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原创)“新开始”(引子、第1、2、3章)
 作者:罗宾的后代  人气: 2750  发表于: 02年08月25日16点3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开场白
我的曾祖父亚森·罗宾实在是个传奇人物,在作为怪盗绅士的一生中,他经历过各种事件——冒险、爱情和离别,这当中最令他遗憾的莫过于因为那个不为人称道的行当而不敢与亲生儿子(也就是我的祖父)相认。所幸由于他的朋友莫里斯·卢布朗的宣传和帮助,他的儿子得以了解他的顾虑,并主动与他相认,完全不在意他的职业。事实上,我的祖父和父亲、我以及我们家族的其他成员无不为“罗宾”这个姓氏自豪。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塞蒂娅·罗宾,是一个平凡的女生——至少在进高中以前是。
我就读的瑟斯顿高中位于伦敦西部,是一所很不错的高中。在那里,我有幸结实了丽莎·福尔摩斯、凯妮特·华生和尼娜·莫里亚蒂——三位同样有着传奇家庭背景的女孩。出于对探求真相的热衷,我们四个成为挚友,并组成了业余的侦探小组。
同时,作为亚森·罗宾的后代,我不可避免地有着叛逆的性格,这加上几件接连发生的事件给我的打击,便造就了我的双重身份——侦探兼盗贼。我不敢妄称与曾祖父一样的怪盗,但我的目的和原则是与他一致的。
这个秘密另外还有两个人知道。其一是我的堂妹塔妮娅,她对我的做法很支持,但从没有参与我的行动,只是帮我保守秘密;而另一个知情者,丽莎·福尔摩斯却对我很无奈,曾经试图劝我放弃,但由于是她间接造成这个结果,对我心存内疚,便只能替我保守秘密。


“新开始”
引子
不知怎么,已经快天亮了,我却还没睡着,不知怎么的又担心起那件事来。
进高中前,父母不知何故被双双掉往中东地区工作,开始是隔几个星期给我写信,近两个月来,却突然没有消息了,而我寄去的信也全数退了回来,实在叫人担心。
“不要再想这件事了。”我告诉自己,努力使自己安睡,“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终于睡着了……
由于失眠,一到学校我就趴在桌子上,凯妮特笑嘻嘻地抛来一句:“怎么刚起来就没精神呢?晚上作案了,罗宾?”
“干吗老是跟塞蒂娅过不去呢,凯妮特?”翻着报纸的丽莎转过头来,带着“责备”的口气为我解围。
“唉,没关系的,反正也是开玩笑的嘛!”
“天哪!还真的发生了窃案!”丽莎突然指着一段报道惊叫起来。
“难道真的是你,塞蒂娅?”
“怎么可能!对了,是怎么回事?”
“报上说皮卡迪利大街附近的一家珠宝店昨晚遭窃,大量首饰被盗,作案手法高明,没有留下一点儿线索。哎,我想下午去那边看看,你们陪我去吗?”
“福尔摩斯竟对这种案子感兴趣?!可惜我没兴趣。”凯妮特说道。
“皮卡迪利大街可在市中心哪!太远了。”尼娜也没答应。
“你不会也不答应吧?”丽莎转向我,“在我的印象中,罗宾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喔!”
“哎呀,你的意思是我必须答应咯?唉,好吧,反正放学以后也没什么事,就陪你去一次吧。”
1、窃案现场
下午4:30左右,我和丽莎到了那家珠宝店门口。门口守着苏格兰场的人员。经过前两个案子,他们之中也有认识我们的,说明来意后,便让我们进去了。
这个店不是很大,但装饰豪华。虽说发生了窃案,店里却没有显得凌乱。柜台的玻璃完好,但晚上放珠宝的保险柜的锁上有明显的撬痕。丽莎很仔细地检查了保险柜及其周围,看来是没什么发现。她忽然抱怨我说:“你干吗站着不动嘛,塞蒂娅。”
“我只是说陪你来,可没说过帮你查看现场啊。”我低头看看蹲着查看什么的丽莎,忽然保险柜角上的两个字母引起了我的注意:A . L .
这让我感到吃惊,不禁想起些什么,不知道丽莎如果看到,是否也会这样联想——希望她没有看到。
又过不久,丽莎告诉我她检查完毕,这时已近6点。路上丽莎突然说:“听说失窃的这个珠宝商是个吝啬鬼,还通过放高利贷来增加财产。他很符合你光顾对象的条件耶!”
“什么‘光顾对象’呀!我可从来不想继承曾祖父的衣钵,当然他也不希望我继承。”嘴上这么说,其实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这样做——那是每次我情绪波动的时候——当然每次我都没有付诸行动。
“这件事不是你干的吗,塞蒂娅?”
“你开什么玩笑呀?!”
“这不是开玩笑。”
“那么你是怀疑我咯?这也太离谱了吧!”
“我看一点儿也不离谱,如果不是你,保险柜角上的字母怎么解释?”
“字母A . L .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难道我不能从它联想到某个人?”
“谁?”
“亚森·罗宾,他的这个缩写你不会不清楚,而只有你才会使用这个标记。”
“为什么只有我会去使用这个标记?再说这个缩写就一定代表这一个人吗?你的偏见也太严重了吧。”
“我有什么偏见?”
“盗贼的后代永远是盗贼,你不是这样认为的吗?要拿我证明你的观点吗?我会有自己的杰作的。但这件事决不是我做的,你还要去找证据吗?去吧!只要你能找到,我会束手就擒的。”
没等丽莎说什么,我便撇下她,独自坐上路边的一辆正欲离开的巴士,虽然我不知道它会把我带去哪里。我只想冷静一下,可是却越发难以自控了。丽莎的话和我自己的话不断萦绕在耳边,那种追随曾祖父脚步的愿望又浮出了脑海。
也不知道到了哪一站,我随着人流下了车,漫无目的地走着,同时我心里极度矛盾着。说老实话,我发现我确实有做小偷的天分以及那种本性,此时真的很想有所行动,气气丽莎;但是如果曾祖父知道我沦为盗贼,他在天之灵一定会伤心的,这也是我好几次都没有付诸行动的原因。
我逛进一家蛮高档的商店,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位打扮入时的夫人正在刁难一个店员,让她爬上爬下,从货架高处取下样品供她挑选。这种仗势欺人的场景并不少见,但当时对我却是一种催化剂——我决定教训教训这位夫人。她似乎已经准备离开了。
于是我绕到她前面,装作边走边浏览货架上的商品,而没注意前方,便撞倒了她。我立刻蹲下去扶,乘机取下了她衣领上的钻石胸针,一面连声说“对不起”。在帮她拍去衣服上灰尘的同时,拿走了她放在内侧衣袋的钱包。
简直太顺利了,因为我的身体正好挡住了店员的视线,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的动作。其实当时,我甚至希望这一过程能被丽莎看到,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我到家的时候已近十点。客厅漆黑一片,但一打开门,我立即感觉到里面有人。我并没有马上开灯,而是关上大门,站在黑暗中,等着对方先开口。
“你回来了,塞蒂娅?”
“你在这里干什么?难道已经找到证据,来逮捕我归案啦?”
“不,塞蒂娅……”
“何必叫得这么亲切,”我打断她说,“我不是你的嫌疑犯吗,福尔摩斯小姐?”
“不,我刚才一定有些不正常,才会怀疑你,原谅我吧,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道歉?可惜晚了,我已经被你推入了罪恶的深渊。”
“这……是真的吗?”
我突然犹豫了,究竟该不该告诉她呢?
“如果是真的,你会怎么做?会不会……把我交给警方?”
没有回答。她此刻一定很矛盾,于是我接下去说:“其实,我早就有继承曾祖父衣钵的愿望了。如果真能成为那样一个侠盗也不错,我还真有些向往呢!”
“那么你真的那样做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福尔摩斯!”
“这个……我……我也不知道。”
不知为什么,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答案,我却松了一口气。
“那么,你会原谅我吗,塞蒂娅?”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走到沙发前,在她边上坐下。我想这足以表达我的意思了。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后来也不知不觉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靠在丽莎肩上,而她还熟睡着。
我轻轻站起来,去洗脸刷牙,然后到门口拿早报。在社会新闻的版面,我找到了关于昨天那件事的报道。它是这样写的:
昨天晚上,著名企业家克莱门特·德克的夫人向警方报案,说自己遭到扒窃。大约是晚上7点,德克夫人在市中心的一家高档商店里购物,走出商店后发现自己佩戴的钻石胸针和钱袋不翼而飞。据说,钱袋里并没有很多现金,但那枚钻石胸针价值约两万英镑,对她来讲是个不小的损失。可惜这位夫人完全想不出遇到过什么可疑的人物,看来那个窃贼是个手法老练大胆的老手。警方对抓到这个家伙已经不抱希望。
看了这段报道我不由有些得意。
这时丽莎醒了,等她洗漱完毕,我让她看了这段报道。
“这与珠宝店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这是……”我决定告诉她这是我做的,如果她要把我交给警方,我会顺从的。但是她打断了我。
“难道是同一个人做的?”
“当然不是!”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因为……”我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发不出声音。那句话就在我嘴边,但是,我该怎么说呢?我极力地想说得满不在乎,却只是轻轻吐出一句:“后面那件事,是我做的。”
“你?别开玩笑了!据推断窃贼不是个老手吗?”
我不禁笑了起来:“忘了你曾经说过的了吗?我有这方面的天赋呀!”然后我收起笑容,“听着,丽莎,这件事确实是我做的。你想看证据吗?”于是我从衣袋里拿出胸针和钱袋,“你不会认为这是我买的吧?”
丽莎目瞪口呆地盯着它们,我接下去说:“好了,现在证据有了,犯人自己也承认了,昨晚的那个问题你考虑好了吗?放心,就算你把我交给警方,我也不会怪你的”
“那么,你这样做,我有没有责任?”
“这……有什么区别吗?”
“如果是因为那些话,我就帮你保守这个秘密,算是补偿吧;如果……”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没有关系。那么,我们走吧。”
“去哪里?”
“警局呀,这不是你的意思吗?”
“不!你没有说真话,不是吗?你向来对被别人怀疑很反感,我那些话怎么可能对你没有影响?我也知道……”
“既然知道,”我打断她,“你为什么还要说那种话?”
“我……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会真的去……”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那么,这次我帮你保守秘密,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罗宾,答应我。”
“你别指望了,我天性恶劣!既然开了头,就……你还是考虑清楚吧。”
一阵沉默后,丽莎突然把手搭在我的肩上,似乎有些无奈地说:“好吧,我替你保守这个秘密,这世上还真少了有正义感的小偷呢。对了,拜托以后别再说自己天性恶劣,在我的印象中,罗宾可不是自暴自弃的人。”
“嗯,谢谢你,丽莎。”
2、又一个知情者
早餐后不久,门铃突然响了,我的堂妹塔妮娅不期而至。她带来了报纸上一封读者来信:
前晚皮卡迪利大街上一珠宝店发生窃案,据悉,现场除曾装珠宝的保险柜一角写有字母A . L .外,无任何痕迹。众所周知,A . L .乃曾轰动一时的法国大盗亚森·罗宾之缩写,但他本人早已不在人世,因此,这必定是其后裔所为。现住在伦敦的,有其曾孙女——塞蒂娅·罗宾,我相信,这应该是她所为。
一爱管闲事的人
“咦,这个‘爱管闲事的人’是怎么会知道现场情况的呢?”我边读着这段文章,边说,“警方好像还没有公布现场勘察的结果,他也应该不是警方的人……该不会是丽莎你吧!”
“应该是真正的犯人吧。看来是有人要陷害你。”丽莎连忙否认说。
就在我和丽莎研究这段文章的时候,塔妮娅翻看起早餐前我放在茶几上的报纸。
“咦,这,这,这些是……”她忽然叫起来。
我看了看塔妮娅,她正楞楞地指着茶几上的钱包和钻石胸针,说不出话。
见鬼!给丽莎看完后,我竟然顺手将这两样东西放在茶几上忘记收好,现在却被塔妮娅发现了,看来这件事情要多一个知情者了。
“这个,呃,塔妮娅,你不会怪我吧?我……”我简要地叙述了整件事,并坦言想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很奇怪,这次我竟能十分轻松地承认自己的罪行,简直像在说别人的事。
“哇,帅呆了!这种事我想都不敢想。放心,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
“但愿你能保守得住。”
“唉,你真是个大意的怪盗,塞蒂娅,哪有把赃物随便乱放的?”丽莎插嘴道。
“讨厌,拜托不要再谈这个了。”
“对了,那件事你要怎么处理呢?”丽莎又问起珠宝店的事。
“有什么好处理的?又没有证据。”我漫不经心地说。
“哎,如果要栽赃,现场不会故意留一些对你不利的证据吗?”塔妮娅问。
“不是说没有任何痕迹吗,怎么会有对我不利的证据?”
“你说犯人的意图是什么?”
“这个……”我疑迟了一下,“没想过。”
“会不会是复仇?”
“可能吧。”
“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尽早找到犯人。我现在有一个计划,不知道你们认为怎样。”
“快说来听听,丽莎。”
于是我们凑在一起,听丽莎简要说明计划。
“这怎么可以!”我叫道,以表示极力的反对,“我……”
“既然已经有第一次了嘛!”塔妮娅又开始耍嘴皮了。
“可是,那件事情,不是要……”
“这个嘛,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只要你自己不要说漏嘴就可以了,我的大意的怪盗。”
“对凯妮特和尼娜也一样吗?”
“你说呢?”
“还是不要告诉她们比较好。拜托,在她们面前不要叫我怪盗。”
“那么就算你答应了!”
又是那一套!丽莎总是这样,让我稀里糊涂就答应她事情。
“停!我有说过这种话吗?”
“就当练习练习嘛!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你的秘密……”
“好——我投降!可恶,我以后是不是一直要受你的威胁呀,丽莎?我得在那里待多久?”
“我想最多一个礼拜了。”丽莎很轻松地答道。
“拜托!学校那边怎么办?”
“到时候再说。”
“唉,也只好这样了。”我十分无奈,“你们记得要先跟警方说好哦,免得以后说不清。这个计划要告诉凯妮特她们吗?”
“会跟她们说的,这个不用担心啦!对了,你需要工具吗?”
“铁丝和万能钥匙就可以了。”
“你有万能钥匙?”丽莎偏着头问道。
“挺完整的一套呢!是曾祖父留下的。”
“咦,曾祖父的工具箱怎么在你这里?”
“我哪知道!几个月前整理衣橱时找到的。”我记得那是一个蛮精致的黑色箱子,被放在衣橱的底部,里面除了一大把万能钥匙,还有很多其它的工具,诸如撬棒之类。
“铁丝你也会用?”丽莎带着不信任的口气问。
“唉,我承认我有天赋。”
“那就好了。我先去联系那头,嘻嘻,别忘了把采点的结果告诉我们,怪盗罗宾。” 丽莎说这句话时,塔妮娅在一边偷笑。
“讨厌……那么你下午四点以后再来,把凯妮特和尼娜一起叫来吧,这个计划总要告诉她们的。”送丽莎出门后,我转向塔妮娅,“喂,还笑?有什么好笑的!你也该回去了,我还有事呢。”
“你真的要去……采点?”
“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你在那边瞎搅和,害我答应这苦差事。”
“跟我有什么关系,推卸责任。对了,让我看看那个工具箱吧。”
“好——真服了你了。”于是我打开衣橱,翻找那个黑色的箱子。很快,那些不常穿的叠着的衣服摊了一地,那箱子也便露了出来。我把它捧了出来。它的确很精致,黑色的表面,触摸上去能感觉出凹凸的纹理,右下角印着银色的缩写“A.L.”。打开箱盖,里面整齐地排放着各种盗窃的工具。虽然经过了不少岁月,那些精细的工具仍然闪着光。像我第一次看到它们时一样,塔妮娅倒吸了一口气。
“这简直是天意。”惊讶之余,她吐出这么一句。
“什么天意!你这个家伙,赶快回去吧。”
“不要就这么赶人家走嘛!好不容易才来一次的。哎,你不是要去采点吗?带我一起去吧。”
“带你?只会碍事。”
“难道你想假戏真作?”
“去你的,别乱说!好了好了,带你就是了。”
……
回到家的时候下午四点不到,这是在我送塔妮娅回去之后了。回来的途中,我在一个理发店里剪短了头发。我对自己说,这是为了以后新的生活方式。
在家等丽莎她们的时候,实在闲得无聊,便开始整理上午摊在地上的衣服,顺便找找有没有适合今天晚上穿的。在那堆不常穿的服饰中,我找到了以前的一套西装,当时因为塔妮娅说它与我的长发不怎么配,就只穿了一次。我想现在应该……我刚换上,门铃就响了。
“哎呀,是你啊!”凯妮特对我大叫起来,“我还以为是哪个帅哥呢!”
“看不出你这个家伙扮成男生还蛮帅的嘛。怎么样,准备到哪家去大显身手啊?”丽莎一见到我就问。
“什么大显身手,你不是不让我成功吗?……”
“好了,说说你的打算吧,我们也好安排呀。”尼娜打断我。
“好吧,我了解到位于西郊某个企业家的别墅,这几天主人出外旅游,只留有一个老管家做门卫。那里有他收藏的很多艺术珍品,还有大量现金,实在很适合做我们这出戏的舞台。”
“不错,但是那边没人的话……”丽莎提出疑问。
“这个我也想好了,我们可以……”我对她们耳语一番,她们都赞同了。
“你们跟警方说过了吗?”
“就告诉了萨切尔警官。”丽莎应道。
“只有他一个知道?”
“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嘛!”
“他竟然不反对!”
“反对了,但被我们说服了。”
“那么学校呢?”
“我们把校长叫到萨切尔警官的办公室密谈,他还答应放一些类似你被开除学籍的假消息。”
“算你们厉害,这都搞得定。”
“好了,就看你的了,逼真一些哦,怪盗罗宾!”
3、我的单独冒险
午夜一点,我穿上轻便的服装,带着放了简单工具的背包,按照约定出发了。门口停了一辆出租车——那是事先预定的,我坐上去,它便一声不响地发动了。很奇怪的,我竟没有一丝紧张感,心里反而充满刺激和兴奋。
我让司机把车停在离大门两三百米的地方等我,便独自走向大门,网球鞋在水泥地上没发出一点儿声响。天虽然已经很黑了,但空中闪烁着熠熠星光。整幢别墅里没有一点灯光,看来门卫也睡了。大门的锁经过特殊设计,不能用万能钥匙开启。我找出一个带钩的小金属条,小心地插入锁孔,转了几下,门被打开了。
“没想到这么简单!”我慢慢踱入大厅,暗自思忖,“那么不用给门卫上迷药了吧?丽莎叫我做得逼真一点,算了,既然准备了,上就上吧。”
随着有规律的鼾声,我找到了门卫睡的小房间——它离大门只有几步。我推开房门,里面一片漆黑。我从包里找出一小罐迷药,倒了一点在纱布上,便蹑手蹑脚地朝传来鼾声的方向走去,同时伸出手来四处摸索,以免在黑暗中撞上东西。
我走到床边,便很快把沾了迷药的纱布覆盖在老人脸上,那位老人的身体稍微动了一下,又发出一阵呻吟。我把纱布更用力地压住老人的脸,于是鼾声消失了,他因为药效而陷入了深度的睡眠状态。我走出小房间,关上了门,不禁打了个响指,声音在空洞的房间里回荡,吓了我一跳。接着我拧亮手电筒。
我瞥了眼大厅里的钟,已经快两点了。屋主的卧室在二楼,放现金的保险柜就在那儿。我大大方方地走上楼梯,一边想着曾祖父当年是否也是这样的情景。
一切都很顺利。那个旧式的保险柜太容易对付了,我都没多花心思,就被万能钥匙打开了。里面分为两层,上层放着一些文件,下层放着一个黑色的皮箱。我拿出箱子,关了保险柜的门,而后打开皮箱,映入眼帘的是整齐排着的一沓一沓钞票。我又关上箱子。
“如果现在就离开,”一个念头突然出现,“我就可以带着这笔钱逃走,来个弄假成真……”我着实被这种想法吓了一跳,于是使劲摇了摇头,试图驱散它。该死,我怎么可以这样做!
关掉手电筒,我提着皮箱,下楼,出了宅子。走出才几步,背后突然传来一声“站住!”紧接着一只手重重地搭在我肩上。
我收住脚步,转过身,身后站着那名司机——送我来的那位。
“这么晚了,我想你不会是出来散步的吧,小姐?”
“我就是出来散步的,要你管!”
“当然要我管。你不会已经忘了我吧,塞蒂娅·罗宾小姐?啊,你剪了短发,看上去有点陌生,但是对你来说,苏格兰场的萨切尔警官应该不陌生的。今晚收获很大吧?”他一边说,一边向我晃了晃证件。
“什么收获?”
“你还敢装蒜!你的三个朋友告诉我你可能会在今晚摸进别人的房子。呃,那个箱子里是什么?”说着,他一把夺过箱子,将它打开来,“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跟我走一趟怎么样?”说着,他由衣袋里提出手铐。
“见鬼!”我嘟哝着,无奈地伸出双手。随着“咣铛”一声,我被铐住了。
人赃俱获的场面令我很难堪,但考虑到真正的犯人可能在附近监视,为了取得逼真的效果,也只能这样设计了。
跟着他上了原来的出租车,我们又一声不响地出发了,这次我坐在副驾驶座,目的地是苏格兰场。
行驶中,我突然怀疑起丽莎她们究竟有没有对他说这个计划,还是只说了我今晚将有见不得阳光的行动?我很想问问他到底是不是知情,但考虑到对方可能在车上安装窃听器,只好忍住了。
车子猛一颠簸,一小撮头发滑到眼睛里。我举起右手把它拿开,左手也一并被提了起来。唉,忘了手铐,我对着反光镜苦笑了一下。这个举动被他看见了。
“很不习惯吧,塞蒂娅,要不要拿掉?”
“算了。”我冷冷地说,但还是搞不清楚他是否知情。
到了警局,他和他的同事们连夜审问了我。而后,我被关入了看守所的单人牢房。
我环顾这个阴暗暗的房间,在这个灰蒙蒙的墙壁围起来的狭小空间里,铁门上镶了铁条的小窗似乎是与外界的唯一联系,而一张还过得去的床、一个旧写字台和一把椅子就是里面全部的陈设了。实在是个鬼地方!唉,只好忍一忍了。
我躺到床上,不久便睡着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原创>——密码纸条

  • 下一篇文章:新人初来,贴一篇以奇幻世界为背景的短篇推理:哈德森堡之夜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罗宾的后代』于2002-8-25 16:37:00发表评论:

  • 好惨好惨,一场感冒,拖了进程,不过还好在开学前赶完了……:i
  • 木须龙』于2002-8-19 10:33:00发表评论:

  • 精彩~加油呀~
  • 罗宾的后代』于2002-8-19 10:26:00发表评论:

  • 还有两个星期就开学了,要完成这篇东西,我需要一些压力,所以先把前四章放上来。
    这篇跟前一篇(密码纸条)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具体的人物介绍见那一篇。
    希望大家多提意见! :)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17)修订[2511]

  • 肯德基谋杀案(原创)[5604]

  • 二分之一毒杀kp[4140]

  • 年三十劫案[2752]

  • 网友侦探系列——简单的案件[2657]

  • 樱 花 岛 (下)[3255]

  • 股(蛊)惑——(一)[2747]

  • 七个目标(上)[3458]

  • [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2491]

  • 上院四百号(解答篇)[2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