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香烟岛谋杀案(二)
 作者:80511521  人气: 2137  发表于: 02年08月10日09点1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我们三个‘力工’把行李搬到车上,韩云坐在司机的后面,严冬刚坐在韩云的对面。
  “师傅!走车!”韩云一拍司机的肩膀!汽车开始慢慢启动……
  肖海这时又开始装酷,自己坐到最后排靠窗口的位子上低头看起杂志!
  我只好自己找坐位了,我本想坐到张颖旁边的,但她已经和李小雪坐在一起,而且还好象很亲热的聊着什么!
  这时坐在刘旭袁圆后面的马萌轻轻向窗口移动一下身体,把旁边的座位空出来并微笑示意我可以坐下,我很识趣地坐到她旁边,“谢谢!”我向她点一下头。
  “马萌!”说着她伸出右手来,“方众!”我们握了一下手,这就算自我介绍了!
  “你是哪个学校的?”
  “辽宁体大!你是东北师大的吧!”
  “对呀!你学什么专业?”
  “体大还能学什么?你呢?”
  “音乐!”
  “那你唱歌一定很棒了!”
  她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噢!对了,你们毕业也是老师吧!”
  “可能吧!”我耸了一下肩说道。
  接下来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话,马萌一直注视着窗外,我只好看着车厢内的每个人,韩云在和严冬聊着什么!时不时的韩云发出夸张的笑声,刘旭和袁圆我只能看到他们的后脑,但两个脑袋紧紧地靠在一起,李小雪和张颖我只能看到坐在外面的李小雪,她好象睡着了!肖海还是酷酷地看着书!
  我的视线只好又回到马萌身上,她依然痴痴地望着窗外,我觉得这样太无聊了,“喂?看什么呢?外面有周星驰啊?”
  马萌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一跳,猛的回头看我正在盯着她,忙低下头用手试去脸上的泪水,“我没事!”马萌低着头说道,我连忙掏出整包的面巾纸递给她,其实我最怕女人哭了,因为那将是很麻烦的事!
  她很快的擦干眼泪狠狠地抽几下鼻子,“我没事!”说着把用过的纸仍出窗外!
  “呐,戴上它吧!”说着我递给她太阳镜。
  “不用,我有……!”马萌边说边拿出自己的眼镜戴上。
  我们俩都无力地靠在椅子上,谁都不再说话!
                 
  许久——马萌轻轻地说:“你有女朋友吗?”
  “现在没有!”我撇了一下嘴喃喃的说。
  “以前呢?”她边说边摘去眼镜握在手里。
  我长吁了口气,这本是我不愿谈起的事……
  “曾经有过……,后来她和我一个朋友……!”我不想再说下去!
  “你恨他们吗?”马萌的眼神闪过一丝难以琢磨的兴奋!
  “刚开始是恨他们!后来……,也就不恨了!”我耸耸肩苦苦一笑!
  马萌好象很失望地看着我,“你这人还挺大度的!”
  我只是笑一笑没有说话,两眼出神地望着窗外……
  我又发现马萌又开始底着头,我以为她又要哭呢!可我猜错了!
  “我曾经也有个男朋友,他对我真的很好……!”她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对往日的回忆,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就这样她痴痴地笑着;而我在一旁傻傻地看着!
  在这时整个车厢开始颠簸起来,女孩子们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夸张的尖叫着!
  所有人都跟随汽车的颠簸而上下跳动着……
  我猛的看到马萌的身体突然向后仰去,而她的头眼看就要撞到身后的窗子上,我快速的伸出左手挡在玻璃上,她的脑袋也刚好撞到我的手心里,我突然感到一阵疼痛,这时汽车已经行驶到平整路面。
  “对不起!刚刚前面在修路,真是对不起!”韩云站起来不住地向大家道歉!
  这时马萌的头已丛我的手掌离开,我这才注意到我的手背在流血,原来车窗上的铝合金窗匡有一个角已经翘起,所以才会扎到我!
  “啊……!你流血了!”马萌夸张地看着我的手。
  经她这么一叫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们这里,韩云马上赶过来,“怎么啦?”看来她很紧张,大概是怕出事担责任吧!
  “没事!手背划破了!”我抬起头对韩云轻轻一笑!
  “你别乱动!我去拿药!”说完匆匆向回走!
  马萌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呆呆的看着……
  “喂?你死了没有!”张颖不知何时从椅背上冒出一头来,我对她苦苦一笑没有理她!张颖“哼”了一声又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韩云这时拿着一个透明的塑料包走过来,在我身旁轻轻的蹲下,她刚要打开那个包,马萌一把抢过去不由分说的开始为我疗伤……
  我和韩云都被马萌的行为弄得一怔,韩云对我扬扬眉毛坏坏一笑知趣地走开了!
  马萌这时打开塑料包拿出一大堆瓶瓶罐罐的东西,她先用白色药水擦拭伤口,“哇……!好疼啊!”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别动!”马萌头也不抬得对我发号施令,我低头看着她用嘴轻轻吹干伤口附近的药水,接着又用淡黄色药水再擦拭一便,然后打开那个黑色瓶子,立刻一股浓浓的药味飞进我的鼻子,她把瓶口对准伤口一点一点地,均匀地洒在上面。她这一系列动作就好象呵护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其实她也有温柔的一面!
  她又丛包里拿出一卷白色纱布,轻之又轻地为我的伤口做最后处理。
  “哎?你包的不错嘛!”我奇怪地看着手上的纱布,“咦?怎么……,没有扣儿啊?”
  马萌根本不理我正收拾着那些药瓶,我随手拿起那个白色药水的瓶子仔细看了看,接着又拿起那个黑色药瓶,于是我很奇怪地问:“这上面连名字都没有,你怎么知道这是什么?”
  “当然了,她可是专业的!”不知何时肖海在身后搭腔,我回头看着肖海,“对了,你不是医大的吗!帮我瞧瞧!”说着我举起手在他面前晃晃。
  “我学的可不是外科!”肖海无奈地耸耸肩。
  “呐,你是学什么的?”我好奇地追问。
  “药剂”肖海说完又接着看书。
  “哎?”马萌在我的身后轻轻地拽我的衣角,“还疼吗?”马萌边说边轻轻握住我的手,“没事了,谢谢你!”我感谢地说道。
  马萌又开始哭了,眼泪一滴滴落在我的手指上,“她心疼我?不是吧!难道她对我一见钟情?”我不仅有些胡思乱想了!
  “可以把你的胳膊接我用用吗?”马萌仰起哭的一塌糊涂的脸问我,我只是刹纳间的迟疑,然后就用力地点着头!
  她先用左手抓起我的手腕拉向她的胸前,右手穿过我的掖下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胳膊,头也随之侧着靠向我的肩膀,我看到她的双眼紧闭睫毛上还有残留的泪水,而与之相反的是嘴角却挂着甜甜的微笑!好奇怪的女人!
  我们就这样靠着……
  可是慢慢地我有些坐不住了,因为刚开始我想让她能靠得舒服些,我尽量把腰挺得倍儿直,而且为了保持这种形象又不能靠在椅子上,您就想我有多难受了吧!
  我开始不住的向窗外张望,希望能早一点结束这种坐姿!渐渐地我已经看到大海了,可汽车并没有下道的意思,哎,挺着吧!
  我低下头看着马萌,她的呼吸开始有规律了,“好象睡着了!”我喃喃自语着。
  当大海的全境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汽车已经开始下道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大海,果然和我想象中的一样:金色沙滩,碧蓝的大海,浅蓝色的天空漂浮着几朵白云,阳光有些刺眼,海面上撒满了点点星光,每一丝光亮都让人不敢正视它!
  “哎?……哎?”我轻轻推醒马萌,她懒懒得从我的肩头爬起,眯着眼向四周打量着然后仰起头看着我,“到了吗?”
  “快了!”我边说边迫不及待地靠在椅子上,“好舒服啊!”
  马萌慌忙起身打开随身的背包,掏出一大堆化妆品。我在一旁如欣赏艺术品一样看着她,女人真是厉害,这么多东西她都可以有条不紊的往脸上涂。所以我要好好看看女人真实的脸,要不然过一会儿我只能看到女人们自己创造的艺术品!
  “大家醒醒……!”不知何时韩云站在车门口向所有人喊道。
  这时汽车也慢慢的停了下来,“好了,我们下车吧!”说着韩云首当其冲的下了车!所有人也陆续下车,马萌也已经准备就绪背起背包匆匆走倒车门,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对我说:“哎,麻烦你把我行李搬下来,谢谢!”说完就下车了!
  我无奈的叹口气,我真是命苦啊!刚可以休息一下又要,哎……!
  我起身来到车后坐拿起马萌的皮箱,我转过身来突然,张颖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喂!你吓死我了!干吗站在我身后,跟鬼一样!”
  张颖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愤愤的说:“我要是鬼,第一个就把你掐死!”
  我被她骂的莫名其妙……
  “躲开点儿!”张颖用力的把我推向一边,走过去拿起她的皮箱,由于车厢过道很窄皮箱不能滑着走,她只好侧着拎着皮箱,可能又因为太重她又拎不起来,只好她和皮箱都卡在那里。我悄悄的站起来,“我来吧!”说着伸出手,还没等我碰到皮箱。
  “不用你!”张颖又一次把我推到一边,这时她从椅子上爬过去,在皮箱的一端用力的拉向门口,经过努力终于把皮箱弄下汽车,然后滑着箱子往海边走去。
  我瞥瞥嘴拿起箱子也下了车。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真是海边特有的空气!
  “哥们儿?”我回过头原来是刘旭,“有事吗?”我问道。
  “方众是吧!”刘旭试探的问我,我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方众,帮个忙……”说着刘旭回手指向袁园,“帮我们拍张照片!谢谢!”刘旭说完把脖子上的相机摘下来递给我,我拿过相机微笑着说:“没问题!”
  刘旭匆忙跑到袁园身边,两个人又一次紧紧相拥摆好造型,“可以啦!”袁园大声对我喊道。
  “一,二,三……”随着咔嚓一声,刘旭和袁园留下了爱的见证!
  “哎,方众!能再来一张吗?”袁园不好意思的向我喊道,“没问题,在哪儿?”
  “就在船这好了!”刘旭对我说道。
  两个人再次摆好架势,“哎,等等,要把船旗照进来,摆脱了!”袁园边说边指向身后的旗杆。
  我把相机对准他们刚好可以拍到“方圆号”三个字(这是旅行社的名字),而且还可以拍到整个船尾,透过镜头我看到严冬和肖海正站在船尾,而且好象还在争论什么!看来两个人都已经动了真气,“他们是一个学校的,应该是‘他乡与故知’才对,这么会这样水火不容的样子?
  “哎?好了吗?”袁园奇怪的问我。
  “好了!”
  我把相机交还给刘旭,“谢谢!”刘旭边接过相机边道谢,接着两个人又到其它地方去拍爱的印证了!
  这时船尾只剩下严冬一个人,可能肖海已经进船舱了吧!
  韩云也走上了船和严冬聊着什么,我这时就象一个逃荒的一样,被着我自己的背包,还拎着马萌的皮箱吃力的走上跳板,严冬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帮我把行李搬上了船,“你先把行李放到休息室里,过一会儿再拎到房间!”韩云在我一旁微笑的对我说。
  “方众,我来拎皮箱吧!”说着严冬拎着皮箱先进了船舱。
  我仰起头看着这艘船,船的规模不是很大,船尾的甲板很宽敞,整艘船的中间突出部分就是控制室,“方众,来吧!”韩云站在船左侧的一个入口向我喊道,我刚要走过去身后就传来说笑声,原来刘旭和袁园也上船了,这时就见一个工人打扮的人把跳板收上来,接着就走到船的右侧看不见了。
  我们四人鱼贯的进入那个又窄又矮的侧门,过道很窄而且还很黑,虽然里面点着灯光线还是很暗,下了六层台阶就到一个很小的平台,对面也是台阶是通往船的右侧,左侧是向上的台阶但不是很高,平台的左侧是一个向下走的过道,可能那里就是我们的房间,我跟随着刘旭上了左侧的台阶,就来到一个很短的过道,过道对面和两侧各有一房门,正面的门上写着‘控制室闲人免进’的字样,左侧门上写着餐厅,右面门写着休息室,我跟着他们进了休息室,里面果然宽敞的多,光线也很好,其他人已经率先在沙发上休息了,整个房间三面都是沙发,只有靠近门口的一侧有一个大冰柜,还有一个三层的拐角桌,桌上的面积很大,上面还有一台很棒的DVD,下面是拥有很多插头的公放器。
  “方众!过来!”马萌在对面的沙发叫我,我确实很累了,于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很累呀?”马萌在一旁关心的问我。
  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是点了一下头。
  “那,那我帮你按摩啊?”马萌边说边伸手就要在我身上乱捏,“哎哎……,行了,行了。”我说着边挡过她伸过来的手,然后一头栽到在沙发上。
  “不用算了!”马萌不满的瞥过头去不再理我!
  “你们累吗?”韩云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向所有人问道。所有人都喊累只有严冬说还好,韩云接着又说:“我现在去请船长和大家认识一下!”说着走出了房门。
  这时马萌也起身走向李小雪的身旁,张颖也随之加入进去,三个女人时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刘旭和袁圆坐在我右侧的沙发上相互依偎着,肖海也坐在他们的右侧,两眼出神的望着窗外,依然那样装酷!
  这时我才注意整个房间,原来是一个装修华丽的舞厅,所须器材一样不缺!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了,韩云和一个四十岁左右皮肤较黑的男人一起走进了房间,“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说着用眼睛看着身边的那个男人,接着说:“这位就是‘方圆’号的船长!”韩云这就算介绍过了。
  所有人只是点头示意,看来这位船长也是比较腼腆。就是向我们微微一笑,接着转身对韩云说:“我们可以开船了!”说完就径直走出房门。
  “好了,我们来分配一下房间……”韩云这时已经坐到了严冬的旁边。
  “大家也看到了,着艘船不是很大,所以我们只能两个人一个房间!”说完韩云面带歉意看着我们。
  “那好,我们可以自由组合……”她说完等着我们的回复,与其说是等我们,还不如说是等刘旭和袁圆的意思,这时所有人也注意到这点,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他们的身上,反应迟钝的袁圆也意识到什么,脸上突然红的发紫,我实在是太累了,决定我要出手了,“刘旭,没关系,都是成年人!”我向袁圆眨眨眼睛,她的脸更红了,我接着说:“云姐,这事我做主了。,”用手一指刘旭,“他们俩一个房间,就这么定了!”我又对刘旭说:“不用谢我!”所有人都笑出声来。
  接下来房间就分配好了——刘旭和袁圆,韩云和张颖,我和肖海,李小雪和马萌,因为房间很少严冬只好和船长一个房间。
  大家陆续走出休息室,我和肖海就在紧靠近平台的房间,对面是船长和严冬,中间的两个房间分别是两个船工和刘旭,袁圆,在船尾的两个房间是韩云,张颖,还有和我在同一侧的马萌和李小雪。
  我和肖海进了房间,进门就是一个很短的一个过道,在过道的左侧有一个房门里面是卫生间。房间里很小只有两张床,在两床的中间是一个硕大的书桌,在两个床的床尾各有一个小柜。肖海放下背包就跑进了厕所,我站在书桌前向圆圆的窗口外望去,碧蓝的大海,刺眼的阳光,和不成片的小朵白云,由于房间在船的中下部,窗口与甲板是向平行的,假如上面有人也只能看到一双脚而已。
  “哎,方众你睡哪张床?”不知何时肖海已经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而且坐到我对面的床上,“那就这张吧!”说着我就在我旁边的床边坐下。
  就在这时随着一种强大的机器轰鸣声船开始慢慢启动了,我不由好奇的向窗外张望,“哎,你第一次坐船!~”肖海在一旁问我,“是啊!”我依然控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回答,“你晕船吗?”他边说边在床上躺下,“不知道!”我想了想回答。
  这时有人敲门,肖海动作比我要迅速抢先去开了门,张颖站在门外依然没有好气的说:“哎,你们俩,饿了就去吃饭!”说完就向船头走。
  “我还真饿了,走吧!”肖海在门口向我说道。
  等我们到休息室与餐厅的平台时,我用力的推开餐厅的房门,里面的布置很简单,正中间是一张长方形的餐桌,首尾各有一把椅子,桌的两侧各有五把椅子,其他人已经坐在那里了,韩云坐在首位对我说:“你们先坐下!”
  我和肖海乖乖的坐在刘旭的下手。
  我这才发现桌子上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肖海忍不住问道:“我们吃什么?”
  韩云环视我们说:“为了增强此次旅行的趣味,决定要我们来自己做饭,这样也可以增进我们之间相互了解!”
  我听这话怎么像给我们做报告一样,为了剩钱就直说嘛,来这一套!!
  韩云接着说:“既然大家没意见,那我们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几个女人跟随着韩云走进了厨房,余下的男人们相互对望一眼,都胞衣苦苦一笑。
  首先站起来的是严冬,接着是刘旭,我转过头来看着肖海,他并没有看我,只是递给我一只烟,接着把自己的烟点着,又把火机给我,其实我平时是很少吸烟的,但是盛情难却!
  我看着其他人都在忙碌着,肖海这时把烟熄掉主动去找韩云给他安排工作,不一会儿他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我依然坐在那里,摇摇头走开了!
  我觉得我该行动了,“云姐!”我大声喊着韩云。
  韩云从厨房里出来问道:“什么事?”边说边摘去手上的菜叶,我忙凑上前去“云姐,您知道我是从北方来的,昨天又坐了一夜的火车,而且又是第一次坐船,我总觉得有点儿晕……”说着我忙做出痛苦的表情,“所以云姐,我想我不能参加集体劳动力了……!”
  “成,你快去休息吧!”韩云很关系的对我说。
  “好,谢谢!”我转身就向门口走去,“哎,等等……”韩云在我身后喊道,我回过头不解的看着她,“你要是还觉得不舒服,我这里有晕船药!”我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当我再次道谢后就径直走向门口,我刚要打开门,就听见身后有人尖声喊道:“你去哪?”
  我忙回过头原来是张颖,只见她双眼犹如铜铃,狠狠的盯着我,“我去哪关你什么事!”我不屑的看了她一眼。
  张颖大概被我的这句话给气到了,她转身向厨房里的韩云喊道:“云姐!”
  韩云莫名其妙的看看我有看看张颖,“什么事?”
  “云姐,他脱离群众!”张颖用手指着我。
  “哦,方众他有些晕船,我让他回去休息!”韩云说完就回到厨房继续忙了。
  我轻轻的“哼”了一下,胜利般的斜视着张颖。
  张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只见她慢慢的向我走来,然后用审犯人般的眼神看着我……
  “哎,你真的晕船?”她表示怀疑的盯着我。
  “是”我简单的回答。
  张颖盯了我好一阵子,才缓缓的说:“你说,你晕船,谁能给你证明?”她好象找到了我的弱点,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正当我无法证明时,突然有人说道:“我证明!”
  不知何时马萌就站在厨房门口,因为她刚刚的一声惊呵,所以人都向她看去,马萌好象无视张颖愤怒的眼神,轻快的走到我身旁,“我给他证明!”她说完意志坚定的看着张颖,我这才注意到两个女人都在敌视对方!
  真奇怪,刚刚她们还有说有笑的,现在又变成这样,真是的……!
  张颖首先结束了这场无聊的对视,临走时还恨恨的瞪了我一眼!
  马萌可能因为这场战争的胜利,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你去休息吧,吃饭的时候我去叫你!”
  我向她道过谢就直接回了房间。
  可能是真的太累了,不一会儿我就魂游太虚了……
                 
                 
                 
  请继续关注《香烟岛谋杀案》(三)
                 
  待续
                 
                 
                 
  
  • 上一篇文章:香烟岛谋杀案(一)

  • 下一篇文章:香烟岛谋杀案(三)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目前没有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飞蛾·火[3854]

  •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4…[2905]

  • 现场(一)[2617]

  • 开贴跟狂生唱对台戏(第三段已出…[5580]

  • 藤原剑川[2435]

  • 《遗嘱》(原创)[4357]

  • 三部曲[3590]

  • 遗忘[2510]

  • 狂探四人组(三)[2569]

  • 五万人现场的杀人(修改)[2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