业,于是开口问剑持。
      “哦,那个吗?”
      剑持小声回答。
      “桌上的电脑设备好像很昂贵的样子,所以每次上完课之后,老师都会把桌子的上盖关起来,把电脑设备锁在桌子里面。”
      “原来如此。”
      阿一一边回答一边看老师关上盖。
      把上盖关起来,电脑设备就会自动地锁在桌子里。
      剑持快步走到教室的角落里:“嫌犯和X就是利用这张最角落的桌子进行意见沟通,你瞧,当电脑使用中,就有信笔涂鸦的空间了。”
      剑持一边说一边坐在椅子上。
      靠近一点看就可以看得很清楚,原来在电脑萤幕正下方的部位,被橡皮擦擦过好几次,所以看起来比其他部位更乾净。
      由此看来,恐怖的交换杀人计画确实在这进行过沟通。
      剑持站起来,把坐位让给阿一。
      “被用来信笔涂鸦的部位,除了上课时间以外,其余时间都上锁,也就是说,X就是那三个学生之中的一个。”
      “哦……”
      阿一一边听剑持说明一边看桌子的周围。
      每一张树脂制的灰色桌面上,都有涂鸦的痕迹。
      从这里看来彷佛可以听见学生们打哈欠的声音。
      阿一回过头问剑持:“大叔、指纹如何呢?这张桌子上面应该有指纹吧?”
      “当然有。”
      剑持回答。
      “--共查出九个人的指纹。我们也都知道是谁的指纹,多亏有学校方面的协助,我们才有办法采集到出入这间教室所有人员的指纹,全部都是学生的指纹,其中当然有那三个人的指纹。”
      原来如此……
      果然不出我所料。
      “什么?”
      “我已经知道X是谁了。”
      “真、真的吗?”
      “阿一,是真的吗?”
      “剑持和美雪瞪大眼睛。”
      “是的,X的真面目和证据都收集齐全了。”
      “这、这么说来,金田一!”
      阿一对剑持露出会心的一笑。
      一切谜底都解开了。
      “破案篇”喂,金田一,不要卖关子了,快点说出共犯是谁吧!
      “有180公分以上之身高的剑持警部几乎整个身体贴住阿一,阿一边闪开说:“先别着急嘛,在公布答案之前,我们先用消去法来看看谁不是嫌犯。”
      阿一说完之后,便坐在桌子上面。
      “消去法?”
      眼睛余光瞄剑持一眼,阿一便展开自己的一套推理。
      “首先是命案发生时,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大冢茉莉和岛本美和都不是嫌犯。”
      “咦,阿一,这是什么意思?”
      美雪发问。
      “--我可以明白有不在场证明就不是嫌犯的道理,但是现在你却说没有不在场证明才不是嫌犯……”
      “如果是普通案件的话,你说的确实没错,不过,这是交换杀人,如果仔细想一想嫌犯为什么要用交换杀人的手法,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
      剑持和美雪仍然听得一头雾水,阿一开始说明。
    “首先,在交换杀人的情况,凶手一定有很强烈的『杀人动机』,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杀人,而是有无论如何都要杀死对力的信念。有杀人动机就容易成为嫌疑犯,所以才请完全没有杀人动机的共犯代替自己去杀人,共犯彼此交换自己所想要杀死的对手,一旦发生两件『无杀人动机命案』,就会增加警方办案的困难,这就是交换杀人的目的,话说回来,大叔,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警方办案变困难?”
      剑持想了一会儿:“那是因为在交换杀人的情况下,有杀人动机的凶手选择自已不可能犯案的情况下,请共犯代劳:啊,对了!所以--”阿一打住剑持的下一句话:“你说的对,如果大冢茉莉和岛本美和其中一个是X的话,那么照理说,在案发当天,她们其中一个人一定会制造完整的不在场证明。然而,这两个人却完全没有制造不在场证明的打算。这么一来,不就等于失去交换杀人的意义吗?”
      “原来如此,所以这两个人就不是嫌犯了。”
      美雪很钦佩地点头。
      “--阿一,这么说来,嫌犯就只剩下有吉淳平了。”
      “不,并不是那样子。”
      阿一斩钉截铁说道。
      “咦,可、可是……”
      “这回和刚才相反,有吉淳平真的有去长野集训,所以他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
      “但、但是,金田一,你之前所遇到的案件不都是一样吗?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有很完整的不在场证明,其实暗藏令人想像不到的诡计……”
      剑持说道。
      阿一摇摇头说:“一整天都待在长野帮忙话剧社演出的人,如果可以想出像变魔术一样的诡计绑架人在东京的女高中生,那么他就没有必要用这种交换杀人的手法了,他只要用那种诡计制造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然后杀人不就得了,交换杀人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弄到不在场证明,如果可以用别种力法弄到不在场证明的话,凶手根本就不需要采用交换杀人这种高风险的力法,你们不认为吗?”
      “嗯,了不起,原来如此,阿一说的蛮有道理的嘛。”
      双手抱在胸前的剑持接着美雪之后开口说话。
      “等、等一下,金田一,那么凶嫌到底是谁?”
      阿一站起来,朝令人意想不到的力向望过去。
      “凶嫌就是那位老师。”
      “咦?”
      阿一大声说出之后,剑持和美雪露出讶异的表情。
      “在这间教室里教授电脑课程的实习老师就是共犯X。我没说错吧?老师!”老师锁电脑桌的手突然僵硬,慢慢转过头来。
      老师的下颚已经开始发抖,脸色铵青证明说阿一的推理正确。
      “为、为、为什么我……为什么……为为……”
      老师严重口吃试图反驳,但是阿一不给机会:“证据就是指纹。”
      阿一说完后,便往老师面前靠近。
      “喂,金田一!”
      由于事惰太突然了,不知所措的剑持制止阿一。
      “——你刚才没听我说吗?所采集到的指纹全部是学生的指纹啊,并没有这位老师的指纹……”
      “这样子反而不自然,你们也都看到了,这位老师每次上完课后,都会一一为电脑关上盖子并上锁,然而,为什么却没有半枚他的指纹?没有使用那张电脑桌的学生,上面甚至都有他们的指纹,但是每次下课后,都会去接触每张电脑桌的老师,却完全没有他的指纹,这样末免人不自然了。”
      老师脸色铁青一语不发。
      阿一继续说。
      “可能你有考虑到万一交换杀人失败,三岛由里绘被逮捕时的状况吧?你心里想三岛由里绘一定会向警力供出交换杀人的事,到时候警力会去调查电脑桌,就会采集到你的指纹,这一点让你的心里很不安,因为从这一点追查下去,你的杀人动机就会浮现出来,所以你一定从平常起就注意不要在电脑桌上留下指纹,这一点反而让你这位管理电脑的老师产生不自然的状况。”
      “只有这张桌子没有他的指纹吗?”
      剑持立刻拿出行动电话呼叫专案小姐,请求指纹鉴识人员采集其他电脑桌的指纹。
      此时,老师把十根手指插进口中,全身一直发抖。
      自白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阿一望着讲完电话的剑持说:“接下来就是大叔的工作了,别忘了请他吃猪排饭哦。”
      “浑蛋,你电视看太多了。”
      剑持走向低头不语的老师身边说。
      “--老师、请和我回警局吧?我们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
      老师微微点头。
      “他的杀人动机实在很无聊。”
      剑持对着猛吃牛排的阿一说。
      “——那个老师有恋童癖,他是被害者濑川奈奈子就读国中时的寻芳客。”
      “天啊,好恶心!”
      美雪说完后,把原本想要吃下去的最后一块肉放回盘子里。
      餐厅服务生靠过来问:“餐具可以收了吗?”
      问完话马上就收走了。
      剑持吃完后,一边把刀叉放整齐一边说:“濑川奈奈子考上高中,好巧不巧又遇见那个老师,于是濑川开始威胁老师。濑川的家里算是中产阶级,过得还不错,怎么会做这种事,我真搞不懂现在的小孩子在想什么。那个老师买春时,还被偷拍照,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付好几百万圆给濑川奈奈子。我们警方也从害者的房间里找到那张和杀人动机有关连的照片了。”
      “警部,真教人不敢相信,那是一所明星学校啊,录取分数很高……”
      美雪还没说完,阿一在一旁边吃边说:“笨蛋,分数怎么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价值嘛!”说完就咽了一口水。
      “话是没错啦,不过你说这句话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
      “啊?你竟然说我……”
      “好了好了。话说回来,阿一,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发现那个老师是凶嫌呢?”
      “在这家餐厅里听大叔提起那件案子的时候吧,只是那时候还有点迷惘。”
      “喂,那又是为什么?”
      剑持开口问,阿一用手擦嘴角回答。
      “因为电脑实习课好像挺无聊的样子,在那间教室里面的每张桌子都有被信笔涂鸦的痕迹,然而,那张桌子的内容写的都是杀人等危险的字眼,除了凶手以外,并没有其他学生看到,你不认为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很可能是那个老师在上课前,把计画内容写上去,下课后,看完共犯所写的讯息后,立刻就擦掉,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有被其他学生看到。“
      “原来如此。”
      剑持不断地佩服阿一。
      阿一很臭屁地说:“虽然有一些笨蛋会在桌面上写着某人爱某某人,不过那种的都是故意要给众人看的,像我,我自己所使用的桌子,每个角落里里外外的信笔涂鸦,我都能了若指掌。”
      “你那个叫做刻钢板,专门用来考试作弊的吧?”
      美雪吐槽。
      “笨、笨蛋!你胡说什么嘛,……”
      “瞧你,紧张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很可疑。”
      “啊?”
      正当他们两个人在嘻笑怒骂、打情骂俏时,服务生像泼冷水一般,端饭后的咖啡过来刚刚冲泡的咖啡散发出的香味弥漫整家餐厅。
  • 红晓微』于2009-1-14 10:11:00发表评论:

  • 电梯杀人事件

      “怎么搞的?星期天也会堵车?要是打的也许会快一些。”毛利小五郎坐在公车后面大声的抱怨。在他旁边的还有柯南和小兰。
      “早这么想就好喽……”柯南小声在一旁嘟哝着。
      而小兰,坐在他们中间,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底着头自言自语“真没想到我能到知名的英子服装设计公司当模特。真是太高兴了!”
      柯南看看小兰“听说英子公司近来好象经营并不顺利……”
      “那是因为她的竞争对手抢先把她要发行的服装发行的缘故。”毛利在一旁不耐烦的插上一句。
      “叔叔对英子公司这么了解,该不会是英子迷吧……?”柯南抓住时机反问了一句。
      “真的么爸爸?”
      “这个嘛……”毛利把头转向窗外,“这是作为一个侦探所必须具备的灵敏的社会触角。你懂什么,小鬼!”
      “什么嘛!社会哪还有什么触角?”……
      车子很快到站了,毛利三人跳下车。
      “等一等!”毛利拦住小兰、柯南,自己跑到路边,拿出梳子打扮起来。
      “爸……又不是你来应征。”
      “还说自己不是英子迷!”柯南一旁苦笑道。
      “好了好了。”毛利收起拢子,一脸无辜的样子,“爸好歹也是个名侦探嘛……”
      于是毛利一行人向里走去,三人不约而同抬头望去。
      “哇,好高啊。真不愧是英子公司,就是不一样。”小兰赞叹到。
      “真的好漂亮噢!”柯南也应声道。三人走进了这座宏伟的大厦——英子服装设计公司。
      “您好,我是毛利兰,是来见英子小姐的。”小兰对值班的工作人员说。
      “你好,我来查一查……噢,毛利兰小姐,您好。英子小姐半小时前出去了,请稍等一等,她马上就回来。”
      “好的,谢谢你。……啊,这里好安静呀。”
      “是啊。因为是星期天的缘故,所以来的人也很少,显得很安静——不过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哦。”
      话音未落,大厅的门被打开了,一位四十左右的女人走了进来,肩上挎着一个很大的皮包。
      “英子小姐,您好。这位是预约的毛利兰小姐。”值班人员对刚进来的女人很客气地说。
      这个人——虎幕英子,英子服装设计公司的总裁,服装界的风云人物——就是小兰要见的人。
      “小兰姐姐,今年流行那种大皮包吗?”柯南指着英子的那个皮包,小声问小兰。
      “不是吧?不过英子小姐这样的人总是处在潮流最先锋的,也许马上就会流行起来的。”小兰解释到。
      英子缓步向小兰走来。
      “英子小姐,您好。我是来应征的毛利兰。”
      “你好……”英子小姐还没说完,毛利一把抢过小兰手中的花,绅士地一鞠躬。
      “我是小兰的父亲——毛—利—小—五—郎……”
      “啊……”英子一惊,手中刚刚接过的花险些跌落,“你……你就是名侦探毛……毛利小五郎?”
      “正是在下。很荣幸认识您。”
      英子缓了缓神“您好,我也很荣幸认识您。”她转过头,对小兰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要上去办一点儿事,马上就回来。”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再次被打开,从外面进来了另一个人。从服饰的讲究看她也是搞服装的。
      那个女人进来后径直向英子走来。
      “美香啊,真是抱歉,星期天还要让你来公司,麻烦你了。”英子向进来的人说道。
      “哪里嘛,反正我这次来也是来辞职的。原因就是星期天还要让我来公司。”美香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英子显得有些生气,但还是压住了,“好吧,不管怎么说我们呆会儿再谈吧。”说着向电梯走去。
      英子的办公室在15层。她来到直通8层的电梯前,按下了电钮,然后又到直通15层的电梯前,按下电钮并等待。而美香,很自然的来到直通8层的电梯前静静等待。不一会儿,两人的电梯就到了,两人分别上了电梯。英子看了美香一眼,以点头示意。
      这一下,大厅那就又剩下毛利三人和值班人员了。
      “好象她们关系并不很好?”柯南看着刚刚关闭的电梯,对值班人员说。
      “是呀。虎口美香小姐是英子小姐的秘书,原来两人关系很好。但不知怎么,近来美香小姐突然提出要辞职,于是二人关系突然紧张起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那人耸耸肩,无奈地说。
      这时柯南突然感到浑身不适,就跑回到小兰身旁,跺着脚抬头对她喊到“小兰姐姐,我要去厕所,我要去厕所……我憋不住了。”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一旁的毛利小五郎也应和着边跳边喊。
      “真拿你们没办法。”小兰转头向值班人员,“对不起啊,请问这里的厕所在哪里呀?”
      “嗷,厕所呀,”那人伸出一根手指,“从这一直走,然后左拐就能看到了。”
      “谢谢。”小兰问完,回过头,却发现柯南他们早沿着那方向跑去了……
      “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小兰向厕所方向望去,正好看见毛利和柯南走来。
      “这么久才回来。”小兰抱怨到。
      “好舒服噢。”柯南伸了个懒腰。
      “是呀,是呀,真舒服呀!”毛利也道。
      “什么嘛?”柯南一旁苦笑道。
      这时直通15层的电梯门再次打开,虎幕英子从里面匆匆跑了出来,“啊,我刚刚给虎口美香的手机打电话,可是没人接,麻烦你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她对值班人员说,显得有些慌张。
      “只是手机没人接,不至于这么紧张吧?”柯南在一旁小声嘀咕着。
      值班人员给虎口美香的手机打了电话,果然没人接,“那我们上去看看吧。”他对大家说。
      于是几人走到直通8层的电梯前,“咦?怎么这个电梯门一直没关?”因为按过按钮后,电梯还是停在8层,说明电梯门被什么卡住了,所以毛利作出以上推断。
      “那我们坐那边的电梯吧。”原来除了直通8和15层的电梯,还有另外一部每层都停的电梯。
      很快,大家坐上电梯到了8层。虎幕英子第一个跳出了电梯。
      “啊 ̄ ̄ ̄ ̄啊 ̄ ̄ ̄ ̄”英子大声地叫了出来。其余人也应声跑了出来。
      “可恶”柯南看见虎口美香躺在地上,两条腿留在电梯里,身子在外面,小腹被一把匕首深深刺入。电梯的门一张一合,好似要吃了美香。
      毛利刚要跑过去,只听英子喊到,“鞋印……那有鞋印。”
      众人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果然,地上有人走过的鞋印,是从安全门向里,又折回经美香倒地的地方,然后向安全门走去的……“等等”柯南感到有哪儿不对。
      “应该是有人从安全门进来,正要往里去偷东西,正巧美香的电梯上来。那人怕败露,于是一刀把美香给杀了。然后从安全门跑了出去。”虎幕英子推理到。
      “怎么你全知道?好像你看见了似的。”柯南心理嘀咕着。
      “根据鞋印的大小,凶手应该是个男人,大约1.78m。”毛利道。
      “还不去把电梯门关上?”英子对工作人员喊到。
      于是两人跑上前去,拉住左右两扇门。众人也跑上去,而英子却站在按钮旁,用手摸着它。
      “她这是在干什么?”柯南又在嘀咕着……
      几分钟后目暮警官带着助手来了。调查开始了。
      柯南走到尸体旁,蹲下身子仔细观察,“咦?这是……”柯南注意到死者的衣服在肩膀上有很多褶痕,“一个搞服装设计的人怎么会这么不注意自己的服饰?难道…………”
      尸体已被送去化验。大家回到大厅内。
      “报告目暮警官,导致被害者死亡的凶器是匕首。在匕首上没有发现任何指纹。”调查人员在作报告。
      “好的。”目暮警官回答,然后转过头,“你们公司的安全门是锁着的吗?”他开始审问。
      “是的。我们上次巡视时是锁好的。”值班人员解释到。
      “你们上次是什么时候巡视的?”
      “一小时前。”
      “在这之间都有什么人出入么?”
      “除了经理英子小姐以外没有别人了。”
      目暮警官来到电梯前,问到,“直通15和直通8层是什么意思?”
      “噢,直通15层的电梯一直到15层都不停,而直通8层的电梯8层以后每层都停。”
      “也就是说,英子小姐不可能在8层停下喽。”
      “是的。”
      “哎呀,目暮警官,这还不明白嘛。凶手是潜伏进公司偷东西的,可不巧,刚刚被美香小姐撞到,于是出于无奈,只好把她给干掉,然后匆匆从安全门跑出去。所以嘛,凶手肯定不是英子小姐。”毛利插嘴到。
      “恩……有道理。”目暮警官表示同意。
      “为什么就一定不是英子小姐呢?”柯南有些疑问。
      “笨蛋!英子小姐坐电梯到15层,然后不可能再坐电梯到8层,如果下去的话只能走楼梯,而从15层到8层,杀完人后再回去至少要二十几分钟。可英子小姐十几分钟就下来了。所以肯定不是她。
      ”毛利不耐烦地解释着,然后接着对目暮警官说,“还是快封锁附近地区调查嫌疑犯吧。”
      “啊,对。快,你们出去封锁这一地区……”目暮警官开始布置工作。
      “什么嘛!看来还歹我自己去调查。”……
      柯南坐直通15层的电梯到了15楼。出了电梯后左右看了看。
      右边是经理办公室,而左边是直通8层的电梯入口,“这是什么?”
      柯南爬上左边电梯门旁的垃圾桶。“透明胶带粘过的痕迹。”在左边电梯门按钮上有一些明显的胶带痕迹。柯南从垃圾桶上下来时,一低头,发现两部电梯门之间的地上有一片花瓣,他捡了起来。“咦?这个?”同时,柯南又发现在花瓣旁边的地毯显得有些发黄。他用手在上面按了按。
      “花粉?”柯南看看沾在手上的黄色颗粒不禁喊了出来。“难道……”
      他快步跑进经理办公室,看到桌上放着小五郎刚送的那束鲜花。柯南把手中的那片花瓣和花对比了一下——还有花粉——是一样的,可办公室和花瓣落地的地方不是一个方向呀,“难道……我明白了,果然是她,我知道凶手的作案手法了。”
      柯南回到大厅,发现搜索的人已经回来了。
      “报告目暮警官,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噢,好吧。你们都回来吧。”
      “是”一个立正,那人走了。
      “那么,我可以走了么?目暮警官。”英子问到。
      “啊,对不起。您现在可以走了。”目暮警官忙达到。
      “谢谢。”说着,英子就站起身向外走去。
      “糟糕,她要是走了证据就没了。”柯南感到事情不妙,“看来只好再利用叔叔了。”
      说着,柯南赶紧将手表型麻醉枪瞄准毛利。
      “嗖!”
      “唔…唔哦…怎么又来了……”毛利刚好跌坐在沙发的后背上,一副沉睡的样子。柯南迅速地跑到毛利身后,把变声器调成毛利的声音。
      “英子小姐,请等一等。”毛利(柯南)道。
      “啊?还有什么事么?”英子不解地问。
      “是啊,这出戏没了主角怎么成?虎幕英子小姐?”
      “啊 ̄ ̄ ̄?”“啊 ̄ ̄ ̄?”“啊 ̄ ̄ ̄?”大家纷纷表示惊讶。
      “毛利老弟呀,你的意思是说英子小姐是凶手喽?”目暮警官质问到。
      “没错。”
      “可你刚刚说得很明白,她不是凶手呀?”目暮警官继续问。
      “没错,我刚刚是这么说过,但只是为了设下圈套。你们不觉得尸体倒下的方向有问题吗?如果遇害者是出电梯时被人杀害且未被移动的话,她应该是头向里而脚朝外的。而现在正好相反。”
      “恩 ̄ ̄ ̄有道理。”目暮警官道。
      “而且如果一个人杀了人后,肯定会逃跑的。可现场的脚印却是走着离开的,这也显然不合情理。”毛利(柯南)继续推理。
      “那么好,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先生,倒请你说说你的推理。”虎幕英子不屑地说。
      “我是要说的,英子小姐。如果像我先前所说的那样,你是不可能有杀人机会的,但我们大家却却都忽视了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电梯。虎幕英子小姐,你正是利用电梯来为你做不在场证明的。首先,你可以把一双大鞋放在你的书包里,来到公司先在8层做好事先铺垫,然后再用书包把鞋带出去处理掉——这应当是你半小时前来公司真正的目的。接着你和虎口美香约好这时见面,她来得很准时,但小兰却是个例外。于是你匆匆结束了我们的谈话和美香小姐上楼。而你的计划要实现,就必须让美香上直通8层的电梯,所以你就走到她前面帮她按下了按钮,于是不知情的美香就上了你的圈套。上了电梯后,你很快拨打美香的手机,但直到你的电梯到达15层你才按下发送键,因为你知道在电梯里是会影响手机收话质量的。你给她打电话,让她马上到你的办公室。
      而这时你早就用胶带把美香电梯的按钮粘住,以保证一会儿你作案时电梯门不会关上。美香接到你电话时应该也还没出电梯,于是她马上坐电梯到15层。当她到达15层后刚打开门时,你就一刀把她刺死。然后你马上抱住她,把她拖回电梯并选择要去8层。把胶带扯下来后电梯门会自动关闭,这时只要让她靠在电梯门上,等电梯到站后门自动打开,尸体就会是当时那个样子了。而尸体肩上衣服的褶皱,也就是被门压的。”
      “啪 ̄ ̄啪 ̄ ̄啪 ̄ ̄”虎幕英子拍手笑道,“果然就是名侦探,推理就是精彩,真是完美。可是你却忘了,如果美香到过15层的话,8楼电梯按钮上应当有她的指纹。”
      “有虎口美香的指纹吗?”目暮警官扭头去问旁边的调查人员。
      “我们检查过了,上面没有她的指纹。”
      “哼,英子小姐,你很聪明。你知道这是重要证据,所以你刚才就把它擦掉了。不是吗?”毛利(柯南)继续他的推理。
      “证据,证据呢?你是在办案,可不是在写小说啊。”
      “证据?你要证据?好,那我现在就给你看。如果我的推断没错的话,你杀人时带的手套应该还没来得及处理掉。你不可能把它放在办公室里,因为那样太危险,而你又对你的计划充满信心。
      所以它现在应该还在你的书包里!”
      “啊 ̄ ̄ ̄ ̄ ̄ ̄”虎幕英子低着头,紧紧地抱着她的书包,脸上显露出紧张的神情。
      “可以让我们检查一下吗英子小姐?”目暮警官问到。
      “不用麻烦你们了。”英子现在反而变得放松了,“虎口美香是我杀的。因为她——是她,把我的公司的产品出卖给别人的,事后她还对我说‘你去报警吧,可你认为这有用吗?英子公司终究是要倒闭的,那么做只会使公司荣誉受到更大的损害。哈 ̄ ̄ ̄ ̄哈 ̄ ̄ ̄ ̄哈 ̄ ̄ ̄ ̄’从那时起,我就下决心要把她杀了。本来我的计划得很好,可当我听说您就是那位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时,我真的有些动摇了,但过了今天我将再不会有机会了,在我心中再没有什么比我的公司更重要的了。于是我还是这么干了……”
      “呜 ̄ ̄ ̄呜 ̄ ̄ ̄呜 ̄ ̄ ̄”大厅内一片寂静,只有英子的哭声。
      之后在虎幕英子被押上警车时,她回过头,轻轻地对小兰说“小兰,我说这些话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我真得很希望有像你这样身心都健康的人来穿英子公司的服装……”说着,她进了警车。我们默默地看着她远去。
      “小兰姐姐,失去这么一次机会好可惜喔。”
      “恩。下次再努力吧。”小兰静静望着车子远去。
      “呀,爸爸还在里面呢。”过了一会儿,小兰突然回过神来。我们赶紧跑回大厅。
      “糟了,药效还没过。”柯南小声嘟哝到。
      “哎,爸爸因为自己揭穿英子小姐的罪行而感到悲哀,他现在可能还沉浸在那种沉痛中。我们先走吧。”
      “呵 ̄ ̄ ̄ ̄呵 ̄ ̄ ̄ ̄,要是让叔叔知道是我揭穿英子罪行的话,我一定会挨贬喽……”柯南庆幸地小声嘀咕着。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舒畅悦读的密室小品佳作——鸡丁…[2554]

  • “书评抢书”《宿命》——最后十…[2476]

  • 关于《海边的卡夫卡》,聊聊叙诡…[4302]

  • 俱乐部成员名单[12/7更新][4466]

  • 【书目推荐】鸡丁的密室书目推荐…[3604]

  • 《作品风格的定向》[2184]

  • 【震撼我的10部书】诡计推理小说…[4137]

  • A,C之间装个啥 地窄[2309]

  • 纪念罗修·网维同人小说之《U盘藏…[4149]

  • 【教程】如何从短篇推理过渡到长…[3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