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香烟岛谋杀案(六)_大结局
 作者:80511521  人气: 3125  发表于: 02年08月12日09点11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大家碌碌续续地离开客厅,我随云姐去看生病的扬姨。
  扬姨的的房间很凌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几台硕大的冰柜排在一起,显得整间房更拥挤了。
  扬姨躺在床上面色很苍白,她的右手打着吊瓶,床柜上摆着几支用过的注射液空凭。
  我和云姐悄然地坐到沙发上,扬姨只是笑笑没有起身。
  “扬姨,你好些了吗?”韩云关心地问道。
  “老毛病,没事!”扬姨满不在乎地说。
  “扬姨,我帮您坐起来,这样会舒服些!”说完我就想往前走,“不用!”扬姨异常坚定地说,接着面色缓和下来,“这样挺好,平时总是忙个不停,现在还不躺个够!”
  “扬姨,你休息吧,我们先走了!”云姐起身要走,“小云,你去问问大家,晚上想吃什么,一会儿我就去做!”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晚饭我来做。”
  出门时我瞥了一眼床柜上的东西。
  云姐直接进了厨房。
  我回到房间,吗萌已经在房里等我了。
  “你怎么进来的?”
  “门根本就没锁!”马萌看我的眼神有些怪。
  “对了,扬姨的针是谁给打的?”
  “小雪,怎么了?”
  “没事,刚才我和云姐去看扬姨了。”
  马萌笑着凑了过来,“今天表现棒极了,我的英雄!”
  “英雄?……是英雄早就破案了!”我无奈地说。
  “你也不错呀!对了,你是怎么想到水果刀的问题的?”马萌饶有兴趣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发奇想!”
  “我就喜欢你这一点,从不居才自傲!”说着又向我跟前凑了凑,我和她之间的相隔,已经超出男女的正常距离。
  我的心跳开始加快,她的呼吸可以吹进我的鼻子。马萌的身体再次向前探了探,我的呼吸也开始加剧,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弱智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马萌脸上的红润已经开始扩散直至耳根,她的嘴唇丰润又不失性感,这种诱惑当前是个男人都难以把持得住,况且现在四下无人,房门紧锁,外面的暴雨下得正起劲儿,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打扰别人的……
  我猛地抱起她极度贪婪地吻着她的唇,马萌同样热烈地回应着我,她的双手死死地搂住我的脖子,她的呼吸越来越剧烈,我可以感觉得到她的胸口不断地起伏着。我们就这样拥吻着,她的舌头象泥鳅一样在我的嘴里游动……
  一顿狂风暴雨之后,我们疲倦地拥在一起,外面的暴雨恢复了它的声势,房间里静悄悄地,我懒洋洋地坐起来点着一根烟。
  马萌也恢复平静,现在的她和刚刚的疯狂简直判若两人。
  她坐起来背对着我,开始在床的四周寻找她散落的衣服,当她穿戴妥当起身离开了。
  女人真是善变,这一点我再一次体会到了。
  当我醒来时已经晚上六点了,梳洗后直接去了客厅。
  张颖见我进来招呼我坐到她身边,刘旭和袁圆也在这里,大家相视一笑算是打过招呼。看来袁圆已经好多了,没有上午那般失魂落魄。
  “我下午看见,严冬进了李小雪的房间,现在还没出来呢!”张颖象个三八似的爬在我耳边絮叨着。
  我不以为异地说:“这有什么,人家是情侣嘛!”
  “什么?”张颖差点叫出声来,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别大惊小怪的,对了,还有谁看见了?”
  “噢,还有马萌。下午我找她来陪我,我们刚要出门时看见的,吓得我们又退了回来!”张颖偷笑着说。
  我马上对此事有了兴趣,“后来呢?”
  “后来,马萌说要回房,就匆匆走了!怎么了?”张颖不解地问道。
  “哦,没什么!”我出神的望着天花板。
  “对了,云姐在厨房忙了一下午,我要帮她,她还不用!不过也是,我只会做炒鸡蛋!”说到炒鸡蛋,我和张颖不由得想起那盘蒜薹都笑了起来。
  这时门厅里传来李小雪的声音,“我去看看扬姨!”
  不一会儿严冬走进来和我们打过招呼,独自坐在靠门口的沙发上。
  马萌也下来了,她是故意不看我只和张颖打声招呼,就到壁炉的一侧坐下。
  客厅的大钟敲了七下,云姐在厨房里喊道:“开饭啦!”
  扬姨没有和我们一起吃饭,是小雪给她送进房里的。
  晚饭时,只剩下我和严冬还在客厅里,其他人都各自回房去了。
  我去厨房拿了几罐啤酒放到严冬面前,我们相视一笑,作了一个干杯动作,各自喝了少许啤酒。
  “你和小雪认识很旧了!”我喝一口啤酒问道。
  “一年多,快两年了!”
  “你怎么会到海岛旅游的?”
  严冬喝过啤酒叹口气说道:“其实我并不想来,后来知道肖海会来,我这才跟来!”
  “小雪让你来的?”
  “不,她不同意我来,因这事我们还大吵了一架,直到昨天我们还相互不说话。想不到肖海……”严冬一口气喝光了整罐啤酒。
  有一阵我们谁也没开口,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为了打破沉静,我随口问道:“你觉得马萌怎么样?”
  “马萌,是个好女孩,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要好好珍惜她,虽然有时爱耍小性子,但这也不失可爱呀!”
  “你好象很了解她?”我奇怪地问道。
  严冬好象犹豫了很久才缓缓地说:“告诉你也没什么,以前我们就认识,而且她还曾是我女朋友!”
  这句话让我周身一颤……
  “马萌也是福建医大的吗?”
  “是啊,她和小雪是一个系的,而且还住在一个寝室,她们关系很好!”
  “小雪知道你和她的事吗?”
  “我想她不知道!”
  我的脑袋当时乱得要命,四个都是同一个学校,难道这只是巧合?
  “马萌认识肖海吗?”我急切问道。
  “我不知道!”严冬摇着头说。
  “对了,能说说你和小雪怎么认识的吗?”
  严冬可能因为酒精的作用,真是有问必答。
  “是在一次同乡会上,可以算是一见钟情,我们一直跳到最后一只曲子……!”严冬说着还列嘴笑了。
  “当时你和马萌是不是还没有……”
  “对,我们还没有分手,后来和她说了这件事,本以为她会大吵大闹一翻,可是她很平静地和我分手了!”严冬打开另一罐啤酒喝了一口,“我很对不起她!”
  “那你知道小雪和肖海是怎么认识的吗?”
  “其实我也不清楚,每次问她时她都不愿意说,但我知道小雪很怕他……,记得有一次,我和小雪在看电影,肖海打传呼找她,小雪就匆匆撇下我走了。因为这事我和肖海打了起来,从此我们的关系就僵化了。”
  我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
  肖海的死难道和小雪有关?
  早上雨已经停了,但天空依然低沉,这时再次听到扬姨叫我们吃饭的声音。
  餐厅里——韩云消失几天的笑容又回来了,“好消息,海警今天下午就会上岛,而且我们还可以坐他们的船回市里!”
  其他人听到可以回去,气氛马上热闹起来。
  吃过饭大家纷纷回房整理东西,期待警察叔叔的来临!
  午饭时,大家兴奋地把各自的行李放到客厅,着才到了餐厅。
  “小雪呢?”扬姨环顾四周问道。
  我这才注意到小雪根本不在这里。
  “我去找!”说完马萌自告奋勇的出去了,到现在她还没有和我说话。
  不一会儿马萌回来,“房里没人,不过行李还在!”
  “不会呀,十点多我还看见她在房里!”张颖奇怪地说道。
  “我们去找找!”严冬说完就率先跑了出去,所有人都笼罩了一层不祥的阴影。
  所有房间都找便了,包括肖海的那间房,可就是没有她的踪影。
  就在这时马萌气吁吁地跑进来,“不……不好……了,小雪……,死……了……!”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知所措地钉在那里!
  “她在哪儿?”我和严冬异口同声地问马萌。
  “就在山下!”马萌慌张地回答。
  马萌带着我们沿着石阶来到沙滩,马萌向一侧的礁石堆指着。
  远远地我们就看见小雪淡黄色的上衣,跑到跟前,小雪的已经闭着双眼躺在礁石缝里,原本黑亮的绣发随着还浪不断起伏着,她的左手露在外面,右手被压在身体下面,双腿是弯曲的,浑身已被海水浸湿……
  严冬扑通一声跪在那里,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双手颤抖的伸向小雪的脸,“哇……”,男人的哭声是世界上最可悲的!
  我抬起头看着岛的顶部,位置是在房子后面。
  我转身就往山上跑,不理众人惊奇地眼神,我跌跌撞撞的跑进扬姨的房间,果然这里窗户没有栏杆,而且窗子还是虚掩着,我打开窗户把身体横在窗台上,劲量把上身探了出去。
  后面是一个面积很小的用人工土铺成的长方形空地,在悬崖的边缘有一些脚印,刚好对应尸体的位置,可以肯定是从这里掉下去的。
  上面的脚印的确是小雪留下的,这一点我已经她穿的鞋上证明了,我仔细检查了每一个地方,但上面没有其他痕迹,就在我放弃寻找退回来时,我突然发现离窗根很近的地方有一块儿小小的印记,它的形状很象个月牙,这是什么?
  哎呀!我一拍脑门,对了,是高跟鞋的鞋跟。
  如果小雪是被人推下去的,那么窗口与悬崖的距离太远,只有把一只脚伸出窗外,以窗外的脚做支撑点,这样就可以把人推下去了。
  可是我马上又推翻了这个推论,因为要是一只脚做支撑点,那么全身的重量都要压在上面,可这个印记很浅,所以这个推论是错的!
  我又重新陷入困境。
  这时我听到说话声,一定是他们回来了。
  我刚要转身离开不小心把窗口立着的竹竿碰倒,我把它扶回原位马上跑去客厅。
  小雪的尸体停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严冬跪在那里眼泪已经干涸了,双眼无神地盯着小雪苍白的脸。
  扬姨边哭一边抽搐,张颖在一旁不住地为她屡着胸口。
  刚刚回家的气氛立刻笼罩上一层死亡阴影。
  马萌站在严冬身后,傻傻地望着自己的好朋友。
  袁圆抽泣着靠在柳旭的怀里,韩云已经呆傻地堆坐在地板上,这也难怪,带团才几天就连续死了两个人,看来她的导游是当不成了!
  我走向小雪的尸体,海水顺着她的发稍滴落在地上。
  这时我突然发现在她的上衣里有一个白色的东西,我探过手从里面拿出一张叠得很整齐的一张纸。
  展开以后里面写满了字,我轻声地念了出来——当看到这封信时,相信我已经死了。
  因为我不想被判刑,不想坐牢!
  没错肖海是我杀的!我恨他,恨不得把他咬死!
  方众的推论很对,是我在刀上涂的毒药,而在这之前,在上岛的当天晚上,我还在他的碗里同样涂了药,可没想到他居然没吃饭!
  不过没关系,他最后不还是吃了苹果,我终于杀了他!
  可以告诉你们,氯化钾是从学校的实验室偷来的,我一直准备用它来杀死肖海,现在如愿已偿,一切都结束了!
  严冬,对不起,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肖海那个混蛋强奸了我……
  八个月前,一次晚上下自习,刚巧是我一个人回宿舍,当走到那片矮树林时,他就从里面蹿了出来,我拼命地又打又咬,可是我没有力气推开他,而且我不敢声张,我害怕极了……
  从那以后,他时常叫我到他的宿舍,我没办法呀,真的没办法……
  我不敢告诉你,怕你会去找他,你知道他不是好人,我怕你受到伤害!
  所以我决定杀了他,这次旅行是我邀他一起来的,本不愿让你知道,但你还是跟了来,我想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可现在警察就要来了……
  严冬——我爱你!
  我读完后把信交给严冬,“你看看这是小雪的笔迹吗?”
  严冬接过信傻傻地盯着,“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吧!”
  “能给我看看吗?”扬姨伸着手看着我。
  我把信递给她,当她看完时摇着头,眼泪再次流下来,我接过那封信转身离开客厅。
  我抱着头坐在楼梯上,现在只希望警察早一点来。
  张颖不知何时也出来了,悄然坐到我身边,双手搂住我的胳膊,头顺势靠在我的肩上。
  “扬姨很难过,刚刚差点晕了过去,也难怪,这段时间,她和小雪象母女一样,唉……”张颖感触的说。
  我猛地转过身抓住她的肩膀,“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
  张颖被我弄得莫名其妙,“我,我说她们象母女一样,怎么了?”
  我用力地一拍大腿,“对了,母女!”说着搬起张颖头,狠狠地在眉心亲了一下,“你简直是天使!”说完匆忙地往楼上跑。
  打开肖海的房门,直奔那件上衣,掏出手绢夹起那张照片,转身就往门外跑,刚好碰上追来的张颖,她正想说什么,我抓起她的手匆匆回到客厅。
  扬姨低着头,韩云坐在她身旁,严冬双手紧攥着小雪的手,袁圆和刘旭靠在一起。
  我深吸一口气,“严冬?……严冬,起来!”
  他根本就象没听见似的还是跪在那里。
  “严冬,起来!小雪,根本不是自杀!”我字字加重语气地说。
  这句话果然有效,严冬马上从地上弹了起来,瞪大着眼睛盯着我寻找答案。
  我沉重地向他点了一下头。
  “谁?”严冬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会告诉你,先坐下吧!”
  严冬根本不理会我,环视四周一眼,最后停在了我身上。
  我举起那封信,“遗书写得不错,有动机,又把过程也说了出来,我差一点就相信了,可是,上面少了点什么,是什么?当然是小雪的家人,为什么一句都没提到呢?”我看了一眼众人,“我们再说说肖海的死,杀死肖海的可能是小雪,可能是!因为,小雪还有一个同谋!”刚说道这儿,袁圆叫了出来。
  “现在大家是否想听听这个故事,”我望了扬姨一眼,“我相信这封遗书大部分是真的,的确肖海强奸了小雪,所以才有今天的谋杀,整个过程都对,上面写得也很清楚。但是,遗书没有提到家人我就很奇怪,因为小雪的母亲就在我们身边……!”所有人都惊奇地望向扬姨,扬姨看了我一眼,“你说的很对,我是小雪的妈妈,我可以告诉你,那封新不是小雪写的,我认识自己女儿的字!”
  我点着头,“那么就让我们想想谁有动机写这封信呢?”我故意停了下来,众人不解得望着我,“也可以说,写这封信的就是杀死小雪的凶手,而且不只是写了这一个,还有另一张类似纸条的东西,我可以想到上面写着什么,是让小雪在午饭前的某一刻到沙滩右侧的礁石见面,原因是有人知道小雪杀人。小雪很聪明,她知道在扬姨的窗外,噢,也就是她自己母亲的窗外,有一小片空地,并且正好是相约地点的正上方,这样不用露面就可以知道是谁写了那张字条。
  可是,凶手更聪明,知道她一定会到悬崖上去,于是可能跟在小雪的身后,也可能事先藏在某个地方只等小雪来。
  当小雪站在悬崖上向下望时,凶手就用扬姨凉衣服用的竹竿把她推了下去,由于竹竿过长,在收回来时竹竿的一端无意敲在了地上,所以留下了那个月牙型的印记。“我点着一根烟吸了起来。
  “可是,这封信是在小雪身上找到的呀?”张颖不解的问。
  我用力地甩甩头,“那么请你告诉我,是谁发现的尸体?”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吃惊地望向马萌。而她却很平静的看着自己的鞋。
  “为什么?……为什么?”严冬已经是在咆哮了。
  “我告诉你为什么,你和她分手以后,马萌就把所有的恨集中在小雪的身上,她故意接近小雪成为她的好朋友,而且,肖海强奸小雪的事,也是她一手安排的,这次旅行她知道小雪要杀死肖海,所以她也来这里浑水摸鱼实施自己的报仇计划!”我语气的平静连我自己都觉得害怕。
  严冬望向马萌一脸狐疑的看着她。
  “是,都是我干的,因为我爱你,不能没有你!”马萌含着泪水喊着。
  “你先把事先写好的遗书放进小雪的衣服里,又把你约她出来的纸条拿走对吗?”
  “是,你很聪明,就象亲眼看见一样!我恨她,是她抢走了严冬,我要报复!”马萌咬牙切齿地说。
  我低着头悄然凑到她耳边,“昨天下午……为什么……?”
  马萌不屑地笑出声来,“因为我看见严冬进了她的房间,所以我才去找你!”
  我苦笑摇着头,我猛地抬起手狠狠地给了她一个嘴巴。
  她整个人都被我煽倒在身后的沙发上,马萌捂着左脸,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整张脸,透过浓密的头发我看到一双闪烁的眼睛。
  我转身坐到门口的沙发上,因为我听到水泥小路上传来了乱七八糟的脚步声!
                 
  后记——
时间:星期六晚七点三十分
地点:肯德基
人物:我与金喜善
事件:我在泡她
                 
                 
  ——全书完——
                 
  • 上一篇文章:香烟岛谋杀案(五)

  • 下一篇文章:摄影楼谋杀案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80511521』于2002-8-12 9:11:00发表评论:


  • 写得很牵强,况且还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
    在这里我表示很遗憾,希望以后再接再厉,更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我的文章!谢谢!
  • jimmy88801』于2002-8-11 11:46:00发表评论:

  • 说句实话,我是看完了,但是前面几章加起来也没20个人看,最后一章却有30多人看,对作者劳动成果有点……
  • lonelyboy』于2002-8-11 5:01:00发表评论:

  • Nod。考虑到本站用户的年龄,呵呵,还是老大们说了算吧

    【Holmes在大作中谈到:】

    >儿童不宜!:c:c:g:i:i
  • Holmes』于2002-8-10 16:51:00发表评论:

  • 儿童不宜!:c:c:g:i:i
  • lonelyboy』于2002-8-10 15:51:00发表评论:

  •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金喜善呢?

    对了,破案之前和凶手过夜,肯定很刺激,尤其是你知道她十有八九是凶手时,怪不得好莱坞流行这个。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连载——13区(第十二章)[2499]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埃及手镯之…[3924]

  • 永不磨灭的证据(呵呵~又是我瞎写…[2923]

  • 连载——13区(第十章)[2660]

  • 环游地球80天(推门版)全文更新…[9404]

  • 总是在线的OICQ[3705]

  • 【夏季活动①】愚人节的真实[3528]

  • 四月一号——谋杀菜单(全)[3365]

  • AK47(短篇)[3555]

  • 深夜偷发《腾蛇》(完结)[5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