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藤原剑川探案之卖火柴的小女孩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115  发表于: 01年03月08日14点2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卖火柴的小女孩
前白
一根火柴的力量有多大?点燃一支烟?引起一场火灾?还是别的什么?哦!对了,它还可以向我们提供线索。
我不是安徒生,我是藤原剑川,欢迎各位进入我的童话故事。
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一章 凶手的遗留物
高木警官迈着他那特有的警步走进了我们的教室,化学导师看了他一眼,便认出了他。但此时此地化学导师并不能缓和气氛,学生们的脸色都变了,机灵的几个学生朝我的座位上看了一眼。
“藤原剑川今天没来吗?”高木警官张开厚实的嘴唇问道。
“啊,是的,他今天请假,说家里有很重要的事情。”
“这样啊?”高木警官点了点头,深鞠一躬说:“打扰了,各位。”
高木来到了我家,遗憾的是,我并不在那里,于是他只得再回学校,化学课已经结束了,物理老师和他碰了面。
“找藤原君吗?他不在家?”物理老师好象有比高木警官更重要的事找我。
“家里一个人都没有。”高木警官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我的好兄弟本岛良太把我出卖了。
“藤原君他今天一早和林木惠子小姐出去了。”
“什么?本岛君?为什么你刚才不对我说?”高木朝他吹着胡子说道。
“刚才你没问我呀!”本岛良太的回答让周围的学生感到责任出自高木警官这边。
“去哪里了呢?”物理老师问良太。
“街角的美容院,我是说我家那条街。”良太说完就坐下了,心里还在偷笑。
物理老师拉住了刚转身的高木警官说:“警官,麻烦找到藤原剑川后告诉他下午记得将作业带来,他已经三次作业都没交了。”
“好的。”高木警官退出了教室。

美容院的气味使我感到恶心,惠子却不觉得,嘴里嚼着口香糖的她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看一本时尚杂志,我是奉命来陪她做发型的,惠子必须要我今天陪她来,原因是今天是她们国小同学的聚会,她不想打扮的太难看。
“小姐,请问还要等多久?”我对从我身边走过的服务员问道。
“她吗?”服务员看了看惠子,“一个小时前来的吧?很快就会好的,大概三十多分钟吧。”
“三十多分钟。”
“是啊,你看..............”服务员给我讲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术语我摆了摆手打发了她。一个人无聊的坐在座位上。
这时,高木警官推开了美容院的玻璃门,服务员被他的一身警服吓了一跳。
“高木警官?”我惊讶的望着他,“怎么你找到这儿来了?”
高木警官并没指责我不去上课,那挡子事也不归他管,他的右手摸了两下唇边的胡子说:“藤原君,可以和我来一下吗?”
因为他叫了我,使得周围的服务员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就连几位正在坐美容的女士都站起了身。
“你就是藤原剑川啦。”
“很高兴在这里看到你。”
“你的故事一定很多,给我们讲讲吧。”
她们这番议论自然被我的女友惠子听见了,她瞥了我一眼,不满的说:“剑川,过来看看人家发型怎么样了嘛。”
我刚起身的时候就被高木拉住了,他瞪着眼睛对我说:“藤原君,不可以再拖延时间了,发生命案啦!”
“命案?”我重复道,“高木警官,怎么说你也是个警察,什么事都来找我可不好吧。”
我这样说也许太过分了,使得他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儿,最终他还是厚着脸皮对我说:“藤原君,拜托了。”
“好吧。”我转过身准备和他一道前往犯罪现场。这时,却听见惠子的叫喊。
“剑川!难道你忘了聚会的事情了吗?”
“当然没忘,我很快就回来。”说完后,我坐进了高木警官的警车里。

发案现场在一个山坡上,那里的道路我不太熟悉,暂且叫它T坡吧。特别值得提醒的是,各位千万别把这个案子联想成江户川乱步先生的《D坡杀人案》。我的推理还没到达明智小五郎那种境界。
尸体刚准备搬上救护车的时候就被我叫住了。掀开白色的布朝里看去,一个青年男子的容貌映入我眼帘,他的胡子刮得很干净,指甲也修得很整齐,总体来说,这人还是挺英俊、潇洒的。
“身份还没搞清楚。”高木摘下帽子抓了抓少得可怜的头发。
一位刑警跑到他面前,拿着一个塑胶袋说:“长官,这是尸体旁边的火柴棒。”
“火柴棒?”高木将它交在了我的手上。
袋子里的火柴棒刚烧没多久,火柴的身子很细,几乎一碰就会折断,火柴的底部并不是四方形的,而是圆形。
“就找到这个?”我问高木的手下。
“就只有这个。”对方回答。
“这种火柴可不多见啊!”高木微笑着说,我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了他对这个案子的信心。
“尸体在哪儿被发现的?”我刚问完,那位刑警就带我走到了T坡的顶端,虽说坡顶离地面不高,但一不留神掉下去也不会好过。
“藤原君,被你踩到了。”刑警紧张的对我说。
“踩到什么了?”我朝地下看了看,只见一个人形的轮廓被我踏在了脚下。
我赶紧跳出这个不吉利的圈子,嘴里说了声:“实在抱歉。”
刑警没吱声,我俯视了地面数分钟。
“心脏部位被刀刺中了,是吧?”我问刑警。
“没错,尸体发现的时候,刀子插得很深。”
“火柴是在哪儿找到的?”
“在这儿。”刑警指着人形轮廓的肚子说。
“这儿?”我倒吸一口冷气站起了身,自语道:“如果凶手杀了人,没有理由发现不了那根火柴的,那时它应该在死者的肚子上才对............”
“不对,不对。”刑警笑了一下,“藤原君,你说错了,起初发现尸体的时候,上面并没有火柴棒,尸体被搬走的时候才发现的。”
“你是说火柴棒在尸体的底下,也就是腰部?”
“正是这样。”
“现在做什么结论都是白费,一定要等身份查清之后才能做判断。高木警官!”我招呼了正和手下谈话的警官。
他朝我这里望了一眼,大声问:“什么事?”
“麻烦开车送我去美容院好吗?在死者身份没查明之前,至少我还是自由的。”
高木啧了啧嘴,打开了车门,朝我招了招手。
................
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二章 他是韩国人
下午我也没去上课,并不是不想去,而是抽出了上课的时间向惠子解释。从T坡回来后,她一路都在和我说笑,可是我满脑子里只有那个男人的尸体以及那根少有的火柴棒。她见我总是不搭理她,所以生气了。
挖空了心思的我终于在傍晚之前夺得了女友的信任,就在我朝回家的路走去时高木警官的手下追了上来。
“喂!藤原君,慢一点,请慢一点。”他跑到我身边的时候嘴里喘着粗气。
“需要喝杯饮料吗?”我笑着对他说。
他没有看我,而是指了指一辆过路的出租车说:“上车吧。”
他坐在了前排座位,我问他:“高木警官已经知道死者的身份了?”
“哈依,所以他派我来通知你。”他说完又喘了口气。
“藤原君。”刑警回头对我说,“知道吗?那个男人其实不是日本人。”
“中国人?”我问道。
他摇了摇头,“不是,他是韩国人。我们的人口资料里并没有那人的照片,所以高木警官认定他是亚洲人,但是这样大的一个洲我们从哪个国家下手呢?好在他的上衣口袋里装着一盒他本人的名片,里面都是韩文,我们又通过韩国的警方得知了他的身份。死者叫朴清南,是个生意人,专门搞一些小买卖。”
“我想他这次来日本一定不会是做生意的吧。”我托着下巴说。
“为什么呢?”刑警又回头问我。
“谁会到一个小山坡做生意呢?更何况发现他的时候他身上根本没有什么物件嘛。”
听了这番话,刑警连忙说:“错了,错了,高木警官认为物件已经交在了凶手的手中。”
“有这种可能,那样的话他做的就不是正当生意了。”我使劲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好让自己别再胡乱猜想。
车子开得很快,不到十分钟我们就见到了高木警官,他微笑着迎接我下车。
“藤原君,大概的情况你都知道了吧?”
“这位先生已经和我说过了。”我朝和我一起来的刑警笑了笑。
“验尸报告已经出来了。”高木警官解开手中的文件袋,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在我的手里。
“胃里什么都没有?”我指着报告得出的结论说。
“是啊,什么都没有。”高木偷偷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这又使你想到什么了?”
我举了一下右手,为了不再草率的得出结论,我对他说:“高木警官,我不是神探,这一点线索做不出什么判断的。”
“希望你的判断离真相不远。”高木笑了一下。
我继续看手中的报告,过了几分钟,我抬起了头对高木说:“警官,你是否派人调查旅馆了?”
“是的。”高木用赞成的眼光看着我说,“看来你和我想到一起了,一个外国的生意人来这里,是应该住旅馆的。我已经派手下去调查这里的所有饭店、旅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如果..........”高木警官刚开口,身边的刑警就打了个喷嚏,他歉意的点了点头。
高木对他说:“回办公室喝杯咖啡吧,天气怪冷的。”
刑警走了之后,高木继续对我说:“如果他有亲戚住在这里呢?那么他就可以住在亲戚家了,真是那样的话,恐怕就麻烦啦。”
我点了一下头,没有多说什么。
突然,我的眼前落下了几片白色的物体。我和高木警官同时仰首朝上面看去。
“今年的雪来得可真够早的啊!”他笑着说。
“是啊,而且雪片还够大的。这是否意味着案子会很复杂呢?”
“哦?哈哈哈哈。”高木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藤原老弟,只要我们俩合作,没有难倒我们的案子。”
我看着充满信心的高木警官,使劲点了一下头。
.................
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三章 风雪中的小女孩
天好冷啊!不知为什么,今年的冬天来得这么早。我一边在心里嘀咕着倒霉的天气,一边往家里赶。
“剑川!”惠子的声音出现在我身后,我回头和她打了个招呼,并且问她怎么会在这里的。
她告诉我说:“藤原君,我想买副手套送给你呀!天气冷了,不戴手套的话,手指要冻僵的哦!”
“为什么知道我从这条路回家呢?”我的问题让她也无法回答,看来是巧合吧。
“不管怎么说都得感谢你的好意。”我笑着对她说。其实,手套是否替我买是一回事,有没有这份心意就是另一回事啦。看来我和惠子的感情还是瞒甜蜜的嘛。
我拉着她的手和她走向了百货商店。
倒霉!商店的工作人员刚好将大门关上。
“这么早就下班了?”惠子不满的望着对方说道。
“天气冷了,最近生意又很一般,何必很晚才关门呢?”对方露出黄色的牙齿朝我们笑了笑。
“改天吧。”我拍了拍惠子的胳膊说。
她撅起了嘴,遗憾的说:“也只好这样了。”
我和惠子朝前走了一个路口,我见时间不早了,便对她说:“不如我送你回家啊!”
“不用了,藤原君,你知道我家离这儿不远的。”她嘴上虽这么说,但从她的表情来看,还是很想我陪她再走一会儿的。
我们俩聊得很开心,惠子已经彻底忘记了聚会之前所发生的不开心的事。我当然也没有提到。
走到了第二个路口时,我们同时看见了一个很小的身影,是个满脸尘土的小女孩。她独自躲在墙角,正用嘴里吐出热气好让手暖和起来。一般来说,一个流浪的小孩是不会引起我过大重视的,可是,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朝她走了过去。
难道是诱拐?我糊涂的想了一会儿,决定停下来观察一下。
“只有火柴?没打火机吗?”中年男子带着扫兴的面孔摇了摇头,但最后他还是从掏钱买了一盒火柴。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划上了一支火柴。火柴突然断了,男子感到很懊恼,他不满的对小女孩说:“火柴也太细了吧?”
“先生,对不起,您太使劲了。”小女孩发出的童音让我对她产生了怜悯的感觉。
“哼!”中年男子当着她的面仍掉了整盒火柴,转身就离开了。
我和惠子趁小女孩弯腰拾火柴的时候走了过去。
“我来帮你吧,小妹妹。”惠子的眼睛有些湿润,看来她也觉得这个小孩很可怜。
小女孩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继续拾地上的火柴。
“等一下!”我突然叫了一声,把两位女孩都吓了一跳。
我手里的这根火柴棒,与凶案现场的一模一样。细长的火柴身,圆形的底端。难道说凶手也曾在小女孩这里买过火柴?这种想法在我脑海里产生后,我立刻对她说:“小妹妹,是不是只有你这个才有这种火柴?”
小女孩没有回答,而是将从地上捡起的火柴放进了火柴盒,然后转身要走。
“请等一下!”我站起身跨了一步拉住了小女孩冰冷的胳膊。
“剑川!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明白出了什么事的惠子对我喊道。
“小妹妹,可以告诉我你家在那里吗?”
她没有答话,甚至没有回头看我,而是使劲要挣脱她的那只胳膊。
“放手,剑川!”惠子使劲打了一下我的手背。
我松手了,小女孩一声不吭得朝前跑去。雪越下越大了,本身就有白头发的我,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十足的白头翁了。
小女孩跑得很快,一转眼就不见了,我告诉自己不能再犹豫了,得赶紧追上去才是。但是,惠子偏偏拉住了我的手,并且对我说:“剑川,别为难她了。”
“惠子,你不明白..........”
“又是案件是不是?”惠子直接问我。
“是的,一个杀人事件。”我回答。
“案件真的那么重要吗?藤原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固执?你真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她已经够可怜了,你还为难她。也许我看错你了。”惠子松开手转身朝回家的路跑去。
我没有去追女友,也没有去追小妹妹,我能做得只是回家。
在路上,我努力追忆着小女孩的长相,好让高木警官的手下可以轻易找到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因为我确信,她对这个案子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
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四章 带你去找凶手
朴清南死后的第二天下午,高木警官来到了我家。母亲为他倒了杯热咖啡,好让满身是雪的警官暖和起来。
“剑川。”高木小心的喝了口咖啡说,“按照你提供的线索,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小女孩,她非常的可怜,幼小的年纪就得独自照顾自己了。”
“真的?”我接过母亲替我倒的咖啡问道。
“是这样的。说真的,她的住所离你家还挺近的。”
“她现在在哪里?”我迫不及待的问高木。
高木擦了擦溅在下巴上的咖啡说:“正在警察局,我们正很好的照顾她哩,这点请您放心。对了,剑川。鉴识部的人告诉我你的判断是正确的,小女孩手里的火柴与尸体周边的一模一样。”
我点点头,“高木警官,能够告诉我那个小女孩怎么说吗?我的意思是她是否认出了死者曾在她那里买过火柴呢?”
高木用低沉的声音回答:“藤原君。小女孩从被发现到我来这里之前一句话都不说。”
我听见这话便沉思起来,小女孩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经验老到的警官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微笑着说:“其实,我怀疑她与凶手有某种关系。”
“我很想听听您的意见。”我礼貌的给他做了个可以开始叙述的手势。
高木看了一眼杯子里的咖啡,对我母亲说:“太太,可以再给我一杯吗?”
“好的,稍等一下,高木警官。”母亲微笑着接过了杯子。
“这样麻烦您真是过意不去。”高木歉着腰说。
母亲走了之后,高木警官对我说:“藤原君,我想你应该也想到了。也许凶手与小女孩很熟,小女孩知道凶手干了些什么,于是替他保密。或者说,凶手给了她一笔保密费.............”
“打扰一下。”我抬了一下手说,“警官,我不太赞成第二点。如果凶手给了小女孩保密费的话,她在最近这几天应该没必要卖火柴才对。”
高木点点头:“是这样的。既然如此,我们就从第一点来谈。虽然小女孩被我们发现的时候是一个人,但这不代表她真的只有一个人。如果光靠卖火柴就能糊口的话,那么这个城市里就没乞丐了。这样一来,在小女孩的背后就该有一位一直照料她的人,可能是她的父亲,或者母亲。”
我又打断了他的话,“警官,真是那样的话,那么她的父母就不该让年幼的女儿在寒冷的风雪中卖火柴。”
高木皱起了眉头,他自语道:“难道说她父母每月只给她少许的钱?”
我见高木警官已经被弄糊涂的时候连忙插嘴道:“总之,小女孩一定与凶手有关,不然的话她不可能闭口不谈的。”
“高木警官。”
“什么?”他托着下巴看着我。
“我突然有一种想法,可以的话请不要介意外面的天气带我去小女孩家看一看。”
“这没问题,藤原君,难道你想到了什么?”
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也许那里会有值得我们考虑的线索。”
“这似乎不太可能.........”高木刚站起来,我的母亲就走过来了,她放下手中的杯子说:“怎么高木先生要走吗?”
“哦!是这样的,太太。我要和剑川一起去小女孩家看一看。”
“那好吧,剑川,别太晚回来。”母亲对我说。
“知道了。对了,高木警官。”
“又怎么了?”他抓着不多的头发看着我说。
“你的警服就放在我家吧,相信我们不会在那里呆太长时间的。”
“没问题。”他点了一下头,和我走了出去。
我和高木顶着风雪绕过了两条街道,在一座破房子前站立下来。这个破房子很早就有了,记得小的时候我还曾与小伙伴在这里玩过捉迷藏的游戏。现在看来,它就是小女孩的家了。
“她的确够可怜的。”我望着地上脏兮兮的被子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个季节呆在这间没有窗户的房子里,按理来说是不太容易熬到春天的。”
我在外面站了一会儿,高木也跟了出来,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怎么样,藤原君?我就说没有用吧,这里哪来的线索呢?”
“应该会有的。高木警官,看见对面的咖啡厅了吗?”
“看见了。”高木不等我说第二句话就抢先说道:“我说藤原君,今天你是怎么了?总是神神秘秘的。到底有什么事你说就是啦。”
“喝杯咖啡去怎么样?”我对他说。
高木看着我动也不动,我感觉到他有些生气了,就直接和他耳语道:“其实,我正要带你找凶手。”
“真的?”高木的脸色一下豁然开朗起来,他微笑着说:“你又有计划了?”
“没错,我们去咖啡厅坐一坐吧,这家刚开业没多久的咖啡厅我还从没来过哩。”说完我带着高木警官朝咖啡厅走去。
...................
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五章 目标出现
高木警官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摆满了烟蒂,多一根都装不下了,然而他还在不停的点烟。
又过了十分钟,他实在憋不住了,对我说:“藤原君,到底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摆弄着双手低头对他说:“你按照我的意思办了吗?”
“怎么没有?我派了七名女便衣在每一个大街小巷里到处造谣。说小女孩被我们警察毒打了一顿之后被丢弃在她的破房子里。想一想看,我们警察怎么可能动手打小女孩嘛。真他妈的!”
“你那七名手下...........”
“我派的七个人,个个在办公室里只会谈天说地,从不干实事。这下还不满意?”高木朝我摊开了双手。
我看了看表,他又对我说:“照这样等下去,我看在这里吃晚饭好了。”
高木刚说完,服务员就跑了过来,“先生,我没听错的话,您要吃晚餐,是吗?我们这里有法式牛排、印度羊肉...........”服务员说了一大堆菜,我怀疑他们这里是不是真有这些菜。
高木看着我一声不吭。我微笑着对服务员说:“来两份牛排吧。”
“马上送到。”服务员轻拍了一下巴掌就转身离去。
“到底还要等多久?”高木将烟蒂使劲仍在了地上。
“警官,你最大的缺点就是性急,懂吗?”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我从未让你失望,是吗?”
高木做了个深呼吸,对我说:“藤原君,我相信你。可你总不能每次都和我来这手吧?抓到凶手之后才和我说推理,一点都不过瘾。”
“那就现在和你说好啦。”我说话时仍带着微笑。
“真的?”高木伸出舌头问。
我点点头,“这次的推理事实上是建立在你的分析上的。在我家的时候,你向我做出了分析,你向我谈到了小女孩的父母。在那时,我就想到了尸体旁的火柴棒,火柴棒的形状你已经印在脑子里了。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它被点燃过,但还没有断。为什么会这样呢?之前看见小女孩的时候,一位男子划燃了火柴,它断了,因为他太使劲了。通过这一点,我想到了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女人,因为被点燃的火柴棒没有断,而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小女孩的母亲,小女孩闭口不谈任何事情就是想庇护她的母亲,是这样吗?”
“可以这么说吧。”高木笑了一声,不一会儿他大笑起来,把周围的服务员都吓了一跳。
高木警官对我说:“藤原君,不知道这个案子,是否可以.........”
“当然可以,它是你的了。”
“太感谢了,藤原君。”他说完后又坐了下来,脸色又变得阴沉起来,“藤原君,虽然你的推理我认同,但是,凶手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
我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回答:“应该快了。你看,她不是来了吗?”
高木警官伸长了脖子朝窗外看了一眼,只见一位穿着时髦的女人在那座破房子前徘徊着。
“应该就是她了。”我说了一声,跟着高木警官飞快的跑下了咖啡厅。
那个女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时,高木的手已经深深钳住她了。
“听见外面的传言所以担心你的女儿,是吗?朴清南是你杀死的吧?”高木直接了当的对她说。
女人镇静了一会儿,接着,她面无表情的脸上流出了泪水。
“和我们到警察局走一趟吧。”高木严肃的对她说。
...................
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六章 凶手的苦衷
被捕的女人叫宫本加利,她正是小女孩的母亲。我和高木警官走进警察局后,直接将她带进了审讯室。
“宫本小姐。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杀害朴清南。”高木警官严厉的对她说。
宫本加利的眼角仍挂着泪水,她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抬头露出了无辜的表情。我们谁也没有被假象所迷惑。高木警官再次厉声提醒她现在的处境时,她才开口。
高木问道:“为什么要杀害朴清南。”
“这,这是他自找的。”女人咬牙切齿的说。
“说说理由。”
“三年前我的丈夫在一起车祸中被撞成了重伤。我们家境贫困,医疗费用又高得吓人,所以只好靠社会来帮助我们。最后,我的一位朋友帮我找到了他的一位在电台工作的朋友,那位朋友很热心,就在电台里将我丈夫的不幸遭遇在电台内公布了,社会上很多善良的人都伸出了双手支持我们。在募捐中,我亲眼看见一个男人捐了几十万日圆,在他刚要走的时候,被我叫住了。‘先生,真的很感谢你。’我对他说。‘哪里的话,应该做的。’不知为什么,那个男人说完这番话之后就一直在看着我,当时我就察觉出了什么,我连忙转开了话题。但是男人非要到我家坐一坐。我见他不像是坏人,况且,怎么说他也算是恩人,我不好婉言拒绝。所以,就把他带到了我家。”
说到这里,宫本加利沉默了一下,她接着说的时候眼泪又涌了出来,“到了我家之后,我和他聊了一会儿,我得知他是一个韩国商人。不一会儿,他见四处没人就,就强奸了我。”
“那个男人就是朴清南?”高木警官问道。
“是的。就是那个畜生。干完了这伤天害理的事之后,他对我说‘和我结婚吧,加利。我会很好的照顾你的。否则的话,你的男人就不会有好下场。’我被他的威胁感到害怕,我真怕不答应他的要求会出什么事。因此,我对他说‘我的丈夫现在还趟在医院里,不管怎么说...........那样的话.............会有人说闲话的。’他告诉我他可以等我,然后就离开了。”
“在后面的两个月里,他每个星期都来我家一次,每次都要发泄一通。他简直就不是人!”宫本加利气愤的握紧了拳头。
“丈夫的病情在后面的日子不断恶化,他死后,为了躲避朴清南,我搬家了。但是,最终还是被他找到了。他要求我去做妓女,替他赚钱。不然的话,就杀死我。面对这可怕的要求,我不敢不应。只好按照他的要求走了这条路。”
“三年后,也就是现在,他见我还是没提到与他结婚的事,就打算放弃我。但是,他放弃了,我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呢?我太恨他了!我一直想找个机会把他干掉。”
“就在一个月前,他醉熏熏的来到我家,将一切我所不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他对我说,其实那场车祸的肇事者,就是他,而且他还把责任全都推到我的丈夫这边,说什么是他自己走路不长眼睛。天啦!听见这番话,我痛苦而泣。我不能再容忍了,我打算干掉他。可是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该从哪下手为好。”
“就在前天,我打电话通知在韩国做生意的他,告诉他我打算和他结婚,他爽快得答应了,于是,我就将见面的时间、地点和他说好了,就在那个山坡上(T坡)。”
“第二天,他如约前来。在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我递了支烟给他,并且用火柴将它点燃。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我拔出准备好的刀朝他的胸前刺去。他在原地打了个转,一声不吭倒在了我的面前。因为是大白天,我不敢太放肆,所以,就赶紧离开了杀人现场。一切就是这样。”
宫本加利说完后,脸上痛苦的表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嘴唇也在瑟瑟发抖。眼神里喷出的火焰可以把周围的警察都送上天国。
“为什么你当时不报警?!”高木拍着桌子喊道。
“我说了,我很害怕他。”宫本加利解释道。
屋子里不再有人说话,过了一会儿,我插嘴了:“宫本小姐,可以的话告诉我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刚才一直没提到她?”
她看了看我,回答:“她是我女儿,叫藤美。本来她和我住在一起的,可是,当那个禽兽出现的时候,我带她离开了家。我的丈夫原来是某火柴厂的工人,家里有一些火柴。我将火柴全交给了藤美。让她不要回来,我有空会送钱过去。先生们,我不想让藤美也落入朴清南那个恶魔的手里,我只有那么一个女儿啊!”
屋子里没有一丝生气,所有的人再次闭口不语。
那个叫藤美的小女孩被带进来的时候,宫本加利一把抱住了她,小女孩将小脑袋依偎在母亲的怀里。
高木警官见到这一幕的时候,给了手下一个眼色,大伙儿都退了出去,我也不例外。
高木警官站在我背后说:“你怎么想?”
我看着他说:“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高木警官耸了耸肩,微微点了一下头。
.....................
卖火柴的小女孩
藤原剑川的一段话
宫本加利被带走了,她的女儿怎么办?不要紧,这件事已经被某孤儿院解决了。
又到了该和各位说最后一句话的时间了。
“我的好朋友本岛良太和我说出了他对这个案子的一点看法,从某种程度上说,宫本加利才是真正的被害者。我告诉他,不是,真正的被害者,其实是那个卖火柴的小妹妹藤美。难道不是这样吗?”
好了,我很疲倦,得赶紧休息一下了。
藤原剑川对您说:“下次见。”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藤原剑川探案之杀人动机

  • 下一篇文章:戚洛南探案之身份案(乐阳著)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柒三』于2011-7-1 19:31:00发表评论:
  • 肿么感觉中间看过哦
  • 禦乂』于2011-7-1 19:23:00发表评论:
  • ……在没有过度线索的情况下 还算不错
  • 低丿调』于2011-1-23 22:55:00发表评论:
  • 推理有一点点牵强……我是沙发……看完……睡觉……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狂探四人组(5)[2219]

  • 毕业生(5)[2520]

  • 股(蛊)惑——(七)[2446]

  • 蛙声一片——米琪的日本血案(短…[3097]

  • [圣诞征文1]猫福[3674]

  • 死神的红玫瑰(三)——大结局[2496]

  • 开贴跟狂生唱对台戏(第三段已出…[5862]

  • 阳光岛的罪恶(2)[2937]

  • 《时光隧道》故事开端[3706]

  • 魔鬼操纵的考验(全)[3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