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肯德基谋杀案(原创)
 作者:言桄  人气: 5479  发表于: 05年08月22日11点3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http://wcj.xfvip.com/bbs/cgi-bin/attachment.cgi?forum=4&topic=1&postno=1&type=.jpg
谋杀现场地图
====
我攒了三年的年假,加上国庆假期,终于凑了一个半月的长假,正好和妻子的假期迎合。
本来想趁着这个假期和妻子一起去欧洲旅行,结果国庆旅游团人满为患,我们去的迟了,旅行社的小姐就只会不住的点头说:“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太太!”

换了好多家旅行社,得到的回答如出一辙,现在欧洲游刚刚兴办,线路不多,可游客不少,何况是十一黄金周。我和妻子面面相觑,好在假期还长,躲过黄金周的客流还有希望,我们只好提前预订了节后的团组,看来国庆长假这几天要无聊的度过了。

京城大街小巷人满为患,妻子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自己不出门还不许我出门,要留在家里面陪她。我每天闷在屋子里面,看她穿着拖鞋走来走去,看着太阳每天从这个窗口露头,又从那个窗口落下,憋得像笼子里的野狼。

我们定的旅行团是在十月十日出发,我就这样在家里闷到了五号,再也待不下去了。看看妻子还没有摆驾出巡的意思,我只好苦思冥想骗门的方法了。

让朋友打手机假意邀请?不成,她那么聪明肯定猜得出来;谎称公司有急事?可是托谁在公司给我电话啊,手机被她没收了,连短信这种私密的联络方式都被她掐断,说什么难道在家里好好完完整整的生活,这个女人,比狐狸还精明!早知道这样还娶她干什么!

妻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用手拍拍发楞的我,笑着说:“又在想越狱吧?心里恨死我了吧?”

我赶紧极力否决,指天画地的说自己是家居型的人,呆在家里比度假还舒服,旅什么行啊?在家里比在马尔代夫海滩上好多了!

妻子见我跺着脚发誓的狠劲儿,使劲拧了我一把,说:“你思想有什么我可看得出来,以后小心点!”我急忙装作唯唯称是以博芳心,她拉着我的手,拿出一张报纸,说:“给你一个放风的机会吧!咱们前两天在商店买东西为了换零钱买得那张彩票中奖了,有五十块钱,你去换了当零花钱吧!”我如蒙大赦,赶紧抓起报纸往外面就跑,妻子拽了我一把,说:“忘了东西吧?”我恍然大悟,急忙回头亲了她一口,她甩着眼睛:“没心没肺的!快点回来!

国庆是京城最舒适的季节,虽然天气有些干燥,但毕竟冷热适度,加上万里无云的蓝天,让人心胸一阵阵开旷。我久不出门,到了街上正像撒欢的马儿一样,恨不能蹦了起来。忽然想起了晋代苏峻说的那句话“我宁在山头望廷尉,不在廷尉望山头”,激动的几乎热泪盈眶。
彩票售卖处挂着上一期中奖号码的公告,窗口前排着长长的队伍,看来想发横财的人何止一个,可这其中大多都不如我这种幸运的还能有五十元反馈。很多人日夜钻研,投进去的钱,连个回声都听不到。

我好不容易从人潮人海中兑回了我侥幸得到的那张钞票,挤出来早就是口干舌燥,回头看见肯德基的招牌,便想反正也是出来一次,不如先到肯德基去喝点东西,然后再绕个大弯回家。即使回去挨骂,也得把这次给得时间消耗干净哈哈。

我推开肯德基的门,要了一大杯可乐,在最西北角,紧靠着洗手间墙壁的一个长排软椅上坐了。这是家不大的店面,四四方方的店型,东南两边都是玻璃窗,门在东南角,服务台在东北角正对着门,西北角是洗手间,西南角是肯德基特有的给孩子们玩的儿童乐园,里面有一个泡沫塑料的城堡。挨着西墙的是一排长条连体软座,软座前面有四张桌子。再往外面依旧是四张四座连桌椅,往东便是一道一米高的隔断,卫生间和隔断之间的那个空间安排了一张两座的桌子。隔断的东半部分在从门到柜台的通道两边各有一排五张四座桌子,柜台和隔断间那个空间也安排了一张两座桌子。

虽然是国庆假期,不过不是餐点,所以人也倒不是很多。我扫了一眼,见一对时髦情侣坐在柜台和隔断之间的圆椅上面,在那个没人打扰的地方享受二人世界;六个中学生模样的人在我右手隔桌的紧挨儿童乐园的长椅上说笑;还有一个女白领模样的人在门东侧挨窗户的那个桌前面边写着什么边看着窗外,肯德基这样的时候恐怕算是最冷清的。

我一边低着头喝可乐,一边思索回家怎么做才能使妻子不至于龙颜大怒。正在这时候,忽然听见门“吱呀”一声,接着是旁边桌上那群中学生“Wooh-o”一样的低哄声。

我不禁诧异,伸直了脖子抬头看去,隔着隔断只见肯德基德门口进来一个老乞丐,畏畏缩缩的站在那里。他留着花白的大胡子,脸上显然还洗过了,不是脏的,头发又长又乱,但是好像也是冲洗过了。他上半身穿一件干净但是破破烂烂的夹袄,敞着怀,里面是一件横向白绿条纹相间的秋衣,下半身却是一条灰旧但是没有破的裤子,上面看起来并没有乞丐衣服常有的污渍。

他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和里面的整齐协调的环境显得很尴尬,幸亏发了半天呆的服务员恍过神来依然客气的喊了一声:“欢迎光临!请到这边点餐!”

整个餐厅里面忽然静的惊人,除了那对卿卿我我忘记了一切的情侣和那个全神贯注奋笔疾书的白领之外,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到了那个老乞丐身上。那个老人也似乎不好意思了起来,红着脸走到柜台前面,喃喃的低声说话,好像是在点什么东西。我们惊讶的看着服务员一直匆匆忙忙的按照他的指点拿这拿那,过了好一会儿,只见那个老乞丐端着满满一盘大大小小的鸡翅、汉堡、肉卷、薯条和饮料过来,看来他是想把每一样东西都尝个遍似的。

那个老乞丐端着东西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走到我东向的那个桌子上,对着我,摆好他的盛宴,又慢吞吞坐下,眼睛直对着这堆香味扑鼻的东西,喉咙动了几下,似乎在咽口水。可是他并没有立刻开始享受,东张西望的又过了一会儿,这才迫不及待的把那双老丑的手伸向那盘诱人的大餐。

我旁边的那群中学生忍不住偷偷笑,有的还模仿他的动作,我看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也庆幸自己只要的可乐,要是油腻的东西肯定吃不下了。

这时候忽然急冲冲冲进一个男人来,并不是直奔柜台,一看便是慌慌张张的蹭厕所的样子。服务员并没有理睬他,果然,他经过一番左看右看之后,绕过老乞丐的座位,直冲向卫生间而去,经过那个乞丐的时候还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此时坐在门口的那个女白领也好像要洗手的样子,站起身,朝着卫生间走过来,缓缓而又不失端庄的踱过来,一身套装整整齐齐,高跟鞋笃笃的敲出有节奏的声音。我忍不住抬头看去,只见一双冷艳的面孔,如冰一样的目光毫不旁骛,一股浓浓的香味扑了过来,甚至连我隔着一个桌子还能嗅到,那个老乞丐也停止了咀嚼,抬起头色迷迷的盯住那个女子,我一阵恶心。

我低下头看看表,下午三点一刻,时间还充裕。我看看那个老乞丐,他好像已经吃的多了,那一桶可乐已经喝光,看样子他也要去上厕所了。


那乞丐急匆匆跑进了洗手间,因为两个水龙头就在我隔壁,一会儿我便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好像是该有人出来了,果然那个来蹭卫生间的男人先走了出来,目不斜视的绕过乞丐的座位,走出隔断,推门而去了.

很快又响起了流水声,这次冲的时间很短,笃笃的高跟鞋声就又响了起来,那个女白领走出了洗手间,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写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猛然一阵很大的流水声,我是这家肯德基的常客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估计那个老乞丐不会用这种上摆水龙头,一下子给开大了。不出我所料,流水声很快停止了,过了半天才重新响起,大概他找到了调节水量的方法了。

那个老乞丐走出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后,一切都静了下来,我也开始咯嘣嘣的咬着可乐里面的冰块。

这时候忽然听见一阵痛苦的“呜呜”声,我赶紧抬起头,只见对面的那个老乞丐捂住了肚子在叫。我心想:这肯定是吃的东西太多闹肚子了。本能的想站起来叫人,这时候只看见那个老乞丐朝我摆手,随即用手指着洗手间的方向,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说不出来,只是痛苦的支吾。我高声叫喊服务员,这时候老乞丐突然把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圈成一个小方块状,又伸出一个手掌朝我晃了晃,眼睛里面似乎充满了期待。我惊奇的看着他做手势,刚要张嘴询问他是说什么意思,只见他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嘴里面吐出一团乌黑的鲜血。

我惊骇万分,心想好不容易今天出来放放风就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本能的跑到那乞丐身前,俯下身子去看。这时候餐厅经理带着两个服务员也跑了过来,三个人急急忙忙的抬起那个老人,这时候我发现他瞪着的眼睛瞳孔已经放大了。

“快叫救护车!”经理喊道,一面又对餐厅里面所有的人叫道:“大家都不要走!请大家都不要离开!等救护车来了出来结果再走!”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害怕急性食物中毒,我们偏偏都吃了这里的食物,尽管他为了餐厅的声誉不愿把这个喊出去,但是明眼人一下就能猜到。

其实不用他喊,这个时候差不多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尤其那群中学生,一阵大呼小叫。那对情侣也惊得紧紧抱在一起,坐在门边的白领一阵发疯似的尖叫更是引得路过的行人看到了这边出了事情,于是尽情的发挥出国人一贯认为的人多之处有胜境的优良思想,呼啦啦霎时间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我眼看着老乞丐的位置和洗手间之间的空隙被人潮填满。

餐厅的服务员们这时候一边维持秩序不让围观的人踩到老乞丐身上去,一边把我们这些顾客请到一边做简单的检查看看有否中毒。我心里面也一阵紧张,好在他们匆匆的检查一边之后没有说什么。这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些事情,便对着值班经理的耳朵低声说了几句,那个经理犹豫了一下,赶紧到一边打了个电话。

这时候听见外面救护车的声音,那对情侣中的女孩子因为受多了惊吓,不禁哭出声来。几个中学生也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好奇,变得有点惴惴不安。那个女白领低低的捂着脸抽泣着,只有我还能稍微冷静一些,但可能心里面完全明白自己都是掩饰男人的颜面而已。

几个医生检查了一下那个老乞丐,摇摇头,一个年长点的人对值班经理说:“已经没有希望了,看来是急性中毒。”经理赶紧询问:“那是不是我们的食物?……”医生又摇摇头,说:“估计没有可能,报警吧!”值班经理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说:“我们已经报过了。”

那个老乞丐的尸体没有动,我们其他的几个顾客反被救护车带去了医院检查。临离开餐厅的时候,我听到警车过来的尖利的笛声。

我害怕妻子在家里等我不来发急,可偏偏手机又被她没收。只好抓耳挠腮的在救护车里面烦躁,一个护士在我身边以为我情况不妙,眼睛直巴巴的盯住我,我被看的不好意思,只好说:“我肚子里面没事,只是想打个电话。”她这才放心的呵呵一笑,随即掏出自己的手机来递给我。

我赶紧把遇到的事情向妻子一一汇报,于是等我在医院被天翻地覆的检查一遍之后,她也及时的赶到了我的身边。

检查之后医生没有让我们离开,妻子紧紧攥住我的手说:“快吓死我了,幸亏你这个臭东西没有什么事情。”我开玩笑逗她:“都是我不听圣旨,所以遭到报应了哈哈。”

这时候忽然几个头戴大沿帽的人走了进来,我猛然看见里面居然有我高中时候的同学林瑛,我们学生时候还坐过前后桌的。早听说她当了警察,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会再此时此地相遇,于是赶紧站起来叫她,她似乎比我还惊讶万分,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把事情简单的对他说了一遍,林瑛摇头说:“那个老乞丐是中毒死的,法医已经检查过肯德基里面他吃剩的食物,还有你们其他人留下的食物,里面都没有毒,肯德基里面其他的东西也抽样检查过了,都是无毒的。可见他中毒不是在店里面,现在法医已经把他的尸体运走解剖,估计结果明天就会出来。我们来这里就是想问问你们事发时的情况。”

“而且我们还没有断定,他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还是在外面误食了什么东西?你知道,乞丐是经常在外面乱吃的。”

“肯定不是自杀。”我接过来说,然后把看到那个老乞丐的手势的情形对她描述了一遍,说:“他既然忽然对我打手势,想必是有什么话要说,这证明他的中毒是猝不及防的,是毫无准备的,这完全不像一个自杀的人的状态。”

林瑛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说:“那是不是在肯德基外面误吃了有毒的东西,等到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发作了呢?”

“这种可能性我看也是不会的。”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林瑛一愣,随即热情的问:“这位就是嫂夫人吧?久闻嫂夫人是绝顶的聪明美丽,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妻子大大方方的挽起我的胳膊,说:“你这么说可是折煞我啊!我怎么听别人说是他这朵鲜花插在我这块牛粪上呢?”

我们三个人哈哈大笑,林瑛不解的问道:“刚才嫂夫人说在外误食不可能,是不是有什么疑点呢?”

妻子指着我说:“我刚才也断断续续的听他说了一些情况,我年轻的时候身体不好,久病也成了医。照我看来,第一,听言光讲毒发时的情况,那个乞丐绝对不是中的慢毒,起码不是隔半天才能发作的那种毒。”

林瑛点点头说:“这倒是,刚才法医也是这么说,不过现在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权且按照嫂夫人说的看,请继续说下去。”

妻子呵呵一笑,又说:“第二,那个乞丐据说点了太多太多吃的东西,连言光这种食量大如牛的人都惊叹不已,可见他中午并没有吃饭;他上来就喝了满满一大桶可乐,所以几乎也可以说他已经有不少时间没有喝水了。”

她见我和林瑛都听的专注,一笑道:“第三,最可疑的一点就是:一个乞丐,为什么穿的干干净净去吃肯德基?这其中必定有很大的文章,可它也说明了,既然他都决定去吃肯德基了,那绝不会像其他的乞丐一样,满街寻找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吃,这也说明了他绝对不是在外面误食中毒的。”

林瑛点点头说:“那既不是自杀,也不是中毒,那——莫非是谋杀?!”
我也惊讶的看着妻子,她轻轻而又坚定的点点头。林瑛也是惊讶万分,看看我又看看妻子,眼神里面好像半信半疑的样子。妻子一笑道:“这样吧,反正这次言光也是当事的人,你们盘问时我们可不可以旁听一下,或许对你们还有用,再说我们也是度假,也有的是充裕的时间,对不对,言光?”她轻轻肘击我一下。

“是是是是,”我连声说,“兴许我还能帮你们点小忙,对吧?老婆?”

林瑛看了我一眼,眯着眼睛笑道:“我记得你那个时候还在班里面打过女生的啊?怎么现在被驯化了啊?”说着过去挽起妻子的手说:“还是嫂子厉害,好吧,我们下面就准备把当事的人挨个询问一遍,你们不妨就在我身边吧,反正我现在也是刑侦队的队副。”

这个简单的询问室就设在医院临时腾出来的一个办公室里面,首先进来的是那一对情侣,因为他们宣称还有比较急的事情。

看得出来他们还是比较紧张的,尤其是那个女孩子手都在抖。林瑛温和的一笑,请他们坐下,然后说:“不要害怕的,我知道没有你们的事情。这只不过是一个程序性的调查罢了。”说完一指我说:“你看,他当时也不是在场么?现在询问完了反倒成了我们座上客了哈哈。”

看到了我毫发无损他们终于平静了下来,坐姿也自然了好多,林瑛依旧是一脸善意的望着他们,说:“其实没有关系的,只把你们在肯德基的时候看到的听到的告诉我们就可以了。”旁边的妻子这时候也坐直了加上一句:“你们的位置是唯一的能看到洗手间外面的半敞的盥洗室的吧?尤其是那里面发生的事情希望你们能够仔细回忆。”

我知道妻子也很熟悉那家餐厅的结构,西北角的洗手间的具体构造是这样的:它的开口朝东,没有门,里面进去是一条小走廊,走廊南半部分是一个公用的盥洗间,里外各有两个水池水龙头,东西墙上各有一个自动干手机。门的北侧便是卫生间,男的在外侧,女的在里侧,两个卫生间的门正对着各自的洗手池。走廊的尽头,女卫生间的一边是一个小工具间,放着打扫卫生的扫把、簸箕等。

那条走廊的开口恰好隔着短隔离墙对着那对情侣坐的外边的那个座位,所以在那个座位上,除了被隔离墙遮住的下半部分,盥洗间里的人可以被看的一清二楚;而里边的那个座位由于卫生间的墙的阻挡,只能看到男洗手间所对得洗手池边的事情。既然现在在场的人除了那个女白领之外没有人上过卫生间,所以当然这对情侣的话还是很有佐证价值的。

那对情侣坐好,林瑛便开始询问问题,原来他们是首都音乐学院的学生,女生家就住在附近,男生来这里是约她出去边吃东西边讨论最近作业要写的曲子的。他们大约2点50分进店,当时那些中学生和那个女白领都在。

我明白情侣自然会找一个僻静不受打扰的地方坐的,所以对他们选那个偏僻的角落也不奇怪。林瑛这时候开始发问:“请你们讲一讲案发时间左右的情况,我听说中途进来了一个神色匆匆的男人跑到了卫生间里面。”

女生点点头,说:“对,当然他闯进门来的时候,我正对着他,他显得一脸心神不定的样子,左顾右盼,后来就直接往乞丐那个方向去了,我以为他是找那个乞丐的,谁知道他直接奔了厕所。”

林瑛问:“你还记得这个男人的相貌穿戴么?如果我们找到这个人,你能认得么?”

那女孩点点头说:“我只记得他看上去好像三十多岁的样子,穿一件红黄条纹的衬衫,头发还有点卷。我想我应该认识的。至于盥洗室里面的事情,我不好意思老盯着那里看,再说我坐里面那个位子,也看不见什么。”

林瑛的目光又转向了那个男生,那个男生接下去说:“是,我看到那个男人走进卫生间,关门声音还很大。然后我就和云云边聊边低头吃圣代,也没有太在意。过了一会儿,便听见笃笃的声音,抬头一看,那个个子很高的女人(女白领)走了过来。他走得好慢好响,步点敲得好有节奏感,跟鼓点一样。我看着她不慌不忙的推开了女卫生间的门进去,就回头继续翅我的圣代,那个乞丐进去我倒没有注意……”

那个女生使劲瞪了男孩一眼,好像在说:你就会盯着女人!不过那个男孩好像还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继续说:“过了好一会儿,我又转头看那边,发现那个女人在洗手池前对着镜子慢慢的补妆。这时候她也往这边看了一眼,正好也看到了我,我有点不好意思,低下点头。那女人就又慢慢的往外走,走了几步忽然皱了一下眉头,捂住了肚子……”

林瑛听的一惊:“捂住了肚子?”

男生点点头说:“对,我当时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刚想站起来,就见她站起身来,重新朝女卫生间走去,我就怀疑是例假痛…...”

男生还没有说完,那女孩终于忍不住了,揪住他的领子大骂道:“你这个流氓!你每天除了会看女人,还会干什么?!你说!”

那男的满脸通红,林瑛赶紧拦住那个女孩说:“来来来,别误会,也是为了配合我们工作么!说的越细越好的,你有什么补充的?”

女孩气咻咻的坐下,男孩不敢抬头,女孩狠狠瞪着他说:“我也看见了那个女人弯腰的,谁知道是什么事情啊,我当时还想:这个女人穿着的长管裤会不会扫地啊,好在她站起身来很快会卫生间去了。我猜也是跟这个混蛋想的那些个东西一样!”

女孩继续说:“我到看见了那个老乞丐进了卫生间,过了一会儿,那个先进去的男人走出来洗手,洗着洗着却也又折回了卫生间里,过了好半天才出来……”

林瑛赶紧问:“那时候那个老乞丐在不在卫生间里面?”

女孩说:“当然在啊!那时候他刚进去不久。那个男人返回卫生间过了半天就出来了,也没有再洗手就扬长而去了。我没有注意到那个乞丐出来的情况。”

男孩这时候说:“我……”刚张嘴却又止住,林瑛笑笑:“别怕,你是配合我们工作的,是帮助我们,我会向你的女朋友好好说明白的。”男孩又看了女孩一眼,才又张开嘴说:“我在低头吃圣代,这时候又听到笃笃的鞋声,那个女人又走了出来,冲了下手,就回座位上去了。随后不久那个乞丐也从男卫生间里面出来,他似乎不会拧水龙头,一下子拧大了,哗的一声,我估计也把他吓了一跳。他盯着那边看了半天,我也没有再回头看那里。”

女孩看了男孩一眼,说:“我也听到那个女人的高跟鞋声,看见她不慌不忙的冲了下手就走回去了,那个乞丐的开水龙头的声音我也听到了,很响的。”

林瑛问:“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那男孩想了想,说:“对了,我好像听见里面有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好像是木棍,别的就没有什么了。”女孩也跟着摇摇头。

我这时也想起了自己好像也听到了这种声音。

林瑛站起来说:“谢谢你们的合作!”又笑着对那个女孩说:“回去别欺负你男朋友啊,他可是我们的大功臣啊!”两个人相视而笑。

林瑛坐回来,说:“我还得回去仔细分析一下,你们两位有什么高见?”

我便把那个木棍声又确认了一下,妻子笑着说:“我倒是听出来了一些东西,不过得全部听完了他们的陈述之后似乎才能证实。”
这次是我和林瑛面面相觑,是,不错,妻子脑子比我聪明,所以每次都可以开玩笑耍的我滴溜溜乱转。但是平心而论,她还是满温柔善良的,所以我这样的苍蝇也在她身上挑不出刺来下嘴。所以我一千个不相信她居然会坐在这里,对一桩谋杀案显得洞若观火。林瑛大概更因为自己干了好几年刑警,如今对这个案子的情形反而没有一个柔弱的女子胸有成竹,不免有些怀疑妻子的把握的确实。

我忍不住先探探敌情,装作好奇的样子开口问道:“老婆,那你说说,你那对情侣的陈述里面听出什么来了啊?”

妻子没说话,要过刚才的谈话记录来,看了一看。我也伸过脑袋去,看见了那一对情侣刚才在下面签注的名字,原来一个叫章陆,一个叫方云云。妻子回头白了我一眼,做个鬼脸,挤一下眼睛笑道:“我现在不会说的,我知道你们不信任我,我做我的推理,到时候看看谁先揪出真凶来哈哈。”

我和林瑛又交换了一下眼色,林瑛也无奈的说:“看来这些人里面,只有那个白领去过洗手间,我们问问她吧?”

很远就听到了笃笃的高跟鞋声,那个女白领走了进来,看见我们虽然有些不安,但是绝没有刚才那对情侣那样的局促。林瑛问她的姓名,她说叫罗婷,是安逸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助理。本来因为休假,想出来随便逛逛买点东西,正好路上接了老板打来的一个电话,说是要准备一个企划草案。她透过窗户看到这里很安静,便进来,在门右手的那个座位上面对窗子坐了。

林瑛照例询问她进了肯德基之后的情形,她低头回忆了一下,说:“我大约2点半进来的,当时店里面人好像不多,有一对夫妇领着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在吃东西,还有一个母亲带着自己四五岁的小女儿在儿童乐园那边边吃边玩。过了一会儿那群中学生就进来了,里面显得很乱,那原来的一些人不久就陆续走了。接着——”她指指我,“就是这位先生进来。我对着窗户坐,进来什么人出去什么人是清清楚楚的,不过里面发生的事情我却背对着,是注意不到的。”

林瑛又问:“那请你说说后来去洗手间的情况好么?”

罗婷说:“我坐在那里,边写边想,一会儿猛然间门‘咣’的一声被撞开,冲进来一个神色匆匆的男人,他左看右看就冲卫生间去了。这时侯我也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就站起来,朝洗手间走去。这时候忽然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一个乞丐,坐在那个去卫生间必过的位置上,我也匆匆进了洗手间。出来之后看见自己的妆有点乱,便补了补妆又准备出门。刚到门口,忽然觉得肚子又疼,倒霉的东西又来了,只好又返了回去。”

妻子这时候问:“你第一次出来的时侯刻看到了什么?”

她摇摇头说:“不曾注意到什么。我第二次出来后,洗了手,就回座位上去了。”

妻子又问:“你洗手的时侯,可曾看见旁边男卫生间对着的那个水龙头有人在洗手?”

罗婷想了一会儿,坚定的摇摇头说:“没有,我在盥洗间的时侯,一直没有别人。但是我第一次在卫生间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妻子又笑着问:“你的高跟鞋好响啊,我们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罗婷笑道:“不是那种尖高跟,我个子高不喜欢再高,又不是一米六零的小矮子,我只不过钉了几个鞋钉而已。”

我听出她好象对妻子的罗嗦盘问有所不满,看妻子个子不高,所以才讥讽一句。妻子果然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她尴尬的笑笑。

被告知没有什么事情之后,罗婷才站起身来,还一人给了我们一张名片,叫我们有需要她的公司的服务的话,尽管去找她。我不免鄙薄:生意居然都做到这里来了。

林瑛这时候递给我们一张流程图,我看了一眼,大致事件顺序是这样的:男人进卫生间——乞丐进卫生间——罗婷进卫生间——木棍倒地声——男人第一次出来——男人折回卫生间——罗婷第一次出来——罗婷返回卫生间——男人离开——罗婷离开——乞丐离开。

我和妻子都点了点头,又把这张流程图递回去,问:“到底是在哪个环节处的问题呢?”

林瑛保守的说:“现在还不好说,我看每个人都有嫌疑,但那个男人折回卫生间过了半天才出来,那时候乞丐是在里面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她一边说,一边不自觉的看看妻子。

妻子笑笑说:“我又不会去男卫生间,怎么知道哈哈?我只不过是坐旁听的,听完了再说吧。”

那一群学生吵吵嚷嚷的进来,他们是铜镜中学的学生,一起趁放假出来逛街的,因为玩得太开心,到了快三点才去那个肯德基吃午饭。我们好不容易把他们稳定了下来,他们大致说的客人进出的顺序跟以上几个人说的一致,只是没有注意到卫生间那边的情况。

看来从他们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我们刚要让他们回去,这时候一个学生忽然喊道:“黄卿,你不是还去了一趟卫生间么?”

我们几个人如遇甘霖,赶紧询问,那个叫黄卿的学生喃喃的说:“是啊,我是去过厕所,不过不是在这几位叔叔阿姨所问的时间去的,我是刚进肯德基的时候,就去上厕所的。”

林瑛和我显然有点失望,倒是妻子问:“那你上厕所时,餐厅里有哪些人呢?”

黄卿想了想说:“那时候那个高个子阿姨,还有一家三口,还有一对母子,我去厕所的时侯,那个小妹妹好像也被妈妈抱去上厕所。在厕所里面好像还有一位大个子叔叔,他长得很凶,那个小妹妹一看到他,就吓哭了。”

林瑛和我险些跳起来问:“还有一个男人?”

黄卿吓了一跳,说:“是啊,他好像在卫生间里面的蹲位里,我上厕所时都没有注意,后来我出来洗手,他才出来,我回去的时候,他还在烘手。”

林瑛又问:“那他长的什么样子?”

黄卿说:“络腮胡,他胡子好浓,但是好像有点驼背,走路有点跛,肯德基里面的阿姨进去打扫卫生的时侯,他挪了挪,走了几步,看上去就是跛脚。”

林瑛又问:“你们谁还看到这位络腮胡叔叔了?”

学生们都摇头,说不久那一家三口和母子俩就走了,他们只顾说笑了。

林瑛把一切都详细的记录了下来,安慰了那群学生一番,打发他们回去后,回头问我们:“又出来了一个络腮胡,你们两位有什么见解?”

我摇摇头,妻子笑道:“林瑛现在大概都等不及想去现场看看了,对吧?我们一起去现场吧,我有几种想法,可是不敢乱说,怕引起你们先入为主,那就不公正了。等我们把线索查清楚再讨论,不知道可不可以?”

林瑛点点头说:“好,那我们就去案发的现场。
我们于是又在秋阳的余辉下往回折返,看着艳阳之下熙熙攘攘的人群真不敢相信刚才一场谋杀案就发生在我的身边。车到那个肯德基餐厅,我看见它的窗户上映射出晚霞,一片通红。

我正在胡思乱想诗意啊什么的,没想到平时逼我还诗意的妻子拽了我的衣角一下,说:“关键时刻到了,别在遐想啦?”

我拉住她的手说:“老婆,你怎么又当开侦探啦?行么咱们?”

妻子瞥斜我一眼:“你太小看你老婆了吧?我这几天脑子都锈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活动活动脑筋,你别老心里没底啊?不相信老婆,还能相信谁啊?你看,我从她们话里面都听出问题来了,你那位漂亮警察同学还没有呢切,早看出你俩眼神不正常,你说,你们上学时侯是不是有一腿,嗯?”

我赶紧哭天抢地的发誓一番,妻子故意没拿正眼看我,咬着嘴唇笑:“反正我也发现我有侦探天赋了哈哈,等着就调查一下你们俩的事!你得给我小心点!”

林瑛跑过来,问:“你们俩说什么哪?赶紧进去吧?”

我傻笑一声:“你嫂子命令我赶一会儿回家做饭。”偷偷抬头看妻子,只见她抿着嘴笑。

一进餐厅门口,右手就是罗婷刚才坐过的那张桌子,根据罗婷刚才所说,她当时是面向窗口坐的。林瑛的意思是先检查一下乞丐案发的位置,妻子却端着一股职业侦探的劲儿,先仔仔细细的察看了那个桌子一圈,又坐在对窗口的座位上面试了试,然后居然跪在地上一点点的摸了摸下面的木地板。

我见那个桌子上面虽然摆着罗婷吃了一半的东西,但是其他的地方却是干干净净,桌子底下也是没有任何东西。

这时候两个跟在林瑛后面的警察却吃吃的笑了起来,我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听见他们低语说:“你瞧瞧人家那位小姐,一副大侦探的派头,连咱们林队长都没有那么专业啊,谁知道是不是装模作样啊哈哈。”

我又气又恼,走到妻子身边,她正在全神贯注的俯身在地上寻找什么,我抻了她一把,蹲了下去,妻子一惊,回头一看是我,哭笑不得的问道:“你又有什么事啊?”

我一脸悲壮的说:“老婆,我相信你!”

妻子惊讶的看了我好一会儿,用手摸摸我的额头问:“可怜的孩子,你没有被吓坏吧?”

我一甩手站了起来。

我们又走到了那对情侣的座位边,上面的食物盘一片狼藉,半杯圣代也被掀翻了。妻子又跑在林瑛前面,在那个女生的位子上面坐了一下,我又听到后面那两个警察嘻嘻哈哈的笑声。

我又愤怒又为妻子担心,她的聪明绝顶我是没有疑义的,可是,她能从那层层迷雾里面,看到事情的真相么?就连林瑛现在都显得一点把握没有,何况一个从来没有沾染过一点血迹的妻子呢?

我们走进那条矮矮隔离墙,迎面对着的就是乞丐的座位,除了刚才他饕餮之后的剩余之外,似乎也看不出什么。

林瑛指着那张桌子说:“刚才我们全部检查了,所有的食物都没有毒,可是我刚才接到法医来的电话,就像嫂子说的,那乞丐吃的是剧毒氰化物,不出五分钟就会毙命的。照此推来,他服毒的时间正是在这家餐厅里呢!可是,他吃的食物又没有毒,毒从哪里来呢?”

我忽然眼前一亮,问:“会不会那个乞丐吃的什么东西和相互反应形成剧毒物质的呢?”

林瑛摇摇头:“这种情况已经排除了。”

妻子却全然不管我们几个的议论,只顾自己来来回回东看西看,等她从那群中学生的座位旁回来后,额头上面早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她看了一眼发呆的我们,甩甩头说:“咱们去看看卫生间吧?”

卫生间里面水渍还是很多的,留下的痕迹自然也很多,这让我这个一贯眼神不好粗心大意的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首先看到的就是罗婷的脚印,果然是她所说的她穿的平底带鞋钉的鞋子,我沿着那种脚印看了看,有两行走进女卫生间的,两行出来的,恰好是刚才她的问讯里面的两进两出。

那个半路上匆匆跑进来男人的皮鞋印迹是波浪纹的鞋底,印迹比较重,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比较孔武有力的人。那脚印的进出次序也印证了那对情侣的话:男人出来了一次又折返回去。

我也看到了乞丐的几个布鞋鞋印,总起来说不算多。

这时候林瑛忽然蹲下来,指着一行脚印说:“看!这是什么?!”

一行粗大的脚印,不仔细看根本瞧不出来,因为它们好像比较浅淡,这行脚印一直从女卫生间那边通到盥洗室门口,弯弯折折不见了痕迹。

我目瞪口呆道:“难道还进来过其他的人?可是我怎么没有看到呢!”

林瑛想想说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几个中学生说过,他们前一次上厕所时遇到了一个络腮胡的男人呢?”

妻子在一旁听着,微笑道:“这个是对的,不过据他们说,卫生间的人抖出去时正好和进门打扫卫生的阿姨相遇,那就证明那一次的脚印断然不会留到现在的。”

“可是,”林瑛说,“他完全可以趁人不注意先躲在这里啊。”

“对了!”我想起了什么,赶紧说道:“不是我们都听到了有木棍倒底的声音么?究竟是什么,发生在哪里呢?”

妻子神秘的对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我知道。”

两个警察差点没笑出声音来,妻子完全不理他们,径直走到男洗手池前,指着紧靠着水盘的台上的一块油迹说:“这块东西,你们看是什么?”

一个警察忍不住嚷了出来:“小姐,不要打马虎眼啊,快说你知道的那个木棍声在哪里啊?”

我惴惴的看着妻子,我知道她是一个要强的人,刚才那些警察的笑声她也该注意到了吧?她不会为了显示自己高明,说一句自负而没有把握的话吧?要不她怎么不说明那个奇怪的声音却王顾左右而言他呢?

妻子不说话,看了他们一眼道:“我相信你们看了这个声音的来源地之后对你们的侦察没有好处。”

那两个警察起哄喊道:“小姐,你说的还挺严重的啊,你以为我们林队是吃白饭的啊?你以为我们警察是白痴啊?”

林瑛也半信半疑的看着妻子,妻子看了他们一眼,又看看我,我眼里面只能自己极力充满对她的信任,妻子朝我笑了一下,直接走到那个小工具间前面,猛地拉开门,大声说:“我想就是在这里!”

我们都惊呆了:那地上歪倒着一个拖把,拖把旁边是两个明显的并排的大脚印!
妻子骄傲的回头看我,我回头看那两个警察,只见他们比我还吃惊,眼睛瞪得牛铃一样。倒是妻子跟林瑛两个人比较镇静一些,很快便蹲下身去,仔细检查那两个脚印。

那是一双男人的大脚,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它们跟盥洗间里面的那神秘男子的脚印是一致的。一个大男人怎么回可能藏在女卫生间一边的工具间里面呢?想必是凶手无疑了!可是,这个络腮胡子的男人又是怎么从这里蒸发的呢?我明明没有看见有人出来啊!莫非是在乞丐倒地乱哄哄的时候,趁机溜走的么?!

林瑛站起来,出口长气说:“应该是谋杀无疑了,不过这双脚印怎么看上去很奇怪的。鞋底没有条纹,还有——”

“还有就是,鞋印不像正常鞋子那样规则,对不对?不过经常出差的人,我想会想起这种鞋子的模样的,而且,这双鞋印更加印证了我的推断,我想我现在应该知道凶手是谁了。”妻子轻松的说。

我们惊讶的回头盯住她,反而惹得她不好意思的笑笑:“你们别这么着急哦,我还需要一点佐证。”

说完她仔细的走到那块男洗脸池旁的平台上,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那块油迹,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冲着正集体站在外面的餐厅经理问道:“今天下午谁最后一次打扫的这里的卫生?”

餐厅经理赶紧冲着里面喊:“小宋,你出来一下。”

保洁员匆匆的跑了过来,脸上还带着惶恐的神色,妻子一笑问:“您不必害怕,我只想问您一下,您最后打扫这里时大概在什么时间?”

保洁员想想说:“三点钟过一点,那是规定的卫生时间。那时候正好趁着卫生间里面的人都出去了,我就进去打扫。”

妻子又问:“您打扫卫生的时候,都打扫过哪些地方呢?”

保洁员不假思索的说:“我们的要求是清洁到位的,地上全部拖过,洗脸台全部擦过,还有水龙头也整个用消毒剂擦过,但凡您看得到的地方,我都打扫过了。”

妻子指着那块油迹说:“这块东西你擦拭洗脸台的时候有么?”

保洁员摇摇头,说:“不会有的,这肯定是我打扫卫生过后剩下的东西。”

妻子回头看看林瑛,说:“林小姐,能不能找专家来验一下这块油迹的成分?”

林瑛点点头,朝着那两个警察的其中的一个示意了一下,那个警察现在满怀崇敬的望了妻子一眼,走上前来,掏出自带的工具,开始小心的在那块油迹上面取标本检验。

妻子又笑着想了一想说:“不如也检验一下这两个水龙头上面的指纹吧,这里应该只要洗手的人都会碰的,而且采集指纹也比较方便。”

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以妻子为骄傲。

林瑛喃喃的问:“那——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妻子点点头,说:“起码我知道谁是嫌疑人了。”

我插嘴道:“是不是那个神秘的络腮胡男人。”

妻子领我们走到那个脚印旁边,说:“你们仔细看看这些所谓的那个男人的脚印,第一,鞋底没有波纹,第二,林队长也说了,鞋型很不规则,第三,你们如果仔细看得话,会发现一个重要的地方,这鞋印有几个小块地方,印迹比其他的地方都深的多。”

我蹲下去,果然,两个鞋印的两侧各有一块深色小块,鞋底也有一块。

林瑛豁然开朗道:“莫非是他?”

我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妻子笑着对林瑛点点头,林瑛赶紧走出去,给局里面挂了一个电话。回来后急忙的问妻子道:“那么,那个乞丐是怎么被毒杀的呢?”

妻子笑而不答,这时候那个检查油迹的警察突然大叫了起来:“原来这块油迹有毒!而且也是剧毒的氰化物!”

我们急忙过去,围住那块油迹,惊异的观看,好像它是从外星来的一样。

林瑛又回头问那个检查指纹的警察:“你那边有什么结果么?”

那个警察一脸茫然的抬起头,奇怪的说:“我只收集到两个男人的指纹,可是,那位来卫生间的小姐的怎么也找不到!”

妻子莞尔一笑说:“不用找了,凶手就是她!”

我觉得自己眼睛都湿润了,身材有点矮小的妻子现在在我的眼里面陡然高大了起来。这个平时穿着拖鞋在我的面前走来走去的女人,如今却顶住了压力做出了叫我不可能想到的事情!

妻子好像察觉到了我的感情,轻轻的握住我的手说:“言光曾经听到了那个女白领,就是罗婷,出卫生间时有水龙头冲水的声音。一个人洗手的时候必然因为拧水龙头留下指纹的,可是为什么她没有呢?那就是因为她在拧龙头的时候,戴着手套或者垫着纸巾!”

“为什么垫着纸巾呢?那是因为这块油渍,就是她弄出来的!”

“让我来设想一下她的行动,她看到男人进了卫生间之后,自己走进卫生间。言光曾经说过她路过身边的时候有股很浓的香味,可是言光进餐厅门口的时候,她就坐在旁边,照理说离得更近,可为什么那个时候闻不到,反而到后来隔着乞丐的桌子就能嗅到呢?这说明她路过乞丐身边的时候,用了什么让乞丐敏感的东西,所以乞丐就急急忙忙的站起来进卫生间了。”

“她到了女卫生间,在平跟鞋上套上了一双大的,酒店里面用的那种纸拖鞋——这种拖鞋一般正是不规则和没有底纹的。然后在门口窥视,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赶紧出来,一边装作补妆,一边在那双套着的拖鞋上面踩上水,小拉开工具间的门,踩了一下,这时候碰倒了扫把。我经常来这里,看到过保洁员把拖把放到过那里,所以你们一说木棍声我就立刻想起了这里。”

“她穿着拖鞋走了几步,反正穿着长筒裤,也可以遮掩。然后装作肚子疼,又折回女卫生间,换好鞋子,这时候那个外来的男人正好离去。”

“她换上手套,或者是用纸巾,裹好那块有毒的东西,走出去,装作冲手,放在男洗手间对着的洗脸台上——注意,恰好这时候那个情侣中的女孩子看到了她——因为从那个女生的座位上面只能看到男洗手间对着的洗脸台,所以当她叙述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为什么一个女白领在没有人跟她挤占的情况下,会跑到对着男卫生间门口的洗脸台冲手呢?这是违反常规的!所以我在询问罗婷的时候问她在第二次出来冲手的时候这个洗脸台有没有人,她当然要说没有,而和那个女生的话一对照,显然她在说谎!”

“进店门的时候我坐在她的位置上试了试,发现这里并不是她所说的背后的事情什么都看不到,相反,玻璃窗把背后的事情映的清清楚楚,所以她的这个位置,最自然,也最不会引人怀疑,但是一点也不封闭!我又低头看了她的座位底下,木地板上面有鞋钉的滑痕,和盥洗间里面她的鞋印相吻合,而那个所谓的男人的脚印,除去大小之外,鞋钉的位置也和她的互相吻合!其实那个中学生所看到的络腮胡子,也许在那两家人离去的时候,一同离开了,因为正好其中的一家人是只有妈妈孩子,假如络腮胡子和这母子俩一同离开,在那边正玩的兴起的中学生还以为是走的一家人,所以也不会注意那么清楚。而罗婷设这个局干什么呢?很明显就是为了把警察的视线转移到那个莫须有的男人身上去!”

“乞丐没有被胁迫,但是怎么会吞下毒药的呢?我们经常看到在大街上的乞丐捡东西吃,那这块油渍很可能就是一块好吃的东西。想到言光说的那个乞丐的饕餮相,当他看到丢在这里的一块美味拿起来放进嘴里我毫不惊奇。而我也相信她会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会小心翼翼的不留下指纹的,而没有留下指纹,却恰恰不符合常规了!”

“至于那个外面匆匆进来的男人,为什么冲了一下手又回到了卫生间里面,这个言光你恐怕最清楚。你洗过手之后都不习惯用干手机,而是回转进去抻一张草纸擦手,连这点习惯都不允许别人有,有点没有想象力啊!”

是的,我没有想象力,但这不影响我为妻子的精彩分析鼓掌,也不影响旁人因为我的引导而鼓掌。

“那,为什么一个女白领会杀一个乞丐呢?”林瑛不解的问。

妻子甜甜浅浅的笑了:“我们去问凶手吧?我想,以往的线索会和她的叙述、事情的原因相互吻合的。”

我听到“吻”字的时候,便实在忍不住的俯下身去亲了妻子一口,妻子被袭,急忙把脖子一扭,回过头来,半嗔半喜的望我一眼。


  • 上一篇文章:侦探,是一件浪漫的活

  • 下一篇文章:双层公车站杀人案(1)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小狮子』于2010-9-19 20:29:00发表评论:
  • 我是从06年开始看《推理世界》和《岁月、推理》的,从看到言桄的第一篇文章起就很喜欢他的风格和文字,言桄写的真的很好,请一直这么写下去吧,谢谢
  • 空之道』于2010-8-10 13:20:00发表评论:
  • 那个油渍还可以想到
    但是那个拖鞋你就太牛了
    回复一个,让你的文章浮出水面
  • 回顾二战』于2010-3-27 23:54:00发表评论:

  • 下到MP4里在有语文课上看完的,真的很精彩……可是,还是好想弱弱地问一句,那个女白领到底为什么要杀乞丐啊?
  • 回顾二战』于2010-3-25 20:12:00发表评论:

  • 言大,加油!支持你……
    我很喜欢七宗罪系列的,特别是最后的那一篇《燃犀照七罪》,写得太好了,赞。
  • 1054932242』于2010-3-21 6:14:00发表评论:

  • 凡是为攻击我而造的武器都必将被毁灭,凡是在审判中诋毁我的言论都必将被定罪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网维探案——狐仙传(01)[3954]

  • 飞雪山庄(十六)完[2480]

  • 网维探案——狐仙传(10)完[4020]

  • 七种武器——长生剑(全篇)[4641]

  • 凶宅(六)[2174]

  • 红发联盟——天鹅之诅咒(短篇)…[2622]

  • 蛙声一片——蛋饼的实习案件(短…[2375]

  • EQ百年的开胃酒——《生日快乐》…[3243]

  • 中原镖局(二.三.及地图)[2511]

  • [圣诞征文13]圣诞宅急便[3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