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秋季活动13]推理学园之学园双煞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407  发表于: 02年08月08日00点3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推理学园之学园双煞

1 喧嚣后的紧迫感

“学员们,我们迎来了建校的第二个周年。今天,先让我来介绍一位新朋友。”蔡校长的身影出现在每一位“准侦探”面前,他拉着那位小姐的手说,“她叫唐蒙蒙,是黑斯廷斯的妹妹。唐小姐这次来除了探望她的哥哥之外,还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老蔡还没说完,秘书郁子小姐就走了过来,她以轻柔的声音对校长说,“副校长陇首云打电话来,说有急事找你。”
“让他等一会儿,好吗?”
“不行。他说了,如果你一星期之内不接他的电话,他就跳楼。”
“这么严重啊?好吧,小唐你还是自己告诉大家那个好消息吧。”老蔡说着跟随郁子小姐朝办公室走去。
唐蒙蒙站在了话筒前。她向众人闪烁着漂亮的大眼睛,婀娜的身段、靓丽的脸庞、白嫩的皮肤,这让人怀疑老黑的父亲是不是跑船的。——不然,为什么哥哥与妹妹差距这么大呢?——老蔡走了之后,学园里的男生们沸腾了。唐蒙蒙还未开口就引来了无数问题。
“嘿!亲爱的,晚上有空看电影吗?”
“我觉得咱们有必要与对方交个知心朋友。”
“小妞,你有男朋友吗?”
一些刚刚进学校的低年纪学生甚至不知死活的喊道:“为什么不趁现在给咱们跳个艳舞呢?”然而,他们却为这句话得到了相应的惩罚——被老黑三下五除二的放倒。
虫探装腔作势的站了起来,“别吓坏小妹妹。小唐,你还是快说说是什么好消息?”
唐蒙蒙朝虫探微笑了一下,“各位前辈们,你们好。在我没来之前,我与出版社取得了联系。我告诉他们,这所学校里有很多优秀的侦探小说写手,他们让我征求各位作者的同意,选出一部分优秀小说寄给出版社。”
“你是说我们的作品有可能出版?”罗修跳了起来,“太好了!”
“是的,请在这个星期结束之前将你们认为精彩的推理小说交给我。”唐蒙蒙说完就被服部平次追了上来。对方绅士般的上前拉起她的手,解释说:“蔡校长委托我领你去看看你的小屋。”
服部平次刚转身就被虫探一拳击倒,虫探补充道:“校长委托的是帅哥,而不是废物!”
老黑叼着根雪茄,“放开我妹妹!否则我会像凑畜生一样K你一顿!”
“哦,是的。我只是,只是在研究蒙蒙的指甲油是什么牌子的。”
“蒙蒙?除了我之外没人有资格这么称呼她!”老黑一步步逼近虫探…………

“服部学长,服部学长。”黑洞在一个阴暗的角落轻声叫着服部平次。
“什么事?”服部平次撕开鼻梁上的创可帖。
“我听说你不打算去追求唐蒙蒙,是这样吗?”
“当然。我服部平次从来不主动追求小妹妹,通常都是她们向我暗送秋波。”
“太好了。能不能帮小弟一个忙。”
“帮你追她?你给我什么好处?”
“学长果然高明!如果学长肯帮黑洞追到唐蒙蒙,我就把那台新买的PS2送给你。”
“真的?”服部平次开心一笑,“别骗我。”
“当然,但前提是一定要帮我追到她。”
“没问题,她在哪儿?”
“在餐厅里洗碗。”
“好的,只要你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包你成为老黑的妹夫。”服部平次带着黑洞大步向餐厅走去。


乐阳在电脑前忙着修改自己的小说,他身边的黑斯廷斯不时的发出赞叹,“乐阳兄,我看,你的小说是越写越好了。这次出版社一定会看中它们的。——来支雪茄吗?”
“不,谢谢老黑。可我觉得还有些地方不太符合逻辑。”
“是吗?不嫌弃的话,我帮你看看。”
“求之不得。”
坐在一旁的罗修也凑了上去,“老黑,能不能也替我看看我的小说里有什么毛病?”
“当然。一句话嘛!”
窗台上的大块头空军一号指着前方对老黑说:“那不是服部平次吗?这个时间他去餐厅干什么?”
“餐厅?”老黑顿了顿,“我妹妹还在餐厅呢!他妈的,服部平次这小子看来也想去医院陪虫探了。伙计们,我一会儿回来。”


餐厅的2号水池那儿站着唐蒙蒙,她正低头专心擦洗着碗碟。
“黑洞,你现在过去,对她说‘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儿?难道对新房间不满意?’她一定会说‘没这意思,我只是想找些事做罢了。’然后你就说‘我能和你一起洗碗吗?’她可能会说‘不用了,谢谢。’或者,‘好的,谢谢你。’如果是前者,你就说‘不,一定要。我总不能看着让新朋友受累吧?’假如是后者,就说明她多多少少对你有点意思。跟着,你就在她面前猛夸老黑,让她对你留下美好的印象。知道了吗?”
“知道了。”黑洞向前走了两步又转个圈回来了,“学长,我第一句说什么?”
服部平次诧异的看着黑洞,“你他妈刚才没在听吗?”
“不,我,我有些紧张。您不知道,长这么大了,我还从没和女孩子单独聊过天。”
“别担心。有我暗中支持你,绝对没问题。她即将属于你,还愣着干什么?上啊,‘罗密欧’!”服部平次迅速藏在餐厅的一个旮旯角落,窥视着事情的进展。
黑洞做了三次深呼吸,大步走上前。站在了唐蒙蒙的身边,对方看了她一眼,主动说道:“你好。”
“呃,你好。”黑洞朝服部平次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对方小声催促他,“上啊,你他妈还等什么?”
“呃,”黑洞抓了抓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儿?难道对新房间不满意吗?”
“什么?不,不是的。我只是想替学园做点事罢了。”唐蒙蒙向他笑了笑。
黑洞又看了服部平次一眼,用口语问道:“后面该说什么?”
“洗碗!我能和你一起洗碗吗?”服部平次见他还是没理解,做了个洗盘子的动作。
黑洞点点头,又猛吸了一口气,“唐小姐。呃,我能,我能。呃,我能和你一起洗澡吗?”
唐蒙蒙诧异的看着他,顺手拿起手中的碟子砸向了黑洞,“流氓!”
服部平次在角落里用手捂着脸,“天啦。这个二百五。”他从手指缝里看见了老黑的身影,心里替黑洞感到焦急,这小子完了。谁料,黑洞在老黑还没发火之前走向了服部平次。
“别过来,我说他妈的别过来。”服部平次比黑洞还要着急。
黑洞挪去一块标有“服部平次不在这儿”的牌子,对服部平次说:“学长,我失败了。帮帮我。”
老黑看出了事态的起因,他大步向前,“服部!你他妈想找死吗?”
“咦?怎么这么巧?难道你还没吃饱吗?”他表情自然的指着黑洞,“他是谁?你朋友?兴会,兴会,我叫服部平次。住在3楼的宿舍,有空来找我。就这样了,你们慢聊,我还有篇论文赶着写……”
“给我过来。”老黑举起了铁拳……


第二天,教室里
FAN教官拿着教鞭在讲台前来回摇晃,他用教鞭指着唐蒙蒙,“我代表推理学园欢迎你的到来。可是,如果你不听话。我仍然要你滚出这儿。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呵呵。”唐蒙蒙微微一笑。
“你不该对老黑的妹妹这样,教官。”空军一号喊道。
“老黑的妹妹?”FAN看着眼中怒火焚烧的黑斯廷斯,勉强的笑出了声,“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是……噢,我是说,她是那么的可爱……”
“行了,你这个马屁精!给我好好上课!”黑斯廷斯朝他摆了摆手。
FAN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他与服部平次和虫探在一起的好时光。


上午十点钟,中心医院2号病房
虫探走向正在为一位白胡子大爷喂药的年轻护士,“你好,莉莉。”
护士看了看他,“你认错人了,先生。”
“是吗?”虫探坐在大爷的腿上,不去管老头的死活,“你不是莉莉?那么你叫什么呢,亲爱的?”
“苏茜。”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虫探面前,“你还想对我女朋友问些什么呢,小子?”
“呃,祝你们幸福。”虫探撒腿就跑,在走廊上他和正在散步的服部平次撞个正着。
“你输了,给钱吧。”
“什么钱?”虫探装作不知道。
“好吧,让我来提醒你,‘忘忘先生’。咱们说好了,只要我在场,绝不会有护士告诉你她的名字。现在,你输了。快掏两百块钱吧!”
“好吧,先欠着。在我还清之前,咱们再赌一次。”
“赌什么?”服部平次看着自信的虫探。
“我能在两分钟之内让一位刚刚康复的病人晕倒在地,你信吗?”
“哈哈哈!这不可能,好吧,我跟你赌什么都行。这回我赢定了。”
虫探没有笑,“等着倾家荡产吧,我的好校友。”
他走到一位即将出院的卧床病人面前,学着医生的样子看了一眼病床旁的病历,“你好,张先生。手术之后感觉好多了,是吧?”
“没错。你是……”
“你的主刀医生,没印象了吗?噢,天啊。手术时你是闭着眼睛的,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哈哈。”
“原来是主刀医生,谢谢您。我现在感觉好多了。”病人诚恳的说道。
“要出院了吗?”
“是的。”
“不,你不能出院。昨天我们重新研究了你的病情。我们发现……这么说吧,我给你带来了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打算先听哪个?”
病人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好消息、坏消息?请问,医生,我的病情怎么了?我,我想先听听好消息,是的,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我很抱歉,你只能再活到二十四个小时了。”
“什么?!噢,我的天!为什么?!”病人激动不已。喘息间,他又问,“如果这也算好消息。那么医生,坏消息是……”
“昨天就该告诉你。”虫探看着病人翻着白眼倒下去时,朝服部平次笑了笑。
服部平次不满的冲了进来,他摇晃着倒下去的病人,“别死!他妈的,给我醒过来!——虫探,你杀了他!你这是谋杀!”
“服部学长!虫探学长!能找到你们太好了。”霹雳狂飙出现在门口。
“别烦我,否则我让你陪他死!”服部平次指着病人毫不客气的对学弟说。
“你不去上课来这儿做什么?”虫探在禁烟区点着一根香烟问道。
“出大事了!”霹雳狂飙忐忑不安的说,“唐蒙蒙小姐被人绑架了!”
“为什么不去找老黑,那是他的妹妹。”服部平次头也不回的说。
“黑斯廷斯学长也不见了。蔡校长等着你们回去完成任务呢!哦,对了。校长还说,谁要是救出唐蒙蒙,就让他休假半年。”
“那又怎样?”虫探望着天花板。
“可以免去三门必修课的考试。”
“真的?”服部平次和虫探开始感兴趣了。
“还允许公然在学校泡妞。”
“还有吗?”
“还可以随时到校长家用餐。”
“真的?别客气,你继续啊。”
“没啦。二位学长还想怎样?哦,我差点忘了,能够享受这些待遇的只有两个名额。另外,如果二位学长还在这里磨蹭的话,恐怕营救的任务就让别人捷足先登了。乐阳、罗修、空军一号他们早就出发了。”
“哼!”服部平次不服的说,“就凭他们几个瘪三也想救出唐蒙蒙?”
“没错,最终的胜利是属于我们推门双煞的!”虫探将烟蒂仍在了窗外,不一会儿楼下传来了一个声音,“谁他妈这么缺德啊?”


2 罪犯哪里跑
一辆推理学园的轿车飞驰在公路上。
车内,罗修对乐阳说:“FAN教官的课结束后,CAT和米米说她们看见唐蒙蒙向住处走去。她的住所离学校大门至少有一百五十米,所以我认为绑票这件事,一定是我们自己人干的。不然的话,外人怎么可能带她离开校园呢?”
乐阳没有答话,而是继续开车。
“乐阳,你这是要开到哪里?”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罗修也不再开口。
此刻,离第一辆轿车大约八个车位的距离,另一辆学园的轿车紧跟其后。
“平次,快停车,让我看看马路那边的马子是不是我的初恋?”虫探吆喝道。
“看你妈的头啊!难道你忘了我们不能被他们甩掉吗?前面的那两位将是我们胜利的希望,你他妈难道不知道?”服部平次加快了速度。
乐阳将车停在了一家汽车旅馆前。罗修和他一起走下车,这时,乐阳开口了,“不能说FAN教官的课结束,准确的来说,是放学。唐蒙蒙是个女孩子,她放学后独自离开校园在周围转悠是很正常的事。”
“那么你为什么要把车停在这儿呢?”罗修还是有些不解,“难道,难道罪犯打电话的时候,你已经知道他在这里了?”
“当然。”乐阳自信的说,“还记得蔡校长是怎么说的吗?”
“我记得很清楚。对方要求我们在一个小时内带上三百万现金到市中心的X商场去。”
“罗修,你认为那个家伙真的想要钱?”
“什么意思?”
“我们只是一个学校而已,学校怎么可能在一个小时内筹那么多钱呢?还有,即使我们报警,警察在一小时内恐怕也很难弄到如此巨额现金。另外,他根本就没有提到什么,钞票号码不能连在一起的话。这就让我想到,那家伙不是想要钱。”
罗修点点头,“这……我明白了,可是,为什么你确信罪犯会在这儿?”
“我们的校园在郊区,对方指的接头地点则是在市区。从学校到市区的路程,开车的话大约要四十五分钟左右。如果要到X商场,就得再加五分钟。这么长的时间,罪犯能去哪儿?一直在公路上开车吗?不,那样的话,我们就能很轻松在公路上发现周围车辆里是否有唐蒙蒙的身影……”
“等一下,难道她不能将唐蒙蒙藏在后备箱里吗?”
“把她藏在后备箱里,然后车子到达X商场,再在众人面前打开后备箱抱出那个绑架的女孩?太可笑了吧?”
“有可能罪犯开的不是轿车。”
“但是,校门口前并没有其他车子的车胎印。罗修,平时陇校长的课你都没听吗?”
“呃,老实说大部分时间我的眼神都落在棠棠身上。”
乐阳摇了摇头,继续说道:“X商场到学校这条路,汽车旅馆只有这家,我猜想,罪犯在这里的可能性有百分之八十。”
“很好,那我们赶快上去救人吧。”罗修话音刚落,只觉得脑后被人猛击了一下,瞬间倒了下去。
乐阳刚一回头,就发现服部平次手中的木棍已落在自己脑袋上,“兄弟,你……”
“对不起,兄弟。我,我没办法。请原谅我吧。呜呜呜呜……”
“平次,你哭个屁啊?还不把他们抬进车内?”
“我伤了我的兄弟。呜呜……”
“那又怎样?到时候你将公开泡妞的机会让给乐阳一半就是了。”
“说的也是啊,哈哈。”服部平次兴奋的将乐阳抬进车内,然后与虫探走进汽车旅馆。


推理学园校长办公室,电话铃响了起来。
训导主任楚州狂生拿起话筒,“这里是推理学园……什么?又是你?……小子,我警告你,要是敢动我们学员一根头发,我废了你!”
他挂上电话后,被FAN教官打了一拳,“混帐!你这么说是要唐蒙蒙的命!”
“哟嗬,哟嗬!”狂生卷起袖子,“想打架是吧?老子奉陪!想当年李小龙和我陪练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别打了!”老蔡发火了,“你们两个吃干饭的家伙还不赶快查一下那个电话来自何处?还有,离这里最近的一家旅馆在哪儿?”
教官和主任对视了一下,同时答道:“离这儿4公里的汽车旅馆。”


汽车旅馆的服务台前
虫探向那位小姐展示了他最帅的一面,“小姐,请问最近一位订房的客人在哪个房间?”
对方被他迷倒了,“先生,在,他在204房间。”
“是不是还有个和你一样美丽的女孩跟着他,而且那个女孩睡着了?”服部平次补问道。
“是,是的。”她不时摸着自己红晕的脸颊。
“谢谢。”二人一起朝楼梯走去。
当他们踹开204房间时,看见了唐蒙蒙。在她不远处,一位大块头男子拿着枪指着他们,“干什么的?”
“送开水的。”虫探说道。
“送开水要两个人吗?”罪犯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俩。
“呃,”服部平次看了虫探一眼,“我是他老公,随时随地都得陪着他。”说着,把虫探搂得更紧了。
“开水呢?”罪犯问。
“被我喝掉了,我再拿一瓶给你。”服部平次刚想走,就被对方用枪指着后背。
“小子,想跟我玩花样。给老子过来,趴在地上,动一动就让子弹打进你们的脑袋!”罪犯的手枪在服部平次和虫探眼前晃来晃去。
虫探看着被蒙上眼睛的唐蒙蒙,然后对罪犯说:“先生,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隐瞒了。其实,你绑架的是我马子。”
“那又怎样?”罪犯喊的道。
“我觉得,今天恐怕活不成了,所以打算在临死之前跟我马子进行一下房室。好续住我们家的香火。”他说着,靠近了唐蒙蒙准备揩油。嘴里还不时的喊着,“平次!你怎么能这样?他不过是个小女生罢了?平次,我真的看错你了。”
一旁的服部平次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上前夺过罪犯的手枪指着虫探,“畜生,你他妈真够义气啊!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就对老黑说。”
这时,唐蒙蒙渐渐苏醒了,“是服部平次和虫探吗?谢谢你们来救我。”
“恐怕有的人不止是要救你。”服部平次顺手将手枪还给罪犯。结果是,不但罪犯吃惊,连他自己都后悔。


汽车旅馆门外
车内的乐阳和罗修渐渐清醒过来。罗修不满的说:“那两个不要脸的就知道抢功劳,对自己的同学居然下如此毒手。”
“罗修,带手机了吧?赶快打电话给校长,要他们多派些人过来。我想,那两人不一定是罪犯的对手。”


204房间
虫探老实的坐在罪犯对面,“先生,问个问题可以吗?”
“可以,如果你想现在就死的话?”
服部平次想到了乐阳的分析,他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并不是要钱。”
“你,你怎么知道?”罪犯相当诧异。
服部平次将乐阳分析的理由说了一遍,受到了罪犯的夸奖,“你真聪明,果然是推理学园的学员。”
“可是,我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服部平次问。
罪犯低下了头,跟着哭了起来,“要钱不过是虚晃罢了。我,我原本并不想绑架这位小妹妹的。但是,她长的太像我以前的女朋友了,只是年龄上她比我原来那位要小。”
“你失恋了?”虫探试探性的问。
“是,是的。”罪犯摸了摸眼泪,“我在那个婊子身上花了几万块钱。她要什么我给什么,她要去哪儿我跟到哪儿。可是,在我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居然说‘没必要这样,我们做普通朋友不是很好吗?’二位来评评理,这样的女人是不是可恨?”
“这就是你绑架她的理由?”服部平次说。
“是的,我本来想杀了我那位婊子。可惜她和一个外国男人出国了。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看见了这位小妹妹,当时我就呆住了,我没想到她会和我原来那位长这么像。于是,我就将她打晕,带进车内来到这里。本来,我是想杀她的。可我下不了手,她毕竟不是我女朋友,而且她的年纪那么小。我,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天啦!我怎么能绑架一位小妹妹呢?可是,现在我也无路可退了。”
“放了她吧,我们不会向警方指控你的。”服部平次说。
虫探接着说,“是啊,最多我们描绘你的长相。”
服部平次呆住了,本来能解决的问题被虫探给搅乱了,“你他妈的比黑洞那个家伙还要二百五。”
虫探也为自己的刚才那句玩笑感到惭愧,他给了服部平次一个眼色,示意后面的事就交给他了。虫探站了起来,在罪犯的枪口下慢慢走向唐蒙蒙,他抚摸着唐蒙蒙的头发对罪犯说,“先生,实不相瞒。我的处境也和你差不多。”
“这话怎讲?”罪犯不解的看着他。
虫探叹了口气,“听了刚才先生的陈词,我甚至有些羡慕先生。你虽然倒霉,但怎么说也谈过恋爱。我比你还要惨,长这么大了,我还没亲过女孩的脸。记得高中那年,我遇上了一个女孩,她长的非常漂亮,我一眼就爱上了她。但是,当我向她真情表白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摇了摇头。当时,我打算去死。因为我觉得如果没有她,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可是,在我要跳楼的时候,一位学姐劝住了我,她对我说‘你很难过,这我知道。但你有没有为你的双亲想一想呢?他们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一声不吭就这样去死,对得起他们吗?以后的路还长,为什么不好好的活下去呢?她不和你约会,这就表示她不想浪费你的时间、金钱。难道你不理解吗?’我觉得学姐说的很有道理,就下定决心再找一个比她好的气气她。谁料,第二次我又失败了。于是,我第三个相中的女孩要比前两位差劲得多,她长得简直不像个人样。”
当罪犯认真听着虫探的故事时,服部平次则看见虫探在掐自己的大腿。
“先生,你知道吗?当我被第三位MM拒绝的时候,我彻底绝望了。我怎么能想到,连那种长相的女孩都不爱我呢?”虫探的眼眶里滚出了泪花,“真的,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感情方面居然如此的失落。我非常羡慕街上的情侣们,他们拉着对方的手,谈着今天身边发生的事情,然后他们在公园的角落里卿卿我我。跟着男孩把女孩送回家,美妙的一天就那样过去了。而我呢?我他妈只能每晚在床上独自‘打飞机’解闷。”
服部平次惊讶的瞪着眼睛哑口无言。
“先生别看我长得很帅,但MM们却认为那只是表面,她们觉得我是一个没有内涵的人。哼哼,内涵?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女孩择偶条件那么高?我只是清楚,如果我对她好,她应该可以感觉出来。可,可是,”虫探抹着泪水,“不管我做什么,都不能使我爱的人满意。先生,你能感觉到我的痛苦吗?”
罪犯陪着虫探哭了起来,他渐渐转向服部平次,用枪顶住他的脑门,“你!你的恋爱就很顺利!是不是?”
“不是!”服部平次站了起来,“我,我比你们还要惨。我只是个同性恋。”
虫探刚喝了一口桌上的水就喷了出来。
“你,你真的是同性恋?”罪犯看着服部平次。
“是的,可他妈我连一个男人都搞不定。我记得有一次……”服部平次话音未落,门就被推开了,FAN教官哭泣着脸看着罪犯说道:“我长得也不差,可我也没有女朋友。”
“砰!”的一声,罪犯开枪了,教官的腿被打中,FAN跌倒在地上。罪犯解释道:“我最讨厌长得不行还夸自己帅的人了。这位朋友,你继续吧。”
“继续个屁啊!”虫探上前一脚把罪犯的枪踢飞,枪被服部平次仍出窗户。刚巧砸倒了在门口抽烟的楚州狂生。
虫探和服部平次两人将罪犯摁倒在地。这时,黑斯廷斯出现了。
服部平次像是见了救星似的,欢喜的说:“老黑,你终于来了!刚才去哪了?快,就是这家伙要绑架你妹妹,他还想杀你妹妹呢!”
“是啊。”虫探说,“现在他就在你面前,还愣着干什么?打死他!”
老黑将雪茄仍出窗外,刚好落在楚州狂生的脸上,训导主任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
老黑说道:“原来就是你小子绑架我妹妹。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他说着,取下腰中的皮带,看来一顿好打是少不了了。
虫探开心的看着罪犯,“好久没看见老黑打外人了。”
老黑抡起皮带,朝他脸上抽去。
“哎呀!”虫探的左边脸颊被划出一道印记,“呜呜呜,疼死了。老黑,看准了打好不好?”
“我可没打错。我表妹离开学校的时候我就一直跟着她,我不直接阻拦这个罪犯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俩会是先到这个房间的人,我想瞧瞧你们谁会对我妹妹不敬。刚刚我在隔壁偷听着你们的谈话。你刚才对我妹妹做什么了?揩油是吧?”他再次抡起皮带在虫探的右边脸颊上又加了一道难以磨灭的创伤。
罪犯此时在那里偷笑。
虫探举起了手,指着罪犯,“老黑,我们的事回去再说。现在,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和这个取笑别人的小子单挑。”说着,两人扭打起来。
两分钟后,服部平次实在看不下去了,“好了,别再打了。我看他够受得了,停手吧!”
服部平次和老黑一起扶起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的虫探。这时,罪犯趁机跳出窗外,正巧落在楚州狂生头上。他跌了个半死,而那位训导主任则奄奄一息。


3. 尾声

望着桌上的二两水饺,服部平次问道:“蔡校长,你,这是你请我们吃的饭?”
老蔡笑了起来,“是啊,最近老婆不在家。没人下厨啊,呵呵。虫探,愣着干什么?多吃点,别客气。”
虫探放下筷子,“蔡校长,我和平次究竟免去哪三门必修课的考试啊?”
“哦,是体育、射击、驾车这三门课。”
“啊?”服部平次也放下筷子,“那么,在学校里公开泡妞是真的,对吧?”
“是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还好这点没作废。”虫探心满意足的说。
“对了,我差点忘记补充了。”蔡校长看着虫探和服部平次,“你们二位只能和自己班的女生恋爱。”
虫探说:“自己班?没人看上我们啊,要是能谈的话早就谈了。”
服部平次点点头,“是啊,是啊。蔡校长,范围能不能大一点啊?”
“好!见你们这次救人英勇。我就将扩大范围吧。”老蔡摸了摸下巴,“除了自己班的以外,看大门的那位也行啊。”
“看大门的是谁啊?”虫探问服部平次,对方摇了摇头,“虫探,一般看大门的都是大妈级别的。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
“唉,只好这样了。”
“你们确定放弃看大门的那位?”老蔡问,“好,随你们便。我不会勉强你们的。”
电话响了,老蔡拿起电话,“我是老蔡……郁子啊,什么事?……楚州狂生和FAN要我给他们加工资?……这次行动他们受得罪最大?……好吧,扣他们两个月的薪水,我最讨厌主动和我要钱的人了。”他挂上电话,再次面对两位学生,“你们吃啊,别客气。”
“我饱了。”服部平次说。
“我也是。”虫探说,“校长,要没什么别的事,我们就告辞了。”
“真的吃饱了?好吧,回宿舍好好休息去吧。”

推理学园
服部平次碰了碰虫探的胳膊,“老兄,不如我们去看看那位看大门的长得怎么样?或许不是个大妈。”
“好吧。”虫探和服部平次慢步返向大门。
“对不起,小姐。请问看大门的阿姨走了吗?”服部平次问。
“那是我妈,她前两天生病了,要我带她守几天。”她转过身的时候两位学员呆住了。
“虫探,还等什么?告诉校长我们刚才的话作废!”
“哦!”虫探飞走了。
服部平次趴在窗户边看着她,“小姐,可以给我电话号码吗?”
“什么?”女孩显然没听清楚。
“我是说,我可以问你要电话号码吗?”
“一定要?” 她朝服部平次甜美的笑了笑。
“一定要。”
“必须要?”
“避孕药?”
“流氓!”
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服部平次的脸上。

(完)
  • 上一篇文章:美人鱼的诅咒(解迷篇)

  • 下一篇文章:纸条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23606855』于2002-8-8 0:32:00发表评论:

  • 妈的,为什么没有我啊?!早知道应该叫你把我也写上去的!!
  • HiStory』于2002-7-28 23:40:00发表评论:

  • 【royal阿元在大作中谈到:】

    > 拷!泡妞怎么能没我和历史,我们都是苦难中熬过来的人阿......


    阿元这话在理
    我们一起把推门的MM一网打尽~~~~
    简单又容易!
  • kutouxinyi』于2002-7-28 14:22:00发表评论:

  • 哇考!服部!太乐了!好!不错不错!继续继续!!!!
    呵呵!!
    :e:e
  • dickzrd』于2002-7-28 12:05:00发表评论:

  • 一个字,好!!!!!
  • royal阿元』于2002-7-28 11:00:00发表评论:

  • 拷!泡妞怎么能没我和历史,我们都是苦难中熬过来的人阿......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黑暗中的女孩(恐怖悬疑小说)[4947]

  • 阴谋彩票(一)(小僧)[3501]

  • 马盖瑞探案---<观念>[2350]

  • 推理学园系列  第一集[2687]

  • 埃勒里·奎因漫步推理之门——评…[2793]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美国袜子之…[4493]

  • 该隐号疑云(18)修订[2471]

  • 三部曲[3599]

  • 上海地铁杀人案[7398]

  • [夏季活动10]疑似自杀[3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