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诱惑(中篇推理之四)完
 作者:老炊打开老炊的博客  人气: 2612  发表于: 02年05月30日01点3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尸体检验结果很快出来。
死者在水中浸泡好几天,因水中缺氧,尸体并没有腐烂。她穿戴整齐,外检没有发现受伤的痕迹。根据皮肤物征与胃中残存食物,大体推断出她死于失踪那天的傍晚到第二天凌晨之间。心脏部位有出血点,在肺部及胃肠道里检验出藻类,这表明她是溺水窒息而亡。
发现尸体的现场没有发现她随身带着的坤包,这只能认为是被水冲走。在她的衣服里也没有找到遗书之类。
自杀案中寻短者没有留下遗书的情况很多,李光宇的十万元现金也只能解释为她另作它用或者放在别处。而没有找到凶器可以理解为早就丢弃。
孙淑女杀情夫后心中不安,自感罪大难逃,最终选择了自杀。这种看法从逻辑上推论应该是合情合理。虽然已不可知她杀人的理由与动机,但可以想像她是在某些方面得不到要求而为之。
总得来说,到此为止,从理论上讲,案子可以了结。
然而,侦察小组成员们还存有一丝的疑惑——就是她杀人的动机与自杀前离奇失踪的原因。
果真如以前所推测的孙淑女是为了那笔钱或者所要求的条件达不到而杀人吗?
杀人是一种极端的行为,每个杀人凶手事后都有可以解释犯罪的行为与目地。然而,在犯罪嫌疑人孙淑女身上,刑侦队员们却找不到她明确的置情夫与死地的动机与理由。
在调查中了解到,孙淑女是位性格稳定而且有着独立个性的女人,离异后二十七岁的她,与李光宇搅在一起,也很难说是涉世未深,感情被李光宇所玩弄。按常理,她若是想与李光宇结合成真正的夫妻关系,应该会把此事公开以破坏他的家庭关系,因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取得主动,而不是象现在这样的秘密。
反过来说,虽然李光宇把她当作了初恋情人的替身。但从多方面看,他还很爱原有的家,并没有打算抛弃妻子而娶纳她的主意。
调查中也没有发现孙淑女另有情人或追求她的男人,这就排除了李光宇因阻碍她的婚恋愤而被杀的可能。
从那方面看,两人的结合也只是肉欲的媾合或钱与肉的买卖,这很难找出她行凶的理由与动机。
为了钱而杀害情夫,她是受到那十万元钱的诱惑?从她为人处世的个性分析又似乎不好解释。
即使孙淑女就是杀人的凶手,可是她失踪傍晚的去向还是一个不解的迷——是什么原因导致她突然的改变了主意呢?
孙淑女下车的时间正是下班的与放学的时间,她在这个楼里已经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应不算新住户。虽然那天傍晚下着小雨,她的行踪有可能被人看到吧?
基于以上疑惑与推理,侦破小组的成员们又对居民楼展开了新一轮慎密而细致的调查。
果然,在调查中发现了多个导致案子发生根本性逆转的线索。
张文静从居委会获悉:在孙淑女失踪的那天上午,有个男人自称是她的客户,打电话向居委会了解她具体的住址。
马文斌在四楼一个李姓住户处了解到:那天傍晚下班快接近楼梯口时,看到有一个穿雨衣的男人似乎扶拥着身段似孙淑女的女人出楼梯口向右测走去。
杜威则打听到更有深刻内容的消息:二楼有一位患有强制记忆偏执病的中年妇女,她那天记忆起一辆停放在楼梯口右侧陌生轿车的车牌号码。而这辆轿车的主人在电脑资料里查出的结果是——张立诚。
周洁看到这个名字,猛然间一丝丝说不清的憾悟在脑海里旋转。
——张立诚的车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
——与孙淑女一起离开的那个穿雨衣的男人是谁?
——那个打电话询问她地址的男人又是谁?
——是张立诚吗?
——他为什么要找她呢?难道说他明白了她就是凶手?既然意识到她就是凶手,那么为什么又不报案,而是秘密的去找她呢?难道说他是想亲自为表哥报仇?
——这样理解的话是否太牵强?
——莫非是两人合伙杀了李光宇?而他感到事情即将暴露时杀她灭口?
——对!一定是这样。他杀了她,然后再说她电脑里的东西抹掉,也就是说把她留有对自己不利的东西抹掉。
——不!两人若是合伙的话,他没有必要再打电话打听她的地址。他似乎与警察一样也是在竭力的寻找她。
——他为什么寻找她呢?而且还是在警察向他打听有酒窝的女人之后。
若楼梯口的那个男人真得就是张立诚的话,那么,两人在一起后孙淑女就失踪了,按时间推算她失踪后几个小时就死了。这样看来,她的死一定与张立诚有关。反过来说是张立诚杀死了她。
——他为什么要杀死她呢?报仇的事既然有些牵强,而合伙的事又不成立。那么他一定有杀她的原因。
——这是什么原因呢?他不但要置她于死地,而且还要伪装成自杀。(在她还有气息的情况下,把她扔在水里是可以造成溺水身亡的假象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一定是有什么把柄握在她的手里!是什么把柄呢?
周洁此时的思路遇到了障碍,她想象不出张立诚杀害她的理由。但她觉得不论怎么说,孙淑女的死与张立诚神秘的行踪都与李光宇的死有直接的关联。周洁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往下推理。
以前侦查组的成员们找不出孙淑女杀死情夫明确的动机与理由。对她的怀疑只是屋内遗留的一些奸情、指纹、发丝等一些表象痕迹。就是因为案发时有那位男孩子指证她从现场出来,所以她才当然的被怀疑成凶手。
然而,就是因为她在案杀现场,所以她才有可能知道凶杀现场真实的情况。
——她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
为什么这样说呢?脚印——阳台上的脚印。现场勘察时只是认为她曾经到过阳台上观光,实际上,案发时她躲在了阳台上。
——她为什么躲在阳台上呢?
很显然:她在躲着李光宇要会见的人,而此人就是凶手。
诚然,她与李光宇是秘密情人关系。试想:两人在一起秘密的媾合,在这种场合,她当然是不好露面的。还有,不锁门也是不可想象的。可事实却有个凶手,并且凶手很痛快的进门后就利索的杀了人。
假如李光宇在他秘密的爱巢里要会见人的话?那么,会见的这个人一定知道他的秘密,这样看起来此人定是他的熟人。而此时的孙淑女呢?她当然要临时躲起来。她躲在什么地方呢?她躲在了阳台上。
现在终于明白了——凶手是李光宇的熟人。就因为是熟人,他在被杀时才不会防备对方突然的袭击。就因为是熟人,李光宇才有可能谎说屋内只有自己。
只有这样,案发现场的痕迹与疑惑就完全可以解释清。
——那么这位熟人是谁呢?
——是张立诚。
——那么!张方诚为什么要杀害他呢?
从前些时候的调查中可以得知,在集体时,两人狼狈为奸,结成死党,他为李光宇的承包可以说是费尽了心力。然而李光宇一旦大权在握,就疏远了这些为他卖过力的弟兄。张立诚渐渐的感到自己变成了人家的长工,这当然有些嫉妒与失落感。最主要的,除掉了李光宇,他就是事实上的撑舵人。
是诱惑。是权力与地位的诱惑。他决不是为了那十万元钱。
张立诚显然是个二面三刀、阴险毒辣的家伙,他不但聪明绝顶,而且对李光宇耍尽了手腕,骗得了他的信任。
这样看来,张立诚一定知道这个秘密住址与目地。他就利用这一点产生了杀害李光宇的预谋。他明白这套房子本身就是一个迷宫,依靠屋内现有的女人痕迹定会让公安人员把侦破方向引向歧途。
这样说来,他杀李光宇的时候,一定不会认为李光宇在这个时间段会见情人,也不会知道孙淑女在阳台上,更不知道这位情人是谁。这就是他失算的地方。
此时,周洁到有些内疚起来,她感觉是自己把孙淑女的情况告诉了他。假如不向他打听情况的话,说不定孙淑女并不会死。
她静静地思索了一会儿,整个凶杀案的真相已全明白了。

终于除掉了她,不但除掉了她的肉身,而且还不留痕迹地先警察一步,在那天半夜潜入她的房间拿走了网易拍,毁了她电脑里的照片资料。
没有了焦虑,没有了威胁,邮箱也毁了,这种日子可真好呀。
劫持她这步棋可够险的,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在楼道口劫持她的那一瞬间,四周没有人,决对没有人看见。而扶拥着她出楼梯口的时候,老远的好象有个男人向这边瞧过。这会引起他的警觉吗?不会吧。再说自己当时穿着雨衣,他看不到自己的面容。最有可能的是,他会把看到的当成一对外出的情人吧?
还有车,那个地方停有好几辆车。自己的车停了十几分钟,有人会注意它吗?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吧!
是用自己的车好呢还是租一辆好呢?还是自己的车好。若是真有人注意到它的话,自己在公安面前不是更有回旋的余地吗?
公安的人会了解到这些吗?他们即使知道了这些会产生怀疑吗?会的,一定会的。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前后左右都思考过了,所有的对策也都考虑周全。公安的人来了又能够怎么样呢?
他们会来吗?应该会的,公安的人也不是白吃干饭的。
来时还是那两位漂亮的姑娘吗?前两回自己心情不好没有好好地欣赏她们,若是再来的话可要好好的品味一下啦!
终于来了,还是她俩,穿着漂亮的便服,非常的优雅,非常的有气质。
不能胡思乱想,一定要稳定心神。较量的时刻来到了。
早晚会来的,来了更好。若不来的话,自己聪明的才智没有地方演示,这不非常的令人遗憾吗?
“张经理,看你的气色还不错,什么时候上得班?”周洁坐下后问。
“昨天。一是公司里忙,二是找到了凶手,心情自然也就好些。”
“前两天在家养病?”
“没有。我闲不住,在外开车转。”
“是么?都在什么地方转,能说说吗?”
“——到了很多地方,就这样瞎转——”来了!要沉住气,快接触到实质问题了。就这样实话实说。
张立诚所说的去处与周洁掌握的一样,她看了看他,感觉他狡诈的脸上有着一丝阴险的冷笑。看来他早就有所准备。
“你不感觉你去的地方都与孙淑女有关吗?”
一阵短时间的沉默后,他自然地点燃一支烟。
“是的。”
“能说清楚为什么吗?不会是在查找凶手吧!”
“正是!”
周洁早就意识到这个阴险的家伙不好对付,开头只问了几句,她就感觉自己已处于下风。
“可你刚才还说在外转悠,为什么你没有直接把问题说清楚呢?”
“我不想把自己搅进去。我的目地就是找到凶手,弄清事实真相!如今凶手已经自尽,孙淑女有这样的下场也对得起表哥了。”
周洁料到张立诚会这么讲,但没有想到狡猾的他先入为主,把话说得这么坦然而直接。她最怕的就是他来这一手,面对冷笑的他竟一时无话可说。
在一边作记录的文静看周洁怔神,就接着刚才的话题问了一句:“那个下雨的傍晚,你是用什么方法把她劫持到你的车上的?”
“你这是诬陷我在强迫她!我抗议你使用这种污辱性的言辞。她上我的车子是自愿的!”
“不要激动!”周洁的冷俊的眸子里此时透出一股威严的目光:“公民没有调查权,更没有侦查权。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我希望你从头把事情全部说清。”
“好吧。”张立诚眨了眨眼,意识到必须把跟踪调查她的情况全部说出,这事儿一点儿也不能隐瞒,只有这样说才能混肴她们的视听。
“——那天从你们口中知道凶手是个有酒窝的女人,你们走后我就回忆起那个叫孙淑女的女人,但我当时还不能确定她就是凶手。下午我在如意广告公司外监视她一直到了楼前。晚上本想把此事告诉你们,可又觉得此事有眉目再说。你们知道,我不想怨枉一个好人。”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吸口烟,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随后他闪烁着眼睛继续说:“我拿不定主意,不能确定她到底是否就是凶手。就这样,第二天上午我向小区打了个电话查清了她所住的门牌号码,傍晚时我提前到楼梯口等候着她。以前我们只见过一面,此时她已不认得我。我见到她时只提了一句我表哥的名字,她当时就脸色苍白,同时也认出了我。我一看到她恐慌的样子就已经明白了她就是凶手,我提意到她的房间去说清楚,此时的她已吓得几乎失去了控制,她对我讲到外面去说。就这样,我扶拥着她就到了车里。”
“看现场孙淑女杀人手段很利落,你就不怕她对你下毒手?”周洁打断了他的话。
“不!这个下贱女人杀我表哥有原因。她认为我表哥是在玩弄她的感情,是在逢场作戏,耽误了她的青春,她交代说,两人已经保持了很长的关系,表哥曾经许诺过与表嫂离婚后与她结婚。可是——”
“可是,我们从孙淑女很密切的朋友那里了解到,这位女人与你表哥认识只有半年,而且她与朋友们说起过,她并没有想与你表哥结婚,她也与你表哥一样是在逢场作戏,她对你表哥在物质上一无所求。”
这时,周洁打断了他的话,其实,周洁所说的也是无中生有,其目的看他有什么反应。
周洁的话在张立诚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很微妙的变化,然而,只瞬间他又恢复了原有的表情。
“她就是这样忏悔的。我认为她的话不假,你想想,在她自感到未日就要来临时,有必要撒谎吗?”
狡猾的张立诚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他并不为周洁的妄语所动。
“那十万元钱呢?孙淑女又怎么说?”
“她只交待怎么杀人,钱的事她没有说。我问过姓孙的,她说没有拿。”
“你不认为别人怀疑她把钱给你了吗?”
“谁愿意怀疑就怀疑,你可以调查。我与她只在楼梯口待了一小会,而她又没有上楼,她不会把十万元钱整天装在身上吧。说实在的,按我的条件,十万元钱我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
“————”
周洁又反复的提了好多的问题,可是他总是不往套里钻。
“——后来呢?她在你车里待了多长时间,你又去了那里?”
“——我开着车在街上转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我想把她送交给你们。可是她痛哭流泣,央求我自了此生。也不知为什么,我动了隐测之心,答应了她的要求,把她送到三门闸后我就离开了那里——”
“她若是会游泳呢?”周洁问完后又后悔自己的提问有多么的苍白而幼稚。
“我想过,三天后见不到她的尸体,我就报案。我还想过,即使她死不了,在强大的公安追捕下,逮住她也用不了很长的时间——”
“按你的说法她的死是自愿的喽?你找不到她自杀的证人吧?”
“不能。”
“你很希望她死对吧?”
“当然。她杀死了我表哥。”
“是啊,她杀死了你表哥,你对她有深仇大恨,你不是也有杀死孙淑女的动机与可能吗?”
“是的。我可以杀死她为我表哥报仇。但是我没有。”
“假如是你杀的呢?”
“没有假如。她自知早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怎么也脱不了这一劫。我又不代表法律,无论如何不会动她一根毫毛,你说呢?”
“是么?”周洁感到张立诚的谎言虽然不怎么圆满,但是一时还不能揭穿。
周洁看着坐在对面的张立诚思忱道:这家伙一定是把处于半死的孙淑女抛到了水里,等处理完她后,下面的话直说就是了,根本就不用编。他的脑子里不知把这出戏演练了多少回,多少遍。早就胸有成竹,知道警察会问那几点。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周洁暗地里骂了一声。张立诚所说的行踪、时间从头至尾都是真的,然而,他聪明的就是利用这一点——他在情急之中,狗急跳墙、挺而走险,阴险而狡猾地利用大家认为孙淑女是凶手这一观点,走了这步险棋——巧妙地把杀她的事实隐藏在她的自杀里。
即使现在知道到他就是真正的凶手,因缺少证据,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他避重就轻,很爽快的承担了孙淑女自杀的的责任,这又能定他什么罪呢?即使把他传询到局里去,他说的也会是这一套。
现在少的只是证据。
还往下问吗?刺探他一下怎么样?
李光宇死亡的那个时间段想来他早就编好了时间表。据调查,那天下午他从公司到工地外出过好几次,他是经理,工地上没有人会刻意记录他准时离去的时间。最主要的是杀人的过程不会很长,十几分钟的时间会挤得出的。
周洁不动声色的望着他那有些得意的脸,意识到这次遇上了强大的对手。自己太低估了他的能力了,再问下去也不会有多少的收获。这次准备不足,还得回去与队里商量制服他的对策。



两位女警花把询问的结果向胡子队长及队员们作了汇报。
“先把张立诚拘留起来怎么样?他已经触犯了法律。”文静看了看大家说。
杜威马上反驳她:“若是在他的羁绊期找不到证据呢?我们不是更加的被动?这家伙太狡猾了,依靠那位女人作掩护,可以说作得滴水不漏。死猪不怕开水烫,他横竖不说,你能把他怎么样?
“是啊!”马文斌这时也点点头。“听周洁一讲我能感觉得出,从这家伙嘴里掏不出什么东西。你说呢,头?”
赵友顺托着青光的下巴思索着说:“饺子还没煮熟,是不能急着下笊篱。”
胡子的俏皮话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笑。笑声过后,胡子点燃了一支烟,又露出原有的那付严肃的面容看着大家:
“你几个说得很对,张立诚杀孙淑女是为了灭口,他杀害李光宇的把柄握在她的手里。孙淑女死了,经过我们对她电脑与纸本的检查,也没有发现她留有这方面的证据。我们对张立诚是凶手的指控还只是猜测,现在还什么也没有掌握。大家想一想,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另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就是孙淑女因要胁他而被杀,也就是说她有所图。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她知道凶手是谁,而凶手却不知道她。从时间上看,当张立诚从你们口中知道了那个女人的特征时,他就立即采取了行动。你们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有这种可能。”胡子的说给了周洁很大的启示,她扭头看着文静说:“文静?你想起来了吗?咱们在检查孙淑女的笔记本时。最后那一页上不是有二句我们不解的话吗?”
“对!对!”张文静恍然大悟的说:“‘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实际上这是孙淑女真情的流露。这两句话的喻意好象是说‘我知道这件事情’。从这一点上看,张立诚前段时间的病不是装的。现在想起来,他极有可能是受到了孙淑女的要胁敲榨,精神上受到了刺激,而现在他已经削除了威胁——”
在讨论过程中拓宽在大家的思路,现在侦探员们逐渐的意识到:孙淑女并不是因看到了张方诚杀人的过程而被杀,这里面还隐藏着另一种可能——她因敲榨凶手反而被杀。
可是,怎么能够证明这一点呢?

又是一个周末的傍晚,周洁悄悄打扮了一番,准备与恋人丁一见面。
自那次见面后整一个星期了,说实在的还真渴望见到他。
正当她准备出门时,一看到张文静那急匆匆的身影与兴奋的脸,就明白这次约会又要泡汤。
文静怀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周洁产生了一丝的不解。但很快她就明白了这个电脑里一定有对破案有用的东西。
“周洁!有线索啦!”文静进屋后一边开电脑一边说。
电脑打开,周洁看到在邮箱里有一幅孙淑女好看的头像照片,她困惑地看了看文静,不明白所说的线索是什么。
“这是谁的电脑?”周洁问。
“孙淑女的朋友程英的,这幅照片是孙淑女发给她的电子邮件,你看看日期与照片,感悟到什么了没有?”
可以看出照片是用网易拍照的。电子邮件从日期上看则是在她死前第三天发出。“照片——日期——电脑——网易拍——电脑——”周洁默念着,联想到阳台上的脚印与那二位女生所说孙淑女的电脑损坏了的情况,她一下子明白了。
“这么说孙淑女的电脑并没有坏。而她发给朋友的照片是用网易拍照的。”
“是的。”
“是不是在案发时孙淑女在阳台上用‘网易拍’拍到了杀人的过程?”
“对呀!就是这样,我们不是对孙淑女的电脑是空白而感到疑惑吗?现在想来,孙淑女的专业是搞广告设计的,我们调查中了解到,她的朋友也证明她有一个网易拍。可这个东西我们没有找到。现在看来,她定是把拍到的证据放到了电脑里。她把证据放到里面有什么用呢?她定会是用照片来敲榨他。就是因为电脑里有重要的东西,她才对两位女生谎称电脑出了毛病。”
周洁点点头,接着文静的思路往下推理:
“孙淑女用什么方式、方法敲榨他呢?从她发给朋友程英的电子邮件方式上我们可以联想到,她一定用的是电子邮件的方式。用这种方式即不露痕迹也不处在明处,而张立诚却并不知道讹诈他的是谁。但他一定明白有一个女人掌握着他的证据。当他从我们嘴里预先悟出了这个女人是谁时,他就提前采取了行动。他不但杀了她,并且把她的电脑破坏,把网易拍拿走。当然,网易拍与钥匙也有可能在她随身的提兜里。若是这样理解的话,那么所有的疑问就全部解释清楚了。是这样吗?”
“是的,这证明了我们以前的推理正确。”
“可是,光有她自己的生活照说明不了问题,得有犯罪现场的照片才行,还有别的东西吗?”
“直接的证据没有,但你仔细看,在每张照片上旁边都有她留有的那两句梦幻般的话。‘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9876543219’”
周洁一看果然如此。不但每幅照片附加里有这两句话及一串数字,而在头一幅照片里还多了一句附言:‘程英:这几幅照片是我最得意的。请保存好这些照片,一定不要删除!’
‘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9876543219。
这两句话及数字是什么意思呢?
很显然,就如文静以前所说这两句话有暗示的意思。然而,从孙淑女如此的重复及重视来看,似乎这里面还有更深的蓄意。她好象除了暗示外,还想表达什么。她想表达什么呢?此时,周洁猛然想到了邮箱。
“她的电脑程序坏了,可邮箱还在啊?你检查过有什么东西没有?”
“检查过。我与杜威在咱们的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的帮助下强行打开了她的邮箱,可是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文静有些无奈的说。
“噢!”周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从她朋友、同学、同事那里你了解到,她都有几个邮箱?”
“就这一个。”文静回答。
周洁没有什么要问得了。她偏着头默默地思考着,脑子在急速地旋转。现在电脑里已经找不到证据了,这些东西都让张立诚给抹掉了,怪不得他那么的从容而自信,他知道公安的人抓不到把柄,奈何他不得。
可是,她所留的这两句话又包含着什么意思呢?这里面一定有喻意。
文静此时没有吱声,似乎也在思索着这个问题。现在两人都意识到,案子已经接近破案的边缘,这两句话就是突破口。这两句话与数字,就像求证数学题中的公式,而这个公式就是解决这个难题中的钥匙,一旦掌握了公式正确的计算方法,也就找到案子的证据。
 手机的振玲声打破了周洁的深思。
 “——你搞什么鬼?今儿又在捉弄我?”电话里传来恋人丁一那气鼓鼓的嗓音。
 “——对不起!有事去不了——”
 “那你也该来个电话啊?真是!”
 “我道歉。行了吧?”
 “不行!”
 “傻瓜!看你,人家都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你原谅了还不行吗?”
 “你老是这样——”
 “下次决不了,我保证!明天到你那猪窝里登门道歉总可以了吧!呵、呵……傻瓜!”
 “————”
 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周洁只几句哄劝就消除了恋人的火气。
 两个女子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又开始琢磨。但是,直到晚上十点钟,脑子思考的发涨,思路还是徘徊在那里。
两人已明白这两句话一定是打开迷宫的金钥匙,可是就是找不到那只把门的锁。

文静说脑子疼先睡了,周洁宁神静思地想了一番,也累得疲惫不堪。
不想了,换换脑筋,看恋人丁一睡了没有。刚才话说的太少,心里烦闷,这时还真有点想他。
打开电脑,他已不在线上。
不行!得让他陪自己聊天。
给他的手机发个短信息,非让他从床上爬起来不可。
屏幕上终于出现了他的卡通头像。
“半夜三更的你想干么?”
“不干么,让你陪陪我呀。陪我聊会儿吧。傻瓜。”
“神经!”
这是两位恋人的专用语,也可以说是妮称。他叫她‘神经’,她喊他‘傻瓜’。
“今儿干么去了?老实给我坦白。”
“我看家具去了,结婚总得置点家具吧。”
“这么心急干么,谁答应与你结婚啦?呵、呵……看中了吗?”
“看中了几个样式,在等领导定夺。”
一股暖流传遍她的全身,“这样说还差不多。什么颜色?家具什么颜色?”
“我拍了不少照片,与你发过去吧,你看那个好。”
“好啊,太好了,傻瓜!快发。”
屏幕上没有了恋人的对白,看来丁一正在准备。过了一会儿周洁看到邮箱里还是空的。她有些不耐烦的问:
“发过来了吗?”
“发过去了,你没有收到吗?”
“没有,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你的邮箱有毛病吧。”
丁一的话提醒了周洁。自己的邮箱是263,最近这个邮箱收费了,这段时间因忙也没有改新的,怪不得他发不过来。
“傻瓜!不要发了,我的邮箱作废了,你还发。真是个不可救药的傻瓜,也不替我想着点。”
“神经病!我想你交钱了哩。自个儿神经还怨起了别人。”
“呵、呵……看不成就不看,明个我新建一个。到时你在发过来,好吗?”
“你想看吗?我有办法能看成。”
“什么办法?”
“看我的邮箱啊!这样吧,我还有一个闲着的邮箱,我告诉你地址与密码……”
屏幕上闪烁着丁一打过来的字符。周洁呆呆地看着电脑,后面到底打得什么她已经看不下去了。此时她的脑子里开始飞速的旋转开来。
脑海里瞬间闪现了一丝火花。
屏幕上恋人的字连珠炮般一串串发了过来:“怎么不说话?记下来了吗?又发什么神经?”
“没有记,今天不看啦。你的话让我悟出了新东西。我要下了,吻你——”
没等恋人回话,周洁已断然退出了系统。
9876543219这一串阿拉伯数字分明是密码,那么‘我知故我在,我在故我知’又是什么意思呢?
以前已经感悟到孙淑女敲诈张立诚用的是邮箱系统,她只要通过平信的方式就可以不露痕迹的把邮箱地址传递给他,从而达到敲诈他的目地。然而,此时的孙淑女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她一定也怕遭到他的报复吧。为了预防自己真的不测又能把凶手暴露出来,她可能也留有揭露他的方法吧。
——她用什么方法呢?
——当然用邮箱的方法最合适。若是把证据存放在新建的邮箱里,即使自己的电脑与网易拍被毁的话,只要知道了邮箱的地址与密码,从任何一个上网的电脑里都能把这个新邮箱打开。
恋人丁一刚才不就是给了自己这个启示吗?
孙淑女是个聪明人,她把证据资料备份到了邮箱里。这样作,她不怕张立诚毁掉邮箱,即使他把邮箱毁了,还可以通知他一个新的吧?还有:即使电脑与网易拍损坏或者丢失,在备份的邮箱里,她还是掌握着凶手行凶的证据吗?
那么,若是这样想的话,她一定想到过万一遇到不测,留有朋友邮箱里的这两句喻语会有人揭示出里面真正的意思吧。一定是这样,若不她为什么给朋友留下这令人难解的话呢?
——然而,自己想的到底对不对呢?这两句话到底孕含的是什么意思呢?
《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
周洁反复地念着,瞬那间,一丝灵感在脑海里闪现。
——这是不是一个邮箱的地址呢?
把这串字符的拼音头一个音母联起来就是:(wsgwzwzgws)。现在已知孙淑女平时所用的邮箱建在网易上,她若是建在网易上的话应该是:(wsgwzwzgws@163.com)。
输入这个地址,再输入密码会是一个邮箱的地址吗?
试一试看是什么结果。
开啦!
信箱里有好多封带附件的邮件,打开其中的一个——
——证据终于出来了。自己猜测的没有错!
“文静!快起来。”周洁叫醒了文静。她不动声色地打开抽屉,摸出了手枪,检查了一下子弹是否上膛。
“找到证据啦?”起床后的文静兴奋地问。
周洁点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了胡子的电话:“赵队长吗?我是周洁,证据找到了——”
文静眼盯着屏幕欢快的说:“真棒!你是怎么想到的?”
是啊!自己是怎么想到的?是灵感。此时,周洁想起在一本书里看过的话:灵感的产生来自于孤独与爱情。是啊!自己的每次感悟不都与恋人有关吗?是丁一给了自己莫大的醒悟与启示。
想到了丁一,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热。看了看时间,时针已指向凌晨一点,这个时候他早该进入梦乡了吧。在胡子他们没来之前,自己的喜悦心情也该让他分享一下。
周洁又打开了手机。
“深更半夜的你想干什么?神经!”丁一显然从手机上看到这是恋人打来的,他有些不快。
“看你的口气!象吃枪药似的。能干么,想你了呗,傻瓜!”
“我看你真有些神经。”
“呵、呵……神经就神经吧。明天晚上我到你那儿吃饭好吗?”
“说了多少回了,谁信你的!”
“这回决不骗你。你多卖点菜,我与文静去作。再多卖点酒。我们几个都去,好吗?”
“案子破啦?”
“是啊!看来你还不怎么傻。呵、呵……”
关掉手机,周洁的视线又回到了屏幕上。照片上张立诚那张凶恶的脸显得是那样的丑陋不堪。
周洁眼看着屏幕,思绪又转到了案件三个当事人的身上来:案子的始作俑者应该是李光宇,一开始他就受到了肉欲的诱惑。而张立诚则是利用这一点把水搅混,很显然他是受到权力与地位的诱惑。那么孙淑女敲诈他的目地,则是受到了金钱的诱惑吧。



王雪冰(老炊)2002.5.28于建国 gcjg--001@163.com

  • 上一篇文章:诱惑(中篇推理之三)

  • 下一篇文章:瘸侦探白凌:《红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