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夏至夜捉鬼(1) (阿元著) 转载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470  发表于: 01年03月27日19点0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谁呀?"
"有百事可乐吗?"
"有咯,有咯."
我顺手打开门,power湿淋淋的站在门口.
这是我们常用的暗号,飞雨就因为不肯说经常被我们关在外面.
"进来吧."接过power的雨伞,转身放到浴缸里.
"这么大雨,把我找来做什么."
我泡了杯咖啡,递给他,"请坐,听我慢慢说."



雨一直下着,一层薄薄的雾轻轻浮动在窗外,马路对面橱窗里的灯火透过来,蒙蒙的,灯四周笼
罩着一层晕,和外面阴霭的天气一样,抑郁,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她的脸一直朝着窗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又似乎完全浸心于这平淡无奇的自然现象之中.由于
咖啡厅内暗淡的灯光,使得从大窗外通过条条水痕而勉强射入的昼光,在她脸上映出绚烂的光芒
.她的皮肤一定很好.她那修长的右手轻轻扶住她那精巧的下颚,右手腕上有一串类似佛珠的装
饰.她的左手极为自然地带着小匙,缓缓的搅动咖啡,不时发出`叮,叮`的声音,与厅内悠然的钢
琴曲混然一体,不禁让我痴了.

那都是我断断续续,一块块观察到的,大多时候,我都低着头,局促不安的揣测着她的心情,眼见
杯中的咖啡凝起白色颗粒.<<月光奏鸣曲>>的声音从未使我想这时那样,连钢丝的颤动也听的一
清二楚.胸腔内鼓动的心脏总也不肯老老实实的匀速跳动,时而蹦极,而一下子又潜水了......

"shit!"我轻声骂了一句,当然这句话烂死在肚子里了.
只是无法忍受这莫名的寂静,我开始浮想各种可怕的可能......
"我最喜欢在这种天气里,喝咖啡,哦,当然还有钢琴曲."
`Thank you,God'我在心中祈祷.
"你呢?"她的眼睛转向了我,好美的眼睛,好大......
"Of course,me too."我的肾上腺素迅速分泌,瞳孔放大......
"是吗?"她微微一笑."没想到像你这样只重逻辑的人也会去欣赏自然,感受自我."
"Oha,yes,by the way I like it very much."见鬼,我怎么老说英文.
她似乎并没有在意,只是轻`嗯`了一下,又开始转向窗外.
`No~~~No,No`在这样下去我就会看到咖啡厅经理铁青的脸,我决定主动进攻---男儿当自强,老
婆排成行.



"好,好."power抿了一口麦氏咖啡,摇了一下头,"味道好极了......"



她轻轻点了下头,阻止我继续说下去."谢谢,你这种说法起码以前我从未听说过,很新鲜."
"那...我很想听听你的看法."
"无论是否有这种说法,虽然不太相信什么30岁的女人结婚生子的机率比被恐怖分子暗杀还要
小的报道,(rainbow:什么怪报道.)其实我不打算拖那么长时间,但我信缘,为此我会等上很长的
时间,也许会是终身吧.哪怕那机率比地球再轮回一次侏罗纪还要长......"



"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你说什么?"我问.
"无他."power低头继续喝他的咖啡.
"现在的女孩子都怎么了?他们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我急恼的搓着手,"为了某个不知在哪儿的
男人,宁可守身当嫫嫫!"
"你太不了解女性..."power的话马上被我打断了.我怎么了解,难道培养的感情就不是感情了
?就一文不值了?我看都是给梅格.赖恩的片子弄的."我焦躁不安的在房间里踱步.
"所以我喜欢休.格兰特的片子."power插嘴.
我突然转头,"你相信感觉吗?"power对我的问话一下子不知所以然.
"我是指第六感,或以外的......"
"你是指小宇宙?"
"不,不是."我一下子气不顺,"书上不是说女人的第六感比男人强么,她们可以感知很多东西,
乃至未来,或者所谓的前世......"
"怎么了?"power问.



"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她眨着眼睛说.
"打赌?这个..."我始料未及.
"这是对你的逻辑判断力的很好体现,怎么样,想试试么?"
"这个..."我实在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不用担心,游戏规则十分简单,你看,这个咖啡厅的桌子有两种,靠窗的,不靠窗的,你猜一下,
下一个进入咖啡厅的人会坐哪种位子,赌注,我不用说你也明白.就现在开始好吗?"



"于是你就接受了?"
"她并没容许我多说什么,何况这种挑战是我最喜欢的."
"好吧..."power沉默.



正好进来一个年轻人,在柜台和服务生说了几句,就走了过来,他走得很慢,甚至走到我们所在
的桌子前还滞留了几秒钟,使我有机会能仔细观察他的容貌及衣着,特征.
"靠里面的那张桌子,在墙角的右边,靠边常春藤."
"呃?"我很惊异,不仅是她的答案,而且她的推测方法......



"很神奇,是吗?"power问道.
"废话,令人发指."我点头,"我保证除了进来的时候她望了那个青年一眼之外,其他时候,她的
脸一直朝外."
"是吗?那我很想知道你的推测."
"当然是靠窗的位置了."
"为什么?"
"很明显,那个年轻人进来的时候没有让服务生领座,说明他是来找人的,而且他走得很慢,还停
了一会,说明他一直在左右寻找着,他一定有相当程度的近视,再加上当时暗淡的灯光,使他无法
短时间内在不大的咖啡厅内观察到所有人.所以在一时无法找到他所要找的人的话,他一定会先
坐下来......"
"那你有什么根据......"
"听我说,一个近视的人不会指望自己找到别人,而总是希望他人能快速发现自己,不是吗?"
"是的,可..."
"我又发现在他的袖口,衣服靠近腹部的地方有几处彩色的染迹,那一定是不小心擦上的,洗了
没洗干净,还有几处是新粘上的.如此年轻又不修边幅的到咖啡厅来,于是我推测他是美校或相
关专业的学生."
"那也说明不了什么."
"很清晰了,在这种年纪的学生对于色彩和光线通常是很讲究的,而且学生们常会不由自主的在
生活中实践他们在课堂上学习到的知识,现在一面是靠近窗口,光线较亮,且沙发颜色与其着装
的颜色比差较大,而另一面是靠墙的,仅靠厅内昏暗的灯光照明,加上他的着装......"
"他穿什么衣服?"
"土黄......"
"哦...我明白了."
"我不明白了."
"不明白什么?"
"我如此精细的分析,也只能大概说出他靠里坐还是靠外坐,可她却说的细致入微,难道真的有
感觉这种东西存在?也许那是一种不为人知的能量场......"
"好吧,这很明显是一个圈套."power说道,"为了拒绝你,她找了个托,没想到你那么......"
"我赢了!"
"什么?"power差点没呛死,"你是不是有病,那你赢了还找我来干吗,你,你..."
"听我说完,那人坐了靠窗的位子,可他没坐上30秒钟就离开了,做到她原先指的那张桌子上,那
儿原来坐着的人把他喊过去了."
"哦,是女的?"
"没错,好象是紧急约会,对我来说赢得不干净,跟输没什么区别."
"那只能说明你运气不好,或者,也许..."
"什么?"
"是她约你的?"
"是我约她,她找的地方......"
"啊哈,她一定常去那儿,原来就知道那两个人常约会,所以......"
"不可能,她无法预计约会时间,何况那年轻人是跑着来的,一定迟到了,如果他们常约会,服务
生一定认识他们,这咖啡厅又不大,服务生也不多,况且就算遇上不认识的新服务生,他们总有一
直坐的地方,那个年轻人应该一进来就笔直往一个方向走,为什么他进来后就那么犹豫呢?所以
我推断他们是紧急约会."
"完美的推力,我的朋友!"power举起杯子示意干杯.
"谢谢."我很熟悉这句话,这是华生医生的常用语,这时变相的称赞,可是我实在没什么心情.
"问题是......"
"问题是她的感觉令人可怕,是么?"power问.
"是......"我沉默.
"后来呢?"
"我泄气了,找机会溜了......"
"什么!男儿当自强,你怎么!"power一跃而起,"想放弃了?你这个懦夫,叫我来干吗?找个肩膀靠
靠?"
"不是,我考虑了很长时间,决定再试一次."
"哦?"power眼里闪出摄食的光芒,"将军有何良策?"
我扯过他的耳朵开始说.
"哎哟,这儿又没人,你有病啊..."power反抗.
"她的感觉很可怕的,不防不行."我一脸严肃......


" 抓鬼?"
"Yea,怎么样,有趣的活动吧!"
"这个......"姑娘们面面相觑.
"怎么了,怕什么,有我们."power挽住rainbow的手臂意气愤发.rainbow努力的一点头,装出视
死如归的样子.
"怕了?"飞雨也出声了.
"怕什么,才不怕呢,喔?!"迪怡应声.
"是啊,就你们几个,别让鬼抓了去."娜娜一合.
"冬至夜抓鬼,还准备了灯笼,亏你们想得出."她粲然一笑.
'成了!'我心中一亮
'开放的城市,开放的女孩,开放的....笑死了,呵呵.

"好吧,从这里开始分散活动,如何?"
"哎?还有分散活动啊?"
"是啊,是啊,阳气太盛,抓不了鬼."
"Yea,赞成."
男生们纷纷点头,飞雨点的有点机械,rainbow和power一看就知道排练过,点头的频率都一样,
我想哭...这样下去什么也干不成...
"嗯...我觉得也是."她说
"呃?"羊落虎口也有人报名?
阿雪出声了,"那我和娜娜,迪怡......"
"哎,不行,不行,咱们这样分四组,兵分四路,东南西北,全面铺开,中心开花,分进合击,将众鬼
合围于此,众将士应当竭尽全力,地无分南北,人无分男女,皆有守土抓鬼之决心......"
"行了,行了..."迪怡出口阻止,可刚话说一半便忍不住笑起来.
"power,听说你很烦,但没想到你那么烦...."娜娜接口.
"姐姐,你有所不知啊......"power继续.
'呜......'我的心在哭泣.
"抓鬼一事,只有拚命才能保命,只有破产才能保产,哎哟.哇..."
我出手了......
"所以,咳...现在是12:03分,大家以次三叉口为中心,后面有路牌,辨好方向就出发,现在分灯
笼,这正好四只,这些可是我为今天特别准备的,说好不许带手电的,我的灯笼做工精细,价格又
公道......"
"行了,分人吧!"
"咳,每组一男一女,自由组队...阿雪,和我怎么样!"
"!"阿雪的表情说是惊奇不如说是震动中带一丝害羞.
"娜娜姐..."rainbow凑了过去,娜娜一甩头,染成淡金色的长发轻轻扬起,她似乎默认了.
"哎?"飞雨有些不解.
"那我就和飞雨吧."迪怡似乎很大方,飞雨那这种男人婆似的机灵鬼最没办法了.
'怪不得,个个儿自告奋勇,迪怡还主动来当密探,飞雨也不推辞,说的好听,什么有情人终成眷
属,呸!狗男女!不过,剩下的...Oh,my god,我收回我说的话.'
"大家注意,1:30-2:00在此集合,走喽...吹个球,吹个大气球..."
"去哪儿啊?"阿雪低着头,跟着趾高气昂的power.
"天竺!"

离开了大路,走小道还真是艰难,速度也慢了,灯笼不大,光很暗,但却很有用,阵风吹过,火焰纹
丝不动.
"power还挺用心的..."我默念.
"你说什么?"她抬头.
今天的月光很皎洁,边缘的亮白完美无瑕的贴在内圈的淡黄上,喔,与其说是黄色,不如说是白
中透红,那种乳白与暗红的搭配, 使光那样柔和的在她脸部透起一片晶莹的肉色......
"你怎么了?见鬼了?"
"没...没什么,我刚才说power蛮用心的."竟敢打断我的描述......
"是啊,嘻,看他们几个还蛮般配的."
"般配?你指我们?"
"你不觉的?"
"......,当然."俊男配靓女,豺狼配虎豹.
"其实,我早知道你们的计划!"
'啊!'我胸腔里传出咔嚓的声音.
  • 上一篇文章:推理之门之血染警察局(4)

  • 下一篇文章:夏至夜捉鬼(2)   (阿元著)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