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夏日里的吸血鬼(05)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824  发表于: 04年10月10日22点1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5.
范欣拿起毛巾,擦干净手上沾到的血。身旁的罗修一本正经地向他询问尸检情况。范欣摇摇头,说死得真惨,随后把他所确定的东西说出来。
范欣认为金全驻死在凌晨三点半到四点之间,也就是在罗修结束了在对大家询问之后,回到楼上后不久。
罗修意识到也就是说在这第二件谋杀案上仍然是除了他自己还有田冶以外,其他人都没有不在场证明。
范欣无奈地同意罗修的判断,继续说:“金先生是在被凶手打晕勒死了以后才又被砍掉头的。如果直接砍掉头的话,动脉喷出的血会比现在更多。”
这一点,罗修当然也看出来了。他没有在对范欣说什么,转身走出屋子,等那一位也出来后,锁上房门。一言不发的男子回到一楼的沙龙客厅里。看到那一屋子表情匮乏,神色不宁的人,不由将目光投射到窗外。“天亮了。”罗修说,又跟上一句,“雨也停了。”
“我刚才已经又报过警了。”店里连死两人的邓心安一夜间似乎白了不少头发,微翘嘴角的皱纹,淡淡地说,“警察已经过来了,过不了半小时就到。”
没人接他的话,每个人都在心里面想着自己的事情。
沙龙里显得很冷清,纵然这是个盛夏的早晨,纵然刚刚升起的太阳从海面直射到沙龙里,沉默的空气还是使沙龙里的人感到彻骨的寒冷。几个衣着简约的女子此时不约而同地转动起身子。单薄的衣衫在她们身上微微颤抖着,在某些人眼里看来,真是楚楚可怜。
“妈的,什么事儿。”瘦小的谈甄狠狠地扔掉他吸了两口的香烟,叫道,“我要离开这里。”
“不行。”罗修冷冷地说,“警察到达之前,谁也不能离开。”
“呸,我才不管呢。”小个子跳起来,“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他这话同造早些时候他妻子的话如出一辙。罗修走到他面前,抬起手,准备用强制手段把他给拦下来。谈甄也不回避,伸出手,在罗修拦他之前,先去推对方。结果罗修纹丝不动,而谈甄自己却力乏地自己坐倒在沙发上。他大口地呼着气,又站起来,似乎想要和阻挠他的人搏命。
“坐下。”陈颍红突然说。声音很轻,但颇威严,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陈……”谈甄说了一个字,他妻子又抢说:“别给自己找麻烦,现在这里是出了谋杀案。不是你做的,你慌什么?”
谈甄于是乖乖地闭上嘴,继续用香烟填补自己嘴巴说话的功能。
“罗修。”陈颍红说:“你是不是真想要调查这两个杀人案?”
“你什么意思?”罗修反问。
“也没什么意思。”她矜持地答道,随手抽出一支又细又长的女烟,“本来我也不敢信任你,而且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就在刚才,那位韩国老板遇害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所有人的神经都被她吊起来了。他们全部把脸转过来,盯着陈颍红看。而这位反倒像是刚刚完成一出精彩表演的女演员。开心的大笑。
“你看到了什么?”罗修问。
“我看到柯劳力先生有偷偷地跑到三楼去。”一边说,一边用她一半正经一半调笑的眼睛去瞄柯劳力。
那位“英国留学生”顿时脸孔转色。他没有面对任何人,叫道:“我没有。”
“没有什么?”罗修问他。
“我才没有上过三楼呢。”他一顿,站起身,脸色又平静下来了。深深呼了口气,继续说:“我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去三楼啊,而且陈女士,你怎么会看到我去三楼呢?你当时又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
“看。默认了吧。”陈颍红轻松地掐掉手中几乎没有吸的烟,“我那时因为睡不着,所以去房间隔壁的图书室找书看。出来的时候就见你偷偷摸摸……”
“胡说八道。”柯劳力大叫,“我不过是拣到一块手绢,我想可能是三楼某位小姐的,想要送上去而已。”
“这么说,你确实上过三楼?”罗珈跳起来,冷嘲热讽道,“那么那块手绢的失主你找到吗?”
“是我丢了那块手绢。”季淑琦尴尬地站起来,从衣兜里掏出一块颇漂亮的丝帕。
“你……”罗珈还想继续再追问两人。不过罗修打断了她。
“这么说柯劳力先生和这案子没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能确定?”罗珈、田冶还有陈颍红三个女人异口同声地问。
罗修扳起脸,一副不耐烦的说教表情,“两个死者都是以狙杀吸血鬼的方式被谋杀的,而他们的死显然和一个礼拜前齐安、黄丹丹两人的死有关。可是柯劳力先生和这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田冶努努嘴,想要说什么。但瞥到罗修那古怪的眼神,立刻明白他是在给柯劳力设局下套。“坏蛋。”轻声咕哝了一句,继续听坏蛋说。
“柯先生,你是计算机工程师对吧?”
“程序员而已。”
“我看见你有带着手提电脑,你那机子能上网吗?”
“能,什么事?”
“我想上网查查有关齐安、黄丹丹的报道。能借你的手提用一下吗?”
“没……问题。”他的回答比较犹豫,但是罗修才不管呢。反正能用对方的手提电脑,就是他的目的。
装模作样地开机,连接英特网。表面上别人看他是在Google查什么资料,实际罗修一直在对用户的特点进行观察研究。忽然,一抹古怪的微笑拂上脸庞。
“柯劳力,你是在英国的留学生?”
“是啊,又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比较古怪而已。为什么你的操作系统上的语言默认是美国英语,而不是英国英语。”
柯劳力顿时语塞。
“还有,你的桌面设置是一张你的生活照。在英国,汽车不是应该左行吗?”
罗修关掉电脑,改用那对凶恶的眼睛,逼视姓柯的男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啊,你到底是什么人?”罗珈、范欣还有邓心安从三个地方把他给包围了起来。
柯劳力环顾四周,发觉自己的危机,叫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又想怎么样?”
“柯先生。”邓心安说,“你用了个虚假的身份来到我的饭店,现在这里又发生了谋杀案。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谁,来这干什么?”
“你这是怀疑我了杀人啦?”柯劳力说,“你们想要调查我的身份啦,你们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罗修一声冷笑,“的确,在你眼里我们没有权力调查审问你。不过,有权力的来了。”
城堡外的公路上,五辆警车呼啸着警灯,奔驰着冲进停车场。

五分钟以后,一个英姿霎爽的女警官在邓心安的领路下走进城堡。她静静地环顾了一眼四周的人,栗褐色的头发下,小眼睛陡然一亮。大跨步地走上前来,指着罗修说:“阿修罗。”
“你是……”罗修虽也觉得她面善,但一时怎么也想不出来。
“你是梅薇警官吗?”反倒是田冶认出了对方来。
“对啊。”梅薇笑道,“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们,这下就好了。这案子好办多了。”
罗修心里松了口气,心想既然和这位警官认识,那就有自己插手的空隙了。不过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到底何时和这位女警官有过合作。
“喂,小冶。”他轻轻把田冶拉到耳边,问,“这位梅警官,我们什么时候遇见过吗?”
大明星像不认识似地看看他,才点破四年前在人鱼岛上的经历。罗修忽然想到原来这位女警官就是当时和某位令他耿耿于怀男人一起出现的丫头片子。在推理上输给别人实在令高傲的阿修罗难以忍受。
“梅警官,你以前好像不是在这个城市的啊,怎么会……”
“哦。”梅薇又笑,“我去公安大学进修了两年,半年前就被调到W市公安局的刑侦大队。好了,现在先别说这些了。还是先说说案子的事吧,阿修罗有什么能告诉我的吗?”
罗修于是开始向梅薇复述有关龙云飞和金全驻被杀的事,在一些记忆模糊的地方,就有田冶来补充。断断续续地说了大概有半小时,梅薇带来的队员们把两具尸体给抬了下来。
“你说你们在开始发现尸体的时候,就已经检验过尸体了,那么当时的现场照片,你们有没有拍下来?”
“这个当然。”罗修让田冶去拿拍过的胶卷,又偷偷摸摸地从衣口袋里掏出一只塑料袋。“梅警官,这些血迹我也希望你能带回去分析一下,最好是做一下DNA测试。”
“这些血迹是什么?”
“是龙云飞被杀时,门口走廊上采集到的血迹。因为当时整个案发现场呈密室状态,所以我想确定一下这是否属于龙云飞的血。”
“原来如此,密室杀人,似乎你已经破解了密室的手法。”
“哼。”罗修露出一贯冷而没有表情的笑容,说,“要解密室的手法并不难,关键是要确定凶手用的是哪一个。梅警官,我迫切地想知道的那个医院的吸血鬼的事?”
“吸血鬼,什么意思?”梅薇诧异地问。
“怎么,不是说什么一个血站的护士被吸干血,死在了太平间的停尸床上?”
“哼,就这事啊。罗修,你该不会相信什么有吸血鬼的事吧?”梅警官笑起来,“不过是有人偷走一具尸体,再用另一具尸体进行移花接木而已。”
“这个我懂,可是那个后来被杀的血站的女护士,为什么会全身失血呢?没有一个凶手会那么麻烦的做一件没有理由的事吧?”
“对,但是这只不过是个偶然罢了,那个护士患有血友病。她原本只不过是颈部出血,结果却休克致死。”
“血友病,就是那个出血就不容易止住的病。但是,梅警官,这种疾病应该是隐性遗传疾病吧?”
“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她是女孩子,如果她有血友病,根据遗传学规律,她的父亲一定也是血友病患者,同时她母亲即使不是患者也是遗传携带者。因此可以推算得知,她的外公也一定是血友病患者。血友病是他们家的遗传性疾病,而她自己又是在血站工作,不可能手边没有立刻治疗的药物,怎么可能会就这样失血过多死了呢?”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她是被人谋杀的?”
“难道不是吗?总不会她自己爬到停尸床上去吧。而且……”
“而且还丢了一具尸体。你说的不错,我们也同意她是被谋杀的说法,肯定有一个第三者当晚进出了血站中心和医院,但问题是这人是谁,还有他又为什么要偷走大量的血液制品。难不成真有吸血鬼。”
罗修的脸皮绷得紧紧的。“你说丢失了大量的血液制品?荒唐。”
“是啊,很荒唐。”
时间匆匆过去,过了好久,罗修发现田冶还没有从楼上下来。不由嘴里嘟囔着“这个丫头,又在蘑菇什么?”,身体不自觉地向楼上走去。梅薇警官也跟着那个男子大步走向三楼。不出两人的意料,田冶果然出事了。阿修罗飞一般地来到田冶的房门,轻轻踹开虚掩的房门,敏捷地跃入室内,在仔细而又迅速地观察了房间里没有异样后,才稳步走到倒在地毯上的田冶身边。
梅薇从他的眼神中读到了愤怒和惊讶,不由暗暗好笑,原来这个自以为是,老是装着一副酷样的男子,到底还是一个性情中人啊。
“怎么样?”
“她没事。”他把她抱到床上,“只是晕了过去,不过很奇怪,她不像是被打过啊,而且也没有乙醚之类地气味……”罗修无疑拂起田冶肩头的头发,结果在她的左边颈脖子上发现了两个小小的粘着一点鲜血的伤口,两个伤口之间的距离不过两厘米左右。
“这是什么?”梅薇警官几乎跳起来了。
“吸血鬼的牙印。”罗修鄙夷地哼了一声,“梅警官,我们上来之前,没有人下过楼是吧?”
“对,我们两一直都在一楼大厅,如果有人下来,逃不过我们的眼睛。这就是说,‘吸血鬼’就在这些人之中……但是他为什么要袭击田冶呢,还有为什么也要仿照吸血鬼袭击人的样子?”
“对,为什么要比拟吸血鬼的手法?至于为什么袭击田冶,我想我知道。”罗修走到写字台边,拉开抽屉一看,乐道,“不出所料,我要给你看的照片被偷了。”说完,他跑进房间里的洗手间,挤了一块冷毛巾出来。轻轻解开女孩子领口的纽扣,把冷毛巾敷在她的脸上。
不一会儿功夫,田冶呻吟了两声,睁开眼来。
“罗修,”她很焦急地说,“有人偷相片。”
“我知道了。”罗修拿起毛巾,“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田冶的很陶醉地回答说。
“那你看清那个偷照片并且袭击你的人了吗?”梅薇问。
“没有。我当时跑进房间来拿照片,可是打开抽屉一看,没有了。我料想不好,刚准备下楼告诉你们,跑到门边时,就被人在身后袭击了。我感觉脖子上一疼,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她伸手摸摸脖子,愕然道,“我……”
“被吸血鬼咬了。”不知罗修是不是想要开玩笑,但这时候说这话很不时宜。
“如果说吸血鬼就是那些人中的一个的话,那么……”梅薇警官果断的走出去,调查那些疑犯。结果发现,季淑琦竟然也不见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首届大赛征文之(18)【杀手无罪】

  • 下一篇文章:推理学园之无法无天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5-8-27 21:38:00发表评论:

  • 我已经忘了凶手是谁了。霍霍……
  • magic_mage』于2005-8-27 21:04:00发表评论:

  • 【迷案纪实在大作中谈到:】

    >实在是非常有必要提醒提醒某某人~

    这一篇罗某人早弃坑了吧?又去连载新的了……

    对这种行为表示谴责!!
  • 迷案纪实』于2005-8-27 20:54:00发表评论:

  • 实在是非常有必要提醒提醒某某人~
  • lidy0490』于2004-10-12 6:50:00发表评论:

  • 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期待下一部分早日出笼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香烟岛谋杀案(三)[2285]

  • 梦中的案子[5015]

  • 一桩过分张扬的谋杀案(结局)[2843]

  • 一桩过分张扬的谋杀案(3)[2673]

  • 马盖瑞探案---<都是日剧惹的祸>[2880]

  • 我的疯人院生涯(陆续连载)[3484]

  • 魔笛传说连续杀人事件(又名《下沙…[5115]

  • 瘸侦探白凌:《红漆》[2667]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四章)[2431]

  • 连载——13区(第十一章)[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