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名画收藏家之死(完整篇)修订版
 作者:陇首云  人气: 3851  发表于: 01年06月29日10点0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名画收藏家之死(完整篇)修订版

案情/鸟抵天  推理/陇首云

第一幕 案 情

  下午六点左右,警察接到报案,立刻赶到了位于灰市37街的207号。原因是名画收藏家被发现死在他的个人收藏室中。报案的是他的管家,与他一道的是见习生---鸟抵天。

  发现的死者名叫板仓,是位名画收藏家,40多岁的中年男子。据他的管家说,他最近常常心神不定,脾气有时异常暴躁,有时有低落得一塌糊涂。原因好像是与妻子意见不合,正在闹离婚。

  板仓的收藏室位于二楼与屋顶的夹层,四面没有窗户,但有良好的通风设施,很适合于画的保存。收藏室的门可以从里面反锁,反锁后除非强行入内,否则很难进入。也就是说如果从里面反锁了,这个收藏室就像是一个密室。

  接着警察查看了一下现场的情况。门锁已在管家和鸟抵天强行进入时被破坏。屋内墙角的保险柜被打开了,上面还插着钥匙。经鉴定,钥匙里外都清晰的留有死者左手拇指与食指的指纹,警察初步估计,死者生前曾打开过保险柜。保险柜内是空的,据管家说,保险柜中好像放有些许现金、文件和画,这些画是:明朝徐谓的《驴背行吟图》,五代黄筌的《写生珍禽图》,梵高的《向日葵》。(他说他曾帮板仓放过这些画进去)。保险柜旁有一个大铁盆,盆中盛满了烧过的纸灰。经过仔细检查,被焚烧的好像是大币的现金、一些普通纸和画纸。死者趴在写字桌上,是服用了氰化钾而死。估计死亡时间是当天下午三点到四点左右。当天拜访板仓先生的还有张野---一个没有建树的画家,与板仓先生素昧平生,这天是突然来访;以及板仓先生的妻子---板夫人,也是一位名画爱好者。

  警察从现场情况看来认为是自杀,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记录了在场人的供词。

  管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说起话来婆婆妈妈的,这时候泪流满面):我在这里工作得虽然并不久,但板仓先生对我一直都很好,他常向我表示他心中的万般无奈和忧虑,曾几次暗示过他想自杀,但......但我却以为他是一时冲动,没想到...没想到......他一定是将自己心爱的画烧了,以拌自己长眠,他是一个很爱画的人。下午的情况?嗯,下午三点左右,张野先生忽然来访。对,是在收藏室接见的。为什么在收藏室?那是因为板仓先生总喜欢向人炫耀自己所收藏的画。我在张野先生来后不久就出去了,是为了点私事大约五点才回来。之后鸟抵天先生就来了。

  张野(神情慌张):对,我是在三点五分左右到的。我与板仓先生从未见过面,你们不会因此而怀疑我是凶手吧!我离开时大概是三点半左右。为什么找他?   这......因为我希望他能在我即将开的画展上买我一幅画,当然是用我给他的钱买,他得的钱另算......因为一个无名画家的画如果被名收藏家相中,他的画会好卖得多,名气也会变大。结果,他没有答应,不是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嫌我给的钱太少,还大大的讽刺了我一场!我...我就...(他的脸憋得通红)。

  板夫人(十分不耐烦):我是在三点五十到家的。为什么来?这是我家,有什么疑问吗?我回来是拿些东西走,顺便想和板仓商量一下那张该死的婚前财产证明书。我回来之前叫管家给板仓讲过,并叫板仓在四点以后抽空和我谈谈。但后来我心情不好,所以没去见他。收拾了些东西句走了,大概是四点二十左右。对,我没有见到板仓。嗯,当时没见到管家,也就是说没人为我作证。门是反锁的,板仓不是自杀吗?

  鸟抵天:啊......我是在五点十五分左右到板仓家的,之前也与板仓先生约好的。管家直接带我去了收藏室见板仓先生。可是,收藏室的门却被反锁了,我们叫了很久里面都没有人答应。管家发觉不对劲,于是我们就破门而入,见到的却是板仓先生的尸体。然后我们就报了案。嗯,我见板仓先生是因为想看看他新近收藏的一幅塞尚的画。他其实是十分好客的。(说完鸟抵天陷入沉思)。

于警官见事情调查得差不多了,正想收队回警局。忽然,鸟抵天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第二幕  福尔摩斯式的分析。

  鸟抵天的嘴角露出了微笑,因为他看到了福尔摩斯、华生及警事厅时寸警长来了!这些人的到来一定会有好戏看!

果然,福尔摩斯、华生与警事厅时寸警长一起看完现场、听完对几名嫌疑人的询问情况的汇报,然后福尔摩斯对时寸说了几句话。只见时寸向手下招呼一声:“将犯罪嫌疑人管家和张野带到厅里。”

华生与福尔摩斯一样看了现场,听了汇报,但他到现在还是什么也没弄清楚。

  华生说:“天那!福尔摩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福尔摩斯说:“这很简单,只要你善于观察和思考。排出一切可能后,剩下的不管看起来怎么不可能,但那就是真相!”

  “你是怎样推断的呢?”

  “首先,我们从板仓的死亡性质说起,因为他的死亡性质是查清本案的核心问题。板仓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在这个年龄阶段,正处于人生压力最大的时刻,上有老、下有小,事业虽有一定规模,但往往还达不到高枕无忧的地步。因此可以说,男人的这个年龄阶段是充满责任与义务压力最大的时期。男人在这个年龄阶段,产生自杀念头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种情况:一、事业破产,巨额债务已将他彻底地压垮!所有的责任义务都已无法承担,只有去另一个世界寻求解脱,等待来世。二、子不孝、妻不忠,年迈的高堂已送终。回首半生,感觉自己一生的努力都已白费,面对来日,支撑他在人生舞台上奋斗、搏击的力量已经全部消失。家里、家外,他好像都被所有人抛弃!只好去阴间寻找往日的神勇。三、对“财”、对“色”、对“酒”、对“气”等等的贪欲一点点难以控制,最终演变成难以理清的丑闻,已无颜面面对为自己操劳半生的娇妻、已近成年的孝子和能把性命交给自己的朋友,活下去只会是行尸走肉、丧家之犬,死去了倒是能减轻良心上不时出现的谴责声。四、身患绝症,重病缠身,考虑高额的医疗费用和护理工作都会将善良的家人无论从精神到物质拉向极度贫穷的边缘。最后一丝男性的力量在勃发:“是男人就不应该成为别人的累赘!",向不肯立即带自己走的“牛头”和“马面”说:“兄弟,你们不带我走,我自己也会跟着你们去的。不论到天涯到海角!”等等。”

  “板仓好象没有这几种情况呀!”

  “是的,他没有这些情况。从案情来看,板仓生前还在购买名画,雇用管家、招收“徒弟(鸟抵天)”说明财政没有问题,而且也说明与妻子的离婚纠纷并没有给他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没有患绝症,因为他还在正常地开展着自己的业务,也没有色情等丑闻。因而他不可能自杀!”

  “这只是推理,在证据吗?”

  “当然,从案情中可能看出,发案当天,他接见了“素昧平生,突然来访”的张野,而且约好鸟抵天来看画并没有拒绝板夫人提出的讨论“婚前财产证明”的问题。如果说约鸟抵天是在知道板夫人要来之前所约定的话,而看到夫人已经铁了心要离婚,准备自杀也没有心情给鸟抵天再作解释还有一丝可能的话,那么,在决心准备自杀的当天,与一位“素昧平生,突然来访”的人会谈,而且会谈的内容是赚取回扣这样的小钱,则是无论如何也不太可能的。怎么样,这个证据够吗?”

  “这个,这个,先暂时接受吧。那么,你认为是他杀了,你怎么认为是管家和张野所干的呢?”

  “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让我们分析一下作案的动机,再看看现场,分析一下怎样才能完成谋杀。因为案情没有其他背景,那么针对一个名画收藏家来说,杀人的动机只能是谋财害命,即谋板仓收藏的名画。从现场情况来看,要单纯完成谋杀还是比较简单的,但要谋财而谋杀则需要具备以下几体条件。一是,谋杀与被谋杀者都需要进入收藏室,二是,要打开收藏室里的保险柜。我们分析一下几位嫌疑人,看一看谁能具备这两个条件。首先,是管家,他可以剩板仓进入收藏室时,找到合理理由进入收藏室,但他无条件自己打开保险柜,因为板仓不会将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告诉他,也不能只望他能让板仓打开保险柜,因为他毕竟只是管家。第二位,是张野,他能以看板仓的收藏等理由进入收藏室,也可以以请求看画方式让板仓打开保险柜的(因为“板仓先生总喜欢向人炫耀自己所收藏的画”、“十分好客”),但这一切的可能性必然只存在于一种情况,即在管家在场的情况下。因为,收藏家雇用一名三十多岁的男性作管家,除了进行日常的迎来送往而外,最主要的任务恐怕还是担任保镖!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去拍卖现场的途中。第三,板夫人,由于已经提出离婚,也不会再有板仓收藏室的钥匙、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自己打开收藏室和保险柜已无可能。但她以商量“婚前财产证明书”为名可以进入收藏室,也能让板仓打开保险柜,因为板仓的那张证明书肯定会放在保险柜中。但她不会在此时谋杀板仓。因为,如果她想要谋取板仓的收藏,完全可以不提出离婚,而是可以虚情假意地迷惑他,例如乘外出旅游等活动时,制造“意外”的方式,直接获取继承权,而没有必要在离婚已经满城风雨时,很容易地让人怀疑到自己时才下手。另外,两个人关系已经到了目前状况,在收藏室她如果替板仓倒茶端水,很容易引起警觉,看破破绽反而对她不利。还有,就算能够完成谋杀,也很容易让管家当场发现,或离开后引起管家怀疑,因为是她通知管家她要来的,而且她并不可能知道管家当时在不在家,所以她更不会冒然行事。因此,板夫人作案的风险太大,可以排除她作案的可能性。第四位,鸟抵天,他来时已发生案件,当然不可能在板仓生前进行收藏室、并让板仓打开保险柜。”

  “啊!,板仓自杀的可能被排除,嫌疑人谁都没有可能作案,但他毕竟死亡了啊!这如何解释?”

  “你不要着急,我的分析是说――没有一个人能够单独作案,也就是说本案是团伙作案。从嫌疑人的情况,我们可能排列出这样几种组合:管家与张野、管家与板夫人、管家与鸟抵天。结合前面的分析,我们有理由排除第二、第三种情况。这样,唯一剩下的可能是管家与张野合伙作案。”

  “这又有什么理由呢?”

  “第一,如前分析,张野能够有合理的理由进入板仓的收藏室,并找理由让板仓打开保险柜,但这有个前提,就是管家必须在场。因此,只能他们俩人同时在场,才能达到谋财的目的。第二,只有管家才有可能完全了解板仓的当天日程,计划好谋杀的时间及计划。第三,更重要的是,只有管家才有条件将毒药轻松地放在 端给板仓的茶杯中。总之,只有管家与张野共同作案才有可能完成谋财与谋杀。”

  “那么,他们是如何作案的呢?”

  “我想,作案的过程大致会是这样的,管家在替板仓工作的过程中,逐渐了解了板仓的收藏品及财产情况,产生了谋财害命的念头,但他一直没有好的机会自己独立完成。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张野,如张野前来拜访板仓时,管家接待他并了解了他的目的,或在其他场合不期而遇认识了他。总之,在作案前管家认识张野。在认识张野之后,管家那个罪恶的念头渐渐变成了一个清楚的作案计划。他在等待中煎熬,并继续装作对板仓忠心耿耿样子。那天,他接到板夫人要他通知板仓她要来商量“婚前财产证明书”的电话,他马上意识到他们的机会来了――制造板仓因离婚而自杀的假象。于是,他通知张野,在案发当天下午三时带上巨额现金到板仓家里来,然后这样、这样……。他们行动的过程是这样的,那天张野带着巨额现金到板仓家里,管家将他引见给板仓。张野提出了“假买画”付回扣的建议,并提出了一个让板仓没有办法拒绝的巨额回扣数目,板仓当然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件事情并收了钱。此时,张野作出一副向前辈求教的样子,请求板仓赏脸让他观瞻一下他收藏的名家字画,并大肆吹捧一番板仓在收藏界里的名声如何“如雷灌耳”等等……。板仓一来刚收了人家一大笔钱不好意思拒绝,二来看到管家也在场觉得也很安全,便将他们引入收藏室,打开保险柜取出收藏的一些名画。张野继续装作很卑微地请教着,管家则乘板仓滔滔不绝地炫耀收藏与收藏知识时,将已经下了毒药的茶水端给了已讲的口干舌燥的他。板仓在几秒钟的痛苦后便离开了这个世界。剩下的事情就是将已死去的板仓抬到卓前,拿出保险柜中的名画,压下门锁上的弹簧弹子关上收藏室的门。一切完成,张野将赃物带出去藏到一安全地方,管家便躲到板仓家附近,悠闲地抽着香烟,等着板夫人回家,等着鸟抵天出现,然后迎接鸟抵天去收藏室砸门。……。”

  “还有几个问题,保险柜是什么人打开的?为什么要烧画和线?”

  “是这样的,保险柜是板仓打开的,因为除他之外没有人会有钥匙或知道密码。不然只要乘他外出,很简单地就会搞定,不必杀人。最直接的证据是保险柜钥匙上的板仓的左手指纹。板仓是左利手(即习惯作用左手拿东西),因而在保险柜钥匙上留下左手指纹。如果有人要伪装,很自然的情况是伪装成右手指纹,因为大多数人是右利手的人。烧名画和大面额的现金,是板仓想制造因婚姻失败而自杀,并因为“他是一个很爱画的人”,“他一定是将自己心爱的画烧了,以拌自己长眠”的假象。”

  “还有一个问题,门的如何反锁的?”

  “据说门上的锁已被破坏,现场记录十分粗糙,不知门是向外开,还是向内开的,是前后开的活页门,还是左右推拉的推拉门,而且已被拿到警察厅检验,我没有见到,不能直接说明是何种方法反锁的。但我分析不外以下几种情况:对于指前后开的活页门,有三种反锁方式:一、压下弹簧弹子,外面就不可能拧开门锁;二、带一扣子,将扣子扣上,外面就不能进入,包括拿钥匙开;三、需要用钥匙锁,只要从里面锁上,外面用钥匙也打不开。第一种情况下,作案后,他们只要压下弹簧弹子,拉上门即可。第二种情况下,反锁门的方法是他们可以将细线绳缠绕在扣子上(不要结扣),然后紧贴门板从下面拉出门外,等关上门后,用细绳将扣子扣上,因为细绳是缠绕在扣子上的,只要将一头放松,从另一头即可拉出。第三种情况下,有点复杂,需要管家提前配好一把钥匙,并且这把钥匙应该把子很长并有一个眼。反锁门方法是一根线拴在钥匙把子上的眼上并缠绕在钥匙把上,从门底下拉出门外,然后将钥匙插入锁孔,关上门后,从外边先用缠绕在钥匙把上的线绳转动钥匙锁上门,然后用细棍从门底下将线绳向屋内顶,这样钥匙将会脱落,从门下拉出即可。当然,如果门是向外的话,此时门的活页会露在室外,在第二、三种情况下,还可以抽掉活页上的中轴,将门板卸下来,用钥匙将锁锁成反锁状态,然后走出室外,将门板安装上后,插入活页中轴即可。因为已作好破门的打算,破门后将活页中轴扔在现场即可。如果是左右推拉的推拉门,因为推拉门是作好轨道后装进去的,正常情况下,装入门板后,会在上轨道里面钉上几块支撑物以防止将门板推拉过程中抬起门板后门板脱离下轨道。如果是这种门,作案后,他们可以先用钥匙将锁锁成反锁状态,然后卸下上轨道的支撑物,走出室外,再将门板装上即可。取下的支撑物可以扔掉,造成早已脱落的样子,或者在与鸟抵天破门而入后,扔在现场,造成破门时脱落即可。不过在本案中,我认为收藏室门的反锁并是很需要的问题。因为所谓“室内反锁”通常指的是室内有人,外边叫不开门的状况。而且因为要破门而入,是否反锁已不重要。”

  “他们什么都计划好了,但就有一样没想到,见习学画的鸟抵天早已是一位福尔摩斯谜,一位阿谜,一位侦探谜……。”福尔摩斯最后喃喃道。


第三幕:开 庭

   几周后,名画收藏家被谋杀一案开始正式开庭。

“本庭今天依法审理名画收藏家被谋杀一案,现在开庭!请国家公诉人宣读起诉书!”主审法官拿起惊堂木敲了一下宣布道。

主控检察官宣读的起诉书内容基本与华生写的记录一样。陪审团的成员们听完后,有的人点点头,许多人将目光转向了被告席。

“现在请被告针对起诉书所指控的内容发表意见。”

被告的辩护律师定一定神,开始发表辩护意见。

“尊敬的法官大人,陪审团的女士、先生们!我的辩护意见很简单,一句话就是我的委托人无罪!刚才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中,虽然对本案发生的过程进行了较详细的分析推理,特别是对排除收藏家自杀费了不少笔墨,但我认为那些分析只是一些可能性的分析,并非是肯定性的结论!一个人的自杀会有许多原因造成,起诉书中所列举的无非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并没有将可能造成收藏家自杀的原因穷举列尽并全部排除。所列举的我的委托人的作案过程,也只是分析了他们实施谋杀的动机和可能性,也即仅说明了他们有可能作案!并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他们真的作了案。这就如同一个人被刀刺死后,并不能仅根据另一个人有一把可以刺出同样伤口的刀子就认定他是凶手。因此,我认为公诉方没有证据证明我的委托人实施了谋杀,因而他们是无罪的!”

陪审团的许多人脸上露出吃惊和惊鄂的表情,有的人轻轻地点点头。

主控检察官的脸上开始流汗,他不由自主地朝坐在旁听席上的福尔摩斯和华生看了看,见福尔摩斯点了点头,他才并略显惊慌地向法官说道:“法官大人,我请求法庭让控方证人福尔摩斯出庭作证!”

看到辩护方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主审法官说道:“本庭同意,传控方证人福尔摩斯到庭!”

福尔摩斯向华生耳语几句便走向了证人席,进行常规的介绍自己的自然情况及宣誓等程序。然后主控检察官简要地提出了刚才对方律师提出的问题请他回答。

福尔摩斯看了看被告的律师,朝他说道:“公诉方的各种证据材料包括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等都已经当庭举证并请你看过,难道还需要解释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哎!我是跟你研究研究嘛、干嘛那么认真呢?” 福尔摩斯转身看到华生走进了法庭,便又说:“你要真需要,我也可以给你嘛。”

福尔摩斯接过华生递过来的两张画,分别是五代黄筌的《写生珍禽图》,梵高的《向日葵》,用小刀分别割下一块,然后分别放在了两只空盘子中,然后将盘子放在陪审团的面前,并从口袋里掏出点烟斗用的火柴点燃了那两块画。陪审团里的好多人看到他把名画割破并烧起来,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法官大人,我抗议!福侦探怎么就了福“大仙”了!在法庭上玩起这一套来,他是要驱鬼,还是想请神?!”

“你不要太着急!一会儿你会明白我请来了什么!”福尔摩斯说着,转向陪审团说:“大人们,请看仔细,我刚才烧过的画留下的灰是否不一样?油画的灰厚而较黑,中国纸画的灰薄而较白?”陪审团中的许多人点点头表示他们看清楚了。

“现在,请大家再看看法庭大屏幕显示的现场那只盛有纸灰的大铁盆的细目照片。看看与我们刚才看到的那种灰相同,大家能看到厚而较黑的油画的灰吗?”

“与纸灰相同,没有油画的灰!”

“是啊!这两种灰的物理性状区别较大,大家靠肉眼就能够区别开来。当然如果需要进一步确证还可以进行微量物证的仪器检验的。其实警方检验结果也是这样的,现场发现的纸灰中只有一些普通纸、画纸和一些纸币的的成份,没有发现油画被烧形成的灰垢成份!”

“福尔摩斯先生,这又能说明了什么问题?”陪审团中有人忍不住好奇地问。

“这说明了收藏家被谋杀的问题!关于排除收藏家自杀和被告人作案动机、可能性及其作案过程的分析在起诉书中已作阐述,我不再重复,这里我只再补充一个收藏家不可能是自杀的实证。大家有谁能告诉我,在收藏家的所有收藏中,那幅画价值最高?”

“当然是梵高的《向日葵》!这还用说?他其他的画全部加起来恐怕也不抵这幅画的价值!”旁听席中来自拍卖行的评估师不由自主地说道。

“很好!谢谢评估师的专业意见!那么,我提请陪审团的大人们想一想,一个嗜收藏名画如命的名画收藏家,万念俱灰后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并要用自己的收藏品作为陪葬,他会轻易少了这张名画吗?这是我们排除收藏家自杀的一个证据。同时从另一方面讲,考虑到他对名画的喜爱程度,一定不会轻易送给别人,或者卖给别人,而且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管家必然也会知情的,不然要管家干什么?因此,即使我们退一步讲,他为了艺术不忍烧了这幅名画,我们也应该在现场发现这幅名画的!但实际情况是,鸟抵天他们破门而入,以及后来警察到现场的搜查中都没有发现这幅画!而管家自己也曾给警察作证时讲过,他曾帮收藏家将这幅画放在了保险柜里!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了可以排除收藏家为了艺术不烧名画而进行自杀的可能性!收藏家死了,名画的却失踪了,这又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有人将收藏家谋杀后,窃走了名画!而谁有条件既谋杀收藏家又窃画呢?在起诉书中已经作了详细的分析,我想大家会记得的。”

陪审团成员们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有的在点头表示同意,有的是一脸的茫然……。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休庭,重新开庭时陪审团向法庭报告了他们评议的结果:“有罪”。……

法庭外,主控检察官赶上了随人群走出来的福尔摩斯和华生。

“福桑,感谢你的出色协助,本案总算定罪了!呵呵!不过你怎么未与我们商量就将那两幅名画进行了破坏性的实验啊!那可是本案最主要的证据呀!”

“呵呵!你也没有看出来?那两幅画是赝品啊!那些幅画是我让华生从一位画家那里要来的。那位画家临摹名画的技艺很高,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由于他所作赝品采用的纸张、布料及染料等与真画基本一样,所以我想用他作的那两幅名画的赝品作试验大家可能会对结果感到更真实可信一些。我知道他曾临摹过几乎所有大师的作品,所以想到他可能也有这两幅的赝品,让华生去看一看,果然找到了,真是我们的大幸啊!”

“什么?你找到了作赝品的画家?真是太好了!能否提供一些情况,我们把他绳之以法?”检察官有些贪婪地说道。

“哼!你不要认为所有的人都有条件像你一样,能够顺利读完大学又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的!一个空有满身才气,但没有社会背景和金钱基础的人要在这个社会上出头还是很不容易的。世界上的哪个人在一生中永远不会犯错误?特别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不怕他犯错误,只要他肯改,我们为什么非要抓住不放呢?那位画家以前是作过非法的事,但后来在我的劝说之下,已经改邪归正了。我想靠他的才气和好学的品格,要不了几年可能就会真正成为名画家的。而且他的那种临摹名画的技艺虽然可以有时被非法的利用,但是如果我们将其用于对假画的鉴定、鉴别等,同样不是也可以为社会打击制假贩假作出贡献吗?他现在正在潜心研究自己的画技,我看你们也没有必要再去打揽他吧!”福尔摩斯略带鄙夷。
  
“噢!还有一件事情。华桑给我写的报告怎么没有你今天说的这些内容啊?”

“哦,这事与华生没有关系。是我的原因造成的啊!呵呵!”

“啊!为什么?这些文字材料不是一直由华桑来写吗?怎么?”

“哦,是这样的,在对本案的推理报告进行多次讨论后,华生写的最后的修改稿还是有这些内容的,但由于我的一点过失才造成了今天的情况。”

“啊!是啊!福尔摩斯,这是怎么回事?”这次连华生也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啊!呵呵!,你还记得给检察官发e-mail那天的情况吗?那天我们刚讨论完,你夫人就来电话说她要来贝克街来看你,你便高兴地去接她。后来她来后,你们去隔壁房间谈话。我由于最近没有什么特别的案件发生,心里很烦闷。看到你夫人来了,又不好意思拉琴吵你们,所以就打开电脑上网下载了一大堆软件试用。结果不一会就将桌面的程序菜单搞了个乱七八糟!后来太烦就没有一个一个卸载,直接格式化C盘重装了系统。由于我看到你平常很细心地备份着文件,所以没有考虑到会造成文件的丢失。这次看来是由于你接到夫人的电话太高兴,忘了备份,而我也没有在格C盘前再检查一下是否备份了啊!呵呵!看来真是经验主义同样害死人啊!”

“噢,是这么回事。那么,福桑,我怎么向记者们解释今天法庭上发生的事啊?还请您给指教一下啊?”检察官这会儿又变得客气起来,开始称“您”了!

“这很简单啊!你可以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二次打击”战术啊!呵呵!”

“二次打击?”
 
“是啊!“二次打击”应该是一个军事学名词吧。它是指在两军对决时,一方在经受对方最强大的进攻打击时,尽量坚持住,并保留较强的有生力量,最后乘对方进攻高峰过去,人困马乏之机,突然集中力量给对方致命一击的战术。在古老中国的《孙子反兵法》好象就有这样的战术啊。”

“好啊!我明白了!谢谢福桑。”

检察官快步走向记者招待会现场,不一会从那里传来了检察官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首先感谢你们到这里为兄弟捧场!啊!呵呵!只要我们共同精诚合作,一定会让我们的社会永远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前进!下面我愿意回答各位提出的各种问题,并特别愿意向大家介绍今天法庭辩论中我拟定的“二次打击”式的辩论策略……”

华生听着检察官独揽大功的话,气的直咬牙,但最后还是没有骂出来,只是将一口唾液咽了下去。他转身看看福尔摩斯,却只见他若无其事地好象思考着什么。华生明白,福尔摩斯的头脑肯定又在考虑着另一件案件。

“噢!华生,你把那篇《汇丰大厦杀人案》的推理是否进行了备份啊?”

“天那!福尔摩斯,我也说不上备份的是否是最后完成的啊!因为我根本没有查觉你什么时候重装过系统啊!所有桌面上的快捷方式图标以及程序菜单里程序的顺序等等都与我原来的一模一样啊!”

福尔摩斯只有无奈地苦笑一声。突然他大喊一声:“出租车!华生,我们赶快回贝克街吧!”




说明:这是我写的前面一期每周迷题中对鸟抵天所出同题迷题的答案,因为那些答案现在新加入的网友不能看到,在此与原题合并登出。这样刊登主要是想作一个尝试,即利用每周迷题提供的案情进行细致的分析、推理,将两者结合起来完成一篇较短篇幅的侦探小说。不知大家对这种尝试有什么看法,请多提意见和建议。6月29日根据liuyuhen兄的有关质疑,进行了修订,增加了第三幕:开庭。
  • 上一篇文章:窃齿记

  • 下一篇文章:密室杀人案(完整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liuyuhen』于2001-6-29 10:05:00发表评论:

  • 【陇首云在大作中谈到:】

    >谢谢liuyuhen兄指出的这个BUG!呵呵!当时看大家讨论的很热烈就急忙上阵了!本次合并发表也没有修改。现在看来对于实证方面的论证还是有些蔬乎的!因此本次修订中作一补丁--第三幕:开庭,希望能使文章稍微完善一些。:)

    >欢迎liuyuhen兄今后继续对本人及其他推门原创作者的作品从另一个角度进行分析、评论!我想只有作者们能够听到各方面的声音,他们的提高可能才会更快一些!


    >【liuyuhen在大作中谈到:】
    >>
    >>
    >>还是那句话-----高,高,高!但似乎有写美中不足:文中的福尔摩斯分析得的确头头是道,但总觉得缺少那么一点什么似的:总没有一个什么切实的证据,的确,他们是有作案的嫌疑与条件,但有刀子就一定杀过人吗!?我很怀疑。还有关于中年男子的困惑,呵呵,讲得很好。不过似乎把它当作不是自杀的理由,好象不那么........比如吧,哪天画家突然想到了什么,决定自杀!像他们这种艺术家,一般不是常人思维可以理解的!所以他可能想到自杀,就立即执行了呢?!呵呵,这个到是玩笑了。陇兄在后面已解释得很详细了,我只是觉得陇胸的理论知识好丰富哦!!羡慕!!


    我一向是喜欢挑推理小说刺的,(因为我还不完全相信这世上有完美的犯罪与推理)但这次,我真是无话可说了!佩服!
  • 陇首云』于2001-6-29 2:09:00发表评论:

  • 谢谢liuyuhen兄指出的这个BUG!呵呵!当时看大家讨论的很热烈就急忙上阵了!本次合并发表也没有修改。现在看来对于实证方面的论证还是有些蔬乎的!因此本次修订中作一补丁--第三幕:开庭,希望能使文章稍微完善一些。:)

    欢迎liuyuhen兄今后继续对本人及其他推门原创作者的作品从另一个角度进行分析、评论!我想只有作者们能够听到各方面的声音,他们的提高可能才会更快一些!


    【liuyuhen在大作中谈到:】


    >还是那句话-----高,高,高!但似乎有写美中不足:文中的福尔摩斯分析得的确头头是道,但总觉得缺少那么一点什么似的:总没有一个什么切实的证据,的确,他们是有作案的嫌疑与条件,但有刀子就一定杀过人吗!?我很怀疑。还有关于中年男子的困惑,呵呵,讲得很好。不过似乎把它当作不是自杀的理由,好象不那么........比如吧,哪天画家突然想到了什么,决定自杀!像他们这种艺术家,一般不是常人思维可以理解的!所以他可能想到自杀,就立即执行了呢?!呵呵,这个到是玩笑了。陇兄在后面已解释得很详细了,我只是觉得陇胸的理论知识好丰富哦!!羡慕!!
  • liuyuhen』于2001-6-25 14:29:00发表评论:


  • 还是那句话-----高,高,高!但似乎有写美中不足:文中的福尔摩斯分析得的确头头是道,但总觉得缺少那么一点什么似的:总没有一个什么切实的证据,的确,他们是有作案的嫌疑与条件,但有刀子就一定杀过人吗!?我很怀疑。还有关于中年男子的困惑,呵呵,讲得很好。不过似乎把它当作不是自杀的理由,好象不那么........比如吧,哪天画家突然想到了什么,决定自杀!像他们这种艺术家,一般不是常人思维可以理解的!所以他可能想到自杀,就立即执行了呢?!呵呵,这个到是玩笑了。陇兄在后面已解释得很详细了,我只是觉得陇胸的理论知识好丰富哦!!羡慕!!
  • wgkan』于2001-6-19 15:01:00发表评论:

  • 好佩服啊
    考回去
  • daidai』于2001-6-18 0:26:00发表评论:

  • 了不起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藤原剑川探案之意外的撞击[3128]

  • 复仇之血[3513]

  • 现场(二)[2333]

  • 该隐号疑云(6)修订[2726]

  • 《我为什么写不出东西》[3860]

  • 双层公车站杀人案(5)[3117]

  • 一桩过分张扬的谋杀案(2)[2840]

  • 阴谋彩票(三)(小僧)[3705]

  • [原创小说]一个人的旅行之周庄(完…[2184]

  • 纸条[3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