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香烟岛谋杀案(四)
 作者:80511521  人气: 2165  发表于: 02年08月10日09点1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吃饭时,是李小雪来叫我们。
  餐厅在一楼客厅对面的走廊里,第一间是餐厅,里面是扬姨的房间。
  餐厅的摆设和船上差不多,只是空间比较大。况且食物也极为丰富,味道也不同凡响。
  所有人都是去了聊天的兴趣,尽可能地往自己的嘴里塞东西,很多人的吃像十分不雅!快吃饱时,我开始留意这个房间,这里分两个空间,外面是餐桌,里面是厨房。
  扬姨作在首位上微笑着看着我们。说实话,她真的不象五十岁,顶多四十,她的皮肤很白,由于身体发胖,脸上的五官也有些变化,皱纹在脸上的很少,大多集中在脖子!她年轻时一定很漂亮!
  “扬姨,您做得太好吃了!”刘旭一边往嘴里填着香辣蟹一边说道。
  “呵呵,看你们这帮孩子吃得……,好吃就多吃一点!”扬姨停了一下接着说:“你们喜欢吃什么,尽管告诉我……?”
  “扬姨,您做什么我们都爱吃!”刘旭吐字不清地说道。
  扬姨笑得更开心了,“瞧这孩子说的,还什么都爱吃,你净拿好话哄我!”
  我转头问旁边的肖海,“你怎么不吃米饭?”
  “这么好吃的菜,干吗还要吃饭呢!”肖海笑着回答。
  听肖海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把米饭推开,只吃桌上的美味。
  马萌吐出嘴里的排骨渣对扬姨说:“扬姨,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呢,我叫马萌!”
  接着她把这里的人一一介绍给扬姨,最后才轮到我——“这位叫方众……,”马萌郑重地向扬姨介绍我,“而且……”她故意把声音拉长,当大家把目光集中到她那里时这才不紧不慢地说:“而且,他是我的男朋友!”
  噗……,肖海已经把口中的啤酒喷了出来,“咳咳……,我有没有听错啊!”肖海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我。
  哈哈哈哈哈……,这时所有人开始大笑!
  我的脸成为众人眼睛的集中地,“别笑人家了,你们看他脸都红了!”韩云一旁解围说道。可是笑声依然没有停息的意思。
  “方众,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扬姨开始分散大家注意力,“好啊好啊。”韩云也表示同意。
  “好,我讲故事……”我边摸着脸边说。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我轻咳了一下,“从前有一对夫妇到法院打离婚。可孩子归谁成了难题。妻子要求法官把孩子判给她监护,丈夫则出抚养费。她说:”法官大人,是我把这个孩子带到世界上来的,所以天经地义,孩子应该判给我啊!“
  丈夫不肯让步。法官要求他陈诉理由,他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法官大人,在我向自动贩卖机投进三元钱后,从机器里滚出一听可乐,您说可乐应该属于贩卖机呢还是属于我呢?‘”
  刚开始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笑了出来,接着其他人也笑了起来,但只有袁圆还没有明白其中的奥妙,还不断问我什么意思,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刘旭对她耳语了一阵,袁圆的脸开始红了,而且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随后也跟着笑了。
  韩云边笑边说,“再讲一个,再讲一个!”
  还没等我开口,“流氓!”张颖在我对面恨恨地低骂了一句。
  我看了看她,微微一笑道:“我再讲一个。说从前有一个记者问疯人院的院长,怎样进行出院测试。
  院长说:“我们把浴缸注满水,旁边放一个汤勺和一把水瓢,要求把浴缸腾空。‘”
  刚讲到这儿,张颖轻蔑地说道:“笨蛋都知道用水瓢!”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接着又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对,院长说,正常人会把浴缸塞子拔掉。”我刚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张颖的脸已经通红。
  看到张颖的窘象笑声更大了,这时张颖扔掉手中的筷子,起身向房门走去,接着又狠狠地摔门而去,笑声刹那间停止了,大家面面向嘘。
  我轻轻地站起来,“对不起,我若的祸,我来善后!”说完严冬向我举起大拇指,我点了一下头就追了出去。
  刚刚出门就听到张颖上楼的脚步声,当我来到二楼跟着听到用力地关门声。
  “张颖?……张颖?”我没有敲门只是在门口喊着她。
  “你滚,少烦我!……滚……!”隔着门听到她对我的咒骂。
  “张颖?……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我贴在门缝处,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张颖,我真的错了,……你打开门,给我一个当面向你道歉的机会!”我几乎是在哀求了。
  “你滚,滚……,流氓!”
  我轻叹了口气,“好吧,你再不开门我就撞了?”里面没有任何声响。
  “好,我数三声,你不开门我真的撞了?”
  可是三声数过门依然禁闭。
  我愤然地用力敲着门,敲门的力量一次次加大,好象觉得整栋房子也在颤抖。
  当我砸到第三十四下时,门终于被我敲开了,“你有病啊!”张颖手扶着门把手说道。
  “对不起!”我堆起笑脸凑上前。
  “用不着向我道歉!你走!”
  “我是真对不起您,念在我是初犯,您就原谅我吧!”
  “你走不走?……,不走我叫人了!”
  “您叫吧,象我这样十恶不赦的坏人,就应该暴露在人民的枪口下!让广大人民群众的唾液,洗刷我心灵的罪恶吧!”
  张颖只是冷冷地看着我不再做声。
  “咳,对自己的恶行,我也是痛心疾首,对不起党和人民的培养,对不起几百万的劳苦大众,更对不起您老人家对我的栽培,简直妄为人,”抬头偷瞧了她一眼,接着道:“您老宽宏大量,不与我等小人一般见识,希望看在党国的份儿上,就原谅兄弟这一回吧,我一定痛该前非,重新做人,不辜负您老对我的细辛教导……”
  “你有完没完!”张颖面色缓和的瞪着我。
  我马上垂首而立,“完了!”
  张颖转身向房里走去,“还不进来!”
  我如获大赦般的跟了进去。
  “关门!”
  “咋!”我随手把门关了上。
  张颖坐到床边,示意我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行了,别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我还不知道你!哼!”张颖横了我一眼。
  我笑嘻嘻的问道:“不生气啦!”
  “谁有工夫和你生气!”
  我这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噢,对了,你干嘛总叫我流氓呢?”
  “哼,你自己做的事还问我!”
  我马上严肃起来,“我要知道就不问你了!为什么?”
  她看到我这样不由得很奇怪,“出什么事了?”
  “没事!告诉我!”
  张颖幽怨的看了我一眼,“那好,我告诉你,我全都看见了,你做的那点好事!”
  我着急道:“快说。”
  “好,既然你无所谓,我就告诉你,前天晚上也就是上船的第一天,晚上你们在休息室里唱歌,我独自回了房,经过你的房间时,看到房门没有锁,就到你那里找那件被我弄脏的衣服,在洗手间找到以后,就直接回到我的房间给你洗衣服。”
  张颖看了我一眼,接着说:“我正洗衣服时,我听到你来敲门,”
  “那时,你在房间里!为什么不给我开门?”我生气地问道。
  “别人正给你献歌,您这么忙,我那敢打扰你!”张颖不是好气地说。
  “好好好,后来呢?”
  “后来你走了没多久,我听到有两个人进了我对面的房间,”她停了停接着说:“我敢肯定有一个是男人。后来,隔了一会儿,我听到脚步声,是跑的!于是我放下衣服,悄悄地帖在门上听了听,确定没人后,又轻轻的除了门,这时我听到很小的哭声,就往通向后甲板的门走去,因为门是打开的,透过门缝我看到你站在那里,而门后背对着我的是李小雪,”说道这儿,她又停下红着脸看问我,“还要继续说吗?”
  “对了,你怎么知道是个男人?”我不理她的问题问道。
  张颖瞪了我一眼,“因为那个人是你呀,你难道不是男人?”
  我真有些受不了了,“快告诉我,你怎么知道?”
  她无奈地说:“因为那个人穿的是拖鞋,所以很容易听出来!”
  我奇怪的问道:“难道女人就不穿拖鞋?况且李小雪和马萌穿的那双凉鞋,不就很象拖鞋吗?”
  “呦,你观察地还挺细的嘛!”张颖酸溜溜地说。
  我不耐烦地说:“我没有心思和你开玩笑,告诉我!”
  张颖被我的语气弄得很生气,“谁和你开玩笑了!”
  我语气马上缓和下来,“告诉我,这很重要,摆脱了!”
  “好吧,因为我们都知道晚饭后,要去休息室玩,所以女人们都刻意打扮了一翻,再说吃饭时我看到每个女人打扮很得体,你说怎么可能穿双拖鞋呢?你也太不了解女人了!”
  “再说,我看到李小雪根本没有穿你说的那双鞋。她穿的是一双旅游鞋!”
  我兴奋地站起来,紧紧地抓住张颖的胳膊,“太棒了,你简直太棒了!”
  张颖被我弄得莫名其妙,“你干什么,快放手呀!”她的脸已经红透了。
  “哦,对不起,我太高兴!”我让张颖坐好,“你看见有谁穿拖鞋了吗?”
  张颖紧缩眉头想了想,接着又歉意地摇了摇头。
  我微笑着说:“没关系,对了,你在后门看到我以后你干什么了?”
  张颖已经没有刚刚对我的抵触情绪,也愿意和我合作了,“我看到你们以后,就又回到房间洗衣服。哦,对了,没多久,我又听到有人到对面的房间,但脚步声是从后门过来,我想是李小雪!”
  “你有没有听到那个拖鞋从房里出来?”我紧张地问道。
  张颖摇了摇头……
  “后来你去哪了?”我问道。
  “我洗完衣服把它挂起来,然后又回到休息室了。”
  我用力一拍大腿站起来,“我明白了,找到原因了!”
  张颖奇怪地问我,“明白什么?”
  我笑着看她,“在船上,也就是第一晚,我总觉得在马萌唱歌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现在知道了,我也知道那个穿拖鞋的男人是谁,并且也解开另一个人的秘密。”
  张颖紧跟着追问,“什么不对?他是谁?还有,谁的秘密?你快说呀!”
  就在这时马萌在门外喊道,“方众,你死了没有?”接着就是几个人的切笑声。
  我刚打开门,马萌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我们还以为你壮烈牺牲了呢,楼下的追悼会都准备好了!”
  “就是,我本打算在你的灵前掉几滴眼泪呢!”李小雪也在一旁打趣。
  “谢谢你们对我的爱戴,不过得下次了,这次怕是不行了!”我歉意地说道。
  我们四个人来到客厅,其他人都在这里,看到我和张颖一起下来,“方众,厉害!”严冬无不钦佩地说道。
  张颖有些不好意思地,跟着我坐到靠窗口的沙发上,低着头有些不敢抬头。
  “艾,张颖,方众可是我的男朋友,你离他那么近干吗?”马萌假装生气地看着张颖。
  “还给你,还给你,”横了我一眼,接着说:“就你把他当成好玩意儿,谁稀罕跟他坐一起呀!哼!”说完就坐到李小雪旁边。
  其他人看着她们的对答,都觉得很有趣。
  “好了,不要闹了,今天下雨我们只能呆在屋子里,明天我们再出去转转!”韩云一旁说道。
  “对呀,坐了几天船,还是早点休息吧!”扬姨提议道。
  大家都坐在那里,没有一个愿意这么早睡的。
  “这样好了,我们在这里唱卡拉OK好了!”李小雪的提议立即得到响应。
  “电视和其他设备都在我的房间里。”扬姨也赞成。
  “我去拿!”肖海自告奋勇。
  我回头看着窗外,天已经黑了,这雨也不知道何时才停。
  “方众,快来帮忙!”马萌已经和肖海在组装一大堆的电线。
  “可我对此一窍不通,帮不上忙!”我走过去看着他们。
  “算了,真没用!”马萌埋怨着我。
  我知趣地回到沙发上,顺手在旁边茶几上的水果篮里哪起一个苹果。
  不一会儿,音乐声肆意在整个房间,“方众,来唱首歌吧!”张颖喊着我。
  我只是微笑着摆了摆手。张颖也没了兴趣,只好向我走过来,“你干吗,不唱歌呢?”
  “我五音不全,唱出来准保把你吓着!”
  张颖看到我手中的苹果,“我来个你削。”说着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哎,你还没跟我说完呢!”张颖轻声的说道。
  我看了看她,“你想知道什么?”
  “你说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什么?”
  我轻轻地凑到她耳边,“因为马萌的歌声的确好听,所以也就下意识地认为,唱完后必然掌声雷动,可是恰恰相反,远不及预想的那么热烈。”
  “不会呀,我在房间里都听得到掌声!”
  “我不是说这个,而是实质的差别,当时我没有反应过来,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少了人,总共缺三个人,你,李小雪,还有那个穿拖鞋的男人,所以我觉得声势不对!”说完我把苹果核放到旁边的烟灰缸里。
  “对了,那个男人是谁?”张颖刚问完,严冬的磁性歌声飘逸在房间里。
  “唱得真不错,你怎么样?”我问着张颖。
  “你要是回答我的所有问题,我就给你唱!”张颖甜笑看着我。
  我向她点了点头。
  “那个男人是谁?”
  我用下巴指向前面,“肖海!”
  “肖海?”张颖叫了出来。
  “怎么可能?”
  我转过身来,“在船上的那晚,你走以后,也就是在马萌唱歌时,肖海和李小雪一起走了出去,但谁也没有察觉到,可能都被马萌的歌声吸引。你听到脚步声是他们的,后来我无意间发现了李小雪,而恰巧你发现了她,所以你以为我是那个男人!”
  “你不是要在我面前证明自己的清白,瞎编出来的吧!”张颖怀疑地看着我。
  “既然你这么说,我无话可说!”我坐正身体不看她。
  “哎,生气了,小气鬼!”
  “不敢!”
  “好了,知道你是无辜的,对,你说知道谁的秘密?……,苹果削好了!”
  我转过头接过苹果神秘地说:“这是个秘密,知道吗!”
  张颖用力地点着头。
  我靠近她的耳边,“既然是秘密,就一定要保密,你能做到吗?”
  张颖坚定地说:“我能!”
  我再次在她耳边说:“我也能!”接着就不再理她,她等了我半天不见说话,才明白其中的含义,瞪了我一眼起身离开了。
  我咬了一口苹果,味道不错!
  “来,一个?”肖海拿着两罐啤酒坐到我身边。
  “谢谢!”我接过一罐。
  发出‘砰砰’两声,我们碰了一下杯。可能是有些口渴,我们一口下去所剩不几。
  “对了,我知道你女朋友是谁了!”我向肖海眨眨眼睛。
  肖海只是低头笑了笑,“我早知道你会猜到!”
  “你小子命不错,大美人!”我朝正在唱歌的李小雪看去,而这时正巧她也回头看向我们这里,接着又甜甜得一笑回过身去。
  “马萌也不错,况且,身材一流!”肖海转头看着我。
  我们相视一笑,一起把各自剩余的酒喝光。
  这时马萌放起了的士高音乐,这种声音实在是震耳欲聋。
  扬姨这时也被严冬和韩云拖进舞池,不好意思地随着音乐扭动起来,但看上去有些象老年健康舞,大概自己也知道这样有些不伦不类,拒绝了他人的劝阻,独自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微笑看着舞池里的人,可能也有羡慕年轻的成分。
  就这样乱哄哄地过了将近三个小时,大家这才三三两两地回到楼上休息了。
  这时外面依然在下着小雨,天显得格外黑暗。
  就在客厅的大钟敲响十下时,客厅里只省下我和肖海,我们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但没有一丝醉意。
  “方众,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象好人?”
  “好人没有象不象的区别!”我又重新地打开一罐啤酒。
  “是啊……,我不是好人,我曾经干了一件挺恶心的事,”说到这儿,肖海点着两根烟,递给我一根,“不过,我不后悔!真的!”
  我深吸了一口烟,可吐出来时却少得惊人,“你也算是十恶不赦之徒,古语说:知错能该善莫大焉!”
  “如果,我没那么干也就得不到她了!”
  “既然是出于某种目的,也算是情有可原!”
  肖海转过头来笑看着我,“你这人……,和别人就是不一样!你也不问问我,到底干了什么!”
  “这重要吗?一个人干什么总有他的理由,不管是出于好意还是恶意,这都是个人的本性!”
  “可我和这些都有区别,实际上是受人所拖!”肖海无奈的感叹道。
  “那你更应感到庆幸,这不成了无心插柳。”
  “我也不瞒你,我很爱她,真的爱……!我打算毕业后就和她结婚!”肖海坚定地说道。
  “那我在这里先恭喜你!”说着举起杯,“干杯!”
  整罐酒下肚,我的头开始发晕。
  我吃力地站起来,“我要回去了,你走吗?”
  肖海顺手拿了一个苹果和水果刀也站起来,“走吧!”
  我看到我和肖海一共喝了七罐啤酒。
  “晚安!”
  “明天见!”我和他在我的房门前分手。
  可能酒喝得太多了,我扶着房门尽量使自己保持平衡,这是我听到肖海锁门的声音。
  我尽可能地平稳走进房间,酒精的作用令我无法入睡,断续地去了几次厕所后身体开始发沉,我听到客厅的大钟敲了两下,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
  “方众?方众……”
  我被连推带喊地弄醒,窗外已经天亮了,我眯着双眼看着窗外,“几点了?”我含糊不清地问道。
  “你快起来呀!!”张颖已经略带哭腔地冲我喊道。
  这时我才注意到,所有人都聚集到我的房间里,每个人极度紧张地看着我。
  我的眼睛已经开始适应光亮了,我坐起身来,“怎么了?”
  马萌呼吸急促地说道:“肖海……死了!”
                 
                 
  请继续关注《香烟岛谋杀案》(五)
                 
  待续

  • 上一篇文章:香烟岛谋杀案(三)

  • 下一篇文章:香烟岛谋杀案(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