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推理迷的噩梦》第一部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7657  发表于: 05年04月05日17点3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声明:此作主体框架模仿日本推理作家绫辻行人笔下的《推理大师的噩梦》,小说谜题、解答均是自己原创。
小说一共写了三部,请按顺序阅读。



推理迷的噩梦

第一部


初春的三月,天气逐渐变暖。窗外的阳光透过卧室的窗户直射进来,我躺在卧室中央的一张双人床上看书。没有女友的我,通常都像现在这样,凭借翻阅推理小说打发无聊的时间。
电脑的显示器关着,硬盘却在下载最新的DVD影片。为了方便网友找到自己,我把音箱开着。这样,我就能听见QQ上传来的消息声。
在我把书翻到最后一页时,音箱里传出咳嗽的声音。我知道那是QQ的消息提示,多数情况下,没人会加我为好友,应该是系统消息才对。我没去在意,继续看书。
其实,我不是个爱看书的人,阅读小说对我来说就像是完成任务一样。所以,每次读完一本书,我总是会伸个懒腰,摆出一副解脱的姿态。
打开显示器的同时,我为自己倒了杯白水。瞥了一眼屏幕右下角闪动的小喇叭,双击它。弹出的这个QQ消息让我感到疑惑。上面写道:你好,服部老师!我是你的学生。
我的网名叫服部平次。由于在一些推理网站小有名气,经常被人喊作"服部前辈"、"服部GG",被称作"服部老师"还是头一回。令我不解的是,对方说他是我的学生。网络世界里,我到是有两位铁杆fans。记忆中,却从未收过什么学生。
可能是有人在跟我开玩笑吧。或许,他是熟人的马甲。我没有多想,直接将其加为好友。几秒后,对方上线了。他的网名居然是我的真实姓名。我的真名在某些熟人眼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这让我更加确信,这位"学生"我肯定认识。
他选择了视频聊天,我立即接受。真的很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跟我捣乱。
视频窗口里的男子,身穿一件黑色双排扣西服,里面是洗得非常干净的白色衬衫,他打着一条黑色的领带。仔细看看,我也有一条相同的领带。这家伙在眼睛的部位戴着一个类似佐罗的面罩。消瘦的脸颊上,我只能看见高挺的鼻梁和两片薄唇。他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或者说是坏笑。我在心中幻想了一下他眼睛的模样,可是不管怎么看,我都不可能认识这个人。
他对着话筒开口了,"你好,服部老师。"这小子声音很有磁性,我认识的人当中,还没有哪位像他的声音这样好听。
"你好,请问你是谁?"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的学生。不记得了吗?"
"我好象没有收过学生啊!连半个徒弟也没有。"我觉得这家伙挺古怪的。从视频里的场景来看,他不像是在网吧的样子。
"不记得也没关系,贵人多忘事嘛。"他嘿嘿的笑了起来,笑起来挺傻的。
"为什么用我的名字?"我对着话筒柔和的问道。
"因为你是我的老师呀,因为我崇拜你呀,因为你的名字好听呀。因为……啊,对了。"他自己打断了自己,"服部老师,我写了一篇推理小说。"
"好啊,发到推理网站去吧。"我的回答他好象很不满意,因为他的表情有细微的变化,这是从他歪瘪的唇部看出的。
他将话筒抓在手上,"服部老师,你看过《推理大师的噩梦》吗?"
"是啊,怎么了?"我喝光了杯子里的水,又倒了第二杯。
"说真的,我觉得服部老师不是个谦虚的人。"他的这番话把我搞糊涂了,因为这与之前的问题完全不相干。
"有时候是吧。"我实话实说。
"刚刚我一直喊你'服部老师',可你从没说过客气的话。"
"你真有趣,怎么称呼我是你的事呀。又没人逼你。"
他做了个深呼吸,不太高兴的说,"所以,我觉得自己的决定并没有错。"
"什么决定?"我往嘴里塞进一片口香糖,若无其视的看着他。
"我想挑战服部老师!"他的这句话发音很重,也很有信心的样子。
我大笑了起来,"老D,你找错对象了。我又不是名家,赢了我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我不是你老D,是你学生。"他好象在玩文字游戏。
"OK。挑战就谈不上了。切磋一下的话,我还是很乐意接受的。"我搓着双手,表现的很坦然。
"我敢打赌,服部老师如果看了我的小说,是绝对猜不到结局的。"他的嘴角又出现笑容,那副信心十足的模样,就好象我们已经开始赌局一样。
"猜不到也很正常。"我的简单回答差点让他崩溃。他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好象要爬进电脑把我揍一顿似的。
"服部老师!你敢接受我的挑战吗?"他的发音越来越重,字字铿锵有力。
现在,我到是很想揍他一顿,"有赌注吗?事先声明,如果赌注夸张的话,我是不会参加的。"
"赌注很简单。如果你输了,你就喊我老师。"他得意的笑出了声。
"你输呢?"
"如果我输了,愿意接受你的任何惩罚。"他真的是中国人吗?这种精神有点像日本人哦。
"好啦,好啦。"我爱理不理的说,"别那么冲动!把小说发来就是了。"
"顺便说一下,因为文章不算很长,所以我给你2个半小时来完成挑战。超过时间,你就输了,你觉得有问题吗?"
"OK。"我欣然接受,我觉得这一切和日本推理作家绫辻行人笔下的《推理大师的噩梦》类似。
"还有一件事。"他真的很烦人啊。
"说。"
"我想找人来当裁判。我已经有了最好的人选,你的老朋友阿元。"
"不行。"我摇摇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跟他串通好的啊。"
"那么你找人选好了。"他显得挺大方。
"老埃和无限天空。"这两个人选对我有利,至少我这么认为。
"两个人?也行。在你阅读文章的时候,我会跟他们联系的。相信他们一定会乐意担任裁判的角色。"
对于这场无聊的赌博,我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说真的,我并没把他放在眼里,因为国内的原创并未达到很高的水平,所以我相信他也写不出什么好的推理小说。
接收他的小说之后,他关掉视频。我刚打开word文档,他就在QQ里输入消息:计时开始。
那是篇小说名叫《谁是凶手》,名字挺简单的。初步扫视全文,作者文采平平。下面就是小说的原文:





《谁是凶手》

1

从睡梦中惊醒,时间刚好是清晨六点半。额头的冷汗告诉我,自己又做噩梦了。最近两天,我总是有种不详的感觉。心跳比平时快了一倍,右眼皮也时不时的会跳动,这一切就好象在暗示我,身边将要发生非常可怕的事件。
枕头边的电话机响了起来。我伸手去接,"喂。"
"老兄,才起床吗?"那是我的网友无限天空,这小子管谁都叫老兄。
"是啊。"我懒散的抓着头发,"昨天休息的怎么样?"
"昨天?在家歇息了一整天。"
"为今天的聚会做准备?"我笑了起来,"前天的聚会我看你喝了不少,今天可别喝酒哦。"
"那是当然。那天我真的喝倒了,幸亏及时回家。昨天在家睡了一整天,差点没被爹妈骂死。"他咳嗽了几声,"喂!不说了,你快点起来吧。"
"你现在就要出发?"我也跟着干咳了几声,"聚会不是定在八点钟吗?"
"情况有点变化。我刚刚听交通台的广播,我们的必经之路大面积堵车。如果不现在动身,恐怕会迟到。"
大面积堵车?发生在早晨六点半?这会不会又是个不详之兆?
"没关系,到时候打车去就好了。我掏钱。"我大方的说。我做人一向如此,从不喜欢贪图别人的便宜。
"算啦,你也不是什么富人。"
我沉默了几秒,打了数个呵欠,还有些想睡觉的念头。
电话那头又传来无限天空的催促,"喂,老兄。还等什么?赶快做好准备呀!十分钟你家门口见!"说完他就挂了。每次有网友聚会时,无限天空总是表现的很积极。

2

我和无限天空来到郊外的一座别墅。这是一栋相当大的二层楼房,窗户离地面很近,看上去窗户和门没什么区别。一辆辆私家轿车停靠在窗户旁边,看来房主混的非常不错。看看时间,刚好八点整,离聚会的时间分秒不差。别墅前方站着主人罗修,这次网友聚会就是他组织的。罗修是个网络原创作者,近些年来小说频频出版发表,所以收入颇为丰厚。
与罗修的学生脸相比,从他身后走出的历史要酷得多。我和历史比较谈得来,因此在聚会的网友当中,自认关系与他最好。第三个到场的是老埃,别看他个头不高,推理方面的学识可是无人能敌。谁要想与他挑战推理小说的阅读量,那可是找错人了。
下面出场的是阿元,这个人有非常远大的志向。他希望写出一篇绝世推理作品,所以,他与罗修近来关系十分密切。应该是想从罗修那里得到些创作的技巧吧。咦?阿元的手怎么有伤口?原来,他前两天不小心被开水烫伤了,现在连拿杯子都会觉得疼痛难忍。
最后从屋内走出的是琉璃鸟。这个小MM是我的fans之一,但她更喜欢我的结拜兄弟。
七人进入屋内,里面已摆好茶水。看来,上午的活动仅仅是互相沟通而已了。
无限对着数位网友喊了N遍"老兄"之后,走到小鸟面前,"哟!老兄怎么变得这么PL了?"
"她去韩国整容的。"历史毫无表情的说道。
小鸟被无限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爱美之心……"
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元打断了,"那位跟你一样整天把BL这个词挂在嘴边的女人呢?"
噢,阿元指的是水天一色吧。这两个MM很有意思,她们不但个头差不多,而且长得有点像。还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干什么事都喜欢粘在一起,对于异性网恋她们完全没兴趣。两人期待的是男人之间出现海誓山盟的绝恋。
"水天有事,没来。"小鸟简单的回答阿元。
对方追问,"水天现在还在和她那个BF恋爱吗?"
"我让她分手了。"小鸟说这话的时候脸色都不变一下。
"为什么?"罗修问她。
"我不喜欢那个男人,嘿嘿。"小鸟的回答真让人不敢相信。跟着,她转向我,"服部GG。我现在漂亮吗?"
对于琉璃鸟的问题,我只是以微笑回答,同时又反问了她一个问题,"整容的时候,会很疼吗?"
"我还好,水天手术后有些过敏。不过后来好了很多。"
我提了一下眼镜,"水天一色也陪你去韩国了?"
"是啊。我让她一起去的。"
历史似笑非笑的说,"小鸟,既然现在变漂亮了。也没必要再化这么浓的妆了吧?新娘妆也比你脸上的淡哦。"
"我喜欢啦。"琉璃鸟说完就跑去罗修那里了。
"历史,"我拍着他的肩膀,"发条短信给黑路,告诉他我的东西做好了。"
"OK。"历史埋着头编辑短信。
罗修端来几杯饮料,"服部,"他热情的和我招呼起来,"最近有什么新作吗?"
"有些灵感,但还不够完善。"
"哦,想写长篇啦?"主人微笑着,"写好以后跟我说一声,我现在认识的出版社编辑可不少。我看过你原来的小说,大有前途哩!"
"多谢夸奖。"我看了一眼正在跟老埃聊天的无限,转向罗修,"老埃什么时候来的?"
"在你们之前。你和无限天空是最后一个到的。"
"没办法,堵车啊。"我瞥了一眼窗外停车场里的轿车,"都是你的车子?"
"怎么可能?我要那么多车子干嘛?"他喝了口饮料,"历史、小鸟他们两个开车来的。"
"唉,现在大家混的都不错啊。惟独我……"我露出了自悲的苦笑。
"没什么啦,你很有大好前途的。"罗修说着看了一眼老埃,"今天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老埃了,没想到他真的那么厉害呀。"
我笑了笑,"呵呵。你刚认识他?"
"是啊。昨天才在网上聊起来的。"
后面的时间我跟罗修聊起了关于原创小说创作的话题。

3

吃过午饭后,罗修给大家安排了房间,我住在一楼紧靠停车场的那个房间,老埃和无限有点累,两人就在别墅二层的卧室里休息了。阿元听说老埃要休息,立刻表示自己也有些倦意。这家伙,老埃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完全把老埃当神来看了。
历史在罗修的卧房里上网,罗修则躲在书房研究推理小说。无聊之际,我独自在罗修家的花园里欣赏着美景。花园很大,比我一开始想象的还要大。看来这里投资不小,罗修的现有资产比我想的还要多。
不知为什么,忽然很想有个伴侣能陪在身边,与他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在花园里漫步的感觉一定非常好吧。
可惜呀!到目前我还是个单身。我拿出镜子,照着自己的脸,我这么漂亮的一个人,为什么就没有异性缘呢?也许历史说得对。他曾跟我说过不止一次,不要跟推迷网友以外的人说你爱看推理小说,否则你就等着一辈子单身吧。
唉,究竟是不是推理小说害了我呢?罗修现在这么有钱,却也没有伴侣陪在身边。看来,真的不能把推理小说当成唯一的爱好呀。
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就快下午一点了。不知道主人除了为我们提供交流的空间以外,还准备了哪些活动内容。如果一整天都是这样聊天,还是会很烦人的呢。更何况还有老埃这个推理传教士在场,跟他聊天其实就是听他上课,自己根本一句话都插不上的。
我坐在草地上,抬头看着天空。刚才还阳光明媚的蓝天,现在已经暗下来了。对了,趁着没人打扰,在草地上休息一下吧。


4

微微睁开眼,我还趟在花园的草地上。天下起了小雨。一滴雨水精准的落在我的眼睛里,我揉揉双眼,看着周围,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我突然感觉有点冷。费力的从地上爬起,往别墅走去。
刚进屋,我就看见了罗修,他的脸色非常难看。
"你怎么了?"我关心的问道。
"听我说……"罗修的表情看上去要哭了,"老埃被杀了。"
"什么?!"我吃惊不小。赶紧跟着他跑上二楼的卧室。

5

无限天空漠然的望着窗外,历史也不吭一声,MM吓得不敢离开阿元半步。
老埃的胸口插了一把水果刀,血流得满床都是。从现在情况来看,警察没来之前是不可能离开的。我让无限天空给我家里打了电话,跟着,我决定扮演侦探的角色。
罗修说道:"已经报警了。警察表示路上堵车非常严重,让我们保护现场。他们在晚饭前一定赶到。"
我看着阿元,"老埃睡觉时,你不是在他旁边吗?"
"只是睡觉之前在,那时他还没睡着。后来,他向我示意要休息了,我就下楼去厨房拿东西吃了。"阿元显得有些惊魂未定。
"历史,你呢?"
"我有不在场证明的。我吃过午餐就上网聊天了,一直到罗修发现尸体时,我才终止聊天。聊天记录就可以证明我没说谎。"
我看着历史。会是有人帮他输入聊天信息,他抽出时间作案吗?不对,他向来都不喜欢与除我以外的人多说什么,这些人与历史的关系一般,不可能帮他聊天的。更何况,那是历史自己的网友,那位与历史很熟的网友,没理由分不清与自己聊天的人是否是历史。而且,他根本没有杀害老埃的动机。这样说来,他的不在场证明应该成立。
阿元说自己去厨房拿东西吃了。那么他一直呆在厨房吗?
"阿元,你离开厨房后又去了哪里?"我问道。
"去书房找罗修的。我一直与他呆在一起,后来罗修亲自要去找老埃,我才知道老埃被杀了。"阿元说着哭了起来。看上去,失去偶像的滋味挺不好受的。
那么,就是说阿元去厨房的说词不太可靠,因为没有任何人看见他去厨房。不过,阿元的双手都受了伤,他连拿杯子的力气都没有,还能拿刀插进老埃的心脏?
罗修见我正在分析案件,他独自跑到楼下焦急的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见罗修离开,我趁机问阿元,"直到发现尸体之前,罗修是否一直与你呆在书房?"
"是的。"
看来,罗修行凶的可能也被排除了。等一下,会不会罗修跟阿元都因某些原因憎恨老埃,两人合伙杀了他?不太可能呀,罗修与老埃初次相识,以前都没见过他,又何来杀人动机呢?
"小鸟。中午休息时间你在哪?"我问道。
琉璃鸟很委屈的看着我,"我在大厅照镜子。然后又去花园了……"
无限天空突然开口了,他对我说道:"老兄,你问了也是白问。警察来了还得重问一遍。"
要不是他说话我几乎忘了他的存在。我说道:"也许我可以在警察来之前找到真相。"
"算了吧。"不知为什么,他好象对我没有信心的样子,"看了几本推理小说就想破案?太幼稚了。"
"也许是吧。但是,有些事是说不准的。"我问道,"请问有没有人能够证明你一直呆在卧室里呢?"
"我一直在睡觉,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可是没人证明呀。"
"就因为这个你就说我是凶手?亏我还把你当朋友呢!今天我算看透你了,我们的友谊到此为止吧!"无限的态度非常坚决。
细想一下。我记得上次无限跟老埃见面是在前天,那也是一个网友聚会。而且聚会的人比现在要多。如果说他想杀老埃,上次就可以下手。会不会是无限昨天才开始恨老埃?不对,这是没理由的。因为他前天晚上喝多了,昨天在家睡了一整天,这是他父母亲口从电话里告诉我的。
历史突然开口了,"服部,我想起一件事,我在老埃的尸体旁发现了一些粉底的粉末。"
所有的视线都转移到琉璃鸟身上,她一副委屈相,难过的要哭了。
"对了,小鸟,我刚才还没问完呢。"我提了提眼镜,"你说你去花园了,我也去花园的。怎么没看见你呢?"
"花园大的很呢!"小鸟对我叫了起来。说着,她就躲进一楼的卧室,哭了起来。任凭一旁的历史怎么安慰她,琉璃鸟就是不开门,还把历史狠狠的骂了一通。看来,我与小鸟的偶像和fans的关系到今天也差不多终止了。
所有人都开始看我了,阿元和无限几乎同时对我开口,"谁知道是不是你杀了老埃呢?"
我傻了,我这才发现,其实我也没有不在场证明。这可怎么办?

6

接近下午两点的时候,大家都各自呆在别墅的各个角落。每个人都怀疑身边的人,好端端的网友情谊被这场命案夺走了。
大约两点半左右,历史突然从楼下跑上来。跟在他身后的是阿元。
"不好了,琉璃鸟被杀了!"


7

打开房门的是罗修。小鸟被毁容了。她的整张脸部皮肤被凶手残忍的剥去,丢弃在枕头旁边。尸体身上也插着一把刀,位置与老埃身上相似。
"会不会被害者不是小鸟?"历史突然提出了大胆的假设。
没错,如果小鸟是死者,凶手为什么要剥去她面部的皮肤呢?
无限开口了,"也许不是。光是看这张脸是看不出任何名堂的。历史,你既然提出这种设想,为何不将她的面部皮肤还原呢?"他指的还原,当然是将小鸟的脸重新帖在头部的位置。
历史真是个疯子,非要出口恶气给无限看看。他真的照做了。看着小鸟的脸被历史拿在手上,我当时真的很想吐。再看旁边的罗修,昏倒了。回头看看阿元,已经在吐了。而提议干这事的无限也是紧闭双眼,不敢再看下去。
"搞定!"历史把手上的血迹在罗修的衣服上擦干。
我微微睁眼,那果然就是小鸟的脸。死者真的是小鸟,凶手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用如此的方法对待一位女孩,这世界上还有天理吗?

8

关于小鸟被杀,我再度调查剩余网友的不在场证明。历史和阿元在一起,罗修与无限在一起。我与……我和小鸟都在一楼。案发的时候我一个人在一楼大厅呆着,没人陪我。为什么?就因为之前我扮演过侦探的角色吗?他们就这么恨我?
等一下,难道说。这四个人合起来算计我?不对呀。我跟无限经常见面,关系不至于恶化到这种地步吧?再说历史,我跟他可是很能谈得来的啊。还有阿元、罗修,我哪点对不起他们了?陷害我对这四个人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再想想!有可能这只不过是一场整蛊计划。也不对呀!老埃和琉璃鸟可是真的没有呼吸啦。这样整人实在是太夸张点了吧。
待会警察就要来了。我没有不在场证明,这可如何是好?
没错,这个解释应该是最合理的了。他们都嫉妒我!!历史嫉妒我的声音比他好听,无限嫉妒我比他帅,罗修害怕我在写作上会超过他。阿元……他嫉妒我的一切。
就因为他们嫉妒我是个完美的人,他们就要对我间接式的下毒手?
天啦,我该怎么办?


挑战宣言

服部老师,看完这篇故事了吧?我的文采很一般,希望您见谅。对于整篇故事,为了公平起见,我会给您做出如下提示:

第一,文章里的出现场人员,全都是活生生的人。绝非动物、植物或是人偶。
第二,文章里的所有线索已交代完毕。
第三,文章里的凶手只有一人,不是合伙作案。更不是未出场人员犯罪。
第四,文章里的嫌疑犯说的都是实话,并无半点虚言。

现在,服部老师。相信你已有了心中的答案。请告诉我,谁是凶手?



看完这部小说,我看了眼时间,才过去半个小时不到。他却给予我2个半小时的答题时间,实在是有点小看我了。其实凶手已经很明显了,这个向我挑战的学生真是有趣。为什么偏偏拿出这么一个弱智的故事让我猜凶手呢?
我点击聊天对话框上的视频请求。几乎一瞬间他就接收了视频邀请,看来,他始终没离开过电脑一步。
还是那张戴面具的脸,还是那副自信满满的表情。
"服部老师,有答案了?你的速度真快。"
"是啊。这故事挺简单的。"我又为自己倒了杯水,并点燃香烟。
"那么,请告诉我,谁是凶手?"
"'我'就是凶手。"我盯着视频里那张渐渐发白的脸笑了起来。
我悠闲自在的吸着香烟,"我不清楚与你有什么瓜葛,非要把我写成凶手。不过这也没关系啦,小说嘛,又不能代表什么。我不会生你的气,绝对不会。关于为什么'我'是凶手,呵呵。其实你的提示帮了很大的忙,或者说,你过于自信了。"
我喝着水,他依旧一声不吭的在发呆,"你的第四个提示帮了我不小的忙,仅仅这一句提示'文章里的嫌疑犯说的都是实话,并无半点虚言',就足以证明'我'是凶手。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惟独'我'没有。"
他还是不说话,我又笑了起来,"你的创作手法我很了解。你是想通过主视角来欺骗读者,让读者认为'我'是不可能犯罪的,这类推理小说我早已读过,写得比你要好很多。我并不是说你没有发展前途,只是希望你在创作侦探小说之前,能够大量的阅读此类作品,这样对你今后的写作才有提高。"
这时,他开口了,"服部老师,你的意思是说,'服部平次'是凶手?"
又是想玩文字游戏吗?保守期间,我还是不要上他的当比较好,"没错,我指的是小说里的服部平次。当然,你并未在小说里完整的写出'服部平次'这四个字,所以,我明确的告诉你,凶手是小说中的'服部'。"
将只抽了几口的香烟熄灭,我又说道:"其实你也不必接受任何惩罚,你的构思还是不错的。至少比那些不会写推理小说的初学者要强了不少,你欠缺的只是阅读量和想象力。这次挑战,你输就输在信心太足了,希望你能明白我并不是在嘲笑你。"
"服部老师,也许我的阅读量没有你多。但是,我的想象力自认不差。更何况,其实输的人是你。"
这时,轮到我脸色变白了。我与他好象互换了角色,他笑了起来。
"服部老师,现在让我来告诉你凶手是谁,好吗?"
我的情绪有些激动,"凶手不可能不是'我'!除了'我'之外根本没有别人了!"
对于我的冲动,他不予理睬,而是摸了摸眼前的面罩,"凶手的确是'我',但你的答案不对。对此,我不得不承认,刚刚我险些输给了你。"
轮到他抽烟,"其实小说里的'我'并不是一个人,服部老师,你看出来了吗?"
"不是一个人?你是说,小说里的'我'其实是两个'我'?"我吃惊不小。
"是的,没错。"他摸着鼻尖,"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在你回答凶手是'我'之后,进一步向你确定凶手身份的重要原因。你的答案是,凶手是'服部'。但事实上,凶手是'琉璃鸟'。也就是第二个死者。"
我努力的和他争辩起来,"你在开玩笑,'琉璃鸟'已经被人杀害了。就算她杀了'老埃'然后自杀,也不可能把自己面部揭去,再给自己一刀的。"
"事实上,她并没有被杀。那具尸体不是她的。"
"胡扯!"我叫了起来,"出场人物就那么几个,尸体的身份不是她又是谁?"
"第二具尸体的身份是'水天一色'。虽然她没有在小说里登场,但是,之前已有提示,她与琉璃鸟长得有点像。"
"这个……好吧,我承认有这么个提示。你说下去。"不知为什么,我开始冷静下来,并对他即将做出的全新解答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故事里还提示,两人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这说明她们的关系非常好。通过'琉璃鸟'让'水天一色'去韩国整容这件事来看,完全可以证实一件事。那就是,'琉璃鸟'让'水天一色'做什么事,她全部照办。文章也有相应的提示,像是'小鸟'让她与BF分手,她也照做了。这足以证明另一件事情的存在,即,'琉璃鸟'让'水天'整成自己的模样,她也会照办。"
他继续说道:"因为她们在未整容之前就有些相似,那么在韩国高级整容师的手术刀之下,长相几乎相同的两个人经过整容,再度成为两个相貌类似的人,又有何难?"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小鸟'在参加聚会的前一天晚上就杀掉了'水天',剥下她的脸部皮肤。然后把她的尸体藏在自己汽车的后备箱内,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把尸体搬出来,放在床上,造成自己惨死的假相。"
"果然是服部老师。"
"可问题在于,文章里的另一个'我'也就是'服部'在老埃死了以后的那段时间里,与'小鸟'同在一楼,难道他就看不见'琉璃鸟'搬尸体吗?"
"故事里明确的提示,'罗修'给小鸟安排的房间是紧靠停车场的那间卧室,她的车子就停在卧室的窗外。一楼的窗户离地面很近,与门没什么区别。她完全可以只花半分钟的时间将尸体拖进卧室,而不被人发现。'小鸟'一个人躲在一楼的房间里,关上门不让其他人进入。这充分说明,她正是利用那段时间将尸体搬进卧室的。一切处理好之后,她就通过窗户离开了别墅。同一时刻,楼下只有'服部'一人,这就让人误以为是'服部'通过窗户杀掉了'琉璃鸟'。"
"明白了。"面对这样合理的解释,我有些底气不足了。
"至于凶器,是'琉璃鸟'早已准备好的。在此我不多说。关于'老埃'的死,其实'历史'已经提示,尸体旁边发现粉底的粉末。那正是'琉璃鸟'行凶时不慎留下的。对你这样一位看了部分推理小说的读者而言,极有可能在读到这一段时,立刻排除'小鸟'杀'老埃'的可能。因为大部分推理小说读者都有个通病,他们一致认为最有嫌疑的人绝对不是罪犯。这种观点是绝对错误的,合理的逻辑分析才是关键。"
听到他这样暗中嘲讽,我实在很生气,"动机?可以告诉我'琉璃鸟'的动机吗?"
"服部老师,这篇小说只是让你猜凶手,没有让你去在意杀人动机。"
"那么这篇故事就不是个完整的小说。"我反驳道。
"你真的那么在意动机?好吧,那么我现在就说,'琉璃鸟'杀'老埃'是因为她喜欢'老埃',杀'水天'是因为'老埃'喜欢'水天'。或者我说,她杀'水天'是因为对方周围的男孩比她身边的要多,她因嫉妒而杀人。杀'老埃'是因为'老埃'曾在网上私聊中骂过她。你真的那么在意动机的话,我可以一直编到明年。"
"好吧,不去管动机了。"我不知所措的抓着头,突然,我想到了什么,对着话筒的同时又露出了笑容,"你好象没有在文章里写过关于'我'不是一个人的提示啊。"
"没有吗?你看漏了吧。应该说你没仔细看才对。"他让我再次回到文章的某一段某一行,"请注意。'服部'是戴眼镜的,再看看另一章节,天下雨了,雨水落到了'我'的眼睛里,这就说明'我'不戴眼镜。完全两个'我'。请注意那一段,'服部'让'历史'发短信,'服部'让身边的'无限'打电话,前面就提到'服部'不是个喜欢贪图他人便宜的人,这充分说明他去别墅的时候没带手机。再看看那一段,'我'拿出手机看时间。完全两个'我'。还有另一节里,'我'忽然很想找个伴侣陪着,跟他牵手、并肩漫步在花园里。注意这个'他',我用的是男性的'他',充分说明当时那位想找个伴侣的'我'是个女人,而'服部'是男人。你以为这是我的笔误吗?完全两个'我'。这些完全可以证明你看文章不够仔细。"
我还是不服,"'琉璃鸟'在花园睡觉,按照你的提示,所有嫌疑犯都说的实话,那么'服部'为何在花园没看见躺在草地上的'琉璃鸟'?"
"花园很大。'服部'碰巧没看见她,难道不可以吗?"
"呃……"我想说什么?其实我根本无言以对了。但是,我真的不甘心自己会失败。现在想来,他给了我2个半小时的时间,的确有他的道理。在比赛的公平性上,他做的很好。可是让我喊他老师,我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在我无言以对的时候,他似乎看出其中端倪,"现在你输了,该实现你的诺言了。"
"等一下,我是否输,得裁判说了算。"
"老埃和无限已经看完我的小说了。"他又摸了一下面具,"我建了个群聊,我们听听他们的意见吧。"
又是一阵QQ消息声,他真的建了个群聊。老埃和无限天空也在里面。
老埃输入道:"呵呵,服部来啦?这篇故事写的不错,我想,你能猜到凶手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凭你服部现在的能力决猜不到两个'我'。"
无限输入道:"这种形式的两个'我',服部应该写不出来。"
一想到裁判是自己找的,就感觉有点回天无术了。
我输入道:"老埃,我没猜到凶手。"
无限:"我想也是,2个半小时的时间你没充分利用。"
老埃:"输了也没关系。叫人家一声老师又何妨?最起码,今天你看到了一篇不错的小说。我觉得这还是挺值得的。"
无限:"老埃说的对。其实你没输,服部。相反,你赢取了一次学习的机会。这里没有外人,我和老埃也不会把今天这事说出去。更何况,你服部平次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学者,对吧?叫人一声老师没关系的啦。"
我看着视频里的他,问道:"是不是以后我都要喊你老师?"
"我不会强迫你去做任何事情。"他似乎在做最后通牒。
我望着窗外,看着视频里的他,看着两位裁判的头像,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网维探案——狐仙传(07)

  • 下一篇文章:《推理迷的噩梦》第二部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服部平次』于2005-5-4 13:23:00发表评论:

  • 【古畑任三郎在大作中谈到:】

    >能不能再往深处挖掘?比如说,写十段,分别是十个‘我’?
    要看你怎么写了,每一段里都必须有线索充分的表明这些“我”不是一个人。
    其次,你还得考虑到情节的问题,也就是说,是否有必要写十个“我”。
    一般来说,“我”太多会影响小说的可读性。个人认为,三个“我”是欺骗读者的极限了。
    此外,这种“我”的小说不算少数。如果你有什么好的构思,到不如想个更新颖的题材。
  • 古畑任三郎』于2005-5-4 7:25:00发表评论:

  • 能不能再往深处挖掘?比如说,写十段,分别是十个‘我’?
  • 怪道2000』于2005-5-2 1:08:00发表评论:

  • 强!象这样的文字陷阱的确很少人会注意到。我还以为是琉璃鸟杀了老埃,然后服部杀了琉璃鸟呢。没想到两个MM感情好到可以整容成一个模样。打死我也想不到呢!
    呵呵:e:e
  • 不知火无名』于2005-4-16 12:10:00发表评论:

  • 【服部平次在大作中谈到:】

    >坏习惯吗?
    >叙述性诡计如果写的好,会很精彩。
    >这类小说难得玩一次是没什么问题的。
    >在作者玩叙述性诡计的同时,建议不要忘记加入本格推理,以增添读者阅读的乐趣。毕竟,从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单纯的叙述性诡计很多人还是接受不了的。
    同意福部前辈的观点,也觉得好的叙述性诡计的确是很精彩。但单纯的叙述性诡计毕竟太薄弱了,无法构成有足够内容的文章,看者有空洞不实在感。个人认为这种写法更适合谜题,而不是小说。
  • 服部平次』于2005-4-16 11:51:00发表评论:

  • 坏习惯吗?
    叙述性诡计如果写的好,会很精彩。
    这类小说难得玩一次是没什么问题的。
    在作者玩叙述性诡计的同时,建议不要忘记加入本格推理,以增添读者阅读的乐趣。毕竟,从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单纯的叙述性诡计很多人还是接受不了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湿漉漉的杀意[2930]

  • 冬季校园——建筑师之死[2557]

  • (原创)“新开始”(最后几章)[2159]

  • 许飞日记[寒][5826]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法国裙子之…[4687]

  • 该隐号疑云(16)修订[2665]

  • [圣诞征文13]圣诞宅急便[3578]

  • 樱 花 岛 (上)[3733]

  • 诱惑(中篇推理之四)完[2589]

  • [圣诞征文1]猫福[3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