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六章)
 作者:郑学华  人气: 2622  发表于: 01年08月18日18点4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六章  调查
                           1
    李进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陷入了沉思。
    市刑警队勘查好现场,对有关人员做初步的询问之后就走了。采风团计划中的行程虽然还有一天,要到凤溪村景区和钱王村景区参观,可众人早就没有兴致,前脚市刑警队刚走,后脚采风团匆匆收拾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趁兴而来,败兴而去,众人蔫蔫的打不起精神来。
    从一开始,整个案件似乎都同高飞有关,绑架、盗稿、坠崖以及在樟树桩村的第二次绑架。有一双罪恶的黑手似乎非要置高飞于死地不可。或许是因为李进财的参与和严加防范,这个阴谋没有得逞。高飞坠崖,表明凶手就在采风团之间;而两次的绑架和恐吓,表明凶手还有两个以上的帮凶……可是没有想到被杀的竟是郑宏澜!昨天晚上,李进财头脑昏昏沉沉,困倦异常,勉强支撑到8点多,只好睡去了。一定是有人给下了安眠药!凶手觉得李进财的存在妨害了其阴谋。按照此前的迹象,凶手要杀的应该是高飞,而不应该是郑宏澜!关键的问题是凶手动机,凶手为什么把目标由高飞转到了郑宏澜身上?抑或这根本就是两回事?──两个案件?
    李进财勉强对这些迷惑不清的问题做了一些推测,想得头疼,却是乱麻一堆,不着边际。推理是什么?推理就是从确定无疑的事实出发而做出的逻辑推断。在这个案子中,确定无疑的事实是什么?也许只有一个,那就是郑宏澜死了!躺在冒着蒸汽的浴缸中。此外,所有的事实可能都仅是“假象”,……不,甚至连这也有可能是假象。在大家都离去之后,李进财向曾明远要了枫香别墅的钥匙。现在他独自在别墅内遐想。然后他去寻找昨晚上他喝的那只杯子,可是杯子已经全部被整理到了厨房,洗净放好了。
    李进财不甘心,他打开了一楼的房间。一间一间地查看过去,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又找开二楼的房间,第一间是自己的房间,相邻的是高飞的房间,高飞房间往两边卫生间的插梢都插得紧紧的。接着叶佩华、林婷、周到的房间,再接着是郑宏澜的房间。李进财再一次仔细搜索着,还是没有新的发现。东南角王昂扬的房间里床铺显得有些零乱,似乎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气。王昂扬与丁霞房间之间的卫生间里的插梢都没有插紧……香港人腐化的生活,李进财想。接着其它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李进财又开了三楼的房间。因为是临时住房,只有一张床,一张办公桌,空荡荡的。那一个夜晚徐斌和叶佩华就在这房间里……不知怎的,李进财无端地同情起叶佩华来。
    可怜的姑娘,没有爱的生活啊!
    李进财返身关上门。
    可疑的并不是房间,而是人!根据他们向刑警队交待的行踪中一定有人撒了谎。必须对所有的供词一个一个地核实过去。
    好吧,就从这里开始。
                                  2
    下午,李进财赶回市里参加局里召开的案件分析会。因为法医验尸的正式报告还没出来,局里先粗略制定了一下侦破方案。首先以死者郑宏澜为中心展开调查。同时调查郑宏澜同采风团几个人的关系。
    李进财静静地听完潘启明的分析,站起来补充道:“除了调查郑宏澜,我觉得应该对那晚上所有的在场者展开调查,不仅仅包括采风团,也应包括章家溪接待方面的人员。那晚上的供述,一定有人撒了谎。是谁撒谎,为什么撒谎?这里边肯定有名堂。”
    “噢。我同意李大所长的看法。”潘启明微笑着点头赞同,什么时候“李大所长”这个外号已经传到了潘队的耳朵里了。
    “从这个案件看,凶手是十分聪明的,他(她)肯定刻意制造了不在现场的证据,我们应该正面与这交锋,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马脚的。”
    李进财受到了鼓舞,继续说道:“另外必须查清发生在高飞身上的几个离奇的事件,这些事件同郑宏澜被杀是否有关系,有什么关系。”
    对后一个建议,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坐在李进财身边的张强发言道:“我觉得高飞事件的真实性还是值得怀疑的。对于高飞,李大所长是否有所偏爱,夸大其辞,不得而知。但不管怎样,死者才是案件的中心,是我们侦查的重点。”
    李进财对张强的调侃做出了一脸无奈的苦笑。
    潘队长总结道:“目前我们首先要查清案犯的动机。凶手为什么要谋杀郑宏澜,是情杀、仇杀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明确了这点就能明确侦破的方向。至于高飞,我看就由李大所长负责调查吧。”
    众人笑了起来。
                              3
    李进财守候在报社门口,不一会儿,高飞果然出来了。她穿着一粒纽扣的简约衫和一筒超短裙,显得短小精悍。这时候已是下午5点30分,下班了。
    “高飞!”李进财追了上去,“一起走走,好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好吧。”高飞犹豫了一下,“不过……。”她不想同他边走边谈,那路上的孤独的散步只能属于她自己,不能同他分享。
    “我们找一家快餐店吧,边吃边聊。”李进财说。
    “好吧。”
    他们很快踅进了一家快餐店。高飞本来吃饭就很慢,还有人聊天,很合她的胃口。
    “案发的当晚,你说你在八点听完曾明远讲的故事之后就回房间了,直到九点半睡下。期间叶佩华进来过一次。”李进财替她端过一碗汤来,“你跟叶佩华都谈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无非是些旅游的观感罢。”高飞尝了一口汤,满意而夸张地咂咂嘴。“叶佩华这个人,十分的谦卑,就是泰戈尔所说站在上帝身边的‘谦卑的小草’。”
    “那么她一定为草稿的事向你道歉了吧。”李进财并不了解叶佩华,但她谦卑的为人还是感受到了。在自我吹嘘的年代,这样的人现今真是希罕
    “是的。她真诚的道歉,仿佛所有的坏事都是她一个人做的。”
    “她就是专门向你道歉的?”
    “差不多吧。她要走,突然记起了一件事,就问我:‘高老师,你所说的章家藏金的故事是真的吗?’她连这个真假也辨不出!我哪忍心骗她,就说那是我为写小说而编的,小说嘛,只需知道其中的人生理念,具体的事情却不必当真。”
    “她相信你的话了吧。”
    “她说,‘郑馆长是考古学家,他的论证应该是很权威的,可是我觉得你说的更有道理。你难道不相信你自己说的话么?’我告诉她,我是逗那个姓郑的。她说:‘真奇怪,郑馆长虽然反对你的话,可他实际上是相信你的话的,而你自己却不相信了。’”高飞说到这里嫣然一笑,仿佛那天对叶佩华嫣然一笑一样。“我说你别信就是了。她这才懵懵懂懂地走了。”
    “叶佩华走了之后,还有人来串门么?”
    “进财,你要破案子,要抓就要抓住真凶,千万不能敷衍了事……”
    可怜的人,她大约就是因此而对警察产生戒心的。“我尽力而为。可是有时候我们无法掌握所有的事实,可能也会判断失误……”
    “既然知道没有掌握全部事实,就不应该妄下结论。”
    “……”李进财嗫嚅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告诉你吧,这以后还有两个人来串门。”
    “谁?”
    “叶佩华走后不久,大约九点钟,吴大名进来了。他一副鬼祟的样子令人恶心。他一进来就责备我,说我怎么乱说话。他说话的时候十分小心,东张西望,好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姐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
    “你说什么,你姐姐……”
    “噢,不。”高飞显出慌乱的样子。“吴大名责备我,怎么把假的说成真的。我说,‘你这么紧张,难道你认为是真的?’他说,关涉到财宝,贪心的人哪管它是真是假呢。我说我的事不用你管。他叹了一口气,走了。”
    “第三个串门的人是谁?”
    “是郑宏澜。吴大名前脚刚走,后脚他就来了。他平时总是一副和蔼厚道的样子,可实际上是一只阴险的恶狼。”高飞的脸上现出恐惧和仇恨的表情。“我恨不得杀了他!──真是恶人有恶报。”
    “他,他对你怎么样啦。”李进财担忧的说。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高飞,你的翅膀硬了,小鸟高飞了吧。可是请你相信,一个高明的猎人要折断一只小鸟的翅膀,易如反掌呢。’‘你知道精卫填海的故事吧,小鸟绝不屈服的。’我这么应她。”
    “他怎么说?”
    “他从鼻腔中哼了一声,凶狠地说:‘考古上我是权威!我绝不允许有人怀疑我的结论,绝不允许有人跟我捣鬼──就是你的男朋友李进财也保护不了你的。’”
    “这个流氓!”高飞回忆起来,还是现出了不安和恐惧的表情。“他威胁了我一通就走了,恢复他那正人君子的模样。”
    “我让你不愉快了。”李进财早已吃完了饭等她。“然后你就睡下了?”
    “我哪睡得着。我看书,可眼前总是现出他那狰狞的嘴脸……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迷迷糊糊中睡着了。”
    “潘队长询问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他们?”
    “你知道我讨厌他们,包括你!”
    等高飞吃完饭,城市里已是华灯初上。
    李进财说:“我送你回家吧。”
    高飞点点头。第一次,她孤独的散步与人“共享”了。
    “你不讨厌我了?”
    “可也没有达到同讨厌相反的地步。”她就是不说出喜欢这个词来。
    可就已经令李进财为自己的“进展”欣喜若狂了。

                            4
    “啊,李所长,请坐,请坐!”
    周到的办公室稍显简陋。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间,正中放着一张陈旧的有着几层抽屉的笨重的办公桌,桌上堆放着文件和书籍,前面是两张沙发、茶几,两边靠墙是文件柜和档案柜。周到见李进财进来,十分热情的让座,倒茶。
    李进财想,像他这样当领导的,对每个访客都这么热情么。也许对待普通访客的态度最能体现一个人的修养了。
    “上班时间来,打扰你办公了。”李进财客气地说。
    “我向我的局长做了检讨。”周到不等李进财开口,就装出十分亲热而随便的样子,仿佛同李进财早已熟识,是老朋友了。他流露出十分伤心的样子,“没有想到我带队的采风团竟会发生这样不幸的事件……你们,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啊!”
    “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正在调查这个案子。希望你能够帮助、配合。”李进财的口气并不是果决的,而是带着一些疑惑和苦恼。但他是真诚的。
    “当然,配合你们查案,现在是我应尽的责任了。”周到有些无奈地说。
    “10月9日,凶杀案发生的那天晚上,你先是同陈立波下棋,大约9点20分,你回房睡了。是这样吧。”
    “是的。”周到疑惑地望着李进财,“你们难道怀疑我……”
    “周局长你误解了,我们并没有怀疑你,只是查对一下那天晚上所有人的行踪。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如实地说,就是涉及隐私,也不要隐瞒。”
    “这……开口不言人短,这是做人的基本啊。”周到迟疑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一定有许多秘密!李进财想。
    “我赞同周局长的说法,做人确实是要有修养的,可是不能无原则啊。修养是私的、小的,而侦破案子,牵涉到社会正义、社会安定,是公的、大的;我想周局长自会权衡的。”
    周副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告诉你。不过,我先声明一下,这并不是郑馆长死了我就诽谤他,而只是为了帮助你们查案,请你们注意保密。”
    “我理想你的苦衷,也会注意保密的。”李进财说,“10月9日晚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是的。”周到顿了一下,好象下了最大的决心似地说,“大约九点半钟,我想去休息,又没有睡意,就到外边的阳台上站站,呼吸一下夜晚章家溪畔清甜的空气。我在阳台外的暗处,看见郑宏澜轻轻敲高飞的门。高飞开了门,他就进去了。”
    “你看到他出来了吗?”
    “没有。我从不干涉别人的私事。我立即回到了房间,睡下了。”
    高飞也讲到了这件事,郑宏澜实际上要挟了她,可是,周到似乎话中有话。
    “高飞和郑宏澜有什么特殊关系吗?”
    “这……这一定要说吗?”周到迟疑着,“涉及到私人隐密。”
    “对我们来说,它既是隐私,更是事实,是同案件有关的重要事实。”
    “好吧,我说。”周到迫不得已,想了想说,“从哪里说开始呢?就从高飞说起吧。高飞这个小姑娘我是知道的。她很有才华,大学毕业后,因为是学中文的,就到文化部门来找工作,可是体制是这个样子,再加上财政困难,我们局里虽然人手不够,也不能增加人员啊,而且我们也没有经费雇佣临时工。她找郑宏澜,郑宏澜假装允诺了她,让她晚上来找他,他就让高飞吃下了渗着安眠药的饮料,迷奸了她……高飞是个很有骨气的姑娘,她再也没有来了。听说她回到家乡,当了导游小姐。”
    李进财脸涨得通红,因为紧张和气愤,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这,这是真的么?”
    周到看到了李进财神色的变化,依然不露声色地说:“怎么不是真的,郑宏澜好色,是大家都知道的。他仗着是文化局局长的亲信,又负责文化馆,在人事安排方面有特权,假公济私,就起劲地玩女人,听说高飞的姐姐高云也找过他……郑宏澜对女人从来就是照单全收的……”
    李进财简直听不下去了。可是,在这些事实的背后,可能有犯罪的动机,有查案的线索,至于高云,李进财也略有所闻。据说高云因为失恋,精神恍惚,有些不正常,后来掉进河里淹死了。
    “郑宏澜在考古上有他自己的一套。可他利用自己的文物知识同黑道人物相勾结,搞文物走私贩卖,他几乎控制了市里的所有的黑市文物交易……”周到停了下来,看看李进财。“我说的这些都是不该说的,这对你们有价值么?”
    “也许有吧。”李进财说,“至少能使我们对郑宏澜这个人有所了解,并且说不定能从中找到有用的线索,发现犯罪的动机。──请你继续说下去吧。”
    “不说了,我已经说得太多了。”周到显出愧疚的模样,“这有悖于我的为人。”
    李进财告辞出来,周到送他到门口,一直叮嘱他注意保密。
                            5
    给吴大名挂了个传呼,吴大名就回电话了。吴大名正在龙首大街上,准备去采访一家私营企业主。
    李进财忙说:“吴记者,等等好吗?我也在龙首大街上,很快就能追上你。我只想问你几句话,我们可以边走边谈,不会妨害了你的采访。”
    “好吧。”吴大名看了看表,不知道这个急功近利的李所长要干什么。可是派出所的人是不能随便得罪的,他虽然不乐意,也无可奈何。
    李进财是小步跑来的,很快就找到了吴大名。
    “让你久等了,吴记者。”李进财微喘着气,“我们边走边谈?”
    “你说吧,要了解什么情况?”
    “10月9日的晚上,8点左右,你听了曾明远讲故事,而后又同郑宏澜争论,大约九点左右,你又找到高飞,你同她都说了些什么?”
    吴大名嫌恶的看了一眼李进财,谈谈地说,“也没说什么。我只是不明白高飞为什么老是把她自己假想的小说当成了真实的。郑宏澜对考古是很有造诣的,高飞的那点小把戏怎么能骗得过他?”
    “高飞怎么说?”
    “她说我的事不用你管。”吴大名叹了一口气,“她还只是个女孩子,要不是看在同事的份上,我才懒得理她呢。”
    李进财感觉到吴大名的冷淡,他看了看天色,讨好地说:“这么热的天,我们坐车吧,在车上也可以谈。”
    “不必了。我们当记者的就只凭着两条腿一张嘴。”
    “吴老师,”李进财改了称呼,诚恳地说,“那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没有啊。我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人就是这样,生活就是这样──也许包括那些不正常的东西。可是那晚上没有什么怀疑的。──对了,”吴大名突然想了起来,说,“我还听到了郑宏澜和林婷吵架的声音,这不知道算不算值得怀疑的东西?”
    “说具体点?大约几点钟的事?”
    “那晚上立波住在我隔壁,另一边是郑宏澜的房间,也是隔壁,立波下完棋,还睡不着,就找我聊天,我也随意看了看表,是在9点20分左右。我们就搬了藤椅,在外头坐。没谈几句,隐约听到隔壁郑宏澜的房间里有吵架的声音,因为还有女人的声音,所有特别刺耳,我们就没有再谈了。我想过去劝一劝,没想到声音又没了。以后就没有了。当时我们认为这关系到人家的隐私,还是不去管它的好。”
    “你听清楚说话声音了没有?”
    “没有,只模糊地听了一两句。──郑宏澜说:你是玩弄感情的人!林婷说:你呢,你玩弄了多少女人?我想这是隐私,就没有去管它了。可是事后又觉得心里放心不下。后来我还看到郑宏澜出来,我想吵架的事应该同郑宏澜被杀无关,也就不提了。”
    “怎么可能无关呢?你是不是觉得因为这事牵扯到了林婷……”
    “林婷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杀人呢?我知道林婷的为人,她对事情、感情都很看得开的,郑宏澜的死肯定跟她无关。”
    “郑宏澜从房间出来是几点钟?”
    “大约有十点的样子吧。我没有看手表。他从房里出来到阳台这边站了站,就走了过去。他可能看到了我们,也可能没看到,我们没有打招呼。”
    “打搅你了,吴老师,谢谢你。”李进财看了看周围,不知不觉也走了好长的一段路。
    “再见。”吴大名说着继续往前走。
                              6
    李进财同陈立波约好晚上到陈立波家里谈,李进香不高兴地说:“今天晚上我已经约好了秀丽,你看怎么办。上一次你不去约会,害得人家姑娘白等你一个晚上!这一次我向她陪了多少的不是,她才肯答应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要先向她陪不是!谈恋爱的时候你连约会都不去,人家姑娘会怎么想!你就不要去陈立波那儿了──要是不好意思说,我给陈立波打电话!”
    “姐,我这是在查案子呀。我在市里已经两天了,派出所那边有很多的事情,小田他们两个人实在忙不过来,他们打电话报怨呢……”
    “报怨什么!是你当所长还是他们当所长!”
    “不能这么说。派出所本来人手不够,又要关顾章家溪旅游区的治安……明天我无论如何得赶回所里。今晚上我想抓紧调查一下在城里的有关的几个人,回所里那边还有几个人,也要抽空调查一下……”
    “不行,今晚上说什么也不行。你今晚上再不去,你就再也没机会了。人家姑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秀丽的条件是再好不过的了,他哥哥在市委办公室……”
    “好了好了。”李进财打断了姐的话,“我去就是。”
    李进财正要给陈立波打电话,李进香爱怜地看着他,说,“你还是去找陈立波吧。秀丽那边,我来想办法──不过快点回来吧,我先约秀丽到家里来,我们可能出去走走,你什么时候谈好就打电话或者挂传呼,我借你姐夫的传呼用用,你就拨你姐夫的号码。”
    
    陈立波的书房里堆满了书。除了门和窗的位置,墙上其它的地方都“贴”着齐整的书橱,码放着各种样式大小厚薄不一的书籍,书房中央是一张很大的办公桌,上面堆放着书、杂志和稿件,显得杂乱,远没有墙上的书籍那么齐整;桌子的一边置着一台电脑,书橱和办公桌占了很大的空间,使书房显得窄了。与其说陈立波是书房的主人,毋宁说书是主人呢。陈立波窝在转椅中,陷入了沉思。直到李进财走进来,他才抬起头,指着办公桌前一张小转椅说:“进财,你来啦,请坐吧。”
    李进财坐了下来。
    “10月9日晚你做了些什么?”李进财开门见山道。
    “案发的那天早上,市刑警队已经做过笔录了,我记得你也在场的。”陈立波慢条斯理地说。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没有。”陈立波顿了一下,关切地说,“进财,谋杀案并不是你的职责范围,你何必要去调查呢?吃力不讨好──就算你破了案,局里的人会怎么想、怎么说?刑警队会认为你抢了他们的功劳,他们如果只是说你好出风头还是好听的了;局里的领导也会对你有所看法的,你想想,这是何苦呢。”
    “可是这案子发生在我的辖区,我不管不行呀。”
    “你心里恐怕不是这么想的。”陈立波盯着李进财,那锐利的目光似乎要把李进财看个透。“过去我们老同学、好朋友无话不谈,现在你有什么心理话难道就不可以对我说了么?”
    “我……我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话。”李进财涨红了脸,“我也是侦破小组的成员,调查案件也是我的职责。”
    “市刑警队让你挂个名,只是他们为了调查到章家溪你的辖区来,需要你的配合,如此而已,并没有要你去主动调查啊──他们甚至连案情分析会也不一定都会通知你参加的。”
    “不,我参加了。”
    “今天下午第二次案情分析会你参加了么?”
    “今天下午?他们一定是以为我在所里,通知不到我。”李进财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今天是案发后的第三天,验尸报告出来了,刑警队要根据验尸报告重新调整侦破方案。这是潘队长的工作惯例。另外,他们要向我了解情况。”
    “他们了解什么情况?”
    “当然是关于郑宏澜的了。我同郑宏澜共事近一年,他所有的隐密我几乎都能说个一二三。郑宏澜有才能、有根基、有靠山,文化局长对他是言听计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也干过很多违法乱纪的事,可是没人能扳得倒他。老子天下第一,郑宏澜可以说是文化部门一霸呢。可是只有我能说服他,只有我的话他才听一句两句。──当然,我也没有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他们。”
    陈立波走到客厅,拿了两罐绿茶饮料进来,开了一听,递给李进财,笑笑:“有失待客之道了。”顿了一下,又道,“你是自恃自己有破案的才干吧?我在这里给你泼泼冷水,你喜欢推理,喜欢推理小说,这是一回事,可现实中的生活和案子,并不纯粹是什么逻辑、推理就能找到答案、找到谜底的。你很想干一番成绩出来,因为你的所长的职务是你姐夫的面子来的,你的同事不服气,觉得你没能力,所以你急于求成……另外,你跟高飞恐怕也是一个原因。大所长要破一个案子给小姑娘看看哟,就此赢得她的爱情!整个是一个好莱坞的模式。”
    打从中学起,李进财就十分佩服这位同学的能力。在陈立波面前,李进财总会产生一种自卑心理。
    “所以我一定要侦破此案。不管有什么样的障碍,有多大的困难,我都要坚持到底,直到这案子水落石出。再说,市局的领导也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官僚、狭隘。我找你,就是要你帮助我破案。”
    “你还是那么固执。”陈立波摇摇头,“我说服不了你。”

    李进财回到家里,看见姐姐和秀丽正在把包好的饺子往蒸屉上放。李进香笑吟吟地说:“你回来啦。”
    秀丽抬起头,学着李进香的样子小声说:“你回来了。”她不自觉地用粘满面粉的手理了理鬓脚,反而在鬓发上划上了一道白痕。她的脸猛然涨得通红。
    李进香向弟弟使眼色。李进财会意了,拧了湿毛巾过来给秀丽擦。
    “我一定难看死了。”羞涩使秀丽更显出了女性的妩媚来。李进财第一次感觉到她的美丽。
    “怎么包起饺子来了呢。”李进财说,“要吃去街上买现成的,也很便宜……”
    “街上的哪有家里的好吃。”李进香瞪了弟弟一眼,责怪他不懂得说话。“晚上我们反正没事干,就包两个饺子给你当点心。”
    “你包得不错呀。”李进财对秀丽说。
    “这是我第一次包饺子呢。都是进香姐教我的。”秀丽低着头,“没想到包饺子也顶复杂的,馅呀、皮呀,一道一道地做。”
    李进财怕说错话,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便光看她们做。
    饺子很快就做完了。趁秀丽去洗手的功夫,李进香说:“刚才张强打电话来,要你明天陪他们去章家溪查案。”
    李进财点点头。他们还是能通知到他的。
    姐姐又开始唠叨:“对女孩,你要多同她共同做什么事情,让她和你共同参与,不管是芝麻大小的事情,她在感情上都会同你更加亲近。记住我的话了哟,这是追女孩的秘诀!”
    “我姐夫当年就是用这招把你勾上了吧?”
    “你呀,要是有你姐夫一半的样子,几个女孩都让你勾到了,何必要我穷张罗。”
    这时候秀丽插了嘴进来:“你们讨论的是什么秘诀啊?”




  • 上一篇文章: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五章)

  • 下一篇文章: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