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戚洛南探案之身份案(乐阳著)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155  发表于: 01年03月08日14点5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戚洛南探案——身份案

            乐阳 作
  
  我的朋友戚洛南先生,身为一间私家侦探事务所的创办人和主要探员,他绝
不是一个甘于安份的人。他每天无时不刻在想着有复杂的案件找上门来,好让他
那活跃的脑细胞有所发为。正如他自己所说,只有奇特的案子,才能为他平静的
生活添上一点水花及一点乐趣。在我长期对他所办的案件作的记录,其中不乏案
情离奇曲折,结局出人意料的案子。就像我在偶然中翻阅,现在摆在我面前桌子
上的这篇关于身份案的记载,就很好地表现出戚洛南其智力过人的头脑和敏锐的
观察力。
  那是一九九六年晚秋的一天中午,纽约市秋高气爽。我和戚洛南走在布鲁克
伦地区的行人希少的第九大道。我们刚刚办完一件离奇的椅子案,正顺着五十街
赶向八大道准备乘地铁回事务所。在接近八大道时,从一所房子里进进出出的警
察们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乐阳,你猜那些警察在那里转来转去是在为了什么?是不是有事情发生
了。”戚洛南对我说道。
  “我不知道,洛南。”我照实说道,“等等,看!张景天也在人群里。我们
可以去问问他。”
  “不错。”戚洛南边说着边加快脚步,我紧跟在其后。我们费力挤进在看着
热闹并指指点点的人群,找到了我们的老朋友张景天警官。
  张景天警官隶属于纽约警局第五分局,他身体高大而结实。张景天跟传奇人
物项卫鹰,也就是戚洛南的大学同学,是生死之交。他们早年闯荡江湖的事迹到
现在还为人津津乐道。而张景天自从投身警察行业后,不时得以戚洛南和项卫鹰
的帮助,使得他在行内里的职位越来越高。
  “景天,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这么多人在看热闹?”戚洛南跟张
景天打过招呼后,问道。
  “这里发生了一件悲剧,屋子里面有一具男尸,但很明显是一件吊颈自杀案。
照案子的性质来看,洛南,它不应该令你感到有兴趣的。尸体还在里面,如果你
想的话可以进去看看。”张景天热诚地说道,看得出他对我们的出现衷心地感到
高兴。
  张景天带着我们走进一个很大的,布置得很有品味的大厅。就在他示意我们
走楼梯上二楼时。一位穿著得很是高贵的中年男子坐着轮椅,自己用手转动着轮
子从大厅另一端的一间房子里出现。那男人大约三十多岁,四方脸带着悲痛的神
色,胡子剃得干干静静,一张嘴唇紧闭着。
  “洛南,乐阳,这位是亚力山大先生,他的弟弟麦可,就是这不幸事件的死
者。”张景天向我们介绍道。
  “戚先生和乐先生,很高兴认识你们。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家门不幸。”亚
力山大先生和我们握手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亚力山大先生,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张景天问道。
  “麦可近来好像有很大压力的样子。我想我也是造成他受到压力的其中原因。
你们看,自从经过一次汽车意外后我就双腿瘫痪了,”亚力山大先生对着他的双
腿作了一个无奈的手势,“从那以后麦可就成了我生活上主要的支柱。没有了他,
我真不知道我将如何过日子。”
  “据我们所作的调查,麦可先生生前曾买了人寿保险?”张景天问道。
  “是的。现在我所有的,就只剩下可怜的麦可的保险金了,但那也不能支持
生活费多久的。”亚力山大先生哽咽着说道。
  “保险金?”戚洛南不解地问道,“人寿保险在受保人自杀而死的情况下,
同常是不作赔款的。”
  “我弟弟的保险合同是五年后自杀另议的,而他至今已买了八年的保险了。”
亚力山大先生哽咽着解释道。
  “我明白了,”戚洛南沉思了一会,然后点点头,“我明白了。景天,现在
我们可以上楼看看了吗?”
  张景天在前带着我们走上楼梯,戚洛南中途好几次停了下来,并仔细地检查
着覆盖着楼梯的地毯。
  “这是质量上等的地毯!乐阳,看!地毯真厚,很不平常,你说是吗?”戚
洛南仔细地观察着地毯,问我道。
  “是的。”我点头同意,但并不知道那地毯有什么平常或不平常。
  我们终于走进躺着死者的房间。那是一间有着横梁的小小的阁楼,死者躺在
房间的中间,被一张白布覆盖着。张景天望了我们一眼,然后蹲下去,伸手揭起
了盖着死者的白布,我望着尸体,禁不住失声惊悚地叫了起来,“洛南,看!这
不是和我们在楼下刚刚谈完话的男人吗?!”
  “啊,乐阳!很对不起!”张景天打断了我的惊叫,解释道,“我忘了告诉
你们亚力山大和麦可是双胞胎,这死者是麦可。”
  “天!多么像啊!”我还是觉得恐怖。
  “景天,请将白布全拿开吧。”戚洛南用手示意着。
  张景天将白布移开后,戚洛南花了几分钟详细地检验着已渐渐变冻的尸体。
他似乎对死者的鞋子特别有兴趣。我镇定下来后,才开始检验着尸体。死者脸色
发紫,颈间有着被绳子深深陷过的痕迹,而绳子被取下后也还放在尸体的旁边。
  “尸体是在那里被发现的?”戚洛南问张景天。
  “是在那个横梁上吊着。”张景天用手比画着说。
  “是谁发现尸体的?”
  “当时除了那两兄弟外没有别的人在。亚力山大先生说他看见他弟弟麦可走
上了楼梯,当然,他由于双腿瘫痪不能跟去。当麦可在两小时以后还没有出现时,
亚力山大先生开始担忧起来,他大声叫喊着麦可的名字,但是没有答案。于是他
转动着轮子到了前门,叫止了一个路人,就是那路人上去二楼后才发现尸体吊在
那横梁的。”张景天指了指阁楼里的横梁说道。
  “我明白了,”戚洛南沉思了一会,“让我们下楼去吧,这里我认为重要的
线索我都看过了。”
  我们下到楼下的大厅,经过还坐在那里神情落寂的亚力山大先生时,戚洛南
停了下来用轻松的语气和他闲谈了起来。
  “亚力山大先生,你真是一个时髦的人。看!你的鞋子真是很漂亮,它是我
见过的最好的!告诉我,你穿著它已经很久了吗?”
  “虽然我的双腿是瘫痪了,戚先生,但我通常都是很注重我的仪表的。这双
鞋子?既然你想知道,它是我弟弟买的,他买了两双,我们兄弟俩一人一对。由
于是前几个礼拜才买的,所以它还很新静。”
  “原来这样。”戚洛南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我们和张景天走到那屋子外面,大批的警员还在忙碌着,装收尸体的黑箱车
这时候也呼啸着而来,而纠集在屋子外看热闹的人群却越来越多,毫丝没有减少
的迹象。由于我们还要赶回事务所有重要的事情,戚洛南便嘱咐我先走,他要跟
张景天就这件自杀案谈谈。
  我只好先一步回到曼克顿科西街一百零四号的事务所。我办好了事务所里的
事情,接待好了顾客,戚洛南才走了进来。那天,直到傍晚时分,我们才有时间
好好地谈谈中午时的自杀案。房子里暖和和的,我和戚洛南每人拿着一杯美酒,
尽量将自己舒服地陷在沙发里。
  “自杀真令人悲哀。”我呷了一口酒,暖暖地说道。
  “是的,自杀令人悲哀!但是,我不相信那房子里面的是自案。”
  “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道。
  “我不认为麦可先生是自杀的。我相信那房子目击了一剧凶杀案。你离开后
我建议景天去找一个体质专家对亚力山大先生做一个详细的体质检查。”
  “天!洛南,为什么你这样想?”我惊讶地望着戚洛南,虽然我一点都不知
道为什么我的朋友有那样的想法,但我却也相信他的推理离事实是不远的了。
  “最初引起我疑心的,是亚力山大先生似乎对他弟弟的保险金条约知道很多
敏感的内幕消息。保险金条约提到有关自杀另议的情况,通常都只是例行公事而
已,实际上除了受保者之外很少人会注意到那点。除非有人对它特别有兴趣或希
望能成为受保者的受益人,因而就会花费一些时间翻查保险金条约,看看是不是
能找到有关自杀另议的条约。”
  “但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我不同意地说道,“你并不知道他们
兄弟俩实际上有没有私自谈过保险金的条约。”
  “对呀,乐阳,最初有关保险金条约的只是我心中的一个疑点,”戚洛南承
认道,“但是,接着我在地毯上发现了那些脚印。”
  “脚印?”
  “对,虽然警员上上落落的将所有的线索都踏乱了,但地毯上还是残留这一
些很深的脚印。那些深下去的脚印位置,紧靠着楼梯上的栏杆旁,看得出那人曾
靠着栏杆作为承受力。从脚印的深度看来,我相信有一个肥胖的人,或者说,一
个带着很重东西的人吃力地走上楼梯。检验过麦可先生的尸体后,我想他体重不
会超过140磅。我认为麦可先生是在一楼被勒杀,或者是被击昏,然后被抬到二
楼给人布置成自杀的错局。”
  “但谁会这样做呢?除了那两兄弟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别的人在那屋里。
而双腿瘫痪的亚力山大先生没可能完成那么吃力的事情啊!”
  “乐阳,如果你留意的话,就会发现被穿了比较久的鞋子,在脚趾下一点点
的位置和鞋子的两边,都会留下摺痕的。而从未被穿著走过的鞋子,是一点摺痕
都没有的。一个整天都坐在轮椅上的人,他的鞋子应该是绝对干净如新的。然而,
亚力山大先生,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他脚上的鞋子却是摺痕从从的。我可以肯
定地说,那双鞋子曾被穿着走动了相当的距离。一个双腿瘫痪的人,他的鞋子是
不应该有摺痕的。”
  “真的?我没有留意到。”我羞惭地说道。
  “看,乐阳,你并没有去观察。我想你也没有留意到死者脚上的鞋子吧?那
鞋子新静且平滑如镜,就像刚刚从盒子里拿出来的一样。而且,鞋底也极为干净,
完全不像曾在屋子外面走动过。”
  “你的意思是?”此时我深深地被戚洛南的推理打动了。
  “没错,正是那样。那就是为什么我建议景天去找一个体质专家对亚力山大
先生做一个详细的体质检查。我怀疑事实并不是表面上的简单。我相信死者就是
那个瘫痪的弟弟亚力山大先生,而坐在轮椅上的麦可先生是在扮演着亚力山大先
生的角色,从而能得到那笔保险金。我相信体质专家的检查将会证实我的推理,
揭开轮椅上的是麦可先生的双腿就像你和我的双腿一样坚实的。”
  “如果我们不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凶手说不定会给逃脱法律的制裁。”我一
口气干了那杯酒,气愤地说道。
  “呵呵,乐阳,命运的安排就是如此哦。”
  (完)
  • 上一篇文章:藤原剑川探案之卖火柴的小女孩

  • 下一篇文章:戚洛南探案之密室中的尸体(乐阳著)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夜晚』于2011-7-3 13:35:00发表评论:
  • 题目有泄底嫌疑…
  • 玻璃密室』于2011-6-15 18:17:00发表评论:
  • 十年前的精华帖吧。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4)[2689]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四)…[2703]

  • 夏日里的吸血鬼(05)[2975]

  • 推理秀——红莲火焰(全篇)[7422]

  • [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2763]

  • 美人鱼的诅咒(5)[2460]

  • <原创>——密码纸条[3923]

  • 阳光岛的罪恶(5)——大结局[3581]

  • 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2888]

  • 现场(一)[2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