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染发的妹妹(修订版四)
 作者:郑学华  人气: 2582  发表于: 01年07月27日15点5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18
  江雄很显眼地坐在蝶恋花歌舞厅中空荡荡的席位上,看乐队排练。
  上午十点半,歌舞厅尚未开始营业。 蝶恋花歌舞厅几乎每天都有新曲目。上午这个时间乐手们都要集中排练一次,一小时;下午从三点开始再排练一次,两小时。这一次排练的是张明辉的新曲目,乐手们显得格外认真。
  江雄很露骨地盯着张明辉。这是范中文请求他“帮忙”的, 范中文说这是为了“找一个人。”这不是打草惊蛇么?这样怎么能找到人?江雄反对这样做,也不知道要找的是谁,他嘟囔着:“我可没有卖身给你”, 可还是按范中文说的粘上了张明辉。
  张明辉依然不动声色地做自己的事。
  上午排练完毕,乐手们就集中到外边的餐馆吃饭。江雄也跟进了餐馆吃饭。
  吃完饭乐手们各自散去。张明辉叫了一辆车回家, 江雄也很无聊地叫了一辆车跟着;张明辉回到家中,江雄就在附近的街上闲逛,或者踅入临近的店铺中,喝着饮料,盯着张明辉。
  晚上,蝶恋花歌舞厅开始营业,江雄依然混迹其中,忠实地看守着张明辉。江雄根本没有注意到舞池左边一个很有气质的女孩也在盯着张明辉。
  夜渐渐深了,舞厅中的狂乐也逐渐进入高潮。 突然女孩很有礼貌地向他提出邀请:“请你跳个舞好吗?”
  江雄怔住了,他认得她,县长的千金,济川日报社的记者梁莉! 江雄一时手足无措,呐呐地说:“啊,好,好吧。”
  梁莉是个跳舞的好手,三转两转就把江雄搞得晕乎乎的了。 而且梁莉还有话没话地问他,轻松而热情地侃。江雄额上冒出汗来,口中机械地应答。 目光却吃力地搜寻张明辉。一曲终了,江雄一看乐池,哪里还有张明辉的身影!
  江雄回到座位上,心中思忖着该怎么办。可梁莉仍然不断地同他说话。 江雄寻思着如何脱身而去,搜寻张明辉,这时他的传呼机响了起来!
  “我回个电话!”江雄飞一般地冲向电话机,拔了个号码, 立即传来一个声音:
  “方圆旅社11层。”
  江雄放下电话,也没向梁莉说一声,就冲了出去。

  范中文坐在蝶恋花歌舞厅隔街对面的一个茶座里, 选了一个临街的位子坐下。他要了一杯茶,慢慢品茗。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蝶恋花。 在肚子里灌满茶水的时候,他终于看到张明辉走出蝶恋花。张明辉拦住了一辆的士, 疾驰而去。范中文也拦住了一辆的士,不急不慢地跟着。
  张明辉的车停在方圆旅社,范中文看着他上了11层电梯, 立即给江雄挂了个传呼,然后上了另一部电梯。
  范中文出了电梯,看见1116房人影一闪,门关上了。
  范中文立即冲过去,敲门。
  门开了,一个妇女惊讶地说:“你找谁?”
  范中文的脸一下涨得通红。“我找张先生……”
  “你找错房了,我这里没有张先生!”门砰地关上了。
  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先生您找谁?”
  “刚才刚刚上楼的那位先生……”
  “他走错楼,又从楼梯下去了。”
  “噢,谢谢!”范中文立即冲到10层。10层走廊空荡荡的, 连服务员也不见。
  范中文小心地贴近房门走着, 细心地谛听房间中传出的极为细微的声响。范中文开始敲门。
  门开了。张明辉见是范中文,怔住了。
  “不请我进来么?”范中文诡谲地笑了笑。
  “中文哥,你,请进吧。”
  这是一间单人房,桌上、 床上胡乱地放着一些衣物和张明辉始终都离不开身的电吉他。并没有范中文要找的那个人!范中文开了卫生间,假装方便, 里边当然也没有人!
  范中文说:“明辉,你这像是拖儿带小的似的,不会就你一个人住吧。”
  “中文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个单身汉,难道还要‘金屋藏娇 ’吗?”张明辉似乎火气上来了,语气虽从容,声音却很大。
  “藏娇并不一定都要金屋,旅社就足够了。”范中文索性坐了下来。 “我们也很久没有深谈了,今儿个就好好谈谈好不好?”
  “看你这样子,没什么好谈的!”张明辉说, “你是不是以为晓莺是我杀的?──那我告诉你,我可以掏出心来给你看,我没有杀晓莺!我深爱着晓莺,我怎么可能杀她呢!”
  这时门外传来走动的声音。张明辉的声音更大了:“中文哥,请你相信我!晓莺,晓莺她真的不是我杀的!”
  范中文立即警觉地跳起来,冲出门去。
  走廊上空荡荡的,并没有人走动, 只有一个穿着制服的服务员站在柜台收拾着什么,范中文只看到她的背影。范中文立即向服务员走去。 可服务员走进了休息间。
  范中文开始敲休息室的门。
  休息室的门开了。一下子范中文怔住了。
  服务员也呆住了,泪水突然涌了出来。
  “妹妹!”范中文叫。

  19
  房间里的空气沉闷极了。
  范晓莺没有叫范中文。她紧紧地板着脸,看也不看一眼 她两年未见面的哥哥。
  范中文茫然地看着妹妹。
  妹妹依旧是一头黑发,脸上化了淡妆,显得光润、丰满; 她已经脱去了昔日的稚气和纯真,代之以冷漠、成熟和从容。
  两年的时间里,妹妹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张明辉坐在床沿,妹妹怕范中文把张明辉抢去似地紧紧地抱住张明辉。 张明辉握住妹妹的手。“莺,我知道会有这一天的,现在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张明辉转头对范中文说:“中文哥,这事跟晓莺无关,让我来跟你说。”
  “辉,”妹妹说,“你还记得我们在大梁村树林里说过的话么?”
  张明辉机械地点着头。
  “你说过今生今世我们永远不分开!你是对天发誓的。我也是。 ”范晓莺泪流满面。“不管是谁,谁也无法分开我们!你就算去坐牢, 我也会天天送饭给你,等你回来。”
  “傻女孩,那仅仅是过去,初恋时一时冲动说的话, 根本不能表明什么,也不必当真。”张明辉用衣袖一遍一遍地揩妹妹的泪水“莺, 让我把经过讲给中文哥听,你同中文哥两年没见面了,别让他一见面就看着泪水。”
  “不!”妹妹推开张明辉,站了起来, 手指狠狠地指着范中文:“你来干什么!干什么!”她流着泪,跺着脚。小时候, 当她受了委屈而无助地哭泣的时候,她就是这样。
  “莺,冷静些。”张明辉拖过妹妹,说:“我把经过讲给中文哥听。 ”张明辉抬起头来,对范中文:“中文哥,你还记得你找我喝酒, 我讲故事给你听吗?”
  范中文点点头。
  “那故事没有讲完,我现在就接着讲。”
  “那个少年来到城里,为了他心爱的姑娘,他同一个恶霸老板抗争, 被打得奄奄一息,姑娘为了救他,只好跟了别人。而他呢,他努力奋斗的成果, 费尽心思谱写的曲子一首首被扔进了废纸篓。少年完全绝望了。 这时一个女人来到了他的身边。她是个不幸的女人,堕落的女人,可她并不自甘于此的。 有一天,少年醉倒在大街上,女人扶起他,对他说:你很有音乐天赋的, 你为什么要沉沦呢。说这话的时候女人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沉沦的人。 她把少年带回家中,她鼓励他,给他的勇气她和他出主意, 女人说:仅有一首好曲子还不够,还需要一首好歌词。没有人为你写歌词,可以找古代的,比如元曲。 元曲的曲谱大多已经失传了,可歌词还在。把元曲全部整理或者改写出来, 谱写成现代乐曲,就更容易成功。少年就这样努力着, 他把曲子写出来后就拿到乐队中试奏。他被人赞许过,也被人谩骂过,他走向成功的路还很远。但是, 他依然在努力在奋斗。两个女人,一个给他爱情,一个给他事业。可是, 那些堕落的日子侵蚀了他们的心,女人帮助着少年,她是高尚的,可她又是自私的, 她把少年当成她自己的东西;少年呢,她感激女人的帮助,却不满她的自私。 少年和女人只是互相利用互相慰籍同病相怜而已,而姑娘给了少年生活下去的动力。爱情,只有爱情是永恒的, 也只有爱情使我不平凡的生活有了一线光明一点意义。”
  “可是你为什么要杀了那个给了你巨大的帮助的周薇竹呢? ”这个时候江雄已经悄悄地走进了房间,说。
  “我很后悔,我中了魔了。周薇竹给了我很大帮助, 而且我还曾经与她同居过,我并不爱她,可是我竟然杀了她......我爱晓莺, 我和晓莺每周都在百花公园会面,可是我们没有卿卿我我。我只是把我写好的曲子交给她, 晓莺也只简单地说一下学习的事,然后我们就离开了。我们没有在一起,但我们互相勉励,共同奋斗。由于我们相会的时间很短,所以没有被人发现。 我每一周都这样勉力谱曲,从星期一开始写,写了改,一直到星期六改定, 再工工整整的抄写一份,然后在星期天同晓莺会面时交给她。晓莺积攒了一些资金, 也暗中拉了些客户,准备自己当老板;……我们憧憬着未来的日子。 开始的时候周薇竹没有感觉异常,时间久了,她就开始追问我曲子拿到哪里去。 我因为老想着曲子,对她冷淡了很多,她越发怀疑了。我的几种借口都被她识破了。 ……她还跟踪我。她已经深深地爱上我。我知道这样下去很不好, 可不知如何摆脱她。她原有很多有钱有势的情人,为了我,都同他们断绝了交往。 她有几次提出要结婚,我都找借口推脱了。我谱写的现代版元曲渐渐地受到了欢迎, 有一次我注意到有一个女孩十分关注我的演奏,她几乎总在蝶恋花歌舞厅中固定的地方出现。我发现她理解我的歌曲,这给了我更大的信心,直到有一天,有一个记者来采访我,我一看,居然就是那个女孩!她是《济川日报》的记者,也是梁县长的千金!这时我意识到机遇突然降临了。我要好好地利用梁莉, 我要取得更大的成功!我要以我辉煌成功来报复这个鄙视我、摧残我的社会! 于是我又同梁莉有了关系。可是我的心情十分矛盾,因为我还是深深地爱着晓莺。这时候周薇竹开始变态地折磨我,跟踪我。她发现了我同晓莺的关系, 也发现了我同梁莉的关系。她因此要挟我,要把我同三个女人(包括她自己) 的关系公之于众!不要说梁县长,就罗善才动用起他的关系来压迫我,我也受不了。 她的条件是要我断绝同晓莺和梁莉的关系,同她结婚。我没办法, 只好假意地答应了她。那时候我就想寻找机会杀了她,……我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 周薇竹是个空虚的女人,堕落的女人。她以自己的堕落来报复社会, 她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性的人’。因此我要让她死得名副其实。”
  “所以你就搞了个‘萤光仪式’,让她在性的满足中死去!”江雄怒不可厄地说, “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我也在百花山公园,就在你的旁边……我真后悔没有当场抓住你!”
  张明辉看江雄一眼,继续说:‘我杀了人之后束手无策, 惶惶不可终日,我最担心的是晓莺。当天晚上我就告诉了她。晓莺吓呆了,她抱着我痛哭, 痛哭了一夜。”
  “不,不对!”范中文说,“你并不束手无策,你是有预谋的。 包括对晓莺,也是这样!你早已看出了晓莺和周薇竹在外貌上的相像之处, 所以你杀了周薇竹之后故意把她拖入菅草丛中,然后用菅草在她的脸上划上了两道疤痕。 你第二天又来到现场,学生们发现尸体的时候,你也出现在围观的人群中, 你故意说‘死者很像下梁村的范晓莺’。晓莺读小学时叶子敬老师教过她, 叶老师依稀觉得死者有点像,就这样先入为主地报了案。 晓莺在圆梦歌舞厅时候就染了发化浓妆,这是现下女性最时髦的靓妆。我妈听到认尸的通知后也先入为主,过分悲伤,再加上尸体化过浓妆,脸上被划破,老人就糊涂了,认错了人。 你还主动找我,因为你觉得我从警校毕业,自己的妹妹又被杀, 肯定要亲自去破案的,你找我也是为了让我产生错觉。 你在杀人的当天晚上就让晓莺按周薇竹的样化了妆,让她去照相,把相片摆在房间显眼的地方。 第二天又让晓莺从周家出来,装着出远门的样子表演给管理员看,造成周薇竹去旅游的假象。 最后晓莺再把头发染成黑色。这样,周薇竹旅游去了, 不会有人关心她什么时候回来。等这案子的风头过去了,晓莺再以周薇竹身份回来,然后你们再双双离开。可是晓莺不想离开,一是因为她太爱你了;一刻也不肯离开你, 二是因为她也听说了你同梁莉的一些风言,或者她们女性的敏感直觉到了什么。 于是你就让晓莺到宾馆当服务员,这有几个好处,既不会被人识破, 也有利于你的相会。……”
  张明辉说:“中文哥,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玩捉迷藏吗?不管我怎么躲藏,你总会找到我。当我知道你也参与这个案子的侦破时,我就想, 我又躲不过去了……你破了这个案子,你以后会很有成就的,我祝福你。”
  “你变了。”范中文怜惜地看着张明辉,“到了城市以后,你彻底地变了。你先是同黄胜利抗争,失败之后你容忍了丑恶;接着你利用了周薇竹和梁莉,利用她们来铺设你的成功之路,你出人头地的欲望把你导向成功,也把你引向毁灭!而过去那些美好的爱情已经在你的心中逐渐消失、变色,你接受了丑恶,最后自己也变成了丑恶的一部分......”
  “难道我们不应该奋斗么?难道我们的抗争和奋斗就错了么?”妹妹噙着泪水,望着范中文。
  妹妹已经身心交悴了。范中文没有回答,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妹妹。
  默默地,范中文掏出妹妹记着曲目的笔记本交给她。
  “妹妹我们走吧!”
  “不!”范晓莺叫,“我死也要同辉哥死在一起!”
  张明辉说:“莺,我新写了一首曲子,你唱我弹。”
  妹妹把电吉他给张明辉,张明辉把他新写的曲子给妹妹看。他调了调弦,开始弹过门,接着妹妹就唱起来。是元人乔吉的《山坡羊.冬日写怀》。
  朝三暮四,昨非今是,
  痴儿不解荣枯事。
  攒家私,宠花枝,
  黄金壮起荒淫志。
  千百锭买张招状纸。
  身,已至此,
  心,犹未死。
  张明辉弹完曲子,突然一转身,跃上了窗户,一纵身,跳了下去!
  “辉──”
  范晓莺惨叫着冲到了窗前,范中文慌忙从后边抱住她。 范晓莺一把推开范中文,顺手抓过电吉它,狠狠地往范中文头上砸去!
  江雄眼疾手快,抢先拖开范中文。
  啪地一声,电吉它砸在墙壁上,折成数截!
  “你是一个魔鬼!你败坏了我们的幸福!”
  范晓莺拿出范中文交给她的心爱的笔记本, 一张一张地把张明辉心血创作的曲子撕成碎片,扔到窗外。
  纸屑纷扬,仿佛瓣瓣洁白的雪花,飘忽着,倏地消失在黑暗里。

  20
  江雄坐在小木屋中,看着范中文,吸了一口果汁, 然后说:“我有几个疑问,请你解答。第一,你是怎么想到死者不是晓莺而是周薇竹呢?”
  “一开始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范中文说, “虽然当我第一眼看到周薇竹的尸体时,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妹妹!可是我母亲认错了人的时候,我以为她真的就是妹妹了,毕竟我有两年没见到妹妹了,况且妹妹城后变了很多。我的心情真是糟透了。可是我必须解脱出来,我要为妹妹报仇。 最初的疑点是尸体脸上的两道疤痕。从现场看,有两个不合逻辑的地方, 一个是凶手杀人之后为什么要将之拖入斜坡下呢?如果说是想把尸体埋藏起来, 可凶手连遮盖尸体的行为也没有。另一个,凶手将尸体从菅草丛中拖过, 被划伤的应该是背部和身体的两侧,而不是面部。这从尸体胸腹部没有被划伤可以得到验证。 因此可以断定尸体脸上的伤痕是凶手故意留下的!凶手杀人后拖尸, 目的就是为了制造脸上是菅草划伤的假象。那么凶手为什么要用菅草在死者脸上划两道疤痕呢?我必须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第二个疑点是有一次我问母亲妹妹为什么染发,母亲说妹妹进了城就染发了。 可头发会长,长出的仍是黑发,于是妹妹一、二个月左右便要重新染发一次发。 母亲记得这个规律,她告诉我,因为我要回来了,妹妹决定不再染发。 母亲说没想到妹妹又染发了。可是我理解妹妹说到做到。我对染发的事十分疑惑。 直到罗善才讲起他认错了人的时候,我这才意识到有一个同晓莺身材相像、脸型也相像的人。就算是两个极为相像的人,他们的亲人也很容易把他(她)认出来的; 可是在死者化了浓妆,并且脸上有了两道疤痕之后,亲人就有可能认错人。 在先入为主的看法后更是这样。我和我妈妈就认错了人。 公寓管理员在我第一次拿晓莺染发的照片给他认时,他也认错了人!会不会是凶手故意制造的这些混乱呢? 我于是又找来晓莺在乡下时没有染发的照片给公寓管理员认, 管理员开头认为她就是周薇竹,是那天打电话的那个;可他又觉得不像了。 什么地方不像又说不出来。他当然觉得不像了,因为有人硬要把两个人变成一个人! 后来我们知道了这人是周薇竹。而周薇竹旅游去了。旅游,也可以说是‘失踪’了。”
  “可是管理员说周薇竹在9号才去旅游的。”。
  “既然两个人化妆之后极为相像,这就很好解释了。 凶手既然刻意地制造假像,那么死者肯定就不是晓莺,而是去‘旅游’了的周薇竹。9号那天出现在管理员面前的一定就是晓莺了!”
  “我明白了。”江雄说,“你交给我在现场发现的一串钥匙, 这钥匙可能就是凶手勒杀死者时,死者挣扎着,把钥匙从坤包中掉了出来。 这钥匙既然能开周薇竹的家,死者的身份就完全确认了。”
  “那么你怎么知道罗善才不是凶手而怀疑上张明辉的呢?”江雄又说,“这是第二个问题。”
  “这是我第一次破案,我的心中也十分惶惑,很多时候显得犹豫不决。 ”范中文说,“其实我早就推想到罗善才不是凶手了。 理由就是那两个相像的女人,凶手杀死了一个,又伪装成另一个,那么凶手必定同两个女人都认识。 可是罗善才并不认识周薇竹,否则罗善才就不会有认错人的事了。 ……开始时我对自己的推论没有信心,因为你们抓捕了罗善才。还好我并没有灰心, 停止自己的调查。”
  “ 一旦确认死者不是晓莺,你就会发现张明辉的疑点其实很多。 你还记得我对萤火虫的推论么?凶手必定是个艺术素养较高的人。罗善才是, 但他已被排除;张明辉是个作曲家,当然附合这个条件;另外最重要的, 我堂姐夫列出的周薇竹情人名单中有张明辉,并且告诉我他们曾经同居的事实, 我就开始怀疑张明辉,并且跟踪他,又发现了他同女记者梁莉的关系。 这样我就明白了张明辉杀人的动机。”
  “那么你让我有意地跟踪张明辉是什么意图呢?”江雄说, “这是最令我困感的问题。”
  “我了解张明辉同晓莺的感情,我想晓莺一定还在济川市。 要找到晓莺,只有打草惊蛇,让张明辉明白他被怀疑了,他就会去通知晓莺, 并且说服她逃走。张明辉果然上了当。”
  “最后一个问题。”江雄有些得意地说,“我请了两个客人到这里来, 你能推想到他们是谁吗?”
  “啊,”范中文说,“我上了你的当! 趁那两个护士没来, 你就让我先走吧。”
  范中文推开门,李怡心正对着他瞪着眼。“我们早就守候多时了, 你知道我来,为什么还要逃走?”
  “不,不是这个意思。”范中文红了脸语无伦次地解释。
  他看见李怡心身后林雨梅红着脸,正痴痴地看着他。
  “你们都进来吧,”江雄说,“今晚上我们玩个痛快。”
  “不,我要走了……对不起。”范中文仍然走出门去。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范中文看见林雨梅拦在他的面前,怔住了。 因为开着门,门口的街灯映在林雨梅的脸上,范中文看见她两颊绯红, 艳若桃花。她一定鼓足了她最大的勇气。范中文不敢面对着她,他低下了头, 从她的身旁逃了出去。
  “晓莺她……我明天要送她去疯人院。”
  大街上,斑驳陆离的灯光映照着一个孑孑而行的孤独痛苦的背影。
  • 上一篇文章:染发的妹妹(修订版三)

  • 下一篇文章:该隐号疑云(7)修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天才神探』于2001-7-27 15:58:00发表评论:

  • 与《风铃之声》相比,风格真是改变不小。原来从作家进化为侦探小说作家并不是一件难事。我觉得侦探小说的语言最好是比较中性化,感性的东西少一点,理性的东西多一点,再巧妙的添加幽默,就完美了。所以这个故事尽管比较长,我却一口气读完了;而《风铃》比较短,我却是跳着读的。。。。个人看法:o
  • 郑学华』于2001-7-23 15:31:00发表评论:

  • 【楚魂在大作中谈到:】

    >不客气,感觉你文学功底不错-----文章的布局结构、人物心理的刻划、对情境氛围的烘托都有一定特色,原来常动笔吧!?希望以后能多交流。谢谢!

    >【郑学华在大作中谈到:】
    >>
    >>谢谢楚魂,你提的两点对我很有启发。
    谢谢你的鼓励。很高兴能与你交友、交流。:)
  • 楚魂』于2001-7-21 21:15:00发表评论:

  • 不客气,感觉你文学功底不错-----文章的布局结构、人物心理的刻划、对情境氛围的烘托都有一定特色,原来常动笔吧!?希望以后能多交流。谢谢!

    【郑学华在大作中谈到:】

    >谢谢楚魂,你提的两点对我很有启发。
  • 郑学华』于2001-7-21 21:08:00发表评论:

  • 谢谢楚魂,你提的两点对我很有启发。
  • 楚魂』于2001-7-21 12:07:00发表评论:

  • 总的说来确实很不错,对人物心理、犯罪动机的刻划都不乏精彩之处,而且对社会现实也作了很精彩的发掘----象本案的凶手整个就一个小于连嘛。在情景描写与故事结构的安排上也有不俗之处,是一篇值得注意的佳作。

    不过在故事的真实性与科学性上我有几点疑问,在此提出供你参考:
    1、仅仅依靠两名女子身材外貌相象和简单的划伤脸部的手段还不足以骗过法医鉴定。且不说通过对死者牙齿、其它体貌特征可准确确定死者身份的手段,只要做一下对皮肤、骨龄的检查,也可马上对死者的年纪作出比较准确的判断,而两名女子的年纪差别应该是明显存在的。

    2、某些方面的推断略显牵强,给人感觉悬了点,巧合也多了点,有些事情发生在福尔模斯身上,大家虽然也会觉得有些高深莫测,但毕竟还回接受;若发生一个警校学生身上就有点不太真实了。

    不过总的说来瑕不掩瑜,建议收入精华篇。

    在一定情况下,我是相信文若其人的-----我想:我已经初步认识你了,希望以后能看到更多的精彩大作。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实验室杀人[2635]

  • 迟来的悼文——献给在天堂的罗修…[3998]

  • 凶宅(六)[2262]

  • 股(蛊)惑——(十七)[2532]

  • 诱惑(中篇推理之三)[2397]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中国炮仗之…[4688]

  • 藤原剑川[2534]

  • 飞雪山庄(十三)[2639]

  • 该隐号疑云(8)修订[2315]

  • 网维的侦探手记——展览(短篇)…[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