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2)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440  发表于: 03年05月12日08点0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

3
沙瑞静静的坐在我身边,与他聊天的那段时间,并没人打扰我们。我回望着那些以矮个子为代表的“搬运工”,他们不时向我投来善意且羡慕的眼神,我能感觉到他们需要帮助,如果我和沙瑞两个人加入他们的搬运队伍,也许那份没有酬劳的工作早就完工了。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我抱着怀疑的态度问道。沙瑞像是没听懂,我详细的重复了一遍,“那些肩扛大石块的伙计。我觉得,他们不像是坏人。”
“算了吧,科林。”他给了我一支香烟,并替我点上,“不能只从外表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如果我告诉你,他们当中有八成家伙是杀人犯,你会信吗?”
“就算是也只能属于自卫。”我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他讽刺的一笑,“嘁,自卫?科林,你从哪儿来?月亮上吗?”
我为自己的大意陪笑了几声。要知道,这个时期的英国法律,根本就不健全。
片刻后,我问道:“你还爱着罗斯吗?”
沙瑞没有回答,他默默的直视着脚下的烟蒂,看也不看我一眼。既然他不打算回答,我也没有必要追究别人的隐私。可是,他的沉默却突出着他的不果断,他还爱着罗斯吗?沙瑞听了我的问题后,一定也会反问他自己。
在刚才的谈话中,我了解了一些关于罗斯的情况。她与海米利是亲姐妹,姐姐比妹妹大一岁。因为父母早亡,使得姐妹俩互相扶持着过了二十多年,这也让罗斯变成了一位个性坚毅、率直,且脾气倔强的女孩,正是因为这个性格,引来了不少追求者。男士们大都被她的美丽和个性所倾倒,沙瑞更是为她那性感的身材所折服。
海米利虽然漂亮,但大部分男人都认为,她是个傻姑娘。每个想和她恋爱的男子都在开始或半途结束了恋情,原因是,海米利的反应有些迟钝,用20世纪的话来说,她的智商偏低。
沙瑞坐牢之前的那段时间,他主动追求罗斯。女孩的频频回绝并不能动摇沙瑞爱她的决心。一个秋季,我的这位狱友面前出现了他最大的情敌——贝特先生。那时的贝特满脸痤疮——沙瑞是这么形容的。——而这个家伙却凭借着他特有的浪漫得到了罗斯的心,这让沙瑞很不好受。可他没有像其他追求者那样放弃,他知道,只要罗斯还没成贝特太太,他就还有一丝希望。可怜的沙瑞一如既往的渴望着罗斯能投入自己的怀抱。
结果,沙瑞失败了。他得到了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罗斯定婚了。这对沙瑞的打击太大了,茶不思,饭不想成了他的座右铭。更让人不可相信的是,他在已经弃权对罗斯的追求后,竟还是被贝特打了一顿。这怎能让受到重创的沙瑞平静?他选择了“回敬”,最终,他受到了贝特原本也应接受的惩罚。
说到这里,沙瑞不免有些难过。他不明白,为什么罗斯会要求贝特揍自己。令我敬佩的是,坐在我身边的这位男子汉并没因此怪罪罗斯。至于,第一天晚上他得知罗斯死亡的消息之后,对我表示出极大的兴奋也完全是装出来的。罗斯的死比起他现在的处境来说,更让他伤心,我完全可以通过谈话体会到,他的内心深处在流血。我认为,沙瑞压根就没像那些警察一样认定我是杀人犯,在这之前他根本没见过我,对我的到来,他虽没表示欢迎,却也没投入敌意。就我个人而言,沙瑞没有证明我清白的证据,是我最遗憾的事。
再谈谈查克吧。当我向他提到查克刚死的消息时,沙瑞显得非常震惊,他不时的向我说,“他是个好人。”这让我有点难以相信。
查克是罗斯和海米利的老邻居。姐妹俩比他小十来岁,查克就像是她们的哥哥。事实上,查克也把她们当妹妹看待。他不允许任何坏小子打妹妹们的主意。得知罗斯死亡的噩耗,他无法忍受内心的痛苦,狠狠的扁了我。再次回想那一幕,我有那么一点儿原谅他对我所做的一切,但也只限于一点儿。
叫查克的家伙对沙瑞没有任何偏见,但也不能肯定的说他喜欢沙瑞。因为,沙瑞每次见到他时,从没见他笑过。每次,他被罗斯哄出房子时,查克总是无奈的朝他耸耸肩膀。据沙瑞说,查克对贝特的态度也是如此,至少他所见到的情况是这样。看来,查克对两姐妹的终生大事并不感兴趣。
聊了一个下午,我只得到了这么一点儿情况,未免有些失落。沙瑞观察着我的脸色,不时的向我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像是,“别放在心上,他们不会拿你怎样。”以及“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出去了,那帮警察没有把你留在这儿的证据。”
听了这些,并不能使我的心情有所好转。但出于礼貌,我还是向他表示了谢意。


傍晚的夕阳映红了大地,监狱内的一切和白天没什么两样。晚餐时,大嘴索克还没出现,取代他的是一位比他年纪还小的男孩。也许索克跟他的伙伴打过了招呼,这个男孩恭敬的为我准备了一张干净透亮的盘子,里放了比中午更多的水果和新鲜的面包。
沙瑞依旧打算坐在我旁边,不过,被我善意的拒绝了。
“不,我想单独呆一会儿。”我将盘子里的几片面包递给他,“让我静静的思考一会儿,好吗?”
“有事就叫我。”他拍拍我的手背,挤进了那些彪形大汉的地盘。我注意到,他跟他们谈了几句关于我的事情,并让他们别打我的主意。那帮痞子像是和他很熟,听了沙瑞的介绍纷纷默认的点点头。那个昨天对我骚扰的家伙,甚至绅士般的向我鞠躬道歉。
我当然没有理会他的歉意,跟他的那笔帐我迟早会算的。
独自啃了几口苹果,我开始分析起案情。
那帮警察,应该可以从查克的死看出凶手不是我。那么,凶手会是贝特吗?当然,我猜想不会是海米利,她是个傻女孩。如果她与查克有仇,也没必要杀死亲生姐姐。就一个女生而言,杀死查克绝非易事。
在沙瑞接近罗斯之前,还有哪类人追求过她?沙瑞说他们过早就放弃了迎得美人归的想法,如果这是真的话,这又让焦点重新转回到贝特身上。是的,罗斯接受了那个邋遢小子,贝特是除了海米利以外唯一可以接近她的人。他可以在罗斯喝水的杯子里下毒。等等,为什么查克不行呢?只要查克愿意,罗斯绝不会把他从家中撵走。更何况,查克死在罗斯之后。天啦,我的脑子乱极了。如果沙瑞能再给我支呛人的卷烟该有多好。
我按摩着太阳穴,深深的吸进一口气。
那天深夜,查克穿的是睡衣。照理来说,凶手应该不是他才对。贝特,贝特穿的很整洁,他是杀人凶手的可能性极大。如果他是个神经正常的男人,绝不会在半夜吵醒心爱的伴侣,并向她求婚的。等一下,沙瑞告诉我……罗斯看上贝特的原因就是喜欢他那独特的浪漫。这么说,贝特有半夜求婚的打算也不能代表那不是真的。
天啦,脑海越来越浑浊了。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那帮逮捕我的警察怎么没把我给打死。
正在我打算整理思绪的同时,小胡子狱警出现在我的对面。他背对着我,大声的指责给我加水果和面包的小伙子。那个年轻人笔直的站在原地,低着头呆滞的注视着眼底的盘子,任凭对方怎么谩骂,他也不敢顶撞一句。周围的犯人没一个愿意帮他,他们都随和的对待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侧耳倾听着。渐渐的,我发现小胡子骂他是因为,他发现厨房里少了水果和面包。此时此刻,作为另一位当事人,我站了起来。
出于同情,我喊道:“警官,不管他的事,是我偷的!”
小胡子转过身,嘴角微微向右上方颤抖,“你?”
“是的。这事儿与他无关。”
沙瑞跑到我身边,狠狠的踩了我一脚,“科林,你疯了?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这里不需要怜悯,他不会感激你的。没人敢和这里的警察正面交锋,科林,你疯了!”
“结果会怎样?”我问道。
沙瑞还没来得及开口,小胡子就指着我,“出来!”
我环视着四周的犯人,沙瑞的朋友们冲着我纷纷摇头。我猜想,现在这种情形,不管他们付与小胡子什么样的贿赂,都难以扑灭他眼中的那团烈火。
怎么办,科林?我在心底思索着。一时英雄主意将引发一场灭顶之灾?算了,反正我迟早得和小胡子算这笔帐的。现在我还有的选择吗?打吧。
“出来!”小胡子咬牙切齿的重复了一遍。
“在我没动手前,给我听着。我不好惹!”我壮着胆子回敬道。
这句话只能燃起他的斗志。四周的犯人听了这话,都惊呆了。那个受我恩赐的小伙子,整个人都傻在那儿了。
我刚向前走了几步,就看见他伸手去摸腰上的警棍。看来,是要把我给就地处决了。危机关头,我帖着餐桌向他的方向挪动,为的是可以随时举起一张凳子还击。
在我们之间相差一个车位的距离时,小胡子进攻了。他闪电般的抽出警棍,高举着它朝我的头部抽来。如果换了别人,我恐怕当时就倒地不起了。但这个小胡子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他比我要矮很多。
当他打算将我一次击倒的时候。被我突然抬起的一脚,踹到了一张饭桌上。他翻了个身,跌在地上。我趁他倒地的机会,跳上了那张桌子,飞身一跃,鞋跟踏到了他的鼻梁上。顿时,殷红的鼻血,犹如爆裂的自来水管一样,飞溅在饭厅上空。他“嗷,嗷”的叫出声,痛苦的样子像是在乞求我,立刻就把他给杀掉算了。
面对这样不堪一击的对手,我嘲笑了几声,说道:“告诉过你,我不好惹!”
我胜利了。突然间,饭厅上空回响着:“好样的,科林!科林万岁!”的赞美声。
可惜,可惜好景不长。一队端着手枪的狱警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把所有的犯人团团围住。犯人们,不论势力好坏,都乖乖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看着八方,至少有二十多个枪口对准我的脑袋。
沙瑞趴在地上,他抬起头,摇了摇,冲着我说:“你的确是个疯子。”
我这才注意到,沙瑞是刚才唯一一个没有替我助威的狱友。
  • 上一篇文章:《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1)

  • 下一篇文章:《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