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我的疯人院生涯(陆续连载)
 作者:费伦萨  人气: 3596  发表于: 10年03月27日19点1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这是我最近想到的,用第一人称叙述,文中的我是一个精神病院里的病人,用推理解决精神病院里发生的事件,希望喜欢和不喜欢这个设定的朋友都能支持我。”我“当然是个有理性的疯子,不过到底有什么毛病,就请大家到文章中去发掘吧。

第一话 我和南宝
嗨,我叫塞克,这里的人有时会叫我道尔。现在站在我前面的男人告诉我们他是吕医生,但我叫他黏土师,他最大的兴趣就是把我们都捏成他想要的样子。他还有个漂亮的助手,声音比脸蛋还要甜美,但是这个温柔的强调正好泄露她控制狂的本性,她去马戏团当驯兽师肯定会大红大紫。驯兽师小姐正企图把那些用来改造我的药丸塞给我。尽管她总说这些药能够帮助我,但我还是讨厌它们。因此我总得巧妙地把它们扔掉了,巧妙到所有人都认为我乖乖地吃了药。我敢发誓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怎么处理这些药丸的,因为在这里只有我能看到月亮背面。
可是最近,我那瞒天过海的小小快感总是被高亢的朗读声打断。那个大声读书的家伙叫南宝,肯定不是他的大名。不过我喜欢这个可爱的昵称,就像以前的他一样可爱。几年来,每天早上他都要端端正正的捧上一本书来读,字正腔圆却没有韵律。如果你还记得小学低年级时读课文的样子,没错,那就是南宝的样子。幼稚但不讨厌,直到一星期前,他突然把他读书的音量提高了一倍,这就有点像噪音了。不行,连续这么都天都这样,我快被烦死了,必须跟他说说这事。
嘿!南宝,你能不能小声一点!天啊,他竟然没有反应!这个乖宝宝真是学坏了,往常如果有人跟他说话他一定认认真真的挺着,而且会很有礼貌的回答。连他都敢无视我,这让我很不爽。所以我要过去教育他一下。但我不准备动粗,尽量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居然像吓了一跳似的。拜托,我可是光明正大的走过来的,正常人早该发觉了。好吧,我忘了,这里不太有正常人。尽管如此,这对南宝来说还是太不正常了。
你找我有事吗?南宝高声提问倒真的把握吓了一跳,跟近在咫尺的人说话那需要这么大声。你读书时小声一点好吗?我说得清清楚楚,可他却丢给我一个“哈?”,然后把头往左一偏,眉毛一扬,嘴一噘,一脸的茫然。我真的怒了,高声喝道:“你给我小声点!”这时他才恢复一贯的样子,乖乖的点点头。可是,他的音量绝对绝对一点都没有降低。真是败给他了,我赶紧逃到别处去。
可走出大厅后我才发现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好在走廊里遛达。在这里的生存法则之一是控制好你的脾气,如果被发现有暴力倾向就会被关到四楼的牢房里,不能再我这样的自由走动,甚至连直通大门口的开放大厅也可以去。只是,今天这个橱窗怎么看上去这么别扭?准确的说是其中的一块玻璃很别扭,更准确一点说是它的边缘很别扭。没错,它跟别的玻璃不一样,是新安上的,边缘插槽有新近修补的痕迹。
为什么换玻璃?为什么换玻璃?为什么换玻璃?……因上周二我们抓被一个从四楼逃出来的家伙时,原来的玻璃被打碎了。一个护士对我喊。这是当偏执狂的一个好处,我比任何人都更有耐心,只要坚持得够久总会有一个不耐烦的来告诉我真相。这绝对是个好消息,因为我终于可以摆脱南宝的噪音了。
南宝,你这个混蛋!你是个令人作呕的白痴!没错,我就是这样冲南宝喊的。不过他没反应,却把黏土师引过来了。你不能因为嫌南宝声音大,就对他骂脏话。黏土师的声音其实也不小,不过我可没心情听他布道。推开他,我绕道南宝右边,说:“南宝,你今天读得好极了,进步不小啊!”南宝把眼睛从书上挪向我,笑眯眯地说:“真的吗?谢谢!”
我看着黏土师,如果你看见我的表情肯定会想揍我的。黏土师花了十秒钟惊讶,却只用了五秒钟来思考。他对赞美的话有反应吗?这可不是个好症状。
“他是只听见了赞美的话,或者说他只听见了人在他右边说的话。”我不得不站出来为他说明情况了,“他的左耳里飞进了一块玻璃渣子刺破了鼓膜,所以那只耳朵听不见声音。他需要治疗!”
“你又在胡思乱想了。”黏土师一如既往地要怀疑上一会,“他的耳朵里进了玻璃,他没有任何反应,而你却知道了?”
没办法了,我只能把整件事情完整地解释给这个呆头呆脑的泥匠听。首先要从南宝的病情说起。南宝的父母对他有些地方过度溺爱,有些地方又过度严厉,最终把他变成一个极度没有信心的胆小鬼,即使已经三十几岁了,心智却停留在小学阶段。一个处处有人管束,有人照顾的阶段,一个他觉得安全舒服的阶段。他甚至不会主动寻求帮助,只能等别人来关照他,告诉他做什么或别做什么。
“你必须停止偷看病历!”黏土人因为我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而暴怒。可是这点事情哪里需要偷看病例,南宝智力发育正常,行为举止却像个小学生,每天重复着小学生的标准日程:起床、吃饭、早读……对人更是乖得像个孩子,因为我们对于小学生来说,绝对算得上长辈了。有如此明显的症状,他有什么问题几乎都用不着猜了。
不过眼下的事和他的病没有直接联系,他现在大声说话说明他听力衰退。而我跟他讲话的时候,他不自觉的把右耳转向我,说明出问题的是他的左耳。而关键就在于上周二晚上。那晚,四楼跑出来一个人,不过在大厅的橱窗前面被制服了,代价是打碎了一块玻璃。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人身上,完全没有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人,就是南宝。我想南宝是因为听到那个人喊跑吧,大家一起跑出去之类话,就稀里糊涂的跟到大厅来的。当人们抓到那个人的时候,南宝一定就在旁边,打碎的玻璃渣四处飞溅,无巧不巧就有一块飞到了他的左耳里头,造成了他的听力问题。
“你是说他在上周二晚上就受了伤?但是因为他的人格缺陷,没有要求治疗?”黏土师总算作出了一个合理的推断,但是他的口气告诉我他不相信,看来我不得不给他找个有说服力的证人。我记得上周三早上看到南宝眼睛有红肿好像哭过,而他开始大声读书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我想前一天晚上,那个人被带回去后,南宝恐怕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一定站在原地吓得哭了起来。半夜大厅里有个人在哭,肯定会惊动医师的。不幸的是,南宝惊动的是驯兽师。没有人比她缺乏人性了,只会强迫所有的人遵守医院的规矩,照章生活。而南宝恰恰只会乖乖的听从命令,主动选择被迫回去睡觉。可是耳朵里头有玻璃可不是好受的,一晚上疼得哭了好几回,第二天眼睛还是红肿的。嗯,让我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是那样。“吕医生你不会让他继续忍受那块玻璃直到疼死吧。”这句话算是质问。
黏土师从驯兽师那里证实了我的推断,南宝被带到市里的综合病院去了。谢天谢地,别了,噪音!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南宝回来以后,依然是那么大声!
很失望对吗?黏土师竟然在一对一治疗的时间这么揶揄我。他说我执着于解决南宝的音量问题,以至于在橱窗事故的启发下编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
故事?那是事实,而且救了南宝的命,如果耳朵里的玻璃不及时取出来,可能造成脑损伤甚至死亡。什么,取出来的碎片是硅化物。黏土师还真是别扭,硅化物当然是玻璃。说什么没有原来的玻璃样本作为比对?抓病人的护士没有看到南宝,驯兽师没有看到逃跑的病人?谁能保证南宝和那个病人搞得清什么是事实?算了,黏土师只喜欢我们相信他的话,不喜欢相信我的话,居然花了这么大力气来告诉我我说的事情没法证实。但我知道我说的就是事实。
“你知道为什么大家叫你道尔,而不是福尔摩斯吗?福尔摩斯解决案子,而柯南道尔写故事。”黏土师最后告诉我,“现实不能按你编的发展,南宝的听觉损伤是永久性的,你还是学着接受那种音量吧。”

[此贴被费伦萨于2010-3-27 19:21:42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朝朝暮暮,暮暮朝朝(倪匡奖二奖作品)

  • 下一篇文章:深夜偷发《腾蛇》(完结)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费伦萨』于2010-9-5 22:37:00发表评论:
  • 思考让我头昏脑胀,不知不觉我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嗯,谁这么讨厌,揪我的头发,再揪下去我那好不容易梳好的发型就完蛋了。挣扎这醒过来,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若!真的是你吗?”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三遍可若那可爱的笑脸还是在我眼前,“我又看见你了!你真的来了,上一次见面到今天已经过了17个月又二十八天了。”
    若眨眨眼,轻轻的敲了我的鼻头,一点都不疼,真的。“你知道的,只要你想见我我就会来啊。”她说。
    真的,我太需要见她了,最近的事情颇为烦人,只有若在才能让我安心办案。我迫不及待地将007的纵火案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若。
    “你这傻瓜!”若又轻敲我的鼻头,“光想着谁烧的,怎么也不想想烧了什么呢?”
    “我想了,可惜错了。”我在若面前总是骄傲不起来。
    “那就再想一次。不过就是最近这几个月的事,就在你眼皮底下,你一定能够想出来的。黏土师来了,他不喜欢我来见你,我得走了。记住,答案就在这里。”若边说边指指我的头,笑盈盈地样子煞是好看。可黏土师来的太快,还不等我跟若说上点什么,就还得她匆匆逃离了这里。
    “道尔,你不配合治疗也就算了,请不要干扰其他病人好吗?”黏土师一脸凝重地跟我说,“你这样陪着007玩间谍游戏,只能使他的幻觉越来越严重。”
    哼,说我干扰你的病人,你还干扰我的朋友呢。我问他:“你说007放火烧你的病例柜是为了那柜子还是病例?”
    “当然是病例。除非他是现实版的堂吉诃德,把柜子当成敌人大战了三百回合。那个柜子被烧掉前已经被破坏过了,只是很可惜他最后也没能撬开。”
    “不可惜,不可惜。我知道了非常重要的情报,谢谢你啦,做为回报我同意不在骚扰你的病人。”我说。情况很明显了,以前我一直担心007是为了掩饰他从里头拿出了什么东西而放火,但他柜门都没撬开就放了火,说明从一开始他就是去销毁某样东西的。值得销毁的病例,哈哈,目标一下子明确了。若说得真对,答案就在我的记忆里,怎么就没有早点想起来呢?
     
  • 费伦萨』于2010-9-2 22:37:00发表评论:
  • 第六话  我和007
    知道泰迪可以救活,007很高兴。这么善良的孩子实在不适合特工这个行当。
    我和他的“友谊”进展顺利,因为我有一种很特别的说服力,能够把胡乱找来的任何东西说成是黑帮交易的线索。
    “007,你有没有看出这些东西有什么共同特点?”
    007摇摇头。
    “你就没有看出来,把发现这些东西的点连接起来,”我在医院的平面图上画了一条线,不要惊讶我有医院的平面图,这里还没有我弄不到的东西,“这是工人进来修补四楼天花的行走路线。我想我前两周的以外给了这些人一个潜进来的机会。”
    007连连点头。
    “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修补工程的时间很短,要通过这个工程前夫进来必须在第一时间得到工程的消息。怎样得到消息,和这里的人接触,还不能是一般的人,必须非常了解这个地方。什么人是陌生人也接触得到的?这些人中又有谁足够了解这个医院?常务副院长黏土师大夫当然是首选。”
    “你是说他们早就开始解除黏土师?如果潜进来的时候被黏土师发现了怎么办?”
    “也许他们有很多人手。更有可能是利用人们记忆的局限性。人脸只占人体的一小部分,相应的人将遇到的人和确切的脸孔匹配出来的几率也小。如果不是住院病人,黏土师可能记不住那些数面之缘的人,即使觉得熟悉若没有辅助信息他也无从查实。而偏偏有人这么好,把能够帮他回想起来的资料一把火烧掉了。”
    “你是说我那把火烧的是……”
    “有这个可能。所以请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什么人让你去烧那些病例?我们要找出什么人在利用你。”
    “不,这不可能!销毁文件的命令在一个多月前就下达了,那时候天花还没坏呢。”
    “什么!”我大吃一惊,我一直担心这件事和杀人魔以外死亡有关,可从时间上来看我想错了。见鬼,我竟然从头到尾都错了!真见鬼!对于我自己,我是真的气愤,气到想把眼前的桌子都给砸了。可是这没有用,我还是得搞清楚真相。真相,到底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你要毁掉的文件!”我从007吼着
    007却突然出现了专业特工的素质,坚定的说:“不,那个人跟你没有关系,也跟这里没有关系,我不能告诉你组织的秘密。”
    “你……”好吧,我孤身作战,也定要把这谜题揭开!
  • 费伦萨』于2010-9-1 11:03:00发表评论:
  • “尸检”的结果显示泰迪的肚皮上有些奇怪的斑点,肚子里则少了些东西,我们明显感觉到把找到的填充物全都塞回它的肚子也依然是瘪瘪的,不似玩具熊该有的样子。
    “该死,他们为了取回毒品居然下这等毒手。”
    “不一定是毒品,还不一定,不过我们必须找到泰迪肚子里丢了的东西。”
    007还真是个行动派,听我这么一说立马冲了出去。而我则有了不同的想法,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在朝着错误的方向思考,不过这一切都要等我和艾妮谈过以后才能定论。
    当然即使洞悉一切如我,也不可能跟艾妮进行真正的交谈。我要做的是读她的日记。我尽量用最斯文有礼的方式和艾妮说话:“艾妮,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无礼,但为了泰迪,我还是希望你能把你的日记给我看看。这是我了解泰迪唯一的办法了。”
    艾妮咿咿呀呀地说着谁都听不懂话,从她眼帘高台,眉头微蹇,轻咬下唇的表情,我将她要说的话判断为:你非看不可吗?
    “非看不可。”我坚持。
    艾妮将她的日记交给我,准确的说是把她的笔记本电脑都交给我的。她竟然都有电脑,相比之下我的生活简直就是被迫退回到石器时代了。不知道大家的写作量如何,她今年的日记量就让人叹为观止,纯文字文档居然有上G的大小!我一目十行也看得个头昏脑胀。
    不过我的大脑过滤信息的能力非同凡响,从如此卷轶浩繁的日记中我已经找到了真相。在艾妮的日记中写道:“今天小妹陪我去观赏春水游鱼之美景。岂料一顽童捣乱,欺负于我家小妹。见她哭得那般伤心,已不觉有任何美景可赏,只望速速离开。”传说看似荒诞却蕴藏真理。身在这监狱之中何来游玩观景之事,这日记写得近乎妄想,可只要稍加辨析也能发现真相。
    事实是写日记的那天,一位医生将一小缸金鱼放在我们的活动大厅了。他本来是想用宠物帮助一个病人缓解抑郁的,可那人说鱼儿被淹死了不肯要,只引来一大群狱友围观。在南宝往人群里挤的时候把一杯饮料倒在了艾妮的泰迪熊上。艾妮赏了南宝一巴掌就跑回她自己的房间了,为此南宝在后来的一星期见了艾妮就是猛说对不起。不难看出这件事跟那篇日记的关联性吧,我可不想在解释了。反正记住泰迪原来不是艾妮的朋友,而是小妹。说实话,我也是到现在才知道原来那只泰迪是女的。
    不过艾妮还真是不小心,那天她跑回家后恐怕只清理了泰迪熊的表面,而没有想到饮料渗到泰迪的肚子里了。这么潮热的天气,要不了多久,熊肚子里就开始发霉,并渐渐显露出来。于是,就像日记里写的,小妹得了一种怪病,显示有了体臭,渐渐地皮肤上长出黑斑。还记得熊皮上的斑点吗,那就是霉点子。
    “泰迪她日益病重,你又找不到大夫,只好自己动手给她手术,对吗?”我这么对艾妮说。
    艾妮点点头。
    “你剪开他的肚皮,发现里头好些……部分都发霉变黑了,于是赶紧掏出来清洗赶紧,烘烘干要给她缝回去的。可是你处理完那些发霉的东西,回来后却看到泰迪瘫倒在……手术台上,其实那样的毛绒你把她的填充物掏出来便没了支撑,自然会瘫倒。可你却以为她已经不行了,又惊又怕才大声呼救的。”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承认确实是我疏忽了,明明看到艾妮跌倒的地方有一团棉花,居然惊慌之中没有去想。至于手术用的那把剪刀为什么会被藏到床底,我想那不是藏的,而是艾妮慌手慌脚去掏棉花是随手一扔摔到那里去的。现在你知道我们的牢房有多小了吧。不过这案子破得让我有些懊恼,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如此不镇定。其实,对于艾妮的呼喊不能光听,还要多想想才能知道其含义。如果我当时冷静一点,就早想到她说的不是“杀人了”,而是“救救小妹”。如能这样也就更加不会先入为主的用凶杀来判断一切,比如说那把手术剪刀就不会被认为是凶器了。不过,这件案子的真相我不准备告诉007,我要他在追查凶案的过程中一点点靠近我、相信我,之有这样才能让他将偷钥匙防火的原因告诉我。
    至于无证行医的艾妮,算了,她也够伤心了。好在阿妈的针线活很厉害,人也是好心肠,同意帮忙将泰迪补好。马琪也来帮忙了。看着她低头穿针的样子,我忍不住想:她真的像若吗?不像,她的骨架可比若秀气多了。黏土师说的倒是真话,她确实比若漂亮,可是我却只想见到若。此时的我真的真的好想念我的若,哪怕心知那有些我不该再想起的事情。
     
  • 柏之晓』于2010-8-31 9:59:00发表评论:
  •   很棒,期待更新。
  • 费伦萨』于2010-8-30 20:56:00发表评论:
  • “你为什么要烧掉黏土师的文件柜。”
    “对不起,道尔,need not to know。”
    好吧,和007的交谈就是这么“顺利”。既然他这么嘴硬,我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随便找个时候潜入007的房间,我要看看他到底藏了些什么。可我找到的却是一盆灰烬,这个王牌间谍竟然将他屋里所有带字的纸都给烧了,甚至包括零食的包装!我怎么知道?看见那一堆银色小包的饼干了吗,这些小包本来放在一个印着中文、日文和英文的纸盒里的。这个间谍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糟。
    这时走廊里传来声声惨叫。我向叫声跑去,只见艾妮面色苍白地倒在地上,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她的房间正中央躺着一个被开膛破肚的泰迪熊。
    我先介绍一下艾妮吧,她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只是人们不太容易了解到这一点。她最初只是有点“词语杂拌”的问题,不知怎地越来越严重从混乱的语言演变成怪喊怪叫。她的家人无法忍受她的“疯言疯语”,如果那些叫声算得上言语的话,便把她送到这里。其实,只要他们能够耐心去阅读她写下的文字,就会发现这个姑娘是明珠在椟的诗人。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她已经被变相地遗弃在这里很久了,那只泰迪熊是当初陪她入院的,也是她唯一的朋友。了解这一点,就能够理解她此刻的反应了。对于目睹唯一的亲人惨死的人来说,她的震惊恐惧与悲愤都不是我能够描述的。我能做的只有一个承诺,我会把凶手揪出来的。
    首先,我要勘察犯罪现场。正巧007散步归来也看到这起惨案,他发扬骑士精神,志愿当我的助手。也多亏了他的搜查,竟然在艾妮床底下找到了凶器:一把裁缝剪刀。刀片还夹着泰迪的内脏碎片,我是说填充用的再生棉。跟所有的病房一样,艾妮的房间没有锁,所以很容易侵入。而泰迪就放在椅子上,在艾妮离开的这四十分钟里,它毫无反抗能力。剪刀据说是在没有锁的抽屉里,艾妮没有自杀倾向。医院里任何一个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都可能是凶手。
    接下来,我和007给泰迪做了一个简单的尸检。除了证实就是那把裁缝剪刀造成了泰迪的伤口外,我还发现泰迪右手的毛毛里藏着一个小珠子。好泰迪,也许它在被杀害前曾经反抗过,可能从凶手身上抓到了这颗珠子。查处珠子从何而来,凶手就将无所遁形。
    “道尔,这是把左手剪。”
    “啊哈。”
    “听着,用左手剪,右撇子可剪不出这么利落的口子来。”
    007还真是挺棒,他说的话确实正中要害。裁缝剪不完全对称,拇指只能握特定的一个手柄,为左手设计的剪刀如果拿在右手会导致两片刀刃咬合不齐,如果你用过旧剪刀就能感觉到这种状况,绝对剪不出干净利落的口子。我们的凶手是个左撇子。
    “左手剪的主人一定是个左撇子。这种珠子是女人首饰、衣服、包包随便什么东西上的装饰,这把剪刀的主人是个女的。还有……”
    “没有现场证据,没有目击证人,艾妮确实是目前唯一的嫌犯。但是第一,她为什么要杀害泰迪?第二,她行凶后为什么又要大叫,让我们注意到泰迪被杀?第三,007,我想和你谈谈泰迪。”
    “和我谈谈泰迪,我几乎不认识它。”
    “可是它的家族和很多犯罪集团有联系。它们看起来这么无邪,走到哪都不引人怀疑,常常被用来走私毒品、假钞、武器,”我随口说了几个利用毛绒玩具躲避海关检查的案例,当然多是从连续剧或动画片里看来的狗血情节,“还有情报。一只看似平常的熊肚子里,可能藏着珍贵的情报。”
    “你是说,这只泰迪是……”
    看着007紧张地盯着被剖开的熊肚子,我真想笑出声来。好在我忍住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六章)[2603]

  • 蓝色陷阱(二)[2614]

  • 明珠号事件[2690]

  • 乔迁之死[4762]

  • 该隐号疑云(17)修订[2470]

  •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2…[2366]

  •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1…[2628]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埃及手镯之…[3874]

  • [春季活动16]法令[未来幻想][3699]

  • 马盖瑞探案---<观念>[2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