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推理学园之无法无天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291  发表于: 04年10月26日12点4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推理学园之无法无天

1 新人王

对推理学园的人来说,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难忘的一天。当乐阳单肩背着他的行李包站在学校大门的时候,一些MM忍不住流下热泪。是的,乐阳就要离开这所校园了。乐阳本身并不是一位精明非凡的学员,但短短的几年里,通过他的努力。终于被美国一家推理研究社相中,对方恳请乐阳去那里工作,并担任推理研究社内部一家名为“神秘联盟”集团的主席。
蔡校长带领着众学员为乐阳祝福,校长表示:推理学园虽说只是你人生的驿站,但它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副校长陇首云也拍着乐阳的肩膀:“小伙子,今后别忘了翻译一些好的推理作品回来,大伙都很期待的呀。努力吧!”
FAN教官在一旁默默的流泪,口中还不断嘀咕:“这是什么世道?好的走了一大片,那些死皮赖脸的家伙却怎么也赶不走。”
被称为死皮赖脸的当然是虫探、马赛克、服部平次、历史这些人了。一向寡言少语的历史面对要离开的校友,也上前跟他说了祝福的话。
历史:“要走了么?保重!”
乐阳:“是啊,你也保重。”
历史:“还有,美国女人很厉害的,多带几瓶神油过去,别丢中国人的脸。”
乐阳:“…………”
虫探上前拥抱着乐阳:“老兄,听说美国那里乱的很,你要注意啊。”
乐阳拍拍虫探后背:“谢谢,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虫探:“切记,太高的楼别上,注意飞机。切记,碰上地铁里拿刀的黑人不要说你是中国人,他们对中国功夫很感兴趣的。切记,抢劫银行这种事不要做,如果你一定做了,得手后记得来找我,我的帐户是…………”
乐阳:“知道了。”
马赛克上前握了一下手,叹着气:“什么不说了,出去后好好做人。”
乐阳:“…………”
服部平次吃着棉花糖,嘴一张一合的问:“兄弟,不上个厕所再走?”
乐阳:“去过七次了。”
乐阳看着服部:“兄弟,我的神秘联盟永远算你一份。虽然我把大家都视做兄弟。但是,真正结拜过的却只有你一个。趁现在要走了,有些话,不得不说了。”
服部:“兄弟请说。”
乐阳:“兄弟,你永远是他们当中最帅的。”
服部摇着头,红着脸:“唉,兄弟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现实了呢?”
乐阳高兴的跳了起来,“太好了,我终于学会开玩笑了。”
服部:“…………”
蔡校长见时候不早,再不送乐阳就赶不上飞机了。于是,他代表大家,最后和乐阳说了声:郑重!
就在乐阳转身离开校门的一瞬间,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MM的声音:乐阳GG我爱你!
众人回头看去,琉璃鸟冲出人群,跟着,她消失不见,留给大家的只是一阵青烟。FAN教官咳嗽数声,“好了,乐阳走了。大家都给老子滚回去训练吧!”
乐阳离开了,学园少了一员猛将。但是,对一座像推理学园这样的学校来说,人员流动是很正常的。因为过不了多久,就将有新的学员踏入这座神秘的殿堂。



中午休息时间,大约十二点的样子。蔡校长临时决定开个会,他拍拍话筒站直身子,“各位学员,占用大家的休息时间我深表歉意。可是,有两件事得宣布一下。”他看看手中的稿纸,“我们是专门研究推理的学校,近来有不少同学向校方反应,在这里只能看到与推理有关的书籍,比如小说、漫画、资料。遗憾的是,却没有侦探电影的碟片。由于学校空间有限,而且,我们也不可能集资盖一个电影院。因此,我们决定,购置一台超大的悬挂显示屏,它就放在东教学楼的墙上。对面正对着学生宿舍,以后有侦探电影,大家可以透过宿舍的窗户,就可以看见了。这是第一件事,第二……”
服部平次举手,示意他要发言,“校长,那个显示屏质量怎么样啊?你把它挂在墙上,下雨怎么办?”
FAN教官用鄙视的口吻对他说:“有看的就不错了,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老蔡:“服部同学请放心,这是最新的产品,防水、防火、防震,总之什么都防。打雷闪电也照样可以观看电影。”
马赛克也举起了手,刚才FAN对服部不满,他想替服部平次出口气,便说道:“校长,教官刚才问能不能通过它看三级片?”
老蔡看着一脸无辜的FAN怒吼道:“混帐!这里的学校,你以为是什么地方?不用解释了,扣你五个月薪水。”
教官当场不省人事。
“校长,第二件事呢?”虫探嚼着口香糖问道。
老蔡又看了一眼稿子,“这也是一个好消息,我们迎来了两位新同学。他们分别叫ellry和ACC。现在,就请这两位同学上台做自我介绍。有请ACC同学!”
众人鼓掌,历史看了看登台的MM,摇了摇头,“年纪太小,不适合我。”
一旁的阿元表示,“那也不是,再等个八年应该差不多了。”
马赛克摇了摇头,冲着阿元说,“那也得人家看上你才行啊。有我在,她会看上你?呵呵,不是我夸大其词啊,阿元老兄。她要是看上你,那么蚂蚁都会下蛋了。”
这时,有着“情场二五”之称的黑洞跑了过来,“各位前辈,你们的意思是,不去追求她,是不是?那么我就有机会了,对吧?”
服部平次拍拍他的肩膀,“黑兄,你当然有机会被她拒绝了。”
虫探也岔了一句:“说真的,我不追她她多数都会来向我示爱。”
跟这帮人坐在一起的副校长陇首云实在忍不住了,他说了一句公道话:“我们学校的学员别的本事没有,自恋、操蛋、不要脸永远排第一。”
一阵掌声结束后,ACC下去与MM们坐在了一起。老蔡接着宣布:“请来自南京的ellry同学发言。大家欢迎。”
戴眼镜的学者型同学刚要开口,只见服部平次跑上台,抢过话筒,“我也是南京的,这里目前只有我们2个南京人。以后你有钱的时候,应该知道与谁分享了,是吧?”服部看了看ellry,“年纪不大,眼镜度数却挺深的,就叫你老埃吧。”
“我说老埃啊,你叫ellry这个名字可见你看过奎因的书。不过,看你这样最多也只是个入门级的推理迷。这样吧,我像你推荐布朗神父和陈查理探案,建议你没事就多读这两本书,在这里,千万不要为我们南京人丢脸才是啊。”
老埃眨眨眼睛,“布朗神父的故事国内没出全。”
“啊?”服部不解的说。
老埃解释道:“国内至少有三家出版社出版了布朗神父,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的三本书相对比较全。还有,陈查理探案我小学四年纪就会背了。”
服部平次不甘示弱,“这样啊,那我向你推荐江户川乱步和横沟征史的作品。说起来乱步是日本侦探小说第一人啊,这个你不知道吧?”
老埃摇摇头,“不,我知道。这两个人的书国内也没出全,两个人至少有两百多部作品呢。老乡,你知道甲贺三郎吗?我想跟你研究一下他的小说,好吗?……老乡,你哭啦?我这有纸巾。……老乡,你别走呀。哎?这位是……”
历史出现了,“我叫历史。服部不行,属于幼儿级的推理迷,我家藏书多,我来挑战你吧。”
老埃,“我看的书不多,我也很愿意跟你探讨一下瑞典公产主义推理小说。……你也走啦?……”老埃对着话筒,“我看的书不多,希望以后跟大家多多学习,谢谢。”
台下男生全跑了,只有陇首云对老埃感兴趣。剩下的一群MM很认真的听老埃上课。


2 无法无天

蔡校长焦急的看着眼前的黑色电话机,对他来说,没有比今天更让他烦心的使命了。学员帮忙装上显示屏的五分钟后,他接到一通电话,那是省公安厅打来的电话。原来,中午十二点的样子,一伙罪犯闯入市警察学校,劫持了那里所有学员,他们的要求只有一个字,“钱”。对方已经派了防暴警察包围了校园,但是,上级却以推理学园学生年轻化为由,命令老蔡派兵增援。
陇首云听到这件事后,当场晕倒,他脸色难看的表示:推理学员的末日到了。
真正让老蔡和陇校长头疼的,到不是他手底下拿不出货。而是能拿上台面的精品实在太少,对此,他只得和陇首云商量,千万不能让那些不务正业的学员去送死。
遗憾的是,对推理学园来说,要想让那帮混吃混喝浪费青春的人不去寻求刺激,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按照蔡校长的意思,校方暗中通知那些人这件紧急任务。由于领导找那些精英学员谈话时,难免会被其他人看见,所以没被挑中的自然会去打听。起初流传的说法是:校长有事,拜托他们一起帮忙管理推理学园。传到后面的说法就是:校长出事了,拜托他们管理学园。到了马赛克那帮人那里,流传的谣言就变成:校长出殡了,让他们跟着好学生一起去参加葬礼。
老蔡和面无血色的陇首云看着墙上的时钟,他们期待着自己的精英能以最快的时间配合警察解决这起劫持案件。这时,FAN教官闯了进来,一脸哭相的教官嚎啕大哭:“二位校长,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不会吧?”陇首云又一次昏倒。
老蔡斜眼看着教官,“他们去干什么,你知道吗?”
FAN继续大哭:“他们说去泡警察学校的小MM了。他们竟然赶在我们派出去的人之前抵达了那里。本来我以为警察学校门口的警察会让他们认清这不是闹着玩的,哪知道那群王八乌龟蛋说他们就是我方派来的人,居然进去了。”
陇首云突然反射性的跳了起来,他跑去把校长室的木门拆了下来,拿出一支毛笔沾了点墨水开始写学员的名字。
老蔡不解的说,“搞这些迷信玩意儿干什么?你以为这样他们就能保命了吗?”
陇首云摇头,“不是,我在给他们写灵位。”
老蔡和FAN当场晕倒。


警察学校的校园比起推理学园来说,要干净得多。毫无疑问,这应该与这批学员的整体素质有关。随后赶到的推理学园正式派遣学员悄悄的潜入C教学楼,这一栋八层白色楼房。
大力轻轻推开了白色玻璃门,没有动静。来到二楼的走廊时,他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那里有个端着M4A1的男子正沿着走廊来回巡逻。对方拥有这类武器实属意外,此刻,罪犯停在一个角落,点上了一支烟。大力观察了一下周围情况,只有这一名罪犯,大力想趁他松懈的时候,迅速将他击倒。
大力迈着只有灵犬才能听见的脚步声慢慢向罪犯移动,这时,大力身后传来“哎哟”一声,罪犯看见大力,端起枪,并以眼神示意大力丢掉手枪。大力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发出声音的是楼上的虫探。他正和历史挤在墙角。之所以发出声音仅仅是因为他发现胳膊上有只小蚊子。
“打死了没?”历史问。
“死了。”虫探十分得意,根本不知道他刚才害了谁。
“公的母的?”
“这么能吸,应该是母的吧。”
“靠!”历史看见走廊上闻声而来的罪犯影子,拍拍虫探,“上去。”
“跟服部和马赛克一起?不,我不去。我宁可在这儿等死。”
“那你死下去吧!”历史把虫探推到楼下。
虫探正好滑到罪犯脚底下,当他发现处境不妙的时候连忙装出一副笑脸,“叔叔好。”
罪犯露出一脸坏笑,“给我把皮鞋舔干净。”
虫探见罪犯身后的大力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立刻伸手将罪犯两只鞋的鞋带系在了一起。速度之快真是无法想象,罪犯没做任何反应的时候已经被大力从后面推倒在地了。原来,虫探曾经在幼儿园的时候得过系鞋带比赛第一名。
罪犯倒地时,大力刚想用胶带封住他的嘴,被虫探阻止了,他将皮鞋伸进罪犯嘴里,口中还振振有辞,“你他妈舔老子鞋底,畜生!”罪犯也是人,被虫探这样侮辱自然不是滋味,他开始哭了起来。
大力给了罪犯一下,他昏厥过去。“别闹啦,把他绑起来,拖到外面去。”


四楼的一名匪徒刚被罗修从背后一刀捅死,他就看见从楼上滚下来的服部平次。罗修不解的问:“听说你跟马赛克在一起,怎么就你出来了?”
“别提那个婊子了,他看见罪犯就想把我推过去,幸亏我反应快,抓着他的袖子转个圈把他推进去了。后来我碰到司牧了,我以为他块头大,适合给我当保镖。但我完全忽略司牧每天的午餐必有一盘黄豆。害的老子前天的早饭都吐出来了,我现在能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已经是天赐了。”
罗修只关心校友的安全,“马赛克被抓的地方有几个匪徒?”
“不清楚,大概三、四、五、六、七、八个吧。”
“到底多少个?!”
“好象有三个人,不过我不确定。他被关在一间教室里,那里有很多MM哦。”
罗修听到这里,拉到服部的胳膊,“带我去!”
“你当我白痴啊?要去你自己去。我回家了。”服部往楼下走去。
罗修见到他对校友的生死完全不顾,十分恼火,“没义气,乐阳看错你了。”
“你说什么?”服部停下了脚步,“哼,我非要证明给你看看我服部平次是什么人!跟老子来!”他拽着罗修,拼命的跑了五分钟,途中还在五楼的罪犯眼前穿过。
他们来到一间大教室,由于服部的脚步声过大,引起了教室里罪犯的注意,对方侧身打开教室门,对着他们就打了一梭子子弹。
“骡子,快跑!”服部拉着罗修又是一阵拼命死跑。罗修刚要走出一楼的玻璃门,却被服部拦住了,“白痴,他们肯定知道我们往大门方向跑,早就在走廊上做好瞄准姿势,准备打死我们了。”
“有点道理哦。那你说怎么办?”
服部指着前方的红色小房子,“那里冒着蒸气,肯定是个厨房,我们先吃点东西再想对策。”
“我不饿,你自己去吧。”罗修甩开服部拉着他的手。
“不去拉倒,老子求你啊?”服部面带笑容的冲了进去,当他看见眼前背对着他的裸体女子时,他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厨房,而是间浴室。对方转过脸的时候,服部十分后悔自己没在MM洗浴的时候闯进来。
只见那位彪悍的阿姨紧握着衣架向服部走来。
服部眨眨眼睛,面带微笑,“怎么称呼啊,大婶儿?”


E教学楼只有三层,二楼的微机教室被歹徒占据。其中一人抗起摄象机,对一个带头的匪徒做了个OK手势。被围在MM群当中的黑洞为今天的遭遇显得万分开心,在他印象里自己周围从没有出现过这样多的MM。
“你,出来!”一名罪犯将黑洞拖了出来,“站在我旁边,乱动一下就要你的命。”
那名紧靠黑洞的匪徒对着摄象机说道,“你们听着,我手上的人质多得很,死一个我根本不在乎……”
黑洞向摄象机招了招手,问道:“大叔,是不是电视直播?”
“当然,你有什么要对你亲人说的吗?”
黑洞又招了招手,“妈!我上电视了,儿子成才了!”
抗着摄象机的匪徒给了黑洞旁边的同伙一击耳光,“你他妈给老子挑个二五干什么?电池不用钱买啊?”
突然,带头的匪徒跳到人群里,“你!站出来,对,就是你!”
黑路被揪了出来,手上一把扑克牌,“你抢你的,我打我的扑克,互不相干啊!”
对方听了黑路这句话,抹着脸上的汗水,“他妈的,这就是未来的警察?早知道等他们上任我们再抢呢。”
这时,微机室的门口传来声音,“老兄,你在看乱步的小说呀?这本不错哦。你很喜欢日本的推理小说吗?你知道京极夏彦吗?……不知道?……那么,雾舍巧你知道吗?我想跟你谈谈他的作品。……哎呀,这个也不知道呀。……有栖川有栖应该知道了吧?……你总算听说过……他的《月光游戏》看过吗?很不错的哦……只看过国内出版的三本?哎呀,没什么好跟你说的了。”
来人步入微机室,此人正是今天刚来到推理学园的老埃。他看见校友也在这里,十分开心,“黑洞,你叫黑洞吧?你看见我老乡了吗?就是那个服部。……没有?……服部告诉我这里有很多推理小说我才过来的,可我到现在都没看到图书馆。”老埃见黑洞没发与他沟通,就转向那群匪徒,“你们都看推理小说吗?……不喜欢推理小说?那你们应该看看清凉院流水的推理小说,他就是违反推理小说规则的作家。……这也不知道?……推荐你们看卡尔的《三口棺材》,没看过《三口棺材》就等于没看过推理小说。”
一位手拿乱步小说的罪犯跑进来,之前门口传来的语音,自然是老埃发出的,老埃之前教育的应该就是这位了。那位罪犯的枪掉了下来,他流下热泪,“哪位行行好?带他去图书馆吧,我吃不消了。”
老埃摇摇头,“没人知道图书馆吗?算了,我自己去找吧。”
他离开了,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就好象他未曾来过一样。


“这小妹妹不错啊。”站在墙角吸烟的暴徒指着ACC说道,“嘿,小妹妹,你男朋友在哪儿?把他拖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
“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呀。”ACC实话实说。
阿元突然跳了起来,指责ACC道:“没想到你如此绝情,好吧,一切都结束了!你今后甭想跟我‘阿元GG’长‘阿元GG’短的,我们完了宝贝儿!”
暴徒看看阿元再看看ACC,摇摇头,“年纪差的太远啦,这小姐看上去最多不超过16岁,但这位老弟……你有36了吧?”
阿元:“我老成这样啊?”
马赛克不耐烦了,“吵什么啊?这位大哥说实话你还不服气?再说了,ACC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心肝宝贝?有我在,她还会追求你?拜托你醒醒好不好?拜托你现实一点行不行?”
ACC不解的问靠着窗台抽雪茄的老黑,“怎么我们学校的男生都这么不要脸?”
黑斯廷斯回答她,“还好服部平次不在,换了他在场说不定要你还他订婚戒指呢……咦?歹徒先生,你看那边有警察上来了。”
暴徒端着枪站在老黑旁边,“哪儿呢?”
老黑笑了笑,“你下去吧。”说着,轻松的把他推下窗户。楼上的匪徒以为是服部平次和罗修呢,对着那人一阵狂扫。
马赛克站起来,不满的对老黑说,“你怎么不早这么做?”
老黑,“我雪茄不是抽完我是不会办事的。现在,跟我去对付其他人!”待他回过头的时候,马赛克已经跑的毫无踪影了。


一名红衣匪徒冲出C教学楼的玻璃门,他撞到罗修身上,以友善的眼神说:“救救我,我需要新鲜空气。”
面对倒在脚下的匪徒,罗修开心死了,将他迅速捆绑之后,他看见一堵墙,不对,不是墙,司牧站在他面前。与此同时,红色小房子里穿来阵阵惨叫,跟着,服部平次被那位阿姨用脸盆砸了出来。
司牧指着满脸肥皂泡的服部,“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洗澡?”
服部刚想解释,一看见司牧,立刻条件反射似的晕了过去。被罗修拼命摇醒后,他表示,自己实在不想跟司牧一组。罗修对他说:“警察已经进学校了,我们所面对的暴徒人数不多了。老兄,难道你不想为校争光吗?难道你不想被MM们围着,跟她们讲你今天的英勇战绩吗?”
“我才不在乎推理学园的MM呢,根本没漂亮MM……根本……谁说没漂亮MM的?”服部不管骡子如何挽留他,硬是加入了cat、雅木那一组。Cat十分同情服部,给了他一颗小闪光弹,并让他在关键时刻再用。
与她们来到那间微机室,他们听见了历史的声音,原来历史也被暴徒带到了那里。Cat表示一切行动听她指挥,雅木点点头,服部才不管那么多呢,他直接把闪光弹往里面仍去。几秒钟后,里面传来黑洞的惨叫:“妈呀,我瞎了!”
旁边还有历史附和的声音,“谁让你跟我抢的啊。”
里面的匪徒空开了两枪,带头的那个说:“派个人进来谈判,别玩花样!”
cat对服部平次说:“你学过谈判吗?”
服部说道:“多希望没有。”
雅木,“那就好,你去跟他们谈判。”
服部:“你这么恨我啊?”
cat:“要不然,我去?”
服部:“我没意见。”
雅木:“你是不是男人啊。”
服部:“噢,这个时候想到男人啦?做男人就这点好处吗?”
在时,虫探跟马赛克来了,服部找到了救星,他上前跟二位说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笔画了半天那两个人除了摇头以外,没任何表示。
琉璃鸟也来了,她对服部平次摇了摇头,“要是乐阳在的话,早把事情解决了。亏我还把你视为偶像呢。”
虫探跟马赛克也跟着起哄,“去吧,服部。给我们做个好榜样!”
“好,我去。反正里面那么多人,也不至于先把我给杀了吧。”服部整整衣领,朝大门迈出第一步。看见匪徒凶狠的脸时,他又退缩了,回头对他们说:“能不能给我一年半载的时间考虑一下?”
“给我进去吧!”
服部,“马赛克,你他妈推我两次了!”
跌进微机室的服部平次看了看带头的那个暴徒,“今天天气不错啊。”
暴徒:“你是来谈判的?好,你给我听好了,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你跟那些警察说,十分钟之内把我们要的钱送来,另外,再派一架直升机。”
服部走到捂着眼睛的黑洞身旁,“你没事吧?都是马赛克干的好事。你回去别放过他。”
暴徒见服部没回答他,十分恼火,他揪起黑洞,对服部平次说:“我刚才的话你听到了没?”
黑洞两腿直哆嗦,“服部学长,我想尿尿。”
服部:“我又何尝不想呢?”
暴徒给了黑洞一下,“你闭嘴!”
黑洞颤抖的说:“我真的想尿尿。”
服部点点头,对匪徒说:“我就是不去,有种你杀了他!”
黑洞听了这话当即昏了过去,尿了一裤子,还连累了那个匪首。匪徒在拍自己裤子的时候,老黑冲了进来,迅速的将他摁倒在地。司牧也冲过去,坐在暴徒身上。旁边的匪徒刚要开枪被罗修和大力开枪击毙。
匪首笑了笑,“你们以为这样就算结束了吗?告诉你们,我们在C楼放了炸弹。还有5分钟那里就爆炸了。”
“什么?”罗修直冒冷汗,“那里的学生还没疏散呢。”
大力拿枪指着匪徒,“炸弹在哪儿?”
“我死都不说!”
历史跳出来,推开大力,“司牧,让这家伙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一阵轰鸣之后,暴徒受不了了,“我说,我说,让这位大哥别再制造毒气了。炸弹的位置是……”暴徒晕了过去。


离炸弹爆炸时间仅剩两分钟了。虫探、服部平次、历史和罗修跑到了C教学楼的天台上。由于刚才司牧的毒气飘的范围比较远,马赛克受不了,晕倒了。所以后面的事情他没能参加。
天台上也没能找到炸弹。楼下的防暴警察用话筒对天台的人发出命令,“一楼玻璃门旁边的炸弹就要爆炸了,你们快跳下来吧。”原来,炸弹被放在了最不起眼的地方。
“滚你妈的!”虫探对着楼下的警察骂道,“这是八楼啊,你跳一次试试!”
罗修指着靠教学楼另一侧的小山坡,“那是个斜坡,从这里加速跳过去,大概就相当于从二楼跳到一楼,跳下去后,只要我们保护自己的头部,顺着滑下去,应该可以安全着地。”
“你先做个示范。”服部平次推了他一下,罗修惨叫一声跌了下去。
虫探拍拍服部的肩膀,“他说的是另一侧的山坡,你刚才推的位置不对啊。”
“啊?”服部看了看,罗修已经被楼下的警察抬去急救了。
“只剩一分钟了,我们快跳吧。”虫探说。
“不用客气了,你先跳吧。”
虫探看着那个斜坡,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所谓的二楼也不低呀!”
“要不要我帮你?”服部把他拉到天台边缘。
虫探哭了起来,“别推我呀!我妈生我的时候又没送我翅膀!”
“那我们一起吧。”服部跟虫探说,“要出事大家一起出事,这你该满意了吧?”
“好。”
服部:“听我口令。一、二……三!”
“你怎么没跳?”
“你不也没跳吗?”
“再来,一、二、……二点五、三差一点!”
虫探伴着一声“有你这么数数的吗?”跳了下去。
服部看着虫探跌个半死,立刻放弃了跳下去的打算。还剩三十秒了,这栋楼就要爆炸了。如果他再不跳下去,即使不被炸死也会被活埋。其他学生全部疏散,大家都在学校门口看着服部平次。
只剩最后三秒了,大家为还看不见服部平次而捏了一把汉。
轰的一声,C教学楼倒下了,尘埃扬起时,人们隐约看见一个人影。服部平次一口气跑到人群中间,他指着正捂住屁股的虫探大笑:“不过八层楼而已,3秒钟下一层楼,30秒的时间足够跑下来了。”

3 精彩的电影

推理学园
晚餐之后,不少人就上床睡觉了。黑路跑到虫探的宿舍跟他说了几句悄悄话,虫探异常兴奋,“真有这么回事?”
“是啊,黑洞都办好了。老兄,这下我们发达啦。”
“可是,偷窥女生洗澡这种事,被发现了一来要负法律责任,二来我们以后在学园还怎么有脸见人呢?”
“笨啊!鬼才知道摄象头是谁放。找到你头上,你承认吗?再说了,黑洞把它连到所有男生宿舍的电脑上了,人人都在看呀,你怕什么?”
“是哦,呵呵。”虫探虽这么说,但还是有些担心。
他和黑路打开电脑,眼前只是浴室一角罢了,暂时还没有人进去洗浴。
等啊等,大约等到晚上十一点,男生宿舍里传来了一阵不小的动静。
“来了来了。”阿元端坐在自己的电脑前。
服部平次也在自己的宿舍猛夸黑洞,虫探靠着睡着的罗修,静静的观赏。
“哇,这女人腰怎么这么粗啊?是我们学校的MM吗?”服部不解的问黑洞,“我们学校有哪个MM腰这么粗?快说。”
黑洞摇着头,表示多看一会儿答案自然会揭晓。
不知不觉,黑洞赞美起这MM的身材,“你瞧那对迷人的XX,太美了。”说着说着,鼻血直流。
虫探点上一根烟,悠闲自得的观看着正在洗澡的胖MM。
罗修被烟熏的呛醒了,当他看见电脑里的MM时,惊呆了。连忙寻找他的眼镜,戴上后陪同虫探一起欣赏起来。
历史边听音乐边看画面,他身边的阿元激动的无法呼吸。
“不对呀,黑洞,我怎么也想不出学校里有这么胖的MM呀。”服部不解的问黑洞,“你在哪里放的摄象头啊?”
“当然是女浴室了。”
服部试探性的问了句,“你知道女浴室的位置?”
黑洞,“那当然了。男左女右啊。今天黑路还告诉我的呢。”
“黑路?等等,”服部好像想到了什么,“我想起来了。当时你站在黑路对面,他是以你的位置为目标,告诉你男左女友的啊。白痴!”服部平次跳了起来,“你他妈把摄象头装在男浴室啦!”
“哦?有这种事吗?”黑洞说着说着看见了电脑里那人的脸。
“服部,”黑洞说话的声音开始颤抖,“他怎么那么眼熟?”
“我看看。”服部叼着烟,认了一下,“说你二五你就二五,那是司牧啊。我们男生宿舍晚上都盯着电脑看男人洗澡,让人看见不笑死啦?”
“司牧?!”虫探和罗修都跳了起来,虫探说道:“黑洞那个小子搞什么鬼?不是说在女生浴室装摄象头的吗?”
罗修摇了摇头,“那小子男女不分?”
“我说我怎么看了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呢!”历史拔掉耳机,“阿元,你说黑洞能办什么好事吧。”
阿元也摇头,“历史,别对人家说。我刚才有一点点反应的。”
历史:“……”
一阵脚步声响起,黑路冲进服部平次的宿舍,吓的服部赶紧把显示器关掉。
黑路救起黑洞的衣服,“你小子搞什么鬼?”
“我很抱歉,我下次不会犯这错了。”
“跟司牧没关系,你接的什么线?现在那个新买的超大显示屏上正在播司牧洗澡!已经围了不少人在那里看了!”
“黑洞,你赶快收拾东西逃命去吧。”服部探出窗户,“哇!他们在干什么?看电影吗?”
虫探跑进来,“服部,大事不好了。司牧洗澡的画面被全校人看到了。”


马赛克从医院出来,途中他大口的享受着新鲜空气。刚走到操场上,就看见一群人围在那里盯着大屏幕看。
“喂,cat,今天放什么电影啊?”马赛克上前问道。
“我不知道,听他们说名字叫《黑洞活不了多久了》”
马赛克看见画面中的司牧,忍不住吹起了响哨。
那群围坐在操场上的观众就像看电影一样,带了许多零食、饮料。有的边抽烟边欣赏司牧的身体,时不时还探讨一下司牧的哪个部位最迷人。原先躲在宿舍里的男生也都加入了观看“电影”的队列中。
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天啦!他要站起来了!”
所有的眼睛都盯着超大显示屏,所有的呼吸在这一瞬间都停止了。
数万只眼睛盯着司牧的屁股看,有的人还大声吆喝道:“真完美,宝贝儿!”
“天啦,他要转身了!”
又一次群众性的窒息。
数秒钟后,操场一片哗然。有的大笑,有的摇头,有的给予肯定,又过了几秒,掌声响起。


“先生们,我说了,学员们已经休息了,如果要采访他们,请明天再来。”蔡校长和陇首云将记者堵在学校之外。
一名高个记者指着操场,“他们不是在那里看电影吗?都没休息啊。”
“电影?”老蔡问陇首云,“我们今天放电影了吗?”
陇首云不知所云的摇着头。
“碟片还没拿到,应该没有电影公映才对啊。”FAN教官说。
“请允许我们去采访一下他们。”记者挤过三个学校领导,冲了进去。
片刻后,二位校长和教官发现记者在拼命拍那个大屏幕,他们带着疑惑走上前去。看见大屏幕里的画面后,老蔡当场昏倒,陇首云哭着表示:司牧还年轻,别这么快毁了他。
FAN教官举起鞭子,“这是谁干的好事?!你们太无法无天了!”
十分钟后,司牧从浴室出来。走到操场的时候,顿时,无数闪光灯对着他一阵猛拍。司牧还以为是因为他今天的表现得到肯定了,记者才会拍他呢。他不时的对着话筒说:“下次,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做的更好。”
记者:“我相信大家十分期待你的下一次表演。”
司牧:“多谢大伙关心,我会继续努力的。”
记者:“对于你的勇气,我相信,是在场所有人都值得学习和推崇的。”
司牧:“这没什么。只是,我不断的告诉自己,如果我可以,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做到最好呢?”
记者:“你已经做到最好了,先生。”


第二天,报纸头条标题就是《推理学园里的艳星——司牧》

(完)
  • 上一篇文章:夏日里的吸血鬼(05)

  • 下一篇文章:飞蛾·火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Story』于2004-10-27 15:10:00发表评论:

  • 见怪不怪,习惯就好.
    写推理学院的人不少,无人可及服部
  • royal阿元』于2004-10-27 11:36:00发表评论:

  • 推理学院的故事永远不会停止啊......
    把我弄得这么好色变态?真是......无所谓啦,不如再弄得变态一点好了。下次把我弄成叛变者,蝙蝠侠的对手形态,大反派,呵呵。
  • drury』于2004-10-27 8:34:00发表评论:

  • 恶搞~~~~~~
  • SenkiOda』于2004-10-27 2:23:00发表评论:

  • 這個,為什麼司牧吃黃豆會有那麼大的殺傷力?and...這傢伙也太可憐了~"推門中的艷星".呵呵:e
  • kk』于2004-10-26 23:27:00发表评论:

  • 确实很搞笑啊~~
    哈哈...偶挺喜欢这种风格的作品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藤原剑川探案之意外的撞击[3133]

  • 魔笛传说连续杀人事件(又名《下沙…[5216]

  • 毕业生(2)[2393]

  • 肯德基谋杀案(原创)[5574]

  • 现场(三)[2412]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四章)[2498]

  • 实验室杀人[2643]

  • 狂探四人组(5)[2195]

  • 《为了兔美和熊吉的杀人》连载①…[4343]

  • 香烟岛谋杀案(五)[2667]