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最后一案(一)
 作者:gbnet  人气: 2940  发表于: 01年07月17日01点2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最后一案

  “你的意思是……”
  “嗯----我觉得他有点……”
  “不像杨振华。”
  我走在空旷的马路上,反复玩味着他们的这几句对话。不行,还是没有一点头绪,我还得仔细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形。
  由于学校今天遭受黑客攻击,无法正常运行,故而临时放假一天。我就到了中奇的事务所----确切的说是他在虚拟世界上的家,听他讲述他那神幻般的探案经历。
  正讲到兴头时,突然闯进来一个年轻女子。她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大声叫道:“喂!快告诉我,李中奇在哪里!我要马上见他,有急事,很急!”
 李中奇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是我的直觉)这个秀丽的年轻女子(至少从屏幕上给出的头像看来是很秀丽),然后很平静地说:“不要着急,你先冷静一下。另外,我就是李中奇!”
  “哦?!刚才我太激动了……”
 她也感到了自己的鲁莽,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没关系的。你想喝点什么,茶?咖啡?”
  “茶吧。”
  “袁霏……”
  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来找我,因为他自己只喝咖啡,就连茶也不肯准备着一些。我从食品栏中点击了一听红茶,按F1键(唯一功能就是发送实物)发送了过去(现在发送实物如同发E-mail一般的简单,但人却不能用它来发送,如果发送的话……)。
  中奇大概是在等她平静下来,过了好久才开口说:“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说为什么要来找我了。是帐户被盗用了?”
  “不,不是!”她似乎对中奇这种开玩笑的口气很不满意,情绪有点激动,十分严肃地说,“有人变了!”
  我差点没把正在喝的咖啡给喷出来。
  但中奇还是极具耐心地说:“这有什么奇怪的,人是一种善变的动物。”
 “但这人的变化太大了。”她故意顿了顿,又压低声音很神秘地说,“而且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身上。”
  “噢?接着说。”显然她的话撩起了中奇的好奇心。
  “好的,让我想想。”她又顿了顿,不过这次应该是在回忆。
  “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一天,我登陆了他的家,还没等我开口,他就用文字对我说,他有急事,要马上出去一下。‘说’完就没影了。”
  “嗯----对不起。他是指谁?”我忍不住插嘴问道。
  “哦!你瞧我,还是太急了,对不起。他是我大伯父,叫杨振华。”
  “唔!”中奇的这个唔是在谢谢我帮他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从小和他一块儿长大----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虚拟中。对他,我实在是太了解了,不会错的。
  “的确有点奇怪。继续,你。”
  “以后我有好几次碰到他时……当然都是在虚拟中的啰!他都不肯一开金口,甚至还假装不认识我……不,我们的关系一向很好。还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经常去一个叫黑桃A的Hacker Club……他?恐怕连什么叫程序都不知道。还有,一向吝啬的他最近经常出入一些高消费的地方,像东方广场,银星酒店等等。”
  “那你有没有去过他家……现实中的。”
  “没有。我不敢去。哦,对了!还有一点,也许不太重要,但我知道你们侦探最喜欢了解一切细节,就是他最近改喝在过去他连闻一下就会头晕的咖啡了。我听他同事说的。”
  “那么,你的意思是……”
  接着便是开头那段对话,然后中奇提议我们一刻钟之后,在市标雕塑下碰头,再一起去拜访一下这位杨振华先生。
  尽管我对这个提议极不赞成,因为在这个人类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的一切活动都可以,也是必须在虚拟世界上完成的社会里,这样做等于是在聊天室中大喊:我是傻瓜!
  但当中奇向我征求意见时,我还是缠着他要一块儿去,因为不知为何,从一开始我的右眼皮就跳个不停,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不过真正令我费解的是中奇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这个年轻女子的话,难道他就不怀疑这个女子是冒充的,难道他……
 我的心好乱,既因为这个案子,更因为他。
  不想了,我猛抬头深深地吸了一口久违了的户外新鲜空气。
  想不到,抬头的一瞬,我撞到了一片水蓝色。这种极具梦幻色彩的冷色我太熟悉了,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一定会出现这种梦幻色。
 果然是中奇!还冲着我微微一笑。
  “讨厌啦,吓我一跳。”我好久没有和他碰面了,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撒娇的好机会。
  “哇!”他冲我做了个鬼脸,“谁叫你走路还在想心思呀。”
  “……”
  “哇!对不起,我来迟了!”
  一个年轻的女子伴随着幽淡的香水味和甜美的声音而至。显然她就是刚才的年轻女子。哇,看上去年龄和我差不多,真人比头像还漂亮,高挑匀称的身材,秀丽可爱的脸蛋,文静端庄的仪态,再加上中国人少有的白皙皮肤,不用打扮化妆也是清秀可人。我不禁对造物主有些意见了!
  “你好,杨彬小姐。”
  “你……你怎么会认识她!”看到中奇竟然认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而我竟浑然不知,我的神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傻瓜。”他用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推了一下我的额头,“当然是从事务所的访客记录上查到的。好了,我们还是赶快到杨振华家去吧。你就顺便再说一些关于他的事吧。”
  “好的,我大伯父他今年已经45岁了。他当初靠在虚拟世界中做投机买卖而成了富翁。当然你也可以想像,这当中不知有多少人因他而破产,因此他的仇人也是很多的,而这些当初的失败者中不乏被他逼至死亡的,所以,想杀他的人也不少。他虽然很有钱,但却是只地地道道的铁公鸡,不用说是朋友了,就是对亲戚他也不肯放一个子。唉,总之……”
  “总之,他就是葛朗台第二!”
  “呃!噢,他家到了。”
  中奇说话也太直接了吧,把女孩子家窘得舌头都有些打结了。幸好我们已经到了杨振华家的门口,不然她怎么下台呀。
  不过眼前的这座小木屋实在是很难令人相信里面住着一位富翁。这是一座两层的木屋,下面本来住着一个老头,不过半年前就去世。现在这座建筑覆盖着尘土和蛛网,显得有点破旧。分明是已经好久没人住的样子。我不禁感到一股寒流从背脊直往上窜。那种不祥的感觉又占据了我的心头。
  “叮咚”“叮咚”
  “叭哒,吱嘎----”
  “不好!”中奇一听到屋里传出的这个奇怪的声音就大叫一声,一脚把门给踹开了。
  他这一脚好似踢中了小木屋的要害,瞬时使它整个痉挛似的抖动了起来,也使得房内积得厚厚的灰尘都飞扬了起来,弥漫于空中。顿时我感到呼吸困难,视线模糊,但我还是看到中奇不顾一切冲进去的身影。
  “咳、咳……中奇----你在哪儿呀?”我一边挥手驱着飘舞在眼前的恼人的灰尘,一边趟着地板进房间。
  “李中奇!”杨彬的呼声也从我身后想起。
  但这一切都是白费的,我们的喊声仿佛都被这些飘舞着的灰尘给吸收了,听不到半点回应,而他也仿佛在这场迷尘中消失了,化成了这些这些飘舞着的灰尘中的一份。
  灰尘肆虐了一阵后就渐渐的安定地沉积了下来,同时渐渐地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灰蒙蒙的世界,所有的物品都被覆上了一层薄尘。
  我也随着它们的安定而冷静了下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奇怪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中奇怎么了?他到哪里去了?难道我的直觉成真了?一连串的问题飞快的从我的脑中闪过,使我来不及思考其中的任何一个。
  “袁霏,你呆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搜证。”
  充满磁性的男中音,诙谐而又严肃的语气,没错,是中奇!
  我兴奋得猛然回头,透过迷离的泪花,看到的是中奇那张熟悉的笑脸。我还是第一次感到这张熟悉的笑脸是如此的可爱,更是如此的重要。
  他伸出细长的手帮我擦干了眼泪,还对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笑着安慰我:“不用担心,袁霏,我不会有事的。”
  “我才不是担心你呢!刚才躲哪儿去了?现在又跳出来吓人。”
  他轻轻一笑,轻描淡写地说:“去追犯人了。跳窗逃跑的。”
  “跳窗?!那你也跳了?笨蛋,这儿是二楼嗳!摔着了没有?”我真是又气又急。不过总算知道了那怪声的秘密。
  “男的?……追到了没?”杨彬关心的只是他大伯父的事。
  中奇沮丧地摇了摇头,把一包用手帕包着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展开后我们才看清是一包碎玻璃。
  “居然让他跑了,真是运气了他!”杨彬冷笑几声,轻蔑地瞄了眼那些碎玻璃。
   听了这话,我真想跳上去扇她几个嘴巴。中奇为了帮她抓犯人,不顾一切地从二楼跳窗去追。你不仅不感激,还对他冷嘲热讽。你……你……你气死我了!
  可中奇对此等恶语好像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他自顾自的忙着里里外外地进行搜证。一会儿趴在地上用放大镜仔细地观察着什么,一会儿又掏出图像摄影数据处理笔拍照取证。这让我想起了福尔摩斯,一个150多年前的大侦探,他的工作方法就是这样之的,而李中奇,150多年后的一个少年,正在重复着他的工作方法。
  他终于停下了一切活动,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一堆碎玻璃,闪出激动的光芒,还兴奋地不断来回搓着双手,连他的男中音都带有了一丝颤抖。
  “不,他绝对逃不了,因为这个。”
  他指的是这堆碎玻璃片。看着他那认真的神情,我也不由地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不起眼的光片片。从形状和上面的残留物来看,这是一个营养乳液瓶。这种食物是由国家为了提高全民的身体素质而每天配发给每个人的。
 “哼,就这些破瓶子?”杨彬又是不屑地冷笑了几声。
  “哼哼。”中奇也冷笑了两下,似乎以示反击,“那如果我告诉你,这是那人逃跑时用来攻击我的武器呢!”
  “这又怎样?这与我大伯父的事情有何关系?”
  杨彬对现实中的生活经验太缺乏了,还不是一般的缺乏,是几乎没有嗳!
  “这么说上面有那人的指纹啰!”
  “真聪明,不愧是我的女----助手。”中奇拍拍我的肩,夸了我一句。
  我嗔了他一眼。他也对我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搔了搔一头的乱发继续推理着。
  “正如你们所见的,这是一个每人每天都得喝的营养乳液的瓶子的碎片,而这房子的主人将这种瓶子都收到了床底下,但是在这些瓶子中,最外面的也已积满了灰尘和蛛网。再加上这房间里布满的灰尘和蛛网。我们可以肯定这房间已经好久没人住了。”
  “再来看一下这儿,刚才那人逃跑时跳的那扇窗下面。看到没?那一滩白色液体。”
  我们顺着中奇手指的方向,的确看到了那一滩白色液体
  “这就是营养乳液,而且是新鲜的,说明是在刚才那人跳窗时才洒出来的。”
  “那他为什么要带着营养乳液逃呢?”我不禁奇怪的问道。
  中奇故意顿了顿没回答,看了看我们渴望的眼神,又极富表情的接着说:“那么根据这些我们能得到什么结论呢?我所能得到的大概就是:有人杀了你大伯父,又到处冒充他,挥霍他的钱财。而最可疑的人就是刚才逃跑的那家伙。”
  “不会有这么严重吧?也有可能只是被绑架了!”杨彬的疑问我也有,只不过她比我更急地说了出来。
  “不可能!如果凶犯绑架了杨振华,为什么都已两个月了,还不见有人向他的亲人要赎金呢?反而要自己买食物来养活他呢?另外,不要忘了,在这个消费在纯虚拟世界中社会里,即使凶犯得到赎金,银行只要关闭他的帐户,那么凶犯的一切努力就全白费了。”
  “我想那人本来正在边喝营养乳液边玩电脑----他还在冒充你大伯父呢。后来杨彬按下的门铃声惊动了他,他连忙翻窗仓皇而逃。接下来的就不用我再说了。至于他是怎样得到杨振华的帐户的……”中奇一边慢慢地拉出了塞在桌子下面的椅子,一边不解地嘀咕着。
  “不要忘了凶手是个黑桃A俱乐部的黑客噢!”杨彬连忙提醒道。
  对啊,黑桃A可是个举世闻名的黑客俱乐部!云集了黑客精英。破个密码算什么!
  “啊!是啊。好了让我们来看看这家伙到底在这电脑上留下了些什么。”中奇不好意思地搔着乱发,一屁股坐在了刚拉出来的椅子上,然后伸出细长的手指刮干净了由于刚才这场烟尘而变脏的电脑屏幕,又吹去了覆在键盘上的灰尘。
  “他就是杨振华?”
  “呃,嗯!”杨彬好像只顾看中其的搔头动作而有点分心了。
  我们把目光都集中到了屏幕上出现的一个小眼睛,三分头的胖老头上。这老头长得还真是难看,整个一个球!不过当着杨彬的面我不好说出来。
  中奇又打开了信箱,查看了一下记录。我也看了,没什么特别的,唯一的发送失败也是最后的一次发送是在9月7日。中奇却像是很满意似的吹了个口哨,劈里啪啦地敲了一阵后,屏幕上出现了一长串数据,是自9月7日起的所有记录。限于篇幅我只摘取主要的。
  日期活动
  9.7 聊天室
  9.8 聊天室
   东方广场
  9.9 银星酒店
   聊天室
   购买咖啡
  9.10 游戏国下载《忍者西行》
  聊天室
  删除《忍者西行》
   游戏国下载《忍者西行》
  ……
  此后的每天,这人都要去一趟聊天室,不时还要去下载一些游戏,除此之外还时不时的去去东方广场、银星酒店。看来杨彬所说的都是真的啰。
  中奇将这一长串数据这从头到尾仔细地看了一边,然后不停地搔着那头乱发。杨彬好像也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思考习惯,所以并没有一开始的那种奇怪的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又是一阵劈里啪啦地敲击后,屏幕上出现了另外一组数据,是游戏记录。没等我看清第一页记录,中奇就翻到了第二页。同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华振阳?”
  “啊!”杨彬听到这个名字就像是被电了一下而惊叫一声。
  “你认识这人?”
  “不……”杨彬一阵慌张的否认后,终于还是承认了,“我的确认识他。他是我的老总,现在也是我的丈夫。不过,我大伯父的事不可能是他干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杨彬感到她丈夫已深深陷入了这个案子里,连忙叫着为他澄清。
  中奇有点为难的样子,拼命地搔着头。终于他停了下来,在地址栏中输入了“110-999”。原来他直接进入了吉羊刑侦大队的队长办公室。这时一个脑袋像西瓜的男人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上,这就是刑侦队长白云升。
  “白队长,你好。我是中奇。”
  “认得你啦。怎么有空来看我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白队长居然有一副与他的大脑袋完全不符的小女生嗓音,又尖又细又嗲。噢吆!听得我是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嘿嘿!主要是来看看你。顺便我手头正好有个案子,嘿嘿……想请你这位大队长出马!”
 “得了吧,恐怕是顺便来看看我吧。你有案子应该去找王队长,他才是专门负责虚拟世界上的种种案子的,而我……”
 “不、不、不,这次是、是真实世界中的案子,而且可能是件命案哦!”中奇一紧张、激动就有点口吃。
  “噢?真的?”白队长也一下子兴奋了,但马上又焉了,“唉,恐怕我也是爱莫能助啊。”
  “呃,为什么?”
  “你大概没有看这几天的新闻吧。……难怪了。你应该知道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案的那个案件吧?……对,就是2041年11月11日的那个盗窃案。从那以后的整整十年里,人类就再没有在现实社会中犯罪的记录,因此,我们这些专门侦破现实案件的人就成了多余的人了,而国家每年却还要掏出大笔的钱来养活我们这么一批多余的人。鉴于此,人大常委会全体成员于上月3日一致表决通过了关于取消现行警察制度,全面实行虚拟警察制度和虚拟法律的决议。这项决议有点类似于保甲制度,也就是说,取消我们的一切现行头衔和待遇,然后自己去重新找工作挣钱,但当现实社会发生案件时,国家有权招回我们来破案,而我们也必须无条件服从。唉,说到底,还不是下岗,所以我索性让我的这帮兄弟都回去了,好早点找个好工作。我也只是到这儿来整理一下资料而已。”
 “这、这、这也太荒唐了!不过,你、你也不要太着急,有、有能耐,不愁没工作。”
  “承你吉言!不过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那----你能不能借我一些工具呀?……一个指纹采集器,一个DNA分析仪。……不、不,只要小型的就可以了。另外----我想求你开通一下警局的指纹库和基因库……”
  “噢,你想检验一下指纹和基因啊!这就不必这么麻烦了,正好胡法医也在。你把要检验的东西发送过来好了,我会让他帮你分析的。”
  “好呀!太感谢你了!”
  中奇说完就又把那包碎玻璃给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发送了过去。
  “现在我们只能等胡法医的检验结果了。”中奇靠在沙发上,双手抱在脑后,仰头看着那纹理分明的圆木天花板,紧抿着嘴唇,眨巴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该隐号疑云(4)修订

  • 下一篇文章:最后一案(二)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joy118』于2001-7-17 1:23:00发表评论:

  • 幸好这虚拟世界的侦探还没遇到虚拟控制一切的可怕世界,GO ON
  • afeng』于2001-7-12 11:34:00发表评论:

  • 不,这绝对不一样.这里面的科幻幻的绝没有卫斯里那么离谱
    【joy118在大作中谈到:】

    >有点卫斯里小说的味道
  • joy118』于2001-7-12 0:36:00发表评论:

  • 有点卫斯里小说的味道
  • afeng』于2001-7-11 20:19:00发表评论:

  • 现在时兴一种科幻推理小说
  • 我是谁』于2001-7-10 20:01:00发表评论:

  • 没想到这篇推理还带有科幻色彩,不知作者还有什么奇特的侦探工具登场,值得期待。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咆哮纯情= =(已完结,带插图)[4409]

  • 子不语之魑魅勾魂[5302]

  • 中原镖局(8,尾声)[2269]

  • 许飞日记[寒][5816]

  • 【秋季活动1】黄金羽蛇冠[4126]

  • 女娲石传奇——上:九藜山庄不可…[6681]

  • 魔鬼操纵的考验(全)[3104]

  • 对《电视台主持人被害案》新闻稿…[2891]

  • 推理秀——红莲火焰(全篇)[7354]

  • 网友侦探系列——聊天室杀人事件…[2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