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死神的红玫瑰之--<复仇的死神> (后续)
 作者:80511521  人气: 2740  发表于: 02年08月13日00点3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一)
                 
  “嗨,早,贾小姐!”我热情地和她打着招呼。
  “早,方众!”贾小姐迎面向我慢跑过来。
  从今年元旦开始,每天早上晨练时都会看到她,说实话贾小姐并不漂亮,但通常这种女人都很有才华,当然她也不例外,贾小姐是服装设计师,并且前不久还继承了一大笔遗产。
  晨练对我来说是不堪重负,因为几乎每天我都要做另一份兼职!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奶白色的运动衫,在春季还没有到来时,她这身衣服的确有些超前。
  “今天我们干什么?”贾小姐做着各种各样我教给她的准备活动。
  “看来你今天的兴致很高嘛!”我一边系紧鞋带一边说。
  她只是仰起下巴含笑看着我。
  “怎么,最近没有接到电话?”我起身站起来说。
  贾小姐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厌恶地看了我一眼,“我今天不舒服,我先走了!”她甩下一句话,匆匆沿原路又跑了回去。
  贾小姐也有些可怜,自从她旅行回来以后就不断有秘名电话打到家里,而且不管黑夜还是白天,但具体说了些什么她却不曾告诉我,我几次建议她报警,但都被她的沉没所放弃。
  我在广场附近慢跑了几圈,又在常去的公用电话厅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回到家里姥姥已经做好早饭,“刚刚有个女孩给你打电话,说你回来以后给她回个电话,……”我没等姥姥说完,只是点了一下头匆匆回房换了衣服。
  正准备下楼时,电话铃突然响了,“喂,你好!”我机械地说道。
  “方众,那个电话又来了……”我听到贾小姐在电话那头粗重的喘着气,“你过来好吗,我好害怕!”她几乎是在哀求了。
  “好的,你待在家里,我马上过来!”我放下电话缓慢地挪到桌旁,并不是我不关心她,而是最近一个月她时常这样神经兮兮,我早已习惯了这种无聊地电话。况且我很讨厌别人在我吃饭时打扰我。
  早餐要细嚼慢咽,这是我一个正在坐牢的朋友告诉我的,我一边看着报纸一边进餐,当报纸看完后,我又把电视打开,今早的娱乐新闻并没有值得关注的东西,但我还是强忍着看完,包括最后的工作人员名单,接着又看了几个有创痍的广告。
  出门时已经8:30,我是步行着到贾李的家。
  按完门铃很久才从里面传来开门栓的声音,她的脸色苍白得要命,身体还不住地在发抖,我正想进去时,贾李好象失去生命一样瘫软地栽倒在我身上。
  我架着她的身体向客厅拖去,她的双腿已经失去了行走能力,她的拖鞋却留在了门厅里。
  我把她安置在沙发上,又把她的拖鞋捡回来给她穿好。
  “天呐,早上那个电话又来了……”她的声音也在发颤,“我该怎么办!”她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
  我对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自从认识她以来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同一剧目——紧张地给我打电话,我来以后又一副死鱼样喃喃自语,接着要我给她倒杯咖啡,最后吃上安眠药睡着。
  有的时候真觉得我象她的保姆,“方众,能给我倒杯咖啡吗?”她刚恢复一些人气说道。
  我象往常一样倒了咖啡,又在药箱里拿出安眠药,从引水机倒一杯水,“和完咖啡,把药吃了。”我用以往同样的语气说道。
  可是今天有所不同,她只是喝光了咖啡并没有吃药,“扶我到床上好吗?”她的声音还是有些不安。
  我把她抱到床上,“你陪陪我,请不要走!”她又在哀求我。
  对她的哀求我总是不能置之不理,我在她床头坐下,随手拿起旁边的时装杂志胡乱地翻阅着,说实话我对服装设计没有什么理解,看这杂志只是看模特修长的大腿,仅此而以!
  过了一会儿,她的呼吸开始有节奏了,今天没有吃药,看来我今天也不用做另一份兼职了。
  我刚要起身离开,她不知何时把手放在我胳膊上,“你去哪?”她异常紧张地问道。
  “没事,我去拿杯可乐!”我只好去客厅拿出可乐,又返回到床边。
  贾李的睡意已消支撑身体靠在枕头上,“谢谢你一直照顾我!”她挤出一丝痛苦的微笑。
  我只是笑笑把被子为她盖好。
  突然电话铃响了,她的嘴唇顿时毫无血色,身体不住地发抖,我可以感到床也随着她颤着,她的呼吸越来越重,胸部的起伏也异常明显,她的脸和手都白得象僵尸一般,颤抖地伸手指向电话,“啊”的一声尖叫迅速用被子盖住自己。
  电话依然响着,我试探地问,“我去接可以吗?”
  听不见她的声音,只是被子用力的上下动着。
  我拿起电话,但对方已经挂断了。
  “可能没人接已经挂掉了!”我回到床边轻声地说道。
  但等了很久不见她把被子打开,我小心翼翼地揭开被子,她象从床上弹起来扑进我怀里,“抱我,求求你,用力抱我!”她爬在我肩头哀求着。
  我十分不情愿地象征性得抱着她。
  过了许久她才缓缓地说:“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想都不想就说:“14号,情人节!”
  她离开我身上重新躺回床上,我再次为她盖好被子。
  “电话里说,明天就是我的死期,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她越说越紧张,一把抓住我的手,眼睛里充满了求救的信息。
  我只是安慰她几句,可她根本不理我的安慰,只是一劲儿地说:“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觉得她今天的确有些反常,并且把客厅的窗户打开,这样让风吹吹她我想会好些,我找出贾李的家庭医生的电话,对方说马上赶到。
  回到床边时,她还在那里反复说着那几句话,我伸过手摸到她的脉搏,她确实很紧张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很担心她今天就会出什么事。
  感觉有些冷,我把窗子虚掩的关上。
  我为那位中年的男医生打开门,这是我们第七次见面了,而每一次都是我为他开门。
  医生先是用听诊器,然后是量血压,接着又给她打了一针,贾李很快就睡着了。医生把我送到门口,一次次地向我道谢,又对我说,他是贾李的父亲生前的好友,所以对她也是格外地照顾。
  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想想一个月来对她的照顾,根本不比雷锋,李素丽差。
  4:40来到我常去的那家‘的吧’,还没到营业时间,里面只有一个人显得很冷清。
  “怎么,你不要了,你可是我最大的主顾!”对面这个把头发染成鸡毛掸子似的小子说道。
  “放心,钱给你我是不会要回来的!”我抬头看了他一眼。
  鸡毛掸子立刻显得很兴奋,“我请你喝一杯!”他很大方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递给他一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
  走到门口时我看到鸡毛掸子吸着烟挥手向我告别。
  我确定没人看见我,这才匆匆上了一辆出租车,到了体育馆又换了另外一辆车,又重新回到贾李的家,我敲了一阵门但是没有人回应相信医生已经走了,我打开事先开启的窗户爬进去,打开她放安眠药的瓶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又把真正的安眠药放回去。
  这种迷幻药是违法的,只有放在这里才安全!
  明天是2月14日,我特意为贾李买了一只红色玫瑰花,来到床边看她睡的很沉,就把花放到了床头的桌子上。
  夜里我把那件兼职用的工作服烧掉了,我想我是用不着它了。
  这件象死神的衣服还是我在学校时,和那位坐牢的朋友演舞台剧时穿的戏服。
  明天一切熟悉的东西都不再有,电话卡,戏服,玻璃制的玫瑰花,鸡毛掸子,迷幻药,晨练,还有贾李……
  2月14日清晨
                 
  “下面播放一条新闻:刚刚继承了大笔遗产的贾李小姐突然暴毙在家中。据她的家庭医生说,贾小姐近来精神一直不好,常做噩梦,梦见有个死神装扮的人向她献红玫瑰。这是由于她上一个月的一次旅行所造成的。今天是情人节,早上她起来时,看见桌上放着一支红玫瑰,突然开始尖叫,不久便猝死家中,终年22岁。警方还将进一步调查此事……”
  “昨日在一家‘的吧’里,一位年轻男子因氯化钾中毒当场死亡,现场没有任何目击证人,警方初步怀疑是自杀并在调查当中……”
                 
  警察今天找过我,我对此已作了合理解释,并且贾李的家庭医生也给我做了证明!
  姥姥不断地叹着气,说这么年轻就死了,真可惜……
  而我却在想念那位正在坐牢的朋友!
  “儿子,你的护照已经办好了,现在已经寄给你了,明天大概就会收到,对了,你干嘛要去A国呢?”母亲很奇怪地问道。
                 
  (二)
                 
  来到这个边陲小镇已经三个月了,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为这家中国餐馆送外卖,老板和他妻子都是福建人,他们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可能因为从小就在异国长大,身上拥有中西方混杂的韵味。
  老板为人很和善,他的妻子更是贤良淑德,他们的儿子叫扬仪,因在这里没什么朋友,我理所当然就成为他唯一可以用母语聊天的人。
  扬仪经常用他父亲的卡车载我到他家的农场,牧场是在一道宽敞的峡谷里,日落时我们便坐在硕大的围栏上喝着啤酒,扬仪经常和我说起牧场的西侧就是边境,有一次他去寻找走失的羊群,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国境线,回来后还是他父亲告诉他的。
  扬仪每次说起此事都很得意,我不好扫他的兴只是随口问,边境那边是什么?
  他告诉我是一片平坦的草原,并且很少能看到人,听他父亲说最近的镇子也在四十多公里远的地方。
  扬仪很少到他父亲的店里,除非是因为要他到最近的县城进货。
  我们的餐馆很小,除了拥挤的门厅里有几张桌子外,就剩下紧挨着厨房入口的一个橱柜,里面经常摆放着各色小吃,我的任务就是从里面拿出这样或那样的东西装进盒子送到客人家里。
  餐馆小所以镇子也是不大,镇中央有一条仅有的马路,两侧有几栋民房和一些店铺,我在的餐馆是在镇子的最西端,而我们刚好与城郊公路交叉。
  沿着公路向南走是通往最近的县城,而向北就是去一所女子监狱,老板的牧场要先向北走一段,然后才会看见一条向西的马路,路的尽头就是那所牧场。
  “秦川!”我的背后响起带有异域风情的汉语。
  “库娜!”我回过身和她打招呼。
  库娜是镇上唯一一位医生的女儿,她是我的同事,也是我在这里的女友,她很白非常白,棕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她脸上的雀斑总是能让我忍下吻她的冲动。
  至于为什么喜欢她,可能是因为她的身材很象我的一位朋友。
  “今晚到我那去好吗?”库娜微笑着。
  经过我的细心调教,库娜的中文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我点点头,顺势搂过她的腰一同向店里走去。
  西方女子的大胆我早已领教过了,但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东方女人的矜持与含蓄。
  我回到后面的房间换上工作服,戴上那顶已经有些破旧的帽子。我在日历上寻找了一会儿,今天是莱恩值班,我想他今晚可能会吃春卷的。
  莱恩是女子监狱唯一一位可以在楼里值班的男人,所以一到他值班时总会要我送些吃的过去,这也难怪整幢大楼里只有他一个男人的确很孤独,我每次去时他总是要我陪他聊一阵,莱恩的汉语非常好,要不是因为他长着一双蓝眼睛我真会把他当成中国人。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早上只是给警长送过一份面条,整个上午都很清闲。
  中午时外面开始起风了,说不好下午就会有雨。
  扬仪开着那辆卡车来到店里,看来老板会让他去城里进货。
  午饭时很忙,我先后给洗衣店的老板,库娜的父亲,酒吧的老板娘……,送过外卖。
  我留了一份春卷提前装在盒子里,只等着莱恩的电话。
  下午清闲时我们才开始吃饭,外面的天已经阴下来了,不一会儿稀疏的雨点打在店门上。
  我和库娜坐在靠窗口的位子喝茶,她给我讲起她上大学时的一些趣闻,时不时还会夸张地笑出声来,我只是敷衍着咧咧嘴,心理却在想着今晚值班的莱恩。
  外面的雨开始下大了,这时扬仪从外面进来,一边用手整理被雨淋湿的头发,一边不断地抱怨着天气。
  我和扬仪把车上的货物搬进后面的储藏室。
  库娜给扬仪倒了杯茶,扬仪还是在抱怨着天气。
  我把今晚要和库娜约会的事告诉他,扬仪很是支持,并且还同意把卡车借给我们可以明天还给他。
  库娜觉得没有必要,我告诉她,今晚莱恩值班一定会让我送东西过去,外面雨下得这么大监狱又太远。
  入夜后库娜几次都要带我走,我说莱恩一定会打电话来的,她这才没有再坚持。
  21:15莱恩的电话终于来了,他只要了一份春卷,我把事先已经装好的春卷放入袋子,这才和库娜一起上了那辆卡车。
  看来扬仪已经加过油了,我心里唯一担心的事已经解决了。
  虽然外面正下着雨,但我的心情去却好得不得了,我唱着中国的流行歌曲,库娜也在一旁随我哼着。
  隔着模糊的视线我觉得库娜脸上的雀斑并没有那么难看,我不自觉地在她的右脸上亲吻了一下,库娜顺势把头靠在我肩上,并且还在我的左脸上回敬了我一次。
  我没有在意她的行为,今晚可以让她胡闹一次,但,只是今晚!
  卡车来到监狱大门前,我把车头提前掉了过来。
  我把帽子戴到了库娜的头上,库娜也因为我今晚史无前例的亲密举动有些腼腆。
  按动铁门上的门铃,从对讲机里传来几句英文的询问,库娜很善解人意地替我回答了,不一会儿,随着“喀嚓”一声,大门右侧的小门开了,我和库娜鱼贯而入。
  门卫的杰森隔着窗户和我们打过招呼,我把商议拖下来用手支撑着党在我们头上,穿过宽大的操场,我们直接跑进对面浅灰色的楼里。
  我们又和在门口站岗的两名警卫打过招呼,等待他给我们打开进楼的大门。
  莱恩的值班室在一楼的最里侧,我们边甩着头上的雨水一边往里面走。
  一楼是没有犯人的,从二楼开始才是牢房。
  当我们进入莱恩的值班室时,我听到警卫又把大门锁上了。
  莱恩热情地和库娜打招呼并让我们坐下,莱恩把那盒春卷打开,每吃一个都赞美一句。
  我站起来走到门后,看见那些警棍还是象以往立在那里。
  这时莱恩噌地站起来,右手还握住没吃完的春卷,两只手拼命地挠着自己的脖子,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两只眼睛象青蛙一样向前突起,不一会儿便栽倒在地。
  库娜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当她蹲到莱恩身边时,我在门后拿起一只警棍,狠狠地砸向库娜的后脑,她只是轻哼了一声便倒下了,我匆忙地拖下她的衣服,忍不住打量着库娜赤裸身体。
  我马上从莱恩旁边的桌子里拿出犯人的名单,找到以后又拿出302牢房的钥匙,我在莱恩的腰上解下一串钥匙,然后轻轻地关好门。
  来到三楼两侧各有一扇铁门,302房应该是靠近边缘的一间,我用莱恩身上的钥匙打开左侧的铁门,老天对我不薄刚好是301和302一侧。
  我隔着铁门只看见一双脚露在毯子外面,头是冲里的所以看不真切。
  我打开房门的同时,里面的人警觉地坐了起来,“早知道你会来!”这种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没有说话把衣服扔给了她,安不再象以前那样腼腆了,也并不在意我这个男人在看她换衣服。
  安换好衣服后只是横了我一眼,“走吧!”
  我们来到门口听见外面还在下雨,我让警卫把门打开。
  就剩下最后一道门了,我还象进来时用外套挡在我们头上。
  杰森给我们打开大铁门,我看见杰森手里捧着正冒着热气的咖啡隔着玻璃向我招手,我只是点头回应一下。
  我用衣服挡着安的头以免被墙上警卫看见,安上车后我这才绕倒车的另一侧上去。
  我尽量地缓慢启车,自然地加档,汽车向前并不快地开着,直到认为墙上岗楼里的警卫看不到时,我这才加大油门。
  安从怀里拿出一张地图扔给我,“干得不错!”她微笑这夸奖我。
  我沿着来时的公路向回走,当看到那条向牧场去的马路直接就拐了上去,牧场一片漆黑,我沿着峡谷的势头一直向西开,出了峡谷果真是一片大草原。
  我按着地图的标记朝最近的镇开去。
  “这是你方众的杰作吧!”安拿着一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新闻问道。
  我只是瞥了一眼,微笑着点点头。
  安却在一旁大声念了出来:“刚刚继承了大笔遗产的贾李小姐突然暴毙在家中。据她的家庭医生说,贾小姐近来精神一直不好,常做噩梦,梦见有个死神装扮的人向她献红玫瑰。这是由于她上一个月的一次旅行所造成的。今天是情人节,早上她起来时,看见桌上放着一支红玫瑰,突然开始尖叫,不久便猝死家中,终年22岁。警方还将进一步调查此事……”
  “回去准备干什么?”我转头看向安。
  “可能继续我的时装设计,也可能开一家私人侦探所!”安说完头倚在靠背上睡着了。
                 
  三个月后——
                 
  “喂,你好!”
  “方众,我接了个案子,有没有兴趣?”

——全书完——
  • 上一篇文章:死神的红玫瑰(三)——大结局

  • 下一篇文章:人生游戏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80511521』于2008-2-18 14:23:00发表评论:

  • 本来想模仿西区柯克的风格,但是看来太失败了,大师毕竟是大师!
  • lonelyboy』于2002-8-13 0:38:00发表评论:

  • 同意

    【bethwang在大作中谈到:】

    >真的很不错,今天我一口气看完的
    >推理过程怎样我不敢评论
    >但是情节和文笔都很好
  • bethwang』于2002-8-12 19:48:00发表评论:

  • 真的很不错,今天我一口气看完的
    推理过程怎样我不敢评论
    但是情节和文笔都很好
  • holmos』于2002-8-12 10:13:00发表评论:

  • 文章已全部加入精华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埃勒里·奎因探案---三封情书[3329]

  • 连载——13区(第十二章)[2386]

  • 闹鬼的楼梯[3103]

  • 自然死亡[3395]

  • 网维的侦探手记——纸牌(短篇)…[3528]

  • 该隐号疑云(2)修订[2465]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二章)[2448]

  • 黑暗中的女孩(恐怖悬疑小说)[4929]

  • G的诡计 密室新手原创 欢迎各位批…[3541]

  • 美人鱼的诅咒(7)[2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