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毕业生(7)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749  发表于: 03年11月04日20点5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七章
1.
不知是几点钟,乔依娜被大楼里女孩的叫声给吵醒了。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不清醒的大脑开始吃力的转动开。
“喂喂,怎么会这样。”那是吉娃娃的声音。
“我也不明白啊。”区阳说,“难道真的是诅咒?前天是田冶,昨天是依娜,今天又是我们……”
她们怎么了啊?乔依娜想。她慢慢吞吞地爬起身,抓过床头的旗袍,这才回忆起昨晚上急急忙忙地上床睡觉,竟然忘了拿出自己今天该穿的衣服。
“算了。”她想,“我就今天继续扮鬼吧,吓吓她们也满有意思的。”这么想着,露着恶作剧的笑容,换上红旗袍,还故意穿昨天的那双绣花鞋。
拉开门,她才发现,整个楼道里竟然一片红,只有一个人没有穿红旗袍,是院长陈茗。
“这,这,怎么回事?”她问道。
“咳。”葛文绘回答她说:“电视台早上跑来学校说要拍个什么宣传片,其中有一组镜头是穿红旗袍的女生在小桥流水边走来走去。所以我们四个被选上啦。”
“你们四个,是指你、区阳、高琴和娃娃四个吗?”
“是啊。”葛文绘回头瞥她一眼,“不过你怎么还穿着这旗袍啊。”
“这个啊。”乔依娜不好意思说自己想要恶作剧,只能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葛文绘。
“唉,总之这事是满古怪的。难道仅仅是巧合?我们这些人竟然都穿上红旗袍了。”
巧合,还是诅咒?这样的巧合怎么看都像是在冥冥之中有其他的力量在把握。乔依娜不安地想着,高琴和陈院长一起走了过来。
“怎么,乔依娜也穿着红旗袍啊。”
乔依娜把昨天拍广告的事说了一下。
“这样啊。”陈茗院长点点头,笑眯眯地说:“今天电视台来拍宣传片,问我要四个模特儿去上镜。我选了区阳她们四个,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乔依娜赶忙说,“我昨天拍了一天照片,那些姿势摆得我现在都腰酸背痛。我正想休息一天呢。”
“那好极了。”院长“嬷嬷”对她门徒的回答非常满意。
陈茗本想就此离开,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她问高琴说:“对了,田冶小姐怎么样了,我听说她昨天去了校医院。”
“哦,田冶小姐这几天又是上课又是和我们玩的,累了,身体有些不舒服。”
“可是我听说她在医院里问……”
“这个是这样的。这几天她买了一件红旗袍穿,我们就跟她讲宿舍里的鬼故事。所以昨天她去看医生时,无意问起的。”区阳胡编乱造地说,“你放心吧,田冶小姐没事,她现在还是睡懒觉呢。”这样结论,区阳自己是不是敢确定呢?
“那样就好。”
“陈老师。”乔依娜叫她说,“说实话,我们也对这件事感兴趣呢。陈老师,你能告诉我们些什么吗?”
陈教授转过身,仔细化妆的脸上露出明显的皱纹。她盯着乔依娜,嘴角一抽,少许白白的面霜粉末飘荡着,飞入被诅咒房子的污浊空气里。“你想知道什么。”这句话与其说是回答,更不如是一个敷衍。可是她的门徒学生此时才不管那么多,几乎异口同声地大声问道:“我们想知道杨璐的事。”
陈茗吓了一跳,对着站在乔依娜旁边的区阳说:“杨璐——她是个好姑娘。”
“陈老师喜欢杨璐她吗?”高琴问。
“当然,她是我所有学生中最出色的一个。我本想让她留校做老师,将来可以接我的班,但是……”她不说了。
走廊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每一个女孩都知道她们院长但是后面的意思。沉默了大概有一分钟,区阳又问道:“那么陈老师为什么对她的死保持沉默呢?为什么你不想着给她找到凶手,报仇雪恨呢。”
“她死了吗?”陈茗以疑问的口气问道,“是的,四年了,失踪了四年。去年已经有法院宣告了死亡。”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本是很好的姑娘,有着远大光明的前途。可惜,爱情毁了她。”
“陈老师知道杨璐是被胥康晟杀死的?”区阳问。
“不。”这个女人突然叫起来,急切地否定说:“我不知道。”
“那么您刚才说……”高琴又问。
“孩子们别胡思乱想了,我只是说她被爱情害了。”
“难道她爱的不是胥康晟?”高个子的女生抱起了手肘,表现出怀疑的样子。
陈茗又不语了,再一次地沉默,然后她摇着脑袋,很恨说:“她疯狂地爱着那个男人,那个蠢货。那个自私、贪婪的蠢货。”
“陈老师,你怎么看姚红?”乔依娜问。
“姚红……她是个可怜的女人。”陈茗院长最后的一句回答显得悠远而意味深长。

2.
穿着红旗袍的女生们,在碧天潭的古老建筑见面走来走去,一会儿摆好这个姿势,一会儿又做出那个“剖斯”。化妆的白脸蛋表面上虽然是春风轻抚似的温柔,心底下却如狂风扫落叶一般无情咒骂着苛刻的导演。
就一个在古钟楼里走出的镜头,竟然要她们拍了二十三次。
“卡。”姓刘的导演又喊停,这一次是对饰演年轻老师的姚红发牢骚。
盛气凌人的光头大胡子一副诲人不倦的模样,站在姚红的身边,跟她说着什么,而接受指导的“学生”一点也没有表现出虚心接受的意思。敷衍着点点头,眼睛却一直在注意着其他的地方。
“再来一次。”帮姚红摆了个姿势后,刘导的手从她腰上抽下,有些不愿地返回机位,继续拍上一个镜头。
终于这一次的镜头通过了。
又拍了差不多整整一个下午,总算在下午四点半,宣传片有关碧天潭大学的镜头全部摄制完成。
饥肠辘辘的女生们跟着她们的导师前往学校饭店吃饭,这个时候,乔依娜神情激动地奔了来。“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舍友们不约而同地问。
“田冶,田冶她不见了。”
“田冶她不见了?”所有的女孩子都着急起来。
看着她们这样的表情,陈茗反而是奇怪起来,“怎么了?田冶小姐不见了吗?也许她一个人出去玩了。她的课不都是都讲完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乔依娜羞愧地说,“陈老师,上午我们骗你了。其实,田冶她……”
“她怎么了?”这回是老教师激动起来,大明星在她的学校出事,这个责任她可承担不起。
“她……”乔依娜看区阳,区阳又看葛文绘。这样转了一圈,最后高琴对着空气,轻得几乎听不见地说:“她被鬼附身了。”
“你说什么?”她不是没听见,而是不能相信。
“田冶小姐她被杨璐的女鬼的附身了。”区阳说。
“胡说八道!”一旁的姚红大叫一声。
女孩们诧异地都扭头看她。
“难道不是吗?这是什么年代了,你们这些人竟然还说这些迷信。”
她们都不吭气了。
“陈老师,我们报警吧。”区阳提议。
“这……”陈老师又犹豫了,她看着她的秘书,等待一个建议。
“陈院长……”
她刚想要说什么,一辆警车竟然闪着警灯开了进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她们蜂拥着前去拦车。
警车停了,车窗里探出头的竟然是警察局乔甄。
“爸爸。”乔依娜歪着脑袋,笑起来。接着她从车窗里看到了里面姑娘。穿着红旗袍,白脸,一副诡谲的笑容。一点也不错,就是田冶。“这怎么回事?”
乔甄摇摇头,“先把田小姐送回去休息,我再跟你们说。陈院长——”他又对模特学院的院长说,“正好有件事情,我必须和你商量。”
一行人走到哭泣的玛利亚,把田冶送上楼后,她们聚到了一楼的大厅里。袁薇拿着一份报纸站在门口,同样感兴趣地望着这群人。
“陈院长,我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不久前我们接到报案,有人在康桥的建筑工地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据法医鉴定分析,这具尸体是四五年之前被杀的,而且我们在她的手里发现了一个你们学院的徽章。”乔甄局长摊开手,里面是一个五角钱硬币大小的莲花徽章。
陈茗接过那个徽章,顿时惊得不知所措。“难道……”她喃喃地说,“这具尸体是杨璐的?”
“这正是我们来这里所要调查的。”乔甄继续说,“虽然一年前杨璐已经按照法律程序宣告死亡,但是如果这起案子有关谋杀,我们就必须重新调查。”
“等一下爸爸。”乔依娜叫道,“那么田冶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在你车上?”
“这件事更奇怪,我们在康桥的值勤警官发现了她,当时她双眼无神,傻愣愣地走着。径直走到了那个发现尸体的地方。那个小警察认出是田冶后,吓了一跳,他说当时那女孩的样子就像被鬼附身了一样。”
“被鬼附身……”陈茗重复一遍。
“我狠狠地骂了那小警察一顿,就把田冶小姐送回来了。她也许有些身体不好,需要休息一下吧。”
“嗯嗯。”陈茗忙不暇地点点头。
“那么陈院长,现在我们能去你的办公室谈谈吗,关于当年杨璐失踪的情况,我想我有必要再调查一番。”
“当然,当然。”陈茗领着乔甄往教学楼走,后面姑娘们也跟着。
走到一半,乔甄回过头,发现一个人不见了。

3.
哭泣玛利亚三楼的阳台上,田冶和昨天晚上一样,坐在阳台护栏上,晃着双脚,望着敞开的萨巴路斯。一个女人从过道上走来,走进了阳台。
“田冶。”她恶狠狠地念着名字。
“是啊,你好。”大明星同样微笑着和她打招呼,“你来了。”
“似乎你知道我会来啊、”那女人说,“这么说这几天哭泣玛利亚所流传的闹鬼的事,都是你捣的鬼啦。”
“哈哈哈哈……”“女鬼”大笑起来,“我没有捣鬼,你才捣鬼来着呢。”
“你穿成这样,难道不是装神弄鬼?”
“哈哈哈……”田冶继续笑,“我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来扮鬼呢?”
“这正是我想知道的。”那女人恶狠狠的样子,一点也不像田冶以前看到的那个样子。
“那好吧,我告诉你,因为我是杨璐的妹妹,我是来调查她的失踪的。”
“你?”显然,她被这样的回答吃了一惊,“你胡说八道,你根本不是杨璐的妹妹。”
“你怎么能确定呢?”田冶一副揶揄地表情,“我明白了,我知道你是谁了。”田冶说出了她的身份,刹那间那女人的脸变得比女演员更加白。
“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很多,很多很多的事。包括这几年来你所做的一切。”
“你都知道?”她显得反而有些不信了。
“我当然都知道了,哭泣玛利亚的幽灵把一切都告诉我了。”田冶缓缓地把她的桩桩罪行娓娓道来。讲完,这个邪恶的女人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怎么,这很有趣吗?”田冶说,“你一点也不否认我所说的吧?”
“我当然不否认了,我为什么要否认,你又没有任何证据。”
“是啊,原来没有,但是……”田冶的脸诡秘莫测,慢吞吞地从护栏下面的石阶上拿出一个袖珍录音机。“现在我什么都有了。”
女魔的脸色再一次的转色,如同一只受伤的雌老虎暴跳起来,她怒吼,扑向田冶,“你这个女人,你这个女人?”
尖利的爪子抓向女演员柔嫩的颈脖子。可是她显然低估了田冶的本领,只见田冶的身子一晃,从护栏上纵下,轻轻地腾挪而起,田冶避开了扑来的女魔头。这个女罪犯因为田冶出其不意地闪避,走了神,一不小心,撞在了护栏之上。说来也是那么巧,这一撞正好撞在了护栏的石雕上。夜行神龙翅膀上的尖角从她的胸膛穿过,一股鲜血喷薄而出,将她浑身染成了鲜红。
“你,你……”失去血色的脸蛋就像僵尸的面庞,带着最后的一丝不甘心。她呜咽着断了气。
田冶看着那尸体,突然间仰天长笑。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天蝎之蛰——祝琉璃鸟同志生日快乐

  • 下一篇文章:毕业生(尾声)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florayong』于2003-11-7 15:14:00发表评论:

  • 田冶mm真是艺高人胆大,要是摔下去可怎么办。
  • hitachi41』于2003-11-5 10:35:00发表评论:

  • 【金鳞龙兽在大作中谈到:】

    >哇~~~~~~~~~~~~~~~~~~~~~~

    >如果容易拍的话我想拍成DV
    我觉得不容易拍啊,首先仿哥特式建筑就找不到,其次那么多的美女和旗袍不好准备。最后……我还没有把它改成剧本呢。
    哈哈……不过龙兽的主意不错。
  • 金鳞龙兽』于2003-11-4 23:34:00发表评论:

  • 哇~~~~~~~~~~~~~~~~~~~~~~

    如果容易拍的话我想拍成DV
  • 唐娜丽』于2003-11-4 21:28:00发表评论:

  • 呵呵
    这篇小说里的“红鲱鱼”真的够多的
    而且很成功
    期待结局啦~~
  • hitachi41』于2003-11-4 21:21:00发表评论:

  • 哼,本来就把所有的线索都告诉你们了。其实这一章应该可以直接结局了,但是田冶有她的理由,所以必须下一次再揭露谜底。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埃及手镯之…[3926]

  • 该隐号疑云(18)修订[2597]

  • 网维探案——狐仙传(09)[2803]

  • 戚洛南探案之身份案(乐阳著)[3168]

  • [原创]最后的电话(半悬疑小说)…[3850]

  • [圣诞征文8]平安夜[3086]

  • 网友侦探系列——列车杀人事件(…[2409]

  • 不可能的犯罪-----星际争霸杀人事…[3849]

  • 马盖瑞探案---<都是日剧惹的祸>[2998]

  • 高思特探案:盆景杀人案[3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