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网友侦探系列——豪华住宅杀人事件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418  发表于: 01年08月16日21点2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服部平次刚放下电话,就走出了办公室,他对局长的副秘书说:“我祖父的家里出了点事,我必须赶到那里,呆会儿局长来了麻烦跟他说一下。”
“没问题。”副秘书答道。
 服部平次开着JEFF过去的那辆欧宝车穿过了大街小巷来到了华盛顿西街271号住宅,这就是服部平次祖父的住宅,他和他的祖父已经有两年没有来往了,现在他突然找他不知道干什么,服部平次的祖父非常的富有,他在美国的东西部都有一栋豪华住宅,平次的母亲是他祖父的三女儿,可是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平次的祖父给他的女儿做了一个最好的墓碑,平次为此很感激他的祖父,所以无论服部人在哪里,只要他的祖父叫他到哪儿他立刻会去,不过自从平次当了CAI探员后就很少与他见面了。
服部平次走进了门开着的住宅,他走进了会客室,他的祖父见他来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拥抱平次,并对他说:“你总算来了。”
“是的,我来了,DAVID祖父,你最近还好吗?”
“还不是那样。”他的祖父随便的说了句。
“那么,你叫我来到底是为什么事呢?”
“请坐下再说吧。”DAVID指着一沙发说,服部坐下后,DAVID看了看表然后说:“我得快说,不然的话,那帮混小子就要来了。”
“混小子。”服部好奇的问。
“哦!我指的是你的表哥表姐们,你先别打岔听我说完。”DAVID换了口气说,“你知道我的年纪也不小了,我感觉我离死神已经不再遥远了,可是我在想我的遗产怎么办?我有那么多的儿女还健在,而他们的儿女也都不少。说实话,我的产业虽然不少,但是人太多了我不知道该分给谁为好,当然服部你的那份是少不了的。”
“干嘛这么说呢,DAVID祖父,要知道你现在的气色还不错啊!为什么好好的说要分遗产呢?”服部问。
“人总是要死的吗?而且我的医生说我已经得了脑癌,我真的活不了多久了。”他说完叹了口长气。
服部听了这个消息后开始沉默了,他的祖父对他说:“别难过孩子,根本不需要难过,我现在不是还没死吗?我已经请律师开始替我写遗嘱了。你放心你的那份肯定少不了的,我知道你的为人。”他微笑着对服部说。
他说:“我把佣人都辞退了,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打扰我。另外我这次喊你来的目的是想让你帮我个忙。”
“什么忙?”
“我猜想我今天可能要被人杀害了,这个人就是今天要来的这些人中的一个,他杀我的理由是因为他对我分的财产很不满意。我想让你把这个人找到,并逮捕他,你能做到吗?”
“你为什么要乱说话呢?祖父,你今天肯定不会死的,明天也不会。还有,你说我们当中有人杀死你,这是没有根据的,请别乱猜了好不好。”服部平次坚定的说。
  他的祖父摇着头说:“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告诉你的,另外我提示你,如果我真的死了,那么凶手有可能是你的表哥SUN,他要杀我的动机最大。”
  服部平次站了起来,他对DAVID说:“你要我来就是听你说这些的吗?我告诉你DAVID祖父,我绝对不能容忍你再次提起此类的话,知道吗!”
   DAVID笑了一下,然后他轻声对平次说:“先坐下吧,马上他们就都要来了,如果你不相信我刚才说的话,那么我就不再说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凶手有可能是SUN,算了,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也不多说了,你在这里吃饭吧。”
   “谢谢祖父,我看我还是回总部吧。”
   “不,你一定要留下来,我猜你都不记得他们的长相了,你既然请假出来,那么为什么不多坐会儿呢?”
   “那好,我看过他们就走。”服部再次坐了下来。
  二十分钟过去了,从大门进来一个人,服部认出了他,他就是SIMON表哥,他拎一桶水对DAVID说:“祖父,这是给您浇花用的,这水很不错,比起您用的水要好的多了。”服部主动上前和他打招呼,SIMON看见了服部也很高兴,他说:“我先上去把水放好。”
  在SIMON上楼之际,服部对DAVID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喊他们来呢?”
“不是我叫他们来的,我只是说自己的病情加重了,他们想到了遗产当然要来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已经没有客人来了,现在DAVID的家里除了服部外共有四位客人,其余的不是住的较远就是不稀罕DAVID的钱,因为在DAVID的子孙当中比他有钱的人还大有人在。这四个人的家里都是比较穷苦一些的。
SUN说话了,他直截了当的问DAVID:“你的遗产怎么处理啊?是不是有我的一份?”
“SUN!你放尊重点,他可是你的祖父!”说话的这个人叫LILI,他是服部平次的表姐,另一个是服部的表妹,她自从进入了这里时就没和任何人说过话。
这时,DAVID对服部说:“平次,你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先走,因为有他们照顾我,但是你晚上必须来,晚上我将宣布遗嘱的继承人名单。”
“是这样。”服部说,“那么我就先走了,各位晚上见。”
“最好别回来了,我还想多要些遗产呢!哈哈哈。”SUN奸笑着说。
“你在说什么呀?SUN,你真是个混蛋!”LILI喊道。
服部平次不打算再在这里呆了,他离开了这地方。开车回总部的时候他一路在想:晚上我到底该不该去呢?如果祖父把遗产分给我,我是要还是不要呢?我不想拿他的钱,但是我又该怎么做呢?车子摇摇晃晃的停在了CAI的停车场,服部拿下钥匙向电梯走去。
…………
到了晚上,服部准时来到了祖父的家里,LILI对他说:“别发出任何的响声,祖父在楼上房间里睡觉呢。”服部点头表示明白,谁知SUN跑了出来,他大声的说:“LILI,你装模做样的干什么呢?其实你还不是一样想多分些遗产。”
  “给我闭嘴SUN,不许你侮辱你的姐姐。”SIMON站出来替她说话。
   SUN丑陋的笑了笑离开了他们,服部的妹妹靠近他说了第一句话:“平次,我不想拿遗产,我认为这里可能要发生什么事,真的我不骗你。”
   “别乱猜了JUDY,这里什么也不会发生的。”说话的并不是服部而是他的哥哥SIMON,他对JUDY说:“放心吧,这儿什么也不会发生的。”
  服部瞥了他一眼,然后去和LILI聊起来。SIMON说:“祖父怎么还不下来?我上去看看。”他说着点了支烟走上楼去。SUN跟了上去,他回过头对他们说:“我上洗手间去。”
  服部招呼JUDY过来和他们说说话,JUDY腼腆的走了过去,服部问她:“你现在干什么工作?”
   “秘书。”她简单的回答道。
   SIMON走了下来,他说:“祖父睡的正香呢!咱们不要打扰他。”
   SIMON说:“我想下盘棋,服部,你来吗?”
   “不,谢谢,我对下棋很不在行的。”
   “别谦虚了,要知道我也不是什么高手啊。”他说完拉着服部走到了另一个房间,他对服部说:“我是来找你谈话的。”
   “谈话?”服部诧异的问。
   “是的,我想问你对SUN有什么看法?”
   “他?不值得一提,是个混蛋。”服部轻松的说。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服部,你猜祖父今天会出事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凶手会是谁呢?”
   “出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凶手我也说不清。”
   “我看SUN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定没安什么好心,咱们注意点那小子,我刚才上楼时DAVID睡的真香,为了防止他有什么不测,我故意把他的房门开了一个大约十公分的小缝。”
   “你倒瞒谨慎的啊!”服部笑了笑,就在这时突然听见一声大叫,从叫声中服部判断那是JUDY的声音,等服部和SIMON赶到楼上时,他们发现JUDY坐在了地上,SIMON问:“出什么事了?”
   “祖父,他….他……”JUDY又哭了起来。服部推门一看,他的祖父DAVID现在已经成了一块“焦碳”,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尸体的周围有挣扎过的迹象,另服部感到奇怪的是,他只是正面被烧焦了背面却没有什么伤痕,另外,他的一个手指指向窗户那儿。服部看了一下窗户什么也没有,窗户上的玻璃没有碎,也就是说凶手是在屋子里下手的。
  服部稍稍振作了一下,他擦干眼泪然后说:“现在凶手就在我们中间,谁也不准离开一步。”
  “你是说,凶手在我们中间?那么会是谁呢?”LILI问道,她也是刚赶上来的。
  “不…….”SUN鬼喊着跑了进来,他扑向DAVID的尸体,说:“你不能死,还有遗产,还有遗产没有分呢。”
  “你这个混蛋,你究竟干了什么,说呀!”SIMON揪住他的头发问,SUN拼命挣扎,他说:“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干。”
服部从他刚才的举止以及表情上看出,他说的是真话。服部认为:如果凶手是SUN,那么他将为此损失他的那份遗产,如果是分到遗产的话那么他倒还有可能杀死他,但是,为什么他要在遗产还没有分的情况下下手呢?不,不对,凶手不是他,他是不会这么傻的,为了要祖父的性命连自己的遗产都不要。绝对不是他干的,那么凶手是谁呢?刚才除了SIMON和我在一起之外还有LILI和JUDY在客厅,而第一个上楼来的又是JUDY,难道说凶手是她不成?好象不符合情理,她今天只说了几句话而已,再说祖父一向对她很不错的,她又是个刚工作的女孩子,没有任何理由要去杀他的,LILI呢?难道是她…….?
服部对JUDY说:“你是什么时间上来的?”
“刚刚。”JUDY抽涕的说。
“LILI,你呢?祖父死的时候你在哪儿?”
“我一直在客厅和JUDY聊天,她说要去看看祖父有没有醒就上楼去了。”
“服部,你看看这里。”SIMON喊道。服部凑近看了看,DAVID身边还有块手纸,这张手纸是洗手间里的,难道说凶手真的是SUN?不可能啊?他虽然对待DAVID不算太好,但也不至于要杀死他啊?服部还在思考时,SIMON又揪起SUN的头发,然后对他说:“快说!你是怎么把DAVID祖父杀死的?”
“求你了表哥!我什么也没做,真的,我什么也没做啊!”SUN痛苦的求饶着,可是都无济于事,SIMON咆哮道:“那你来解释这张手纸又是怎么回事?”
“表哥!如果是我杀了祖父我还会留张手纸在这儿吗?”
服部听了这话想:他说的没错,任何人都不会这么傻的,难道杀了人还要留下自己在场的证明?不可能的,他不会是凶手的,再说这张手纸和DAVID指的那扇窗户根本就不相干吗,怎么能说他就是凶手呢?
“你!就是你!是你杀了DAVID!”SIMON说,“你刚才所说的全都是谎言!”
服部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有结果,谁知LILI又说话了,她对服部说:“平次,你看DAVID祖父的嘴上好像被绑了什么东西。”
服部再次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祖父的嘴上的确有一些仍未被烧尽的胶带痕迹,看来他是被活活烧死的,想喊救命也不行。
服部平次走向窗户旁,他仔细的观察着窗户边的每一个角落终于他发现了有一处地方像是曾放过什么东西,对了!是花盆!那么DAVID所指的就是所谓的花盆了,还有花是需要浇水的,SIMON今天不是送来了……..,难道说凶手是他?他的确来过祖父的卧室,那么他是用什么方法杀死祖父的呢?等等,如果说他带来的那桶不是水,而是…..汽油,他是用什么点燃汽油的呢?香烟!对了,他只需要用这个就可以了,我知道了。服部对自己说。
“各位,不要再争吵了,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服部大声说道。
“是谁快说!你知道凶手不是我,对吗服部?”SUN用可怜的目光看着服部。
服部点点头说:“凶手就是SIMON!”
“服部,你在说什么!我们可是一直在一起的啊!”SIMON为自己辩护道。
“是啊,表哥!我知道啊,可是你也曾去过祖父的房间啊!”
“我去看他,我回来的时候他还没死呀,怎么能说是我杀的呢?”
“服部,是不是你判断有误?”LILI问。
“不,不会的,请你们听我说。”服部说:“SIMON确实是去过祖父的房间,但你们想想祖父是为什么被烧成这样的?”
“是被易燃物品烧死的。”服部的表妹说。
“没错,他确实是这样死的,首先SIMON把他的嘴用胶带封起来,然后在他的身上洒上易燃物,其次,他把点着的香烟放在了祖父的床头上,位置差不多在祖父的脚这里,等到香烟烧到一定程度时它就会失去平衡,然后叫落在了祖父的脚上,随之,祖父就被烧死了。由于他是正面被烧焦的,所以我肯定SIMON只是在他的正面浇上了易燃物,所以背面烧的稍少一点。”
“太夸张了,服部,我看你侦探小说看多了是不是啊?”SIMON笑了一下说。
“不,我是有证据的,SIMON,请问你上午带来给祖父浇花用的那桶水上哪儿去了?”SIMON脸色一下变的苍白了。服部继续说道:“其实那桶液体表面上来看像是水,其实它是高纯度的汽油。”
“还有,我想问你,你上楼去看DAIVD的时候不是刚点燃一支烟吗?怎么两分钟还不到你的烟就吸完了?我想没这么快吧,通常一支烟最少要四分钟才可以吸完。”
“还不承认是吗?那好吧,我还有一个证据,大家都看到了这张手纸,其实它是SIMON自己放在祖父身边用来陷害SUN的,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张手纸上应该有两个指纹才对,但这两个指纹却是同一个人的,那个人就是SIMON。”
“可是SUN可以戴上手套啊?”LILI问。
“是的,但他没有因为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拿遗产的,而不是杀祖父的,LILI,你想想,如果SUN真的要杀祖父为什么不等拿到遗产后再动手呢?”
“但是…..”LILI还想说什么,却被SIMON打断了。
他说:“凶手确实是我,你们也不用乱猜了,我杀他的目的是因为SUN,因为他对待祖父太无礼了,我想如果我杀死了祖父,那么谁也拿不到遗产了,包括SUN在内,所以我就……..”
“表哥!你做的太荒唐了!”服部的表妹JUDY气愤的说。她说:“祖父一向对你都是很不错的,而你却为了你的私人恩怨而把他杀死,你简直不是人。”她跑出了这座房子,LILI则在后面追,现在房间里只剩下服部和SIMON以及SUN三个人了,SUN一句话也没说,SIMON对服部说:“老弟,你做了探员这么久没想到会抓我吧。”
“不管是谁,触犯了法律我都要抓他回去!”副不平次斩钉截铁的说。
SIMON苦笑了一下,然后被服部带走了,这间房间内此时只剩下SUN一人了,他趴在DAIVD的床头不停说着两个字:“遗产……….”
  • 上一篇文章:网友侦探系列——聊天室杀人事件(下)

  • 下一篇文章:网友侦探系列——宝马车旁的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